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啖蔗錄          《 》《 》《

祖山

尊星為受氣之祖。理取於拂雲霄。權山又出脈之根。勢必跨連州郡。

太祖山為一方最尊。故曰尊星。太祖山之上。若再有高廣之山跨連州郡。謂之權山。亦曰都權山。

惟其高廣富厚而福氣斯豐。惟其聳拔清奇而秀氣必毓。

錦囊經。欲識其子先看其母。欲識其孫先看其祖。龍髓經。只用源流來處好。起家須是好公婆。雪心賦。祖宗聳拔者子孫必貴。

如水之有本。本盛則流長。如木之有根。根大則枝茂。天池生於頂。上清而且漣。養蔭夾於脊。間滿而不溢。

天地者。祖山頂上有池水也。以其高在雲漢間。故曰天池。龍祖有此池者。力量極大。在山腳者為地池。兩地夾脊為養蔭。入式歌。龍上如生兩池水。養蔭斯為美。又高山頂上有泉流出。仍流入天生石井。歸於山腹之中者。謂之衛龍。天池之水不流不涸。衛龍之水流而不出。二者不同。其為大貴之徵一也。撼龍經。更有衛龍在高頂。水貼龍身入深井。更無水出可追尋。或有蒙泉如小鏡。按。天池養蔭不但祖山有之。龍身上亦有之。平地有天池養蔭者亦佳。但要四時不竭。若忽然乾枯。則禍敗至矣。

聚清見星體之異。歸垣得方位之宜。

聚崤者。五星聚崤也。金木水火土五星團聚而起。森森玉立如人之相。聚而講論也。後人相沿則以講為崤矣。大聚嶝則每星豪延二三十堙C相聚在一二百里之間。小聚唏則各起數座或各只一座而已。然數座不如一座者格尤清。太祖山有此格者最貴。在少祖山者福力尤緊。又嶺脊亂石嵯峨或尖或方或圓攢聚一處亦謂之聚嶝。撼龍經。亂峯頂上亂石間。此處名為聚崤山。天機素書。問君聚峰何以名。亂石亂峯祖邊呈。歸垣者五星歸垣也。木居東。金居西。火居南。水居北。土居中。各得方位之宜謂之歸垣。此格最貴萬不逢一。祖山有此福力尤巨。然不特祖山為宜。穴山亦偶有此格。如朱文公祖地是也。

龍樓搖日月之光。寶殿撼雲霓之氣。

龍樓寶殿皆火星。一尖居中躅高曰龍樓。眾尖平列日寶殿。此祖山之大格也。撼龍經。高尖是樓。平是殿。請君來此細推辨。入式歌。祖山高頂名樓殿。常有雲霓現

是皆祖德極為貴徵。故觀乃祖之規模。可卜此方之人理。金土鎮地則生人豐隆。木火連天則生人瘦秀。瘦秀者性敏。豐隆者行方帶庫。帶含人多黃白之物。帶誥帶軸地多青紫之家。斜死多褐布之夫。孤削多藍縷之輩。

土星兩角高起。狹小老為誥軸。長濶者為展誥。以其似詔誥之狀。故主貴。庫土星方而墮角。故主濁富。倉即金星亦為富應。玉彈子。聳拔者貴。帶誥帶軸渾厚老富。有倉有庫孤削老貧。週鬼遇卻斜旡老賤。被傷被泄。

惟一氣之相威。斯受分之必符。

出身、枝幹

問祖說相地之原。出身又觀牌之要。

出身老乃祖山發版離祖分行處也。一祖之下必有數龍。皆由此分出。故曰出身。

出吉者結亦吉。出凶者結亦凶。大小由是而推。貴賤因此而斷。生動磊落為吉之徵。委靡這頑為凶之兆。

董德彰曰。大凡龍城初發處。若曲屈如生蛇下嶺。而兩邊有蟬翼護帶老。一刖去必結大地。其出身之不吉老。則瘦弱。委靡。不起。不伏。不活動。擺摺。吳白雲日。尋龍先須問祖宗。更于離祖察行蹤。辭樓下殿畢巒秀。預識前途異氣鍾。

正龍稟氣也。正脈必中抽。偏龍票氣也。偏脈必旁出。脈多乖閃以為中者。非中。形可遷移以為側者。非側。

真龍城多乖詐。閃出有如明。明開一眉展翅。城從中出。而步至前途。卻不成龍體。轉身于向之所謂或一居或角。尋其間落。卻處處合格。始知向之所謂中者非中也。向之所謂肩與角者至此審之。移步換形乃真中耳。如是或數十堙C或數百里。皆要看他悽閃。莫行錯路始不謬。幹真中矣。凡尋龍須識棄煞尋生之法。大龍直去剛急粗頑。粗視之。似龍之正身。而不知此煞氣也。真龍已問於一邊。微微出去矣。其閃版乃生氣也。棄煞尋生是在智老。凡尋龍走錯路。只為不識龍格。須知祖有祖格。宗有宗格。帳有帳格。峽有峽格。出豚有出城格。枝腳有枝腳格。行度有行度格。將入首必更有幾多貴格。是真龍必合格。是纏龍帳角必不合格。只能識龍格。便不走錯路矣。諸格詳後。

脈中出則生端士。脈偏出則產畸人。

地理以脈中出為貴。穿心中出是山嶽之正氣。最為難遇。如人之秉正氣者。世不多有也。凡大忠大孝皆中出之脈所生。若脈偏出雖能發福必非正士。然審脈之正偏。不必逐節審之。但離祖一節中出。則節節中出可知。若離祖初出偏斜。則節節偏出可知。祖宗生父母。父母生子孫。木一氣也。

偏而不邊者可尋。偏而全邊者勿跡。

脈出雖偏。不在極邊。土猶有結作。若極邊則斷無融結。不必追尋矣。以後兒過峽及主山並穴後出脈皆同此論。

脈之急者有起伏之號。脈之散者有平受之稱。

隨星峯高下而來大頓小起。謂之起伏。脈坦蕩平陽略有體勢或如鋪氈展席。謂之平受脈。

脈之貴者有蓋鞭蘆花之名。脈之奇者有仙帶仙橋之目。

水木相兼而行為蘆鞭。脈來三裊旁有墩阜如花瓣狀為蘆花。屈曲盤旋如帶之飄空謂之仙帶。脈兩火或兩木夾水謂之仙橋脈。附。沈六圃地學。直仙橋必在雲山中直長精異。履之如行橋上有悚惕心。顧盼雲山環衛。有欣悅心方成仙橋。主貴而顯且出高人。曹安峯地理源本。狹直如橋長逾數十丈謂之仙橋脈。脈從六秀過者。主出神仙神童。鼎甲脈從四墓過者主出異人靈神僧道。其長曲如帶者謂之仙帶脈。亦出神仙。而金橋玉橋為最勝。按仙橋有兩說。有以兩火兩木夾水為仙橋者。有以直狹而長為仙橋者。今圖從前說。

貫頂飽出為陰死。斷無毓秀之區。穿心低出為陽生。必有鍾靈之地。

凡出脈須星體開面。兩邊有夾勢從心。腰間偷出腸脈。似有似無。下來謂之陽生脈。此一枝,龍前去必作真穴。若貫頂飽面而出.謂之陰死。脈雖星峯起伏全無陰陽化氣必不結穴。或作朝迎羅城而已。披肝露膽經。心腰中出陽生脈。前去定結真奇穴。貫頂飽面陰死出。只作應樂羅城列正出為榦。有大榦小榦之不同。旁出為枝。有大枝小枝之各異。或為榦中之榦。或為榦中之枝。或為枝中之枝。或為枝中之榦。榦龍受氣渾厚。其行也平泜。枝龍脫脈清奇。其行也踴躍。

疑龍經。疑龍何處最難疑。尋得星峯卻是枝。榦上星峯全不作。星峯龍法近虛詞。正龍身上不生峯。有峯皆是枝葉送。又曰真龍平處無星峯。兩邊生峯至難捉。兩邊起峯為護從。正龍平低最貴重。

枝龍屈曲自喜。其斷也琣h。榦龍馳驟自如。其斷也琱痋C

凡榦龍必崇山大壟牽連而行。如驟如馳大搖大擺。或百餘堙C或七八十堙C或二三十堙C只一斷。其斷處必是通衢驛路。前人以路之大小驗龍之大小。真篤論也。若枝龍則小轉。小摺屈曲自喜。一堣坐予峖頃ぞ_

榦龍行遠而難竟。其界也江河。枝龍行近而易窮。其界也溪澗。

天機素書。大江大河橫遶。榦龍必盡於中。小溪小澗抱環。枝龍定結於內。撥砂經。大河兩邊界者上地也。小河兩邊界者中地也。田水兩邊界者小地也。

石遠者力大。穴多恠藏。行近者力微。穴多顯易。力大者。久而勿替。力小者發即驟衰。

兒榦龍結穴。其力大。發可數十人。興可數十代。枝龍結穴。其力微。發只一二人。興只一二代。此枝榦力量大小之分也。然二者或發大貴或不發大貴。又以龍格為斷。其說詳後。

行度

若夫行度之間。須有美惡之辨。生龍磊落而擺拽。死龍板硬而糢糊。強龍雄健而軒昂。弱龍徐邪而懶緩。進龍有序而不紊。退龍失次而不倫。順龍腳前而調和。逆龍腳反而乖戾。

生龍者。星峯磊落。行度擺拽。如鸞翔鳳翥。如魚躍鳶飛。皆生意也。死龍者。本體直硬。手腳糢糊。其勢如魚失水。如木無枝。死鰍死鱔。無生意也。強龍者。體格雄健。枝腳撐拏。其勢如猛虎出林。渴龍奔水。為最強也。弱龍者。本體軟緩。行度徐邪。勢如餓馬。伏櫪。孤雁失群。為至弱也。進龍者。星峯送次。枝腳均勻。如鳳覽輝而下。如鴻戲水而飛。而進趨有漸也。退龍者。星辰失次。枝腳不倫。始小終大。龍低穴高。如人之踏碓。如船之上灘。而高下失等也。順龍者。星峯順出。枝腳順布。上下照應。左右環抱。如星拱北。如水朝東。其勢甚順也。逆龍者。枝腳逆趨。行度乖戾。如水逆行。如鳥逆飛。而反背不馴也。入式歌。生是低昂多節目。死是無起伏。強是奔走勢力宏。弱是瘦稜嚕。順是開睜向前往。逆是望後去。進是龍身節節高。退是漸簫條。生強順進皆為好。富貴兼壽考。死、弱、逆、退最為凶。夭折與貧窮。

喜龍翔舞而踴躍。怒龍嶮峻而崎嶇。

披肝露膽經。崎嶇嶮峻龍之怒。踴躍翔舞龍之喜。怒龍多是結假穴。假穴人見多懼悅。

惟行龍之或惡或良。故結穴之有真有假。然審勢為裁龍之法。而認氣尤相山之經。活動為氣之生。委靡為氣之死。混沌為氣之濁。雅緻為氣之清。巉巖為氣之凶。悠揚為氣之善。殺氣盛則峻急。病氣見則偏枯。氣惡暴者。突岷奔崩。氣粗蠢者。巒膚臃腫。氣薄者。不足氣。厚者有餘氣。固以是而推。穴亦由此可坎。他如不闢不泄則盛暴未除。有伏有胎則陰陽已現。

凡龍行度。全不分枝開帳。則盛暴之氣未除。不能結作。玉彈子。不闢則不泄也。不泄則不結也。凡地理只是陰陽配合。若龍行度之間雌雄相顧謂之胎伏。豚從伏星背上落去。前途必結大地。楊救貧曰。胎伏即雌雄龍也。胎居於前。配陽為雌。其星俯照。回頭顧後。伏生於後。配陰為雄。其星俯覆。前後照應。神氣交融。金水環揖。孕秀而成。楊茂叔集龍經。胎伏各傳十八宿。內外通成三十六。只看前胎後伏。奇切莫伏。前胎後局。金函賦。胎伏三十六傳。高齊雲。而低近水。按。金函賦有伏傳十八宿之圖。有胎傳十八宿之圖。共三十六圖。今不具圖。圖高山平田兩式。

合龍格者最貴。必產偉人。生府星者非常。必育大物。

龍之貴賤。在有格無格。有格者為貴龍。必生偉人。發大貴。無格者名位不尊。尋常富貴而已。有榦龍而不發大貴。有枝龍而發顯貴者。有格無格故也。但枝龍雖有格。發大貴。福蔭不久。

榦龍雖無格。不發大貴。而福力綿遠。此其所以異耳。龍格如所謂龍樓、寶殿、禦屏、帝座、三台、華蓋、帳下、貴人、捲簾、殿試、王字、工字、玉尺、玉枕、蛛絲、馬跡、蜂腰、鶴膝、蘆鞭、蘆花、仙帶、仙橋、飛蛾、串珠、金牛轉車、走馬金星、九天飛帛、九腦芙蓉、玉絲鞭、蜈蚣節、上天梯、玉梭、玉梳皆是也。其格不可殫述。詳洩天機及玉髓經中。府星老六府星也。又曰六曜。乃大山頂上平處生起小星峯。小扁金曰太陰。小高金曰太陽。小木星曰紫氣。小水星曰月孛。小火星曰羅。小土星曰計。或一個或二個。二個大貴。一個亦大貴。此星不常有。乃龍藏至清至貴之氣所發。遙見此星便可決前有大地也。龍格散見他處。茲不概圖。

