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法竅《卷一》 《一》《》《》《》《》《》《》《

奇門法竅序

奇門法竅之作,余同人錫孟樨刺史所編輯也。貫串三才,會通二氣,挑門供則佈定局,星符則值寄宮,其詳明法則,批導寲竅者,誠深切而著明矣。迺世之演奇遁者,流於荒渺高尚,籙符狃於淺疏,下覩坊本以致顛倒星符,錯亂門二十四之節序,稍差十八之圈盤為舛,茍有一二稍可遵循之處,又皆故深其文,悉加臆斷,特秘其義,不肯指明,此奇門遁甲所以少真傳,而多誤學耳。孟樨兄本儒理而講數術授受。

庭訓學衍,家傳淵源,二代攷核廿廿年,不惜以淺原示禽遁之精深,發闡洛圖之秘,詳八門直使之行,訂四季寄禽之法,六儀三奇辨迫制墓會之宮局,五行八詐,考休囚旺相之機緘,豈僅探陰陽之軌步季秋之後塵耶!余奉檄會鞠鼓城公?譚,及奇遁得讀是書,門隨宮轉,禽寄維行,觀其大概節略,先得心究其精微,未經人道,然後知先生之殫精竭慮,增輯編修,煞費苦心,怡付劑氏,尤且不敢署名,豈敢問世,過體承先志,嘉惠後人云爾。至於孟樨滿洲華冑,世代書香,歷膺,慈祥夙著,所著有學,治要言刺統篡及選擇金鏡前後兩篇,無明吉凶消長之理,究進退存亡之機,而入官治世之鏡為度事,束身之至道,於是乎在爰為之序。

愚弟愛新覺羅祥譜瑞函頓首拜序

奇門法竅序

奇門一書,久失真傳,雖昭然於天下,而精斯術者鮮矣。蓋遁甲者,重陰陽氣運,其間二十四氣之生化繫焉。故裝盤佈局,雖至精者,亦難辨其淆。由於數千年來,各抒臆見,穿鑿附會,以致無所遵從矣!夫地者;陰陽之樞機也。陰陽者;生死之玄關也,氣運者;陰陽之體用也,八卦者;陰陽之稁籥也,九星者;陰陽之主宰也,八門者;陰陽之開闔也,奇儀者;陰陽之經緯也,干支者;陰陽之變化也。故干以配天,所以統氣運而斡旋於上,支以配地,所以承氣運而分,支於下誠哉!非干支無以辨陰陽之變,化氣運之推移,八門之休咎,九星之感召,八卦之體用,奇儀之吉凶,是以相需以全其體,相資以神其用,故分之則綜錯,合之則貫一,然非九宮之星儀,奇門絲毫無紊,方能化凶為吉,受福無窮,若執本理所註(即奇門五總龜)圖說以定趨避,誠坐井觀天,奚能研究是學者哉。

愚潛心校閱,按圖剖疑,為接氣則當遵從曆書,以得其節氣之真。中宮無門則當寄四維,以取其時令之近,並註陰陽十八局星,供奇儀飛宮排宮之次序,祕訣分刊,推佈飛宮、排宮兩圖活法,以辨其陰陽、生生不已之象,周而復始,輪轉無滯,用之不致混淆。又於是篇中,凡疑似各條別類,分門探索根源,盡皆註釋無訛,並推定陰陽兩遁十八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局立成,以備參考,諏吉趨避之驗。蓋此書發明奧旨迥異,世俗之臆說,詳辨其真,允為奇門之法竅,實千金莫傳之祕,尤可為後學者之準繩云爾。

同治九年歲次庚午菊月穀旦,輯於鼓城官廨長白棠蔭山房樨孟氏識

奇門法竅卷一

目錄

自序、例言、烟波釣叟賦註解。

例言:

一、奇門為天時節氣之正宗,非他數可比,故辨方書採用之。若果明于超接、置閏之法,推驗吉凶,自有準的。每見坊本煙波釣叟歌訣,其間如寄四維拆補、置閏各法,均略而不詳。今按奇門真授一書,逐條更正,似得節氣時令之正,以備參考。

一、奇門為選擇之津梁,趨避吉凶,攸關禍福,故演定陰陽九遁之格局,以明其吉凶之測驗。

一、奇門剋應為吉凶之準的,今按諸家奇書備錄以憑考驗。

一、奇門占驗類神,皆本生剋而定之,故不可執一而論,而取用之吉凶,全在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

一、奇門十八局為子房所定,其間飛佈之法,未能詳述,故坊本將飛宮之圖,誤作活盤推用,以致星門紊亂。

  今按陰陽順逆之法,演定飛宮排宮九局圖式,以明其輪轉推佈之訣,並吉凶格局之驗,惟僅刻冬夏兩遁二至中五寄坤寄艮圖格,而四維之立秋寄坤、立夏寄巽、立冬寄乾、立春寄艮之吉凶格局,立有兩至圖、寄宮圖法,足可類推,故不繁刊。

一、奇門八神耑行卦序,于排宮之法不甚符合,故立陰陽八神卦位順逆宮次圖說以備取用,庶不失陰陽兩遁經所云︰直符前三六合位,後一九天、二九地之法也,其餘各宮均挨卦次推定列後。

