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冠數

鐵冠數,又名《透天玄機》,此書系鐵冠僧人與伯溫先生對話。名曰《透天玄機》,又名《鐵冠數》。以二元推算一萬五千年,二百七十劫數。盡天地之氣運,繞輪一周,治亂興亡,頗著神驗。元代末年,劉伯溫出遊于華山至空峰幽谷洞中,見一道人,號曰虛靈子,即鐵冠僧人玄真,乃隆德僧人,能經養精練氣詳識三元之氣數,周天之劫數,禍福吉凶,盈虛清長及一切天文地理、陰陽順逆.無不通曉。伯溫跪立告曰:「弟子好學,忽迷心竅,不知吉凶。願釋為師,祈指妙理玄機,與人推算得失。」

僧人曰:「爾降乃文曲降世,輔佐紫微。吾指明實理,慎之切勿匯漏。」伯文拜而受之曰,僧人以天文地理、奇門遁甲、陰陽逆數,盡教于伯溫。

伯溫問:「何為三元劫數。」

僧人曰:「三元者,九宮之中總元上三元,中三元,下三元,共合三元。一萬五千年為一元。一元運五會,五會運六劫,五百年一遭天地九宮運氣。即十二支辰運氣。即天地亦不能逃此劫數。上三元乃五宮黃道為統;中三元為八宮白道為統,下三元二宮黑道為統。九宮者,即一白二黑三碧四綠五黃六白七赤八藍九紫也。五宮乃中央定位,運行八方天道也。所以為上元之首。二宮乃神位昏臨之地也,所以為下元之首。八宮乃太陽照臨之處,人道也,所以為中元之首。三元與支辰為會,會盡則天地氣數亦盡。除子醜二辰乃天地開闢之時也,人物尚無,三元至寅時,方有九宮純與三元為會。上上元甲子黃道主事,正交寅時。這一萬五千年內氣運靜定,日長夜短,人生毛角,壽延,千百歲,不爭不分,人物渾渾,此太古人也。上中元甲子白道主事,正交卯時,這一萬五幹年內氣運主靜,天道行授,人身長丈余,壽延千至六七百歲,營巢穴居,無衣無食,此上古人也。上下元甲子赤道主事,正交辰時,這一萬五千年,氣運正動,水火用事,人身長丈余,壽延六百歲至三四百歲。有母無父,物產始分,此中古之人也。上中元甲子黃道主事,正交巳時。這一萬五千年內,氣運正動,生識生知,人身長八九尺,壽延一百三十歲,地平天成,五倫始判,此守息之人也。中中元甲子紫道用事,正交午時,這一萬五千年內,氣運極動,百物俱備,人身長五六尺,壽及百歲至七八十歲,有名有利,巧變百出,此奔波之人也。中下元白道主事,正交未時,這一萬五千年內,氣運亂動,百物消乏。人長四五尺,壽延六十至四十歲,嗔貪迷戀,禮:樂喪失;此沉迷之人也。下上元甲子黑道主事,正交申時,長三四尺,壽延四五十歲,百事奸貪,並無法紀,此遭劫之人也。下中元甲子碧道主事,正交酉時,這一萬五千年內,氣運亂動,星斗散沉,人長三四尺,壽延三四十歲,衣食顛倒,寒暑無時,此鬼形之人也。下下元甲子綠道主事,正交戍時,這一萬五千年內;氣運將滅,日月無光,人長二三尺,壽延二三十歲,猶如一狗,出入畏憂,多黑少白,此螻蟻之人也。至亥時,則三元氣絕。只有支辰余氣連絡不絕。至子時,則一氣生,陰陽定位,星光,複返原始。二氣包羅萬象。丑時轉運,三元會辰,再生聖人,治化世界。上上元甲子複來,天氣運日三分。一萬五千年為迴圈之理,周而復始.五百年乃三元運會之劫數,三十次,皆三百六十數,俱是陰陽之理。」

伯溫曰:「不知數更變乎?」

道人曰:「五百年乃三元定數,紫微臨辰,其中或三百年一變,此應群煞兆亂 ,國運人事之劫兆,三元正會之數也,而所主亂者,諸天凶天也。」

伯溫曰:「今在何會之中,氣運如何?」

道人曰:「赤地沖天,地鳴天崩,牛生兩尾,日月並行。木上掛曲,即真主也。(指束太祖應運品生,開創大明之兆。)吳地黃冠,霞光萬道,族旗下界,收留撫養。(指明大祖朱元璋之發跡於撣門乙。)先有五瘤使者應此劫數,傳播瘟疫,人人遭難,烏梅可解,亂世妖之拾起首,有兩丁運馬,火虎出世,黑猿領兵,金槍出現,木鐘自鳴。爾乃登州指行,候赤氣沖天,方可指行。石人二眼,二足乃起兵之時也。」

伯溫曰:「紫微起兵,元人如何?」

道人曰:「元乃光明佛轉世也。應善善而去,有人追趕至黑水,一河有角端,且一統化佛也。太平三百載,只有二百餘年,萬子萬孫之年(明末代皇帝崇禎系萬曆帝之孫也),人口吐火,鼻內生煙。拳中走馬,男穿女衣,江山又變矣。」

