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集

在占卜的簽詩註解中,有不少古人、故事例,收集如下,以供參攷。

 

大舜耕歷山

帝舜有虞氏。瞽瞍之子。父頑母嚴。弟象傲。舜事親盡孝。小杖則受。大杖則走。恐陷親不義也。其耕於歷山。有象為之耕。有鳥為之耘。後受帝堯禪位。

 

冉伯牛染病

周(朝)冉耕。字伯牛。魯人。孔門弟子。以德行稱。

有奇疾。將死。孔子甚惜之。曰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後世追封鄆公。

 

姜太公釣魚

周。姜尚。字子牙。汲人(東海許州人)。道號飛熊。先世封於呂。亦曰呂望。避紂亂居東海之濱。釣於磻溪(渭水)。其鉤為直。意不在魚。志在君相。文王聞其賢。聘為師(丞相)。(其時年八十)後周伐紂。滅商興周。武王稱曰尚父。封其子丁公於齊。

 

周公解夢

周公名旦。文王之四子也。輔武王伐紂。武王崩。周公輔成王。封於曲阜曰魯。聖人成就非凡。六經中至少五經均有其作品。周公解夢不見經傳。坊間流傳周公解夢吉凶書。內容以睡夢中事物。來蔔夢者吉凶。禮記。周禮。春官→掌其歲時。觀天地之會。辨陰陽之氣。以日月星辰。占六夢之吉凶。一曰正夢。二曰噩夢。三曰思夢。四曰寤夢。五曰喜夢。六曰懼夢。

 

管鮑分金

春秋。管仲與鮑叔未仕時。同為賈。分金仲多自與鮑叔。知其貧不以為貧。後鮑叔為齊桓公大夫。竟薦仲為齊相。佐桓公。尊周攘夷霸諸侯一匡天下。管仲嘗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叔也。

 

孫龐鬥智

齊。孫臏。魏。龐涓。其初同事鬼穀子。涓之才學弗如臏。嘗與鬥智輸之。涓忌其能。致結成仇。彼此謀害。君子觀於異日。涓刖臏足。臏喪涓命。互相殘忍。毋乃其不仁不智之甚與。

 

範蠡歸湖

春秋。範蠡。字少伯。吳人。與文種同為我大夫。吳滅越。蠡與種。為越王勾踐畫策。卑詞請成。復求民間美女。得西施進於吳。迨滅吳。功成。蠡知勾踐可與同患難。不可共安樂。乃辭官。扁舟泛湖。止于陶。復以謀生致富。稱陶朱公。凡三徙。方成名。後不知所終。

 

相如完璧歸趙

戰國。藺相如。趙人也。時趙有良璧。秦請易以十五城。相如奉璧入秦。而秦負約。相如將璧先使舍人懷歸。以理折服秦王。完璧歸趙。相如在趙。秦終不能勝趙。

 

蘇秦刺股蘇秦不第

戰國。蘇秦。洛陽人。師鬼穀子。游說秦王。書十二上其說。不行。裘敝金盡。憔悴而歸。至家妻不下(織)機。(不理睬其夫)嫂不為炊。(不煮飯給其叔)秦慚怒。得太公陰符。發憤苦讀。困怠時用錐刺股。痛而再讀。後以合從(合縱)之說。聯六國抗秦。說趙竟佩六國相印。

 

蘇秦背劍

戰國。蘇秦既說秦不行。乃歸家發憤苦讀。研究太公陰符。學成即指秦往說趙王。以合從拒秦。起王大悅。為治裝並說齊楚魏。趙王乃秦。竟佩六國相印。使秦兵十五年不敢出函穀關。

 

百里奚投秦

百里奚。宛人。初事虞公。晉假途滅虢。知其將亡。 不諫而先去之。秦復為勝。逃隱於楚。 秦穆公聞其賢。以五千皮向楚贖回。授以國政。秦自強盛。並國二十。遂霸西戎。國人稱奚為五羖大夫。

 

吳王愛西施

吳既滅越。越王勾踐。卑詞請成。臥薪嘗膽。果報會稽之仇。與大夫范蠡。文種謀。乃選民間絕色西施女。進之吳王。夫差甚嬖愛之。至於亡國。

 

孫臏遇龐涓

戰國。孫臏齊人。龐涓魏人。同師事鬼穀子。孫臏之學優於龐涓。涓為魏將。與臏鬥智。輸而忌之。乃以計刖其足。後孫臏假作顛狂。得脫歸。齊威王以(臏)為師。將兵伐魏。用減灶添兵之法。賺龐涓。追至馬陵道。伏弩射死。

 

