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柱命理中大運與太陽黑子週期      馬樹瑜

四柱命理學是我國古老傳統文化中的一朵奇葩,而太陽黑子是近代天文學上的一個新發現。它們是在兩個不同文化領域中,不同時代的產物。本文試圖在東西文化之間作一個溝通與交匯,把古代神秘文化與現代科學進行聯繫與結合。相信它們合理的內涵是一個。它們的差異在於不同的時代,以及不同的觀察角度。

如果這個推測是對的,那將使四柱命理學的科學化、合理化,向前邁進了一大步。這將揭開人類生命節律變化和世界萬物生命之源——太陽之間的實質聯繫。為使四柱命理學堂而皇之的進入科學殿堂,還有許多工作要做,願全體同仁、全體同志和舟共濟,眾志成城的完成這一偉大的歷史使命吧!

一、四柱命理中的時間量

自從四柱命理學說創立之後,算命都少不了和天干地支打交道,天干的數目有十位元,它們依次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有十二位,依次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每取用一個天干和一個地支依次搭配起來如甲子、乙丑等,十天干和十二地支的最小公倍數是六十。所以它們依次從頭到尾的一個迴圈也是六十,俗稱“六十花甲子”。我國古代把年、月、日、時這四個不同的時間量,或者說是時間單位,各用六十花甲子的一個來表示。從年、月、日、時反映的量的特徵,而六十花甲子反映的是時間的質的特點。這樣年、月、日、時這四個時間量,需用四個不同符號來標記。這四個記號,簡稱四柱。四柱中每一柱中又各有天干、地支一個字,俗稱“八字”。有了八字,又把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各歸為陰、陽五行類別。然後再由五行陰陽的生、克、制、化、合這些關係來判定人生有吉、凶、禍、夭、窮、通。客觀事物總是在不斷發展變化的。所以古人發明了大運、小運、流年再配合人生的“四柱”。進一步精確判定人生吉、凶、禍、福發生的時間和性質。

經過用這種繁瑣的手段、複雜的程式導引出來的論斷,有人認為“準確”,有人說是“封建迷信”。我們暫且對於其“真、偽、是、非”先不要急於下結論。先看:人類的發展史,雖然說法不一,但人類出現在世界至少已有幾十萬年的歷史。而現代科學的發展,也不過是幾百年的事。在近代科學出現以前的時期,巫術盛行,而人類對客觀世界的理解很多是建立在臆想和猜測之上的。其中有很多說法是被揚棄、被否定了。但其中有些內容成為新的科學的起始點,而被保留下來,如原子學說。在化學中的燃素說則遭到揚棄。雖然,從更新穎、更精確的學說來看,原子也並非事物最簡單、最基本的單位,而且還需進一步的發展,我們不要簡單、輕易否定古文明的一切成就,而應慎重的取其精華。可以肯定,任何科學的進步與發展,都必須包含有對某些錯誤概念、錯誤思想的否定和揚棄。四柱命理中所用到的時間單位,年、月、日、時(不論是小時還是時辰),都已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這四個量的精確測定是屬於天文學的,而天文學是近代精確科學之一。換句話說,這四個量的精確定位,是以天文學的成果為根據的。

而且四柱命理學中,唯一沒有明顯的天文學根據的單位,就是大運週期。所有命理書籍毫無例外地規定,大運十年一輪換。而且這個規定,自從算命術開始興起後,一直沿用至今。我們可以提一個問題,大運為什麼規定為十年一轉換?有沒有類似於確定其他單位的天文根據?

二、人類所處的天文——地理環境

“天文學是一門古老而重要的基礎科學,她的不斷發展,構成了對歷代哲學和科學技術的不斷挑戰,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現代自然科學的迅速發展,許多學科之間的相互滲透成為一個重要的發展趨勢。其原因在於,任何自然現象的發展與發展過程,都不可能是獨立的,而是與其他自然現象密切相關的。”

系統科學的觀點,人是一個極為複雜的物質的巨系統,這個巨系統又是開放的,與周圍的環境,與宇宙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有物質與能量的交換,因此可以說,人與環境,人與宇宙形成一個超級巨系統。從物質的本性上說,人和宇宙,也就是人和太陽系、銀河星系,以及整個宇宙都是相關的。人們經常談到“天人感應”以及“天人合一”,也包含了自然界對人的影響以及人對自然環境的適應過程。總而言之,人或其他生命對自然界資訊的接受與反應,以及隨之而來的協調、平衡與適應,是現存生物能夠在我們這確定的天文——地理環境生存的必要條件。而自然界對人則不存在適應問題。

