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雜賦

太虛觀微賦

紫微一術,易學難精而深巧。

紫微帝星,乃群星眾曜之主。

帝宿定位,列宿分馳十二垣。

諸星相遇,數定乎六十星系。

宮星五行,節氣運轉而盛衰。

廟旺陷落,得地失度明吉凶。

五行巧妙,生克制化有轉機。

相克有情,雖辛勞凶轉成吉。

相克無情,落井下石傷更重。

宮星相生,名成利就之根本。

宮星比旺,二氣乘旺為富基。

宮星相克,勞碌繁忙是非侵。

星強宮弱,白手起家主開創。

宮強星弱,口舌是非吉凶半。

命為根源,知物質盈缺貴賤。

後天身宮,乃後天趨向榮辱。

先觀福德,為精神福蔭所在。

次看遷移,為動靜內外之主。

財帛官祿,定三合扶持吉凶。

如此原則,是為論命之基礎。

男女有別,雖是有別卻合參。

女以何重?重命身夫子福田。

三才流盤,四盤合參定一生。

命身為明,太歲所在暗命宮。

論命之法,是故欲詳而難盡,

帝星有力,全依輔佐之公用。

紫微見祿,方顯其貴而降福。

帝乘金輿,輔弼夾帝祿馬馳。

奸謀頻設,紫破同會煞忌重。

君臣不義,命身紫破四墓位。

紫府同宮,進退失據 調合。

紫貪落空,虛名假利空門人。

帝持玉印逢昌曲,更兼權祿步青雲。

紫殺昌祿巳亥位,英才入世易凋零。

帝居離明百官會,君臣慶會理家邦。

天機智慧本善良,煞多忌重反狡猾。

天機化祿牛羊地,明升暗降官祿位。

忘恩負義,機月文曜同入命。

六感敏銳,福安文曜並太陰。

天機巳亥莫加煞,因酒誤事莫貪杯。

日左月右互增輝。日麗中天,

喜見祿文方有用。燈光通明,

子地太陽逢吉化。

日月四墓主桃花。

日月拱照桃花來。

準繩賦

命居生旺定富貴,各有其宜。

身坐空亡論榮枯,專求其要。

紫微帝坐在南極,不能施功。

天府令星在陷地,豈能為福。

天機四殺同宮,也善三分。

太陰火鈴同位,反成十惡。

貪狼為善宿,入廟不凶。

巨門為惡曜,得垣尤美。

諸凶在緊要之鄉,最宜受制。

擎羊在身命之位,卻受孤單。

若見煞星倒限最凶,福蔭臨之,庶幾可解。

大抵在人之機變,更加作意之推詳。

辨生克制化以定窮通,看好惡正偏以言禍福。

官星居於福地,近貴榮財。

福星居於官宮,卻成無用。

身命得星為要,限度遇吉為榮。

若言子息有無,專在擎囚耗殺,逢之則喜,妻妾亦然。

相貌逢凶,必帶破相;疾厄逢忌,定有 羸。

須言定數以求,更再同年之相合,總為綱 ,用作準繩。

骨髓賦

太極星躔,乃群宿眾星之主。

天門運限,即扶身助命之源。

在天則運用無常,在人則命有格局。

先明格局,次看惡星。

或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而有貧賤富貴壽夭之異;

或在惡限積百之金怠;或在旺鄉遭連年之困苦;

