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政论命

推流年法:

論行大限、小限、用宮、用度法:行大限專以度為主。流年、小限則以日月流行宮度辨吉凶,再看三方四正、及各行星位置、角度之關係。並參太歲填充釣等法。流年禍福,必從當生禍福為準,以立命宮為定,方判吉凶,且如一般行限,一般流年星辰到,而禍福並不同者,何也,必須先看身命限度,當生有無吉凶星守照,方可言之,如立命子,行限寅,當生難守,於大限流年難星亦到,甚者死,輕者病,如有天官符地官符,干涉田財命限,則有官刑,輕重一般斷之,宥喪門白虎守命限,則有孝服,如當生無難星到,流年有難星到命限者,有禍,或者當生有一恩照則吉,餘倣此,切不可一例以火羅計孛為凶星,以木金水土為善星,又如立命於子,木為難,火羅為恩,若火羅照命限,未可以為凶,乃恩星也,必得意,遇紅鸞天喜,有喜,併陽刃亡劫空亡太歲,亦不降福,如逢流孛難星到,火羅亦到,是他星反激起火羅之怒,又不能降福矣,又如木是流年難星到命限,或是對合,必主不寧,亦須看當生星得地否,更看流年限到何度,如是限到難度,當生難星明健,必主重險,如限到恩度,當生難柔弱,流年難星來而禍輕矣,更可詳細分別病訟孝服等事,如逢歲破,大耗亡劫天地官符必訟,若流年喪白虎天哭弔客,輕則外孝,重則親喪,如擎遊病符死符披頭血刃,有病重輕生死,依當生限度上定之,但是凶難守照命宮則禍輕,臨照限宮則禍重,吉凶亦然,所緊要者太歲,有太歲守命限,一年平安,而有喜事,有太歲守命限,而一年凶災疊出,或孝服重重,止從納音生剋,與命宮限度,有情無情,沖守有偏有正,正則必禍,偏則無妨,更於當生星辰上沖併,吉凶以斷之,便從太歲上數起,一太歲,二天空,三喪門,四勾神,五官符,六死符,七歲破,八暴敗,九白虎,十天德,十一弔客,十二病符,從命限所臨之地,流年星辰吉凶,以禍福,火羅頭見計孛上主,尾見木同時,皆主末關之事,全在太歲神煞上取用。命為本,限為末,定一世之榮枯,星移度,煞移宮,決流年之休咎,太歲乃諸神之統領,月將為眾煞之樞機,月建併煞臨身,無吉曜,必遭橫攪,太歲趕煞入局,遇惡曜定入泉鄉,喪門白虎哭聲騰,血刃官符公訟起,擎天遊奕照身命,則陡頓生災,豹尾黃旛臨限程,則纏綿有病,大耗并計孛火羅於帝座,家破人離,紅鸞遇木金水於限程,則財豐祿厚,催官星至,須知恩命之榮,食祿星臨,乃見文書之喜,添人進口,天喜便遇吉星,足祿多財,三煞不臨財位,紅鸞乃非吉曜,天喜亦是凶神,須看交併何如,方定災祥奚若,遇吉則為吉斷,逢凶須作凶看,天蠱為血光之神,白虎乃重喪之煞,紅鸞照命,有喜可消膿血之災,大煞臨身,無病必招刑憲之禍,木須為吉曜,土命之人則以為災,水孛本是凶星,木命之人反能招福,水孛主腎部疾嗽,失脫破財,火羅主心腹血光,是非致訟,欲知陰人齟齬,金孛照命值官符,如逢高貴提攜,木臨身逢天喜,財逢劫煞,須防盜賊之侵,田值官符,未免戶爭之撓,擎天莫臨妻子之位,骨肉相刑,官符怕到兄弟之宮,訟庭爭理,死符病符當命限,切忌浮災,大煞劫殺臨田財,須防暗損,凶攢殺聚,九死一生之年,煞值星扶,二滿三平之歲,馬到遷移逢紫,千里稱心,祿臨主限照金星,四時進喜,血刃傷財破蕩,六害剋子防妻,咸池併限鬧林中,三煞沖身泉路口,弔客主門庭之孝,血刃主瘡疾之災,黃幡怕與火羅併,囚中致死,豹尾只宜木金救,險處生祥,凶星得用進權名,惡殺攻身防險厄,棄人間事,歲君趕殺併限入喪門,從地下遊,歲君攢凶併命臨三殺,所喜者左助右救,所忌者後逼前空,更加闌干之凶,必定斷幽冥之禍,驟加官職,天喜照限福星臨,橫進資財,官祿臨身凶曜退,勾絞四時多撓,爭不明,劫亡日日為災,迍邅莫免,更忌星躔留退,尤防煞反攻神,攢凶須作夢中人,聚惡乃為泉下客,有救則吉,無救則凶,若參較乎災祥,宜酌量乎輕重,僅見斯文,秘之為寶。

