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爻判斷入門

判斷的原則

一、分合。

為論述方便,我們把壬課依所占事體分類單一性和複合性的兩種。

所謂單一型的壬課,指的是只需要回答“是”與“否”的課體。比如能否發財,能否升官,能否戀愛成功,比賽勝負等等。

所謂複合型的壬課,指的是事情比較複雜,不是“單項選擇”這一類型的“題目”。在這類壬課中,有些課體涉及的方面還相當寬泛,諸如:

我這段時間運氣如何?

未來找個什麼樣的物件?

終生仕運如何?

總體說來,前一類型的判斷相對較為簡易,但在求占中遇到的機率較小;後一類型判斷相對複雜,有時甚至讓人不知從哪里著手,但這類事體在占問中占的比率相當大。

顯然,要想會斷比較複雜的事體,必須從簡單的事體學起。因為所謂複合型的事體,必是由單一型的事體組合而成,只是因為組合而互相糾結包含,水乳交融,課體拿到手中,容易使人炫目,思維混亂,不知如何著手。實際上,如果我們用“分析”的方法,把複合的整體分成幾個部分或者幾個方面,化整為零,對事體的方方面面進行深入研究之後,再組合在一起,即可取得對事體的各個方面、各個階段全面的把握。

所以,我們討論壬課的判斷,還應從簡單的、有“猜測“、”嫌疑的“是”與“否”中學起。

二、主次。

六壬的判斷,與納甲判斷的最大不同,就在於它的判斷並不是單一的就卦論卦,就爻論爻,執定一個用神,看其旺相休囚、死墓絕生即可斷定整體吉凶。一個六壬課吉凶判斷的主要因素,一是課體,二是類神。又因為大部分的課,類神實際上是課體的一部分,故壬課判斷,以課體判斷為主。

這堜珨〞瑤疻憿A並不僅僅指元首、重審等九宗門,也不僅僅指課經中所列的六十四課課名,而在於課傳組合的實質。也就是說,它把課名、類神都包含在內,囊括了天地盤、四課、三傳、年命的信息。

有人會說:“你這麼一說,不是把六壬所有的東西都包容進去了?說了還不等於不說?”在這堙A提出這樣一個“課體”涵義的目的,就在於我們以“課名”為中心,把其他因素包容於內。

為了表述方便,我們把《畢法賦》中的一百法,諸如“初末引從”、“干支皆敗”等均稱為課體,或稱課名。

先賢立一課體,定一課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它是多種因素的組合,有益於我們迅速發現課中的有用資訊,提高思維效率,提高判斷準確率。

如果一個學壬者,他比較熟悉《課經》、《畢法》,課拿到手中,他會分析出相當多的課名,這麼多的課名,我們不一定全用得到,這就有個取捨的問題。

先賢張次功在《六壬辨疑》中說:

課名多有兼取,須以課象最著及所占最切者為主,其餘只可參看。

卦主既得,大象判然,易所謂“觀其彖”,思過半矣。

所謂卦主者,課名中之最主要者也。

這個“最主要”指的是什麼呢?

不是論“大象”,論大象當然是九宗門為最大。必須注意,在實際判斷中,由九宗門決定“是否”的,十課中遇不到一課。而“卦主”六十四課課名、畢法法則中選取,用起來多有准。

需要指出的是,六十四課每一課均有變體,這些變化與原課是同等重要的。比如“間傳”中的“顧祖”、“時遁”,“軒蓋”中的“乘軒落馬”等等。

我們舉一個例子來說明:

辛巳年子月,醜將戌時丙寅日,電視新聞報導“印巴局勢甚緊張,印以戰爭相威脅,大有一觸即發之勢。”占開戰否。

財 申 蛇

官 亥 陰

父 寅 虎

蛇 勾 陰 蛇

申 巳 亥 申

巳 寅 申 丙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醜

巳辰卯寅

此課屬單一型問題,即“戰”與“不戰”的選擇。

從課名來看,至少有如下課名:

