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真篇

悟真篇原序

嗟夫!人身難得,光景易遷,罔測修短,安逃業報?不自及早省悟,惟只甘分得終,若臨歧一念有差,墮于三塗惡趣,則動經塵劫無有出期,釋老以性命學開方便門,教人修煉以逃生死。釋氏以空寂為宗,若頓悟圓通,則直超彼岸,如其習漏未盡,則尚循於有生。老氏以煉養為真,若得其要樞,則立躋聖位,如其未明本性,則猶滯於幻形。其次《周易》有窮理盡性致命之詞,魯語有毋意、必,固,我之說,此又孔子極臻於性命之奧也。然其言之常略而不至於詳者,何也?蓋欲序正人倫,施仁義禮樂之教,故于無為之道未嘗顯言,但以命術寓諸易象、性法混諸微言耳。至於莊子推窮物類逍遙之性,孟子善養浩然之氣,皆切幾之。迨夫漢魏伯陽引易道交垢之體作《參同契》,以昭大丹之作用,唐忠國師於《語錄》首序老莊言,以顯至道之本來如此,豈非教雖分三,道乃歸一?奈何沒世緇黃之流,各自專門,互相非是,致使三家宗要迭沒邪歧,不得混一而同歸矣。且今人以道門尚于修命,而不知修命之法理出兩端:有易遇而難成者,有難遇而易成者。如煉五芽之氣,服七耀之光,注想按摩,納清吐濁,念經持咒,(口巽)水叱符,叩齒集神,休妻絕糧,存神閉息,運眉間之思,補腦還精,習房中之術,以至煉金石草木之類,皆易遇而難成。以上諸法,于修身之道率多滅裂,故施力雖多,而求效莫驗。若勤心苦志,日夕修持,止可以避病,免其非橫。一旦不行,則前功盡棄,此乃遷延歲月,事必難成。欲望一得永得,還嬰返老,而變化飛升,不亦難乎?其中唯有閉息一法,如能忘機絕慮,即與二乘坐禪頗同。若勤而行之,可以入定出神。奈何精神屬陰,不免常用遷徙之法。既未得金汞返還之道,又豈能回陽換骨,白日而飛天哉?夫煉金液還丹者,則難遇而易成,要須洞曉陰陽,深達造化,方能追二氣于黃道,會三性于元宮,攢簇五行,和合四象,龍吟虎嘯,夫倡婦隨,玉鼎湯煎,金爐火熾,始得元珠有象、太乙歸真,都來片晌工夫,永保無窮逸樂。至於仿危慮險,慎於運用抽添,養正持盈,要在守雌抱一,自然複陽生之氣,剝陰殺之形。節氣既交,脫胎神化,名題仙籍,位號真人,此乃大丈夫名成功遂之時也。近世修行之徒,妄有執著,不悟妙法之真,卻怨神仙謾語。殊不知成道者,皆因煉金丹而得。聖人恐泄天機,遂托數事為名。今之學者,有取鉛汞為二氣,指臟腑為五行,分心腎為坎離,以肝肺為龍虎,以神氣為子母,執津液為鉛汞,不識浮沉,寧分主賓,何異認他財為己物,呼別姓為親兒,又豈知金木相克之幽微,陰陽互用之奧妙,是皆日月失道,鉛汞異爐,欲望結成還丹,不亦遠乎,僕幼親善道,涉獵三教經書,以至刑法書算,醫卜戰陣,天文地理、吉凶生死之術,靡不留心詳究。惟金丹一法,閱盡群經及諸家歌詩論契,皆雲日魂月魄、庚虎甲龍、水銀朱砂、白金黑錫、坎男離女能成金液還丹,終不言真鉛真汞是何物色。又不說火候法度、溫養指歸。加以後世迷徒,恣其臆說,將先聖典教忘行箋注,乖訛萬狀,不惟紊亂仙經,抑亦惑誤後學。僕以至人未遇,口訣難逢,遂至寢食不安,精神疲勞,雖詢求遍于海嶽,請益盡於賢愚,皆莫能通曉真宗,開照心腑。後至熙寧己酉歲,因隨龍圖陸公入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誠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藥物火候之訣。其言甚簡,其要不繁,可謂指流知源,語一悟百,霧開日瑩,塵盡鑒明,校之仙經,若合符契。因念世之學仙者,十有八九,而達其真要者,未聞一二。僕既遇真詮,安敢隱默,罄其所得,成詩九九八十一首,號曰《悟真篇》。內有七言四韻一十六首,以表二八之數。絕句六十四首,按《周易》諸卦。五言一首,以象太乙。續填《西江月》一十二首,以周歲律。其如鼎器尊卑,藥物斤兩,火候進退、主客後先、存亡有無、吉凶悔吝,悉在其中矣。于本源真覺之性,有所未盡,又作為歌頌樂府及雜言等,附之卷末。庶幾達本明性之道,盡於此矣。所期同志者覽之,俾見末而悟本,舍妄以從真爾。