起大限法:

以當生日時,逆數至太陽交中氣時,以三日為一年,一日為四個月,一時為十日,外加十年,即是出童限年數.又須扣清虛歲若干年,其法與子平推大運相同,但子平大運,有陰陽順逆,且從節氣起算 。

十二宮行大限表:

大限行度訣:

命宮行度隨淺深。 相貌一年三度立。

官祿一年兩度通。 遷移三載共一十。

疾厄一年四度強。 三年之上同加一。

 福祿妻妾三度移。 三年減一為端的。

奴僕男女并田宅。 一年七度三減一。

 財帛兄弟各五年。 一年六度行不失。

但能依此論行年。 分明歲歲知凶吉。

十二宮年分歌:

命宮十五貌宮十。福德妻宮十一詳。

官祿十五最高位。遷移止有八年糧。

疾厄七兮共六六。財帛兄弟五年強。

田宅子孫并奴僕。四年之半定毫芒。

推年運、月運法:

以生年支加在命宮,逆數至本年太歲宮,是為小限,由小限宮起生月,按月逆尋,是為月限。

如甲子年生人,本年壬辰太歲,安命寅宮。即以子年加在命宮寅上,逆數至戍宮遇辰,此戍宮即其年小限宮也。

本人生於五月,即從戍上起五月,逆行六月酉,七月申,八月未,九月午,十月巳,十一月辰,十二月卯,正月寅,二月丑,三月子,四月亥,即其年十二月限,所謂小限宮起生月是也。

論命法:

凡看五星之法,先是排定太陽,以生時加在太陽度上,則知安命在何宮,方為端的,須是以度主為要,宮主次之,蓋宮主州郡也,度主縣邑也,由縣而州,縣為切近,二主須要生旺得時為玅,凡身主切於命主,度主切於宮主,夜生人重身度主,日生人重命度主,經云,身好命不好,有福無壽,命好身不好,有壽無福。

凡論命之法,先觀立命何宮何度,以宮為輕,度主為重,最怕外星來剋命度者為忌,或宮主剋度為輕,或加吉星,反有利名之許,又看三方對沖,生剋亦然,宮主失躔者,生平減力,度主失次者,祖業難招,若限強有力者,主發財故曰,命弱限強,如枯苗之得雨,此之謂也。

看命,務要求其主星,命度命主,身度身主,須看強弱,以論禍福,不必主星一一高強,一一得地,經云,一星得地,終為貴顯吉人,又云使一星背而莫救其非,縱群曜吉,而莫能為福,又云,一宿加臨,此命永為吉慶,譬如五七官員在任,不必員員識面,其中一員官得力,則侍從州郡,莫不刮目,觀星當以理明,推其次第。看命,須看四正宮為緊,或日月照四正,福祿照四正,及用星居四正之位,皆是貴顯受用之人,又有火羅計孛守四強,及化得好者,皆為合格,若是刑囚暗耗等星,守於四正宮中,而逢刑位剋制之星,皆主破敗。

凡日生人,以太陽為重,夜生人以太陰為主,如太陽逢惡曜,晝生,如太陰遇凶星夜誕,合此者,無不貧夭,如日生吉宿逢陽,夜生吉星釣月,有此者,無不富貴,尤當會合十五度中為切要也。