重審法,一下賊上為用,為重審課。

不備,丙寄巳宮,第四課與第一課相同,實際上只有三課,故為不備。剛日算不備,從幹課算起,第一課占了課數,則第四課無矣。第四課為辰陰,故陰課不備。

玄胎,三傳皆孟,課名玄胎。三傳各加生地,為生玄胎。

亨通,三傳遞生日幹,為亨通課。

富貴,幹上有支馬,支上有日祿,為富貴權印課。

杜傳,發用實而中末空,謂之杜傳。

日祿臨支,幹丙之祿臨支。

初遭夾克,發用申受地盤丙巳之克,又被天將所克,故為夾克。

外好嵕A枒,幹上神相合,干支相刑害。

斷課必須認真考察已知因,且據課體來斷,不可師心自用,亦不可依樣畫葫蘆。

此課占“戰”與“不戰”,先看課體是否與所問事體相符否。干支上勾蛇相爭,合中有刑,幹上申金乘蛇,武器變化之舉;支上勾陳太乙,爭執之形。日陰辰陰又複相害,外在我內心均有極大怨恨。又馬星發用,馬乃動也,事情將動,大戰在即。

這說明,事情發展的主線集中在了三傳上,這樣的課最為准驗。

斷到這一步,就用到課名了。到底哪個是“卦主”呢?

可以這樣認為,問戰與不戰,就是問“戰事是否會進行?”。凡事要進行,必有進升之意,湊巧傳送馬星發用,說明此事欲動。卦主之選擇,即應從此處著手,順藤摸瓜,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此課馬遭夾克,又被縛足所謂縛足,指的是馬星得地盤長生或是被合,這馬是動不了的。故大戰不會爆發。而且,馬動必有後果,動入亥寅,為旬內之空陷,馬既不動,亦無後果,這戰爭是打不起來的。

可見,在這一課堙A“杜傳”和“發用馬星夾克”是卦主,其餘的課體也顯現,比如幹神歸支,外加在內,代表印方以泰山壓頂之勢對巴基斯坦進行威懾,但這都不決定事情的結果,故只在斷出主線後才兼看之,把事情看細。

曰:看似氣勢洶洶,但中末空陷,初傳蛇主變化,乘馬變化更大,但變入空陷之地,則中途而止,兩國嘴上官司而已。果然磨擦不斷,但戰爭至辛未尚未起。

有人會問,如果此課中末空陷和馬星夾克縛足只遇其一,如何判斷?我們說,斷課不是辦家家酒,不應該有那麼多的“假設”。今賢徐偉剛先生提到“課聚傳遇”之說,就是說課傳是一種“巧合”,一種巧妙的組合,一種天機的洩露,遇上什麼課,就用什麼法斷,不可生搬硬套。我初學壬就是愛犯這一毛病,事實證明“陰勢賦形,圓折如意。”是斷壬課的無上心訣。

類神雜說

六壬模型的建立是基於《易經》“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對應”原理,課傳中的某一地支可代表現實中的某一事物,此即所謂“類神”。

類神之功用,大體相當於六爻中的“用神”。六壬習慣于把初傳稱作“發用”或“用神”。

六爻法預測,“須向宮中看用神”是最大宗的原則,事情之吉凶,多是取決於以“六親”關係為主的“用神”。如占財看妻財爻,占車看父母爻,占飛禽走獸看子孫爻,用神之旺相休囚、長生墓絕即決定事情之判斷,也就是說,事情之吉凶,一個單一的因素即可決定。

六壬的判斷,並不僅僅是看類神,這與六爻迥然不同。所以有不少學過六爻的易友,初學六壬或金口,不大適應六壬的思路,覺得六壬頭緒多,不象六爻“宮中看用”,一目了然。一個課拿到手中,不知如何下手,越看越是目炫神迷,只好望而興歎了。

實際上,六壬的判斷,一看課體,二看類神。先賢韋千里在《六壬秘笈》中指出:

壬占吉凶雖見於課傳,尚須以類神核定。

六爻預測中,一類事情只須看一個用神。而六壬預測,同一類事情,所遇課體不同,就會用不同的神、將甚至是神煞作類神。有時在斷一件事情,在一個課堙A甚至會有多個類神同時出現。

我們來看兩個古例:

課例一、癸亥正月己亥日辛未時,予在金陵卞聖瑞書房,偶有兩客進坐索占,涉害、曲直、回環,辰巳空、申酉落空。

朱蛇

六 酉戌亥子 貴 龍玄 玄蛇比 乙未 青

勾 申 醜 後 未卯 卯亥 財 己亥 蛇

龍 未 寅 陰 卯亥 亥己 鬼 癸卯 玄

空 午巳辰卯 玄

虎常

斷曰:龍神發用,傳課結成官局,來意必占今年功名事。六月即有欽召之應。蓋春得進旺之木,遇夏則枝葉茂密,將來事業遠大。曰:六月之說何也?緣歲建皇恩發用,中傳天詔,是以六月定有佳音。後知來占者即趙忻城昆弟也。果於是月奉詔進京授京營提督,甲申又升京營戎政。

