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學軼聞

陳訓相王導與甘卓

晉武帝時的王導,年少時就長得容貌甚偉,骨相秀異,卓有見識。十四歲的時候,有個高手見到他,曾驚異地對旁人說:此兒容貌神情氣度,是輔佐君王的治世良相啊。晉元帝時,他果然為元帝的中興建功天下,又輔佐明帝成帝,深得賞識,職位步步高升,做了很長時間的宰相。

但是,王導也常為自己的多病而煩憂,於是,問善相的陳訓。陳訓不以為然,勸他不必憂患,說他耳形長垂至肩,必定長壽而且大貴,子孫必定會顯赫。

陳訓以耳論福壽之相果然得到了應驗。

曆陽太守甘卓,平日有低著頭,眼睛卻朝上看人的習慣,在當時的相法學說上叫盼刀。他的眼睛又有赤脈貫入眼瞳,陳訓斷甘卓“不出十年,必以兵死,不領兵則可以免。”

有著蜂目豺聲惡相的王敦,與豺聲少恩而有虎狼心的秦始皇有著共同之處,只是蜂目已露,豺聲未振,所以是如不吃人便彼人吃之相,其成為侍中大將軍和江州牧後叛逆。

甘卓聞王敦叛逆行徑非常義憤,欲出兵討伐,陳訓見其神色形氣不佳,有災宜避,便竭力勸阻,但甘卓聽不進去,結果被王敦所殺,不幸地應了陳訓的預言。

母以子貴

晉文帝為久無傳人而焦慮。一天,召齊了各愛妾,讓善相的人看誰能為他生貴子,相者一一相過皆搖頭。皇帝連連歎息,又令侍女悉數出列,相者又是搖頭。

正當文帝無可奈何之際,相者對文帝說,根據你的命相,能為君王生貴子的人應在宮中,長得高挑而面黑,是紡紗織布的能手。宮女們都說,那一定是叫琨綸的宮中織女,文帝即令召來,相者趨前驚言:就是其人,非她莫屬。

文帝為了從長計議,特召琨綸賜寢。琨綸果然不負帝望,生了孝武帝、文孝王和鄱陽長公主,二龍一鳳。等到孝武帝繼位,即封生母為淑妃,後又進為貴人,封為太妃。隨著兒子帝位的穩固,又成為皇太后,太皇太后。

這是留給後世母以子貴,由卑至尊燴炙人口的一段史話。

夢圓貴子

前趙主劉淵的母親懷他的時候有異象出現:夢見一條大魚,頂上生有兩角,生蹦活跳,而後又變為人,左手拿著金光閃耀的東西,給予她並說道:這是日精,吃下去可生貴子。自此受孕,十月懷胎一朝生子,可是貴子遲遲不願出世,直到第十三個月才誕下了他,但見嬰兒左手紋路極多,細看之下,竟是“淵”宇,於是取名為劉淵。

劉淵長大以後,姿儀魁偉,手垂過膝,號稱猿臂,此乃極貴之象且臂力過人。晉時為甯翔將軍,大單於,後即位皇帝。

四道骨成為人王

石勒出生時,滿室紅光,白氣繚繞,不同尋常。曾有一老人觀其相:“魚尾發際上有四道骨,當為人王之相”。

十四歲時,他隨人販子到洛陽,在東門城門上倚靠著吹蕭。不想蕭聲引起了皇室相家王衍的注意,他大為驚異地對左右說:“我聽那人的樂聲充滿丁野心和奇志,又長得威武強壯,神態舉止都非同凡人,恐怕會成為天下的大患”。正要下令捉拿,已被石勒驚覺逃走,遍搜不著。後來果成後患,篡位成為後趙主,應驗了老人和王衍的話。

“正”字拆出吳三桂

蘇州上津橋有一位朱某,家中貧窮,無法生活,跑到山中準備自盡。突然一個人上前攔住他,送給他一本書,然後飄然而去。朱某翻開書一看,原來是一本關於測字的書。他回家後,照著書上說的給別人一測,竟靈驗如神。於是他就潛心鑽研,並掛牌營業。但求他測算的人必須預先定好日期,因為他一天只測一個字,收一兩銀子,測完後就在門前掛上一個牌於,上面寫著:某日,為某人測某字。吳三桂將要叛亂時,曾向蘇州宮府借軍餉。當時慕天顏掌管蘇州,對此事猶豫不決,就請朱某測宇,並告訴他緣由。朱某說:“請大人隨便出示一個字吧”。恰值茶几上有一張舊請柬,慕天顏就隨手把它翻轉過來,指著請柬的正面說:“就測一‘正’字。”朱某說:“不能借給他軍餉。正象個王宇,但王心已亂。並且剛才請柬的正面合扣在茶几上,正面反了,是要反叛的徵兆啊!”慕天顏於是就拒絕了吳三桂借軍餉的要求。後來吳三桂反叛,果然應驗了朱某的話。