一、奇門直使飛排兩宮用法不同,今于排宮圖內立有間宮之法,上下兩盤剪活輔補用之,庶六十時八門皆可值其使矣,格局吉凶畢現,誠為直使行宮之秘。

一、奇門作用貴乎時方,必須較準真正方位方為合局,如吉格在正東震方,則應直向正東,若稍偏則非真正方位,毫釐之差,攸關禍福,不可不慎。

一、三詐為之隱宮,兵家用之,埋伏此方,無人知者,必須得奇門乃驗。

一、九遁,凡用事謀為,惟最忌奇墓刑迫。

一、五假,假其氣以用事,若悖其氣而用之則凶,尤忌迫墓。

一、龍、鳥為上吉之格,凡百謀為無不吉利,其餘格局,有耑宜之格,有宜此而不宜彼之格,宜詳慎用之,不可牽強。

一、五不遇,選擇日時,以此煞為最凶,縱有奇門,不能解救。

一、龍、鳥格,逢庚直符,則應以凶論,然遇凶門則然,若遇休生開三吉門,又逢旺相,仍以吉論,不必盡拘,升殿、遊祿、奇合論格,惟奇家最宜之格,須遇吉門,用之尤驗。

一、奇墓最宜詳慎,如得使吉格,奇既入墓,即不得力,須察三奇旺相之宮,酌而用之。

一、丙加年月日時、庚加年月日並庚為直符之時均為格,然不可概以凶論,如遇休開生三吉門仍可酌用。

一、迫制、義和、門生宮、宮生門遇吉門則吉。宮剋門、門剋宮,雖遇吉門,則吉事不吉,遇凶門則災殃尤甚。

一、天三門、地四戶、地私門、天罡方、天馬方各法,皆以月將取用,利為百事,更合吉門、吉星,尤為響應,今立圖法于後。

奇門法竅卷一

長白棠蔭山房孟樨氏增註

烟波釣叟賦註釋

軒轅黃帝戰蚩尤,涿鹿經年苦未休,偶夢天神授符訣,登壇致祭虔精修,龍龜出自河洛水。彩鳳啣書碧雲裡。

註:昔軒轅戰蚩尤於涿鹿不勝,遂禱於神,夢九天玄女授以符訣,即河圖洛書之訣。彩鳳啣書即太乙、六壬、遁甲之書也。

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

註:帝命風后演成三式之文,而行兵有陣,出入有門,進退有法,以擒蚩尤。遁者隱也,甲者儀也,謂六甲六儀為直符貴神也。六甲隱於六戊,以六戊有神明之德、隱顯之機,故以遁甲為名,其甲子隱於六戊、甲戌隱於六己、甲申隱於六庚、甲午隱於六辛、甲辰隱於六壬、甲寅隱於六癸,此所謂遁甲也。奇者乙、丙、丁三奇也。門者休、死、傷、杜、開、驚、生、景也。遁甲奇門之名由此而起。

一千八十當時製,太公刪定七十二,迨及漢代張子房,一十八局為精藝。

註:法以一年三百六十日配作廿四節,一節分三元,一元有五日,一節分為十五日,共得一百八十時。二十四節計四千三百二十時,即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風后約製陽遁五百四十局,陰遁五百四十局,合一千八十局。至太公以七十二候,一候製一局,五日一易,則刪定七十二局。漢張子房則又分陽遁九局、陰遁九局共成十八局,以為萬古不易之定式。

先從掌上排九宮,縱橫十五在其中。

註:九宮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兌、八艮、九離。排於掌上,任其縱橫飛佈也。十五者縱橫配合圖書無不成十五之數,如太陽之一九十也,少陽之三七十也,太陰之六四十也,少陰之二八十也,以中五乘之皆成十五,此圖之縱橫也。北一南九十也,東三西七十也,西北之六東南之四十也,西南之二東北之八十也,以中五乘之亦皆十五,此書之縱橫也,故曰:縱橫十五在其中,此天地之數目,有配合之妙用,所以行兵佈陣,豈能外此縱橫之法哉。

次將八卦輪八節,一氣統三為正宗。

註:乾坤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此八卦循序之理,是以八節輔配八卦。冬至主坎、立春主艮、春分主震、立夏主巽、夏至主離、立秋主坤、秋分主兌、立冬主乾,所以八方風動,納天地之氣,化為出入抵向之門戶也。一氣者,卦氣也。統三者,一氣領三候也,如冬至、小寒、大寒統坎,立春、雨水、驚蟄統艮,春分、清明、穀雨統震,立夏、小滿、芒種統巽,夏至、小暑、大暑統離,立秋、處暑、白露統坤,秋分、寒露、霜降統兌,立冬、小雪、大雪統乾。以八宮分佈二十四氣,此為遁甲奇門之正宗,每卦統三節、每節統三候也。三候者,上、中、下三元為三候也。

  如冬至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大寒三九六、立春八五二、雨水九六三、驚蟄一七四、春分三九六、清明四一七、谷雨五二八、立夏四一七、小滿五二八、芒種六三九,此為陽遁上中下三元,三候起局之法也。如夏至九三六、小暑八二五、大暑七一四、立秋二五八、處暑一四七、白露九三六、秋分七一四、寒露六九三、霜降五八二、立冬六九三、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此陰遁上中下三元,三候起局之法也。

