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學

何謂“命名”?一般字詞典上的解釋是“給以名稱”,意思就是給人和事物取名字。姓名學一個人們既熟悉又疏遠的名字。從簡單的五格剖象法發展到現今的八格、十格、象數、九星、筆劃、姓名變干支、金口決、奇門等姓名學,甚至是現今較好的漢字“形、音、義”五行生克制化的預測新法都無法真正概括姓名學的真正內涵。

實則,真正的姓名學應該包括三大部分:一、測名學。二、起名學。三、改名學。

測名學:重點在於利用姓名的多重測象來測准人生的部分吉凶資訊,從而為起名、改名打下基礎。

起名學:重點在於利用一定的方法,起一個好的名字,使命主一生幸福吉祥,減少不良因素的影響。

改名學:重點在於測出一個姓名的不良組合,而用改名的方法改變不良資訊,從而使命主儘量達至一生平安、和順。

而真正的姓名學應該包涵多種學術,並非一種或二三種學術可以概括。總體來講,真正的姓名應該包括:象數學、干支學、五行學、三才學、音韻學、筆跡學、符號學、印鑒學、命理學。它是一種有機的統一,一種全息的體現。如果缺少其中一部分,必會帶來一種缺憾而不完美。

姓氏起源:

姓在最早時是母系氏族社會部落的代號,以後慢慢演變為家族的標誌。

中國姓氏知多少:先秦時期《世本》收入十八姓八七五氏,到了唐代的《元和姓篡》收錄了一二三三姓,明朝文獻記載達四六五七個姓,當代文獻《姓氏詞典》記載了八千多個姓。

人名的基本屬性:

我國最早的字典《說文解字》對名的解釋是:“名,自命也,從口,從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見,故以口自名。”我們的理解是:“名”是由看不見的,“命”和看得見,喊得出,並具有一定意義的文字符號所組成。“命”是屬於無形,無音、但具有一定靈性的陰性物質,也就是現代西方科學家正在探索的,所謂“暗物質”之類的東西。“名”是有形、有音、有義的文字符號,屬陽性物質。由這兩種陰陽物質所組成的“名”,代表著人和事物的“命”,並不只是簡單的一個代號。

姓名與文化:

我國的姓名是由一筆一畫構成的方塊漢字所組成,它既有象,又有數,還有音,也有義,這些象、數、音、義都具有陰陽五行的內容,每個漢字跟周易八卦的符號來源,有相通之處,不是隨意亂造的。它也象八卦來源那樣,“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如“水”、“火”二字,很明顯就是由八卦中的“坎”“離”二卦的卦象演變而來。“日月山川”,就是宇宙自然物的符化符號。每個漢字相當於一個“小太極”,並通過數千年來無數人對它們的使用,加強了對漢字的意念,必然字內儲存了一定的資訊。

名字中的字形,相當於佛、道教中的“符”,字音,相當於“咒”,字義,相當於氣功界所說的“意念”。寫名字的時候,等於是在畫符,叫名字的時候,等於是在念咒,同時又在自覺或不自覺地給名字加意念。意念這種無形的力,能量是很大的,它能改變一些事物,自然也包括命運在內。根據“萬物可類象,萬物皆有靈,萬物能通靈”的觀點,漢字一定潛藏著很多尚待開發的奧妙和資訊,很值得我們去探索、研究和應用。故我國很早就有人利用漢字來預測人和事物的吉凶禍福,並有不少這方面的測字專家,如宋朝的謝石,就是其中很有名氣的一位。

日本有一位研究中國漢字的專家,曾感慨地這樣說過:“中國的漢字好比是‘積體電路’,它儲存了較多的資訊。”故有人能從單個漢字或由漢字組成的名字,測出一些令人吃驚和信服的事。而且通過漢字名稱中所含的資訊,去影響人和事物命運的吉凶,就不足為奇了。根據現代研究,還發現漢字可以用來為人測病、治病和開發智力,這已在美國科學界引起了重視。

因此,我們在命名時,除了重視命理、數理和陰陽五行外,還應同時重視名字中的漢字形音義所含資訊的影響。另外,還須重視天時、地利與人和等因素的綜合影響。不能片面強調,顧此失彼。因為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必然要跟其他事物相連而互相有所影響。而且命名一定要有針對性,要名副其實。

