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尺經           唐國師 .楊筠松著

《玉尺經.造微賦》

太極分,兩儀奠,二氣布而順逆行,左陽右陰。

龍行兩路,而陽順陰逆,氣本一原。

陰用陽朝,陽用陰應,相見協室家之義。

陽以蓄陰,陰以含陽,雌雄廢交媾之情。

故陰交于陽,陽下濟而施生。

陽交于陰,陰仰承而翕受。

天根呈泉妙之門,月窟啟玄機之戶,乙丙交而趨戌,辛壬會而聚辰,鬥牛納丁庚之氣,金羊收癸甲之靈。

故有乙辛丁癸之婦,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婦婦,雌雄牝牡。

若陰遇陽而非其類,號曰陰差。陽見陰而非其偶,名為陰錯。

妻猶路遇,終強合而不諧。

眷屬一家,縱輕微而有用。

二婦同居純陰不長,兩男並處獨陽不生。

陰與陽而過交,亢則為害。

陽遇陰而不及,廢則無功。

化育本于龍家,盛衰系於形廢。

是故左行從亥子而進,右行從子亥而旋。

生旺互用,玄竅相通。

惟偶成於契合,勿樂交于兄妹。

是故周公制禮,明家室所以別男女,娶異姓所以辨夫妻,此蓋天經地義之常要,亦理氣自然之運。

乃若天關開財之源,地軸浚化生之實法。

玄空神功莫測,五行實無系于龍家,禍福須取明於水路。

予之奪之,彼無心而曷濟。

生入克入,情既去複留相幵。

贊化育無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衛何妙焉。

正道精微,惟聖人然後能及此。

睿智其孰能知之。

吉地每留於積德,惡地每授於邪淫,界之匪人,天神共怒。

嘗考尋龍之法,首看龍氣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審召瑞邀祥之妙,察陰陽朝應之情。

生旺墓吊合三方,而孟仲季之攸分公位,十二宮配屬於五行,而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實系于長生,財祿必根於官旺,是以長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祿萬鐘。

貪富貴則棄生朝旺,圖續嗣則背旺迎生;破軍侵帝旺之鄉,身無一命之寄。

天罡犯貪狼之位,難招半子之榮。

生來會旺,聰明之子方生。

旺去沖生,縱有富貴徒然。

旺來迎生,富貴之期聚至。

生來破旺,雖有子而亦何為。

遇陽差而克夫,見陰錯而傷妻。

雌雄路遇,晚景榮華。眷屬同情,家門孝義。

情而過亢,呂望八十方際會。交而不及,顏回三十早亡身。

秀水來而特朝破旺,應居官而卒任還屍。

生與旺而同歸,人共財咸吉。更以六秀方來,定擬滿門朱紫。如見曜方沖至,應見合室遭刑。

若看龍之入首,須看水之源頭,天干位上宜來,須防流破。

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歸。

小赦文進,則貢福於小男,大赦文進,則福臨于仲子。

四柱有情,長房應福,寅甲水至,孟房遭凶。

是以庚甲朝堂,腰帶金印;丙壬到局,身掛紫衣。

少年蜚聲科第,必見水來寅甲。

官榮為侍郎之尊,多因朝自申庚,亥壬為外任之司,巳丙為內印之職。

酉巽發聰明之女,震庚產威武之男,艮丙巽辛交應,世出魁元之尊,亥聯寅甲巽庚,代膺將相之權。

元辰水到,功名白手,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震庚朝而富堪敵國,巳丙至而威武英雄。

戌乾為鼓盆之煞,坤流乃寡宿之星。

卯酉本犯邪淫,悠揚清澈,女反貞賢;

子午必遭軍賊,源流清脈,偏官武職。

乙辰水至而投河自溢,丙丁水來而壽考無疆。

赦文若帶桃花,難乘清白之風。

六秀如逢曜氣,必出強梁之輩。

少年橫屍,必犯黃泉,流通四庫,婦女撐家。

寅申巳亥水朝,非瘟火則難產虛癆。戌乾辰巽水臨,則目盲喑啞。

寅甲水朝,那堪瘋疾纏身,委亢纏帚,應見持刀刎頭。

寅亥午戌水歸垣會,而火災立至。

申坤壬子辰會局逢亥水,而飄蕩無遺。

是故方位之純雜,有此吉彼凶之應也。

 

《玉尺經.逐吉賦》

嘗聞英雄豪傑,實鐘嶽瀆之靈。富貴榮華,乃系山川之秀。

是故龍來入局,固有清濁之殊途,群砂翕聚,豈無吉凶之異應。

或居於四維之地,或見於六秀之方,若尖齊高聳,君子可以求官;