陰陽二遁分順逆,一氣三元人莫測。

註:冬至為一陽之始生,陽氣上升,故陽遁順行,迎生氣也。六甲從坎至離止,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順而進之。夏至為一陰之始生,陰氣下降,故陰遁逆行,迎殺氣也。六甲從離至坎止,以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逆而退之。以歲氣計之,四時代謝,寒暑迭更,三百六十日而一周天,以二至分二遁,體天地陰陽之氣而為人事之用。若以一卦氣論之,一氣十五日、五日為一元、十五日為三元、一元十六時、三元共一百八十時,然一氣之內,按三元之妙用,節氣輪轉,渾然無跡,而其間盈縮刻數分秒之不齊,全在神氣超接之法以補之。

五日都來換一元,接氣超神為準的。

註:五日為一元,以甲己為符頭,四仲:子、午、卯、酉為上元,四孟:寅、申、巳、亥為中元,四季:辰、戌、丑、未為下元。都來兩字必須周六十時耳,其三元之中有節氣之遲速,未可據以五日而換一元,故有超接之法為準的也。今時符先節到則用超,節後符到則用接。視超接之法節令尚可得其真氣,一經置閏,重用元局法可閏,而節令斷難準矣。故以二至超接為陰陽生育之根蒂,恰要在此處體會分晰明白,以超接二字為主宰。故曰︰准的,猶大匠之準繩,射者之中的也。

認取九宮分九星。八門又逐九宮行。

註:認取者,詳審之謂也。九宮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兌、八艮、九離也。分者;佈列也。九星者;蓬、芮、沖、輔、禽、心、柱、任、英也。以蓬分位於坎、芮分於坤、沖分於震、輔分於巽、禽分於中、心分於乾、柱分於兌、任分於艮、英分於離也。八門者;休、死、傷、杜、開、驚、生、景也。逐者;相隨而行也,謂休蓬同行,死芮同行,傷沖同行,杜輔同行,開心同行,驚柱同行,生任同行,景英同行。可見自有次第之用法,而吉凶大局定矣。

九星常為值符用,八門直使自分明。

註:直符者;六儀也,其所用時之旬甲,謂之直符。如某甲在某宮,則某星隨直符而轉運,故為直符用也。直使者;其所用時之旬甲之門謂之直使,如某甲在某宮,某門即為直使也。

符上之門為直使,十時一易堪憑據。

註:直符之上其門為直使,隨直符而十時一易,有所憑依無雜亂之紛更也。

直符到處加時干,直使順逆隨宮行。

註:此遁甲奇門之用法最要認得真切。直符者;係用時之旬、甲乃六儀也,直符所到之處加於所用時干之宮。直使者;八門也,蓋門逐符行。假如一局甲子旬,直符在坎一宮,則直使應用休門,占時得甲子時,則甲子直符加甲干應到一宮,直使即在一宮。如乙丑時直符加乙應到九宮,則直使應在二宮。丙寅時直符加丙應到八宮,直使應在三宮。是直使分順逆隨宮而行,直符隨時干而行也。

六甲原號六儀名。

註:六甲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也。其甲子隱戊、甲戌隱己、甲申隱庚、甲午隱辛、甲辰隱壬、甲寅隱癸。受甲為儀,謂之六儀也。

三奇即是乙丙丁。

註;經云︰乙居卯位,帝出乎震,丙丁俱抱火德,有離明之象,此三光所以麗奇於乙丙丁也。故以乙陰木為日奇、丙陽火為月奇、丁陰火為老人星,其光芒現於丁位,故為星奇。

陽遁順儀奇逆佈,陰遁逆儀奇順行。

註:陽遁佈局之法,如冬至屬坎用一局,即在一宮起甲子戊順飛九宮。甲戌己在坤二,甲申庚在震三,甲午辛在巽四,甲辰壬在中五,甲寅癸在乾六,是儀順佈也。三奇者;則丁奇在兌七、丙奇在艮八、乙奇在離九宮也。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為次序,順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之宮,則佈陽遁九局,順儀逆奇之捷法也,餘局仿此。陰遁佈局之法,如夏至屬離用九局,即在九宮起甲子戊,逆佈九宮,甲戌己在艮八、甲申庚在兌七、甲午辛在乾六、甲辰壬在中五、甲寅癸在巽四、是儀逆行也。順佈三奇者,則乙奇在坎一、丙奇在坤二、丁奇在震三宮也。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為次序,逆佈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之宮,則佈陰遁九宮,逆儀順奇之捷法也,餘局倣此。

吉門仍要合三奇,取用須云百事宜,更合從旁加檢點,臨宮不可有微疵。

註:門為執事之始,最要關鍵,門一得吉,所趨正矣。仍須合乙、丙、丁三奇之靈,大概利於謀為,猶未可據謂之全吉。更加檢點宮分之有無微疵,如乙奇臨震宮,謂之日出扶桑,融和之氣為吉。臨兌乃木之絕地,乙奇剋則受制。如丙奇臨離九宮,謂之月照端門,身居帝旺為純吉。而臨乾則丙火之墓地,光明暗昧不吉。如丁奇臨兌,貴人陞殿為吉,而臨於坎,則謂之朱雀投江,威德收藏,則不吉也。故謂之臨宮不可有微疵也。

三奇得使誠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補,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臨龍虎。

註:此法三奇即是乙、丙、丁矣,然未可執得奇,便為堪使。所云得使者,是得直使也。三奇得開、休、生之直使,所謂得奇、得門,方可謂誠堪使也。六甲遇之非小補者,更合地盤上之六甲,相為表堙A三奇三門得儀神佐之,豈小補哉?乙奇加甲戌、甲午,丙奇加甲子、甲申,丁奇加甲辰、甲寅是為犬馬鼠猴龍虎之謂也,然以本旬三奇六甲為的也。

