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的對決,毛澤東&蔣介石        作者: 芸生

近百年來影響中國人民最為深遠的兩個人,毛澤東與蔣介石,自1928年,蔣介石在北伐中的“清共”,毛澤東在秋收起義的武裝革命起,他們對立了半個世紀,甚至餘波還在振盪,這是中外古今歷史上不曾有的例子,對抗如此之久,規模如此之大,影響如此之深遠,估且不論他們手上捧的,或心中信仰的什麼主義,也不論他們的是非,功過,自有歷史學家與人民去評論,吾等小民難以置啄,但趁這兩位世紀之梟雄 ,去向馬克思及孫中山,報告他們的“人生旅程”心得之際,我們這些自認的命理學家,也趁他們餘威掃不到之際,以命理角度來評評他們的“人生旅程”。

打開他們的八字,並放在一起,我們會驚訝的發現,在他們轟轟烈烈,輝煌的一生堙A有形的是如此激烈對抗,但無形的,秉先天之氣的八字 ,竟也是如此激烈的對立,而在思想,性格,運程,成就,與部下的關係上,卻也都逃脫不了八字命理所顯示的範疇,原來,大半個世紀以來,影響億萬人民思想生活的關鍵,竟然鎖在這兩組八字堙A實令人慨歎:天地造化,命理浩瀚,幾個方面 ,且來解讀:

毛澤東

  甲 丁 甲 癸

  辰 酉 子 巳

蔣介石

  庚 己 庚 丁

  午 巳 戌 亥

丁酉造(毛)兩甲權勢之星左右護主為用,殺印相生,威權並舉,具有君臨天下,一代天子之象。

己巳造(蔣)兩庚部屬之星左右事主為用,統領兵權,征戰沙場,唯年丁傷庚,下屬多為戰將,適為鎮守邊疆大元帥。

丁酉之殺印,豪俠好勝,不畏艱難,嫉惡如仇,抑強扶弱,不虛偽客套,具革命及叛逆性,善開創新機,富同情心,人情味。

己巳之傷財,英明銳利,領悟力強,野心大,追求完美,獨裁倔強個性,充滿活力與戰鬥精神,講求現實功能利益,力求中庸之道。

丁酉以競爭為手段完成目的,同情弱者,能看到對方弱點,固創“鄉村包圍城市”,“以虛避實”戰略,殺無印欠文采,印無殺欠威風,殺印兩全,雖文人領軍,然其戰術之運用,實無人能出其右,而其文華詩賦,亦當代一絕,實乃一代天驕。

己巳以合作為手段達到目的,氣盛心高,拉攏強者,以黃埔數百師生,逆勢北伐,轉戰中原,亂局中與各軍閥合縱連橫,順我者共用榮華,逆我者或誅或滅,雖達一統,令未盡至,國困內憂之際,領導抗日,奮戰八載,稍做喘息,內戰又起,局勢逆轉,退守一隅,天意人意,仍為一代豪傑。

丁酉殺助印生,遇金來傷甲,得癸官可化,遇土來傷癸,得甲印來護,故其威權無人可憾,然年支巳火劫財,即為其打天下的戰友,被年幹癸水,月令子水,上下夾攻,倍感威脅,故長征時期,艱苦度日,得天下後 ,封將軍,元帥,好日子沒過多久,文革一來,又大多中箭落馬,再加上日支,酉金(毛妻)助上一臂,更難喘氣,故一些元帥,甚至國家主席,均不得善終。戰功彪炳,浩蕩起落之戰友,竟由主帥命中,一葉知秋。

己巳,庚傷吐秀,英氣煥發,威嚴震憾,學生部屬,豎立兩傍,一聲令下,前撲後繼,北伐抗日,效命疆場,唯年丁傷月庚,早期部屬,處於火線,多有損耗,然庚傷為日所生,忠於事主,內戰失利,或降或俘,戰犯營內,二十寒暑,稟承氣節,未曾訴說校長不是,時上庚傷,雖坐午火,壓力猶存,跟隨日主轉進後,遠離火線,得月令根助,其氣仍然勢旺,故能安享餘年。叱吒風雲,將星隕落,千里追隨,師生之情,亦由命中,一目了然 。

丁酉仲冬,天寒地凍,何勞金生,妻星妻宮,皆以為忌,弱冠結髮,雖賢難保。二進宮後,亦為憎蹬,盛年之際 ,議論納江,不甘雌伏,文革一起,如虎出柵,憑藉天威,助子欺巳,開國元勳,哀痕遍野,十年浩劫,黃梁春夢,一世奇功,亦遭蒙羞 。樂吾前賢,書中有言,喜用看子,證之有驗,年巳子星,前後攻身,難以救援,亦孤亦遠,投往前線,客葬他鄉,其餘二子,一夭一殘 ,大哉乃父,徒呼奈何。

註:毛在延安時,欲娶江青,將領們有意見,認其名聲不佳,(原名藍蘋 ,上海藝人)毛堅持,說須有人照應生活,否則甯不幹主席,後同意,並協議,此後不得參與政治,江因此懷恨在心,埋下日後報復因素 。

己巳季秋,雖透雙庚,仍嫌燥熱,喜得年亥,流通金氣,潤身制火,功不可沒,事業所需,遠迎妻財,襄助夫君 ,抗禦強敵,為求外援,國會山莊,英文演說,譽滿中外,軍經援助,立下首功,推廣婦幼,堪為母儀,耆耆之年,幽居他鄉,未得功勳 ,不減光輝,傷官有氣,有子賢郎,年丁壓制,少年沉重,及長歸國,左右立侍,戰亂局勢,無力回天,退居孤島,精勵圖治,子承父業 ,更得佳評,庚坐殺地,難以為繼,誠命有征。

結語:

舉凡大格局八字,均有其宏偉氣像,即用神有力,清純可析,協調有情。蔣之雙庚于季秋,毛之雙甲得時根之助,是為用神有力,蔣金傷於秋 ,肅殺淩然,故顯其威嚴,毛甲印護身,則顯隨和,亦各稟其性,雙庚雙甲均不雜濁,是為清純,蔣之月庚,忌年丁來傷,然丁坐亥上,又沖日支巳,使其傷亦無力 ,毛之旺殺攻身,甲印化之,反為其用,是為協調有情,用神受扶,受制,亦為其代表之現像,或起或落,大八字格局反而易看,觀此二偉造之一生境遇,由其命造所顯示的情景 ,竟是如此穩合。然更令人拍案叫絕的是,除了他們的喜用對立外,八字上的年柱、月柱、時柱,也是互相戰鬥著。

歎曰:戰鬥的八字,善鬥的雙雄,戰亂的中國,上世紀的風起雲湧,都縮寫在這兩組八字堙A善哉!!

縱看天下諸事,萬般紛雜,真假善惡,實難究竟。

細參一雙八字,萬眾蒼生,理脈可尋,竟也了然。

後記:

蔣之後期名字,中正,出自命理,己土卑濕……既中且正……

毛之名字,澤東,澤為水,東為木,水木相生,配其殺印相生。

各位認為是巧合呢?還是其來有自?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