十二宮皆要詳看,先看其宮,後看其主,凡宮為祖,起星為己,且如田宅宮,忌破空亡劫耗守之,若起星居高,無祖業自創成,若宮好主起不好,雖有田宅而不能受用,革故鼎新方可,若五星本壞,將四餘代用,主宅屋不新,亦不甚高廣也,如妻主壞,以四餘代用者,主無正妻,或重婚,為子主壞者,或非親子,又看其主,主起遠近何如,加祿貴生旺則吉,餘宮例此推。十二宮中主星,雖有定位,然以本主考之,則釣起飛來,滿盤活潑潑的底,昧者弗思,本主而拘於星曜,乃專日月之夾拱,福祿之貼照,宮魁之弔從,金水之秀麗,木之慈善,凡此類者,便以為吉,纔見金寅木子水戊土巳火入金鄉,金乘火位,晝火夜土之類,例排為凶,殊不知一宮之星,自有六七等議論,隨其所躔品藻淺深,斟酌輕重,生成剋制,無窮妙用,豈可以一言而盡,一途而拘哉,蓋觀星者,遇一命在目,便是一公案在前,必用明斷,如快刀剖竹,無纖毫礙滯,若胸中無有真見,則言凶而慮其吉,言吉而疑其凶糊塗不決,皂白不分,或有所學未至,妄以敢斷自許,至於隨指隨錯,禍福無憑也,必心傳有原,識見無差,議論如影響之答,一時言之,而不自覺,方為善斷。

凡五星隨宮用之,則隨人盤論之,亦如前法,逐宮論定,不可造次,又看其得令則有力,失令則無力,又忌斷躔失次,與四餘相會加諸煞大凶,亦可隨殺而論之,又看三方對沖,生剋何如,相援則吉,相剋則凶。

立命既定,更看是晝生夜生,晝生人不要火金孛月羅照命,夜生人不要土木日照命,名曰五殘星,皆主貧賤,不然則多憂少樂,生平成敗,勞碌到老。晝生人,則要太陽在寅卯辰巳午未上,方應朝陽向明之格,如晝生人,太陽在申酉戌亥子丑上,皆非合格,夜生要太陰照命,行限亦要火羅月孛當限,方為得體。

命坐祿坐庫坐貴,長生駕殿,及廕旺卦氣,斗杓唐符國印之鄉,皆主富貴。命坐的劫陽刃天雄空亡死絕飛廉殺者,或命度掌殺者,皆主其人性不好,心險行怪,狠暴不仁,衣食勞碌,一生成敗,或刑剋父母,骨肉不全,出祖破家,過房自立方免。命坐空亡及主星起坐空或桃花帶馬入者,又有金水照之,皆主其人慷慨風流,歌唱風月,女人值之,決主為娼。

十干坐命,且如六甲生人,不要立命在金度上,名曰鬼剋,皆主不安勞役,只喜坐受生剋彼,宿上坐水度,名曰坐父母之上,坐土度,名曰坐財帛之上,坐火度,名曰脫局,當以意消詳,得時得令為好,其餘十干,當倣此推之。日從陽,夜從陰,如日生人,寅午戌,申子辰坐命,以日木土水用事,夜生人巳酉丑,亥卯未坐命,以月金火用事,為福最厚,若日從陰,夜從陽,則為背,乃陰錯陽差,為福最緩,經曰,三方若背,其人空貴無官。夾命,要日月夾命,福祿夾命,官魁夾命,印貴夾命,三合拱命者亦然,皆主富貴,或命度主身命主起坐別處而夾拱之者,但無駁雜,皆是大貴。劫的亡神羊刃之宮,或吉星夾其上者,其兇暴不可勝言矣,亦致死於非命。看命星辰俱善柔,亦不為大事業,又要一凶星,以助其權,大凡吉星多,凶星少,則從吉論,凶多吉少從凶斷,貴人之命,非權不能以治世。凡命宮惡弱之星,則要其居陷弱,明顯之星,則欲其居高強。凡命不要星辰十分顯見,如祿居祿,福守福,金水夾日守命,皆是大顯,名曰敷露,不能大富貴。貴人之命,多是陷弱不可觀者,其中有一星得用,坐殺得時,及官祿有釣起吉星,暗加其位者,皆貴。

看諸星,皆如看命之法,一同,亦看三方及正照,方判吉凶,凡看命宮,釣起飛來,次看橫沖直撞,吉凶何如,若田宅宮吉,安享父業,終身無災,官祿星吉,僕馬昌盛,榮貴多財,妻妾宮吉,倡隨偕老,昆仲和睦,此乃五福全備之人,倘此三位值凶星照破,雖富貴亦不能安享,經曰,四直之正,最要相生而為玅,正謂此也,蓋田宅與疾厄相貌同一局,官祿與財帛奴僕同一局,妻妾與福德兄弟同一局也。