又有三奇遊六儀,號為玉女守門時,若作陰私合和事,請君但向此中推。

註:此法以地盤丁奇所到之宮為主,遁得本旬直使之門加臨,即為玉女守門。其法以甲子旬庚午時、甲戌旬己卯時、甲申旬戊子時、甲午旬丁酉時、甲辰旬丙午時、甲寅旬乙卯時。宜舉陰私合和之事,須遇三吉門為宮也。

天三門兮地四戶,問君此法歸何處,太沖小吉與從魁,此是天門私出路,地戶除危定與開,舉事皆從此方去。

註:考古法以乾為天門,此以太沖卯、小吉未、從魁酉為天三門也。又曰:天私門止利於逃形隱跡,乃隱遁之門戶也。其法以月將加所用之正時,順尋太沖、小吉、從魁所臨之方,即是天三門。如正月雨水後,日纏娵訾之次,月將是亥,用卯時,以亥加卯,則太沖在未、從魁在丑、小吉在亥,其未、丑、亥上乃天三門也,餘仿此推。考卦例,巽為地戶,此以除、危、定、開為地戶也。其四者五行屬土,故所加臨處,利於屯營、築城,有城高池深之保障也。既云地戶,地戶法以地氣將加所用之時,即以建加建,是月分之除、危、定、開,日以建加本時,是日分之除、危、定、開時也。如正月建寅,即從寅上起建順數,則卯上是除,午上是定,酉上是危,子上是開,其卯、午、子、酉是地四戶也。如以建加所用之子時,則丑、未、辰、戌得除、危、定、開,是地四戶也。

六合太陰太常君,三神原是地私門,更得奇門相照應,用門舉事總欣欣。

註:地私門者,隱藏、潛伏之謂也。六合卯為本家,太陰酉為本家,太常未為本家。卯酉乃日月出入之門戶,所以出門舉事迪吉。更合三奇吉門斯為全美。但取貴神之法,與六壬稍異,其法以月將加正時,分旦暮尋其方向,旦暮貴人各有分屬,以八干四維分配十二支以分上下。如用乙巽丙丁坤庚時係上六字,而辰巳午未申酉屬焉是用旦貴也。如用辛乾壬癸艮甲時係下六字,而戌亥子丑寅卯屬焉,是用暮貴也。再視貴神臨於何宮,以分順逆。若亥子丑寅卯辰六宮為陽,順起貴神,求三神陰、常、六即是地私門也。若在巳午未申酉戌六宮,為陰,逆起貴神,求三神陰、常、六即是地私門也。

  假如正月雨水後,太陽纏娵訾之次,亥為月將,以甲戊庚日用卯時,卯屬下六字用暮貴,即以亥加卯時,以暮貴在未,未臨亥宮,亥為陽支,起貴神順行,則太常在未、六合在寅、太陰在酉,而未、寅、酉之方乃地私門也。又如甲戊庚日用午時,午屬上六字用旦貴,以亥將加午時順行,旦貴在丑,丑臨申宮,申為陰支,起貴神逆行,則太陰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是戌、子、巳三方乃地私門也。天三門、地四戶、地私門三者法異而用同,乃遁甲最要之神,若得全合奇門,則所向無阻矣。

太沖天馬最為貴,卒然有難宜逃避,但當乘取天馬行,劍戟如山不足畏。

註:考神煞有天馬,即天馬方也。蓋太沖以卯為本神,即房宿也。故為天馬,其所加臨處,不空不陷,不囚不墓,利於駿奔萬里。法以月將加所用之正時,視太沖所臨之方,即天馬方也,更合門奇,縱劍戟如林,有何畏焉?

三為生氣五為死,盛在三兮衰在五,能知趨三避五時,便自嵬然常獨處。

註:郭氏玄經曰︰五凶三吉就門推,吉有吉兮不用疑。抑見三吉五凶以門論也。五凶者;乃杜、驚、傷、死、景也,又以五為宮分者,止言避五而未及之三,則陰陽駁集之處,豈可不避之乎,故避五以方言之為確論也。

就中伏吟為最凶,天蓬加著地天蓬,天蓬若列天英上,須知即是返吟宮,八門反覆皆如此,死在生兮生在死,假令吉宿得奇門,萬事皆凶不可使。

註:天上地下星伏而不易,位在於本宮,故曰:伏吟。天上地下九星動而易位,加於對沖之宮,故曰:返吟。死門加於生門曰:返吟,死門加於死門曰:伏吟。假令吉宿得奇門,值返吟、伏吟之時,亦不堪用事也。

六儀擊刑何太凶,甲子直符愁向東,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巳辰辰午自午。

註:此言直符加所刑之地,相刑與自刑也。如甲子臨三宮、子卯相刑,甲戌臨二宮、戌未相刑,甲申臨八宮、申寅相刑,甲午臨九宮、午自刑,甲辰臨四宮、辰自刑,甲寅臨四宮、寅巳相刑也。百事謹慎,不宜相犯。

