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星易見              林育名

提要

臣等謹案《禽星易見》一卷,明池本理撰。本理贛州人,《明義.藝文志》載所著有《禽遁大全》四卷,《禽星易見》四卷。此本僅作一卷,蓋傳抄者所合併也。禽星之用不一,此專取七元甲子局用翻禽倒將之法,推時日吉凶,以利于用。或以為其法始于張良,本風后神樞鬼藏之旨為兵家祕傳。蓋好事者附會之說,其實于一切人事得失趨避,無所不占。凡條營立寨吉時特問一及之而已,所論禽官性情喜好、吞啗、進退取化之理,較他書為簡明,而以時日禽為彼我公用之禽,專用翻禽為我,倒將為彼,乃其獨得之解,尤為可採。惟不載制曜,較異于他書。至以斗木為 ,故其性最弱靜而安閑,非 豸(ㄓˋ)之 ,亦足訂星家之訛異,存之與壬遁諸書參覽,由不失為古之遺法也。

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 紀昀 臣 陸錫熊 臣 孫士毅

總校官 臣 陸費墀

《演禽賦》

課以象推,事因星驗。

凡占人事吉凶,以二十八宿于掌演之,觀彼我之禽何者得地?于是以禽變爻象推之,以 成敗。

推十二位之迭興,虛、奎、畢、鬼、翌、氐、箕是申子辰日上星,危、婁、觜、柳、軫、房、斗是巳酉丑上星,室、胃、參、星、角、心、牛是寅午戌日上星,壁、昴、井、張、亢、尾、女是亥卯未日上星。

演四七禽之行用。

二十八宿之禽,各所有司,如角木蛟、亢金龍之類,各有所屬。凡于十二宮演之,以占人事禍福。

角軫周天,布列丑寅之分;

自角及軫一周天也。角始寅,軫始丑。

蚓蛇直日,飛嗚春夏之時。

蛇遇春夏則飛躍,蚓到秋冬則鳴吟。

方其推七元甲子之旬,定四時進將之位。

凡七元起例,皆甲子所值之宿為『將頭』。如一元,又以虛、張、室、軫之類為『氣將』。凡七元禽星,各以甲子直宿為『首將』。

先于子午卯酉之上,但分甲己以順求,凡七元二十八將。皆以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直宿為『氣將』。

又于虛奎畢鬼翌氐箕而循次。

凡七元皆以甲子直宿為『進神將頭』,且如一元虛、二元奎、三元畢、四元鬼,五元翌、六元氐、七元箕,各元皆以其首將為例,每一元有四個將星,所以七元共二十八將。

星有進有退,所以知 弱之機;

進者,以將星之前十五星為進星。如一元虛宿為將,則自虛宿逆數至星宿十五星為進星;其退者,則自虛宿下危宿起,順數到柳宿十三星為退星,其次氣將又從前之將星下先退者數起,至先進第二星為進星。危宿先是退星,今以危順數至張十五星為進星,則星張二星是先進者,今又為進,是進中之進也。凡占人事得此,其吉可勝言哉!循環常見十五星進,十三星退,纔無遺失。

又如七元第二將,以卯位井宿為將星,則自井宿逆數至斗宿十五星為進星,自鬼宿順數至箕宿十三星為退星。其退星許入未申酉戌亥子,進星位為退中進。占病得退中進者,則主病尚未退。如進星入午巳辰卯寅丑,退星位為進中退,占求財、謀望得進中退,今雖許,後來反悔不成,由是?弱已分,而勝負可 矣。

禽或伏或飛,于此 吉凶之事。

上擒下曰『飛』,番禽也。下擒上曰『伏』,到將也。入本官曰『進』,背本宮曰『退』。對本宮曰『 』,合本宮曰『合』,在本官曰『廟』。故好宮欲得飛,惡宮欲得伏,不犯本宮曰『利』。又曰:不飛、不伏、不進、不退、不 、不合曰『逆』。

觀其亢在亥井,亥子,江湖蛟龍所樂之鄉,水禽興旺之地,故曰亢泊亥格,取困龍出井。

尾逢卯林。

寅卯,山林虎豹得地之宮,山禽所樂之位,謂尾泊于卯格,取猛虎出林,乃雲龍風虎之象。

寅其心胃之遊好,心泊寅而變虎,故課曰狐假虎威。胃泊寅為天宮,乃變化之地,課曰『斬關』。凡事當以謀勝,不可以力勝。

子乃箕奎之所欣。

箕泊子乃旺地,為喜宮,豹變之象。奎泊子為樂宮, 和萬事,故課曰『鏡掛菪x』。

觜軫丑,虛翌辰,四時興旺以有象;

觜泊丑課曰『猴在高林』,秋冬得祿,作事平穩。軫泊丑課曰『斷輪』,此禽惟六月占之吉。虛泊辰課曰『遙望有氣』,謀事有成,出行吉。翌泊辰課曰『魚躍龍門』,乃蛇入龍窩之象,此時化龍,百謀如願,利應試。

星參午,房危酉,百謀成就而稱心。

星泊午為樂宮,故課曰『三光普照』,又曰『紅光貫日』,凡占得此,作事有光明之象。參泊午為好合之地,課曰『順水行舟』,謀事順,如有神助也。

龍居尊位,富貴得所;

亢泊巳為喜宮,泊亥為樂宮,是為落泊得地,故謂富貴得所。

兔狡狐疑,致事當詳。

房泊酉曰『守株待兔』,占者宜變,不宜守舊,惟秋月吉,餘月不利。心泊午曰『貯疑』,作事猶豫。如演泊天宮化麒麟,能降犴宿,故曰致事當詳。

婁入巳宮,赴任喜遷于貴爵。

婁泊巳為自得長生之地,為喜宮,課曰『鑄印御廚』,占得此數,百事稱心,利科舉、遠行、赴任。

犴行未廟,刻舟有待于佳音。

井泊未為庫地、為廟,課曰『刻舟傳佳音』。泊亥曰『刻舟求劍』,泊卯曰『孤雁銜蘆』,為天宮、月宮、風位,能吞龍食虎,占者百福亨臻,求官貴顯。

茲蓋龍入鑊湯,豈無鱗甲之損害 

凡蛟泊午,龍泊未,皆曰『湯火』。凡于五月、六月占之,未利必有損傷。

虎遭陷 ,未免皮毛之破傷。

箕泊辰為忌宮,故課曰『虎遇陷 』,占者中有小人作難,必致傷財物,肢體有傷。

謀多虛,而猿困寅鄉;

參泊寅為忌宮,課曰『猿狐失伴』,作事如月影波心,捉摸不定。

事難成,而羊行夜路。

鬼泊申為忌宮,課曰『羊行夜路』,言其前進危難,作事虛險。

犀喪角者,傷嗟耕石之良難;

牛泊戌,而丑刑戌也。故課曰『犀失牛角』,占者得此,必有失脫之患。

鳳折翅乎,感歎失巢之可懼。

昴泊未宮,乃難為情合之地,課曰『飛鳳失巢』。泊亥曰『鳳凰折翅』,占者防折傷手足之虞。

弄波入暗,豈 所宜?