須看時令為緊,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若金令金水守照,反為孤貧與身同躔亦然,蓋冬火羅近太陽不妨,又看旺相休囚死絕為緊。看日月至緊,天地以日月為主,若日月明淨,方為貴顯,經云,貴人日月要分明是也。

論命之法,先看經緯二星要緊,次看三元祿主,天馬地驛,再看吉星,分布局面,相生相剋何如,又看諸殺方布列之,仔細推詳,吉凶可判。凡命度主,起輔陽在強吉之宮,必富,官祿主起,輔陽必貴,雖凡人亦近貴,先生云,凡曆頭諸凶曜,自是人欠審。凡吉星退陷者,減力一半,殺會陰陽者,殺化為吉者不妨,大體只有災,火羅計孛,只宜獨行,若交會大凶,隨宮而忌之,或相生得用有力,為富不仁,對沖三方相遇,主剋父母,守命三方對照者必孤為僧道,相得者吉,剋入者凶,或行限遇之,必好善出家,遇此後限依舊。

人命多有生時不定,以子為亥,亥為子,以初為末,末為初,則坐度不同,星辰轉動,故言禍福不准,須是加減,定其災祥,受生受剋,方能言其吉凶,經云,一不可拘,二須敢斷,以禍福不應,未可據言休咎,必然之理,大抵村落之人,無譙樓更鼓,又有晦冥風雨,氣候不齊,難以定時,又有溺愛不明,聞人說此時為凶,彼時為吉,便以吉者為主,故禍福不應,推命者當以意消詳,不可以誤傳誤,自壞術法也。

論命法:

觀星要訣二十四秘法:

看三主:即官主度主身主是也。身主不傍鬼。不冥晦。宮度二主要得局。不泄氣。不遲留伏逆於惡地。極喜朝元升殿垣局。生我之度也。所以不怕三方忌星刑照。正是他來刑我。我居廟旺以何妨。不必論恩援二星於失次。亦富貴論之。

詩曰:宮身度主喜朝陽。三主高強福壽昌。恩援不須來輔助。也應富貴始終良。

論四時:凡四時者。春溫夏熱。秋清冬寒。當分節前氣後。以定四時寒暑。故可論之。及後學不能精通。即道希奇八九之數。豈能通到於淵源。又如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月土。皆為令星。若宮度二主。得時得令為美。經云五星俱要比和。但以得時為貴。又云。看星須看得時星。

詩曰:二十四氣轉流通。四時寒暑在其中。寒凝不可居陰極。暑熱嫌居陽爍宮。

分晝夜:晝生者。喜太陽木土。計水孛於陽宮陽度。夜生者。愛太陰火金羅於陰宮陰度。如合此者。則福祿崇高。顯貴論之。倘或晝曜反於夜。夜星背於晝。以為孤剋。乃是刑星。則減福氣。如晝行夜曜。夜行晝宿。亦不祥也。故曰日生怕逢中宵宿。夜媔楊黎曏怓P。

詩曰:晝生日木土為奇。夜反孤星非所宜。月火金星為夜曜。日光晦昧剋妻兒。

辨陰陽:凡初一二三四五日。戌亥子丑時生人。日月俱晦。如為宮度身三主。有二失次者。兼刑煞有犯則主孤獨論之。若二十六七八九三十日。酉戌亥子丑時生人。亦謂日月俱晦論之。皆不足取也。

詩曰:陰陽孤晦主孤恓。不損兒兮便損妻。日月分明妻子盛。無光父母主生離。

推遲留:凡木火土金水。而有遲留伏逆之辨。以尊其太陽故也。蓋太陽者君象也。五星者臣下也。臣見君則讓於禮。所以五星近太陽則遲。遲則行緩也。五星三方見太陽則留。留則不行也。五星太陽同行。則伏。伏則不見也。五星對照見太陽則逆。逆則退行也。經云。伏逆無光。而順行有氣。

 詩曰:五星遇日須當伏。三合逢陽便是留。要識對官為逆度。不逢陽處順行週。

考伏逆:但凡遲留伏逆。在於廟旺受生之地。恩情之度。不相剋戰。又在君前。禮不相拘。反能為吉。若遲留伏逆。在於剋泄鬼制之宮。相戰相剋之度。又在君後死絕之地。不祥之甚。經云。順則優游。逆則退縮。留則拘繫抑鬱扶則韜晦無光。