比如一個命太差的人,取了一個太好的名字;宜武的命,取宜文的名;金多的命,又取多金的名。還有陽重取陽名,陰重取陰名,男命取女名,女命取男名,等等。像這些,除了特殊情況需要外,一般都是不夠恰當和不利的。

如一個財多身弱的命,你給他取一個“大富”、“洪財”、“洪發”、“大有”或“金山”、“銀山”之類,一心想發大財的名字,能夠發財嗎?肯定不會發財,反而會因財多身弱而生災。但是,這些名字如果用在身旺財弱的人身上,就比較恰當,就會對此人有增加財富的好處。根據陰陽變化的規律,任何事物都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好與壞只是比較而言,而且好壞都有兩面性,即好中會有壞,壞中也會有好,好極會變壞,壞極也會變好。只要條件成熟,好壞是可以互相轉化的。所以,取名不宜要求太全面,取得太好,世間本來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太好反而容易走向“物極必反。”最好根據先天命運的實際情況,有針對性來恰當取名,效果才好。

如我國古代的軍事學家孫臏,據考證,他原來的名字是文武雙全的“斌”,結果遭到雙腳受刑的不幸。後來經他師父九天玄女指點,叫他將文武“斌”改為現在的“臏”,字義雖然不夠好,但卻改善了他後半生的命運,使他化凶為吉,最後成為聞名古今中外的軍事學家。要是不改,他師父說他會有生命的危險。

又如過去農村有些人,生的孩子常夭折,就給孩子改賤名來化解,取什麼“叫化子”、“狗兒子”之類的乳名。據說這些改賤名後的小孩,居然就能順利長大,你說怪不怪 ?

這是否意味著名字的意義不好,消極或悲觀,才算是好名呢?這也絕對不是!如當年京劇樣板戲《沙家浜》中扮演阿慶嫂的有名演員洪雪飛,此名的表面意思為“大雪飄飛”,天寒地凍,並不算好。諧音為“紅血飛”,含紅血飛濺之意,更不吉祥!後來終遭致車禍而死,應了“紅血飛濺”之意。不能說名字對她沒有影響。

某人,他買了一本《姓名與人生》回家,認真學習研究,給自己幾歲的兒子改了一個他認為很好的名字,叫“劉子奇”。改名後不久,他的兒子不斷絆倒撞傷頭部,經常鼻青臉腫,後又住院醫治。這使他產生了懷疑:是否把兒子的名字改錯了造成的呢?他反復查看名字,找不出原因。因而來到我處諮詢。我們將他兒子的名字和“八字”排出來,經分析,名字的形音義和數理,雖不算很好,但一般還是可以用。問題主要是他兒子的“名”,不適合他兒子的“命”。他兒子的“命主”是甲木,生不得令,又受其他柱的金所克,故較弱。兩名字所含的主要內五行又是金,為命所忌,形成多金克甲木而不利。甲在人體屬頭,故頭部容易受傷。

從以上例子和我們數年來的研究、實踐和觀察與驗證,還發現:比較多的人出生後隨意取的名字,多數與他(她)們的先天命運情況,基本相符。名字不夠好的人,生辰八字多數也不夠好。名字好的,先天命運也基本上較好。比如女名的孤寡數多,那她們的四柱中,多數也有不利婚姻的明顯標誌。這也可以說是資訊同步,有其命,必有其名,碰巧也要碰上,好像命中註定似的。反過來,有其名,也必然要影響其命。但是,任何事物都不是絕對的,有一般,就有特殊,也會有“名”、“命”不相符合的少數人。特別是經人指點後,有意識和有針對性所取的名,名與命就不會同步相符,單從名上就不容易瞭解他(她)們原來的命運情況。這也是我們研究“命名”,力爭改善先天命運的目的。因為一個人的先天命運情況,基本上是近佛家所說的“因果定律”,生下來之前就給你定好的。一般情況是不容易改變的。而我們的名字,相當於後天“八字”,是人為的,可以為好,也可以為壞。名字取得好,可以適當改變先天原來的命運,使不好的命如獲雪中送炭,會比原來的好。使好命如錦上添花,比原來更好。如果名字沒有取好,好命也會大打折扣,不好的命則如雪上加霜,比原來更差。有道是:“不怕生壞命,最怕取錯名”。就是這個道理。