朱某死後,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事業,為人測字,也非常靈驗,和他相比毫不遜色。不同之處,是他兒子一天不只測一個字了。有一個人讓他兒子測“武”宇,問自己會不會有子孫,回答說:“絕後了。一代無人,自此而止。”那個人後來果然沒有後代。

拆字抓逃犯

乾隆時期,上海有一個叫沈衡章的人,擅長拆字,找他測算吉凶的人絡繹不絕。一天,有一個罪犯夜間越獄逃跑了,捕役就去求他占測,拈到一個“鸚”字。沈衡章說:“鸚鵡是會說話的鳥,舌頭雖然靈巧但不懂自我保護,最終還會被人逮住放在籠中。並且“鳥”窮加一“嬰”,羽毛還沒豐滿,怎麼能夠逃遠呢?犯人現在去得還近,趕快追捕還能夠抓到。”捕役問現在犯人跑到哪里去了,沈衡章隨意抬頭看了一眼,瞥見一隻麻雀蹲在屋後簷下,就說:“你可以到後面廁所中去找。”捕役遵照他的話,果然在屋後的一廁所中抓到了逃犯。縣令聽說這件事後,對他很是佩服,贈給他一塊橫扁,上面寫著“機測如神”四個字。這塊扁一直掛在豫園清芬堂的西牆上,人們稱為董事廳的那個地方,也就是沈衡章設攤測字之處。

一眼相出三進士

臨州人楊柏溪,官至中丞,精通相術。乾隆甲辰年(一七八四),他考中進士。放榜公佈名次的前一天,新進士們聚集在乾清門外焦急地等候著。楊柏溪仔細端詳了一遍諸位新同年,對朋友說:“今科的第二名榜眼與第三名探花,應當是南北二邵(指余姚人邵瑛和天津人邵玉清),但第一名狀元我怎麼看不到呢?這就怪了?”剛說完,突然看見一個人獨自坐在一金缸旁,低頭玩著一頂帽子。他走過去,拱手祝賀道:“新科狀元原來在這婺著啊!”詢問那人姓名,是會稽人茹茶,字古香。不久,殿內傳前十名上朝晉見,按次序占名,果然和他預測的完全相符。

楊柏溪在朝廷報過到後,馬上就告假回鄉。他預測自己十年官運不佳,因而不急於做官,在家隱居起來。十年後,他出來求官,做了郎中;不久又升為道員,仕途一帆風順,一直做到官府要職。

楊柏溪甲辰年考中進士時,是出自紀文達公(即紀曉嵐)的門下。他曾對文達公說:“老師入閣做官愈遲愈好。”文達公八十二歲時,才被拜為協辦大學士,僅做了十七天,就壽終正寢了。

錢塘人許乃普,諡號文恪公。他年輕時曾拜見楊柏溪詢問前程,回答說:“你將來是朝廷一品宰相。”文恪公擔心活不了多少年,楊柏溪說:“你骨法蒼老,是長壽之相。”後來文恪公果然官至吏部尚書兼太子太保,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品高宮。