三奇入墓好推詳,乙日何堪見未方,丙火墓戌、丁墓丑,此時諸事見災殃。

註:乙為陰木,長生於亥、墓於未,故乙奇臨二宮為入墓。丙為陽火,長生於寅、墓於戌,故丙奇臨六宮為入墓也。丁為陰火,長生於酉、墓於丑,故丁奇臨八宮為入墓也。

又有時干入墓宮,課中時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丑己丑凶。

註:六甲子一周,有六日時干入墓,謂丙戌時丙入戌墓、丁丑時丁入丑墓、壬辰時壬入辰墓、癸未時癸入未墓、己丑時己入丑墓、戊戌時戊入戌墓。凡入墓之時,運籌圖謀、建立營寨,皆昏迷無氣。

五不遇時龍不精,號為日月損光明,時干來剋日干上,甲日須知時忌庚。

註:蓋甲己日庚午、乙丑時,乙庚日辛巳、丙子時,丙日壬辰時,丁壬日癸卯時、戊辰時,戊癸日甲寅時、己未時,辛日丁酉時,此是時干剋日干,故主客不和,極凶之時,縱得奇門,皆不宜用。

奇與門兮共太陰,三般難得總加臨,若還得二亦為吉,舉措行藏必遂心。

註:謂乙、丙、丁三奇、開、休、生三門、太陰、六合、九地三神,三者不可兼得。若還得三者,或門與三神會合,或奇與三神會合,雖未全吉,其謀亦可遂願矣。

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事最為貴,當從此地擊其沖,百戰百勝君須記。

註:直符以言星,直使以言門,若有會合,直符不犯刑墓,直使不犯迫制,利於行兵謀事,大將屯兵,直符直使之本宮,而進兵於直符、直使對沖之宮,戰自勝矣。

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沖,假令直符居離九,天英坐取擊天蓬。

註:天乙者;直符也。主帥居直符之本宮,擊敵於對沖之宮,如直符居離九宮,故坐英星而擊蓬星也。其法在陽遁利於天上直符所居之宮,陰遁利於地下直符所居之宮。

甲乙丙丁戊陽時,神居天上要君知,坐擊須憑天上奇,陰時地下亦如之。

註:得五陽時用事,主清虛之氣,上浮於天,所謂九天之上好揚兵,故布陣坐擊須憑天上三奇,以依神靈赫奕也。甲、乙、丙、丁、戊為五陽時。得五陰時用事,沉厚之氣下降於地,其神鎮靜,所謂九地之下利潛藏,故伏奇固守須憑地下三奇,以藉神靈庇佑也。己、庚、辛、壬、癸為五陰時。

若見三奇在五陽,偏宜為客自高強,忽然逢著五陰位,又宜為主好裁詳。

註:此承上文而言也。若五陽之時,而天上三奇在於五陽之東部,利於為客。若五陰之時,而天上三奇在於五陰之西部,利於為主。夫主客之分用兵最要之機。故黃帝云︰審動靜之理,察先後之機。動則為客,靜則為主,主客既定,勝負斯分。其先起者為客,後起者為主。先起者,待敵未動,揚兵而先進。後起者,屯兵偃旂,矣敵至而後應之,此主客變通之法也,合三奇用之,百戰百勝。

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後一宮兮為九天,後二之神為九地。

註:陽遁直符、螣蛇、太陰、六合、白虎、太常、玄武、九地、九天也。陰遁直符、九天、九地、朱雀、太常、勾陳、六合、太陰、螣蛇也。其法不用飛宮,以甲為旬首,隱直符分順逆而佈之。

九天之上好揚兵,九地潛藏可立營,伏兵但向太陰位,若逢六合利逃形。

註:九天者;言攻之至極也,乃殺伐之氣,運在此方,可以行兵,依此氣以揚威武。九地者;言守之至深也,乃朦朧之氣,運在此方,可以行兵,依此氣結寨安營。太陰之下可埋伏、設險、御敵,可遣行間諜。六合之下利避難、逃危。此四星各有所宜,而得奇門乃合此法。

天地人分三遁名,天遁月精華蓋臨,地遁日精紫雲蔽,人遁當知是太陰。生門六丙合六丁,此為天遁自分明。開門六己合六乙,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門六丁共太陰,欲求人遁無過此。風雲龍虎並鬼神,始知九遁能為用。

註:天遁:生門、丙奇合地盤六丁。

  地遁:開門、乙奇合地盤六己。

  人遁:休門、丁奇合太陰。

  風遁:開、休、生三門合天盤六辛加地己。利水戰、火戰,飛沙走石。

  雲遁:三門、乙奇加地辛。宜祈禱、雨澤、學道、修仙、隱遁。

  龍遁:休門、乙奇下臨坎宮。宜行船、水戰、穿井、通渠。

  虎遁:三門、六辛臨艮。宜探圍、射獵、捕捉、出師、戰陣。

  神遁:生門、丙奇合九天。宜出師、大戰、賽社、迎神、驅邪、治病。

  鬼遁:開門、乙奇合九地。宜驅邪、酬神、祭祀。

  以上神奇九大遁,最宜隱遁,人莫能窺。惟天、地、人三遁之時,人間萬事,無不宜也。

丙加甲兮鳥跌穴,甲加丙兮龍迴首,只此二者為最吉,百事如意十八九。

註:龍回首者;謂天上六甲、臨於地下六丙是也。經曰:飛龍在天,迴首顧源。若舉兵利為客,揚威萬里,一人可敵萬夫。凡百謀為,所向皆宜。鳥跌穴者;謂天上丙奇、臨地下六甲是也。經曰:進飛得地,龍雲聚會。若此時行兵,地闢千里,凡百舉事皆利。