姓名與企業:

名字的好壞,不僅會影響人們命運的吉與凶,同樣也會影響到其他事物,如企業、商店、產品、大型建築物等的命運和前途。要不然,為什麼美國的美孚石油公司,不惜花費上億美元,也要為自己的公司改好名呢?俗話說得好:名利,名利,有名才有利。名在前,利在後,先有名,後有利,有好名,才會有好利,這是很容易理解的。如雲南玉溪煙廠的“玉溪”牌香煙,其煙質一流,包裝精美,強過“紅塔山”和“阿詩瑪”。但銷售始終不如“紅”、“阿”兩種煙。究其原因,我們認為:主要是跟它們名字中的吉凶定數大有關係。“玉溪”二字十九畫,為風雲蔽月,辛苦多難,嚴重時可致破產喪命的不吉之數。而“紅塔山”、“阿詩瑪”都是吉數,自然就會比“玉溪”強。你看,現在很多人都在吃名牌,穿名牌,住名牌,用名牌,玩名牌,看名牌,聽名牌……常常想著名牌,處處都在為名為利,這難道還認識不到“名”的重要嗎 ?

命名學包括命人名和命其他事物名字,雖然屬於易學的一個分支,但跟易學的其他分支如中醫、占卜、相學、命理、風水等相比,較為年輕,古代雖也有,但很零星,沒有人像其他分支那樣作系統研究,更無著述可傳,後受日本熊氏所著《姓名與人生》的影響,才開始引起我國大部分易學者的重視和研究。目前還處於邊學習,邊應用,邊研究,邊探索的階段。並在探索中,不斷有所發現和補充。雖然在命名學中,有些問題認識上還不夠深入和統一,甚至有爭論,這也是很自然的。但我們相信,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只要我們不斷學習、研究、探索和實踐,是能夠提高認識,逐步獲得解決的。我們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國的“命名學”水準,一定會超過日本熊氏!達到一個嶄新的水準。

從以上論述和一些例子,足以說明“命名”的重要。名字是一定能影響人和事物的命運與前途的,它能起到改善命運和化災的作用,這是經過很多客觀事實所證實了的。因此,是不容忽視的!但要真正命好一個名,也是不簡單的。因為它涉及的知識面比較廣,所以命名一定要全面考慮,富有針對性,不要隨意亂命,片面強調和顧此失彼。另外,還應該知道,命運的好與壞,除先天所帶和後天名字的影響外,它還要受著其他因素,如天時、地利、人和與人本身行為的綜合影響。其中特別是人的行為,影響的力量是很大的,它可以改變自己的先天命運,可以變好,也可以變壞。這個道理,學過佛的人就很清楚,今天不用在此多談。

總之,命名首先要有針對性,要像醫生對症下藥那樣,要名副其命,要知道命的具體情況,瞭解命的需要,然後才好選名字的數理、五行和形、音、義等。如果命不需要,再好的名字也枉然,甚至還起不好的作用。

我們在不斷學習、鑽研、應用和探索中,也提高了自己在“命名”方面的認識,也積累了一些淺薄經驗,但還很不夠,我們願與同道交流,願向同道學習 !

五格剖象法的五格是根據姓名的筆劃數建立起來的數理關係,因此姓名筆劃數的計算就十分重要,若是筆劃計算有誤,五格的推算就會產生錯誤。

那麼怎樣計算文字筆劃呢?首先,一定要按繁體字的筆劃來計算,以《康熙字典》為准。其次,要掌握一些特殊字筆劃的計算方法。

姓名與人生

姓名二字與人生命運休戚相關嗎?人生是由先天因素和後天環境組成的,恰恰姓名內涵與人生歷程有驚人的相似。如果說出生的時間自己無從選擇,那麼,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姓名,每個人都擁有改變自己的姓名的權力。如此,便擁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姓名學要從我國的文化瑰寶《易經》說起,《易經》的精髓是陰陽五行(金、木、水、火、土),世間萬事萬物無不是陰陽五行生克制化的結果。姓名學是《易經》測字學的一個分支,古已有之,淵遠流長。經過多年的潛心鑽研和實踐,總結出一系列的姓名合論法。人生幸福與否的因素很多,首先應通盤瞭解先天因素即四柱學,通過取捨姓名中的五行彌補和中和先天不足,盡可能的化解和減輕生活中的各種災難,便是一條行之有效的捷徑。《易經》雲:“中和為貴”就是這個道理。