“預知”擷精      姜複初

在浩如煙海的皇家正史、名人筆記中,記載著許多歷代八卦師聖的各種奇跡。“預知”就是其中較為突出的一項。由於古史作者,名人大家治學嚴謹,故這些史料,頗為可靠。

我們今天讀之,猶感驚歎。這無論對人體生命科學研究,還是對周易命理的學習,都有極大的幫助和啟迪。故在此摘譯數則,以饗讀者。

邵康節前知

宋朝朱濟的《曲洧舊聞》記載:歐陽修做宰相時,就聞知邵康節的大名。他的兒子歐陽叔弼去上任,途中將經過洛陽。歐陽修囑咐兒子說:“你到了洛陽,可以去拜見邵先生。”歐陽叔弼到了邵康節家門口,邵康節匆忙中倒施著鞋子就出來迎接,邀請他到家塈丑A兩人敘談了整整一天。邵康節還主動述說自己一生中所見到的人、所學到的知識和所做的事情。說完以後,他又問叔弼:“您能記住嗎?”叔弼雖恭敬地聽著,卻不明白他說的目的。到了宋神宗元豐年間,邵康節逝世,朝廷主管部門推崇他的品行,認為應該給他一個諡號,而歐陽叔弼當時是太常博士,由他負責作諡議,責無旁貸。這時他才恍然大悟,知曉從前邵康節向自己述說生平事蹟的用意。世人有把晉代的郭景純(即郭襲)比作青衣神,雖然兩人的事蹟不同,但在能“前知”這點上,非常類似。

又據說司馬光與邵康節在洛水的北岸散步,看見有人在蓋房子,邵康節就指著說:這三間房某年某月就得倒塌,那三間房某年某月將被水淹沒。司馬光回到家,順便把這件事記在他所寫的文稿後面,時間一長,就忘掉了。有一次,他從洛水北岸經過,忽然想起了以前邵康節的預言,就去看那些房屋,原來已經變成一片廢墟了。他向別人詢問,大家的回答果然都象邵康節所說的那樣。

郭璞預托

中興初年,郭璞常常自己給自己算卦,已知道自己最後不得善終。他路過南京柵塘這地方,遇見一個匆匆趕路的少年。那少年衣著單薄,感到很冷,郭璞便拉住他,把自己的絲布袍送給他。這少年推辭不收。郭璞說:“你先拿去,以後你會明白的。”這個人拿了絲布袍走了。當郭璞璞被判處死刑時,行刑的果然是這個人。旁觀者都為郭璞求情,讓這人行刑時少讓郭璞受苦。郭璞說:“我早就託付他了。”這個人聽後,涕淚懼下,泣不成聲。等到行刑結束,這個人才說出了此事的原委。

預畫棋局

算卦人童西碉說,他曾經見到有兩個人在下棋。另外有一個人事先畫了一長棋局圖,圖上標有黑九三,白六五之類的佈局,把這張棋局圖放進竹筒中封好,等那兩位下棋者決出了勝負,此人才打開竹筒把棋局圖拿出來,與他們的實際棋局相對照,竟然一點不差。不知此人操持的是什麼法術。

唐人鐘略撰《前定錄》記載:在唐玄宗開元年間,京都長安宣平坊住著一位王生,善於蔔算。李揆就曾請他為自己蔔算官運如何。他送給李揆一疊密封起來的紙,大概有十幾張之多,並對李揆說:“等你做了左拾遺之官,才能打開來看。”後來,通過李密的推薦,皇帝召見了李揆,並讓大臣出題考他的文才。共有三道題:第一題《紫綠盛露囊賦》,第二題《答吐蕃書》,第三題《代南獻白孔雀表》。李揆從上午十一點一直答到下午六、七點,他的試卷一共塗改了八個宇。皇帝看完他的試卷,在旁連批註了一句:“明天授予他左拾遺官。”

過了十多天,李揆打開王生送給他的密封紙,那堶惘酗T份與他的考試題目完全相同的卷子,而且那八處塗改與一條批註也竟與他那卷子完全一樣。

可見,自古以來就存在這類蔔算術。童西碉所說的那個畫棋局的人,只不過是向人學到了這種蔔算術而已。若論操筆構思,或臨局布子,雖是當事人,也不能預先掌握命運的。而善於卜算的先生們,卻往往能事先料到結局。這就是說:任你如何努力,終究難逃定數。知道這層道理,那些巧取豪奪,或每日媕蝩蝑e苟,因追名奪利而勾心鬥角的人,是不是也該甘休了吧。

貪得無厭 自食惡果         易 元

目前社會上有那麼一些人,只要見了錢,不認爹和娘。故能貪就貪,能騙就騙,能搶就搶,能沾就沾……總之,只要錢到手,管他良心不良心。但是,這些人,他們視財如命,並不知道自己命中能否勝財,更不知貪上便宜,發不義之財,會遭到惡報。