帶裀帶褥是謂富貴之形。鋪席鋪氈更得中和之氣。

疑龍經。貴龍行處有氈褥。氈褥之龍富貴局。問君氈褥如何認。龍下有坪如鱉裙。

裊娜可愛而歌斜則堪嫌。低小可栽而瘦削則無取。

雪心賦。雖低小不宜瘦削。雖屈曲不要欹斜。

一起一伏而有力謂之示強。一棲一閃而多端謂之弄態。

披肝露膽經。起不能伏。伏不起。此龍怯弱無力氣。起而即伏。伏即起。此龍氣旺力無比。金函賦注。凡行度要一動、一靜、一仰、一履、一生、一死、一頓、一跌方好。若粗蠢及瘦小者。為單雌。瘦小而崎走者。為單雄。名孤絕之地。

望之長而步之短龍必直行。望之短而步之長龍必曲轉。

發揮。凡龍望之若近。尋之卻遠。此是龍勢之元屈摺逶迤擺布。所以若近而實遠。此最為上等龍。若龍雖遠而行易至。此是龍徑直。而無活動擺布。非美地也。

直行者劣相多是虛窠。曲轉者高情必有實落。脈以屈曲為貴。而二線之脈屈曲大甚。反畏縮而不前。龍以跌斷為真。而五堣尾s跌斷過多。恐胎孕之不固。

撥砂經。龍跌斷纔起。復又跌斷。此等行龍惟勢長。結穴遠者為宜。若龍頭穴近。則生育太繁。保合未固主貧弱敗絕。達僧問答。龍無頓伏者病在形困。頓跌過多者病在力倦。地學。山岡高大佈置遠。跌斷愈多力愈顯。低小只宜三五峽。跌斷太多恐力倦。若要峽多力不倦。除非再起星頭現。出石藏石有骨氣。那更怕他斷了斷。

尋龍須識肯面而至。貴者卻無背面之分。察脈必審行蹤而至。奇者卻恠行蹤之隱。

凡觀龍之法。須識背面。面必寬平。背必陡峻。面必有腳。背必無枝而必水纏。背必風蕩而必美秀。背必惡頑。面必有情。背必無意。面必有成。背必無結。惟至貴之龍。兩邊枝腳均勻。俱有裀褥。俱有遮護。俱有情入。相無背面之可分也。凡察龍之豚。須行蹤明白。惟至奇之龍。脫落平徉。穿田渡水。蛛絲馬跡。徉詐多端。行蹤僭隱。不易測也。雪心賦。蛛絲馬跡無龍神。落泊以難明。披肝露膽經。龍有變化人莫測。或顯或隱認不得。勢有徉詐之多端。藏蹤問跡難尋覓。

支腳

既悉行度之美惡。載觀枝腳之吉凶。枝者。如木之有枝無枝。不長腳者。如獸之有腳無腳。不行左張右張。形同橈棹順出。逆出勢分送迎。

如舟非橈棹不行。故以橈棹喻枝腳也。腳順出者曰送。逆出者日迎。然惟護峽處可以逆出。非言一概可逆也。

龍長者枝腳亦長。龍短者枝腳亦短。龍吉者枝腳亦吉。龍凶者枝腳亦凶。龍無枝腳謂之奴。峽無枝腳謂之漏。反背無情謂之逆。臃腫不馴謂之頑。巖巉帶石謂之兇。綿薄少土謂之活。分劈太重謂之刼。散漫不收謂之虛。

凡龍雖貴有闢有泄。枝腳蕃衍而自有旁正尊卑之不同。故好龍正氣自專。若分枝劈脈。拖拽太重。則分散精氣。謂之天刼。亦謂之定刼。謝氏曰。龍脈擺刼散亂去。鬼刼分奪散生氣。鬼刼之龍力弱衰。只為寺觀神廟地。坤鑒歌。劈脈分枝是鬼龍。直如鸞頸曲如弓。小名為鬼大為刼。只為神廟有靈通。

邊長邊短謂之偏。邊美邊惡謂之病。

枝腳貴長短相稱。邊長邊短則偏而不能融結。若短邊卻傍祖山貼身。障護又不可以長短不均論。諺雲。一祖當千山。如人之奴僕護從雖多。不若祖宗庇蔭福澤猶大也。邊大邊小邊重邊輕亦以偏論。

尖如刀剌謂之殺。細如繩拖謂之綿。

尖利如刀。反射本身。故謂之殺。

斬指斷頭皆為惡態。拋鎗投算總屬醜形。

更有如插竹提筐。黃頭、鴨頸、煙包、灰囊、臥屍、覆杓。如茅葉之亂。死蛇之靡。皆惡形也。

校正對者為優。有梧桐之日枝。斜對者為次。有芍藥之稱。

玉髓經。停均惟有梧桐枝。雙送雙迎兩平勢。對節分生作穿心。此龍百中無一二。又曰一等名為芍藥枝。左右相生亦相似。分處光員有枝葉。交互亦有均停理。

時左時右者為兼段。猶堪選用。邊有邊無者為楊柳。無所取裁。

時而左邊出腳。時而右邊出腳。如一兼葮枝者。猶可取用。若邊有邊無則開腳一邊。必為朝人而設。奴龍而已。玉髓經。左有右無過一節。右有左無本非異。此名原是兼葮樣。但要星辰得地位。又曰。又有偏生楊柳枝。邊有邊無極乖異。此名原是受偏處。半枯半榮無意味。更有枝腳一邊長一邊短。木不均勻。卻節節中出其枝。短一邊有一大技纏送。到頭謂之捲簾殿試格。玉髓經。卻有偏生極貴龍。名為捲簾登殿試。不論偏斜黃甲及第。

旺龍枝繁。而護纏如蜂屯蟻聚。耗龍緒多。而背散如汞潑珠。傾大約左右最責。均勻而稠繁尤宜。馴順落處成形則格愈貴。頓處有力則龍愈雄。

人子須知。凡後龍節節枝腳垂落處。如起星辰成形象。前去必結大地。一粒粟。所謂不貴。其見而貴。其不見正此謂也。天乙、太乙主位居臺閣。日、月、輔、弼主位至公孤。玉佩、文官、武將王王侯極品。男倉、女庫主人財富盛。展旗、頓戟主成武。左右侍從主尊榮。旗旄、誥軸、禦屏、錦帳主出將入相。印笏主神童狀元。

腳後順而前逆者勿扡。腳後逆而前順者可穴。

行龍枝腳反逆向後謂之逆龍。誤葬主子孫悖逆。瘟火離鄉。左逆右順則禍長房。右逆左順則禍幼房。若後龍逆將結時。有幾節順出則可穴矣。

開帳、纏護

若夫龍身發旺必展翅而中抽。帳腳鋪張必垂肩而旁落。龍不關帳不貴。脈不穿心不尊。
疑龍經。貴龍重重出入帳。賤龍無帳空雄強。撼龍經。帳中有線穿心行。帳不穿心不入相。

龍大者帳必長或兼程難盡。龍小者帳必短或一望可窮。春筍一林木帳之高格。芙蓉九腦水帳之擅場。

立木連起如林謂之一林春筍。乃木星帳之奇格也。更有土星上頓起無數木星。謂之滿床牙笏。亦木帳貴格。皆世所罕有。前朝有此亦大貴。九腦芙蓉乃水星帳之貴格。即連金是也。更有八腦、七腦、六腦、五腦、四腦不同。大抵奇數者必起頂中出。偶數者必透空中出。透空出脈收兩山之氣。常生異人。

列炬燒天火帳之勝。連城插地土帳之雄。

木上出火謂之烈炬燒天。乃火星帳之大格也。更有土上出火如鋸齒樣。謂之鋸齒排雲。金上出火謂之雞冠。水上出火謂之龍焰。皆火帳貴格。土星無數。如屏插地。橫連數十堙C謂之連城帳。此格極貴。主胙。士分茅多在火星之下。離祖行龍第二層也。前去必穿金水等帳。方有化氣 。按。金星無帳者。連金即是水。故舊無金帳之格。

或如個字之形。或如丁字之樣。 龍直來直去則作十字個字帳。橫來直轉則作丁字帳。

或作飛鵝而出。或起華蓋而來。

華蓋乃金水體也。肩高為華蓋。展翅為飛鵝。飛鵝無肩即為個字。個字不拘水體。多是木星

帳下如現貴八品斯上矣。帳角如帶異物龍亦壯哉。

撼龍經。帳幕多時貴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樣。兩帳兩幕是真龍。帳媔Q人最為上。入式歌。若還開帳要中出。角落未為吉。兩重三重開府衙。一重只富家。若有貴人居帳下。此格真無價。地學。凡帳須論結稍。一開兩翅雖撐踏。濶遠甚為有力。及到角上若不成形。不著力。頓住只如此。噍殺了帳。亦不甚貴。故必視結稍。或左旗、右鼓。或左旗、右槍。或左天倉、右地庫。大者或左、右更成龍樓、鳳閣之形。或作飛鳳、麒鱗、青獅、白象方為有結稍。其穿帳中行者貴可知矣。一說開帳之後兩肘特起員峯。及墮角土星不與本身聯。屬此暗倉、暗庫星。也主大富。帳了木星高起為貴人。高於帳者謂之出帳貴人。低於帳者謂之入帳貴人。按。帳角成形。與枝腳落處成形。皆所謂不貴。其見而貴。其不見特。一是帳。一是枝腳。故分晰言之。

帳重疊者。極大之龍。而一二亦可取。出中正者。至貴之格。而左右亦堪裁。帳者如君子攸居。必有幃幕。纏者如貴人所在。必多僕奴。纏山以稱為優。若高大則欺主。衛山以多為貴。若凹缺則受風。

發揮。貴龍全在護從多。撼龍經。龍若無纏又無送。縱有真龍不堪用。護纏多愛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綿延。一重護衛一代富。護衛十重宰相地。兩重亦主典專城。一重只出丞簿尉。披肝露膽經。真龍定然有送迎。夾從纏護無空缺。龍若無纏又無送。縱有真龍不堪用。纏護愈多愈有力。眾山眾水來會聚。渾如大將生中軍。羅列隊伍俱齊備。

纏山亦生椏枝。枝嫌尖射。衛山亦分背面。面貴趨承。

凡纏護之山。亦生枝腳。忌尖射。正龍大抵多邊有邊無。未必兩邊相等也。披肝露膽經。若是纏龍側面走。一邊無棹。一邊有頂。面常顧黃。龍身不敢拋離閒處行。凡護衛之山。必分背、面。向正龍老必面也。撼龍經。護龍亦自有背面。背後如壁面平夷。人子須知。凡護龍背向者。必無結作。護龍面向老。始可尋地。

纏而白龍。亦有起伏、頓跌之勢。情則顧主不免奴顏、婢膝之形。若挙足而不敢稍離。若投身而不能自主。雖成星峯而不貴。雖帶形穴而亦微。

疑龍經。背斜面直號飛峯。此是真龍夾從龍。又曰。朝迎護從亦有穴。形穴雖成有優劣。

枝龍分脈作纏。如小官之行。隨身帶從。榦龍外山為護。如大官之出。到處來迎。

枝龍多是本身自生枝腳以作纏護。榦龍則取遠迎、遠送。大纏、大護在眼界寬濶中認之。經雲。不知榦長纏亦長。外州外縣山為伴。又曰。大兒榦龍行盡處。外山隔水來相顧。玉髓經。小地結果論送迎。大地迎送隔江水。

雄龍雌護為宜。雌龍雄纏為貴。必有配合之妙。乃見造化之真。

如龍勢之來。正榦雄健謂之雄龍。兩邊護送之山。須柔順婉轉。不與爭強。如龍來委蛇。一派軟嫩。謂之雌龍。兩邊護送之山。須勢雄力健。與之相配必如此。正榦乃結有纏護。而雌雄不配者。亦結。但非真造化也。鐵彈子。雄龍須要雌龍禦。雌龍須要雄龍護。撼龍經。兩肩分作兩護龍。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為纏護龍。前迎後送生雌雄。雌若為龍雄作應。雄若為龍雌聽命。問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瘦兩不同。低肥為雌。雄高瘠。只於此處識真蹤。囊金。山勢雄猛。岡阜磊落。起峯尊大則為雄龍。山勢低弱宛宛而來。如蛇之行。略有起伏則為雌龍。附司馬陀頭水法。山有雌雄。無起伏之山為雌。有起伏之山為雄。

過峽

既審纏情。載觀峽跡。

地學。峽乃跌斷處也。大老為關。為伏。緊者為束氣。微者為過細而總名之曰峽。又曰。峽亦名關。何也。大者為關。小者為峽。遠穴為關。近穴為峽。

龍必束峽而氣始斂。不束則氣不能揚。人必結咽而聲始長。不結則聲不能出。觀峽情之美惡。知龍氣之吉凶。固真龍之至情。實相地之要術。其峽也有山峽、田峽、石峽、水峽、之不一。其過也有長過短過、正過偷過之不同。巧嫩逶迤為峽之妙。平落細鎖見龍之奇。至大者有崩山洪水之名。至貴者有鶴膝 腰之品。

石樑渡水其形有十。謂之十大崩洪峽。曰摸石、曰節目、曰馬跡、曰螺蚌、曰交角、曰之字、曰也宇、曰川字、曰十字、曰斷續。術家謂之崩洪者。朋山為崩。兩山對峙是也。共水為洪。二水分流是也。撼龍經。崩洪節目最為強。氣脈相連無斷絕。入式歌。崩山洪水難尋脈。石上留真跡。喚作崩洪有十名。官貴此中生。鶴陳者。峽脈氣旺中起。即泡兩頭小而中大。如鶴之膝也。蜂腰者。峽脈細嫩。兩頭大而中細欲斷。如蜂之腰也。疑龍經。一斷二斷斷了斷。鶴膝、蜂腰真吉地。

至隱者如馬之留跡。至徽者如梭之帶絲。硬腰軟腰力量有別。雙脈卑脈融結無珠。

凡過峽兩頭頓起。星辰中間跌斷而過。謂之硬腰過。若兩頭不起星。懶粗而過。謂之軟腰過。披肝露膽經。硬腰過。與軟腰過。或者結地猶堪作。軟腰過者。不堪裁。氣弱無力束不來。地理小卷。軟腰過者結地必小。易興易敗。雙出單出者過峽出脈之或雙或單也。更有三脈五脈隱恠難明老。本山出腳回送迎。偏廢則可畏 、外山貼身曰扛夾。空缺則堪虞。