詩曰:遲留廟旺在君前。富貴雙全發少年。剋我無情泄我氣。伏逆君後反為迍。

明祿貴:凡官身度主。俱坐祿貴馬鄉。或祿貴拱之。或祿貴夾之為上。更兼宮度身主。得經得位。不失次於惡地。乃為富貴福壽。若見身命度主在殺宮。星辰失次者。夭折貧窮之論。

詩曰:宮身度主貴人宮。祿貴相生富貴翁。設使逢空星失次。一生蹇滯不亨通。

利生旺:凡身命度主。要居長生之地。帝旺之宮。倘命立敗宮。身度主飛入死絕不得地。貧賤的矣。

詩曰:宮身度主旺生鄉。名利重重坐廟堂。若見空亡臨敗絕。貧窮夭折絕三綱。

忌斷纏:歌曰:木凋天秤(亢度)與金牛(昴度)。火怕酉鄉(昴度)辰亦憂(亢度)。

土走雙魚(翼度)人馬位(尾度)。金銷天蝎(房度)白羊州(奎度)。紫亦嫌雞唱曉(昴度)。孛逢戌土(婁度)是三坵。羅喉酉(昴度)亥(壁度)君須忌。日月無光卯酉頭(月房度日畢度)。縱爾神仙並活佛。涅盤尸解去悠悠。

逢死絕:命坐敗宮。身入死絕。縱吉亦貧。大限又在死絕之地。小限犯原流旬空。太歲天空。決死之兆。

詩曰:死絕休囚不足觀。宮身度主怕相干。若逢二限行空地。薤露歌聲日落山。

太歲衝:太歲者至尊之煞。當權司令。諸星節制。命坐人君在家。不能為禍。若在大小限。為禍不可言。如當生太歲。沖犯大限。流太歲犯小限。以凶斷之。

詩曰:原流太歲煞相沖。二限相干子哭翁。天德解援來救護。貲財耗散一場空。

神殺露:假如命限是金。行逢火度火星。與水交戰。流水或三方對照。正犯之。決死無疑。坐命亦然。

詩曰:露殺交爭氣散傾。根源最怕忌流星。若然流殺相呼殺。導氣修身要上昇。

壽令泄:如納音屬火。命躔參水。夏生之人。限行胃土度。為壽令俱泄。乃生土剋度之故。度主又失經者。決死斷之。命度身主倣此。

詩曰:從來土宿能剋水。壽令生彼號死鬼。流土再逢刑命限。仙人救助無道理。

剋命度:庸術概以宮分斷之。誤錯多矣。假如丑上安命女初。女一度。限行斗一斗二斗三斗四。戌上婁度安命。忌行箕風。角木斷躔。命躔女初。女一女二度者是。寅宮斗一斗二斗三。限行亢金鬼關。軫九度命者。胃土柳土內皆忌。如過軫十。則無害也。鬼觜參度虎口真忌。參度命者。女土之忌。若犯正真躔度。限行到此。必有大災。應如影響。若有忌星。居上則重。吉星居上則輕。不可一例推。

六甲空:如命限犯源空。流太歲又空。或限度主又空。決死而無疑矣。

詩曰:空命空眼並空神。縱爾聰明志不靈。太歲加空來激限。南柯一枕夢泉扃。

四刑忌:凡金騎人馬。土埋雙女。火燒牛角。木打寶瓶。命限逢此怒星者。決死之道也。

詩曰:四刑三忌亦非良。怒處行凶逞惡強。星怒得時空有救。行逢怒殺豈為祥。

值難枵:值者。正二太陽之類也。難者。八殺宮主也。枵者。天囚天耗也。且如宮身度主。犯此三端者。或值難度中安身命。或又限行此惡星。再加流星疊逢。如雪上加霜。必死無疑也。