課例二、辛巳十月己未日癸酉時,東省莘縣孫興功父師仕揚刻文時占功名,八專、鑄印、絕嗣,子醜空、巳午落空。

蛇貴

朱 戌亥子醜 後 虎貴 虎貴 父 丁巳 虎

六 酉 寅 陰 巳子 巳子 兄 壬戌 朱

勾 申 卯 玄 子未 子己 鬼 乙卯 陰

龍 未午巳辰 常

空虎

斷曰:仲冬月令必有起膏之征。因數上貴雖空,幸乘進氣,交仲冬子水司令,填實旬空矣。且喜虎馬丁神發用,作歲君生日,又四墓覆生,已廢復興之象。起官何疑?後果然。凡有官君子得此,定主遷官轉職,面君奏事。次年冬,推補兵部車駕司。

這兩個課都是占官,但判斷依據不同:第一課,一是三傳官局,二是發用青龍,都是類神。第二課,主要是依課體而斷,因為得到的是鑄印課,而這個鑄印課是“成格”的。在這個層面上,課體是更高一級的“類”神!

我們再回頭看韋千里的論述,“壬占吉凶雖見於課傳,尚須以類神核定。”,看來他是主張占課以課體為主,而以類神為輔助的。他又說:

蓋按類神視之,吉凶兩歧者,可歸於一是,而似吉而凶、似凶而吉者,亦不致混淆。如不視類神,則凶吉茫茫,何所取准耶?

但類神的作用,確實不可忽視。《畢法賦》中就有“所筮不入仍憑類”一法。實際上“只憑類”的時候並不是很多,我們考察一下古例和自己的實踐,發現課體與類神大多數是統一的。我們的經驗是,如果一個課中各種吉凶因素纏繞不清,讓人無所適從,也就是所謂的“資訊不明顯”,這件事情的結果往往是向著反面發展。而驗而有准的課,往往都是類神上傳而課體鮮明的課。

但類神在不同課體中的表現確實是多種多樣的,我們必須堅持一個原則,那就是“無巧不成課”,“依其巧而斷課”,照著課上出現的斷。比如占官,到底取什麼類神?是祿?是官?是月將青龍?是鑄印?是龍德課?都不一定,要看課上出現的最顯明的資訊是什麼,比如上面課例二,最明顯的就是鑄印課成格,而虎馬月建,末官助初印之類,都是較為次要的資訊。

比如下課:

申將午時庚戌日,丙辰命男,在某通訊公司任駐某城辦事處主任,因最近欲提拔一名經理助理,有人大力推薦,因占能否成功。

子 後

寅 蛇

辰 六

蛇 後 後 玄

寅 子 子 戌

子 戌 戌 庚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醜

此課一出,凶象已定。

間傳而中末空亡,半途而廢。官運類神,官、祿、龍、貴、馬均不現於課傳,用韋千里先生的理論,算是“核定”一下,更是沒戲了。

果然癸亥日得資訊,上面以年齡不到規定年齡為由,第一輪即將其淘汰了。

散論六親

六親在中國預測學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壬學中應用亦十分廣泛,是敬演壬課必學的功課之一。

1、在六壬中,我們往往常提到“官”、“鬼”、“德”、“祿”、“印綬”、“洩氣”、“救神”而不說“克幹”、“比劫”、“父母”、“子孫”。

這並不是為了標新立異,炫奇求怪!

直接用其鬼氣、德氣、印爻、福德、損耗的意義,體現了六壬重象的特點。

六壬中的“六親”,是作為一種“象”而存在的,它們的組合體現出課體中各個因素對干支的作用和相互作用。

這似乎才是一種六壬的思維!