低小方圓,士庶亦應致富。

馬陷祿空,虛名虛利。艮丙交峰,登科甲第。

丙午丁秀拔,獨佔乎魁元。坤母峰高起,幸題名於榜尾。

天太兩峰不起,須知無貴扶持。蔫元官貴投空,應是才高不第。

是故乾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雞鳴闕,天柱發四維之氣,而功名垂手。

太微臨禦,南極星輝,金階步武,玉殿傳書,蔫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獨對。

巽見辛,為文道之士,更得乾艮沖霄,富貴伊誰可道。

丙遇艮,食萬鐘之祿,再逢乾震同朝,聲名王謝可儔。

勃興滿握重權乎巽亥,震庚奮武北南,面於坎離。

是故水主興隆,殺曜變為文曜。龍身微弱,牙刀化作屠刀。

庫櫃落於艮丙,富堪敵國,娥媚見於巽宮,女兒傾城。

發文筆于巽辛,在坤申為詞訟之凶。顯旌旗於震庚,在子午為劫盜之資。

劍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貴。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殺身之害。

龜鶴琴劍,三吉得以文雅,醜未坤申之峰,多為先聖之輩。

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方,偃月臥屍,最忌於黃泉之地。

八曜重遇刀砂,難逃憲法之誅。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懸河之厄。

水瓢孟缽落坤申,而僧尼乞丐,鬼牛寅甲遇葫蘆,而瘋殘痼疾。

峰高獨立南離,定有回祿之殃,印星如當日馬,必遭瞽目之災。

三吉淩雲,雖十余埵騥於遠,六秀插漢,縱數百步亦不為疑。

只喜愛幸於迢迢,大忌暗藏於隱隱。

露出顯赫,賓主識心,面面有情,方為奇貴。

或抱頭側面,既非忠厚之峰,閃跡抱蹤,必是陰邪之輩。

輕微瑣碎,似山非山,或羅列於四旁,或星散於左右,瞻之在前,視之而不見。

顧之在後,逐之而不忌。

此則群砂翕聚,所主吉凶各有異應也。

 

《玉尺經.真天機賦》

嘗考尋龍之法,首看龍氣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

審召瑞邀祥之妙,察陰陽朝應之情。

生旺墓吊合三方,而孟仲季之攸分公位,

十二宮配屬於五行,而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實系于長生,財祿必根於官旺,是以長生水朝堂,螽斯千古。

官旺聚局,食祿萬鐘。

貪富貴則棄生朝旺,圖續嗣則背旺迎生;

破軍侵帝旺之鄉,身無一命之寄。

天罡犯貪狼之位,難招半子之榮。

生來會旺,聰明之子方生。

旺去沖生,縱有富貴徒然。

旺來迎生,富貴之期聚至。

生來破旺,雖有子而亦何為。

遇陽差而克夫,見陰錯而傷妻。

雌雄路遇,晚景榮華。

眷屬同情,家門孝義。

情而過亢,呂望八十方際會。

交而不及,顏回三十早亡身。

秀水來而特朝破旺,應居官而卒任還屍。

生與旺而同歸,人共財咸吉。

更以六秀方來,定擬滿門朱紫。

如見曜方沖至,應見合室遭刑。

若看龍之入首,須看水之源頭,天干位上宜來,須防流破。

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歸。

小赦文進,則貢福於小男,大赦文進,則福臨于仲子。

四柱有情,長房應福,寅甲水至,孟房遭凶。

是以庚甲朝堂,腰帶金印;丙壬到局,身掛紫衣。

少年蜚聲科第,必見水來寅甲。

官榮為侍郎之尊,多因朝自申庚,亥壬為外任之司,巳丙為內印之職。

酉巽發聰明之女,震庚產威武之男,

艮丙巽辛交應,世出魁元之尊,

亥聯寅甲巽庚,代膺將相之權。

元辰水到,功名白手,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震庚朝而富堪敵國,巳丙至而威武英雄。

戌乾為鼓盆之煞,坤流乃寡宿之星。

卯酉本犯邪淫,悠揚清澈,女反貞賢;

子午必遭軍賊,源流清脈,偏官武職。

乙辰水至而投河自溢,丙丁水來而壽考無疆。

赦文若帶桃花,難乘清白之風。六秀如逢曜氣,必出強梁之輩。

少年橫屍,必犯黃泉,流通四庫,婦女撐家。

寅申巳亥水朝,非瘟火則難產虛癆。

戌乾辰巽水臨,則目盲喑啞。

寅甲水朝,那堪瘋疾纏身,委亢纏帚,應見持刀刎頭。

寅亥午戌水歸垣會,而火災立至。

申坤壬子辰會局逢亥水,而飄蕩無遺,是故方位之純雜,有此吉彼凶之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