孫龐鬥智結仇

戰國。孫臏齊人。龐涓魏人。同師事鬼穀子。孫臏之學優於龐涓。涓為魏將。與臏鬥智。輸而忌之。乃以計刖其足。後孫臏假作顛狂。得脫歸。齊威王以(臏)為師。將兵伐魏。用減灶添兵之法。賺龐涓。追至馬陵道。伏弩射死。

 

孟嘗君招賢

戰國。孟嘗君。姓田名文嘗。謂其父田嬰。曰家累萬金。門下不見一覽者。後其父卒。孟嘗君立在落(路)。招致諸侯賓客。及亡人。有罪者。皆歸焉。孟嘗君舍業。厚遇之。以故傾天下之士。其時。門下食客數千。無分貴賤。一與交等。

 

莊子慕道

莊子名周。蒙人。為周漆園使。其學無所不闚。楚威王聞其賢。遣使厚幣迎之。周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獨不見犧牛乎。我寧遊戲以浹吾志。焉慕清靜。無為之道。師事老子。著南華經等書。十餘萬言。

 

須賈害範雎

戰國。范睢。字叔。魏人。事須賈。使齊攘王賜金及牛酒。睢辭。賈知之。歸告魏杞。魏齊。齊怒答(笞)擊雎。折脅摺齒。雎佯死得脫。入秦說昭王。拜相。須賈使秦。睢敝衣微眼。至邸見賈。賈驚曰。范叔固無恙乎。何一寒至此。乃取綈袍贈馬。睢以賈有故人風。釋之。

 

孟薑女思夫 薑女尋夫

孟薑女。秦始皇時人。夫范杞郎。派作長城。久役不歸。故思之。

野史。秦。孟薑女。夫范杞郎(萬喜良)。新婚奉命作長城之役。薑女往尋之。及至。知夫已死。欲尋骸骨歸葬。神為指處咬指出血。點認夫骨。號慟大哭。長城為之崩。婦人守節。自孟女始。

 

管飽為賈

春秋。管仲與鮑叔微時。曾同為賈。及分金管仲多自與。鮑叔知之不以為貪。知其貧也。後鮑叔為齊桓公大夫。薦仲為相。其善全交道。有如此者。

 

趙子龍抱太子

三國。趙雲。字子龍。常山人。初依袁紹。後從劉(備)先主。時曹操欲下江南。先攻先主於莘野。先主走樊城。復敗於當陽。家眷失散。雲於土暀U遇縻夫人。夫人將子阿斗托雲。雲將馬授夫人。夫人不肯授。投井而死。雲哭埋畢。懷抱阿斗。殺出重圍。(阿斗乃劉備之子即劉禪)。

 

高祖治漢民

諸侯既滅。秦惟項籍最強。自立為西楚霸王。封高祖於漢。高祖與國民言曰。父老苦。秦苛法久矣。毀謗者族(誅)。偶語者棄市。民其何堪焉。今日者。吾當王關中。與父老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者抵罪。餘悉除去。民賴以安。

 

武侯與子敬同舟

曹操已破劉備。備奔夏口。依劉琦。操乘勢下江南。孫權大懼。和戰未決。聞曹兵聲勢百萬。乃使魯肅往夏口探問虛實。並且孔明同入吳肅。欲戰於舟中。囑孔明曰。見吾主切勿言曹兵之多。勸其決戰。合力拒曹。願先生相助焉。

 

班超歸玉門關

漢。班超。安陵人。彪之子。少有大志。家貧。傭書養母。嘗投筆歎曰。大丈當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乎。明章兩朝征定五十餘國。封定遠侯。久鎮西域後。年老乞歸。帝便任尚代之。故超得歸入玉門關。至京未幾而卒。

 

諸葛孔明學道

漢。諸葛亮。字孔明。瑯琊人。漢末避居南陽。志學清修。養生之道。研究奇門遁法。天文術數。卦算韜略。無所不精。初不求聞達於諸侯。後徐庶薦於劉先生。先主凡三往問計。延為軍師。先主即位。拜丞相。受以託孤。後主封為武卿侯。卒諡忠武。

 

楚漢爭鋒

項籍既滅秦。宰割天下。自立為西楚霸王。封沛公為漢王。陰弒義帝於江南。漢王乃拜韓信將。舉兵伐楚。定三秦。取鹹陽。為義帝發喪。責楚弒逆之罪。與楚戰於成皋榮陽間。大戰三十。小戰七十。爭鋒五年。迨英布降漢。範增貶死。楚乃勢孤。被漢所滅。

 

趙五娘尋夫

趙五娘。漢。蔡伯階之妻也。伯階仕為議郎。在京別立家室。久羈不歸。父母死。妻為治喪。訖乃進京尋夫。事見琵琶曲。與史稱蔡邕。字伯階。陳留園。入健寧。三年辟司徒橋玄府。拜郎中校書柬。觀遷議郎。其事親以至孝。聞啟出兩人歟。