斗泊丑為忌宮,乃出明入暗,課曰『游魚弄波』,謀望得此者,凶?則損身傷命。

災失伏歲,非狳所務。

狳泊亥為忌宮,占宅得此,百怪在門,必主勞傷損耗。

燕壘南枝,逆風忌朱口之蛇;

危泊巳為朱口,謂燕入翌蛇之穴,必被蛇擒,故課曰『燕壘南枝』。泊丑曰『船下危灘』,原夫泊不得地,乃危險之甚也。觜泊巳為逆宮,課曰『逆風打火』,事若逆行,反為身害。泊酉曰『朱口破石』,為蟲口喃喃,則主是非疊疊。

室楫囚禁,隔岸射空房之兔。

室泊寅為忌宮,格取『暗室思明』。泊午乃旺甚之地,曰『小舟失掉』。泊戌為囚禁,占者謀望有阻,作事主暗昧不明。房泊丑為畏宮,格取『隔江射兔』。泊巳為『燈照空房』,占者妻妄不利,謀望不成。此二禽不宜用,?則招咎,守舊則安。

大底氐虛嫌耗,防失物以喪身;女軫自刑,恐驚心而駭汗。

氐泊申曰『自帶空亡』,謀望破財失脫。虛泊申入觜位曰『鼠被猴擒』,占者錢財耗散,六畜損傷。女泊卯為伏斷之宮,元子宮乃子刑卯,故曰『自刑』。軫泊卯為畏宮,占者事宜斟酌,此數大凶。

異刑露角,立見敗蹤,虎豹宜居山林,蛟龍宜泊湖海,若演于田野,則露形角,為不得地矣。故云『勞碌敗 』。

星入元宮,應難害汝。

元宮者,本宮也。凡蛟龍狼犴虎豹之類,雖云尊而且貴,若泊得地,故助身 ,故能降服諸禽。若泊不得地,反為卑禽所制。

蝠懷陰險以宜夜,蚓畏鋤鍬豈在春?

女軫皆夜禽,皆日藏夜動,占者得此,諸率不宜,防詐。若泊湯火、刀砧,必主目足之患。

猴多奸,孤多疑,事猶豫而不 ;鹿無心,獐無膽,又欺詐而下卑。

此數禽卑弱不可用事,占事得此,內有小人作難,頻見口舌。

馬見草則奔,星泊寅為祿庫,故課曰『陸地行車』。泊戌曰『昇殿朝元』,占者見機而動。

兔望蟾而孕。

兔泊酉為喜宮,遇月旬占之吉。

猿喜變通,又主是非之入耳;

此禽作事遲滯,縱泊得地,亦不宜用,占者防詐及是非。

烏能反哺,常招口舌以臨身。

此禽能泊得地變化,能服諸禽。泊子課曰『狂鴉啄噪』,泊辰曰『翅遮明月』,泊申曰『靈雀捕蟾』,占者必主田地交爭,死亡之象也。

若見尾箕雄偉,眾獸莫當;

占兵得此,百戰百勝,諸事允貞以弘,大明之象。

角亢高 ,余禽咸服。

此二禽能吞啗降伏諸禽,占兵雄盛,出戰大勝。

豈知狗化天鰲,能擒狼豹;

婁泊巳與丑宮化天鰲,泊天宮與湯火,獅子反食諸禽,凡占百事吉,不利西行。

燕變鵬鳳,反食蛟龍。

危泊酉,化大鵬,降諸獸,其泊他宮宜斟酌。

狐本每食乎 ,遭 化鷹則傷狐命;

昴泊亥化蛟,泊卯化鳳。胃泊午化鷹,故能食狐。

牛雖常伏其烏,遇烏化鵬反食於牛。

牛泊午有食烏之能,若泊戌曰『犀牛失角』。泊寅則直烏化鵬而食之。

觀其上伏下,下伏上,理故通明,如番我禽高而得地,他將低而休因,則主兵勝敵。如到他將雖弱,而得地、得變化;我禽雖高,而休因、失度、不化者,必主敵勝兵,所以勝負無常,成敗有數。

奈何 食弱,弱食 ,事皆反覆。

如犴狼虎豹蛟龍之類雖 ,如直休因,又不得地,化小則反弱。如心胃危婁昴之類雖弱,如得泊地旺相,化高而反 ,亦能食虎降龍。大抵用禽,要識興衰 弱。

若演 臨虎穴, 豈免於毀傷?

 ,即室宿也。虎穴,乃寅宮也。若演室泊于寅,是謂『 臨虎穴』。凡 犯虎豈得無傷?但凡演禽,要知趨避喜、忌、刑、害之宮。

猴入蛇窟,猴必遭乎蛇害。

猴,乃觜宿也。蛇穴,乃巳宮也。若觜泊巳,猶猴之遇蛇,必為蛇之所害也。

又且 宿臨衰,事機多變;

如蛟龍泊于湯火,虎豹泊于田園,或臨于衰敗死絕之地,縱 而反弱也。

弱星逢旺,謀 多成。

如心危胃昴之類雖弱,若演泊生旺變化之宮反 ,故謀望多能成事。

且夫日禽凡十六,乃夜 而晝動;而夜禽主十二,每日伏而夜行。

日禽,斗牛危奎婁胃昴畢觜參井鬼柳星張室;夜禽,角亢氐房心尾箕女虛壁翌軫。凡日間捕人,要他人是夜禽;夜間捕人,要他人是日禽。致彼莫知所往,必為我之所獲也。

龍蛇遇驚蟄而致事,亢翌二宿,遇春夏而得地,變化原夫當時。

犴燕到秋分而患生。

此二禽春社旺而飛鳴,秋社衰而生患,乃背時也。其井宿冬則復旺。

其或有犯於暗曜,弗惟不利於拜官,亦且大忌乎行伍;

暗曜,即亢、牛、婁、鬼四金也,乃天上之太白星。凡日時直之,即暗金也。諸事忌之,惟番禽得亢婁猶好。

然其伏斷之惡本官,所犯非輕。

伏斷者,即子日時逢虛,丑日時逢斗是也,此為惡宮。詩曰:『子虛丑斗寅嫌室,卯女辰箕巳泊房。午角未張申忌鬼,酉觜戌胃亥壁當。』此伏斷之惡極凶,只宜出兵截路把隘。

時直空亡,遇吉禽猶當取的;

空亡者,乃時上天干帶壬癸是也。歷書云:截路空亡,出行大忌,此時若出離門,諸事不利。《三軍一覽》云:此時用事,如人在路途中遇水,不能濟也。《禽書》云:凡選用時若天干帶壬癸,更直氐房心虛室奎婁昴觜鬼柳參此十二宿者,則截其路而不能濟也。此時縱得奇門,亦主阻滯,切不可用,此兵家之大忌。