送老順送也。迎者逆迎也。其迎龍之枝雖是逆轉迎峽。卻不可認為逆龍。蓋逆龍枝腳一一望後。而正身挺然獨出。故曰逆龍。此則雖逆轉一二枝腳。顧峽其正龍自向前順去。隨身枝腳尤多且長也。胡氏曰。一種逆龍是迎接。反身雙雙開兩脇。接取來龍好處傳。此是龍生好枝葉。逆龍雖逆亦無害。一種交加是護峽。此等皆為富貴龍。左右均平龍在中。

切忌風搖尤防水刷。水刷則烈束喉之氣。風搖則傷久首之神。

八段錦。龍過峽認蹤由。高低脊脈莫模糊。最要兩邊生護轉。卻愁一水過橫流。雪心賦。過峽若值風搖作穴定知力淺。披肝露膽經。過峽有扛並有護。免被風吹脈脊露。過峽無扛又無護。風吹氣散龍虛度。

兩山旁夾如成形。一脈中抽斯入相。日月旗鼓皆為貴徵。倉庫櫃廚總屬富兆。

更有天馬、貴人、金箱、玉印、垂纓、串珠、龜蛇、獅象、劍笏、戈矛等形皆貴格也。穀堆、爛錢、瓣錢、攤衣、質庫、銀瓶、金樽等形皆富格也。金函賦注。兩邊扛護。星辰方員端正秀麗主貴。粗肥、蠻飽、倉庫、連珠主富。勢如拋鎗、刺竹、死鱔、死蛇者。貧賤之地。又峽之大者送迎長遠。其間有收水之山。亦謂之羅星。地學。也有羅星塞水口。似此名為關峽城。也有當關鎖鑰將。渾加惡殺與凶神。。陳氏曰。方而小為金箱。員而小為玉印。

峽左無護長子受傷。峽右無遮三子招損。

凡峽左無砂遮護。定損長房。四七房同斷。峽右無砂遮護。定損三房。六九房同斷。不但過峽處為然。凡行度處無纏護。及結穴處無纏護送托。皆同此斷。

星成五吉為福之機。星成四凶為禍之筈。

過峽兩頭之山。喜成星體是吉星。則穴吉。是凶星。則穴凶。五吉四凶注詳後。

峽濶者。認友線之脈。而太濶則氣浮。峽長者。喜護衛之山。而太長則力弱。故長者不如短者之貴。濶者不如狹者之真。

披肝露膽經。過峽宜短不宜長。長則力弱氣已傷。過峽宜細不宜粗。粗則氣濁穴則無。過峽宜狹不宜濶。濶則氣散龍力乏。一說。峽雖濶而中間有草蛇灰線。微高之脊則兩邊皆為氈褥。謂之霞被峽。主大富貴。

低過者急傷殘。殘則元神不固。高過者忌悍硬。硬則暴氣未除。峽中最嫌抽枝。是真鬼刼之脈。束處須防破土。亦等蟲蛀之龍。

凡龍分劈。重者皆謂之刼。然或分而為纏護。為下關。猶可取用。惟過峽束氣之處。斷不可抽出脈去。此處分枝乃為真刼。謂其刼奪精氣也。凡龍被穿鑿謂之蛀龍。而過峽處更忌。過峽一經穿鑿。則脈壞而無復生氣矣。

過水必揚石蹤一真始度。穿田須露脈脊。八字乃分。

訣雲。漏脈過時看不得。留心仔細看龍格。穿河渡水過其蹤。認他石骨為真脈。太華經。石脈過時龍骨現。真龍露骨出奇形。

吉龍有放有收。多岐則殺淨頑。龍不跌不斷。無峽則氣凶。

有等凶龍奔走迢遞而來。全不過峽跌斷。直至穴場。雖有星峰之美。屈曲之勢。堂局之固。然無峽則無脫卸。殺氣未除。不知者貪其美處而誤下之。必主凶禍。

是以尋龍者須識峽中之機。緘而審峽者。可卜穴中之秘妙。

人子須知。尋龍妙訣不難知。但向峽中究隱微。師若肯傳峽裡訣。傾囊倒篋泄天機。來雄去弱其落也非遙。來弱去雄其行也尚遠。

凡過脈來高大。而去低小者。謂之陰氣低伏。脈漸漸。而息去三五節即止。若來低小而去高大者。陽太盛。其氣旺於頂。行度尚遠。一說。凡峽短狹脈直過者穴必近。峽長濶脈曲過者穴必遠。

雌雄未判是必無成。陰陽既分而將有結。

凡將入首之峽。陽過者要陰媾。陰過老要陽媾。若陰過而無陽接。陽過而無陰接。此單雌單雄。無生生化化之妙。必再過一峽剝換一脈。配合陰陽方結穴也。金函賦注。峽有陰陽者。形如覆掌陰也。仰掌陽也。若來處仰。而去處覆。來處覆。而去處仰。即陽來陰受。陰來陽受之義也。若過峽不分陰陽。便為賤地矣。又一說。凡峽亦看胎伏。陰過陽接者。前胎後伏。雌雄相配。必結吉穴。若陽遇陰接。雖有交媾。乃前伏後胎。陰陽不順。不能成穴。必再過一峽。陰過陽接。乃有融結。

如精包血其結也窩鉗。如血包精其結也乳突。

凡過脈之體平坦者。為陽。屬血。覆脊者。為陰。屬精。如覆脊多而平坦少。是為陰中有陽。謂之精包血。則坤道成女。前去必結窩鉗之穴。如平坦多而覆脊少。是為陽中有陰。謂之血包精。則乾道成男。前去必結乳突之穴。倒杖訣。陰乳恰如男子樣。陽窩偏似婦人形。峽正出者結穴亦正。峽偏出者結穴亦偏。左出則穴居右邊。右出則穴居左畔。透頂出脈者穴在下就。腳出脈者穴在顛。石過者穴在石間。水過者穴在水際。子午過者穴子午。艮坤過者穴艮坤。左扛不足者穴左亦虧。右夾不周者穴右亦缺。峽左砂短者龍先到峽。右砂短者虎光臨。峽上護多則穴多擁從。峽間護少則穴少包纏。餘固以是而推理。則斷有可據。

剝換

夫來而忽斷。可以觀龍之情。斷而復生。可以審龍之變。龍不剝換不育。山不退卸不清。或老榦而變嫩枝。或粗形而變秀氣。

撼龍經。一剝一換大生細。從大剝小真奇異。剝換如人換好裳。如蟬退殼重退筐。入式歌。退卸剝換粗易細。凶星變吉氣。老龍抽出嫩枝柯。跌斷不嫌多。發揮。龍無傳變穿落則無造化。不經退卸則無秀氣。雖有奔走之勢。擺摺之形亦為為龍湲是。奴從之山不必尋穴。 §或由亂而生治。或自高而落低。從凶變吉者。可扞。從吉變凶者。勿穴。

凡後龍行度死硬、懶弱、臃腫、歪斜。及到將結處卻逶迤、生動、端正、秀麗而有精神。謂之從凶變吉。可以下穴。只行至後龍凶處。其家始敗。若後龍行度磊落曲轉。及到將結處卻直硬、糢糊、粗項、破碎各種劣狀。謂之從吉變凶。斷不可下穴。

五星以有間為貴。太純則無成。五曜以相生為優。受剋則有損。

五星相錯謂之間星。四凶必間五吉。否則無化氣而不胎。王吉必間四凶。否則無威權而不貴。

九星以貪、巨、武、輔、弼為五吉星。謂其體勢端方頭面光彩。尖則清秀。員則肥滿。方則平正。故吉。以文、廉、破、祿為四凶星。謂其體勢倚欹。頭面臃腫。峻嚕竄險。惡石纔巖。故凶。四凶行龍必間五吉。始能成胎結穴。五吉行龍必間四凶。其龍始能分牙布爪。四凶不間五吉。則無化氣。即作穴決犯刑凶。五吉不間四凶。則無威權。即作穴不出顯貴。九星詳後。雖有九星只是五星之變。仍可以五星該之。

金星磊落似可愛。不變則為連氣天罡。水星曲折似可觀。不變則為順流掃蕩。

披肝露膽經。木火行龍聳卓立。時師皆言為上格。若是孤陽無水土。剛木燥火斷不結。有等金星磊磊落。只無水間不開陽。時人盡道大剝小。那知頑金不結作。又曰。臨江湖海山將盡。行龍多是水星形。中或金木火一間。知落結穴在低平。如無化氣定不結。這樣蕩體不須尋。

水純則瀉。火純則燥。無所取。諸金純則頑。水純則剛。將為用爾。故三陽須二陰為緯。而二陰必三陽相恭。

金木火為三陽星。水士為二陰星。

連氣則陽獨陰孤。初無孕意。化氣則陽變陰。合乃有生機。

五星不變皆為連氣。

然而五星之中。尤以二陰為要。龍無水則不活。得水則龍成。格無土則不豐。得土則格重。

龍若無水則直硬頑罡。一片殺氣焉。能融結必龍身上有一點水星。此水即龍受胎之處。前面必定結穴。故相龍者先相有水無水。有水便是受胎。無水是不受胎也。然此水不在大體上相。在出脈斷伏處相。凡出脈斷伏處。若三擺三動。或有水珠、蜂腰、鶴膝、走馬、串珠、拋梭、織錦之元。人字皆是水也。前去必結真穴。蓋水者天一之生氣。萬物之所籍以養也。龍身中間起得一座土屏。則力量博大決結封拜大地。若無土屏則龍身不厚重。承載大福不起。決不能結大地。雖木火中穴。亦有位至三公者。究難免喪身覆家之禍。無土則承藉不厚。故也。蓋土為大母。萬物之所藉以載。而禦屏帝座又至貴之格也。故不識水不能辨地之有無。不識土不能辨地之大小。水土者龍家之命脈也。廖金精曰。二十四龍應二十四氣。七十二龍應七十二候。天三生木地八成之。逢三則變。所以遇三擺、三摺、三動則有變化之功。三擺應三候為一氣。一氣變成龍。故一字行龍必微匕見三擺。不然則不結真穴。二十四字行龍倣此。

故眾星不離祿存而立。諸躍常挾文白以行。

祿存土也。文曲水也。撼龍經。木星行龍皆要祿。又曰。天下山山有祿存。又日。九星皆挾文曲行。若無文曲。星無變。鐵彈子。五星不離火土體。眾星但得祿存土。便有化氣有結作。然欲得大物。吹以禦屏土為上。如上文之說。

火變土而土變金。逢生則吉。土變水而水變火。遇尅則凶。

囊金。如水星峯。則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迢迢起峯。節節生旺。是為富貴極品之大地。統一全書。言五行。無非相生則吉。相尅則凶。如龍來是金。則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又生水。節節相生。迢迢至穴。乃大富貴之地。而又綿遠。如有一二節相尅。亦大富貴。但有起倒而已。

五星連而相生。產名賢而得位。五星綴而相尅。出巨賊而懷才。

五星串連而不相間。謂之五星連珠。相生者吉。相尅者凶。生有順生、逆生兩格。尅有順尅、逆尅兩格。如來龍先是火、次土、次金、次水、次木為順生。如穴後先是木。再後為火、為土、為金、為水、為逆生。俱至貴之格。主生人賢良。得位行道。如來龍先是水、次火、次金、次木、次土、為順尅。穴後先是火。再後為金、為木、為土、為水、為逆尅。俱至凶之格。主懷逆犯上。殺身夷族。

木藉金成而穿金則伐。木須火煖而穿火則焚。

木藉金以成器。而行度之間穿金太甚。則為金所伐而木死。如龍長來。歷好不合便休。必真脈閃出。故出此截路之金。以止旁洩之氣也。木行陰道無火不發。所以木火相得謂之木火通明。然須去木稍遠。或在後作火城。或在外洋作火秀。或左右帳角有火作旗鎗。借火煖木乃為貴也。若行度穿火。木前火謂之發木火。火下木謂之益火。木即成煨燼。無復生機矣。其或列木峯。頭有石尖出。是為大曜。木吐火華不為木害。

火剝金而尅金。四山得土則金有助。金變木而尅木。兩畔得火則金已衰。

得土以生金。得火以制金。則不畏尅。謂之救星。按。劉氏囊金雲。如土星行龍水星作穴。土尅水。本凶。左右得木救得金助。亦吉。是於穴星上講制化也。與所謂母星剋子死絕亡之旨異矣。蓋母尅子。則子死。非左右之山所能制化也。不如於行度相尅處講救星為是。

斯固。制化之機以觀乾坤之妙。

行止、將入首

剝換既悉。行止當詳。

青囊奧語第一義。要識龍身行與止。其行也必有委蛇不住之情。其止也必有尊重不動之勢。形止者有作。形動者無成。

葬書。形類百動。葬者非宜。四應前案法同忌之。言形止。如屍居之不動。方可扞穴。若類

百物之動。則非所宜葬。也非惟主山。但目前所見飛走擺竄之山。皆當居之。

大抵水走砂飛龍方行。水聚山會龍欲止。手足向前能欲止。手足向後龍方行。

撼龍經。停棹向前穴即近。發棹向後龍未停。橈棹向後忽峯起。定有真龍居此地。

枝疎葉少龍尚行。枝繁葉密龍將止。

天機素書。葉盛枝繁須尋腰結。葉疏枝朗盡處好裁。

藏牙縮爪龍將止。分牙露爪龍尚行。本榦也剝為嫩枝。可卜藏於玆上。本枝也變為老榦。當問津於前途。

天機素書。榦剝嫩枝吉將在茲。枝剝老榦其行尚遠。

山直走而水直流無足觀矣。山大彎而水大麯於此求之。

青烏經。山走水直從人寄食。疑龍經。凡山大曲水大轉必有王侯居此間。又曰。曲轉之餘必生枝。枝上必為小關局。天機素書。榦脊大勢若回轉。曲中定有枝可挨。雪心賦。水不亂彎匕則氣全。