偷雞不成,舍頭豬

“偷雞不成,反蝕把米”。鹹寧某村,有一個名叫範生的農民,四十多歲,人個子不高,長得獐頭鼠腦,平時最喜歡占小便宜,常幹些偷雞摸狗的事。前年夏天他把自己養的一頭大肥豬拉到集市上賣了四佰多元,因他賣了一個好價心媦硒滋的。

範生回來時,路過一個村子,因天氣炎熱,又是正當午時,他看有一隻又肥又大的老母雞在樹蔭下睡著了,就起了貪心。看看周圍無人,就輕手輕腳的撲上去把老母雞抓住了。心想,今天真是喜事逢雙。豬賣了一個好價錢,現在沒有花一分錢,得到一隻五六斤重的老母雞。真是高興得不知說什麼好,就三步並作兩步離開了偷雞的那個村子。

范生手奡ㄤ衕,總怕雞跑掉,想找根繩子或是稻草把老母雞捆起來,但就找不到捆雞的東西。他畢竟是個主意多的人,立即想到裝有四百多元的錢包上有一根漂亮的鐵鏈子,就連錢包一起用鐵鏈子把老母雞的雙腳捆了一個結結實實。

範生很放心,快步如飛的趕路。走著走著,突然肚子脹痛,咕嚕咕嚕地亂叫,他自言自語地說:“不好了,要拉肚子了。”他也顧不得那麼多,把老母雞往路邊一丟,跑到地奡N稀哩嘩啦的拉起肚子來了。說也奇怪,這時突然飛來一支老鷹,看到路邊有只老母雞正在撲騰撲騰的亂動,就一個倒沖下來抓起老母雞沖向天空。

正在拉肚子的範生,看到這突如其來的老鷹抓走了他的老母雞和錢包,提著褲子向著蒼天急得嚎陶悲叫。“我的大肥豬,我的大肥豬1”這時正好有幾個過路的青年人,看著範生提著褲子,指著天空,“老鷹抓走了我的大肥豬”。青年人看著飛遠的老鷹,哈哈大笑。

古人研易趣聞逸事        浙江  姜複初

江慎修精蔔噬

歙縣人江慎修,名永,喜歡鑽研經書,尤其精通蔔筮之學,著有《周易釋義》十六卷流傳於世。此書論理精闢,觀點新穎,提出了三十六宮的說法,認為《易》中的乾、坤、坎、離、大過、小過、中孚、頤八個卦都沒有反正,其他可以反正的五十六卦,其實只算是二十八卦,這樣合在一起就是三十六卦。書中還提出“河圖順生,洛書逆克”的觀點。

慎修曾經在鄉堿Y個富人家中做過三年教書先生,平日總是在書房中正襟危坐,讀書撰文,喜怒不形於色,起居說是定數,飲食也說是定數,整天把“定數”掛在嘴上。富人漸漸厭煩,藉故將他辭退。慎修並不在意,欣然離去。第二年九月九重陽節,富人設“茱萸會”大宴賓客。慎修恰巧從門前經過,富人也把他邀請入席。慎修喝了三杯酒,吃了兩個饅頭,就起身告辭。富人挽留,慎修說:“這是定數。”富人大笑,說他老脾氣又犯了。慎慘也不說話,拉著富人走到自己過去的書房後面,從壁廚底下拿出一張寸許的紙條遞給富人,只見上寫一首詩道:”三年賓主歡,一日遽分手。尚有未了緣,明年九月九。邀我賞芙萸,酌我三杯酒。數定且歸休,只啖兩饅頭”。

慎修平生很少和人交往,唯獨和同村的程翁關係親密。程翁也精於奇門術。一天,兩人在酒館喝酒,直到深夜才醉醒圈地回家。半路上,程翁突然發話:“月色如此優美,我們何不乘興進城一遊?”慎修為難地說:“夜已二更天了,到城埵酗Q多婺禲A恐怕今晚回不來了。”程翁順手指著路旁的一塊石頭說:“這塊石頭今夜也將要到城中去,難道我們還不如石頭走得快嗎?”慎修笑著說:“的確如此。只是這塊石頭明天中午才能返回。”過路人聽到二人對話,非常驚奇,就守在石頭旁邊想看個究竟。過了一會兒,有個擔酒的人走了過來,因為擔子前重後輕,行走不便,擔酒人停下來,搬起這塊石頭壓在擔子後面,挑起進城去了。第二天中午,擔酒人返回,果然又把石頭擔了回來,丟棄在原處。此事一傳十,十傳百,人們驚歎不已,都認為慎修是活神仙。