若逢刑害,以虛實而詳明。

刑害者,乃刀砧、湯火是也。經云:申酉刀砧,走獸刑害之宮,飛禽驚傷之位,惟犴泊無忌。巳午湯火,飛禽膿血之鄉,走獸?凶之地,惟婁泊則吉,諸禽泊之為惡宮。

惟到他人將泊之,於是我兵擊之大勝。

推課星辰,固極精微,全壬以易象。

凡占人事,禽星既泊得地,仍看其變爻大小,斟酌輕重,以斷吉凶。

蓋壬禽之發,可參訣於吉凶,凡演禽,皆以日禽為主,演出時禽看與將星上下相合、不合,然後番將、到將,看彼我之禽何者得地?何者 弱?方可參酌而斷。然日時之禽,雖曰彼我共用之禽,還要生將、合將,生我、合我為好,其時禽雖乃將之子孫,亦要生我為妙。

異禽之神,能預知其禍福,異禽者,非時日之禽也,乃以元下日禽,演出時禽,既得時禽,然後以氣將時將番出彼將、我將,較諸孰 ,更演鎖泊何者得地?占驗禍福,依類推之,斷之無誤無差,用之有益有准。孔義云:『指日尋時,吉凶先見,斯文容易曉,輕言總不靈。識其中訣,能演即通神。』

所謂前禽推顯後任,輔紀綱焉。

二十八宿名

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

斗木 、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 、壁水狳。

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 、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

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翌火蛇、軫水蚓。

高禽

畢月烏,伏一切水地禽并飛禽。

井木犴,伏一切山水禽。

角木蛟、亢金龍,伏一切水禽并飛禽,

尾火虎、箕水豹、奎木狼,伏一切山禽。

禽星吞啗

天上禽星須要知,雄盛無過奎尾箕,更有蛟龍尊井犴,擒降諸宿盡皈依。

角亢吞危并食牛,虛女逢蛇聞見走,狼吞羊兔及 獐,虎豹逢牛牛命傷。

猿猴 鼠憂逢狗,狐馬鹿羊忌虎口,犴未行時龍虎吞,奎狼蛟豹亦難禁。

狳與 皆吞食蚓,蚓逢 雉軫亡身, 共難逢蛇必 ,亦憂蛇啗雉 腸。

觜參摠怕狼兼虎,狳室蛇防畢月烏,虎狼箕遇危臨變,井犴逢之必定輸。

室火 同柳土獐,壁狳張與鬼金羊,若遇虎豹奎狼類,進退時中總被傷。

房兔婁金狗宿名,虎豹狼臨命必傾,但遇 羊須忌避,更宜仔細好推詳。

牛危胃昴女房虛,切忌飛來畢月烏,獐鹿 羊兼壁狳,若逢金狗盡皆輸。

 食蛇兮狐捉犴,氐作斗兮房食奎,危化鵬兮蛇命喪,蛇變龍兒牛命非。

相吞相食惟 弱,擇日擇時仔細推。

七元將頭

一元虛、二元奎、三元畢、四元鬼、五元翌、六元氐、七元箕。

七元二十八將

一元虛張室軫同,二奎亢胃到房中,三畢尾參兼見斗,四鬼女星危月宮,五元翌壁角婁周,六氐昴心觜火猴,七箕井伴牛同柳,此是七元直將頭。

訣曰:凡七元禽法,每一元有四個將星,七元共二十八將。每一將管十五日,所以四將共管六十日,則一元滿矣。且如一元則以虛日鼠為頭,管至戊寅星日馬十五宿止。又換己卯張月鹿為將星,此將乃氣將也,管至癸巳十五日危宿止。又換甲午室火 為將星,管至戊申十五日翌宿止。又換己酉軫水蚓為將星,管至癸亥十五日壁宿止,則一元四將六十日滿矣。又以二元甲子奎木狼為將頭,管至戊寅十五日角宿止。又換己卯亢金龍為將星,至癸巳十五日婁宿止。又換甲午胃土雉為將星,至戊申十五日氐宿止。又換己酉房日兔為將星,管至癸亥十五日昴宿止,則二元四將六十日滿矣。又換三元甲子畢月烏為將頭,管至癸亥井木犴六十宿止。又換四元至五元、六元、七元,元元相續,週而復始。凡換元,皆以甲子日。

七元時禽總括

七曜禽星會者稀,日虛月鬼火從箕,水畢木氐金奎位,土宿還從翼上推。常將日禽尋時禽,但向禽中索取時,會者一元倒一指,不會七元七首詩。

一元時禽起例

一元禽星會者稀,日虛月鬼火從箕,水畢木氐金奎位,土宿還從翼上推。

二元時禽起例

二元時禽會者稀,日鬼月箕火畢之,水氐木奎金翼位,土宿還從虛上推。

三元時禽起例

三元時禽會者稀,日箕月畢火氐依,水奎木翼金虛上,土宿還從鬼位推。

四元時禽起例

四元時禽會者稀,日畢月氐火從奎,水翼木虛金鬼位,土宿還從箕上推。

五元時禽起例

五元時禽會者稀,日氐月奎火翼宜,水虛木鬼金箕位,土禽還從畢上推。

六元時禽起例

六元禽星會者稀,日奎月翼火虛追,水鬼木箕金畢位,土宿還尋氐上推。

七元時禽起例

七元禽星會者稀,日翼月虛火鬼居,水箕木畢金氐位,土宿還從奎上推。

年上起月 查自弘治十七年,是上元甲子,箕水豹直年;至正德十六年辛巳歲,是柳土獐直年,再年具前皆以日、月、火、水、木、金、土七宿循環直之。

詩曰:會得年禽月易求,日角月室火星流,水箕木參金心位,土胃循環十二月州。其法若太陽直年,正月是角。太陰直年,正月是室。順數十二月,每月直一星,餘倣此。

七元時禽掌圖

其法:如一元甲子,虛日鼠直日,則子時起虛,丑時起危,寅時起室,卯時起壁,至井十二宿為終,一日之十二時。如乙丑日,危月燕直日,則子時起鬼,丑時起柳,至尾十二宿為終,乙丑日十二時宿矣。如丙寅日,室火 直日,子時起箕,至昴十二宿終,丙寅日十二時宿矣。如壁水狳直日,子時起畢。奎木狼直日,子時起氐。婁金狗直日,子時起奎。胃土雉直日,子時起翌。此日、月、水、火、木、金、土七曜畢,又繼以昴日 為太陽星直日,則子時又是起虛。畢月烏直日,子時起鬼。觜火猴直日,子時起箕。如二元奎木狼直日,子時起奎。三元畢月烏直日,子時起畢。凡起時禽,皆以日禽為主,看其所直在何元下所管?即照掌圖節節數去,自一元起至七元終。每時有到將、番將禽,以到將為他人,番禽為自己。自己要高,他人要低,惟請求人幹事,自己要低,若自己禽高,則人不理我,主謀望不成。