一灘復有一灘。橫去而又去之地。一潭復有一潭見。結非一結之龍。非蓋帳不巢。非垣局不入。陰勝非陽不住。陽勝非陰不棲。

鐵彈子。陰勝逢陽則止。陽勝逢陰則住。

於其至乖知其將落。于其大動知其有成。

將作穴山必乖變。方高乍低。方大乍小。是也。將作穴山必曲動。方東行而忽西顧。方北去而忽南行。撼龍經。所謂真龍落處陰陽亂。是也。

主山端重清奇到頭斯貴。折山伶俐巧嫩人首方真。

主山少祖山也。真龍行度既遠必復起。主山再行三四節即結。若節數尚多。則同住蹕山論。非主山也。必另起主山方可。無主山而行度起伏曲折老亦結。但力量薄耳。到頭第一節為入首。第二節為折山。

故行龍王將結之間。必有至貴之氣。而到頭無人格之相。必非頁結之龍。

未論千里來龍。先看到頭幾節。到頭幾節內。成走馬、串珠、蘆鞭、三台、王字、中字、之字、拋梭、展翅、飛蛾等貴格因結大穴。但是起伏活弄秀麗非常亦必有結作。若到頭懶緩、死硬、臃腫、直長。縱砂木皆美。必非真結。

或真寄於偽落之先。或實閃於虛門之惻。

堪與管見。人每於盡龍處直扡。不知先已轉向橫作穴矣。或先已翻身作顧祖穴矣。又正龍行或作偏穴矣。又龍趨下或作高穴矣。

察之宜詳。求之必得。

穴星

星特起而開面是為穴部。龍大上而成形是為氣海。嬌嫩可愛謂之秀員。浮無瑕謂之清端。正不倚謂之嚴豐。潤不枯謂之足。

鐵彈子。泥丸不滿氣不兌。言結穴處必豐滿。光潤如孩兒頭。泥丸精髓滿足其色乃華。若一有缺陷薄削。則氣必枯槁。不成穴矣。

舒暢自由謂之達。軒昂自貴謂之尊。

青烏經。福厚之地雍容不迫。

退而不露謂之藏。矯然不群謂之特。

劉青田曰。凡真龍結穴。必不出身露體。獻頭露面以泄真氣。古人雲。好龍卻是閨中女。帳幕藏身不露形。正此謂也。葬書。群嚨眾支。當擇其特。大則特小。小則特大。天機素書。群山低小取乎大。群山高大向細安。並直而曲者為貴。眾伸而縮老為最。一粒粟。十高一低低處最奇。十低一高高出賢豪。十大一小小老為妙。十小一大富貴經耐。十短一長擁從為良。地學。群山直走一山橫。匕肱箕坐無徬人。自是一橫收眾直。宛宛之中認主星。又曰。群山皆縮一山長。自行自止自商量。單生斷不尋窮盡多從腰堸撰}堂。自回自轉收山水。其餘群短盡歸降。又曰。群山迢迢一山短。短者橫行還委宛。群長作護喜多枝。短者靠脊行不遠。此是主人負城居。穿山出脈暗度險。俗人不識穿山脈。只說主人來歷短。

四勢皆平謂之稱。四方無缺謂之安。巧而非常謂之奇。拙而難測謂之在。眾山揖而不走。招之則來。眾水顧而欲留。吸之斯得諸貴排。而送媚一元。靜而養真斯固。棲龍之窠實乃宿福之宅。回朝水。曰橫水。曰據水。曰去水。曰無水。水有五局之殊。曰直龍。曰橫龍。曰回龍。曰飛龍。曰潛龍。籠有五格之異。

朝水者。或溪或河當面來朝也。橫水者。從左從右橫抱穴前也。據水者。穴前水滙成湖渚穴璩而有之也。去水者。水自穴前流去也。亦曰。順水局。無水者。穴結乾坡。山勢盤聚而不見明堂之水也。亦曰早龍局。亦日乾流局。凡龍結穴只此五局。直龍者。龍直來頂對來脈結穴也。橫龍者。龍橫來橫結也。回龍者。龍翻身逆勢日而顧祖也。飛龍者。龍高起如飛而結上聚仰高之穴也。潛龍者。龍落平徉而潛蹤于田疇湖渚之間也。凡龍入首只此五格。入式歌。直龍原是撞背來。中出貴徘徊。橫龍原是從側落。逆轉須磅礴。回龍原是逆翻身。顧祖要逡巡。飛龍原是結上聚。昂首真奇異。潛龍原是落平洋。撒脈自悠揚。

然相龍固在觀格。而蔔穴必先審星。古人分五星以定名。後人詳九曜而盡變。

貪狼木、巨門土、祿存土、文曲水、廉貞火、武曲金、破軍金、左輔金、右弼水。楊氏之龍山九星也。又謂之老九星。九星之中惟弼星無定形。故不圖。太陽金、太陰金。金水水。紫氣木。凹腦、雙腦、平腦土。孤曜金、天罟金、燥火火、掃蕩水。廖氏之穴山九星也。又謂之天機九星。以其本於天機素書也。土星三體皆謂之天財者。土能生財主富。言財自天而下也。歌曰。貪狼頓笏初生。巨門走馬屏風列。文曲排牙似柳枝。惟有祿存豬屎節。廉阜梳齒掛破大武曲饅頭員更哭。破軍破傘拍板同。左輔樸頭無別法。又歌曰。九箇星辰有正形。細說與君聽。太陽端正覆鐘樣。太陰半月象。金水原來似鳳翼。紫氣笏囊垂。天財三體形有異。凹腦展誥是。雙腦貴人立馬容。平腦禦屏風。天罟張蓋形相並。孤曜如覆磬。燥火尖刀最是凶。掃蕩展旗同。又歌曰。九星員者號太陽。太陰員帶方。員而曲者名金水。木星直如矢。方是天財三腦分。凹腦土金身。雙腦合形本金水。平腦土星是。此名五吉是為高。辨別在分毫。頭員兩腳拖尖尾。便是天罡體。頭員腳直孤曜當。燥火尖似鎗。掃蕩一身渾是曲。四者為凶局。按天罡孤曜有兩格。一格頭員腳尖為天罟。頭員腳直為孤曜。一格太陽之頑飽者即天罡。太陰之頑飽者即孤曜。今圖從前格。

細恭九星九變之格。詳辨五吉四凶之形。

穴山九星。每星有正體。開口、懸乳、弓腳、雙臂、單股、側腦、沒骨、平面九格謂之九變。詳廖氏九星穴法中。正體者。無龍無虎也。開口者。下無乳也。懸乳者。上起頂、下垂乳而龍虎均勻也。弓腳者。龍虎一長、一短也。雙臂者。重龍、重虎也。單股者。或有龍、無虎。或有虎、無龍也。側腦者。頂不正也。沒骨者。無頂也。平面者。坦夷仰臥也。太陽、太陰、金水、紫氣、天財、為五吉。天罡、孤曜、燥火、掃蕩、為四凶。歌曰。九箇星辰又變九。正體皆居首。開口第二懸乳。三太極暈中涵。四是弓腳。五雙臂。單股居六位。七為側腦不須疑。沒骨八為奇。平面原來居第九。九變不離首。

此太陽九變也。其餘諸星。每星皆有正體。開口、懸乳、弓腳、雙臂、單股、側腦、沒骨、平面。九體。以此類推。圖不重贅。

星以成象為尊。難辨則無取。曜以合體為貴。太純亦可憂。非金非土曰巒膚。不火不木為雜氣。

雪心賦。土不土而金不金。參形襍勢。木不木而火不火。炫目惑心。蓋土之小巧者類金。木之失亂者似火。

金與水合為金水。金與土合為太陰。土與金合為天財。木與金合為紫氣。

此皆所謂合體也。惟太陽一星五行皆備。

涸水焦土總無穴情。枯木頑金有何生意。低金無晦魄與孤曜何殊。高金不轉皮與天罡無異。故金星肩硬即作罡觀。木星頭尖即同火論。金中蘊火則火毒方蒸。火下垂金則金液已竭。

地學。邱延翰論金星。有鳥喙、側子等名。皆金中蘊火有大毒。其無口老勿論矣。即開口作靨。其中火毒仍能殺人。審是真龍正穴。必預開壙穴數年。多經風雨消其毒氣。然後用之。庶免初年之禍。

水星最宜腳轉。土星切喜頭平。質瘦是為木星。身肥則曰紫氣。

凹腦二金一土不畏。腰長雙腦一水二金最宜。腰短為善。

凹腦兩金夾土。雙腦兩金夾水。水體柔故忌長喜短。士體堅故雖長不忌。然總不如短者為妙。短則兩山之間生氣盎然而可穴也。凡雙腦天財腰長則為水勝。主出黃腫。

孤罡本惡體。而形之小者堪裁。金土木吉星。而形之大者可畏。炎上者火之性。故多出高山。潤下者水之情。故多出平地。平洋多水。多土得金為優。高山多木。多金得土為尚。落有初、中 、末、之三等。體有兼、貼、襯、之三端。

初落者。離祖不遠即結也。中落者。龍行至中途復起少祖結穴也。末落者。龍行至盡處乃結也。李淳風曰。龍有旺于初者。有盛於中者。有歸於盡者。明山寶鑒。有少龍之穴。有中龍之穴。有盡龍之穴。入式歌。初落由來近祖山局勢必須完。中落餘枝作城郭吉氣於斯泊。未落名為木。能龍氣勢故豪雄。兼者如金星腳下帶水。謂之擺蕩。帶火謂之擺燥。又如木星腳下轉土、轉火、轉水、皆是也。貼者。如穴星面上另貼一小星。而體不可分。如貼物然遠看則無。近看則有。是也。襯者。如穴星面上另襯一小星。如衣之右襯。明是兩件。稍稍可分是也。貼襯二者俱要與主星不相刑尅為吉。鐵彈子、星體有正有附。兼貼襯之宜辨。

諸星之腳皆有兼體。圖此為式。餘以類推。又。廖氏撥砂經。所圖兼體是。一星身上而兼數體。又有頡兼、隱兼、之別。並附圖於此。

撥砂經。特立一星左畔曲者。兼水意也。右畔直者。兼木意也。山麓之淩爍。兼火意也。面之平者。兼土面之飽者。兼孤罡之意也。此兼之顯而易知者也。或左直而潤生窩直者。木而潤者。窩者。兼水意也。或右彎而燥。帶石灣者。水而燥者。石者兼火、兼罡、意也。此兼之隱而難見者也。又一說。凡兼星東看似木。西看似金。或東看似水。西看是土。亦曰兼體。

垂珠與贅疣須分。倒氣與遊胲必辨。毋認石以作玉。勿假目而混珠。

此皆所謂襯貼也。撥砂經。垂珠難認。倒氣尤難認。垂珠上下四旁員有弦稜。倒氣自上而下偏如坦腹。又曰。垂珠者、員中之員。遊胲者、尖中之員。倒氣者、水中之員。贅疣者、土中之員。又曰。贅疣屬陰。竚立而凝。遊胲屬陽。走而不定。二形孤曜之微症。諸龍之毒氣。

既審襯貼之情。載觀生尅之妙。木多金少。火多水少。是身壯而仇孤。木少金多。火少水多。是身單而仇。眾。寡不可以敵眾。弱不可以敵強。故木尅于金。而木多則金缺。水尅於土。而水大則土崩。木居東則向榮。催於西而茂於北。火居南則助燄滅於北。而盛於東。

雪心賦。木之妙無過于東方。北受生。而西受尅。火之炎。獨尊于南。位北受尅。而東受生火西土北為身衰。最畏乎水木。火南木東為身旺。何憂乎水金。

火居西、土居北、為不得位。而身衰。故畏尅。火居南、木居東為得位。而身旺。故不畏尅居尅位者。忌見尅星。故西木忌金。北火忌水。居生位者。忌逢生曜。故東木忌水。北水忌金。

如木星在西方。巳為西金所尅。而前後左右又見金星。則重尅而死矣。火星在北方。巳為北水所尅。而前後左右又見水星。則重尅而死矣。又如木星居東。已在旺方。而又見水星以生之。則未免太旺。故忌見水也。水星居北。已在旺方。而又見金星以生之。則未免太旺。故忌見金也

金木並居離仇被傷而無恐。土水並處震敵受制而何憂。

金本尅木。而兩星共處離方。則金為離火所傷。而無恐矣。土本尅水。而兩星共處震方。則土為震木所制。而無憂矣。

土水共處東方。火金共處北方。借我生者以相制。水火共居震位。金木共居坎位。藉生我者以相扶。

土本尅水。而兩星共處東方。則木氣本旺。而水又生木。木轉尅土。而土不能尅水矣。火本尅金。而兩星共處北方。則水氣本旺。而金又生水。水轉尅火。而火不能尅水矣。是借我生者以相制也。水本尅火。而兩星共居震位。則震木能生火。火之氣旺。而水不能為害矣。金本尅木。而兩星共居坎位。則坎水能生木。木之氣旺。而金不能為害矣。是藉生我者以相扶也。

木受尅而初凶。後龍遇水則終吉。金結穴而初吉。後龍遇火則終凶。

如木星結穴。前後左右。或有金來尅。則主初年凶敗。及行到後龍得水星以生之。則化凶為吉矣。如金星結穴。局勢完美。初下亦吉。及行到後龍遇火星以尅之。則變吉為凶矣。雪心賦。先破後成多是水能生木。始榮終滯。只是火去尅金。