這樣說比較抽象,我們舉《大六壬譚張行軍遺跡》的例子來說明:

庚寅日四月十五日申將未時,占國內大局。

壬辰 六

癸巳 朱

空午 蛇

六 勾 玄 陰

辰 卯 戌 酉

卯 寅 酉 庚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醜子

斷曰:辰發用生幹合幹上神,又天將乘六合,大局庶有和合之象。然中傳巳、末傳午,皆為日鬼,乘雀蛇火將克幹,四五兩月界內紛起兵戈,必不能免。巳為湖廣分野,兵事且有牽及湖廣之慮。妙在巳遁幹得癸水有救,午又逢空,禍尚易止也。干支上各乘旺神,陰陽神各相沖,陰神與陽神又各相合,紛爭之後,乃可寧息,八九可驗。惟德祿均落空亡,利國福民,尚未今年事耳。

此課判斷的總體原則,德、祿、印、長生為吉,以鬼、脫為凶。

以四課為現狀,以三傳為事情之發展過程。

干支各乘旺氣,代表一種表面的繁榮,因為此種課體靜則守福,動則罹禍。但靜極必生動,器滿必傾;而一下克上,有動作之意;課為驀逢,且為進茹,主事急速,樹欲靜而風不止也。必有大變化。

發用印綬,乘六合,必有南北和談之象。

惜中末皆鬼,《大六壬大全》雲:“鬼者,賊也,害也!”火神火將,兼巳為戰雄、午為魯都,戰端必起。

劍虹大師給出了六親的場態概念,即印來、子去等,對兄弟爻的論述,尚須我們深入去理解。而我們斷課也經常遇到兄爻如何判斷的問題,不生不克,如何下斷?《大全》雖有“忽然兄弟為鬼吏,哪知還被兄弟累。”之語,似是以天將與日幹論六親,試之有驗。但竊以為這並不是六親在判斷中應用的主流,主流是什麼?是“象”!

以盧武鉉競選韓國總統的課論之,干支上皆乘比肩爻,四課無克,八專取用,如何下斷?恐怕單單用六親,用五行生克、旺相休囚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天罡領袖之神,加臨干支,中末又逢,當選之“象”甚明。六親中財發用,中見比肩,代表什麼意義,另有他說。

我們多次提到,但以課體為主,類神作參考,是六壬判斷大方向,切記!

在六壬中,六親是“類神”體系的一個重要方面。所以,六親又是判斷的一個重要參考。

在個別占斷門類中,類神是判斷的核心,比如占某一筆錢能不能到手就要看財爻,青龍、天財等均不必視。

但六壬運用類神,更多的是以天神、天將為主。如占胎產,若天后乘神被地盤乘死氣、死氣所克,防損其母。

再如,占官運,類神是多方面的,天吏、天城是支神的範疇,貴人、龍神是天將的範疇,官鬼是六親的範疇,祿神、天馬等是神煞的範疇,而催官符是綜合的一種象。

我們在判斷中,一定要堅持多次提到的一個原則,“緣其巧而斷”,什麼資訊顯明照什麼資訊斷。

比如,申將未時辛酉日,與電信局簽了合同裝寬頻,占何日可通。

亥 虎

子 空

醜 龍

虎 常 空 虎

亥 戌 子 亥

戌 酉 亥 辛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醜子

裝寬頻是短期之事,以日計之。

傳進茹亦主速。

虎馬發用,亦主速。

發用虎馬,中末空亡,事必在初傳管事範圍內完成,酉日占,亥居支前二位,居幹前一位,亥支出現,即以亥日斷。

果於癸亥日辰時接通。

這兒沒有用到六親的內容。

再看徐養浩先生解《大六壬指南》之課:

己醜五月癸酉日辛酉時,占婚。

貴後

蛇 辰巳午未 陰 陰玄 空龍 鬼 辛未 陰

朱 卯 申 玄 未申 亥子 財 庚午 後

六 寅 酉 常 申酉 子癸 財 暗鬼己巳 貴

勾 醜子亥戌 白

青空

友人李庚占得,干支上下相合,支上神又生幹,女願與乾宅聯姻。火土財妻官旺相,夫婦偕老,有子之象。此占婚成且利之課。

雖然,初傳官鬼太旺,中末傳又生扶初鬼,財遁旬鬼,種種克害日上龍神,必主因妻致訟。果然娶月余,以前夫之弟告理損鈔。

男以乏嗣續娶,於庚寅年得此,連獲佳兒。

此課成婚與否,課體為主,六親亦參考言之。

干支上下半合,支神生幹,生則和順之象,此課體之吉,可斷婚成。

以六親“核定”之,三傳中財、官旺相,財妻也,官夫也,干支生合,又有夫有妻,豈非成婚之象?

另一六親用法,財乘遁鬼,官訟之象;以財生鬼,耗費之征。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