 

漢高祖入關

漢高祖。姓劉名邦。字季。沛人也。其時秦法苛暴。天下皆叛。楚人項羽起義。立懷王孫心。高祖率沛中子弟以從。諸侯兵皆西鄉。回功秦約。以先入關者王之。獨高祖先入秦關。除苛法與父老約法三章。秦民大悅。秦王子嬰。素車白馬。出軸道以降。

 

韓信功勞不久

漢韓信。准陰人。佐漢高帝定天下。虜魏。破趙。降燕。下齊。滅楚。建十大功勳。初封楚王。高祖深忌其能。後偽遊雲夢。執歸降。封淮陰侯。乃不自損抑。務伐己功。致有殺身赤族之禍。亡年僅三十二歲。雖有功勞。不久於世。

 

張子房遊赤松

子房名良。韓國公曰。博浪沙事後(指行弒秦始皇)匿下邳。遊覆上遇衣褐老夫。墮屨命取。良跪進之。老父曰。孺子可教。越五日授以太公兵法。謂後十三年。濟北穀城山下黃石即我也。後良佐(漢)高祖定天下。封留侯。因感鳥盡弓藏。謝病歸入白雲山。師事黃石。號赤松子。

 

賈誼遇漢文帝

漢。賈誼。洛陽人。文帝時河南守。吳薦之石為博士。年二十餘。超遷歲中至大中大夫。請改正朔。興禮樂。上治安策。降灌等。毀之。出為長沙王太傅。誼既適去。渡湘水作賦。弔屈原。論者謂賈生。王佐才遇漢文明主。終不大用。卒悲傷而死。豈非天 (意)乎。

 

相如題橋

漢。司馬相如。成都人。未遇時。嘗遇橋。見貴者車馬喧騰。慨然曰。大丈夫當如是。因題橋以見志。作子虛上林賦。武帝讀而善之。召見以為郎。會唐蒙驚憂。巴蜀遣相如責之。上乃拜相如為中郎將。後有人上書告。相如使時受金。失官居歲餘。復召為郎。

 

司馬相如題橋

昔司馬相如。十年窗下。苦心讀書。貧窮不得志。其平日有志氣之人。故當入蜀過橋。題十三字於橋柱曰。他日若不乘高車駟馬。不過此橋。隨後果得大貴。回家經過此橋。有志者。事竟成矣。

 

蘇武還鄉

漢。蘇武。字子鄉。杜陵人。天漢初。中郎將奉命使匈奴。被留手時漢節。牧羊海上十九年。初單于留武。詐以死報漢。漠後漢使至匈奴。偵知武所在。乃請明寺放歸。詐以應為傳書至。漢知正在海上牧羊。為請單於。驚為神。乃放歸。

 

蘇武牧羊

漢。蘇武。字子卿。杜陵人。天漢初。以中郎將使匈奴。被留。吃雪咽氈。杖節牧羊。居海上十九年。得還。拜典屬國。宣帝立賜爵關內侯。圖形麒麟閣。

 

蕭何註律

漢。蕭何。沛郡。豊人。微時。嘗為刀筆史。後佐漢高帝定天下。為宰相。以功封酇侯。漢既一統。以三章之約。非可長治天下。乃命蕭何註律。使民知所守法焉。

 

呂後害韓信

漢之得天下。信功居多。初封齊王。後改封楚王。高祖後疑其反。乃偽遊雲夢。執歸京師。降封淮陰侯。信以失職。怨望羞與縫灌等為伍。會帝親征陳豨。家僅上變。呂後乃與蕭何定計。誘信入朝。竟斬信於未央宮。夷其三族。

 

袁安守困

漢。袁安。字邵公。汝南人。少時貧困。志行清高。嘗高臥雪上。後室孝廉。除陰平長。任城會所在。使人畏而愛之。至為三分時。漢舉中微。外戚強盛。朝廷之上。皆倚賴安一人焉。

 

嚴子陵登釣臺

漢。嚴光字子陵。餘姚人。少有高名。與大武同遊學。及光武即位。遂變姓名。隱身不仕。帝令物母訪之。後齊國書雲。有一男子。裘釣墨(墨左本有水)中。帝疑為光。遭使聘之。三反乃至。除諫議大夫不屈。耕富春山。帝遂其志。為建釣臺。東漢高士稱第一焉。

 

