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異賦             宋.希夷陳摶

序:

五代間有聖人陳摶,宋太祖賜其號,曰希夷先生。師麻衣學相,諭以冬深擁爐而教之。希夷如期而往,至華山石室之中,不以言語,而度與希夷,隱而授之也。

賦云:

相有前定,心無預知。

非神異以秘授,豈塵凡之解推。

若夫舜目重瞳,遂獲禪堯之位。

重耳駢脅,果興霸晉之基。

發石室之丹書,莫忘吾道。剖神仙之古秘,度與希夷。

當知骨格為一世之榮枯,氣色定行年之休咎。

三停平等,一生衣祿無虧。

五嶽朝歸,今世錢財自旺。

頦為地閣,見晚歲之規模。

鼻乃財星,管中年之造化。

額方而闊,初主榮華。骨有削偏,早年偃蹇。

目清眉秀,定主聰俊之兒。

氣濁神枯,必是貧窮之漢。

天庭高聳,少年富貴可期。

地閣方圓,晚歲榮枯定取。

視瞻平正,為人剛健平心。

冷笑無情,作事機深內重。

準頭豐大心無毒,面肉橫生性必凶。

智慧生於皮毛,苦樂觀乎手足。

髮際低而皮膚粗,終見愚頑。指節細而腳背肥,須知俊雅。

富者自然體厚,貴者定是形殊。

南方貴宦清高,多主天庭豐闊。

北方公侯大貴,皆由地閣寬隆。

重頤豐額,北方之人貴且強。

駝背面田,南方之人富而足。

河目海口,食祿千鐘。

鐵面劍眉,兵權萬里。

龍顏鳳頸,女人必配君王。

燕頜虎頭,男子定登將相。

相中訣法,壽夭最難。不獨人中,惟神是定。

目長輔采,榮登天府之人。神短無光,早赴幽冥之客。

面皮虛薄,後三十壽難再期。

肉色輕浮,前四九如何可過。

雙絛項下,遇咎而愈見康強。

凡骨頂頭中,有疾厄而終無艱險。

骨髮旋生,形容忽變,遇吉則推,逢凶可斷。

常遭疾厄,只因根上昏沉。

頻遇吉祥,蓋謂福堂潤澤。

淚堂深陷,蠹肉橫生,鼻準尖垂,人中平滿,剋兒孫之無類,刑嗣續之難逃。

眼不哭而淚汪汪,心不憂愁眉縮縮,早無刑剋,老見孤單。

面似橘皮,終生貧窮。

神帶桃花,也須兒晚。

肩峨聲泣,不賤則孤,鼻若梁低,非貧則夭。

富貴多生勞灑,為下停長。

貧窮到老不閑,粗其骨格。

星辰失陷,部位偏虧,無隔宿之儲糧,有終身之勞若。

三光明旺,財自天來,六府高強,一生富足。

紅光滿面,發財家自安康。

朱脂砑光,剋子終無成日。

面皮太急,雖溝洫長而壽亦虧。

雨目無神,從鼻梁高而壽亦促。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眉卓如刀,陣亡兵死。

眉生二角,一生快樂無窮。目秀冠形,管取中年遇貴。

黃氣發從高廣,旬日內必定轉官;黑色橫自三陽,半年期須防損壽。

奸門青慘,必主妻災,年壽赤光,多生膿血。

白氣如粉,父母刑傷,青色侵顴,兄弟唇舌。

山根青黑,四九前後定多災,法令繃纏,七七之數焉可過。

女子眼惡,嫁即刑夫,聲殺面橫,閨房獨宿。

額尖耳反,雖三嫁而未休;顴露聲雄,縱七夫之不了。

額偏不正,內淫外貌若無;步走不正,外好而中心惡。

腮見耳後,心地狡貪;眼惡鼻勾,心中險惡。

腳根不著地,賣盡田園而走他鄉。

鼻竅露而仰,卒被外災而終旅舍。

唇不蓋齒,無事招嫌,溝洫露髭,為人少力。

印堂太窄,子晚妻遲,懸壁昏暗,人亡家破。

結喉露齒,骨肉分離,粗骨急皮,壽年短促。