夫到將番禽者,乃反覆番到之義。每每以氣將於本宮順數至時將之宮,看得何宿?即他人之副將也。就時將之宮逆回氣將之位,看得何宿?便是他人正將,謂之到將。其自己之禽, 從時將之宮順尋日將泊在何宿?就從日將之宮逆轉時將之位,看得何宿?便是自己,謂之番禽。凡選用兵,須要高 而能吞啗擒制他人為好,凡百動作吉。若自己將被他人將吞啗擒制者,?不可用,凶。

禽星喜忌宮

亥子江湖水最深,水禽泊之為樂宮,角、亢、斗、壁、翌泊之得地。

寅山青翠卯為林。山禽泊之為喜宮,尾、箕、心、胃、犴、畢、女、危得地。

辰岡戊嶺高千丈,箕泊辰為忌宮,尾、奎、犴、張、柳、房泊之得地。

丑未田園直萬金。此為田宅宮,虛、室、牛、鬼、星、婁、胃、昴、軫泊之得地。

惟有巳湯午是火,此為惡逆之宮,諸禽忌之,惟婁、尾、翌泊之吉。

申是刀兮酉是砧。此是刑害之宮,諸禽忌之,惟亢、婁、犴泊之吉。

演禽鎖泊

山水田園井,刀天草岸風,火月週流轉,七曜長生宮。

日午月未上,水土俱申中,木害火寅地,金生與巳同。

其法以本禽於長生位起山字,順數至用時住,看彼我之禽,何者得地變化,遇吉則吉,遇凶則凶。如以巳時用事,番得我禽井木犴,到(倒)得他將張月鹿,遂將我禽於長生位亥起山,子位起水,丑位起田,至用時巳位為天宮,犴化麒麟為我禽得地。又以他將於長生未位起山,申位起水,酉位起田,至用時巳位為湯火,乃惡宮,為他禽不得地。我 彼弱,出戰大勝。

禽星得地變化

山:蛟不化,龍化蛇,狳化蛤。兔星張柳入此吉, 羊軫泊此凶。

水:角亢入此興雲布雨,為極樂貴位,翌泊此得地。諸禽入此不化。

田:角化龜,亢化蛇。胃昴為得祿,星鬼泊之吉。諸禽入此不變。

園:觜參入此為祿庫之地,房尾箕奎牛泊之吉。諸禽入此各有宜,蛇忌之。

井:角亢犴泊之吉,蚓為閑樂,畢入此平平,諸禽入此惡弱不出凶。

刀:犴入此食祿富貴。此為刑害之宮,飛禽走獸並皆忌之,極凶。

天:心尾箕奎井入此化麒麟,蛇蛟化龍,亢升天,牛化象,狗化鱉, 與雉化鳳,此為極樂之地,諸禽入此皆化。

草:牛羊張柳星泊此為得祿之地,奎室為房舍,角亢泊此凶,餘禽有得失。

岸:翌軫入此得地,尾箕畢井心星牛鬼吉,水禽入此不利。

風:角亢尾箕奎井畢入此為極樂之地,諸禽入此隨風變化無窮。

火湯

婁入此化獅,諸禽入此不利,天禽無妨。此為日宮惡弱之主,不可用事。一云火曜,惟尾宿泊之化獅子。

猴猿入此折桂榮極樂, 化象,雉入此化鳳,婁泊此化龍為天宮。此宮號折桂之宮,惡星入此化為吉曜,惟角亢畢翌軫不宜。

詩曰:角到平園化作龜,龍逢湯火化魚兒,胃泊江湖化蛟走, 入卯宮作鳳飛,壁臨於巳如龍見,虛來申位化貓兒,參星到戌聲聲拂,軫臨丑變綠毛龜。

『角』禽在天號「華蓋:星」,其宿只二星,位居天秤,兗州鄭國分野。在地為水中獨角龍,常 湖海深潭,好閑性靜,四時興雲布雨,吐露番波,非人所見。其狀是蛇而四足,細頸白嬰,其性難動,犯之則嗷物,喜風、雨、霧、露、黑雲。遇五元甲午為將星,宜用四水時吉。

元:辰宮。合:昴、參、亢。食:女、虛、危,降諸禽。畏:井、畢、牛。春夏旺,秋冬午後衰。華蓋:在卯,泊江湖極尊貴,泊山林田野凶,泊寅曰「龍虎爭珠」,泊午曰「龍奔枯井」,泊戌曰「蛟龍失水」。

『亢』金在天曰「武昌星」,其宿只四星,位居天秤,兗州鄭國分野。為水中八爪雙角金龍。金宿之尊,水族之貴,四時興雲致雨,潤澤萬物,變化升天。藏於大海之中,或隱深潭淨處。聾不能聽,只鼻聞,喜猛風細雨雲霧,宜壬癸鄉。遇二元為己卯將星,宜用四土時吉。

元:辰宮。合:角、牛。吞食:女、危、虛、室,降諸禽。畏:井、畢。春夏旺,秋冬午後衰。華蓋:在卯,泊亥曰「困龍出井」,泊卯曰「龍居淺水」,泊未曰「龍入鑊湯」。

『氐』禽在天曰「天儒星」,其宿只四星,位居天竭,豫州宋國分野。為地禽,生在谷之中,其形似犬,乃千年狐精化而成貉。營曲穴以避風雨,亦以防患,此亦鳥獸之智也。日伏夜遊,喜天陰,怕日出。遇六元甲子為將星,宜用四火時吉。

元:卯宮。合:婁。吞:胃、昴。忌泊湯火。畏:尾、箕、奎、婁、井、畢。華蓋:卯,春夏旺,秋冬午後衰,宜出乾坤方吉,泊申曰「自帶空亡」,泊子「古鏡重磨」,泊辰「龍大隱」。

『房』禽在天曰「悍狡星」,其宿只四星,位居天竭,豫州宋國分野。為地禽,生在茆岡土穴之中,其口缺目圓,視月舐尾受胎,吐而生子,故謂之兔。兔,吐也。日伏夜遊,喜泊山林平地,乃東方太陽火星,寄太陰宮中為氣也。遇二元己酉為將星,宜用四木時吉。

元:卯宮。合:奎。無吞啗。畏:尾、箕、婁、畢、犴。華蓋:壬。春夏午前旺,秋冬衰。泊巳曰「燈照空房」,泊酉曰「守株待兔」,泊丑曰「隔江射兔」。

『心』禽在天曰「文章星」,其宿只三星,位居天竭,豫州宋國分野。為地禽,生茆岡近人村之所。日伏夜遊,多疑好睡,善變化。其為物妖淫,乃東方太陰水星也。傳曰:狐狼知虛實,虎豹知衝破,天寒則威。遇六元甲午為將星,宜用四金時吉。