董永賣身

漢。董永。千乘人。少失母。獨養父。流寓孝感。父亡無以葬。乃從人貸錢一萬。日後無錢還。當以身作奴。葬畢。其主要董永日取柴一擔。汲水四擔。鋤田六七畝。辛苦難當。一日上山砍柴倦睡。皇天見其孝行。即差仙女下凡為婚。董永醒來見女恐是妖精。女攔曰吾無父母又無依。欲結為夫婦。董永見其淒涼。帶女回歸。主人責董永拐帶婦人禍及其主。後暫留該女。遍訪四方家庭並無失婦人。才允成親。董婦百日織得錦五十丈。剪一半往市賣出得銀。贖脫董永身。後將錦進。敕封進寶狀元。仙姬曰。天賜兒子三歲送還。(仙女回天)。後其子十六歲中狀元。衣錦還鄉。

 

蕭何追韓信

漢。蕭何。沛人。韓信。淮陰人。時漢王燒絕棧道。部下將士逃亡甚多。其時。信歸漢逃去。何知之。連夜追信回。翌日王知。怒曰將士逃亡過半。不聞丞相有所追。獨追信。何也。何曰大王如無意東伐。固罷。若與楚爭天下。非信莫當其任。乃拜信為大將。

 

蒯輒見韓信

漢。蒯輒。字通。範陽人。時韓信假節為齊王。輒知天下權在韓信。往說之曰。今大王威震天下。與楚則楚勝。與漢則漢勝。大王若不楚不漢。鼎足三分。可長保富貴。信謝之曰。吾受漢王厚恩。終身不忍背漢。後信被呂後所殺。臨刑有悔不聽蒯通之言。

 

韓信戰霸王

韓信率諸侯兵。與楚王大戰於九堣s。十面埋伏。圍籍垓下。籍走至烏江。有高長犧舟以待曰。今獨臣有船。王急渡江東。亦足王也。籍笑曰。江東子弟仝籍。渡江西誅秦無道。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獨不愧於心乎。竟自刎而死。

 

蘇卿負信

漢。蘇武字。子卿。使匈奴。被留十九年。有一番女奉待甚殷。子卿納之。與生三子。歸時約其再往。迨到中國。後不克踐約。二子奉母命。來請蘇卿。置而不顧。番女所由責其有節而無信焉。盜謂聚猩猩之女非也。

 

高祖遇丁公

丁公為楚項籍將。逐窘漢高祖於彭城。西兵短接。高祖急顧曰。兩賢豈相厄哉。丁公乃還。及高祖即位來謁。帝曰丁公為臣不忠。使項王失天下者也。遂斬之。曰使後為人臣無傚丁公也。

 

丁公告高祖

喻世明言第三十一卷載。閻王殿上。丁公訴曰。某在戰場圍漢皇。皇許平分天下故放皇。稱帝後反遭殺害。漢皇以丁公背項羽故誅之。事公辯曰。紀信替皇死。卻不封贈。項伯不忠。反賜封侯。雍齒為項將。後封什方侯。漢皇無言以對。

 

張騫誤入鬥牛宮

漢。張騫。城固人。武帝時。奉命使大月氏。開西南夷。嘗乘槎。直上天河。入鬥牛宮。見一女子。手弄金梭。傍有一石。問之不答。惟雲可問嚴君平便知。君平蜀人。精天文術數。往詢之。雲此天仙織女也。石名支磯石。

 

王昭君憶漢帝

昭君。歸州人。漢元帝宮女。會匈奴求婚。昭君詣闕上書請行。既嫁單於。其心未嘗忘漢。嘗上漢帝書曰。臣妾幸得備禁臠。以為身依月日。死有餘芳。豈料失意丹青。遠竄絕域。命也。奈何妾有父有弟。願君王憐而愛之。

 

王昭君和番

昭君姓王。名嬙。字告月。歸州人。漢元帝宮女。得罪畫工。為點崩夫痣。致不見幸。昭君以才貌雙全。自傷不見知會。匈奴求婚。乃自上書請行。臨去步入掖庭。顧影徘徊。君臣相顧失色。然不能失信於單於。故遣其和番。而斬畫工毛延壽等二百餘人。

 

王昭君和番

漢君欲立正宮。訪得江南王知府有女十八曰昭君。毛延壽索賂曰。薦為正宮者金銀百萬兩。其父家貧只送百金。毛怒。即起身帶其女不辭而別。堂上破女面。回奏曰。小臣頗識相面。王女雖美。但左有一痣。必主凶亡。昭君遂入冷宮。後八月中秋帝遊。忽聞嘆聲。召出昭君曰。毛延壽索賂不遂。命官引至半路欲姦奴身。因不從被其點破面皮。帝即擇日立昭君為正宮。毛延壽逃至番王處。把昭君玉照獻番王。番王興兵伐漢取昭君。毛領兵而來。漢敗。番王曰交出昭君退兵。否則寸草不留。昭君自抱琵琶上馬出宮。兵退至界口。昭君投水自殺。番王又投水自殺。王弟剝毛延壽皮。即登帝位。昭君傳夢漢王。可立我妹為正宮。封其父為左丞相。