同村有個叫戴正的青年,才華出眾,聰穎敏捷,讀書能過目不忘。他聽到慎修如此神算,十分羡慕,背著行李去慎修那塈諈躩纁v。誰知慎修恰巧不在家中。戴正也不等候,徑直闖進慎修的書房,坐在書案前,拿起書就讀了起來,三天讀完了慎修所有的藏書。慎修回來,戴正見面就恭敬地行拜師禮,慎修也不推辭,詢問這堛漁悒L讀完沒有,戴正自負地說全已爛熟於心。慎修又問:“會運用了嗎?”戴正答道:“還沒有嘗試。”過了幾天,師徒二人在田城上散步,看見一頭黃牛和一頭黑牛抵仗,慎修問戴正:“哪一頭牛會勝?”戴正說:“黃為土,黑為水,土克水,黃牛應當勝利。”慎修說:“不對,現在時令為初冬,今天干支是壬子,水旺土衰,易理不能拘泥於一格,而學易最貴於融會貫通。”不久黑牛果然勝了黃牛。戴正大悟,學業日見長進,名氣漸漸趕上了老師。

雍正初年,有大臣向朝廷推薦慎修,世宗下旨召見。慎修跪在世宗面前戰慄不止,口不能言。大臣慌忙又向世宗推薦戴正。戴正口若懸河,評古論今,談天說地,頭頭是道。世宗大悅,問戴正道:“你和你的老師比,誰的才能高?”戴正回答說:“小臣才能低微,哪能與老師相比?”世宗說“你的老師才能高超卻不能回答我的問題,這該怎樣解釋呢?”戴正答道:“老師年事已高,耳朵聽不清楚。如果論學問,確實勝過小臣萬倍。”世宗對戴正的謙讓態度太為讚賞,禦筆一揮,賜封他為翰林學士。

外應拆字

浙西的陳鐘年擅長拆字,名噪一時。有個江蘇姓吳的大商人,常年在浙江經商。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上面說他妻子病危,催促他趕快回家。吳某非常憂慮,就去拜訪陳鐘年,想讓他給測斷一下吉凶。他到陳鐘年家門口時,天已黑,鐘年已經關上門睡覺了。吳某因為心堳磑慼A就使勁地敲門,陳鐘年推開窗戶,詢問清楚他的來意,這時正有一犬在旁邊汪汪地狂叫,鐘年就告訴他就:“已經死了。”吳某一聽,心中大怒,厲聲質問道:“我還沒有拈字,你怎麼能知道生死?”鐘年說:“剛才我的口和你的口交談,這就是兩口,下面再加一‘犬’字。就成了‘哭’字了。”吳某非常懊喪,悼悼而歸,但心中並不相信。

第二天早晨,他又到鐘年那堙B拈字拈出個“柴”字。鐘年詢問他要測算什麼,他就把妻病的情況說了出來。鐘年說:“已經死了”。他忙詢問緣由,鐘年說:“這個‘柴’字,上面為兩個‘火’字,這是蠟燭,中間象一個臺子,是靈台的形狀,下面是個‘木’字。是棺材啊。”吳某一聽,大驚失色,立即乘船,匆匆趕回家,其妻子果然已經死了。

“因”字三拆

乾隆丁卯年福建的鄉試考過後,考生謝廷光聽說洪山橋有一個善於拆字算卦的人。就邀了幾個朋友同去拜訪。到了那堙A謝廷光拈了一個“因”字,詢問鄉試能否考中。拆字先生說:“國內一人,你是今科的第一名啊!”同去的一個朋友也躍躍欲試,說:“我也用這個‘因’字請您給推算一下。”拆字先生說:“這次考試恐怕沒你的份了。但以後會遇到思科,很有希望飛黃騰達。他的‘因’,是出於無心,而你的‘因’是出於有心啊!”旁邊這時還站著一個人,手中正握著一把木摺扇,那個人就用扇子指著‘因’字說:“我也用這個字請您給測一下。”拆字先生皺起眉頭,說:“你的扇子剛才指到了‘因’字中間,是‘困’象啊!恐怕你要做一輩子窮書生。”果然三人命運都讓拆字先生說准了。

