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相篇

陳希夷,名摶,五代,宋初的道家隱士。號圖南、扶搖子。安徽亳縣人。少年舉進士不第,後有出塵之志,其歸隱詩曰:“十年蹤跡走紅塵,回首青山入夢頻。紫綬縱榮怎及睡,朱門雖貴不如貧。愁看劍戟扶危主,悶聽笙歌聒醉人。攜取舊書歸舊隱,野花啼鳥一般春。”遂隱居武當山,服氣辟谷,廿餘年,後居華山。精研《周易》,著有《無極圖》、《先天圖》。其學為周敦頤、邵康節所繼承發展,對宋代理學頗具影響。宋太宗極為禮重,賜號“希夷先生”。
《心相篇》是他的不朽之作,本書以“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為綱,闡明“心相”的理論與實踐,列舉吉凶禍福之徵兆,壽夭貴賤之標誌;均處世待人之格言,實千古不易之定論;末後勸人“知其善而守之,錦上添花;知其惡而弗為,禍轉為福。”讀者既可用以對照修心,防非止惡;又可用於擇交觀人,親賢遠佞。是修心,積德、造命的有益讀物。

 

全文:

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

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

出納不公平,難得兒孫長育;

語言多反復,應知心腹無依。

消沮閉藏,必是好貪之輩;

披肝露膽,決為英傑之人。

心和氣平,可卜孫榮兼子貴;

才偏性執,不遭大禍必奇窮。

轉眼無情,貧寒夭促;

時談念舊,富貴期頤。

重富欺貧,焉可托妻寄子;

敬老慈幼,必然裕後光前。

輕口出違言,壽元短折;

忘恩思小怨,科第難成。

小富小貴易盈,刑災准有;

大富大貴不動,厚福無疆。

欺蔽陰私,縱有榮華兒不享;

公平正直,雖無子息死為神。

開口說輕生,臨大節決然規避;

逢人稱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處大事不辭勞怨,堪為橋樑之材;

遇小故輒避嫌疑,豈是腹心之寄。

與物難堪,不測亡身還害子;

待人有地,無端得福更延年。

迷花戀酒,閫中妻妾參商;

利己損人,膝下兒孫悖逆。

賤買田園,決生敗子;

尊崇師傅,定產賢郎。

愚魯人,說話尖酸刻薄,既貧窮,必損壽元;

聰明子,語言木訥優容,享安康,且膺封誥。

患難中能守者,若讀書,可作朝廷柱石之臣;

安樂中若忘者,縱低才,豈非金榜青雲之客。

鄙吝勤勞,亦有大富小康之別,宜觀其量;

奢侈靡麗,寧無奇人浪子之分,必視其才。

弗以見小為守成,惹禍破家難免;

莫認惜福為慳吝,輕財仗義盡多。

處事遲而不急,大器晚成;

已機決而能藏,高才早發。

有能吝教,己無成子亦無成;

見過隱規,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與自滿不同,一則矜而受災,一則謙而獲福;

大才與見才自別,一則誕而多敗,一則實而有成。

忮求念勝,圖名利,到底遜人;

惻隱心多,遇艱難,中途獲救。

不分德怨,料難至乎遐年;

較量錙銖,豈足期乎大受。

過剛者圖謀易就,災傷豈保全元;

太柔者作事難成,平福亦能安受,樂處生悲,一生辛苦;

怒時反笑,

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

樂摘人非,最足傷乎性命。

責人重而責己輕,弗與同謀共事;

功歸人而過歸己,侭堪救患扶災。

處家孝弟無虧,簪纓奕世;

與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有後;

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變臉,薄福之人奚較;

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與人爭,滋培淺而前程有限;

必求自反,蓄積厚而事業能伸。

少年飛揚浮動,顏子之限難過;

壯歲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喜怒不擇輕重,一事無成;

笑駡不審是非,知交斷絕。

濟急拯危,亦有時乎貧乏,福自天來;

解紛排難,恐亦涉乎囹圄,名揚海內。

餓死豈在紋描,拋衣撒飯;

瘟亡不由運數,罵地咒天。

甘受人欺,有子忽然大發;

常思退步,一身終得安閒。

舉止不失其常,非貴亦須大富,壽可知矣;

喜怒不形于色,成名還立大功,奸亦有之。

無事失措倉皇,光如閃電;

有難怡然不動,安若泰山。

積功累仁,百年必報;

大出小人,數世其昌。

人事可憑,天道不爽。

如何餐刀飲劍?君子剛愎自用;小人行險僥倖。

如何投河自縊?男人才短蹈危;女子氣盛見逼。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種種皆薄。

如何凶災惡死?多陰毒,積陰私,有陰行,事事皆陰。

如何暴疾而歿?色欲空虛。

如何毒瘡而終?肥甘凝膩。

如何老後無嗣?性情孤潔。

如何盛年喪子?心地欺瞞。

如何多遭火盜?刻剝民財。

如何時犯官府?調停失當。

何知端揆首輔?常懷濟物之心。

何知拜將封侯?獨挾蓋世之氣。

何知玉堂金馬?動容清麗。

何知建牙擁節?氣概淩霄。

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膽薄。

何知明經教職?志近行拘。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

何知秀而不實?蓋謂自賢兼短行。

若論婦人,先須靜默;

從來淑女,不貴才能。

有威嚴,當膺一品之封;

少修飾,准掌萬金之重。

多言好勝,縱然有嗣必傷身;

盡孝廉慈,不特助夫還旺子。

貧苦中毫無怨詈,兩國褒封;

富貴時常惜衣糧,滿堂榮慶。

奴婢成群,定是寬宏待下;

資財盈筐,決然勤儉持家。

悍婦多因性妒,老後無歸;

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為甚欺夫?顯然淫行。

緣何無子?暗媔豸H。

合觀前論,曆試無差;

勉教後來,猶期善變。

信乎骨格步位,相輔而行。

允矣血氣精神,由之而顯。

知其善而守之,錦上添花;

知其惡而弗為,禍轉為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