 

漢光武陷昆陽

漢。光武帝。劉秀尚王末。兵至昆陽。莽命王邑士尋將兵百餘。萬井驅虎豹犀象。以助軍威。光武兵僅數萬。自將步騎千餘。為前鋒。破其前軍。諸將繼進。莽兵大潰。會大風雨。虎豹股慄被殺。尋邑遁去。盡獲其軍實輜重。東漢之興。賴此戰也。

 

張子房遁跡

漢。張良。字子房。韓人。其先五世相韓。秦滅韓。良散家財遁跡。欲為韓報仇。乃使力士懷鐵錐。擊始皇於博浪沙上。誤中副車。始皇大索天下。十月不獲。後佐漢定天下。功成謝絕人事。託名與赤松子遊。

 

劉文龍求官

野史。劉文龍。漢時人。學問極淵博。因求官而全王昭君出塞和番。與妻分別十八年。回時家中老幼俱不相識。

 

玄德公黃鶴樓赴宴

漢。劉備。字玄德。獻帝時。群雄割據。曹操挾天子令諸侯。玄德未得四川。借與荊州。托足周瑜。計請赴宴。設伏挾討。幸孔明授趙雲密計。計得免於難。此係俗傳。攷史。赤壁合兵拒操時。瑜計請玄德。設伏欲害。因見關公在場。不敢動手。

 

王莽篡漢

王莽字巨君。漢。孝元皇后之姪也。以國戚一門貴顯。莽繼叔父遺烈當成哀平帝。享國不永。統嗣三絕。位居宰相。封新息侯。假行仁義。自此伊周弒平帝。立孺子嬰。竊周公之法。攝位改元。竟移漢祚。國號曰新。後被漢兵所殺。傳首師百姓。爭食其肉。

 

匡衡夜讀書

漢。匡衡。字稚圭。東海承人。好學不倦。讀書夜以繼日。累官太子少傅。朝廷有政議。輒引經以對。言多法義。數上書陳使宜。後拜相。封樂鄉侯。當微時。夜讀無擎可焚。私鑿鄰家之壁。偷光映讀。其勤苦有如此者。

 

劉玄德入贅孫權妹

劉玄德。即西蜀先主也。為荊州牧時。甘夫人(劉備妻)新喪。東吳孫權聞知。詐以妹招贅軟禁其人。吳素討荊州。孔明料知。乃授趙雲錦囊計。保先主入吳。(東江招親)意弄假成真。娶孫夫人以歸焉。有曰 :周郎妙計高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

 

買臣五十富貴

漢。朱買臣。會稽人。家貧。賣薪自給。行歌誦書。妻羞之。求去。買臣曰。吾年五十當富貴。即時自可報汝。妻不聽。適田夫後。買臣果五十為會稽太守。妻與田夫治道迎官。買臣駐車呼之。以車載其夫婦。舍園中給食一月。妻慚自縊。與夫錢以葬之。

 

朱買臣分妻。(馬前覆水)(覆水難收)

漢朝。名臣姓朱。名買臣。表字翁子。會稽郡人氏。家貧未遇。夫妻二口住於陋巷蓬門。砍柴賣錢度日。賣柴憑人估值。不爭價錢。其妻出門汲水。見群兒嬉笑買臣。深以為恥。其妻後去。五十歲時。漢武帝求賢。拜為會稽太守。其妻自悔有眼無珠。願降為婢妾。伏事終身。買臣命取水一桶。潑於階下曰。若水可收。則可復合。念結髮之情。判後園隙地與妻及其夫耕種自食。其妻遂投河而死。

 

山濤見王衍

晉。山濤。字巨源。河內懷人。器量不群。小與阮藉為竹林友。武帝朝為吏部尚書。薦拔人物。王衍少時。山濤見之曰。何物老嫗生此寧馨兒。然悟天下蒼生。首必此子也。衍字夷甫。晉陽人。神姿高徹。如瑤林瓊樹。官至司徒。後為石勒所害。

 

王祥臥冰

晉。王祥字伏徵。臨沂人。性至孝。事繼母極恭。謹母欲食生魚。天寒冰凍。祥赤身臥於冰上。求之。其冰立解。得雙鯉。持歸。人以為孝感雲。後官至太保。進公爵。 (廿四孝)

 

石崇被難

晉。石崇字季倫。為城陰太守。伐吳有功。封安陽鄉侯。財業豊積。室宇宏麗。庖膳窮水陸之珍。與王愷以奢靡相尚。後為交趾採訪。此有美女。名綠珠。以珍珠十斛買之。藏於金穀。被趙王倫窺見。乃以計害崇。冀得綠珠。及崇被難。綠珠墜樓而死。

 