禍福不可一途而尚;吉凶不可一事而推。

要知一世之榮枯,定看五行之宮位。

立命可知貴賤,安身便曉根基。

第一先看福德,在三細考遷移,分對宮之體用,定三合之源流。

命無正曜,夭折孤貧;吉有凶星,美玉玷瑕。

既得根源堅固,須知合局相生,堅固則富貴延長,相生則財官昭著。

命好身好限好,到老榮昌;命衰身衰限衰,終身乞丐。

夾貴夾祿少人知,夾權夾科世所宜。

夾日夾月誰能遇,夾昌夾曲主貴兮。

夾空夾劫主貧賤,夾羊夾陀為乞丐。

廉貞七殺反為積富之人,天梁太陰卻作飄蓬之客。

廉貞主下賤之孤寒,太陰主一生之快樂。

生來貧賤,劫空臨財 之鄉。

出世榮華,權祿守身命之地。

先貧後富,須還命值武貪。

先富後貧,只為運逢劫殺。

文昌文曲,為人多學多能;左輔右弼,生性克寬克厚。

天府天相乃為衣祿之神,為仕為官定主亨通之兆。

苗而不秀,科星陷於凶鄉。

發不住財,祿主躔於弱地。

七殺朝鬥,爵祿榮昌;紫府同宮,終身 厚。

紫微居午無殺湊,位至公卿。

天府臨戌有星扶,腰金衣紫。

科權祿拱,文譽昭彰。

武曲廟旺,威名顯奕。

科明祿暗,位列三台。

日月同宮,官居侯伯。

巨機同宮,公卿之位。

貪鈴並守,將相之名。

天◇天鉞,蓋世文章。

天祿天馬,驚人甲第。

左輔文昌吉星會,尊居八座。

貪狼火星居廟旺,名鎮諸邦。

巨日同宮,官封三少。

紫府朝垣,食祿萬鍾。

科權對拱,躍三汲於禹門。

日月並明,佐九重於堯殿。

府相同來會命宮,全家食祿。

三合明珠生旺地,穩步蟾宮。

七殺破軍宜出外,機月同梁作吏人。

紫府日月居旺地,定斷公侯器。

日月科祿醜宮中,定是方伯公。

天梁天馬陷,飄蕩無疑。

廉貞殺不加,聲名遠播。

日照雷門,榮華富貴。

月朗天門,進爵封侯。

寅逢府相,位登一品之榮。

墓會左右,尊居八座之貴。

梁居午地,官資清顯。

曲遇梁星,位至台綱。

科祿巡逢,周勃欣然入相。

文星暗拱,賈誼允矣登科。

擎羊火星,威權出眾。

同行貪武,威壓邊夷。

李廣不封,擎羊逢於力士。

顏回 折,文昌陷於天殤。

仲由猛烈,廉貞入廟遇將軍。

子羽才能,巨宿同梁沖且合。

寅申最喜同梁會,辰戌應縑陷巨門。

祿倒馬倒,忌太歲之合劫空。

運衰限衰,喜紫微之解兇惡。

孤貧多有壽,富貴即夭亡。

吊客喪門,綠珠有墜樓之厄。

官符太歲,公冶有嫘 之憂。

限至天羅地網,屈原有沉溺之殃。

限逢地劫地空,阮籍有途窮之苦。

文昌文曲會廉貞,喪命天年。

命空限空無吉湊,功名蹭蹬。

生逢地空,猶如半天折翅。

命中遇劫,恰如浪埵璁遄C

項羽英雄,限至地空而喪國。

石崇富豪,限行地劫以亡家。

呂後專權,兩重天祿天馬。

楊妃好色,三合文昌文曲。

天梁遇馬,女命賤而且淫。

昌曲夾墀,男命貴而且顯。

極居卯酉,多為脫俗之僧。

貞居卯酉,定是公胥之輩。

左府同宮,尊居萬乘。

廉貞七殺,流蕩天涯。

鄧通餓死,運逢大耗之鄉。

夫子絕糧,限到天殤之地。

鈴昌陀武,限至投河。

巨火擎羊,終身縊死。

命堻{空,不飄流即主貧苦。

馬頭帶劍,非 折即主刑傷。

子午破軍,加官進爵。

昌貪居命,粉身碎骨。

朝鬥仰鬥,爵祿榮昌。

文桂文華,九重顯貴。

丹墀桂墀,早遂青雲之志。

合祿拱祿,定為巨擘之臣。

陰陽會昌曲,出世榮華。

輔弼遇財官,衣緋著紫。

巨梁相會廉貞並,合祿鴛鴦一世榮。

武曲閑官多手藝,貪狼陷地作屠人。