從上面一系列的論述來看,都說明這樣一個簡單事實。無論從任何角度,任何觀點,古今中外,一無例外地認為,生命體與非生命體,物質與其所處環境存在著相互作用,互相影響,是非常自然的。年、月、日、時是自然界最明顯的時間節奏,這種時間性的變化使我們的生活環境,發生光明與黑暗的交替,暖、炎、熱與清、涼、寒、冷的更迭。遠遠在四柱命理出現以前,年、月、日時這些時間量已經在人類生活中出現了。雖然東西方文化不同,估計這種時間的出現至少也有兩、三千年的歷史了。當然,這些時間單位的正確規範是由近代科學及天文學給出的。

上面這些話的意思是:年、月、日、時這些單位的出現是非常自然的。是由人們生活、農作、氣象和天文研究規劃的結果。很多國家,沒有四柱命理預測,也有年、月、日、時這些時間量。在四柱命理學中唯一出現的不很自然的時間單位,就是十年一步的大運週期。從古至今的四柱命理預測書籍中,一無例外地規定大運十年一輪換,或者說,大運十年一步,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天文上、氣象上都沒有這樣的對應。作為純數學來講,十這個數字經常出現在人們日常的經歷和生活中。阿拉伯字母是十進位元的,手指和腳趾各自總數都是十個,但是大運為什麼十年一輪換。不多也不少?這值得我們深入地思考和推敲?在日常生活中,或者近代天文、氣象知識中,沒有整整十年一轉換的明顯的節律週期!我們不禁要問一問,按十年一步大運來推算準確可靠嗎?有合理根據沒有?科學的進步與發展,有時來自對看起來平凡細小事物的深入質疑!傳說童年時期的牛頓有一次在蘋果樹下休息,突然成熟了的蘋果掉下來,砸在他的頭上,他對這千百萬人見慣無奇的現象提出了疑問,蘋果為什麼往下掉?這個人們見慣無奇的現象有背後所隱藏著的原因——最後導致萬有引力的重大發現。這個傳說是否屬實尚待進一步考究,但他們仍然可能從中得到啟發,就是對初看來很自然很平常事物的本質的探索,有助於揭開自然界更深層次的奧秘。

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威廉.湯姆生在總結科學發展的經驗時曾經說過:“一切科學上的重大發展幾乎都來自精確的量度,來自對許多數字的總結和明察秋毫的能力,而明察秋毫的能力則來自長期地孜孜不倦的研究。”為了進一步光大命理學,深入探索事物的本質,在時間量上需要精確的量度。在四柱命理研究中,大運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至此,我們仍然提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命理學中所有的時間量度都依賴於近代科學——天文學,而只有一個時間量,獨立於近代天文學之外,有什麼理由沒有?對於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太陽更重要更親切的了。她代表著光明、溫暖和希望,一切生命活動的維持與節奏莫不與太陽休戚相關,因此一門專門研究太陽活動與生物圈之間關係的邊緣和交叉科學——太陽生物學逐漸興起。最近幾十年來,隨著對生物圈中各種運動資料的積累和對太陽活動現象廣泛深入的觀察,人們才越來越關注太陽的週期性活動與整個生物圈千絲萬縷的聯繫。太陽生物學的任務,就是要給現代以科學武器,幫助人們在普遍存在的宇宙作用下,用高層次的觀點來研究全球生物圈的活動,揭示自然界的奧秘,促進人類的發展進步。 歐洲最早約在1610年義大利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伽利略用自製的望遠鏡在日面上看到了黑子,以後,又經過大約二百多年,德國天文愛好者施瓦貝,他每天都觀測太陽並持之以恆的觀察,研究整整40年!終於在1843年施瓦貝發現平均每隔11.2年左右太陽的變化有一次高峰,即黑子相對數有極大值,以及同時發生太陽各層大氣中的一些其他活動,如光斑、譜斑、耀斑、日斑、日珥等也達到極盛,當太陽處於安靜時,黑子也隨之消聲匿跡。後繼的研究發展,與黑子變化相伴隨著的磁場是極性交替變化的,如果這次形成黑子活動高峰的磁場是北極,那麼下一個週期高峰時將由磁南極形成黑子,若按照黑子磁極性的變化,太陽活動的週期應為22年(也稱海耳週期或磁周)。由於證據不充分,現在還不能使太陽活動週期性的問題得到圓滿的解釋。太陽是巨大的天體,在品質上,太陽約為地球的三十三萬倍。在體積上,太陽約為地球的一百三十萬倍。在運動上,地球圍繞太陽旋轉。地球從太陽得到能量,相當於地球上所有發電廠發生能量的十萬倍,而這巨大的能量僅占太陽總輻射能的二十億分之一,而這步能量是使地球上充滿勃勃生機的能量源泉。生物圈中一切生命活動的原動力主要來自太陽的輻射能,尤其是光和熱。俗語“萬物生長靠太陽”,也就是此意。一旦輻射能發生變化,其他各種運動狀態必然要隨之而變。