孤兒報冤

孤兒即。晉。趙武也。史稱父朔。為屠岸賈所殺。朔妻。成公姊。遺腹生武賈。索之急。賴程嬰杵臼救之。臼以假孤兒出首。自殺。嬰乃抱趙氏真孤。匿山中十五年後。韓厥言於晉景公。立趙氏後即孤兒也。遂攻屠岸賈。滅之。以報一門之冤。

 

陶淵明賞菊

晉。陶淵明。字元亮。在宋名潛世。號靖節先生。少好高尚。博學善文。宅邊有五柳。自號五柳先生。後為彭澤合郡。遣督郵至縣吏。白當冠帶。見之歎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即解印去。賦歸去來辭。以見意性。愛菊花。每清晨必賞之。

 

爛柯觀棋

晉。王質。採樵信步入深山。見兩童子在石上對奕。質置斧旁觀。童子與質。一物形如棗核。食之不饑。至局終謂質曰。此非人間。仙家片刻。凡世百年。爾合急歸。質回頭見柯己爛。匆惶而歸至家。景物全非。人莫之識。爛柯山今在浙省衢州府。

 

鄧伯道無兒

晉。鄧攸字伯道。永嘉未石助兵起。攸絜家而逃。以其弟早亡。特全其姪。繫其子於樹而去。為吳郡太守。載釆之官。俸祿無所收。惠政及民。民歌頌之。後官至尚書。卒竟無兒。時人慕其名。以為天道無知。而不想其縛子於樹。其心太忍也。

 

劉智遠得嶽氏

劉智遠(知遠)。沙陶(沙陀)人。初為節度使。嶽彥真軍校時。彥真奇其相貌。以女妻焉。後仕晉。為邠州太原節度。契丹滅晉。中原無主。智遠乃即帝位。改國曰後漢。仍稱天福而不改元。

 

十八學士登瀛洲

李世民于秦王府開設文學館。招攬儒士。立十八學士。後文學館昇格翰林院。又開科取仕。一片昇平景象。瀛洲指仙山。登瀛洲即上仙山。 指山雞變鳳凰。

 

小秦王三跳澗

小秦王即唐太宗李世民。找劉武周時。被其部將尉遲恭所迫。三跳澗而逃。幾乎不免(難)。幸遇秦叔寶救之。

 

張君瑞憶鶯鶯

唐。張拱(珙)字君瑞。因事出蒲東。寄寓普救寺。寺之西廂。有崔氏母女居焉。即君瑞之中表親。女名鶯鶯。有絕色。會值流寇之亂。崔母許以。如能保護。願將女妻焉。君瑞出偽護持。乃免於難。後崔母背盟。君瑞思憶成病。識者謂其不出道所致也。 (西廂記)

 

李太白遇唐明皇

唐。李白。字太白。成紀人。性倜儻。善詩歌。天寶中召見金鑾。論當世事。詔供奉翰林。(唐)明皇愛其才。欲官之。會高力土。以脫靴為恥。讚於楊貴妃。輒為所沮。遂浮遊四方。寓情詩酒。

 

唐明皇遊月宮

唐玄宗與方士羅光遠。八月十五日。秋宴。光遠取桂枝杖向空擲之。化為大橋。色如銀輿。帝同登遊。入月宮。見有霓裳羽衣之女歌唱。調甚新奇。帝默記其譜。以教大真。

 

江東得道

錢塘。羅隱。號江東。唐末舉進士。求官不遂。立意修真。幸遇異人。傳授心法。因而得道。故能開口成讖(織)。嘗遊泉州。乞食於羅裳山下。鄉人慢之。江東畫馬於石。每夜出踐田穀。鄉人知而請罪焉。乃畫椿樹以繫馬。遂不踐。至今遺跡猶存。

 

柳毅傳書

唐。柳毅下第。歸至涇陽。遇安子滿而涕零。自雲。洞庭龍君之女嫁與涇陽。遭婿暴辱。出書一封。托寄洞庭。毅以不能入水為辭。女雲湖邊有柳樹一株。搖之當有所見。及至搖樹。果水中有人。出為持書去。俄邀毅入龍宮。洞庭君以女妻焉。後不知所終。

 

杜甫遊春

唐。杜甫。字子美。杜陵人。玄宗朝獻賦。命待詔集賢院。後轉檢校工部員外。卻甫覽君書。善為詩歌。涵渾汪洋。千態萬狀。陳時事。確切精深。世號詩史。元禎謂。詩人以來。未有如子美者。惟好賞春山。故每當春晴。必遊郊外。

 

錢大王販鹽

唐。錢鏐。臨安人。微時。以販鹽謀生。值黃巢亂。以鄉兵破走之。又以八都兵。討劉漢宏破越州。以迎董昌。而自居於杭。及董昌反鏐。執之歸杭。昭宗拜為鎮海鎮東兩軍節度使。朱溫纂唐。封與越王。傳至孫忠懿王俶。乃納士於宋。