《周易》故鄉奇景

《史記》記載西元前一百年左右,周文王姬昌被殷紂王拘於羌埵蚨t《周易》。羌埵b今河南安陽市南十五公里處,是一座突出地面五米的高臺,叫“王相岩”,它長寬各一百余米,據考證是殷商時代的監獄。

在這《周易》的故鄉有兩處奇景,世所罕見:一是“冰冰背”,二是“桃花洞”。

在王相岩北距離不過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壁立如簪的山峰,山峰下有一個亂石縱橫的山坡,便是令人奇異莫測的“冰冰背”。這媊搣韝茼璊s脈,海拔一千五百米,前面是龍床瀑布,背後是歷史悠久的車穀寺。龍床瀑布猶如一道白龍從奇峰怪石、百丈懸崖中飛騰而去,映著陽光幻出七色彩霞,又如一道美麗的長虹橫架山間。最奇異的是在這片亂石縱橫的山坡上,到處滲流著涓涓的細泉。每逢陽春三月,天氣轉暖,泉水便開始結冰,以後天氣越熱,結冰越厚,待到盛暑六月,赤日炎炎,遊人滿身大汗時,這堳o冷氣襲人,結冰面積可達六百多平方米。但是一過八月中秋,天氣轉冷,這堛漲B塊卻又慢慢融化。冬季,泉水逐漸轉暖,待到寒冬臘月,正是滿天飛雪、冰封大地之時,那堣ㄥ沒有積雪,反而熱氣蒸騰,水暖宜人,成了一泓溫泉。

在距離“冰冰背”西南數公里處,又有一處異景,名喚“桃花洞”。它在王相岩附近,比“冰冰背”高二百米。這堣s巒起伏,景色秀麗,雲霧繚繞,峰立如削。山峰下有一奇洞,洞上懸崖百丈,荊棘叢生,洞的周圍綠草如茵,一片桃林。但奇怪的是這些桃樹在融融春日卻不開花,偏偏在寒冬臘月之時萬花怒放,越是冰天雪地,它越開得繁盛鮮豔。遠遠望去,猶如在一個冰雕玉琢的琉璃世界中呈現一片絢麗爛漫的紅霞,使人仿佛置身世外桃源。

《周易》發祥地的奇異景觀曾引起許多地質學家和氣象學家的關注和重視。他們陸續前往探察和研究,但是至今未能揭開其中的奧秘

乾隆算命

乾隆皇帝巡視江甯時,穿著便服出去遊玩,遇到一位姓劉的算命先生,便帶著遊戲之心找他算命。算命先生排出乾隆的生年干支,默算了一會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搖頭歎息不已。乾隆感到非常奇怪,詢問原因,算命先生說:“我給人算命有三十多年了,自信推斷人的吉凶禍福,沒有不應驗如神的。沒事的時候,我也將自己的命造流年推算,算出自己應當小有富貴,享受二千石的俸祿不算太難。然而我現在竟落魄到如此地步!今天見您的命造,應當富貴極頂;即使沒有掌握天下的鴻福。也應當穿蟒袍帶佩玉做高官。為何咱倆反而竟在此處見面?真是可悲可歎啊!”乾隆很是佩服他的易技,什麼也沒說就起身離去。後來特意封這位姓劉的算命先生為知府。

位高身貧之命

道光年間,有一個滿族人,一次讓算命先生為他的兒子算命。算命先生把生辰八字詢問清楚以後,掐指推算一會,驚奇地說道:“奇怪!奇怪!你的這個兒子將來所居的地位至高無上,但一生又窮困得要死。”這位滿人以為是戲弄自己,非常憤怒地走了。後來,他的兒子長大,作了太常寺的筆貼式,幫人抄抄公文掙點錢糊口,非常貧困。恰值官署中需要人作“遣兒”,就去應聘。所謂“遣兒”,就是遇到朝延祭祀等重大典禮時,有關部門害怕儀式到時出現差錯,就事先演習幾遍,因而就需要一個人扮演皇上,這個扮演皇上的人就叫“遣兒”的衣服雖然破舊,然而行止跪拜等動作都要模擬皇上的身份,從王公大臣到平民百姓,都要向他跪拜行禮。那時,他的地位真的和皇上沒有什麼差別。這本來是一日的榮耀,然而一定是筆貼式之類的貧窮人才肯做這種“遣兒”,其他人都不願意做,認為做這種事折福折壽,會使人得病等等。“遣兒”做這種事,每次只不過得八千錢的報酬。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