元:卯宮。合:壁。吞:胃、昴。畏:奎、婁、尾、箕。華蓋:在乾。春夏旺,秋冬衰。泊寅曰「狐假虎威」,泊午曰「貯疑」,泊戌曰「陰陽不破載」。

『尾』禽在天號「威烈星」,其宿只九星,位居人馬,幽州燕國分野。為地禽,在深山岩谷之中,威降百獸,動則以爪畫地,觀奇偶而卜食。蛇蟠向壬,鵲巢面歲,燕伏戊己,虎奮衝破。故兵法曰:將之衙門,背建向破,其以此歟。此亦鳥獸之所以靈也。畏日出,天寒則威勇,日伏夜遊,乃火星之精也,虎嘯風生。遇三元己卯為將星,宜用四木時吉。

元:寅宮。合:室。吞啗:牛、婁、鬼、柳、張、狳,降諸禽。畏:畢、井、奎。華蓋:戌。四季旺。泊亥曰「虎嘯高峰」,泊卯曰「猛虎出林」,泊未曰「二虎爭岩」。

『箕』禽在天號「文昌星」,其宿有四星,位居人馬,幽州燕國分野。為地禽,生在深山岩谷之中,能降百獸。其狀花錢,黑而小於虎也。《易》曰:「君子豹變。」蓋周制豹尾車者,所以象君子豹變之義。文豹隱霧,十日不食,欲以澤其衣毛,成其文彩,殆謂是乎!說曰:虎豹狸皆能勻物而取焉,怕日出,喜陰晴。遇七元甲子為將星,利用四金時吉。

元:寅宮。合:危。吞伏百獸。畏:井、畢、奎。四季旺,春月稍忌之。華蓋:坤。將星:申。泊申曰「猛虎出林」,泊子曰「鏡卦蛬O」,此宮化龍,泊辰曰「虎遭陷 」。

『斗』禽在天號「武威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磨竭,楊州越國分野。乃水禽,即螃 也。生湖海之中,其性靜而安閑,為禽中之最弱者。一云或作獬,非 也。獬即 豸也。獬威貞烈,其氣勇剛,身有九德,出入百獸難當。以此觀之,其為獬之真也。遇三元己酉為將星,利用四水時吉。

元:丑宮。合:虛。食:張、翌、軫。畏:尾、箕、婁、畢、井、鬼。華蓋:坤。將星:未。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順曲落陷」,泊酉「游魚弄波」,泊丑「出明入暗」。

『牛』禽在天號「武昌星」,其禽有六星,位居磨竭,揚州越國分野。地禽,即牛也。牛耳無竅,以鼻聽也。明者聽於人神,故雖有耳,而以不聽為成。焦貢《易林》曰:「牛聾,龍亦聾也。」春夏衰,秋冬得地,能戰虎豹,乃中宮土宿之曜。力敵石山,為太白金星。怕天寒雨雪,喜天日晴暖。遇七元甲午為將星,利用四土時吉。

元:丑宮。合:女。食:翌。畏:尾、箕、奎、畢、婁。旺在巳。將星:巳。泊寅曰「負載山林」,泊午「耕而食」,泊戌曰「犀牛失角」。

『女』禽在天號「陰謀星」,其宿有四星,位居寶瓶,青州齊國分野。乃飛禽,即飛鼠也,常居屋角岩穴之中。自驚蟄後九月前有氣。其禽雖小,諸禽難伏。喜天晴,怕寒冷,日伏夜遊。遇四元己卯為將星,利用四火時吉。

元:子宮。合:牛。無食。畏:角、亢、翌、婁。華蓋:申。將星:柳。春冬衰,夏秋旺。泊亥曰「金釵落井」,泊卯曰「妖女鷹網」,泊未曰「陰殺」,又曰「蝠懷陰險」。

『虛』禽在天號「幽劫星」,其宿有二星,位居寶瓶,青州齊國分野。乃地禽,即老鼠也。生在人家土穴之中。《詩》曰:「誰謂鼠無角?」又曰:「誰謂鼠無牙?」《說》曰:以為有雀角,以為有鼠牙,似是而非,以無為有也。一種鼠見人,則交其前足而拱,謂之禮鼠,或謂拱鼠。《詩》曰:「相鼠有體,人而無禮,其或取諸乎?」《傳》曰:「窮鼠齧墾,蓋鼠窮則 。」故《兵法》曰:「歸師勿遏,圍師必闕。」鼠有螯毒者,甘口齧人,鳥獸皆不痛。《春秋》所書:「食郊牛之角者也。」《博物誌》云:鼠之最小者,或云甘鼠是也。日伏夜遊,秋冬飽煖。直一元甲子為將星,利用四木時吉。

元:子宮。合:斗。無食。畏:角、亢、婁。華蓋:在丙。春夏旺,秋冬中平,泊申「五虛六耗」,泊子「伏斷」,泊辰曰「遙望有氣」。

『危』禽在天號「天淫星」,其宿有四星,位居寶瓶,青州齊國分野。乃天禽,即燕子也。其性瀟灑,信而能言。《類從》曰:「燕識。戊己銜泥,狐 上伏,不越度阡陌。」出入得貴人愛惜,春社後、秋社前有氣。喜微風暖日,得地千里。直四元己酉為將星,利用四金時吉。

元:子宮。合:箕。無食。畏:角、亢、畢、尾、箕、奎。華蓋:牛。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燕壘南枝」,泊酉曰「紫燕棲梁」,泊丑曰「船下危灘」。

『室』禽在天號「雲漢星」,其宿有六星,位居雙魚,并州衛國分野。乃地禽,即 也。犬喜雪,馬喜風,豕喜雨,故天將雨,則 進沙水。觀孔子於《大畜》之五爻曰:有慶也。《禮》曰:羊曰柔毛,豕曰剛 。羊柔於毛也,豕剛於畜也。《說文》:巳像蛇之形,亥豕之形。蓋陽生子,至巳而六陽備;一陰生于午,至亥而六陰備。故此二字皆象形也。巳,蛇也。亥,豕也。故子夏過衛,有讀史者曰:三家渡河。夏曰,非也,是巳亥也。《林氏小說》曰:以其食不潔,故名之曰豕,乃無仁無義,性能惡也。已四季得地,日遊夜伏。遇一元甲午為將星,利用四木時吉。

元:亥宮。合:尾。食:女、翌、危。畏:尾、箕、奎、婁、畢。華蓋:丙。春夏旺,秋冬衰。泊午「小船失棹」,泊寅曰「暗室思明」,泊戌曰「室揖囚禁」。

『壁』禽在天曰「文章星」,其宿有二星,位居雙魚,并州衛國分野。乃水禽,是獺也。其狀似狐而尾大,藏於坑圳之中,乃西方白虎之屬,水居魚食。《孟子》所謂為淵敺魚者,獺也。亦自祭其先。《說》曰:然亦知報本反始,無非獺者也。日伏不出,夜則遊食,喜天寒暗雨。直五元己卯為將星,利局四金時吉。