 

洞賓煉丹

唐呂岩(或作巖、喦、嵒)。字洞賓。天寶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巳時生。自號純陽子。由進士授江州德化縣令。私行廬遇鍾離真人。授天仙劍法。另曰遇火龍真人。授天遁劍法。得九九數。學金丹之術。居深山中煉丹。丹成長生不老。多往來湘鄂間。滕守宗諒嘗遇諸嶽陽樓。自稱華州道人。

 

羅隱求官

唐。羅隱。字昭諫。錢塘人。工詩。稱為羅江東。吳越錢鏐辟為徒。事節度判官副使。嘗說。鏐討朱溫縱無功。猶可保杭越。奈何交臂事賊。圖謀顯達為終。古之羞乎。著作甚多。

 

唐明宗禱告天

唐明宗。沙陀國人後。五代。唐。李克用之養子。登極之時。年踰六十。每夕在於宮中。焚香祝天曰。某本胡人。因亂為眾所推。願天早生聖人。為生民主事。見十國世家。

 

薛仁貴投軍

唐。薛禮。字仁貴。龍門人。應募投軍征遼。白衣陷陣。立奇功。太宗曰。朕不喜得遠東。喜得將軍。累官左武衛將軍。封河南縣。男當拒突厥於天山。發三箭射殺三人。突厥懼遁。軍中歌曰。將軍二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

 

禦溝流紅葉

唐朝。宣宗宮內。韓夫人不蒙寵辛。偶向紅葉題詩一首。流出禦溝。一應試官人。顧況(於佑)於禦溝邊。拾得紅葉。上題詩雲。

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

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況亦拾紅葉。戲和之雲。

愁見鶯啼柳絮飛。上陽宮女斷腸時。

君恩不禁東流水。葉上題詩寄與誰。

也從禦溝中流將進去。天子知此事。

卻把韓夫人嫁與于佑。夫婦百年偕老。

(按禦題葉名有田。姑錄其一)。

 

邵堯夫祝香

宋。邵雍。字堯夫。年三十。從父徒居河南。於書無所不讀。精易理天文術數。居慎。凡所祝香。皆為國為親之事。未嘗私禱及己也。初除試。將作監主簿不起。繼除穎州團練推官不就。卒贈秘書省。著作郎元祐問。諡康節。

 

呂蒙正守困

宋(朝)呂蒙正。字聖初。河南人。父龜圖與母不合並。蒙正老遂之時。貧甚。投跡龍門。封僧鑿山巖為龕。禁足不出。守困此年。太宗時。舉延試第一。二歷相府。以直道自持。拜太師。致仕歸。累封許國公。卒謚文穆。

 

宋太祖陳橋即位

宋太祖趙匡胤。仕局為檢點。世宗崩。子恭帝立。僅數歲。(趙)奉命往伐河東。兵至陳橋。部下將士以主幼政亂。勸太祖即位。初不許。後乘太祖醉臥。以黃袍加體。乃引兵回東。受周恭帝禪位。(恭帝當年七歲。皇后新寡。兵變比禪讓更合)

 

郭華戀王月英

胭脂記。宋郭華。治陽人。往汴京。赴試。因戀胭脂舖女。王月英之美。落第不歸。羈留汴京。與之約期私會。屆期。王月英至。值郭華酒飲過醉。推擠不醒。乃解日鞋。藏華懷中而回。華醒時。見鞋悔恨。仰吞而死。是何為。出門不知過。欲者戒焉。

 

邵堯夫告天

宋。邵雍。字堯夫。範陽人。於書無所不讀。精天文易數。程子稱為振古之豪傑。遇若焚香告天。為民祈雨。竭盡誠敬。經王拱辰呂誨等。屢薦不起。卒年六十七。贈秘書省。著作郎元祐中。諡康節。

 

司馬溫公嗟困

宋。司馬光。夏縣人也。次子寶元初進士。累官端明殿學士。嗟歎民困。上疏極言新法不便。哲宗初立。召拜左僕射。罷青苗法。人謂元祐相(祖)業。有旋乾轉坤之功。卒贈太師。封溫公。諡文正。

 

蘇東波勸民

宋。蘇軾。字子瞻。號東波居士。知杭州。歲饑。勸民平糶。發倉廩賑濟。又遣使四出治病。活者萬計。有逋(欠)稅不償。軾呼詢之。雲以夏扇謀生。天寒難賣。非故負也。軾令取廿餘柄來。據案草書。及畫枯木竹石。其人持出。眾以千文爭買一扇不得。盡償所逋 (欠)。

 