庚為太白丙熒惑,庚丙相加誰會得,六庚加丙白入熒,六丙加庚熒入白,白入熒兮賊即來,熒入白兮賊即滅。

註:太白入熒惑,謂天上六庚加地下六丙,乃金入火鄉而受剋,此時防有賊即來,掩襲以罹其禍。熒惑入太白者;為天上六丙加地下六庚,乃火入金鄉而受剋,此時不可入敵人之境而索戰。若有賊至,必畏而遁去。故兵帳賦云:熒入白而敵寇自去,白入熒而城壘宜堅。

丙為勃兮庚為格,格則不通勃亂逆。直符加庚天乙飛,庚加直符天乙伏。庚加日干為伏干,日干加庚飛干格。加一宮兮戰於野。同一宮兮戰於國。庚加癸兮為大格,加己刑格最不宜,加壬之時為小格。又嫌歲月日時驅。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慎勿加三奇,此時若也行兵去,疋馬隻輪無返期。

註:勃者;顛倒也,天上六丙加今日之干為日勃,加時亦然,若用兵則紀律亂矣。凡庚所加皆謂之格。格者;隔絕不通也。庚加年月日時干皆為格,惟宜固守莫先舉,然此時行兵多有凶咎,應避此格也。天上直符加地下六庚為飛宮格,此時主客皆不利,為宜堅壁固守,出戰必遭擒。天上六庚加地下直符之宮為伏宮格,戰鬥不利,為主不宜。天上六庚加於今日之干為伏干格,此時行兵主客不利。

  天上所用之日干,加於地下六庚為飛干格,用兵出戰,則主客皆有所傷。天上六庚、加地下六癸為大格,此時出軍車破馬斃。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為刑格,此時出兵為主不利,士卒逃亡,從此方捕捉,反有凶殃。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壬為小格,又為伏格,此時不利行兵動眾。天上六庚、加地下三奇乙、丙、丁為奇格,此時行兵,疋馬隻輪,定無返期,又云:庚加丙丁奇遇景門、英星乃下剋上,用兵先舉者敗,故疋馬隻輪所向皆失。若庚加乙奇,或遇沖、輔、傷、杜兩門,乃上剋下,用兵先舉者勝,所向皆克。天盤六庚、加於坎一宮,謂之加一宮,如天盤庚、加地盤庚同在坎宮,為之同一宮,故有戰於野,戰於國之分也。

六癸加丁蛇夭矯。六丁加癸雀投江。六乙加辛龍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請觀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

註: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為妖蹻格,此時縱合奇門,不宜舉事。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為投江格,此格行兵防有喪失之禍,舉事主有口舌爭鬥之禍。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為猖狂格,此時行兵,主客兩傷,必見殺戮,謀為主有暗害之憂。天上六乙加地下六辛為逃走格,此時不宜舉兵動眾,有敗亡之禍。

八門若遇開休生,諸事逢之總稱情。傷宜捕獵終須獲。杜好逃亡及隱形。景上投書並破陣。驚能擒訟有聲名。若問死門何所主,只宜吊死與行刑。

註: 此八門所主之吉凶,三吉者開、休、生也。五凶者死、傷、驚、杜、景也。不曰吉者終吉,凶者終凶。又曰:凶中有吉,吉中有凶。各分所主之吉凶,更論有氣無氣、得令不得令、制迫不制迫,所以要視加臨之地位生剋歸何耳。

休門:休者;美也。得天一生水之義,坎為本宮,在冬得令,在春則休,在夏則囚,在秋則相,在四季月各旺十八日,則受氣剋無氣,在本宮則曰伏吟,臨艮則受剋,臨震則洩氣,臨巽而入墓,臨離則返吟,臨坤為長生,臨未則受剋而被傷,一宮之中有純疵之不同也,臨兌為敗氣,在乾則得生,在亥而有助。

死門:死者;不能生息之象也,坤為本宮,在四季各旺十八日為得令,在秋則休,在冬則囚,在夏則相,在春則死,在本宮則伏吟,臨兌沐浴也,臨乾洩氣,臨坎門迫,臨艮返吟,臨震受剋,臨巽為墓,臨離為胎而有生息。

傷門:傷者;殘也,萬物盛極而反傷,震為本宮,在春則得令,在夏則休,在秋則死,在冬則相,在四季則囚,在本宮則為伏吟,臨巽為得地,臨離為死,臨坤木之墓地,又為門迫,臨兌受剋,又為返吟,臨乾為長生,臨坎受生,臨艮為門迫,臨震為帝旺。

杜門:杜者;閉也,主萬物有杜塞不通之象,巽為本宮,乾為返吟,餘同傷門。

開門:開者;啟也,道路坦夷,通利關津,乾為本宮,在秋則得令,在冬則休,在春則囚,在四季則相,在夏則死,在本宮則伏吟,臨坎則無氣,臨艮為墓地,臨震門迫,臨巽坤兌係長生官旺之鄉為有氣,臨離為受剋。

驚門:驚者;動也,惶惑憂疑之象,兌為本宮,在秋得令,在冬則休,在春則囚,在四季則相,在夏則死,在本宮為伏吟,臨乾衰病之地,臨坎無氣之鄉,臨艮為墓地,臨震為門迫,臨巽為長生之地,臨離受剋,臨坤為冠帶得地。

