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賦             江西劉若谷

嘗思地理之妙。乃天地所留以待有德。亦前師所秘而不宣。

失其旨者,節節皆差。

得其訣者,處處是道。

首識尋龍之法。次明結作之情。

詳究點穴之方。細看砂水之意。

偃蹇剝換者,乃變化之機。

起伏曲折者、乃行度之準。

出身貴展肩而開面。落脈怕現骨而露筋。

渾穆端嚴、方成大器。

歪斜直硬,悉是空圖。

胎息在於隈藏。星辰間而突起。

陰陽動靜,兩者貴乎兼施。

虛實剛柔,各處求其相濟。

不知其子觀其父。不識其主視其奴。

前呼後擁,定為貴冑之兒。

反背側身,只是他人之僕。

纏送者,有踴躍不遑之勢。

環衛者,有歸降朝拱之情。

節節追尋,尋到一局方可止。

枝枝細看,看其一變正堪求。

後面散漫而來,則以成星為貴。

一路牽連而至,則以跌斷為奇。

體態剛強,鄐U貴鋪氈褥。

本身細嫩,後頭不嫌粗雄。

結作將成,身必先轉。

真龍若住,勢必前趨。

細心睇認以其真情放開眼眸以觀其形勢。

山下成爐底,斷其有結無差。

腰間帶水星,定是龍去不遠。

前山亂雜,須知移步換形。

拜伏當前,有如君皇即位。

或因就局而趨於橫逆。有時避煞而閃於偏斜。

全勢不回,雖巧媚端嚴而亦假。

週圍拱顧,即奇形怪狀而愈真。

若見四面逼囚。許得一洩而通其閉。

莫道滿盤盡美,須知一破餘皆非。

界水穿肩,無庸茞插C

頂斜直竄,不必留心。

兩畀深崖漏,龍虎雖端非結。

合水成尖嘴,乳頭縱好是空荒。

入首模糊,縱有星辰而無用。

玄武不顧,須有氣脈總成空。

畀脈最喜坦平。肩背必須圓厚。

過脈是來龍性命,防護宜週。

束咽為入穴根基貫串當緊。

莫道好頭面,須詳審其真情。

休言無跡無蹤,務必細看落脈。

穴上看分金之圓暈。穴下看托起之兜唇。

穴旁看腮角之蕩開。穴前看徵茫之合水。

後以束咽為的。前以爐底為真。

內以毬圓唇托為憑。外以天心十道為準。

正面難扦須向角。頂脊不化下求尋。

百死取其一生。眾同求其獨異。

渾渾噩噩,神藏象貌之中。

隱隱隆隆,氣聚皮膚之內。

若隱若現,驗生氣之潛藏。

有絃有稜,識星辰之開面。

邊厚邊薄,方是靈機。

邊縮邊長,乃為妙諦。

無論窩鉗乳突,結穴定有用神。

任你平地高山,到穴不離化氣。

總之體要靈,龍要變。砂要抱。水要朝。

貪多者,須識其微。制遠者,先識其近。

金魚不合,枉教九曲來朝。

肘腋不全,虛勞萬山獻秀。

寧可龍虎有缺。最嫌堂氣無收。

察情意於面目之間。辨真假於向背之際。

局不取闊,而取聚。

砂不論格而論情。

若是我砂,面前無不回顧。

果為我局,鄐U定必窩平。

補缺填空,一可當百。

傾流散蕩,萬派皆空。

曲直短長,處處求其中節。

高低大小,務必裁取合宜。

點穴對定天心,難移尺寸。

放棺緊接來氣,酌其淺深。

寧從是處求非。莫向無中作有。

讀書者,貴心領而神會。

尋地者,要目巧而心靈。

熟記此篇胸有成竹。竊其一訣,妙用無窮。

巒頭妙義,盡括於斯。

變化神明,存乎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