形容俊雅,終作高賢,骨格清奇,必須貴顯。

臥蠶豐下,定子息之晚定;淚堂平滿,須兒郎之早見。

龍宮低黑,嗣續難得而愚昧;陰陽眼潤,男女易養而聰明。

面大鼻小,一生常自歷艱辛;鼻瘦面肥,半世錢財終耗散。

邊地四起,過五十始遂享通;輔骨隆高,絻三九則居官從。

明珠出海,太公八十遇文王。

火色鳶肩,馬周三十逢唐帝。

鶴形龜息,洞賓之遇仙得仙。

龍腦鳳睛,玄齡之拜相入相。

法令入口,鄧通餓死野人家。

螣蛇鎖唇,梁武餓死臺城上。

虎頭燕頷,班超封萬里之侯。

虎步龍行,劉裕至九重之位。

山林骨起,終作神仙。

金城骨分,限登將相。

又當知貴賤易識,限數難參。

訣死生之期,先看形神,定吉凶之兆,莫逃氣色。

睛如魚目,速死之期;氣若煙雲,凶災日至。

形如土偶,天命難逃;天柱傾欹,幻身將去。

貌如鎪鐵,運氣迍邅;色若祥雲,前程亨泰。

名成利遂,三台官俱有黃光,文滯書難,兩眉頭各生青氣。

黃氣少而滯氣重,功名來又不來。

青氣少而喜氣多,富貴至又不至。

滯中有明,憂而變喜,明中有滯,吉而反凶。

正面有紅光,無不遂意;印堂多喜氣,謀無不通。

年壽潤明,一歲平安。

金匱光澤,諸吉鼎來。

部位無虧,一生平穩;氣色有滯,日見凶迍。

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

人物巉巖,海底有明珠之聚。

要之一辨其色,次聽其聲,更察夫神,再觀乎皮肉,不可忽也。

眉毛拂天倉,出入近貴;印堂接中正,終須利官。

呼聚唱散,只因雙觀并起於峰巒;引是招非,蓋謂兩唇不遮乎牙道。

狼行虎吻,機深而心事難明。

猴食鼠餐,鄙吝而奸謀到底。

頭先過步初主好,晚景貧窮;灶仰撩天中限敗,田園耗散。

女人耳反,亦主刑夫;男子頭尖,終無成器。

觀貴人之相,非止一途;察朝士之形,俱要四大。

腰圓背厚,方保玉帶朝衣;骨聳神清,定主威權忠節。

伏犀貫頂,一品王侯;輔骨插天,千軍勇將。

形如豬相,死必分屍;眼似虎睛,性嚴莫犯。

鬚黃睛赤,終主橫屍;齒露唇掀,須防野死。

口唇皮皺,為人一世孤單,魚尾多紋,到老不能安逸。

二眉散亂,須憂聚散不常;兩目雄雌,必主富而多詐。

面多斑點,恐非老壽之人;耳有毫毛,定是長生之客。

腳背無肉,必主孤貧,胸上生毛,性非寬大。

莫教四反五六,必主凶亡;更忌神昏八九,也無稱意。

天庭高闊,須知僕馬無虧。

地閣方圓,必錢財堆積。

臉上青光汲汲,貪婪孤貧;準頭赤色重重,奔波跪計。

圓融小巧,畢竟豐亨,方正神舒,終須穩耐。

手腳粗大,難為富貴之徒;齒鼻齊豐,定享庄田之客。

手軟如綿,閑且有錢;掌若血紅,富而多祿。

眉抽二尾,一生常自足歡娛。

根有三紋,中主必然多耗散。

耳白過面,朝野聞名。

神稱於形,情懷舒暢。

足生黑子,英雄獨壓萬人。

骨插邊庭,威武名揚四海。

聲自丹田下出,有福而享遐齡。

骨從腦後橫生,發財且增長壽。

陰隙肉滿,福重心靈;正面骨開,粟陳貫朽。

鬢毛毯織,或先富而後貧;筋若蚓蟠,定少閒而多厄。

眉稜骨起,縱有壽而孤刑;項下結喉,恐無兒而客死。

眼如雞目,性急難容,步若蛇行,毒而無壽。

色青橫於正面,喚作行屍;色黑橫於耳前,名為奪命。

青遮口角,肩鵲難醫;黑掩太陽,盧醫莫救。