生門:生者;養也,萬物至此而化育成材之象,艮為本宮,在四季月為有氣,在本宮為伏吟,在夏為相,在秋則休,在冬則囚,在春則死,臨震為受剋,臨巽為墓地,臨離為有氣,臨坤乾坎係長生、冠帶、臨官、帝旺之鄉為有氣,臨兌乃敗氣也。

景門:景者;明也,麗明於天中,萬象蒸舒之象,離為本宮,在夏得令,在春為相,在四季為休,在秋則囚,在冬則死,在本宮為伏吟,臨坤衰病之地,臨兌火至而光熄矣,臨乾為墓,臨坎為剋,又為返吟,臨艮為長生之地為有氣,臨震為沐浴,亦為得氣,臨巽為旺氣始生之地也。

蓬任沖輔禽陽星,英芮柱心陰宿名。輔禽心星為上吉,沖任小吉未全亨,大凶逢芮不堪使,小凶英柱不精明。大凶無氣變為吉,小凶無氣亦同評。吉宿更能逢旺相。百事為之必有成﹔若遇休囚並廢沒,勸君不必進前程。

註:此言九星之吉凶也。經云:時下得輔禽心為上吉,沖任為次吉,蓬芮為大凶,柱英為小凶,更以五行生旺言之。若大凶之星,得休囚無氣,則小凶也。小凶之星,得休囚無氣,亦不足憂也。若上吉、次吉之星無氣,亦不甚吉也。

要知九星配五行,各隨八卦考羲經。芮禽任坤中艮土,坎蓬屬水火離英,乾兌為金心柱會,震沖巽輔木相因。吉凶自有元妙訣,旺相休囚與重輕。與我同行即為旺,我生之月誠為相,廢於父母、休於財,囚於鬼兮真不妄。假令水宿號天蓬,旺在初冬與仲冬,相居正二休三四,其餘倣此類推同。

註:此言九星配五行,生剋休囚之理也。經云:我生之月為相,同類之月為旺,生我之月為廢,我剋之月為休,剋我之月為囚。如天蓬水星,旺於亥子月,水同類也,相於寅卯月,水生木也,廢於申酉月,金生水也,休於巳午月,水剋火也,囚於辰戌丑未月,土剋水也。天英火星,旺於巳午月,火同類也,相於辰戌丑未月,火生土也,廢於寅卯月,木生火也,休於申酉月,火剋金也,囚於亥子月,水剋火也。天沖天輔木星,旺於寅卯月,木同類也,相於巳午月,木生火也,廢於亥子月,水生木也,休於辰戌丑未月,木剋土也,囚於申酉月,金剋木也。天心天柱金星,旺於申酉月,金同類也,相於亥子月,金生水也,廢於辰戌丑未月,土生金也,休於寅卯月,金剋木也,囚於巳午月,火剋金也。天芮天禽天任土星,旺於辰戌丑未月,土同類也,相於申酉月,土生金也,廢於巳午月,火生土也,休於亥子月,土剋水也,囚於寅卯月,木剋土也。

急則從神緩從門,三五反覆天道亨。

註:急者臨事於危難之際,不容稍緩,出入抵向,不利於方位,則有從神之法。神者,天上直符所居之方,從此而趨馳之,自得神靈之護佑也。三者開、休、生也。五者死傷杜驚景也。三五反覆者,三吉能凶,五凶能吉,隨時變遷,神其用而趨向之,則天道亨通矣。

十干加伏若加錯,入庫伏囚吉事危。

註:吉凶之樞機,皆在於十干加伏,隨直使以轉運,若宮分加伏有錯,則入墓休囚,事之應吉反危矣。

時加六甲,一開一閤,上下交接,又云:甲為天福,又為青龍,陽開利客,陰開利主,閤則固守,開則揚兵。

註:陽星合孟甲,內開外盒,合仲甲,半開閤,合季甲,內外俱開。陰星合孟甲,大閤,合仲甲,內閤外開,合季甲,外大開內半閤。三甲者:甲子、甲午為孟甲,宜靜。甲寅、甲申為仲甲,宜潛藏,不可外出。甲辰、甲戌為季甲,凡百謀為大吉。訣云:時加六甲為開閤,六甲雖同用不同。陽星加開移徙吉,陰星加閤所為凶。

時加六乙,往來恍惚,與神俱出。又云:時加六乙,諸事皆吉,利生百倍。又云:六乙為天德,言乙與日奇,凡有往來,從天上乙奇而出,如有神助,不可測也。

時加六丙,道路清甯,所願皆遂,又云:威德之時,利於為主,不利為客。又曰:明堂之下,利於安塋。又云:六丙天威無不利,敵人亡敗莫爭功。丙為月奇,從天上六丙方出,可以制伏兵矣。

時加六丁,出幽入冥,至老不刑,刀雖加頸,猶然不驚。又云:時加六丁,做事康甯。丁為星奇,從天上六丁而出,隨星奇挾玉女入陰中,則人不見、鬼不知,敵人不敢侵,將兵主勝。

時加六戊,乘龍萬里,不知阿止。又云:時加六戊,凶神不遇。又戊為天門、又為天武,若遠行當從天上六戊之下而出,挾天武而出天門,雖萬里凶惡,不敢為害,揚兵必獲大勝。

時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凶咎。又云:時加六己明堂,宜秘密潛蹤。己為六合、又為地戶,凡隱匿、偷營、劫寨,當從天上六己之下而出,如神不能見其形,故曰:如神所使。