天祿朝垣,身榮富貴。

 星臨命,位列三台。

武曲居乾戌亥上,最怕太陰逢貪狼。

化祿還為好,休向墓中藏。

子午巨門,石中隱玉。

明祿暗祿,錦上添花。

紫微辰戌遇破軍,富而不貴有虛名。

昌曲破軍逢,刑克多勞碌。

貪武墓中居,三十才發 。

天同戌宮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貴。

巨門辰戌為陷地,辛人化吉祿崢嶸。

巨機酉上化吉者,縱遇財官也不榮。

日月最縑反背,乃為失輝。

身命定要精求,恐差分數。

陰騭延年增百 ,至於陷地不遭傷。

命實運堅,槁苗得雨;命衰限衰,嫩草遭霜。

論命必推星善惡,巨破擎羊性必剛。

府相同梁性必好,火劫空貪性不常。

昌曲祿機清秀巧,陰陽左右最慈祥。

武破廉貪沖合,局全固貴;羊陀七殺相雜,互見則傷。

貪狼廉貞破軍惡,七殺擎羊陀羅凶。

火星鈴星俱作禍,劫空殤使悔重重。

巨門忌星皆不吉,運身命限忌相逢。

更兼太歲官符至,口舌官非決不空。

吊客喪門又相遇,管教災疾兩相攻。

七殺守命終是 ,貪狼入命必為娼。

心好命微亦主壽,心毒命固亦夭亡。

今人命有千金貴,運去之時豈久長,

數內包藏多少理,學者須當仔細詳。

起例歌訣總括

希夷仰觀天上星,作為鬥數推人命,不依五星要過節,只論年月日時生。

先安身命次定局,紫微天府佈諸星,劫空殤使天魁鉞,天馬天祿帶煞神。

前羊後陀併四化,紅鸞天喜火鈴刑,二主大限併小限,流年後方安鬥君。

十二宮分詳廟陷,流年禍福此中分,祿權科忌為四化,唯有忌星最可憎。

大小二限若逢忌,未免其人有災迍。科名科甲看魁鉞,文昌文曲主功名。

紫府日月諸星聚,富貴皆從天上生;羊陀火鈴為四煞,沖命沖限不為榮。

殺破貪狼俱作惡,廟而不陷掌三軍;魁鉞昌加無吉應,若還命限陷尤嗔。

尚有流羊陀等宿,此與太歲從流行,更加喪吊白虎湊,殤使可以斷生死。

若有同年同月日,禍福何有不準乎?不準俱用三時斷,時有差遲不可憑。

此是希夷真口訣,學者需當仔細精,後具星圖併論斷,其中部訣最分明,

若能依此推人命,何用琴堂講五星?

形性賦

原夫紫微帝座,生為厚重之客;天府尊星,也作純和之體。

金屋圓滿,玉兔清奇,天機為不長不短之姿,情懷好善。

武曲有至要至緊之操,心性剛強;天同肥滿,目秀清奇。

廉貞眉闊,口寬面橫,為人性暴,好忿好爭;貪狼為善惡之星,入廟必應長聳。

巨門門乃是非之曜,出垣必定頑囂;天相精神,天梁穩重。

七殺子路暴虎馮河,火鈴似豫讓吞炭為啞,

暴虎馮河兮自災兇猛,吞炭裝啞兮暗狼聲沉。

俊雅文昌,磊落文曲,在廟定生異痣,失陷必有斑痕。

左輔右弼,為溫良規模;擎羊陀羅,有矯詐體態。

若逢魁鉞,必具足威儀;果合三台,則十全模範。

星論座位,最怕空亡,殺落空亡,無力觀其祿權。

破軍不仁,背重眉闊,坐腰斜舌性態如春,

乃是祿存之聖德,情懷似火,此誠破耗之威權。

祿逢梁蔭,抱私財益與他人;耗遇貪財,逞淫情於井底。

貪星入於馬垣,易善易惡;惡曜扶同善曜,稟性不常。

財居空亡,巴三攬四;文曲旺宮,聞一知十。

暗合廉貞,為貪濫之曹吏;身命司數,實奸盜之技兒。

男居身旺,最要得躔;女居死絕,專看福星。

命最嫌於敗位,財卻怕於空亡。

機刑殺蔭孤星論,嗣續之官加惡星忌耗,不為奇特。

陀忌耗囚凶曜,守相貌之躔,決然傷體兼之破祖。

童格宜相,根基要察。

紫微肥滿,天府精神,天梁生厚;