元:亥宮。合:心。食:軫、翌。畏:尾、箕、奎、婁、畢。華蓋:丙。春夏旺,秋冬得祿。泊亥曰「 失伏藏」,泊卯曰「比用落濠」,泊未曰「伏殃荒野」。

『奎』禽在天號「華蓋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白羊,徐州魯國分野。乃山禽,是豺狼也。凡將遠食必先倒立,所以卜向。故今獵師遇狼輒喜,蓋狼之所向,獸之所在也。《記》曰:狼亦禽也,乃能獲禽,而能勝其類,又知時祭,可謂才矣。四季得地,日伏夜遊,喜天寒雲霧。直二元甲子為將星,利用四水時吉。

元:戌宮。合:房。食百獸。畏:畢、井、尾、箕。四季旺。泊申「綴花結子」,泊子「鏡掛蛬O」(化龍)。泊辰曰「慶會風雲」(化鰲食角亢尾箕)。

『婁』禽在天號「天劍星」,其宿有三星,位居白羊,徐州魯國分野。乃地禽,即狗也。《孔子》曰:狗者,叩也,叩氣吠以守也。《莊子》曰:狗不以善吠為良爾。《屈子》曰:邑犬?吠吠所怪也。其性雖猛,四季得地。遇夜則吠,以衛主義也。喜風雲霧露吉。直五元己酉為將星,利用四土時吉。

元:戌宮。合:氐。吞啗:房、心、虛、室、胃、昴、鬼、柳、張、氐。畏:尾、箕、奎、井。華蓋:戌。春秋冬旺,夏月衰。泊巳「鑄印御廚」,泊酉「鑿井求泉」,泊丑「天倉飯食」。

『胃』禽在天曰「諫宮星」,其宿有三星,位居金牛,冀州趙國分野。乃山禽,即雉 也。《薛宗》曰:雉之健者為鷮尾長六尺,鷮走且鳴,行止不能自舍,女有取節爾。故詩以為淑女之譬,而又與鷩見之義。名雖等雉,類有不同,則其取擬象亦因以異者,王后翬衣,夫人揄公之服,自驚冕之下。是禽四季得地,乃中央鎮星,伏藏茆岡,日遊夜伏者也。有老而成精變化,攬水塘,喜天陰。遇二元甲午為將星,利用四火時吉。
元:酉宮。合:亢。食:翌、軫。畏:氐、心、奎、婁、畢。華蓋:辰。將星:卯。春夏旺,秋月利,冬衰。泊寅曰「遊好斬關」,泊午曰「五德丹鳳」,泊戌曰「鳳凰在籠」。

『昴』禽在天號「天都星」,其宿有七星,位居金牛,冀州趙國分野。為地禽, 也。 有五德,一曰「頭冠為文」,二曰「足距為武」,三曰「逢雄則 爭先」,四曰「鳴不失信」,五曰「有食相呼,為義也」。食則以足畫地,故曰 不食無工之祿。四季得地,日遊夜伏。遇六元己卯為將星,利用四木時吉。

元:酉宮。合:角。食:軫。畏:奎、婁、氐、心、畢。華蓋:巽。春夏旺,秋冬衰。泊亥「 唱黃昏」,泊卯曰「鳳凰展翅」,泊未曰「飛鳳失巢」。

『畢』禽在天號「天棲星」,其宿有八星,位居金牛,冀州趙國分野。為天禽,即老鴉也。其性尊重,自得其樂,無物害之,而有反哺之義,能伏諸禽,乃禽中靈禽也。四季得地,惟六月十六日直之大忌。日遊夜伏,喜暖風晴日。遇三元甲子為將星,利用四金時吉。

元:酉宮。合:軫。食:翌、軫、胃、昴、心、房、虛、牛、室。畏:尾、箕、角、亢、井、婁、氐。華蓋:丑。將星:寅。四季皆旺。泊申「靈雀捕蟾」,泊子「狂鴉啄噪」,泊辰「雲遮明月」。

『觜』禽在天號「威謫星」,其宿有三星,位居陰陽,益州魏國分野。為山禽,即猴也,楚人謂之沐猴者也。喜泊園林,逢兔則歡。愛天睛,怕雪雨。遇六元己酉為將星,四木時吉。

元:申宮。合:翌。食:房。畏:尾、箕、奎、婁、參。華蓋:癸。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逆風打火」,泊酉曰「朱口破石」,泊丑曰「猴坐高林」。

『參』禽在天號「文章星」,其宿有六星,位居陰陽,益州魏國分野。為山禽,乃猿也。其性靜,夜嘯風月肅然。猿每至林中,皆振聲食果不解,番飛十丈,千年成精,能迷人之害,乃東南山盤太陰之星也。喜天晴,怕穢濁,主風雨,近貴人。遇三元甲午為將星,四金時吉。

元:申宮。合:張。食:心。畏:虛、箕、奎、婁、井。將星:申。春夏旺,秋冬衰。泊寅曰「猿啼夜月」,泊午曰「順水行舟」,泊戌曰「孤猿失伴」。

『井』禽在天號「天威星」,其宿有八星,位居巨 ,雍州秦國分野。為瑞禽,其狀如虎,二十八宿之主,禽星之王也。上山吞虎豹,下水食蛟龍,餓 銅鐵,渴飲溪泉,乃天上六貴尊星。其性猛烈,動則狂風伐樹,石走沙飛。入海則興波鼓浪,而龍即升騰矣。得猛風雲霧吉。直七元己卯為將星,用四水時吉。

元:未宮。合:星。吞食:尾、箕、角、亢、奎、婁。畏:心、畢、虛、柳。春夏冬旺,秋稍不利。泊亥曰「刻舟求 」,泊卯「孤雁銜蘆」,泊未曰「刻舟待佳音」。

『鬼』禽在天號「天狼星」,其宿有五星,位居巨 ,雍州秦國分野。為地禽,即羊也。其性慢而剛毅,又能跪乳象禮,其德宜施於朝, 而不黨。日遊夜伏,喜微風暖日。鬼為六夭金星,曰「太白之宿」,亦入深山,百草皆食。直四元甲子為將星,利用四土時吉。

元:未宮。合:柳。無食。畏:尾、箕、奎、心、氐、畢、婁。華蓋:寅。將星:辰。春夏衰,秋冬旺。泊申曰「羊行夜路」,泊子「五鬼爭持」,泊辰曰「羝羊觸藩」。

『柳』禽在天號「中央星」,其宿有八星,位居獅子,三河周國分野。為「山禽」,即山中獐也。其性善而驚。吳曰獐膽尤怯,飲水見影輒奔。《道書》曰:獐鹿無魂。又曰:獐鹿白膽怖,為是故也。日伏夜遊,喜天陰晴暗,吉。直七元己酉為將星,利用四火時吉。

元:午宮。合:鬼。無食。畏:尾、箕、奎、婁。華蓋:壬。將星:卯。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醉看過橋」,泊酉「醜婦照鏡」,泊丑曰「九鬼夜遊」。