白如枯骨,亦主身亡;黑若濕灰,終須壽短。

貧而矞齱A只因滿面悲容;夭更多災,蓋謂山根薄削。

平生少疾,皆因月孛光隆;到老無災,大抵年宮潤澤。

血不色華,少遂多憂;行不動身,積財有壽。

神光滿面,富貴稱心;鬼色見形,貧愁度日。

病淹目閉,有神無色者生;神脫口開,天柱傾欹者死。

五嶽俱正,人可延年;七竅不明,壽難再久。

華蓋黑色,必主卒災;天庭青色,須防瘟疫。

赤燥生於地閣,定損牛羊;青白起於奸門,禍侵妻妾。

三陽火旺,必主誕男;三陰木多,定須生女。

流魄放海,須防水厄之災;游魂守宮,定主喪身之苦。

道路昏慘,防跌蹼之災;宮室燥炎,恐火湯之咎。

耳根黑子,倒死路傍;承漿深紋,恐投浪裹。

眼堂豐厚,亦主貪淫;人中偏斜,亦多刑剋。

鬼牙尖露,詭譎奸貪;神若崢嶸,凶豪惡死。

人形似鬼,衣食不豐;生相若仙,平生閑逸。

穀道亂毛,號作淫杪;耳根高骨,名曰壽堂。

骨格精神,瘦亦可取;肉地濁浮,肥何足誇。

目多四白,主孤剋而凶亡;鼻有三凹,必貧窮而孤苦。

三尖六削,縱奸巧而貧賤;四方五端,雖不謀而富貴。

腿長腳瘦,常年奔走不停;唇薄口尖,好說是非無了。

部位伶俐,自然無禍無災;紋痣交加,到底有嗟有怨。

峨肩鼠食,非惟吝而且貪;劍鼻蜂睛,不特凶而又賤。

若夫孩童易養,聲大有神;夭折難成,腎浮不緊。

頭圓骨聳,易養而利益雙親;額方面闊,無險而吉祥迭至。

山根青色,出胎而頻見災厄;年上黑光,幼歲而多生膿血。

陽囊若荔殼,定為堅耐之兒;面肉類浮漚,決是虛花之子。

頭尖無腦骨,能言而亡;目緩少精神,將行而死。

色緊肉實,可養無虞;聲響氣清,端為穎異。

鼻梁低塌,當生啾唧之災;髮際壓遮,定是孤刑之子。

髮齊額廣,英俊聰明;氣短聲低,糊塗夭折。

外郊插額,利處山林;正面無權,難居宅舍。

孤峰獨聳,骨肉參商;四尾低垂,妻兒隔角。

亂紋額上,男女並生孤刑;黑痣淚堂,子息恐云有剋。

眉不蓋眼,財親離散之人;眼大露睛,壽促夭凶之子。

上輕下重,未主伶仃;上闊下尖,終無結果。

額尖鼻小,側室分居;喉結腳長,終臨外處。

有權有柄,皆因兩臉有權;無識無能,只為雙眉不秀。

身白過臉,衣食豐盈;神賽於形,庄田榮足。

男兒腰細,難主福財;女子肩寒,孤刑再嫁。

碩大額大,終主刑夫;聲粗骨粗,竟為孀婦。

眼光口闊,貪淫求食之人;擺手搖頭,詭濫刑夫之婦。

髮濃鬢重,兼斜視以多淫;聲響神清,必益夫而得食。

山根不斷,必得賢夫;部位停勻,應招貴子。

骨格細膩,富貴自主清閒;髮鬢粗濃,勞苦終為貧賤。

皮膚香膩,乃富室之女娘;面色端嚴,必豪門之德婦。

髮細光潤,稟性溫良;神緊眼圓,為人急燥。

二顴高凸,刑夫未了期年;兩耳反薄,剋子終無成日。

手粗腳大,必是姨婆;鼻尖額低,終為侍妾。

臥蠶明潤而紫色,必產貴兒;甲匱豐腴而黃光,終興家道。

婦人口闊,先食庄田而後貧;美人背圓,必嫁秀士而得貴。

身肥肉重,得陰相而反榮華;面圓腰肥,類男形而亦富貴。

乾姜之手,女子必善持家;錦囊之拳,男子定興財產。

頭小腹大,一生于過多食;骨少肉多,三十焉能可過。

眉粗眼惡,頻數刑夫;聲雄氣濁,終無厚福。

眼光如醉,桑中之約無窮;眉靨漸生,月下之期難定。

面如滿月,家道興隆;唇似紅蓮,衣食豐足。

山根黑子,若無宿疾必刑夫;眼下皺紋,亦主六親若冰炭。