時加六庚,抱木而行,強有出者,必見鬥爭。又云:前有凶惡,定主虛驚。又云:庚為天獄,事相觸犯,必遭刑獄。此時強有出者,必迫刑憲,惟宜自守。此時將兵利主、不利客。

時加六辛,行遇死人,強有出者,罪罰纏身,又時加六辛,逢著鬼神,求之不遂,橫禍來侵。又云:辛為天庭,宜行刑、決獄。若強有出者,斧鉞在前,必遭刑罪。

時加六壬,為吏所禁,強有出入,飛禍將臨。又云:六壬為天牢,又為天賊,宜囚禁罪惡。若遠行出入,必遭罪杜。將兵強欲出入,反被遭擒。

時加六癸,眾人莫視,不知六癸,出門即死。又云:加六癸,為天網,惟利逃亡。又癸為華蓋、天藏,利於伏匿。又云:六癸之下利於伏兵隱形。

總論十干加臨之法,非執著一處,蓋遁甲之所重者在干,故視今日之時得何干,天上所用之時臨於地盤得何干,不入庫休囚,吉者終吉矣。

十精為使用為貴,起宮天乙無須潰。

註:使者;直使之門也。其直使十時一易,主宰禍福之權衡,貴在察時按宮精而用之。天乙者;直符,即六甲之旬首,統領三奇六儀,加諸時干,到處為之,起宮不可潰亂於用也。

天為客兮地為主,六甲推之無差理, 勸君默識此元機,洞澈九宮扶明主。

註:天者;天盤也。客者,用也。地者;地盤也。主者,體也。從奇儀順逆相推體用,合其理默識者不出口,與心穎悟,此中之玄妙,縱橫九宮,了然於指掌之中也。

宮制其門不為迫,門制其宮門迫凶。吉門被迫吉減去,凶遇門迫凶更凶。宮若生門則為義,最吉日合門主宮。

註:宮迫者,謂開、驚兩門臨離宮,火剋金也,休門臨坤艮二宮,土剋水也,生、死兩門臨震巽二宮,木剋土也,傷、杜兩門臨乾兌二宮,金剋木也,景門臨坎宮,水剋火也,此宮剋門也。凡宮迫門者,為主剋客也。門迫者,開、驚二門臨震巽二宮,金剋木也,休門臨離宮,水剋火也,生、死二門臨坎宮,土剋水也,傷、杜二門臨坤艮二宮,木剋土也,景門臨乾兌二宮,火剋金也,此門剋宮也。蓋迫者;逼也,急切受制或門受制於宮,或宮受制於門,彼此相抗,扼抑不容,故吉門受制,吉則減吉,凶門受制,凶則愈凶矣。凡門剋宮者,為客剋主也。

宮生門者,義也,開、驚二門臨坤艮宮,土生金也,休門臨乾兌二宮,金生水也,生、死二門臨離宮,火生土也。傷、杜二門臨坎宮,水生木也,景門臨震巽二宮,木生火也,此宮生門也。凡生門者為主生客也。

門生宮者相也,開、驚二門臨坎宮,金生水也,休門臨震巽二宮,水生木也,生、死二門臨乾兌二宮,土生金也,傷、杜二門臨離宮,木生火也,景門臨坤艮二宮,火生土也,此門生宮也。凡門生宮者,為客生主也。

門宮比和者,如金見金,木見木,土見土,水見水,火見火。合三奇吉格者為上吉,諸事大利,需要分別吉凶四時旺相休咎,斷之可也。

天網四張無路走,一二網低有路通,三至四宮行入墓,八九高強任西東。

註:此言時不得六癸也。六癸屬陰,乃十干氣盡之時也。犯之者,如入網中,幽暗難出,奇神有高下,審定所用之時,加諸六癸在何宮。若在坎一宮則高一尺,在坤二宮則高兩尺,隨宮言高下也。天網一二尺者,遇之可跨而出,倘高在三尺以上,則不可逃矣,當此之時可偃旂息鼓,棄甲啣枚匍匐而脫,或吾軍陷入敵軍,或從天門而出,或從玉女而去,或從三奇斬擒,以見血光,臂橫刀刃,呼天輔之神號,揚旂擂鼓,舉喊震聲,併力突出而網破矣。若敵人來追,則身投網內,可回軍奮擊,後軍必慌忙失措,破陣喪師,或敵人入吾所布之網,敵人作法而奔我軍,慎不可追,追則我軍投入網中矣。故訣云:天網四張,萬物盡傷,高用匍匐,低用聲揚也。

節氣推移時候定,陰陽順逆要精通,三元積數成六紀,天地都成一理中。

註:此言遁甲之理,反覆究詳之意。二十四氣之轉移,皆在七十二候上中下三元也,所以有超接之法,期以節候符合輪轉,以為遁甲之妙用。以二至而分陰陽兩遁,定元布局不可差謬,故須精通。

遁甲此書為正軌,節氣准的無過此,請觀歌裡精微訣,非是賢人莫傳與。

註:此言遁甲奇門,惟此書為天時節氣之正宗,非壬遁等術之可比,故戒妄傳。此賦字字珠璣,精研玩味,豈愚昧者,所能測識哉。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