子弱則看母星。母強則子有救。身衰則看朋曜。朋來則身可幫。

如金星結穴。被火相尅。少祖及父母山是土星。則土能生金為有救也。如本主是木星衰弱。砂上又得木星。則同氣可以扶身。而不畏弱也。

息星尅母則榮。母星尅息則滅。故前山可以尅後。而後山不可尅前。

子尅母。有破胎而出之理。母尅子則子死矣。所謂息星尅母子榮昌。母星尅子死絕亡。是也。又吳公解義雲。木星入土星。一甲輔朝廷。亦取從下尅上之義。

本不足者喜生喜扶。本太旺者宜尅宜洩。

如本主木星衰弱。砂上宜見水以生之。見木以扶之。如本主木星旺盛。砂上宜見金以尅之。見火以洩之。

惟主山得中和之氣斯。從山忌生尅之情。他如水盛木漂土盛金理。相生者有相反之理。而金藉火煆木 。籍金嶄。相尅者有相成之功。蓋星之幻化無、方而理取。安和為上。若夫癰腫峻急。都是惡形。軟蕩倚斜。總為陋狀。

撼龍經。凡起星辰不許斜。更嫌生腳照他家。

數痕直下為垂淚。一痕橫截為斬頭。水穿膊為斷肩。石夾上為碎腦。剖腹者槽生腹上。陷足者水浸足間。繃面脈多而橫拖。飽肚脈粗而中滿。

入式歌。繃面橫生脈數條。生氣自潛消。飽肚粗如覆箕樣。醜惡那堪相。飽肚又謂之金剛肚絕。

童頭不草不木。疙腦如癬如瘡。

山無草木為童山。山有黑白石相雜。憔悴無色為疙頭。葬書。氣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四山高鎖謂之囚。一山近逼謂之壓。

葬書。山因水流虜王滅侯。雪心賦。形如囚獄與祥雲。榛月何殊。一說。四山共圍一山。謂之暗。又前山展翅。既開復收如作穴狀。亦謂之囚嶽。山中有擻阜或古墓。縱橫皆大凶。

土被傷謂之斷。山尚走謂之過。

葬書。氣因形來而斷山不可葬也。氣以勢止而過山不可葬也。又青華秘髓雲。一息不來身是殼亦言斷也。

直硬為殺之雄。巖巉為殺之惡。

葬書。勢因士行而石山不可葬也。

懶坦為氣之弱。尖細為氣之衰。

董氏曰。鎗頭休下。鼠尾莫扞。

散漫為氣之零。汎洳為氣之絕。勢幽蔽者狐鬼之窟。狐虛耗有蛇鼠之鄉。

凡四山高蔽三陽不照為狐鬼所聚。不可求穴。錦囊經。所謂日月不照。龍神不依是也。凡山氣虛耗則蛇鼠得以穿漏亦不可於此。妄下。蔡文節曰。諸塚葬書莫不以蛇窠蟻穴為戒。而時俗輒以掘地得生氣之說飾其非。卒以取禍。

脈貴頂則為陰純。脈貫口則為陰極。所以穴後以露脊為大忌。而穴前以生嘴為至嫌。

穴後露脊謂之劍脊龍。穴前生嘴謂之元武吐舌。亦日。地刼。入式歌。第二休尋劍脊龍。殺師在其中。三寶經元武若教長吐舌。定知殺卻少年兒。

孤露則風撼而魂漂。凹缺則風射而屍覆。

葬書。氣以龍會而獨山不可葬也。入式歌。第三最忌曰風穴。決定人丁絕。 §面陡而無裀無褥。身傾而若瀉若流。

葬書。勢如流水。生人皆鬼。雪心賦。形似亂衣。妻必淫。女必妬。勢如流水塚必敗。人必亡。

頭分股如羊蹄之形。腦開摺如牛肋之樣。

穴法A

夫穴者。天地氤氳之精。山川自然之妙

點穴須識自然二字。若有一毫勉強。則非穴矣。

如首之有髓。如卵之有黃。辨之。有毫釐之差。失之人則千里之遠。

神寶經。毫釐之謬如隔萬山。尺寸之違便同千里。

大抵山有立、眠、坐之三勢。穴有天、地、人之三停。

泄天機。一箇星辰有三勢。立、眠、坐各異。立是身聳。氣上浮。天穴此中求。眠是身仰。氣下墜。地穴如斯是。坐是身曲氣中藏。入穴最相當。

欲識穴情。先觀山體。仰勢之山。氣墜。穴宜低求。立勢之山。氣浮。穴宜高作。

立錐賦。星辰聳者。天穴高結。勢如偃仰。穴居低下。寸金賦。勢如偃仰兮穴居下。

勢急脈大者。穴其緩處。勢緩脈縮者。穴其急中。

道法雙譚。脈大雄勇者。病於氣急。當閃其煞。脈大島長者。病於氣緩。當湊其急。脈太短縮者。病於氣微。當乘其盛。

平和則當心中藏。粗雄則就協旁立。

穴情賦。粗雄帶側尋。

側腦則詳其側處。正體則審其正中。

道法雙譚。正面取中。仄面取角。

邊死邊生則挨生。邊急邊緩則就緩。

發微論。有氣者為生。無氣者為死。脈活動者為生。粗硬者為死。龍勢推左。則左為生、右為死。龍勢推右。則右為生、左為死。瘦中取肉。則瘦處死、肉處生。飽中取飢。則飢處生、飽處死。金函賦注。貼身砂。先到為生、後到為死。兩邊界水。緊處為生、寬處為死。穴中厚邊為生、薄邊為死。點穴要挨生處三分。是挨生氣、出死氣也。
脈濶形扁。當扣其弦。股重鉗深。當倚其成。

穴倩賦。扁大臨弦出。道法雙譚。脈大扁濶者。病於氣散。當扣其弦。達僧問答。鉗坡深而股重。取其節氣。倚其盛大。

龍從左來穴右落。龍從右來穴左安。龍從橫來穴直藏。龍從直來穴橫受。

疑龍經。龍從左來穴居右。只為回來方入苜。龍從右來穴居左。只為藏形如轉磨。又曰。橫龍卻向直中扡。直龍卻向橫中處。平地。陽有餘而陰不足。起土處為真。高山。陽不足而陰有餘。落坪處最貴。既詳本山之勢。載觀四方之情。四山聳則穴高。四山伏則穴下。

四山高則畏壓。穴當高。四山低則畏風。穴當下。

朝山伏則穴下。朝山聳則穴高。

疑龍經。真龍藏倖穴難尋。惟有朝山識倖心。朝若高時高處下。朝若低時低處斟。

朝山近則穴高。朝山遠則穴下。龍虎低則穴下。龍虎高則穴高。

疑龍經。左右低時在低處。左右高時在高岡。董氏曰。龍虎低則避風。就明堂扡地穴。龍虎高則避壓。捨明堂尋天穴。

龍有力則倚龍。虎有力則倚虎。

範氏曰。龍強安穴必隨龍。虎強安穴必從虎。

虎先到則倚虎。龍先到則倚龍。龍逆水則倚龍。虎逆水則倚虎。龍包虎則穿虎。虎包龍則穿龍。

胎腹經。若見左砂抱右。則以棺腳收拾。右砂右水不走。若見右砂抱左。則以棺腳收拾。左砂左水不走。大抵取先到堂者收拾。經雲。到頭趕取二龍水。便是富豪地。

龍直虎弓穴居右畔。龍弓虎直穴居左隅。

龍直虎抱則生氣在右Q故穴右。龍抱虎直則生氣在左。故穴左。

在單提則左挨。右單提則右插。堂水聚右則右插。堂水聚左則左挨。

凡立穴須看明堂水聚何處。聚于左則穴居左。聚于右則穴居右。聚於中則穴居中。所謂真龍聚處看明堂是也。

水城抱左則左挨。水城抱右則右插。

疑龍經。山隨水曲抱彎彎。有穴分明在此間。

秀應在右則右插。秀應在左則左挨。

秀應謂朝山之秀而應也。

左山壓則右挨。右山壓則左插。前山壓則退後。復山壓則向前。上見亂石則向前。下見散石則退後。上渾淪而下明晰。就腳安墳。下散亂而上清純。登高作穴。

撥砂經。腳下散亂。求止於頂上之清。頂上渾掄。求止於腳下之清。

遠粗近秀。穴低下而避遠朝。內瀉外關。穴高取而收外勢。堂水邊明邊暗。則就暗邊。龍虎股短股長。則靠長股。既審四方之勢。載觀五行之精。認星必真而無訛。裁穴始的而不爽。

疑龍經。觀星裁穴始為真。不論星辰是虛誑。

金星扡金則傷亢。法取水窩。水星扡水則犯柔。法取金頂。

金必葬水。水者何?窩是也。窩在頂。穴頂。在腹。穴腹。在腳。穴腳。窩偏。穴偏。不拘立體、眠體。惟視窩所在耳。然。必腳下不出脈方真。若垂手吐乳。乳頭宛宛慚活者。亦水也。金生水。乳母珍其子。子依其母。亦吉穴也。訣雲。金星開口。量金用鬥。地學。金星剛碩穴依子。即窩即穴無差矣。窩在頂上穴顯門。窩在而上穴口堙C窩在當胸即穴心。窩在腳下即穴趾。窩正穴正審三停。窩如偏落即穴倚。無窩有饜要天然。須上對山觀起止。水必葬金。金者何?突 !是也。必挨金者。柔用剛也。不拘正、偏、斜、側。金在穴在後乘金前開口。斯穴真矣。五星葬法。水星不宜下水穴。葬了人了絕。好尋金頂問根源。富貴子孫賢。地學。水星柔弱穴依母。水頭必員當金處。挨金取氣不犯弱.窩鉗湊入簷毬堙C

水星葬突、葬泡。無突、泡。則取圈口鉗中。木星葬眼、葬芽。無眼、芽。則取鍬皮軟處。

水有突、泡。即金頂也。無突、泡。則取圈口者。開口員處即是轉金。故可穴。木必葬水眼。即窩穴水也。芽者。木生嫩乳。如萌芽。然萌芽動處中涵水意。亦水穴也。立木葬眼。眠木葬芽。此定法也。無眼、芽。則取軟處者。軟處即是轉水。故可穴。地學。木星專專取生意。何為生息 。水即是。水能生木。木涵水。生根生芽生枝翳。開花結菓生無限。看來只是一團水。一說木星葬眼、葬節、葬芽。眼為水。固是正法。節為金。為子尅母。芽為火。為母依子。故皆可葬。大抵立木必葬水。眠木則兼取火金。立木葬水。窩加柳眼窺春。靈鵲棲巢之類是也。

倒木橫落。勿截腰以安墳。眠木直來。毋當頭而下穴。

橫木當腰下穴。則犯斬脈煞。須以突、窩、鉗、口為憑。尋節苞立撞穴。吳公口訣。倒地木星長百丈。不論橫直皆可葬。直尋粘倚莫當頭。橫要中間苞節旺。直木當頭下穴。則犯門脈煞。須尋苞節作倚穴。粗大而有氈唇。則作粘穴。吳公口訣。木星居下當頭穴。門煞人了絕。或粘或倚穴為奇。閃脫要君知。按:木不穴頭。固也。若長岡帶水意者可下。垂頭穴。術家謂之紫氣垂頭。

火炎而燥。倒而近水則可扡。土厚而藏。洩而流金則可穴。

火不結穴。其性至燥。金入之則鎔。木人之則焚。水入之則涸。土入之則焦。惟剝換多而成眠體穿田。至水邊乃有結作。斷法所謂。五七火星連節起。列土侯王地。脫落平洋近大江。結穴始相當。是也。然。廖氏九星穴法中。立體火星轉水者亦結。蓋既大開水窩。則水火既濟。于火下覓平土立穴。穴依其子。亦是吉葬。地理之所以不可以一端論也。土必葬金。金者突也。土厚氣粗必生金。以泄其氣乃可穴。在腹者。謂土腹流金。微有金意者。謂土腹藏金。在角者。謂士角流金。微有金意者。謂土角藏金。突在窩中。固隹。突在平中。亦穴所也。地學。士星作穴亦依子。必是窩中有突體。土腹藏金中正穴。土角流金亦可喜。土不穴窩窩是水。上尅下兮母刑子。若果龍真窩氣好。大作金堆當窩底。肩窩、角窩與邊窩。生金作金法同擬。作金又覺無憑據。便規上弦取旺氣。不然吐下合提盆。水出盆曰是生氣。按。土垂手吐木乳。為子尅母。破胎而出亦可穴。

厚上不見金意。法當破角見金。頑金略有水情。法當開孤取水。

土必葬金。無金則破土成金。亦可穴。在腹曰破腹見金。在角曰破角見金。頑金即孤罡也。必有生成。微窩乃可大開。謂之開金取水。

頭員腳直為金戰木。須登高而擇水窩。頭員腳尖為火戰金。必騎刑而剪火嘴。

頭員腳直為金木戰而不受。穴取金頂下水窩以葬。謂之挨金取水法。蓋金本尅木。得水間之。則有相生之理而不尅也。頭肩腳尖為火金戰而不受。穴取金頂下水窩以葬。謂之騎刑剪火法。蓋火本尅金。得水間之。則水火相濟而不為害。訣所謂。金頭大腳。葬火消鑠。火腳金頭。葬水封侯。是也。二者即立錐賦所謂。元武嘴長高處點。蓋高則群凶降伏。亦壓煞穴之類也。一說。金頭木腳。葬金犯剛。葬木受殺。于金木相交處。審有微微窩靨。用工打開。見暈見土乃葬。前開小塘照水他作法。坐穴但見池堧彎護。不見木乳奔去。謂之開金取水。又曰。斬官若坐穴乳化為唇。則不須開池。若土色惡。或愈開愈見石。則仍棄而不用也。挨金剪火作池之法。亦與此同。