1、太陽活動與作物生長的關係

糧食始終是人類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所以研究糧食產量的變化規律有著重要的意義。從已經知道的小麥等糧食產量的情況看出,在太陽活動極大年附近產量是增加,而大範圍饑荒多發生在太陽黑子極小年附近。

通過廣泛收集的許多國家的樹木樣品分析測定的結果來看,樹木年輪寬度的變化有11年週期。這表明,樹木生長速度有11年的週期變化。

蟲害的發生和發展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太陽的活動。由農學家蘭禪拉.勞統計資料表明,太的蝗災,每次相隔11年,而且都在太陽黑子各年附近。

2、太陽活動與人類健康的關係

流感仍是人類難以制伏的頑敵。科學家注意到,每次流感大流行時病毒的類型雖不同,但其流行的時間間隔有明顯的週期性。美國科學分析了從1770到1979年的280年間,流感發生的情況表明,除1879年例外,其餘11次流感大流行都是發生在太陽活動最強的時間。這種變化具有明顯的22年週期。

3、太陽活動對人的神經系統也有影響

科學們通過大量的資料的分析和研究,發現人類一些重大發明、創造和成才,也奇跡般地存在11年或22年的週期規律。

前蘇聯科學家馬克西莫夫紮夫季奇為了證實上述規律,從百科全書中摘錄近400年來的名人誕生年代,然後編制成圖表,從中也清楚地看出,科學、藝術、文學、政治方面天才人物的出世都有服從太陽活動的週期性。比如400年中有過18次傑出人物誕生的高峰。兩次高峰之間平均間隔22年。即太陽活動週期。這決不是一種簡單的巧合,那麼為什麼人類的創造靈感與發生在太陽的各種過程聯繫在一起呢?

科學們在深入探索這一相當艱巨而又迷人的大自然的奧秘。

另外,太陽活動對心肌梗塞、青光眼等的發生也有相當的影響。

4、太陽活動對地球磁場的影響

施瓦貝發現黑子週期以後,引起了世界上許多相鄰學科的科學們的注意,而且把這個變化規律用來研究地球的磁場。

現在科學們已經肯定地磁場的變化以及“磁暴”,包括“急始磁暴”和“緩始磁暴”,都有週期性變化,變化的週期約11年左右。而且,磁週期起伏變化曲線與黑子多少的變化曲線是互相對應的,說明它們是相關的。

5、太陽活動與電離層騷擾

現代生活中的短波通訊,主要是依靠地球大氣中的電離層反射或折射傳播的。造成高層大氣電離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太陽幅射形成的光致電離,其次是來自太陽或別的甯P的高速粒子的磁撞電離。研究結果表明,太陽是地球大氣電離的基本源泉,造成高層大氣光致電離的是波長很短的紫外線和X射線。

太陽活動對電離層的影響以“電離層暴”和“電離層騷擾”兩種形式體現出來。它們都能影響無線電短波通訊,而且它們都有以太陽黑子活動11年為週期的長週期變化。

6、太陽活動與氣象水文的關係

地球氣象因素十分複雜,要掌握基變化規律確實很困難。在影響氣候變化的各種因素中,太陽幅射是舉足輕重的。

太陽活動時發出的大量紫外線和帶電粒子進入地球高層大氣時,使其局部溫度增高,因而引起大氣中能量的重新分配,改變高層氣壓場和氣流場的形勢,而高空大氣的變化勢必影響到對流層的天氣和氣候。

從統計資料中發現,地球上降水量增減週期與太陽黑子興衰週期一致,都是11年。

1931年當時中央研究的竺可楨博士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歷史上許多大洪水的時間間隔為22年,也就是太陽磁場變化的全週期,這是世界上第一次提出降水與太陽活動的相關性,這個重要論斷後來得到證實。

除此之外,太陽活動還與北極光的出現、火山爆發與地震都有明顯的相關性。

太陽活動週期為11年或22年並不是絕對的,嚴格的說,這只是一個平均的、機率的概念,從已有的記錄來看,短的可至7.3年,長的竟達17.1年,所以不應該機械地推算。

三、物理——生物效應的微觀機制

光和熱對於生命的重要意義,是盡人皆知的。從荒涼寒冷的南、北兩極到悶熱潮濕的赤道雨林,物種繁茂的程度有天壤之別,有人估計僅僅在熱帶雨林中的昆蟲各類就超過百萬之多。而南、北極生命活動的跡象是很罕見的。它們之間的本質區別就在於光和熱的不同。