時熙寧乙卯歲旦,天臺張伯端平叔序。

悟真篇後序

竊以人之生也,皆緣妄情而有其身,有其身則有患。若無其身,患從何有?夫欲免夫患者,莫若體夫至道。欲體夫至道,莫若明夫本心,故心者道之體也,道者心之用也。人能察心觀性,則圓明之體自現,無為之用自成,不假施功,頓超彼岸,此非心鏡朗然,神珠廓明,則何以使諸相頓離,纖塵不染,心源自在,決定無生者哉?然其明心體道之士,身不能累其性,境不能亂其真,則刀兵烏能傷?虎兕烏能害?巨焚大浸烏能為虞?達人心若明鏡,鑒而不納,隨機應物,故能勝物而無傷也,此所謂至上至真之妙道也。原其道本無名,聖人強名,道本無言,聖人強言耳。然則名言若寂,則時流無以識其體而歸其真,是以聖人設教立言以顯其道,故道因言而後顯,言因道而反忘。奈何此道至妙至微,世人根性迷鈍,執其有身,而惡死悅生,故卒難了悟。黃老悲其貪著,乃以修生之術順其所欲,漸次導之。以修生之要在金丹,金丹之要在神水華池,故《道德》、《陰符》之教,得以盛行於世矣,蓋人悅其生也。然其言隱而理奧,學者雖諷誦其文,皆莫曉其義。若不得至人授之口訣,縱揣量百種,終莫能助其功而成其事,豈非學者紛如牛毛,而達者乃如麟角耶?伯端向己酉歲,于成都遇師授丹法。自後三傳於人,三遭禍患,皆不逾兩旬。近憶師之所戒,雲:異日有與汝解韁脫鎖者,當宜授之,餘不許。爾後欲解名籍,而患此道,人不知信,遂撰此《悟真篇》,敘丹法本來。既成,而求學者湊然而來,觀其意勤,心不忍拒,乃擇而授之。然所授者,皆非有巨勢強力、能持拯溺、慷慨特達能仁明道之士。初再罹禍患,心猶未知,竟至於三,乃省前過。故知大丹之法,至簡至易,雖愚昧小人,得而行之,則立超聖地。是以天意秘惜,不許輕傳於非人也。而伯端不遵師語,屢泄天機,以其有身,故每膺譴患,此天之深戒如此之神且速,敢不恐懼克責?自今以往,當鉗口結舌,雖鼎鑊居前,刀劍加項,亦無複敢言矣。此《悟真篇》中,所歌詠大丹藥物火侯,細微之旨,無不備悉。好事者須有仙骨,觀之則智慮啟明,可以尋文解義,豈須伯端區區之口授?如此,乃天之所賜,非伯端之輒傳也。如其篇末歌頌談見性之事,即上之所謂無上妙覺之道也。然無為之道,齊物為先,雖顯秘要,終無過咎。奈何凡夫緣業有厚薄,性根有利鈍,縱聞一音,紛成異見。故釋迦、文殊所演法寶,無非一乘,而所學者隨量會解,自然成三乘之差。此後若有根性猛利之士,見聞此篇,則知伯端得達摩、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可因一言而悟萬法也。如有習氣尚餘,則歸中下之見,亦非伯端之咎矣。

時元豐改元戊午歲仲夏月戊寅日張伯端平叔再敘。

卷之上 七言四韻一十六首(以表二八一斤之數)

