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蘭觀

地址:元朗公路的屏山附近唐人新村蘭觀路。

交通:乘坐下列巴士到達元朗市中心,再轉乘綠色專線小巴31號往唐人新村即到。

   968、969(銅鑼灣天后);68X、69X(佐敦道碼頭);

   269D(沙田 );54(上村);269B(紅磡碼頭);

   63M、264M(青衣机鐵站);269F(荔景北);277(落馬洲);

   68M、53(荃灣);77K、76K(粉嶺);269C(觀塘碼頭);

   64K(大埔);276、276P(上水);或17、18號小巴(上水)。

電話:2476 4759

網址:http://www.kamlankoon.org

  清朝道光十一年(1831.辛卯),當時潮州潮陽縣達濠埠一群至誠篤道之士合誠,始創了金蘭壇,奉祀呂純陽師尊。後來經過數十年之努力,才於光緒 庚子廿六年(1900),在潮州達濠帝帽山正式創建了前身的金蘭觀。

  金蘭觀的壇旨為「主善為師,貞義禮和。」創建後一直奉行廣結善緣、廣積功德、贈醫施藥之舉,而令壇譽日隆。影響所及,一九三二年,廣州陳伯南(濟棠)將軍慕名,親自誠奉金蘭壇至廣州,並遵照師尊乩示,實行減稅收、增學校、設救濟院及養老院等,當時可謂物阜民安,極一時之昇平。到一九三四年,師尊更指示,希望於各學校加設孝經科,創仁愛善堂,擴充救濟院至廣州石牌,又建議彙編歷代廣東文獻等,後因將軍出國而事未得成。

  隨後因時局關係,金蘭壇轉至香港,設金蘭行宮於九龍城福佬村道,當時觀中安奉呂祖先師,香火極盛。初期因人事未能集中,仍未有聖廟之設。

  六十年代由於當局要拆遷福佬村道,金蘭觀所在之處,亦要拆遷。於是大家向呂祖請求指示一切,當時呂祖降壇指示,唐人新村的村尾山邊,是金蘭觀重建之地,善信們便依照呂祖先師的指示,來到唐人新村,買到了這一幅地,將金蘭觀從福佬村道遷來。

  一九七○年,一切就緒,終於榮成今日之金蘭觀。當年成立大典,新界元朗理民府理民官鄧樂等擔任主禮剪綵嘉賓,到賀嘉賓極眾,港九新界哄動,報章亦大加報導;到七二年,申請註冊為有限公司,接任元朗理民府理民官之區士培(前任保安司)任主禮剪綵嘉賓,致詞中極度稱許本觀為具有歷史性的慈善事業團體。

  至九十年代中期,逐漸凝聚金蘭發展史上的第六代,號「金蘭六秀」。新一代凜遵呂純陽師尊及龔中成壇主教誨,加緊修真,重視修身,立己化人,贈醫施藥,出版道經仙書、特刊講義,開通互聯網,大力振興乩部,期能代天宣化,喚醒人心。在香港及中國道教發展中,作出自己獨特的貢獻;對世道人心的淨化,發揮重要的影響。

  據說,在福佬村道的時候,金蘭觀已開始贈醫施藥;到該處之後,仍繼續贈醫施藥。贈醫施藥的「金蘭觀」,媄鉿釩雃h神殿和小廟堂,箇中有很多奇情妙事。

  金蘭觀在屏山唐人新村內,地處元朗公路的屏山附近,村口和通往流浮山公路相對,左邊路入流浮山,右邊路入唐人新村。金蘭觀在唐人新村村尾的山邊上。

  牌坊門聯「金橋上達神仙府,蘭沼中通道德門。」據說是由呂祖所寫,在一次扶乩時,請呂祖降壇,寫出了上面的七字聯一對。

  廟門石刻門聯:「金聲喚起春甍,蘭信吹馥河山。」門額上「金蘭觀」三字,是趙聿修先生所寫的。

屏山金蘭觀

    李道明師尊        呂純陽師尊        觀音大士

道佛儒三教同源,金蘭觀供奉:

  正殿正案中座:純陽大帝呂純陽師尊(呂洞賓).

  正殿正案右座:輔法天尊李道明師尊(李鐵拐).

  正殿正案左座:救世大士觀音大士.

  正殿左案:北斗七元解厄星君(北斗星君,主管天地萬物生死財丁壽緣之神).

  正殿右案:本壇壇主龔中成祖師(金蘭觀現任壇主,主管本觀事務之神仙).

       乩神姚期將軍(乩案,金蘭觀乩部護法神將).