『星』禽在天號「天賊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獅子,三河周國分野。為「地禽」,即馬也。馬有德而此君子也。四季得地,出入遇貴。喜微風暖日,怕天寒雨雪,乃南方火曜。有百里駿彩,千里威光,為六貴尊星。直四元甲午為將星,利用四木時吉。
元:午宮。合:井。食:壁。畏:尾、箕、奎、婁。華蓋:壬。將星:午。四季旺。泊寅曰「陸地行車」,泊午曰「三光普照」,一云:「紅光貫日」,泊戌曰「升殿朝元」。

『張』禽在天號「尊崇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獅子,三河周國分野。為「山禽」,即鹿也。《字統》曰:鹿性驚防,分背而食,以備其害,蓋亦率善走者,食則相呼, 居則環其角外向。日遊夜伏,喜微風暖日。直一元己卯為將星,用四金時吉。

元:午宮。合:參。無食。畏:尾、箕、奎、畢、井。華蓋:辰。將星:寅。春夏旺,秋冬衰。泊亥曰「稼穡」,泊卯曰「玄胎正肥」,泊未曰「天網四張」。

『翌』禽在天號「八奇星」,其宿二十一星,位居雙女,荊州楚國分野。為「地禽」,乃蛇也。藏於地穴之中,其心毒,口惡勢猛,老而成精,亦能興雲致霧。牛以鼻聽,蛇以眼聽,蛇聾虎鼻齆,其以此乎?《記》曰:凡龍有龍珠,蛇有蛇珠,乃龍蛇之所吐也。喜猛風暴雨。直五元甲子為將星,用四木時吉。

元:巳宮。合:觜。食:女、虛、危。畏:奎、婁、畢。華蓋:巽,將星:巳。春夏旺,秋冬伏藏。泊申曰「枯竹搖風」,泊子曰「取方就圓」,泊辰曰「魚躍龍門」。

『軫』禽在天號「天毒星」,其宿有七星,位居雙女,荊州楚國分野。為「地禽」,即蚯蚓也。《傳》曰:魚無耳,蟬無口,蛇無足,蚓無筋,乃無心之蟲,與蛗螽交。有一種白頸,是其老者。其物不息,引而後伸。《孟子》曰:若仲子者,蚓而後充其操者也。蚓乃水星,旱久無雨,蚓出地而盤旋於沙上者,即時有驟雨至也。喜天陰晴。直一元己酉為將星,用四金時吉。

元:巳宮。合:壁。無食。畏:昴、胃、危、虛。華蓋:巽。將星:申。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乘車逐馬」,泊酉曰「寶車無輪」,泊丑曰「車駕飛輪」。

禽八門起例及吉凶所主

七曜禽星布八門,尊傷帝福共同輪;生死敗休依次第,長生之地順行遁。日內有 月有兔,火臨於地土水臨坤。

木入乾鄉金巽巳,九宮之內起於尊。

太陰直時兌上起尊。

太陰直時震上起尊。

火星直時艮上起尊。

土水星直時坤上起尊。

木星直時乾上起尊。

禽八門吉凶所主

布門禽宿少人知,常把長生作例推;加入尊星生死地,九宮八卦順時移。

將忌傷門兵怕死,敗休羅職不為奇;惟有福生尊與帝,四門吉地任施為。

四季暗金煞

春逢箕水豹為殃,夏來軫水蚓遭傷;參水猿星秋大忌,壁狳冬月莫相當。

七元暗金煞

一羊二兔三馬頭,四虛五蛇六火猴,七打龍頭辰土立,此是金神七煞遊。

七元大敗煞

一元軫宿二元氐,三室四虛大不宜;五鬼排來六是壁,七張凶曜不須為。

禽星入太白

天上禽星凶最深,舉謀運用細追尋;奎婁角亢須迴避,百事逢之 死臨。

斗女鬼牛為太白,雖無抵犯自防身;若能識避其星煞,家國何愁禍患侵。

日家時煞

甲乙休尋星日馬,丙丁切忌鬼金羊;戊己須防婁宿走,庚辛危月燕何 。

壬癸必防蛇出穴,時逢大煞不還鄉。

交傷流血

正月從馬二從蛇,逆轉辰宮三月誇;四卯五寅六在丑,七子八亥九戌加。

十酉十一歸申位,十二月來未上移;但於月上尋時日,順轉之中仔細磨。

若逢子午與卯酉,交傷流血莫相過。

禽星貴人

日向午時月向寅,火居巳上水臨申;金在辰宮木向未,土星直卯貴人真。

若用此時為將相,百事亨通福祿臻;此是禽中六合貴,時師能諳即通神。

子房曰:周天二十八星君,十二宮中子細尋;若能通達其中法,定握兵權護國人。

孔儀曰:時為天子日為官,動用之時仔細看;但把時禽加日宿,莫教伏斷上頭安。

又曰:日 那更取時 ,時不 他別用方; 弱要時加日宿,一人敢與萬人當。

孔明曰:一日之中管一星,若逢吞啗急須行;加他不過休前進,吞得他時百戰贏。

禽星四不知(合遁得禽,偷營劫寨)

甲子將:戌為天不知,亥為地不知,辰為人不知,巳為鬼不知。

己卯將:丑為天不知,寅為地不知,未為人不知,申為鬼不知。

甲午將:辰為天不知,巳為地不知,戌為人不知,亥為鬼不知。

己酉將:未為天不知,申為地不知,丑為人不知,寅為鬼不知。

天目地耳(推者出兵日也。最要干支相生、比和者吉。)

甲子旬:天目午,地耳辰。甲戌旬:天目辰,地耳寅。

甲申旬:天目寅,地耳子。甲午旬:天目子,地耳戌。

甲辰旬:天目戌,地耳申。甲寅旬:天目申,地耳午。

橫天伏斷(論禽)

正兔馬犬共同遊,二鼠 龍入帝州;三馬逢羊 合伴,四兔猿鼠 啾啾。

五羊蛇與猴相合,六虎逢羊馬亦憂;七 猴鼠兼牛忌,八燕狗尾共星愁。

九昴又逢婁執兔,十龍蛇犬會 猴;十一蛇羊 鼠走,十二龍羊 兔頭。

遠遊用此日,漂泊無消息;任官用此日,風波起不測;

行兵用此日,萬里皆流血;埋葬用此日,人亡并死絕;

嫁娶用此日,生離與死別;經營用此日,本利一齊拆;

種作用此日,盡被鼠雀食;起造用此日,哭聲不斷絕。

天影日(忌修營、立寨、起造)

正五九月兮,逢虎最難當;二六十月兮, 羊行倒牆;

三七十一月,惡蛇逢 戰;四八十二月,猿猴上樹藏。

修營立寨皆不利,賊人不來自驚惶。

十惡大敗日

甲辰乙巳與壬申,丙申丁亥及庚辰;戊戌癸亥加辛巳,己丑都來入座神。

丙子己亥兼丁丑,營謀百事自防身;拜將出師須大忌,金銀成庫化為塵。

禽斷秘訣

凡看禽書,宜晝不宜夜也,夜則焚香。凡有占問,必潔淨其手,方可上掌演之,於是所斷禍福無不應也。

演用禽星條目

凡日時之禽,為彼我共用之禽。番禽為自己,到將為他人。今人不明番到之理, 以時勝日為我勝彼,殊不知禽星有 弱,人事有善惡,以善應惡,以惡應善者。惟兵家專用我勝彼,其餘事有用彼勝我者,有用我勝彼者,有用彼我之比和者,有用先善後惡為漏禽者。事類不一, 舉數事,切於日用,條目於後。

