拜土地

福德正神或称为「土地公」,民间也有称「福德爷」、「伯公」、「大伯爷」,在郊野、墓地则惯用「后土」来称呼。而土地公庙在福建广东地区称为「土地公庙仔」或「福德宫」,客家人则称为「大伯公祠」或「福地」。

中国自古以农立国,所以对他们所仰赖的土地容易产生一种自然崇拜的心理。而对土地公的信仰,其实最早即是源于中国人对土地的依赖及感念的心理。土地公逐渐人格化之后,关于土地公原来的身分,于民间有下列几种传说:

土地公原为周朝一位官吏张福德,生于周武王二年二月二日,自小聪颖至孝;三十六岁时,官朝廷总税官,为官廉正,勤政爱民;至周穆王三年辞世,享年一零二岁。而他死后所接任的官吏,却让人民痛苦不堪,人民想到张福德为政之好,念念不忘,于是建庙祭祀,有一贫户以四大石围成石屋奉祀,过了不久,即由贫转富,百姓咸信神恩保佑,乃合资建庙并塑金身膜拜,取其名而尊为「福德正神」,故生意人常祀之。

另一种说法是,周朝上大夫的家仆张明德,他的主人赴远他地就官,留下家中幼女,张明德带着主人的幼女寻父,途中遇到大风雪,张明德脱衣保护她,自己却冻死了。临终时,空中出现了「南天门大仙福德正神」九字,盖为忠仆之封号。上大夫感念其忠诚,建庙奉祀,周武王并赠号「后土」,后世则称为土地公。

另一种说法是,秦始皇建筑万里长城,孟姜女之夫韩纪郎受征,不幸死忙。孟姜女千里寻夫不遇,哭倒万里长城,露出白骨无数,无法识别。一老翁称:以妻血滴白骨,若白骨染血必为夫骨。并谓其无法寻得,若寻得愿为其守墓。孟姜女滴血寻找,终得夫骨,而老翁亦守信为其夫守墓,此为后土传说由来。

依玉皇大帝之封官分职,福德正神乃掌管土地之神,而其在神界的地位并不高,仅管辖一村里、或一邻的范围,职位相当于村、里、邻长。据说人死亡后,必须先到土地公庙报备,递交死亡证明书,待下葬后,才到城隍爷处报到。虽说他只是个小神,但是在他管辖区内,是该地的神,跟人民的祸福生计息息相关,所以不能看轻他。

随着时代背景的改变,民间对于土地公祭拜的信念也逐渐转移,而不只是农人所祭拜的神了。又由于他能使农人致富,而转化为「财神」,目前矿、渔、商及金融业者也都祭祀土地公,祂已由司掌土地的神,而兼职财神爷,成为现代社会普遍各阶层人士祭拜的神。每逢初二和十六,商家都会拜土地公,尤其在农历二月初二这天,叫做「头牙」;十二月十六日是一年最后的做牙,所以称为「尾牙」,商家的这二次祭典则特别盛大。现代的社会,虽不再以农业为主,但对土地公的敬畏依然不减。当民间在大兴土木、建造楼房、桥梁、公路的时候,在开工破土之际,免不了也要祭拜土地公一番,期盼工程顺利、人畜平安。

土地公依其职司功能,有守护山林的土地公,守护农田的土地公,守护桥梁的土地公,还有守护家宅、家畜的土地公,只要中国人踏上的一片土地,土地公就应运而生。俗语说:「田头田尾土地公」,由于土地公神界地位较低,但也因不高高在上,反而更亲近人间,成为地方居民守护神。

在安奉神灵时,不要忘记安奉地主,地主是一宅之主,对家宅非常之重要。有些家庭为了节省开支,搬新屋时,把原用开的神柜搬到新居再用,其实搬屋时,用开的神柜是不能一起搬到新居,否则会造成新旧两地主互相争位,便会引起家宅不宁,住在里面的人经常争吵或因小事产生磨擦。

  

安地主要注意以下事项:

地主要有土气,一般的神柜是木制的,因此安地主时要加地砖,使地主得到土气。

地主香炉要用瓦造,如用铁或铜炉会泄了地主的土气。

地主要押金龙衣符及古钱,五色龙衣符要放在地砖底,把龙衣符拆散,每一种色龙衣放上土牛符及在符上面加上一个古钱,在古钱上面依次放银、金、长钱、冥钞,然后按照颜色分别放在东、南、西、北及正中五个位置。

五色龙衣符安放位置:绿色放在东方,红色放南方,白色放西方,紫黑色放在北方,黄色则放在中间,安放妥当后上香及念经。

安土地真言:

南无三满哆。母驮南。嗡。度噜度噜地尾。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