陰龍陽穴為妙。故水土則取金扡。陽龍陰穴為宜。故木金則取之葬。

水土巒頭。陰龍也。不宜開口成水窩。重見陰穴。謂之重陰無化氣。主黃腫敗絕。故取泡、突以陽濟陰也。金木行龍。陽龍也。不宜生乳、生突。重見陽穴。謂之純陽無化氣。主孤寡敗絕。故取開窩、開口。以陰濟陽也。此又總釋土文之意。五星葬法陽龍下了陽龍絕。陰龍下了陰龍滅。陽龍陰頂好安墳。陰龍陽穴堪裁折。按。地理以高起者為陰。凹平者為陽。此何以以乳、突為陽。窩、鉗為陰也。蓋以形體言。則凸者為陰。凹者為陽。以星體言。則金本為陽。水士為陰。乳、突乃金木之穴。故為陽。窩、鉗乃水穴。故為陰也。

水由陰盛。火由陽極。盛極者殺氣之蒸。木稟陽沖。金稟陰和。沖和者。生氣之萃。

木榮於東。故性稟陽沖。金本陽星。以輝於西。故性稟陰和。

避煞。故水火之穴少。迎生。故金木之穴多。

披肝露膽經五星惟取土木金。名曰三吉。為吉穴。

然五星究不相離。而一體則必兼備。木芽木節。即火即金。金窩金鉗即水即木。

芽、即火也。節、即金也。開窩處即水。開鉗處即木。

穴間界合亦是水情。穴復員平便為上體。木之擺動處即水。水之堅實處即金。金未交而成大材。水火濟而調至味。斯以成兩間之大局。亦可見五氣之妙機。取所相需。略所相尅。

金木交、水火濟為天地間兩大局。所謂相尅者。有相成之理也。

若夫杖法有十二之異。作法有十六之殊。

順杖、逆杖、縮杖、離杖、沒杖、穿杖、門杖、截杖、對杖、綴杖、頓杖、犯杖。楊氏之十二杖法也。蓋粘、倚,撞、斬、截、吊、墜、正、求、架、折、挨、併、斜、插。楊氏之十六作法也。入式歌。星中太極最元微。於焉生兩儀。若是動時分四象。胍息窟突狀。胍是有脊暈中生。息是再成形。窟是有窩在平面。突是泡形見陽龍。息突忌相逢。陰龍胍窟凶胍象。開井分四樣。蓋粘井倚撞。胍緩用。蓋急用粘直倚橫撞。尖息象。開井有四類。斬截並吊墜。息短用。斬長截。當高吊。低墜。藏窟象。開井有四訣。正求與架折。窟狹用正。濶用求。深架。淺折。收突象。開並有四法。挨併與斜插。突單用扶。雙併。中正、斜、偏插同。

足以剖乾坤之緘。鑿混沌之竅。然杖法雖有十二等。總不出窩鉗乳突之中。作法雖有十六端。總不外蓋、粘、倚、撞之理。來勢徐緩以蓋論。來勢雄急以粘觀。

長乳者。兩掬中垂乳長也。不宜太長。太長則脈不活。短乳者。兩掬中垂乳短也。不可太短。太短則力微。須短得其宜。界水明白。方為合格。大乳者。兩掬中垂乳大也。不宜太大。大而粗峻則非真穴。小乳者。兩掬中出乳小也。不宜太小。小而微薄則真氣不到。長鉗者。兩腳皆長也。不可太長。太長則元辰直瀉。須長得其宜婉媚為隹。若近有低案橫抱。雖長不忌。短鉗者。左右兩腳皆短也。不宜太短。太短則護穴不過。開腳不真。須短得其中。或外有抱衛。方為合格。若短而外無包堙C穴必孤寒。非真結也。直者。兩腳皆直也。切忌長硬。須婉媚短小方隹。曲者。兩腳彎曲也。如牛角樣。弓抱穴場。左右交牙尤妙。以上皆乳鉗正格。

蓋者。取覆蓋之義。脈來平緩。勢成上聚。揭高放棺。土牛歌所謂。緩來不妨安絕頂是也。然亦要留頂。腦後要有靠。樂不可露風。粘者。取粘綴之義。脈來雄急。勢成下聚。就低放棺。土牛歌所謂。急時何妨。葬深泥是也。然亦要留腳。忌水淋穴背。

穴法B

來勢直硬以倚觀。來勢中和以撞論。

倚者。取倚靠之義。脈來急而勢成中聚。挨旁放棺。然亦須靠來脈。不可就虛脫氣。撞者。取衝撞之義。脈來不急不緩。勢成中聚就中放棺。然亦有輕撞重撞之分。惟祖氣脈之厚薄以為準

火木不可蓋。水土豈能粘。土星不作倚扡。五星皆有撞法。

火葬其焰則焚。木葬其末則危。土葬其飽豈可脫而粘。水葬其湧豈可緩而粘。土星葬倚則崩

頂薄忌蓋。褥薄忌粘。詳加斟酌。斜鋪難倚。潤鋪難撞。細為消詳。他如窩突之流。形莫非五行之精氣。直者為木。員者為金。彎曲者水之情。尖利者火之象。

撥砂經。窩突之形體非止員而已。員乃金之一體。五行之範物未嘗少離。故二象之見於規格者。亦有長直而為木者。彎曲而為水者。尖利而為火者。亦有合體而為兼氣者。
乳有長短大小之異。鉗有長短曲直之殊。

窩有淺深潤狹之不齊。突有大小明暗之不類。

淺窩者。開口中平淺也。須窩中員淨兩掬弓抱。懶坦無倩則非。深窩者。開口中深藏也。須深得其宜。若太深坑陷則非穴也。濶窩者。口中寬濶也。不宜太濶。太濶是空亡虛冷之地。氣不凝聚。決不可下。狹窩者。口中狹小也。須如燕巢雞窠之類。大突者。其突高大。雖大不宜粗腫。小突者。其突低小。雖小不宜微弱。明突者。大突小突之明白可見者也。不宜太明。太明則非真結。暗突者。突之模糊不明者也。又謂之骼突。穴星濶大微有異水。粗看則無。細看則有。亦!太極暈之類。以上皆窩突正格。按。窩之太深太濶者中有微乳微突則可穴。其說詳後。

乳有側乳閃乳為乳之幻形。鉗有分鉗合鉗為鉗之變格。

側乳者。乳從側落。偏於一畔。本身龍虎。邊有邊無。要外山湊集方為合格。閃乳者。乳從偏落。閃在一邊。龍勢到此起頂。偏下作穴。而中出之。乳粗硬斜曲無穴可下。正氣閃在一旁。乃以中乳為龍虎護衛之砂。龍從左來閃。乳在右。龍從右來閃。乳在左。亦有龍脈中起均勻兩穴皆可下者。最宜乳頭光淨。兩拘有情。不粗不峻。方為合格。若粗飽峻急。瘦弱微小。則非真結

邊窩足貴法扡其中。並突為奇法扡其介。

邊窩者。窩之弦稜欠缺一邊。星面峻急不能融結。卻于其中吐出平坡。如鋪氈吐唇而一邊微起彎抱。是為邊窩。切忌窩中太濶。及坑陷太濶。則生氣不聚。坑陷則造化不融。皆不可下。並突者。爾突相粘連也。法當扡交界之間。兩突合氣融聚在中。故曰並。惟大龍旺盛者。方能有此。凡此皆窩、突之變格也。更有並窩、三窩、雙突、三突。皆變體。詳扡法中。

分鉗者。星辰開口結穴。而兩鉗分向左右。須鉗中藏聚。登穴不見分飛之勢。下有氈唇。外有包堙C真氣融結。方為合格。合鉗者。即所謂玉筋夾饅頭也。氣從兩鉗而合。故曰合鉗須氈唇。員整曜氣應證星辰。仰面方為合格。凡此皆乳、鉗之變體也。更有雙乳三乳亦乳之變。詳扡法中

乳穴最畏風射。鉗穴切忌水淋。

疑龍經。乳頭之穴怕風缺。風若入來人滅絕。必須低下避風吹。莫道低時鱉裙絕。又曰。鉗穴如釵掛壁隈。惟嫌頂上有水來。釵頭不員多破碎。水傾穴內必生災。

乳以員潤為真。鉗以員淨為貴。鉗如歪陷即是山灣。乳如曲斜便為山腳。

凡窩鉗之穴。須員淨宛曲。嫌偏歪陡陷。疑龍經窩形須要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偏陂不可名窩。穴倒仄傾摧奈禍何。凡乳穴須員潤端正。嫌枯瘦斜曲。疑龍經。凡是穴乳。曲即非曲。是抱堳D正穴。九星穴法。正者為乳。斜者為腳。

乳欲下墜而有蓄。突欲漸隆而有餘。

乳必上小下大。墜而有蓄乃為真。乳突必漸漸隆起。其足濶鋪則餘氣多。而界水不削乃為真。突若凸然而起。及界水逼近者。多是贅疣之氣。非真突也。三寶經所謂。窩窩燕子巢。休卯處成凸。是也。按。道法雙譚雲。窩之腦薄者。水槽。乳之光突者。陰殺。亦言乳不生靨。生窩非真穴也。又窩中有突則葬突。即古人所謂寧水中坐。毋水底眠之意。蓋葬突則為水中坐。無突而葬則竟水底眠矣。奚可哉。

突不葬頂而葬褥。棄金從水之方。窩不葬心而葬弦。棄水從金之義。

撥砂經。突頂為老陰之止。窩心為老陽之止。止極而無生意。葬頂者。犯燥。主強梁絕。葬心者。犯濕。主衰弱絕。葬褥則褥轉處便是水。故為棄金從水。是穴上急來緩受之義也。葬肱則弦彎處便是金。故為棄水從金。是穴上緩來急受之義也。

窩中有突。突中有窩。有處堪裁。窩弦生窩。突弦生突。生處可穴。

窩中復起小突。日土宿。突上復生小窩。曰羅紋。索總結穴。星辰似覆鍋。覆鍋開口或生窩。莫非陰極陽生處。所以紋如指面羅。又曰。結穴星辰有口開。口開唇下略生堆。亦惟陽極陰生處。土宿中生若覆杯。

或有乳而不葬。乳落於乳旁。或有窩而不葬。窩閃於窩側。

乳直硬不受穴。須作掛角穴。以聚氣。如正面平夷。似窩非窩。穴閃在一邊。或落低平作下聚穴。 §或有突而不葬突。就下作粘。或有鉗而不葬。鉗登高作蓋。

鉗欲後豐而有頭。窩欲中平而有肉。

鉗必後有隆員之體乃為真。鉗窩必內無稜坎。隱然漸低中有肉。地乃為真。窩若陡而為坎。及窩水深中無內。地乃假窩也。蓋深而陡則肘臂重。其氣不發。於窩而或流行於左右矣。按。鉗必後豐。窩穴亦須後豐。若腦薄則是水槽。非真窩也。

見謂有乳須防地空。見謂有窩須防夭敗。

凡左右無大砂遮護。謂之天空。雖有龍虎。而穴之左右無貼身。陰砂不能攔水上堂。謂之地空。訣雲。天空掃人貧。地空掃人絕。凡崩陷之所。氣敗處也。謂之天敗。若誤認為窩。而下之主絕。

乳突之浮土略少。其盈必流。窩鉗之浮土自多。其謙必益。

乳突物踐雨侵故浮土少。若大窩、大鉗在深山茂林之中。草枯木攔水推積。多歷年所。故浮土多。亦地道流盈。益謙之意也。凡窩鉗之穴。須用工開之。乃見真土。

乳突不可大飽。飽而有窩則可扡。窩鉗不可太深。深而有乳則可穴。

凡乳突之穴。不可太高。太大而高者。為老陰。不能生化。須大乳大突中。微有陽窩。謂之老陰媾少陽。扡微窩處。三寶經所謂。螺螄開醃路。不怕金剛肚。是也。凡窩鉗之穴。不可太深。太大而深者。為老陽。不能生化。須大窩大鉗中出微乳、微突。謂之老陽媾少陰。扡乳突上。

突大氣旺不止。宜在突下平坡中取穴。以脫暴氣。或大突下,又有小突。員淨可穴。鉗中陡峻。不能融結。則就脈棄鉗而點。蓋穴亦緩來急受之意。

高山不可葬突。大顯而無涵蓄之清。平地不可葬窩。大隱而無特立之。

撥砂經。高山宜作窩穴。蓋體既高出。穴又突起。則生氣不融。發洩太過。謂之忌突。平洋宜下突穴。蓋穴既低落。勢又窩藏。則保合未固。胎結未完。謂之忌窩。附。金鋼鑽。高山葬窟。定形也。而有空窟之天狗。平地葬突。定形也。而有暴突之孤曜。葬之家破人亡。

惟金忌突。有救則無虞。惟土忌窩。有救則反吉。

金星又結突泡。謂之金穴。純陽無化氣。主敗絕。若大開兩腳彎抱。則褥而為水中垂乳。突又為金穴。陽金生陰水。陰水又生陽金之穴。則右陰救陽。二氣相配。有生生化化之妙。亦吉穴也。土星開微口。謂之水穴。土本尅水。又純陰無化氣。主敗絕。若口之內生出微茫金突泡以救之。則土生金。金生水。是陰生陽。陽又生陰。二氣相配。有生生化化之妙。亦吉穴也。按:金星忌突者。金既剛。突又帶剛。謂之硬撞。硬撞不成穴。若金星垂兩手。下復起突。突上開口。謂之大金剝小金。大金是龍格。小金是穴星。其相接處必有氣化水。開口處又化水。化化無窮。有吉無凶。按:士星忌窩者。窩是水。土尅水為母刑子。斷不成穴。若果龍真穴的。穿山脈到窩中肥厚員好。又不可棄。法憑四應所到。打開墓頭。大作員堆。為土腹藏金之象。佔堂為偃!月之形。蓋頑土受氣。飽而不得出。則中藏其毒。廣鑿而深取。則氣行而毒化矣。土者。金之母。土盛必生金。故作金堆。金必生水。故作水池。金堆者。從土氣也。浮金無根。水安從生。復為偃月以聚之。使金水相映。所以助浮陽之氣也。