長期以來,很多人受一些江湖騙術的蒙蔽,認為“命中註定,聽天由命”,或純屬無稽之談。把姓名學從迷信的泥潭中撥出來,必須用科學的態度對待他。可以懇定地說,任何事情都不是註定一成不變的,包括我們通常所說的“命運”在內,同樣掌握在自己手中,有很多自己努力和涵養的成份。每個人都有親身體驗:並不是說命中註定青年時期學業有成就可以幹等著踏進高等學府的大門;並不是說命中註定事業發達就可以不付出任何努力從天上掉下來。很簡單,後天環境可以改變先天因素,但是別忘了與你的努力分不開!

新生命降臨的時侯,做父母長輩的慶祝之佘就是著手為自己的孩子取個名字。現在知道姓名學如此重要,姓名內涵對人生隱藏著深遠的意義,給孩子取個好名,立刻行動吧。

姓名對人生的性格、健康、事業都有如此深遠的影響,而婚姻是一個人一生的職業,婚姻幸福與否是人生幸福與否的關鍵。世界是由陰陽男女兩性成的,從女孩子的姓名可以看出其婚姻狀況。古人認為:對於男性來說,成功是獲得事業上的成就和穩定的收入。女性則是婚姻美滿,家庭和睦。如果男性的姓名中有領導運,那麼就會為走向成功打好基礎。但是女性如果有領導運會怎麼樣呢?通過多年預測經驗總結出一般都很心強,有很多都能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但是在婚姻生活中卻很容易陷入不幸的悲慘命運。當然並不是說,所有有工作力,上進力的女孩子都有會婚姻不幸,這還要結合四柱全面分析。

南宋著名詩人陸游才華橫溢,一生充滿正義,和當時的政府格格不入,仕途不測。《釵頭風》那首詞就是陸遊三十一歲時游沈園為懷念被迫分離的前妻唐琬而作。

陸游原娶唐閎之女唐琬為妻,夫妻恩愛,但是陸母不喜歡唐琬,備受阻隔,被迫離婚,唐琬和釵頭鳳不久便鬱鬱而終。唐琬地格十四為美貌、孤獨、分離、家庭緣薄、失意煩悶之數;人格二十三數總格三十九數又是女性孤獨寡居、香閨零落之運。

陸遊的姓名人格克地格,水火相克,家庭緣薄的資訊很明顯,雙雙輝映,一對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實在是在數難逃。陸游老死于荒野。如果按照姓名學,配合四柱學改一個好名字,我想陸游的人生可能會順利得多。

再如:

李白,才華橫溢、滿腹經倫,但是屢次科考,僅做了為皇室寫“宮庭詩”的閑官,最後,落得醉酒船頭,落水而亡。

柳永,著名詞人,為慢詞的發展作出了不朽的貢獻,一改過去“無病呻吟”的詞風,尤其是他大膽的描寫男女情懷、嘻戲之場景,讓人叫絕。最終落得“只把冷酒低唱”,流離失所,臨終由伶人、舊好合葬之。命運何其淒慘!

傳說中的杜十娘,十餘年的風月女子,終有一天得意中情郎,滿心婼L算著幸福日子,卻落得怒沉百寶箱,很可惜!有道是“自古佳人多薄命”。

改名的效果

姓名對人生運氣確實有直接的影響,並其因八字的不同,其影響力或輕或重。所以,不論一個人的命好還是命壞,我們都就應使自己的名字發揮其良好的影響力,避免其對人生的負影響,使好命更好,壞命得到改善。

改名後會產生哪些效果呢?大概有以下幾點:

促進事業發展使家門昌盛。

改善體弱者的體質。

孤獨男女改新名字可得良緣。

一生坎坷者獲得發展新機會。

不和睦家庭可以冰釋消融,得以幸福圓滿。

缺子嗣者改名後利得子嗣。

逢凶化吉轉禍得福。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