占婚姻

凡占婚姻,以番禽為男家,到將為女家,日禽為媒人。如我 他,或他 我,婚則不成,成亦終不偕和。如他禽生我,則婚易成,亦主偕老。若我禽生他,婚亦難成。若彼我之禽比和,亦成。如日禽 我,或我禽 日,則主媒人不得力。若日禽得地生我者,則媒人得力,親事易成。若彼我之禽與日時之禽共臨三合之位,婚亦易成。

占生產

凡占生產,皆以我禽為母,他禽為子,母 子易生,子 母難生。日禽 他禽亦易生。若我禽得地,他禽不得地,則母安子危。他禽得地,我禽不得地,子安母危。如日禽弱,又不得地,來 我禽者,主母有病。若時禽 日禽,主快。又云:陽禽泊陽宮生男,陰禽泊陰宮生女。亢、牛、壁、虛、危、室、奎、婁、張、畢、星、觜屬陽,角、氐、鬼、柳、參、危、女、斗、心、房、井、箕屬陰。陽禽泊陰宮亦生男,陰禽泊陽宮亦生女。《禽書》云:識得落禽直萬金。

占求財

凡占求財,以番禽為求財之人,到將為出財之人,日禽為財并牙保之人,三禽和禽不相 制者,其財易求,而謀事亦遂。若日禽與他禽 我,為財 我,難求。如我禽 他,半吉。若日禽 他禽,必為中間人阻當,難成。

占官訟

凡占官訟,以我禽為問數之人,他禽為對首之人,日禽為官吏。無問我訟人,人訟我,俱要我禽高一等,方能降服上下。我禽 他禽,為我有理而訟勝。他禽 我禽,為彼有理,而我訟輸。日禽生我禽,則官吏順我,而彼有罪。日禽生他禽,則官吏順彼,而我有罪。如彼之禽、我之禽俱受日 ,則彼此皆罪。若彼我之禽俱 日,則彼我之詞皆不准。三禽和合不相 者,中有好人和解,官事消散。三相 制或泊刑害之宮,則主宮吏淹延不 。

占患病

凡占患病,以番禽為病人,到將為病症,日禽為醫人。病人 症,則不藥自愈,病人 日亦愈。若病症 人,難愈。日禽 症,宜服藥,日禽 人,醫作難。如我禽不得地,加他禽 制者,死。若他禽不得地,雖凶亦無妨,但要我禽得地者,其病易好。

占行人

凡占行人,以我禽為占者,以他禽為行人,日禽為路及行人所往之方。我 他,行人不至。他 我、生我,行人立至。日禽 他人,中途有阻。他人禽或在日禽之宮,或與日禽合者,行人未動。他人禽或在我之宮,人立至。他禽若 制日禽,中途無阻,行人不久到家。

占擒捕

凡占擒捕,須要我禽高,能吞啗擒制他禽為好。如我禽能 制他禽,其人必獲。他禽是房日兔,我禽是婁金狗,他雖 我,然我禽高,能吞啗降伏他人,必得其首也。

占戰

凡選時出戰,須要內剛外柔,我 彼弱,我禽得地者勝,他泊休囚刑害敗。假如番禽我是尾火虎、箕水豹,到將他是婁金狗、室火 ,則我 彼弱,出則百戰百勝,敵必授首而降,無所逃也。

占漁獵

凡占漁獵,皆以我禽為漁獵之人,他禽為所捕之物,日禽為所捕之處,及所捕應用之器。先以日時二家和會,次用他禽生我為好。如日禽 制他禽,自伏。若他禽 日禽張網裝彎。若他禽與日禽和好,宜拗罾。我禽 他禽,宜打網。若使我禽太高,他禽受制,則為我 其物, 難獲。宜向鶴神,背太白,出傷、死門,忌截路、旬中空,宜伏斷,用刀砧、血刃、飛廉、受死、月殺、魚鳥會日為好。

占謁見并會人

凡占謁見會人,皆以番禽為我,到將為他,日禽為所會之處。如他禽與日禽旺而生我,謁見則喜;我如欲會人,其人自來。若番我禽 他禽者,為本身高,其人不來。如日時之禽生他禽者,其人欲來不來。如日時之禽不相 而逢伏斷,其人在家不出;若直空亡、五不遇時者,其人 不在家。泊山林,其人在州縣。泊田園,其人在鄰里。泊田野,其人在中途相遇;餘倣此。

占逃難

凡占逃難,以番禽為逃難之人,到將為追捕之人,日禽為逃難之處。須要日禽生旺,我禽落泊得地為好。若我禽 他禽者,莫妨。如他禽 我禽,必被所捕。若日禽 我禽,我禽生他禽者,則主逃難之處不穩,惟生我則吉。如日間逃難,要他人是夜禽;如夜間逃難,要他人是日禽,仍要出杜門,或地戶,或華蓋方,或九地、太陰、六丁下出,則人不見我,可以免難也。

占捕捉逃亡人犯

凡捕逃,以番禽為捕逃之人,到將為逃亡之犯,日禽為逃避之處。須要日禽與他禽生我,其人自必相遇。如我禽太高, 伏他禽者,彼必畏我,深躲不出。尤須擇驚門而出,其人可獲也。

占失物

凡占失物,以我禽為失物之主,他禽為所失之物并所得之人,日禽為所失所藏之處。若他禽來生我禽者,其物易尋易見;如是生物,則主自回。如我禽 他禽者,急尋必見,遲則難矣。若日禽 他禽者,其物被藏深處不出。仍以鎖泊定其所藏之方,逢山在山,逢水在水,若逢湯火、刀砧,其物已被烹宰矣。

占天晴雨

凡占天時晴雨,皆以日辰與日宿所屬五行而斷。如日辰屬水,其宿屬火,是日辰 日宿,則主陰無雨。如日辰屬火,日宿屬水,是日宿 日辰,其日主晴。如日辰生日宿,主陰晦。若日辰與日宿比和,皆火則晴,皆金作雨,皆水即雨,皆土則陰,皆木則風也。

占聲息

凡軍中聞報聲息,即以所聞、所報之時占之。如到彼 我弱,彼又得地,旺而生 我者,又以其時起遁。如遁合「太白入熒惑」者,其賊必來。如番我禽旺而得地,又能吞啗擒制他禽,而又遁合「熒入太白格」者,其賊必自恐懼而逃遁矣。若時直伏斷、截路空亡,更彼我之禽比和,或與同類,或他禽旺而低弱者,則主驚虛,其賊 是虛報者也。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