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匙歌

股肱無毛最是凶,兩頭如杖一般同;

雖有祖田并父蔭,終須破敗受貧窮。

頭痕瘢剝最為刑,羅網之中有一名;

若不剋妻并害子,更憂家道主伶仃。

相中最忌郎君面,男子郎君命不長;

女子郎君好淫慾,憎道孤獨郤無妨。

眉毛間斷至額邊,嘗為官非賣郤田;

剋破妻子三兩個,方教禍患不相纏。

好色之人眼帶花,莫教眼繄視人斜;

有毒無毒但看眼,蛇眼之人子打爺。

無家可靠羊睛眼,郤問他人借住場;

更有禾倉高一寸,中年猶未有夫娘。

眼下凹時又主孤,陽空陰沒亦同途;

卯酉不如雞卵樣,只宜養子與同居。

下頭尖了作凶殃,典郤田園更賣塘;

任是張良能計策,自然顛倒見狼當。

眼珠暴出惡因緣,自主家時定賣田;

更有白睛包一半,也知不死在床前。

下頦趫大旺末年,邊城不佐也無錢;

數年荒寒不欠米,只因上下庫相連。

鼻梁露骨是反吟,曲轉些兒是伏吟;

反吟相見是絕滅,伏吟相見淚淋淋。

眼兒帶秀心中巧,不讀詩書也可人;

手作百般人可愛,縱然賣假也成真。

薄紗染早出粟米,縱有妻房也沒兒;

倘見山根高更斷,五年三次路邊啼。

淚痕深處排一點,眼下顴前起一星;

左眼無男右無女,縱然稍有也相刑。

髮際低而幼無父,寒毛生角幼無娘;

左顴骨出父先死,不死不刑便自傷。

士人眇眼陷文星,豹齒尖頭定沒名;

任是文章過北斗,恰如木屐不安釘。

眉重山根陷破財,更憂三十二年災;

土星端正終須發,土星不好去無回。

寒相之人肩過頸,享福之人耳壓眉;

更有親戚抬不出,只因形似雨中雞。

大量之人眉高眼,眼眉相定不憂悲;

眉粗眼細不相當,寅年吃了卯年糧。

印堂三表是鎡基,只怕下長來犯之;

假如水星來救護,不教人受此寒飢。

上頭雖有些模樣,下停不均卻壞之;

鶴腳之人成小輩,蠻蹄孤子是婆姨。

八歲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髮;

有無活計兩頭消,三十印堂莫帶殺。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準頭止;

禾倉祿馬要相當,不識之人莫亂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中排來地閣間;

逐一推算看禍福,火星百歲印當添。

上下兩截分貴賤,倉庫平分定有無;

此是神仙真妙訣,莫將胡亂教庸夫。

胡僧兩眼名識覺,盡識人間善與惡;

不帶學堂不是賢,莫將此法亂相傳。

家風濟楚眉清秀,侷促之人庫帶紋;

抬凳塵埃高一寸,只緣眉似火燒禽。

準頭如橐紅更生,或在西時或在東;

若得兩頭無堀B,假饒凶處不為凶。

更有頤頦開兩井,準頭須帶兩頭絛;

倉庫空陷不由人,休說良田多萬頃。

大腳原來夭折災,髻頭可折在層臺;

耳聾眼患因羊刃,不折天年也有災。

眉頭額角如龍虎,龍虎相爭定至愚;

接連倉庫反為災,鼻梁骨露不安居。

若是眉間容二指,此人開手不便宜;

眼下若無凶星照,中年不祿亦豐腴。

中年倉庫看禾倉,禾倉有陷無屯儲;

須要田園入庫倉,禾倉平滿有禾餘。

取人性命面上黑,換人骨髓眼中紅;

見人歡喜心中破,見人眉皺太陽空。

有財不住無他事,只因倉庫有長鎗;

露井露灶不周全,那得浮生至晚年。

雖然不怕經官府,只無衣祿也無錢;

五三六三七十三,水星羅計要相參。

逐一分門定禍福,水星莫被土星覆;

數篇細話名金鎖,推明禍福令趨躲。

試看人生無歸著,耳大無輪口無角;

不在東街賣餛飩,便去西街賣餅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