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異象說

氣候異常閃電萬次青衣落雹

前晚風雨大作時雷電交加,天文臺錄得近萬次閃電

經過多日酷熱的天氣,本港天氣前晚突然轉壞,並出現異常情況。首先青衣昨天出現冰雹,繼而廣泛地區受到強風吹襲,其中屯門錄得超過一百公里陣風,風力相當於八號烈風信號;同時多個地區亦氣溫急降,在前晚午夜前兩小時,錄得近一萬次閃電,昨天下午兩小時內錄得超過一千八百次閃電。天文臺預計這兩天本港仍會受雷暴影響,直至下星期才天色放晴。

本港自前晚起已受到雷暴影響,天文臺的閃電定位網絡,於前晚午夜前兩小時,共錄得超過接近一萬次閃電,是該網絡自六月份運作以來,錄得閃電次數最多的一次雷暴。至昨日下午四時零五分,天文臺發出雷暴警告,晴朗的天色忽然變得灰暗,及不斷下毛毛雨及行雷閃電,單在四時至六時的兩個鐘頭內,已錄得超過一千八百次閃電。天文臺高級科學主任莫慶炎指出,近日高溫的天氣帶出強雷暴,至昨日下午在珠江口,形成一個很強的雷暴區,並一直向東影響本港。

昨下午千八次閃電

有市民在昨午五時左右,向天文臺報告,在青衣地鐵站附近,發現有直徑六毫米、像黃豆般大的冰雹,不過並無損毀及傷亡報告。莫慶炎續稱,由於近日本港天氣非常酷熱,西面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流區,造成落雹的異常情況:「在上下水點急降的情況下,水點變得愈來愈大粒,形成冰塊,跌下來的空氣不夠力承托,就會跌落地面。」

由一九六七年至去年的三十多年間,本港共有三十二天的冰雹報告,多數發生在春季的二至四月。上一次本港觀測到冰雹是去年八月十一日,於大埔嘉道理農場錄得。

住在青衣的居民表示,該區天氣在下午四時起突然轉壞,該居民稱:「當時天空黑曬,雷暴好響,之後忽然落雨,持續了十多分鐘。」另一居民稱:「雷聲很密,無停過。」

爛角咀陣風百公里

在雷暴之下,本港受到強烈的陣風吹襲,下午四時半左右,屯門爛角咀錄得每小時一百公里的陣風,風力相當於八號風球;而赤?角機場、青衣、大尾篤等,陣風亦超過七十公里。同時全港多個地區亦氣溫急降,青衣區的氣溫更在一小時內急跌攝氏五度,大埔、上水及赤柱等,跌幅亦達攝氏四至六度不等。

天文臺署理高級科學主任宋文娟補充說,預計未來兩天,本港仍有機會受到局部地區的雷暴影響,但預計下星期初隨著一道高壓脊影響,天氣才會放晴。天文臺提醒市民在雷暴期間,應留在室內地方,在戶外時亦要提高警覺,留心被跌下來的物件擊中,以及不要站在高地或接近導電物體。

香港天文臺台長林超英說,新建立的閃電定位網,在剛過去發生的幾場雷暴中大派用場。7月20日更讓人們感受到大自然的威力,當天香港地區2小時內竟錄得接近1萬次閃電。

一周之內,香港經歷了反常的炎熱,繼而是風雨雷電,再以落雹告終。以西洋科學角度而言,這是提醒我們要關注環保,但參照中國傳統說法,連串的異象,可能是一種示警的預兆。炎夏六月,天降「飛霜」,並非是好兆頭﹗

「六月飛霜」,乃是出自於春秋時代的典故。燕國的賢臣鄒衍,被同僚所嫉妒,向燕惠王造謠中傷,令鄒衍鋃鐺入獄。獄中,他對天哭訴,申冤說︰「不愧於天,不欺於心。」當時,正也是六月,炎天卻突然下雪,五穀全部凍死。君王察覺天象異常,想到了鄒衍可能有冤情,於是將他釋放。隨即,天氣竟回復正常﹗直至元代,戲劇大師關漢卿以此典故,創作了《竇娥冤》,於是「六月飛霜」一說,聞名天下,廣被用來形容民間冤情。

七月十八日,亦即農曆六月十三日,本港錄得入夏以來最高氣溫﹔某些地區,高溫至攝氏三十七度。翌日,澳門更錄得攝氏三十八點二度,打破七十五年來最高紀錄。全球氣溫上升,愈來愈熱,只乃溫室效應﹔有知識的人,經已是心中有數,不足為怪。怪是怪在,到了七月二十日,氣象竟有翻天覆地之變。上午是火燙,晚上不僅是雷雨交加,錄得超過萬次閃電,轟天雷聲,且是很多人畢生未聞之最響最亮。到了二十一日,青衣區就發生了罕見落雹現象,四處出現狂風。數天內,風雲突變,是否老天爺有事,要警醒世人﹖杞人憂天,看來可笑,但自古憑藉天象而破解的玄機,也是不能否定的人類智慧。聖誕節發生的海嘯,不也是連番的事前警告,只錯在世人的後知後覺?

 7月20日廣東出現活躍的雷暴,並隨茼镼_風移向本港。當晚本港閃電頻繁,雷聲處處;天文臺發出雷暴警告。

天文臺的閃電定位網絡,在午夜前的兩個小時內共錄得接近10,000次閃電,期間共有29宗停電報告,主要集中在九龍及新界區。

7月21日下午,本港再次受到強烈的狂風雷暴影響。當天下午,屯門爛角咀曾錄得陣風超過每小時100公里,青衣也有冰雹報告。

7月29日受到位於南海北部的熱帶風暴天鷹的外圍雨帶影響,本地有狂風大驟雨,當晚長洲曾錄得每小時超過100公里的陣風。天鷹相關連的活躍偏南氣流,在7月餘下兩天為本地帶來雷雨。

7月30日當天,1天內發出3次雷暴警告。天文臺7月共發出21次雷暴警告。

天降異象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