而電、磁對生命活動的影響卻不那麼明顯。現代科學研究表明,磁場對生命活動的每一個過程,都有著本質地影響。

在生命活動中,例如植物的光合作用,種子的發芽,動物的衰老,生物的致癌等都會伴隨著自由基的產生、轉移和消失。自由基一方面帶有未抵消的電荷,另一方面又具有未配對的自旋,也就是有磁矩,這二者都會受到磁場的影響。

從已經知道的一些重要生命現象,如生物化學中的氧化和還原反應,神經衝動的傳遞,生物電流的主要載體等,都與生物體內的電子傳遞有關。磁場可以影響電子的運動,從而影響與電子傳遞相關的生命現象。生物體內的氧化作用和還原作用,從微觀過程看,都包含著電子的傳遞過程,而這些電子的傳遞過程會受到磁場的影響。

“人體生命活動中總是伴隨著生物電流的變化。根據電磁學中的畢奧——薩伐爾定律,運動著的電荷會產生磁場。人體中凡產生生物電信號的部位,必定會產生生物磁信號”。太陽的活動強烈的影響電離層和地磁場的變化,而從上述的理由可知,電離層和地磁場變化所造成的效應,又會影響生命活動中的每一個微觀過程。

四、太陽活動對人類命運的實質影響

世界萬物萬物生命之源,就是太陽。她的活動、變化對地球上生命至關緊要。試想沒有太陽的“光”和“熱”,氣溫會降低到冥王星的背日面,達攝氏零下二百多度,空氣凝固,生命活動完全停止。

“天垂象,見吉凶”,並非虛語。而“天”指的是我們的生命之源——太陽。上面的論述已經表明,她的週期活動,第一,影響地球磁場的變化和“磁暴”的發生與發展;第二,影響電離層子離子濃度的變化,位置的升降,“電離層暴”及“電離層騷擾”的產生,直接影響無線電短波通訊;第三,影響大氣的環流以及海洋的環流,直接作用到氣溫狀態與分佈情況;第四,直接影響降雨量的多寡,風向的變遷,是發生洪澇災害或是風調雨順的主要原因;第五,影響農作物收成的豐歉,農作物收成的好壞一是由氣候,另一個是由太陽輻射變化造成的,當然還有其他原因。但太陽活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第六,因細菌、病毒的活動受到太陽活動影響,而這種影響有時造成傳染病大流行;第七,蟲災尤其蝗蟲的發生和發展與太陽活動有密切的關係。這方面的情況,史書記載頗多,蝗災重時往往造成赤地千里,餓殍遍野;第八,太陽活動與地震和火山的活動,以及北極光的出現都有直接的關係。這一切說明太陽活動所造成的各種效應,改變、影響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最後影響到人,這是一個合乎情理的推論。

但這是宏觀的情形,而且是經由生態環境和社會環境變化而影響到人類的。

“光”和“熱”是直接影響生命新陳代謝的速度和節律性的,除此而外,地磁場對生命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沒有地磁場這個巨大的保護傘,可能就不會有今天的人類和各種生命。地磁場和電離層的變化,還通過一系列的微觀機制影響到人的生理過程。其中包括氧化還原作用,新陳代謝的過程。就是蛋白質結構和酶的活性,也在電磁作用中發生變化。

由電磁學的已知結果,只要“穿過閉合電路的磁通量發生變化,閉合電路中就會有感生電流產生”。而地磁場的變化必然會引導磁通量的改變,而磁通量的變化又必然會引起生物電流的變化。人體中包括神經系統、內分泌、循環系統,以及大腦有著數不清的閉合回路。經太陽活動引起的電磁變化過程中,引起許多附加的生物電流,它們作用於神經系統,內分沁、循環系統和大腦等等。這些電磁效應直接影響到人們的思想感情,意識形態,工作能力以及行為方式。這是太陽週期活動影響人類的微觀機制。上述種種情況表明,這一切當然影響人類的命運。

前面已經說過整個世界是個統一體,支配和主宰它的規律也是統一的和物質的。以上也討論過太陽活動對人類的直接和間接的各種影響,以及對人體生命過程的各種作用。那麼,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太陽週期活動的節律與“四柱命理”中的大運節律,是否為同一事物不同時代不同預測角度的同一結果呢?是否天文科學上的太陽黑子週期與神秘文化中的命理大運是同一回事呢?