突無脈謂之遊胲。窩無脈謂之冷窠。

突土無厭。則無真氣。其突也遊胲而已。窩上無脈。則非真來。其窩也冷窠而已。亦曰。空巢。亦日。乾巢。按:穴上審脈。此常理也。然。暈之上亦分氣、脈兩種。陰日脈。陽曰氣。脈則起瘠分明而易見。氣則平坦隱微而難明。必龍真穴的。證佐分明。方可扡穴。

穴上之脈宜微。顯則生意大露。暈間之脈宜短。長則暴性未闌。

至寶經。脈來隱隱始為生。脈小微微是正形。隱隱微微方是穴。麗麗蠢蠢死無情。

遊脈之來。其來不屬。孤息之止。其止不真。

撥砂經。脈為穴之主。穴為豚之輔。有穴無脈。謂之孤息。穴星之體。宏而且大。必有遊脈。另聚左右。不知脈者。據而穴之。則情不專。而氣不聚。不能致福。

所以審穴。必以審脈為先。而葬脈。不如葬氣為上。

拿穴法。有生成之龍。必有生成之穴。法當從後龍過峽處。脈脊上。一步步隨脊脈曲摺轉動。逐寸跟緝前來。脈行亦行。脈止亦止。其脈之止處。即脈之生氣滴斷處也。滴斷處自有陰陽交媾。牝牡相乘。結成毬簷。鐵彈子。認氣難於認脈。葬脈不如葬氣。

脈者。毬落間一線微見。有隱躍之形。氣者。脈盡處一點微平。有精光之致。

凡脈之行。必斂而有脊。如草蛇灰線。雖不甚著。未嘗無形。惟有脊。故屬陰。氣者。脈盡處平坦員滿。有一種精光融聚之致。惟平坦。故屬陽。按:此所謂氣。乃脈盡處。一點微平。可葬之處。即穴暈是也。與上所謂穴上之脈不同。

葬脈。恐犯陰煞。葬氣。斯得陽沖。

接木法。大凡接脈不可將棺頭直闕。只就一邊下穴。左邊接氣。代代發長。右邊接氣。代代!發小。穿左右。則氣從耳入。氣入耳吉。氣入腦凶。

然鬥脈固非吉。扡而失脈。更為凶。葬棺不可以脫脈。脈不可以離棺。惟不即而不離。乃盡美而盡善。愚者昧於恍惚之際。知者辨之咫尺之間。既審脈情。載分煞氣。

泄天機。點穴必先分四煞。留心莫亂挖。惡煞無過直與尖。真箇得人嫌。兩邊員淨名全吉。藏煞為第一。無饒無減穴居中。妙用奪神功。穴下如生尖直胴。壓煞穴宜作騎龍。高下自無凶。法與擬今同。氣脈直來形勢急。脫煞穴宜立。須知氣脈落平夷。休嫌穴水泥。一邊尖直來相從。閃煞穴宜用。從來倚穴亦如然。莫道穴居偏。

脫煞與粘無異。藏煞與撞略同。壓煞似蓋而實非。閃煞似倚而稍遠。知避煞乏理。則不召凶。識乘氣之機。則可致福。

葬書。葬者。乘生氣也。

大抵生氣之萃。不外二氣之精。陰來必借陽一噓。非窩靨不下。陽來必借陰一吸。非珠泡不扡。

來如覆掌。陰龍也。必有窩靨。始可葬。借陽以一噓也。無窩靨。則純陰。無化氣矣。來如仰掌。陽龍也。必有珠泡。始可葬。借陰以一吸也。無珠泡。則純陽。無化氣矣。四語乃穴法之總括。地理不易之則也。前言陰龍、陽龍。以星言。此言陰龍、陽龍以形言也。總索。星如覆掌。是陰龍。陰極陽生。理在中。到穴略開窩。有口。其形馬跡正相同。又曰。龍如仰掌是陽來。自是陽來陰受胎。凸起節包為正穴。覆杯相似不須猜。至寶經。有陰無陽。葬了不昌。有陽無陰。此處休針。沖陽和陰。積玉堆金。陰來陽受。陽來陰就。道法雙譚。乳、坡、節、芽、梳、齒、犁、鐴、戈、盾之類屬陰。穴撐、稜靨、唇口而取其陽。窩鉗、印堂、燕窠、雞窠、鋪氈、動浪之類屬陽。穴扡珠泡、弦突而取其陰。陽來陰受。陰來陽受。此一定之法。附。空石長老捉脈圖。暈間凹陷者為陽穴。暈間凸起者為陰穴。就身作穴者。為陽龍。宜陰穴。另起星峯作穴者。為陰龍。宜陽穴。反此皆有凶咎。或上截凸起。下截凹陷。或下截凸起。上截凹陷。或左右凹凸相兼。皆為二氣交感。不問陰陽龍。皆可用。凡陰陽之穴。皆當饒減。惟二氣交感之穴。則取陰陽之中。乃升降聚會之所。不用饒減。深者為窩。淺老為靨。真靨漸次敗來。假靨乃人所為。上對山觀之。自明。

陰來陰裁。為禍也速。陽來陽受。為禍也遲。所以陽必升而與陰交。陰必降而與陽合。陰噓陽魄乃孕陽吸陰精始胎。然而萬物生於陽而死於陰。雖陰穴必取平處。地理棄其老而用其少。而老胎必扡嫩中。

萬物生於陽而死於陰。穴雖有陽受陰受之分。然終是喜陽。故乳粗陰重穴取微窩。突硬陰重穴取微靨。與突不葬頂而葬簷。皆取陽之義。古人謂撒糠地上。雨後糠聚處即穴。亦言陽也。又道法雙譚雲。陽受固要開面。陰受亦要開面。倘突而無面。斷為虛假。所謂開面亦是陽也。凡穴分而言之。突為老陰。乳為少陰。窩為老陽。鉗為少陽。合面言之。乳突之粗者為老陰。小者為少陰。窩鉗之深者為老陽。淺者為少陽。二少可用。二老不可用。間有用二老者。亦必粗。突之中有微。窩為老陰媾少陽。深窩之中有微泡為老陽媾少陰。是所謂:老胎必扡嫩中也。玉彈子。陽少陰少謂之生。陽老陰老謂之殺。棄老用少是乘生氣。

雖陽變陰合而穴始成。必陰少陽多而氣始善。

鐵彈子。辨穴生死須識陽多陰少。立錐賦。陰少陽多得。葬法。陽少陰多莫令強。

穴法C

斯固。地理之極。致以觀造化之真機。若夫後天未鑿之山。必有先天巳生之暈。一圈徽明為太極。半月疊見為天輪。

太極者。太極暈也。凡結穴之處。必有真暈。或天心湧突。或天心落靨。皆暈也。謂之太極者。如太極圖。然一圈週員。而中含陰陽。謂之暈者。如曰月在天。其旁有暈。無形而有影也。穴星既得。必審穴暈。必有此穴。方真的。若極暈之上。又有如半月狀者。二三疊見。謂之天輪影。此大貴之徵。不常有也。葉九升六經注。生氣藏蓄於內。其上必有動氣。動氣者。何?即凹突之穴暈是也。生氣潛於下。暈形見於上。如魚在水中。一動其水。上自成一暈。見暈可以知魚也。沈六圃地學。問。暈既一箇影子。畢竟是略高些子。還是略低些子。曰。須看陰陽。如在陽中求陰。則是略高些一個圈子。如在陰中求陽。則是略低些一個圈子。問。太極暈即是窩、鉗、乳、突否。曰。不是。此須有辦。窩大則窩中又求暈。窩小即窩。即暈。突大。突中又求暈。突小即突。即暈。鉗、乳皆長不問大。小必求其暈。又曰。有外暈。有內暈。外暈憑以開壙。內暈憑以納棺。又曰。凡臨暈必作旺氣。開暈必涵生氣。又曰。內暈或一、二重。或多至八、九重。有暈心。多是碗大。白土適當。金井正中。乃為得穴。又曰。暈中看穿山。有如粗暈是石。嫩暈是土。其粗暈上必有一條嫩土穿山而來。這便是真穿山。穿過粗暈發開為穴。乃真氣透地而出。這便是真透地。又曰。真穴有範圍。有蓋、有底。範圍即太極一圈也。蓋則真土之粗者。或是石蓋底亦真土之粗者。或是石底範圍。蓋底之中精粹之土。恰好容棺。此天造地設。福德藏身之穴也。又曰。有蓋底而無範圍。空山野土。亦有層數。不須稱快。有範圍而無蓋底。淺深無度。暈氣恐復不真。

蟹眼。蝦鬚。相暗水於涓滴。蟬翼。牛角。察陰砂。於微芒。

是真穴。必有真砂。真水。何謂真砂?兩旁夾穴之微砂是也。以其甚細。故曰牛角。以其甚薄。故曰蟬翼。若無牛角蟬翼。為無真砂。伺謂真水?砂內界穴之微水。曰蝦鬚水。兩旁分水處曰蟹眼水。兩水合處曰金魚水。穴無蟹眼則無上分。無金魚則無下合為無真水。凡魚吸水口進而腮出。惟金魚腮進而口出。故藉以喻前合之水也。狐首經。金魚不界雌雄失。經局雖藏風。亦不可下。寸金賦。金魚蔭腮兮。切忌溜牙。

再審十字之罡應對。無差則穴的。更觀八字之水分合。有據則穴真。

凡真穴。必後有蓋山。前有照山。左右有夾耳山。謂之天心十道。四山如十字登對。謂之十道。應不對。為十道不應。琢玉集。發露天機真脈處。十字峯為據。凡真氣融結無有太極員暈。暈之上弦必有分水。弦稜突起如毬之員。故曰毬。下弦必有合水。如簷水滴斷。故曰簷。此分合之水。即上所謂蟹眼、金魚是也。惟上有分。下有合。謂之陰陽交度。亦曰。雌雄相食。若上有分。下無合。上無分。下有合。謂之陰陽不合度。亦曰。雌雄失經。毬上分水為第一分。又曰。一龍分水。詹下合水為第一合。又曰。一龍水合。氣脈之聚散融結之真假全繫乎此。為地理之元竅也。又巒頭後過脈處。分水為小八字。水為第二分。又曰。二龍水分界。送氣脈前至龍虎關內交會。為第二合。又曰。二龍水合。亦謂之陰陽交度。雌雄相食。又第二節龍格後過脈。分水處為大八字水為第三分。又曰。三龍水分界。送氣脈至穴前。龍虎關外纏龍。內交會為第三合。亦曰。三龍水合。但此三龍之水交會不常。或合于中堂之前為順水局。或合于青龍之左。或合于白虎之右。為橫水局。或合於巒頭二三節之後。為逆水局。此三分三合之水。亦不可太拘。上地有三分合。中地有二分合。下地有一分合。若無第一分合之水。不可言地矣。葬法。後倚三龍山前親三龍水。神寶經。三合三分見穴土乘金之理。兩片兩翼察相浮水印木之情。金函賦。坐下若無三合水。面前空有萬重山。

上有臨頭始免淋頭之患。下有合腳乃無割腳之虞。

有員毬在穴暈之上。謂之臨頭。有此。則水不淋頭。有合襟在穴暈之下。謂之合腳。有此。則水不割腳。乃為真穴。一不備。則假矣。總索。臨頭合腳地方真。上下由來真氣凝。上枕毬簷端且正。合襟下對自分明。又曰。無毬披水是淋頭。無合名為割腳流。或有上來無下合 。這般假地不須求。按:毬簷之簷有兩說。有以穴暈之下合襟之上為簷者。有以員毬之下穴暈之上為簷者。今兩仍之。

暈必若有若無。造化始具。水必邊明邊暗。陰陽乃和。

凡真暈。只在有無彷彿之間。太顯露者。非真造化也。撥砂經。暈形亦貼之意味。精之所露。穴之所止。不論正變。皆有之。必須近看則有。遠視則無。人人所共見而可指者。此生意洩盡。無涵蓄之氣。為福不久也。必邊明邊暗者為尚。吳白雲曰。陰陽之氣聚處。小而不大。精而不粗。微而不顯。藏蹤隱跡。而不可見。畫莢圖。其精愈藏。其神愈隱。而其穴愈真。訣雲。隱隱微微。彷彷彿彿。粗看有形。細看無物。凡真穴。必二氣沖和。方為生氣。故夾穴之水。必股明股暗。其明者。深也。屬陰。其暗者。淺也。屬陽。為二氣之交感。若兩股俱暗。乃純陽無陰。為冷氣也。兩股俱明。則凸露。乃純陰無陽。為煞氣也。冷氣退敗。煞氣凶禍。俱非真穴。家寶內旨。有明有暗儘堪圖。無暗無明不可居。最是陰陽枯淡處。勸君不可陷良夫。

上有蓋帳可憑。下有氈唇可證。

穴後之山為蓋山。穴後張兩翅。謂之帳蓋山。惟大地方有之。尋常小地不能有也。蓋山以土星禦屏為上。主出侍從貴臣。大金星次之。尖聳之山又次之。尖聳則勢單也。穴下餘氣吐露。大者曰氈。小者曰唇。氈在北鋪。穴在此住。唇於此吐。穴於此扡。天造地設自然之應。造地設自然之應。無此即非真結。橫龍之穴尤須認此。不可忽也。疑龍經。真龍到穴裀褥。便是枝龍也富足。撥砂經。龍無峽者山腳穴。無唇者虛花。附。地學。凡穴不拘窩、鉗、乳、突。其下必有唇。唇下仍有氈。唇所以合穴氣也。氈所以合龍虎之氣也。乳突無唇即是孤乳、孤突。窩鉗無唇即是空窩、空鉗。又曰。唇以員兜為正。亦有五行。員為金。唇曲為水。唇方為土。唇皆吉。直為木。唇尖為火。唇皆帶煞。須用裁剪。