  正門左殿:高懷德將軍(金蘭觀鎮壇神將).

  正門右殿:福德正神、土神(金蘭觀土地神,土神為本觀廟後土神).

  金蘭觀現為香港道教聯合會團體會員、香港華人廟宇委員會成員,並在二○○○年成功向政府申請成為「法定認可慈善機構」。 

金蘭觀於 癸未年正月廿三日(2003年2月23日)贈醫施藥.
日期:逢星期日.

時間:10:00 ~ 13:00(登記時間:9:45 ~ 11:00).

地點:本觀醫療室(元朗屏山唐人新村蘭觀路本觀內).

名額:每次診期20人,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醫師:本觀醫務部中醫師.

費用:所有醫療服務,包括脈診、針灸及現代中藥,全部免費.

  


創立金蘭觀的故事:

  清朝道光年間,廣東潮洲有一位善士,名叫翁東旭,他很年青時即喜好研究易經,學習易理,是一位很有學問的人。可是在他年三十四歲之時,忽患重病,非常危險,家人當時延聘了多位名醫來為他診治,但也束手無策。到了後來,竟越來越嚴重,昏沉不起,漸漸進入彌留狀態。這時家中老少全部都圍在他的身邊,哀傷不已,並開始著手準備後事。

  誰知看似沒有希望之時,翁東旭忽然張開口來,呼要喝水,家人見狀,慌忙取水餵飲,待得飲罷,東旭先是長嘆一聲,然後說道:「我生還了。」再稍過一會,他神色略為轉好,覺得饑餓,開始進食粥水,等精神逐漸恢復過來,便對家人講述自己病危中的奇怪經歷。

  他說,在重病中,恍恍惚憾,矇矇矓矓,似夢非夢,只覺身處一處荒坪,四下無人。正在迷惘之際,忽聽背後有人說道:「找到了。」他轉頭一看,只見兩個身穿清服的衙差向他的方向走來,其中一個邊走邊說:「這個人為人甚有正氣,我們可不可以通融,就此算數呢?」另一個說:「他天數已足,沒有辦法,其他的我們不要管了。」東旭心知不妙,估計這兩個可能便是陰界派來的衙差,要拿他的魂魄,正想開口分辯,但已馬上被一條繩索纏上,無法動彈了。兩人把他弄好,一個衙差說道:「先暫且把他留在這裡,等把其他亡魂都收齊後,再一起帶走罷。」兩人邊說邊逐漸走遠。

  四周回復了寂靜,東旭嘗試呼援,希望有人能幫助自己。叫著叫著,忽然聽到腳步聲,漸行漸近,東旭舉頭望去,只見是一個道人,長眉秀眼,年紀約有六十餘,身穿黃袍,腳踏道鞋,同他走來。東旭馬上大呼:「道長請救我,我願意立誓世代敬奉道長。」道人見東旭真誠,於是向他做了一個手勢,指向自己的衣袖,東旭只覺自己隨著飄了進去,接著便什麼也看不到了。隨即耳邊響起風聲,東旭心中知道,自己正遠離荒坪,越去越遠。不一會,感覺道人停下步來,跟著衣袖晃動,而身已站在鄉間的帝帽山上了。東旭獲得道人打救,即叩謝道:「多謝道長救我,大恩大德,永世不忘,乞講道長賜示道號,讓我銘記。」道人一笑,順手用指在石上寫了一個山字,跟著便消失不見。東旭一驚,忽然腳下虛空,急跌一下,便醒轉過來,感到十分口渴,故此呼要飲水。過了一個月,東旭完全痊癒。他整天思索,病危中救他的道長,究竟是誰?想著想著,想到那道長在石上寫了個山字,豈非是「岩」字,便悟到道號山下有石,呂祖原名呂岩,故應為呂祖無疑。他聽聞當時有一處天市樓,是拜奉呂祖的,便前往真誠的參拜。之後,東旭更開始有創立道觀,專門拜奉呂祖之念。他的想法,得到了另六位篤道之士:陳默士、李灼華、陳正利、陳壽南、吳興南、石敬之的贊成和支持,連同翁東旭,以結義金蘭、齊心向道為一致目的,是為「金蘭七子」。翁東旭把自己一切業務結束,與眾人一起合力創立了金蘭壇,及後又籌備在潮陽達濠帝帽山建立金蘭觀,自己則朝夕親恭香茶,侍奉呂祖師尊,並舉辦贈醫施藥,造福鄉梓,一直風雨不改,他的兒孫後來亦曾為金蘭貢獻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