其一

不求大道出迷途,縱負賢才豈丈夫。百歲光陰石火爍,一生身世水泡浮。

只貪名利求榮顯,不覺形容暗悴枯。試問堆金等山嶽,無常買得不來無。

其二

人生雖有百年期,夭壽窮通莫預知。昨日街頭猶走馬,今朝棺內己眠屍。

妻財拋下非君有,罪業將行難自欺。大藥不求爭得遇,遇之不煉是愚癡。

其三

學仙須是學天仙,惟有金舟最的端。二物會時情性合,五行全處虎龍蟠。

本因戌己為媒娉,遂使夫妻鎮合歡。只候功成朝玉闕,九霞光媥r祥鎣。

其四

三五一都三個字,古今明者實然稀。東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

戌己自居生數五,三家相見結嬰兒。嬰兒是一含真氣,十月胎圓入聖基。

其五

草木陰陽亦兩齊,若還缺一不芳菲。初開綠葉陽先倡,次發紅花陰後隨。

常道只斯為日用,真源返覆有誰知。報言學道諸君子,不識陰陽莫亂為。

其六

陽堻捱踳銴ㄜ銵A獨修一物轉贏丁。勞形按引皆非道,服氣餐霞總是狂。

舉世漫求鉛汞伏,何時得見虎龍降。勸君窮取生身處,返本還源是藥王。

其七
人人本有長生藥,自是迷徒枉擺拋。甘露降時天地合,黃芽生處坎離交。

井蛙應謂無龍窟,籬鵲爭知有鳳巢。丹熟自然金滿屋,何須尋草學燒茅。

其八

休煉三黃及四神,若尋眾草便非真。陰陽得類歸交感,二八相當自合親。

潭底日紅陰怪滅。山頭月白藥苗新。時人要識真鉛汞,不是凡砂及水銀。

其九

此法真中妙更真,都緣我獨異於人。自知顛倒由離坎,誰識浮沉定主賓。

金鼎欲留朱堥E,玉池先下水中銀。神功運火非終旦,現出深潭月一輪。

其十

要知產藥川源處,月在西南是本鄉。鉛遇癸生須急采,金逢望遠不堪嘗。

送歸土釜牢封固,次入流珠廝配當。藥重二斤須二八,調停火候托陰陽。

十一

虎躍龍騰風浪粗,中央正位產玄珠。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

南北宗源翻卦象,晨昏火候合天樞。須知大隱居廛市,何必深山守靜孤。

十二

不識玄中顛倒顛,爭知火埵n栽蓮。牽將白虎歸家養,產個明珠似月圓。

謾守藥爐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群陰剝盡丹成熟,跳出樊籠壽萬年。

十三

黃芽白雪不難尋,達者須憑德行深。四象五行全藉土,三元八卦豈離壬。

煉成靈寶大難識,消盡陰魔鬼莫侵。欲向人間留秘訣,未逢一個是知音。

十四

好把真鉛著意尋,莫教容易度光陰。但將地魄擒朱汞,自有天魂制水金。

可謂道高龍虎伏,堪言德重鬼神欽。已知壽永齊天地,煩惱無由更上心。

十五

不識真鉛正祖宗,萬般作用枉施功。休妻謾遣陰陽隔,絕粒徒教腸胃空。

草木陰陽皆滓質,雲霞日月屬檬隴。更饒吐納並存想,總與金丹事不同。

十六

萬卷丹經語總同,金舟只此是根宗。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官。

莫怪天機都洩漏,只緣學者盡愚蒙。若能了得詩中意,立見三清太上翁。

卷之中 七言絕句六十四首(以象卦數)

其一

道自虛元生一氣,便從一氣產陰陽。陰陽再合成三體,三體重生萬物昌。

其二

萬物芸芸各返根;返根複命即長存。知常返本人難會,妄作招凶眾所聞。

其三

但將死戶為生戶,莫執生門號死門。若會殺機明反覆,始知害堳o生恩。

其四

禍福由來互倚伏,還如影響相隨逐。若能轉此生殺機,反掌之間災變福。

其五

妥得穀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黃金屋,一顆明珠永不離。

其六

玄牝之門世罕知,休將口鼻妄施為。饒他吐納經千載,怎得金馬搦兔兒。

其七

異名同出少人知,兩者玄玄是要機。保命全形明損益,紫金丹藥最靈奇。

其八

不識陰陽及主賓,知他那個是疏親。房中空閉尾閭穴,誤殺閻浮多少人。

其九

先且觀天明五賊,次須察地以安民。民安國富方求戰,戰罷方能見聖人。

其十

用將須分左右軍,饒他為主我為賓。勸君臨陣休輕敵,恐喪吾家無價珍。

十一

三才相盜食其時,此是神仙道德機。萬化既安諸慮息,百骸俱理證無為。

十二

陰符寶字逾三百,道德靈文滿五千。今古上仙無限數,盡從此處達真詮。

十三

契論經歌講至真,不將火候著于文。要知口訣通玄處,須共神仙仔細論。

十四

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師傳莫強猜。只為丹經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