如土階者最貴。合奇數者更優。

氈唇如土階。乃至貴之格。主生人文秀。然。取奇數。不取偶數。

暗水欲流而不流。明堂欲現而不現。

暗水即上所謂蝦鬚、蟹眼水也。明堂乃穴前蝦鬚、蟹眼水。注聚之處謂之小明堂。即上所謂簷水。所謂合襟也。二者皆依稀彷彿。似有似無。必有此穴方的。雪心賦。登穴看明堂。至寶經。凡認脈情看住絕。水若行時脈不歇。歇時須有小明堂。氣止水交方是穴。

一物中藏而欲動。四獸外拱而欲來。

鐵彈子。點穴須求三靜一動。

真氣盎。而將浮。靈光掬。而可得。止其中。則萬有。出其外。則一無。

止立穴上。則眾山眾水有情。精神門聚。若無所不有。纔移步。則四應無情。精神渙散。若一無所有。所謂移步。換形是也。

斯固。真久必露之情。而為裁穴可據之跡。然而。有形猶可認。不如葬氣之難。有氣猶可憑。不如葬影之幻。

穴間有窩、鉗、乳、突、蝦鬚、蟹眼可擄為有形。穴間無窩、鉗、乳、突、蝦鬚、蟹眼可證。只微有突塊、弦稜。謂之氣塊。以其有氣而無形也。

星飽立而無面相。豈知其撒落平洋?龍真來而無穴情。熟意其脫在洲渚。既隱隆絲莫測。復浩蕩而難稽。惟影光之欲浮。斯生氣之可竊。

只相其精神會聚。靈光欲露處。據而穴之。謂之葬影。所謂孤月沉江。其光在影。牕外月明。牕內白水、邊花、發水、中紅皆是也。

非至幻不出乎此。非至精孰與於斯。且夫天地之精何所不變。二五之幻。何所不開。龍之大者。結愈怪藏。穴之奇者。精愈隱拙。故楊氏有怪穴之賦。非常理可求。廖氏有奇形之圖。豈成格可擬。

楊固有怪穴賦。徐善繼兄弟廣之為怪穴辨惑歌其言曰。真龍藏倖穴奇怪。俗眼何曾愛。天珍地秘鬼神司。指點待明師。明師勘破元機訣。秘密不敢說。恐君福緣或輕微。指出反驚疑。地有奇巧有醜拙。總名為怪穴。巧是穴形美且奇。地位使人疑。拙是穴形婢且醜。狐疑難下手。高人!造化蘊胸中。巧拙盡元通。大凡怪穴有蹺蹊。龍要十分奇。認得龍神的的真。怪穴始可針。或然高在萬山巔。天巧穴堪扡。或然低在深田裡。沒泥穴可取。或然孤露也風吹。登穴自隈聚。或然直出雨水射。臨穴有憑藉。或然結在水中央。四畔水汪洋。或然結在頑石裡。鑿縫土脈取。或然有穴瞰泉竅。葬後泉乾燥。或然有穴逼水邊。葬後水城遷。或然有穴居龍脊。騎龍貴無敵。或然有穴截龍脈。斬關古有格。或然有穴傍湖濱。秋冬始見真。或然有穴落田疇。春夏水交流。或然穴在土皮上。名曰培土葬。或然穴在石鏬中。有土氣斯通。也曾見穴水直流。下後出公侯。也曾見穴砂斜飛。下後著緋衣。也曾見穴沒包藏。一突在平洋。也曾見穴多餘氣。山去數十堙C也曾見穴坐落空。得水不嫌風。也曾見穴面前欺。顧祖不嫌低。也有巧穴名合氣。來脈雙龍至。也有 真龍既到。頑飽而不開面。了無穴情。卻撒落平徉。或在田疇、洲渚。隱隱隆隆。不可捉摸巧穴名龍脫。來脈水中過。也曾見穴乳直長。左右沒攔當。也曾見穴腦偏側。時俗難辨識。也有穴下生尖嘴。楓葉三叉體。也有穴前嘴直長。鑿作臂回還。也有穴後是空槽。玉筋夾饅頭。也有穴前是深溝。金梘與銀槽。也有醜穴如鶴爪。突露無人曉。也有醜穴似牛皮。懶怚使人疑。也有醜穴少一臂。時師容易棄。也有醜穴體粗頑。細認太極安。也有怪穴是擔凹。樂起貼身高。也有怪穴是仰瓦。氣蹙前頭下。也有怪穴似拖鎗。只要纏護長。也有怪穴如鬥斧。何人將眼覩。也有怪穴無案山。諸水聚其間。也有怪穴加反掌。窩靨形微坦。也有怪穴要鍬皮。苞節認元微。有如壁上撲飛蛾。細看突無多。有如壁上掛燈盞。但見突微仰。緩龍到頭突忽起。穴向此中取。精神顯露反非神隱。拙乃為良大。凡奇形等怪穴。只把龍神別。認得龍真。穴便真。此訣值千金。假龍無穴不堪安。莫作怪穴看。若將籍口亂安墳。娛盡世間人。用怪不能當。守拙緘口休談說。要知!怪穴有真元。須週至人傳。廖金精有奇形六十四圖。見撥砂經。

苟恭觀而並覽。足盡變而窮神。六十四奇既知。三十六絕復避。

靈文。穴後仰瓦又無落。為空凹絕。脈息長而忽突起。為騖頭絕。身腳若還隨水去。為鴨頸!絕。羅星上作穴。為水口絕。左右無界。合堂水不停留。為乾突絕。俊山若壁立。前又無應峯。為覆鐘絕。形勢斜而平。無脈又無受穴處。為犁尖絕。流砂腳盡去。穴受八風吹。為脾尾絕。聚構而無形與局。為初龍絕。平中無聚。又無證佐。為草扳絕。穴傍脊而斜穿。為馬眼絕。脈似行。而形勢不行。為過堂絕。口中飢無乳泡。又無微茫界。又無壁可倚。為開口絕。穴畔落深坑。為落槽絕。穴一刖水落槽。為茶槽絕。穴前水斜落。為竹梘絕。若脊龍無被褥、毬簷不分明。為金剛肚絕。穴兩旁受凹風。為剪燭絕。若孤峯獨瓏。而無護衛。為孤神絕。楓葉腳不回。為三叉絕。有星無化氣。為孤寡絕。田?作龍虎。田傍無氣脈。為流砂絕。龍橫過。挨傍扡。為山坡絕。伏如仙帶。一平無脈。為無氣絕。元武山長。頂頭下穴。為漏胎絕。水媕Y。而無砂包堙C為裹頭絕。龍脈正行。微平騎斬。為斬龍絕。不明去就之勢。妄自開孤截蕩。為失度絕。穿山透地。相剋制。亡命分金。相刑害。為渾天絕。本主微弱。而四山高壓。為壓穴絕。本主卑賤。而堂局過大。為忌形絕。本主卑污。而朝應尊大。為  越絕。形勢局面。雖隹麗。而造作。或不如法。為失矩絕。降勢不真。正尾腳隨擺動。為碎形絕。順流關不住。本弱前山凹。為敗形絕。則正變之體具。而是非之辨明美。 穴法補義雖然。認地之難。以火為最。說久之理。其言必煩。載剖真機。用作補義。大抵局有大聚、中聚、小聚之別。穴有正受、分受、旁受之殊。發越雖同。力量則異。

龍之結局有三:曰。大聚、中聚、小聚也。入式歌。帝都山水必大聚。中聚為城市。墳宅宜居小聚中。消息奪神功。凡龍之受穴。初落、中落、未落之外。又有三等。曰。正受、分受、旁受也。正受者。正龍中出。其行甚遠。雖分牙布爪。而於山萬嶺皆為我用。而結正受之穴。其力最大。其發最久。至寶經。正龍專受。富貴長久。分受老。正龍身上分出一枝。亦起星辰。亦有枝腳過峽。傳變到頭。自開堂局。以結形穴。不為他人作用。神隨其力量。長短亦能發福。但不如正受之長遠耳。至寶經。掛龍分受。富貴難久。旁受者。多是正龍。旺盛。或於過峽處。或於枝腳橈棹間。或於纏送護托從龍之上。或龍虎餘氣官鬼之所。自立門戶。結有小穴。發福極速。但力量愈輕。玉髓經。手腳橈棹。皆有穴。此是大龍。多餘氣。蔡西山雲。大凡一龍不專一穴。本身隨帶。必有小穴。如大官宦。必有從官。大衙府。必有曹屬。第輕重、大小不同耳。

觀應星之所起。則穴似應求。審變星之巳多。則穴從變論。

應星者。祖山出身分落第一節之星巒也。與前面結穴相應。故曰應星。是為行龍之主。中間行度。雖不能不間他星。而間星之後。必再變出主龍之應星。所謂本龍不脫本龍氣。古人以應星定穴。如應星是貪狼。謂之貪狼行龍。前頭必結乳穴。如應星是巨門。謂之巨門行龍。前頭必結窩穴之類是也。撼龍經。貪狼作穴是乳頭。巨門作穴窩中求。武曲作穴釵鉗覓。祿廉梳鹵犂鐴頭。文曲穴來坪塈@。高處亦是掌心落。破軍作穴似戈矛。兩傍左右手皆收。定有兩山皆護衛。不然一水橫過流。輔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掛燈樣。落在低平是雞巢。縱有員頭亦凹象。又。疑龍經雲。貪狼不變生乳頭。巨門不變窩中求。武曲不變釵頭覓。祿存不變犂僻頭。文曲不變掌心作。破軍不變戈與矛。輔弼不變燕窩仰。變與不變宜精求。所謂不變者。言應星。苟不為間星。所變。則當如前法。求穴猶是。撼龍之意也變星者。從應星剝換他星。行度中間此星獨多。竟不復出。本星。則非間星之謂。為真變星也。則前頭成局結穴。不從初節應星。而從變星。如貪變巨。祿則從祿存。結穴為鶴爪形。貪變文曲。則從文曲。結穴為撒網形之類是也。撼龍經。貪狼一變巨門星。星方磊落如屏形。頓笏頓鐘如頓鼓。輔弼隨行變祿存。祿存帶祿為異穴。異穴生成鶴爪形。鶴爪之形兩邊短。一距天然撐正身。此是祿存帶祿處。長股之穴為正形。又曰。有如貪狼變文曲。撒網之形非碌碌。撒網之形似牛皮。不著緋衣多食祿。有如貪變破軍相。天梯隱隱如旗樣。旗山若作蓋天旗。旗下能生君與相。有如破軍變貪狼。貪狼入穴如拖鎗。拖鎗之穴人嫌醜。只緣纏護兩邊長。貪變廉貞梳齒樣。長枝有穴無人葬。人言龍虎不歸隨。那知葬了出公相。變作輔星燕窠仰。落在高山掛燈樣。變作破軍如戈矛。兩傍左右手皆收。定有諸山作纏護。不然秀水之元流。此流星定穴之法。古人觀龍知穴。所可憑者在此。不然。穴幾為遊移。不可捉摸之物矣。

大龍長而氣盛。穴貴中間。小龍短而力徽。穴取盡處。

凡榦龍結作。不在大窮盡處。於腰間落穴。必有餘氣之山。或去數堙C或去數十堙C其去山雖遠。而氣脈皆收轉穴內。受用謂之牽前扯後。經所謂大地多從腰婺芋C回轉餘枝作城郭。吳氏所謂餘氣不去數十堙C決然不是王侯地。是也。若小龍則力小。無餘氣不能遠去。須於盡處求穴。與大龍異。然。亦不在太盡處。太盡處多是本身生出護砂。非穴所也。又。地學雲。真龍開局中間臥。去山還有幾十座。展開手腳為十堙C枝枝回轉為城郭也。肩翅稍徑飛去。此是遠曜大頓。掛隨身之水出兩關。惟有橫水在前過。隔江峯巒都應付。大盡大結真無破。然而大盡在中間。窮盡非盡盡還錯。人說盡龍我說窮。窮盡如何又不同。龍盡盡鍾山水氣。龍窮水劫又風衝。要保子孫望長久。教君慎勿葬窮龍。此最善言。盡龍。附錄於此。

一臂掬轉而有力。其上可尋。四山環遶而多情。其中可覓。

地理集解。凡過鄉村。見有一山。遠遠彎曲。逆兜上水者。便宜尋訪其鄉。好地若未造屋。葬墳不可放過。而逆水之山決不虛生。吳公口訣。有地無地先看下臂。又曰。看地有何難。先看下手山。又曰。未看後龍來不來。且看下關回不回。未看結穴穩不穩。且看下關緊不緊。疑龍經。上山不來下山上。中有吉穴隨形向。廖氏曰。問君如何富。下山來相輳。問君如何貧。下山順水奔。董氏曰。下山收盡源頭水。兒孫買盡世間田。地斈。凡尋龍。見群山濟濟密密。不堪容足。忽開平田廣野。局必在焉。尋龍記。四畔峯巒似列鎗。龍在媕Y藏。諸脈亂出擇跌斷者。而探奇。三山齊來就退藏者。而卜吉。

撼龍經。十條九條亂了亂。若是真時斷了斷。吳公口訣。三山並出。縮者為尊。

重巒峻嶺之上。平面堪裁。深山窮穀之中。小泡可久。

崇山峻嶺之上。而有平面星辰。乃仰高穴也。必四圍無缺。朝對有情。水不陡瀉。勢成上聚。山下並無融結。方為真。穴中有突者。名天祿。有窟者。名仰天湖。泄天機。仰高山頂現星辰。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