日月曲相與天機皆為美俊之姿,乃是清奇之格,上長下短,目秀眉清。

武曲貪狼,形小聲高而量大;天陀同忌,肥滿目眇而晦暗。

耗煞擎羊,身體遭傷,陀羅巨暗,必生異痣。

若居死絕之限,童子哺乳徒勞其力,老者亦然。

此星宿中之綱領,乃為星緯之機關,玩味專精,以參玄妙。

限有高低,星尋喜怒,假如運限駁雜,終有浮沉。

或曰:凶送凶迎,皆為偃蹇無情,遭逢困厄,如逢煞地,更要推詳;

但遇空亡,必須細察。精研於此,不患不神。

百字千金訣

樞庫坐命遇吉 富貴始終亨通

機月同梁福壽 日月左右長生

殺遇終須進退 武破吉化崢嶸

貪貞主垣性劣 昌曲入廟科名

祿存到處皆靈 最怕羊火陀鈴

巨化吉宿富貴 同凶也不昌榮

魁鉞扶拱發達 一生近貴功名

局中最嫌空劫 諸星不可同宮

千金斷訣莫渡愚人

玉蟾發微論

白玉蟾先生日:

觀天鬥數與五星不同,按此星辰與諸術大異。

四正吉星定為貴,三方煞拱少為奇;

對照兮詳兇詳吉,合照兮觀賤觀榮。

吉星入垣則為吉,兇星失地則為兇。

命逢紫微,非特壽而且榮;身遇煞星,不但貧而且賤。

左右會於紫府,極品之尊;科權陷於凶鄉,功名蹭蹬。

行限逢乎弱地,未必為災;立命會在強宮,必能降頑。

羊陀七殺,限運莫逢,逢之定有刑傷;

天哭喪門,流年莫遇,遇之實防破害。

南斗主限必生男,北斗加臨先得女。

科星居陷地,燈火辛勤;昌曲在弱鄉,林泉冷淡。

奸謀頻設,紫微愧遇破軍;淫奔大行,紅鸞差逢貪宿。

命身相剋,則心亂而不閒;玄媼三宮,則邪淫而耽酒。

煞臨三位,定然妻子不和;巨到二宮,必是兄弟無義。

刑煞守子宮,子難奉老;諸凶照財帛,聚散無常。

羊陀守疾厄,眼目昏盲;火鈴到遷移,長途寂莫。

尊星列賤位,主人多勞;惡星應命宮,奴僕有助。

官祿遇紫府,富而且貴;田宅遇破軍,先破後成。

褔德遇空亡劫,奔走無方;相貌加刑煞,刑剋難免。

後學者執此推詳,萬無一失。

女命賦

府相之星女命躔,必當子貴與夫貴。

廉貞清白能字守。更有天同理亦然。

端正紫微太陽星,早遇賢夫性可憑。

太陽寅到午,遇吉終是福。

左輔天魁為福壽,右弼天相福來臨。

祿存厚重多衣食,府相朝垣命必榮。

紫府巳亥相互輔,左右扶持福必生。

巨們天機為破蕩。天梁月曜女命貧。

擎羊火星為下賤。文昌文曲福不全。

武曲之宿為寡宿。破軍一曜性難明。

貪狼內狠多淫佚。七殺沈吟福不生。

十幹化祿最榮昌,女命逢之大吉祥,

更得祿存相湊合,旺夫益子受恩光。

火鈴羊陀及巨門,地空地劫又相臨,

貪狼七殺廉貞宿,武曲加臨剋害侵。

三方四正嫌逢煞,更在夫宮禍患深,

若值本宮無正曜,必主生離剋害真。

以上論賦,俱係看命之法,條條有驗,宜細玩味。

得之於心,其富貴貧賤,榮華壽夭,了然在胸矣。

十喻歌

吉凶最要細分明 本對合鄰有重輕

四面楚歌終必敗 千祥雲集自然亨

自強才是好人家 鄰舍惟添錦上花

若到逢源真境地 春風只可感相差

兩鄰相侮豈為災 自伐才教大可哀

易躲當頭一棍棒 難防左右襲兵來

本方吉 :謂之由內自強。

本方凶 :謂之從根自伐。

對方吉 :謂之迎面春風。

對方凶 :謂之當頭惡棒。

合方吉 :謂之左右逢源。

合方凶 :謂之左右受敵。

鄰方吉 :謂之兩鄰相扶。

鄰方凶 :謂之兩鄰相侮。

方宮皆吉:謂之千祥雲集。

方宮皆凶:謂之四面楚歌。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