包龍圖勸農

宋。包拯。字希仁。合肥人。官龍圖閣學士。由進士出身。常守鄉郡。不以(以本作少)屈法以殉鄉曲。惟貴粟重農。欲民知耕。更治推第一。為禦史時。危言鯁論。烈如秋霜。尹開封。權貴歛跡。人以笑比冀洵清。雖童稚婦人亦識其姓名。諡孝肅。

 

王樞密奸險

宋。黃欽若。字定國。官至樞密。封冀國公。諡文穆。仁宗嘗謂輔臣曰。欽若久在政府。觀其所為。真奸邪也。澶淵之役。遼已大震。冠準請乘破竹之勢。以復燕雲。欽若妒功。乃以孤注阻之。真宗竟許遼盟。使宋終燕雲。欽若之罪也。

 

宋郊兄弟同科

宋。宋郊。弟都。雍邱人。天聖初與弟同舉進士。未第時。有僧相之雲。小宋當大魁天下。大宋亦不失功名。後數日僧見郊。異之曰。君何滿面陰騭紋。似救數萬生命者。郊曰惟前日見蟻被水掩。戲將竹編橋渡之。僧曰即此便是當大魁天下。後果然。

 

楊令公撞李陵碑

宋。楊業。太原人。先事北漢。屢立戰功。號楊無敵。後降從招說。使潘美征遼。被遼將耶律斜軫。伏兵於陳家穀。業以孤軍深入。美妒恨之故。不發授師。欲置其死。業被困無援。撞李陵碑而死。此見於北宋志傳。與史稱被擒不食而死矣。

 

蒙正木蘭和詩

宋。呂蒙正。字聖初。河南人。微時嘗在僧家別院。木蘭寺內和詩。其品迥異庸流。迨太宗時。果舉進士第一。後三居相位。引薦人材。使上下各稱其職。稱賢相焉。

 

劉小姐愛蒙正

誌乘雲。呂蒙正。妻劉氏。樞密文茂之女。蒙正未逢時。茂當輕之有悔意。劉小姐獨愛之。同居破窯。因見蒙正舉止不凡。知蛟龍非久困池中物也。後果大魁天下。三居相位受封蔭焉。

 

宋神宗誤圩牛頭山

圩者丘也。扜者越也。意神宗誤闖牛頭山。(神宗1068~1078)牛頭山位湘澶。宋神宗或宋高宗(康王趙構1127~1131)之誤。宋康王被困牛頭山。故事見于嶽飛傳(清。錢彩)。敘金主兀朮搜捕康王。康王逃亡至一山頂。後被嶽飛所救。

 

叔公任雷陽

宋。寇準。字平仲。下邽人。年十九舉進士。真宗時知同州判。永興軍。盡心民事。每日有一時之閒。則有一時之滯後。拜相決策。成澶淵之功。出鎮大名眨雷陽。準內儉外奢。寢處一青幃二十年。仁宗朝贈中書令。封來公。

 

宋仁宗認母

宋史。仁宗。李娠妃所生。劉後抱養為己子。左右皆為畏後威。無敢言者。故帝不如也。及娠妃卒。後欲以婢禮葬之。宰相呂夷簡請厚葬。後怒曰。一宮人死。相公何云云。欲離閒吾母子耶。夷簡對曰。太后不以劉氏念。臣不敢言。尚念劉氏。則禮宜從厚焉。後悟乃以一品禮。夷簡再請。以後服殮。水銀實棺。太后許之。迨後崩。有為帝言娠妃所生。及妃薄殮之事。帝號慟。即往祭。易梓官親啟視之。妃以水銀實棺。面色如生。冠服悉如皇后。帝歎曰。人言其可信哉。待劉氏加厚。

 

楊文廣陷柳州

正史稱。宋。楊文廣。延昭子。從狄青南征。儂智高為廣西鈐轄。兵陷柳州。青救之。與野史雲。文廣係宗之子。陷柳州被困。楊家諸女將往救焉。傳術迥異。姑併錄之。仍宜從正史為是。

 

邵康節定陰陽

宋。邵雍。字堯夫。諡康節。精先天河圖。術數。著太極圖說。祖方士陳博之學。復定陰陽。推八卦。著皇極經世。初王拱辰伊洛以雍應詔。除主簿不就。熙寧二年。呂誨吳充。復薦除推官。仍辭。年六十七卒。贈著作郎元祐中。韓維清再奏。請予諡康節。

 

提結過長者門

提結。梁武帝時西域高僧也。有侯長者者。家資钜萬。一文不捨。提結到其門化緣。長者不見。令閽者語之曰。爾自謂高僧。若能知我家中事。即肯佈施。提結將長者心事。一一指出。長者受其點化。而皈依焉。事載蕭梁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