伯溫曰:「萬子萬孫何為江山三百載也?」

道人曰:「萬乃國號帝之孫也,斯時群魔下界,劫賊為害萬物乘變,瘟疫流行,家家頭戴侍郎帽,戶戶手執槍刀棍,草寇紛擾,各據一方,先逢兩丁金克木,後是壬年火克金。」

伯溫曰:「應何地何兆?」

道人曰:「東方星象映天宮,遍地天澤起妖風。天下人民死如阜,白浪衝破天狗凶。白虎天子不非凡、煞星下界三十年。八牛曳糧無氣力,能死人民有千萬。口中口,莫良鬥,一萬子孫遍地走。黃虎出世滿江紅,白蛇屍骨喂餓狗。甲申之年盡災侵,木子登傳不知魂。兩眼只做觀日月,日月無當昏星斗。」

伯溫曰:「帝將如何下落?」

道人曰:「馬嵬坡下血淋淋,大風吹過五花門。大哭一聲天色變,八牛曳倒犬都鐘。
赤足散發歸梅山(指崇禎自絕於煤山事),屍骨遍野入山林。」

伯溫曰:「此人在位幾年?」

道人曰:「日月垂落李村頭,十八孩兒坐幽州。門前一馬入金殿,拍手哈哈三春秋。有一裹腳鬼,天門頭上一個嘴。(指吳三桂)②勾引北方百萬兵,掃滅群鬼生後悔。(吳三桂初借清兵,後又悔,隨反清。)遍地開紅花,絕是哭聲堙A太平人兩個。但等果子來。」

伯溫曰:「帝歷時幾代?」

道人曰:「爭爭爭,休休休,二人掛命在樹頭。琵琶立在中華地,富貴在洪州。二人五代水清時(指清朝死亡)三人間眠將於指,不指東.不指西,一指秦人個個啼。」

伯溫曰:「秦人道此劫難幾年幾載?」

道人曰:「一二水起火當先,黃金燒在火媄銦C坤地起道楚地亂,秦地人民死萬千。一人頭上生火草,整頓軍馬入秦川。頭上開口不說討,口媮晹酗@火天。處處煙塵無定局,送還璽寶到長安。」

伯溫曰:「煞應起落俱應在何年?」

道人曰:「天開一口是冤仇,引動八牛破幽州,燕趙衛地人民苦,二八春秋此時休。火龍飛來楚地亂,火蛇出來是根由。黃馬到處遭荒亂,土羊為害天地愁。這些離亂最可伯,山西猿猴破口言。虎人騎白馬,紅火煉黃牛。猿在後,猴在前,水火既濟四十年。古月還照中華地,星移斗轉錯天盤。猴在後,猿在前,水火既濟兔月圓。何人換星斗,口上口,天上天。」

伯溫曰:「秦人復興,漢又如何?」

道人曰:「無殺漢,留一半,八牛奔,子孫竄。至此只有三人,改姓殺入外夷,三百年,子孫入中華,亂無天下。」

伯溫曰:「何此何以了結?」

道人曰:「若說了,還未了,一人白馬獻白寶。南人北,人南,兩個人頭生一草,換鬥又移星,天下難太平,前後一頭算,中間五百年。」

伯溫曰:「此又是何人起落?」

道人曰:「若問起事何年何地,戊戌初地風巳酉,煞星猛虎下秦州。六爻分封動,但看月中圓。扁堳鞳A圓媔瞗A兩個鸚鵡一處眠。去了口上口,還有天上天。天師同人才出現。天地戊申八方難,人人遭此劫,個個染黃泉。欲免刀兵厄,去向海底民。動動海底虎,騰雲上九天。人能解此語,便做大羅仙。兩睛愆奇,怪異多端,死屍遍野,白骨如山,奔走天地,怨氣沖天,人畜遭殃,戶戶何安?九女一夫,無日安然。金雞叫鳴天下亂,黑狗東方血水流,烏豬後是糟糠食,殺的人馬血染河甲子年中日月現,八水悠悠追五胡。」

伯溫曰:「長安運氣如何?」

道人曰:「北方黑煞,掃去群鬼,不多一年周甲子,靜堜艙M動干戈。中中甲子百年盡,一元再現照大羅。有個口上口,天上天。代代兒孫亂江山,到了虎頭歲,無有豐收年。大旱三年,大澇三年,三年黎民遭塗炭。府縣貪官到處有。諸煞各據一方,殺得血流漂杵,白骨如山,真主出現,人人歸順涇渭兩岸。」

伯溫日:「至此何人應位?」

道人曰:「煙塵擯控唯生愁,六十年光一旦休。諸方共扶真命主,紫羅照在地上頭。二十八宿來羽翼,九暇星君獻智謀。八牛縱有千斤力,不免還元三百秋。」

伯溫問:「紫微降在何方?」

道人曰:「大都世亂巳久,只在龍蛇盤尋,孟家生趙家居,牛欄門前問真主,寅卯起,辰巳行,不在陰陽不在合,混亂乾坤木虎身。上生一果,只見東方象水紅,人人躲八難,八難鬼神愁,強橫當道,擾亂江山。」

伯溫問:「又有誰人振興?」

道人曰:「明滅元時元滅明,殺戮又被三子更,二千同人休作走,一二木人將子生。殺星下界亂天盤。陰雨連月,晝夜不眠。當苗無子,父北南子,人人起首,個個爭先。奇奇怪怪,生育各所,皆四海之距,蓬萊山,四望山,牛頭山,瓜浮山,突子山,七山生出各種異物,助將興兵,爭奪漢位。一統李子傳一十二帝,太平大禪,相傳樂業。然久散必聚久聚必散,此迴圈之理也。四代之後,群煞入會,擾亂天下,爭奪分襲,恐作一十二國也,子志之勿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