我想,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太陽黑子週期代替命理中的十年一大運來推算。如果能很好的解釋已發生的一切事情,而又能準確的預測未來,那就較好的說明了兩者的一致性,相信“實踐是檢驗直理的唯一標準”。

例一、朱元璋命造 乾造 戊辰 壬戌 丁醜 丁未

從朱元璋的命造中,很容易看出他出身貧苦。從第一步癸亥運中,亥藏幹為日主正官,本命中重重傷官,所謂重重傷官又見官,剝官見禍。亥運中十七歲那年,“春,淮北大蛙,繼以瘟疫,元璋父、母、長兄皆病死。秋九月,元璋入皇覺寺為行童。”

第二步運行甲子,甲木正印為運行用神,且透天干。二十五歲壬辰年,壬透天干為日主正官,官生印,印生身,功名顯達。“元璋是年投郭子興部下為兵”,軍中稱元璋為朱公子。

朱元璋死於七十一歲,“洪武三十一年,閏五月,元璋卒,年七十一歲”。按傳統十年一換大運的說法,他已經行過戊辰大運,而正行己巳運,這很難說明他為什麼在七十一歲那年去世。而用十一年多點一步大運,則他正行戊辰大運,與月令天克地沖,其本命中之病為傷官見官。命局、大運、流年中之傷官合計為六重傷官。正官壬水,既無財救,又無印護,所以身亡。

例二、此例為康熙皇帝,其命造如下: 乾造 甲午 戊辰 戊申 丁巳

戊土生春四季月,為旺,支中祿旺同宮,幹透比肩幫身,正印生身為旺。取日支申藏食神洩氣吉神為用。

康熙於六十九歲那年去世,流年壬寅。按傳統說法,十年一轉換大運,行運至乙亥,很難解釋他為什麼六十九歲那年去世,而按十一年多一步大運,他正行甲戌運,甲戌與月令戊辰天克地沖,流年中之寅與日坐申相沖,同時地支寅午戌會火局,又胎元為未,巳午未方向會火,六火合成梟神奪日坐審宮之喜用食神,故當年患病不治身亡。

例三、孫中山先生命造,孫中山生於1866年11月12日夜晚(清同治五年農曆十月初六寅時)。逝世於1925年二月十八日,終年五十九歲,命造四柱如下:乾造 丙寅 己亥 辛卯 庚寅

第一步運庚子,子為日主食神,又是文昌,正好孫中山先生于13歲至18歲期間在檀香山學習,成績優異且獲得夏威夷國王發給文學獎品。

1896年,丙申年行壬寅大運,與流年天克地沖,傷官見官,先生倫敦蒙難,幾遭不測。幸得先生之老師康得黎營救得出。

按十一年多點一步大運,1925年乙丑年,先生行甲辰運,天干甲、乙全克用神己土,地支寅、卯、辰、亥、卯、未三合會,方向會,當天為乙未日。又值先生為國事前來北方,北地水旺火衰,年幹丙火轉化營救己土不利,故先生不幸病故。按十年一運則難於解釋。

例四、周恩來,出生於1898年3月5日,命造如下: 乾造 戊戌 甲寅 丁卯 丙午

按照傳統十年一步大運,他已行至辛酉大運,起運早已行至壬戌運,但很難解釋他於74年甲寅身患重病,動手術等事實。

若十歲起運,十一年多一步,六步大運,合七十七、八歲,正好於74年虛77歲,甲寅與庚申天克地沖,又沖了月令提綱。正印是他的用神,是年大運與太歲及月令提綱都構成天克地沖,所以74年患重病,正值大運轉換之際,下一步大運辛酉,與流年乙卯仍為天克地沖。乙木偏印為吉神,是年周總理經過多次手術之後,不幸去世。

五、結論

以上舉的幾個例子,都是歷史上著名的人物,事蹟清楚、準確,有史傳可查。由四柱命理的推算方法,道理也很簡單明瞭。看來,按太陽黑子週期,即平均十一年一步大運是比較恰當的。這樣,人和生命節律與萬物生命之源——太陽是息息相關的,是協調一致的。四柱命理這個反映人體發展變化的理論不僅有天文科學的根據,而且也可以從反映生命規律的生物科學中找到借鑒和參考。我想四柱命理和近代科學是相容的,現在是邁出它科學化的第一步。可惜,人是一個最微妙神奇的結構,僅僅從時間節律只看出他的一個側面,而不能看到他的全貌。全面瞭解人們的特徵,恐怕必須考慮他的出生和後來的地理環境以及遺傳素質,這一切已超出本文所討論的問題以外了。

本文至此告一段落,望大家給予指正。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