齒如榴子,衣食豐盈;鼻若灶門,家財罄盡。

形如羅漢,見子必遲;貌若判官,得子尤晚。

三山突闊,萬頃規模;四瀆清明,終生福氣。

形清神濁,不久貧窮,人小聲洪,定須超越。

頭面寬厚,福祿雙全;神氣澄清,利名雙得。

面皮繃急,壽促無疑;骨格恢弘,前程可靠。

少肥氣短,難過四九之期;唇縮神癡,焉保三旬之厄。

形體侷促,作事猥褻;氣宇軒昂,一生快順。

鼻梁露骨,名為破祖刑家,背脊成坑,號曰虛花無壽。

鼻有三曲,不賣屋則賣田;面見兩凹,必成家而成業。

獐頭鼠目,何必求官;馬面蛇睛,須遭橫死。

睛青口闊,文筆高人;面大頤豐,錢財滿屋。

語言多泛,為人心事難明;貌容溫和,作事襟懷洒落。

骨粗髮重,何曾剩得一錢;體細身輕,那得停留片瓦。

巨鰲入海,必作尚書;龍骨插天,應為宰相。

日月角聳,必佐明君;文武雙全,定為剌史。

眼若三角,狠毒孤刑;鼻帶兩凹,破財疾苦。

骨輕手硬,必是庸常;眉秀神和,須知閒雅。

聲乾無韻,何得榮華;膚澀少光,終無安逸。

凶歸十惡,皆因眼下睛黃;死在九州,蓋謂齦披唇膘。

形神不蘊,貧夭兩全,筋骨莫藏,懦愚雙得。

眼光嘴趫,為人埶拗不良;齒齧頭搖,其性奸貪無比。

得意中面容悽慘,先富後貧;遭窘處顏貌溫和,早窮晚發。

金形得金局逢土,可比陶朱。

土局得土形見火,有如王愷。

金人火旺,財發若塵;木旺金傷,錢消如土。

火逢光彩,帶紅活而愈進家財。

火逢黑肥,得厚圓而倍增福壽。

火人帶木,必定榮超;水局得金,終須快暢。

土逢乙木,帶潤澤亦可疏通。

木遇微金,必斲削方成器用。

水逢厚土,忽破資財;火得微金,卒難進益。

當觀氣色之往來,看紋痣之吉凶,更審運限之長短。

額為火宿,管前三十載之榮枯,鼻乃財星,遇中五六年之休咎。

承漿地閣,管盡未年;髮際印堂,周維百歲。

平生造化,當首取於四強;人世玄機,須先觀夫三主。

氣色明潤,固為快順;限步崎嶇,亦多蹇利。

頭尖額窄,固不可以求官,色慘神枯,兼何由而發跡。

眼光如鼠,似偷盜之徒,睛竄若獐,如橫死之漢。

眼凸如蜂目,亦主凶刑,口匾似鯰魚,終須困乏。

為僧者頭圓必貴,作道者貌清可榮。

頂突頭圓,必住名境;神清骨秀,須加師號。

重頤碧眼,富祿高僧;廣額秀眉,文章之士。

耳白過面,善世之封;顴聳印平,天師之爵。

形貌匾促,庸俗之徒;聲骨澄清,富貴之輩。

骨粗形裕,其人老困山林;形異神殊,此輩遠超雲路。

腰背豐滿,衣缽有餘;鼻準直齊,富貴自足。

髮鬢濃重,合道貌聲響始榮;眉目平直,入僧相骨清方貴。

視瞻不正,必定好淫;舉止多輕,須知貧賤。

眼若桃花光焰,但圖酒色歡娛;面如灰土塵朦,定主家財破敗。

若論限運,與俗一同;細辨根基,各求其妙。

人生富貴,皆由前世修行;士處貧窮,盡是今生作惡。

若問前程,先要觀乎氣色;欲求仙兆,次則辯其形容。

先以五岳為根基,後以氣色定禍福。

大則活人性命,小則救人難厄。

不為世見陰功,亦作來生道果。

志超雲外,上合天機。

壽夭窮通,莫逃相法;富貴貧賤,奚出此篇。

後之學者,勿傳庸俗之徒。

高山流水少知音,一塌白雲在深處。

悉精妙理,參透玄關,得之於心,應之於目。

一覽無遺,方佑神異賦之不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