十五

夢渴西華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簡要無多語,只是教人煉汞鉛。

十六

用鉛不得用凡鉛,用了真鉛也棄捐。此是用鉛真妙訣,用鉛不用是誠言。

十七

竹破須將竹補宜,抱雞當用卵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含聖機。

十八

末煉還丹莫隱山,山中前後盡非鉛。此般至寶家家有,自是時人識不全。

十九

虛心實腹義俱深,只為虛心要識心。不若煉鉛先實腹,且教守取滿堂金。

二十

日居離位反為女,坎配蟾宮卻是男。不會此中顛倒意,休將管見事高談。

二一

震龍汞出自離鄉,兌虎金生在坎方。二物總因兒產母,五行全要入中央。

二二

離坎若還無戌己,雖含四象不成丹。只緣彼此懷真土,遂使金丹有返還。

二三

火生於木本藏鋒,不會鑽研莫強攻。禍發必因斯害己,要須制伏覓金公。

二四

金公本是東家子,送在西鄰寄體生。認得喚來歸舍養,配將姹女結親情。

二五

姹女遊行各有方,前行須短後須長。歸來卻入黃婆舍,嫁個金公作老郎。

二六

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從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總由心。

二七

先把乾坤為鼎器,次搏鳥兔藥來烹。既驅二物歸黃道,爭得金舟不解生。

二八

安爐立鼎法乾坤,鍛煉精華制魄魂;聚散氤氳成變化,敢將玄妙等閒論。

二九

咽津納氣是人行,有藥方能造化生。鼎內若無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

三十

縱識朱砂及黑鉛,不知火侯也如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髮差遲不作丹。

三一

黑中有白為丹母,雄娷羶菗O聖胎。太乙在爐宜慎守,三田聚寶應三台。

三二

恍惚之中尋有象,冥杳之內覓真精。有無由此交相入,未見如何想得成。

三三

長男乍飲西方酒,少女初開北地花。若使青娥相見後,一時關鎖在黃家。

三四

華嶽山頭雄虎嘯,扶桑海底牝龍吟,黃婆自解相媒合,遣作夫妻共一心。

三五

西山白虎正倡狂,東海青龍不可當。兩手捉來令死鬥,化成一片紫金霜。

三六

赤龍黑虎各西東,四象交加戌己中。複垢自茲能運用,金丹誰道不成功。

三七

月才天際半輪明,早有龍吟虎嘯聲。便好用功修二八,一時辰內管丹成。

三八

赫赫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語實堪聽。若言九載三年者,總是推延款日程。

三九

敲竹喚龜吞玉芝,鼓琴招鳳飲刀圭。近來透體金光現,不與凡人話此規。

四十

偃月爐中玉蕊生,朱砂鼎內水銀平。只因火力調和後,種得黃芽漸長成。

四一

休泥丹灶費工夫,煉藥須尋偃月爐。自有天然真火侯,何須柴炭及吹噓。

四二

前弦之後後弦前,藥味平平氣象全。來得歸來爐內煆,煆成溫養似烹鮮。

四三

兔雞之月及其時,刑德臨門藥象之。到此金丹宜沐浴,若還加火必傾危。

四四

歐冶親傳鑄劍方,莫邪金水配柔剛。煉成便會知人意,萬里誅妖一電光。

四五

調和鉛汞要成丹,大小無傷兩國全。若問真鉛何處是,蟾光終日照西川。

四六

八月十五玩蟾輝,正是金精壯盛時,若到一陽來起複,便堪進火莫延遲。

四七

一陽才動作丹時,鉛鼎溫溫照幌帷。受氣之初容易識,抽添運火卻防危。

四八

日月三旬一遇逢,以時易日法神功。守城野戰知凶吉,增得靈砂滿鼎紅。

四九

玄珠有象逐陽生,陽極陰消漸剝形。十月霜飛丹始熟,此時神鬼亦須驚。

五十

瑤池飲罷月澄輝,跨個金龍訪紫微。從此眾仙相識後,海田陵谷任遷移。

五一

休施巧偽為功力,認取他家不死方。壺內旋添延命酒,鼎中收取返魂漿。

五二

雪山一味好醐醍,傾入東陽造化爐。若過昆侖西北去,張騫始得見麻姑。

五三

坎電烹轟金水方,火發昆侖陰與陽。二物若還和合了,自然丹熟遍身香。

五四

要知煉養還丹法,自向家園下種栽。不假吹噓並著力,自然果熟結靈胎。

五五

未煉還丹須急煉,煉了還須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困辱。

五六

否泰才經萬物盈,屯蒙受封秉生成。此中得意須忘象,若究群爻謾役情。

五七

卦中設法本儀形,得象忘言意自明。舉世迷人惟泥象,卻行卦氣望飛升。

五八

天地盈虛自有時,審能消息始知機。由來庚甲申明令,殺盡三屍道可期。

五九

四象會時玄體就,五行全處紫光明。脫胎入口通神聖,無限神龍盡失驚。

六十

藥逢氣類方成象,道在虛無合自然。一粒靈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六一

大道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積行施陰德,動有群魔作障緣。

六二

了了心猿方寸機,三千功行與天齊。自然有鼎烹龍虎,何必擔家戀子妻。

六三

始於有作人難見,及至無為眾始知。但識無為為要妙,誰知有作是根基。

六四

修行混俗且和光,圓即圓分方即方。晦顯逆從人莫測,教人怎得見行藏。

五言四韻一首(以象太乙之奇)

女子著青衣,郎君披素練。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

恍惚堿蛦{,杳冥中有變。一霎火焰飛,真人自出現。

卷之下下 西江月十二首

(西江月,西者,金之方。江者,水之體。月者,藥之用。一十二首以周歲律)

其一

內藥還同外藥,內通外亦須通。丹頭和合類相同,溫養兩般作用。

內有天然真火,爐中赫赫長紅。外爐增減要勤功,妙絕無過真種。

其二

此藥至神至聖,憂君分薄難消。調和鉛汞不終朝,早睹玄珠形兆。

志士若能修煉,何妨在市居朝。工夫容易藥非遙,說破令人失笑。

其三

白虎首經至寶,華池神水真金。故知上善利源深,不比尋常藥品。

若要修成九轉,先須煉己持心。依時採取定浮沉,進火須防危甚。

其四

七返朱砂返本,九還金液還真。休將寅子數坤申,但看五行成准。

本是水銀一味,周流曆遍諸辰。陰陽數足自通神,出入不離玄牝。

其五

牛女情緣道合,龜蛇類秉天然。蟾烏遇朔合蟬娟,二氣相資運轉。

總是乾坤妙用,誰人達此真詮。陰陽否隔即成愆,怎得天長地遠。

其六

若要真鉛留汞,親中不離家臣。木金間隔會無因,須用媒人勾引。

木性愛金順義,金情戀木慈仁。相吞相咽卻相親,始覺男兒有孕。

其七

二八誰家姹女,龍三何處郎君。自稱木液與金精,遇土方成三姓。

更假丁公鍛煉,夫妻始結歡情。河車不敢暫留停,運入昆侖峰頂。

其八

天地才經否泰,朝昏好識屯蒙。輻來湊轂永朝宗,妙在抽添運用。

得一萬般事畢,休分南北西東。損之又損慎前功,命寶不宜輕弄。

其九

冬至一陽來複,三旬增一陽爻。月中複卦朔晨超, 望罷乾終兆。

日又別為寒暑,陽生複起中宵。午後罷一陰朝 ,煉藥須知昏曉。

其十

不辨五行四象,那分砂汞鉛銀。修丹火侯未曾聞,早便稱呼大隱。

靡肯自思己錯,更將錯路教人。誤他永劫在迷津,似恁欺心怎忍。

十一

雄堣漣t雌質,真陰卻抱陽精。兩般和合藥方成,點化魂靈魄聖。

通道金丹一粒,蛇吞立變龍形。雞餐乃亦化鸞鵬,飛入真陽聖境。

十二

德行修逾八百,陰功積滿三千。均齊物我與親冤,始合神仙本願。

虎兄刀兵不害,無常火宅難牽。寶符降後去朝天,穩駕鸞輿鳳輦。

又一首(以象閏月)

丹是色身至寶,煉成變化無窮。更能性上究真宗,決了無生妙用。

不待他生後世,現前獲佛神通。自從龍女著斯功,爾後誰能繼踵。

絕句五首(以象五行)

其一

饒君了悟真如性,未免拋身卻人身。何以更兼修大藥,頓超無漏作真人。

其二

投胎奪舍及移居,舊住名為因果徒。若會降龍並伏虎,真金起屋幾時枯。

其三

鑒形閉息思神法,初學艱難後坦途。倏忽縱能游萬國,奈何屋破卻移居。

其四

釋氏教人修極樂,只緣極樂是金方。大都色相惟茲實,餘二非真謾度量。

其五

俗語常言合至道,宜向其中細尋討。能於日用顛倒求,大地塵沙盡成寶。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