詩曰:枵神莫近命身宮。碌碌浮生一世窮。值難相刑猶可畏。莫教限犯死囚凶。

怒失令:凡春土夏金秋木冬火。為黑道之星。又為休廢之曜。命身度主。躔于此上。彼無力我何施。終是不祥。如限路值此。災莫。大無生旺恩星解救者。死無疑矣。

詩曰:須知失令怒生嗔。黑道無光暗昧身。限主無情君切忌。無常一到作泉人。

煞疊煞:如限見原天雄。再犯流天雄。並的刃劫亡等殺是也。故云。刃併天雄。劫加地雌。限路危則亡生喪魄。依此倣之。驗矣。

詩曰:天雄的劫刃宮中。怕疊流年太歲沖。禍起蕭晱穻吤X。官災死敗轉為凶。

鬼見鬼:假如坐命斗木。限行亢金亦然。失次加流年金星。三合對照犯限決死。輕則囹圄。破敗。斷之無差矣。

詩曰:鬼中見鬼犯刑星。大限相迎必見傾。若見剋星流限內。十生九死決無情。

利添利:凡宮度身主。在於生局之地。如受父母之廕。或限行恩星。與我有情。當以顯達富貴論之。又如木躔水宿。水躔木度。以木為宮度主者。亦曰利添利也。

詩曰:利中添利見恩星。源流生我轉精神。富貴榮華人所欲。聰明智巧更通靈。

空中空:太歲前一位即天空殺。太歲後一位為驀越殺。又六甲空了身命。再限行流空。與宮度主者。最宜忌之。的死無疑矣。

詩曰:天空太歲最為凶。宮身度主莫重逢。再犯流空歸命限。須知短命似顏公。

扶陽勢:但五星扶陽。有用者最吉。加宮度身主。極妙。若剋身命度之星。朝陽者。必主夭疾論之。

詩曰:扶陽生歲福滔天。剋我之星步莫前。命度朝陽都顯達。殺神隨勢夭天年。

三滅關:三關者。初關中關末關是也。凡初交限謂之初關。限行居中。謂之中關。限行將末。謂之末關。此所謂以限度之出入。而分初中末之三關也。且如限行子宮危十一度。乃初關也。虛日五度。乃中關也。女土二度。乃末關也。如有殺刃在初關者。其人必死於本月節之後也。如有殺刃在末關者。其人必死於本月節之前也。如有殺刃在中關者。其人必死於本月節之日也。此舉大既者貫可以詳推。

詩曰:斷躔失度過岐峰。險道休逢太歲衝。假使流星無剋戰。也應泉路見閻公。

論女命:

女命以夫星為主,看起在何宮,若得位,或吉星生之,或從陽三方對照加吉星者,必嫁好夫,可隨人盤逐宮推詳,入官祿得地,主夫有貴,入福德主夫有福,入財帛主夫有財,入兄弟主夫有見棄相嫌,恐與兄弟有情,入田宅主夫有業,入奴僕主夫勞碌,喜為庖廚,或與奴僕通,入男女主有子媳,入七宮或因親而成,入疾厄,主夫有疾,入遷移主夫遠出,或離祖,入相貌主夫有貌,入命宮與吉加臨,得用相生,富貴雙全,又看得經失經如何,或加殺或加四餘,逐宮推看其三方對照何如,不可概論。

女命,必看身主如何,一身最要清吉,不可駁雜,金水相從太陰則吉,逢惡星則凶,又看人盤得所,不可執論,逐宮推之則可,忌三方血刃加沓,計羅照命,或沓在刃宮,或守照,必主血氣疾亡,大忌飛廉刃鋒交破。凡丁亥生人,以太陰為刃,主逢飛廉大凶,次看福主如何,福主失經,入弱宮必無福,入強宮得所,則生平有福。女命在驛馬,又帶水孛,照身命者,或在五弱之宮,皆主淫奔,其餘與男子同斷。女命,不宜太陽在命,或拱照命,加以身強,皆主欺夫奪權,性急有男子之志。娼妓之命,必犯桃花計孛,金孛水孛,福德不好,夫星不陷必剝雜,相貌好,男女宮受傷犯惡星。女人忌四餘星旺,皆主重婚,月孛當頭,伶俐太過,剋夫害子,猶有醜聲,多淫下賤,若命坐咸池者,必淫,行限遇之,淫而凶,土孛淫穢,金無擇,水火淫而刑,火土孤孀,或男女星旺而得地,當生貴子,主有好稱呼也。

簾幙歌:

婦人只要羅計全,羅計得地主重權,朱門出身主豪貴,定為豪貴結姻緣。

女人愛祿不愛馬,坐馬之命好淫冶,生來若遇馬啣花,未及笄年須早嫁。

女人不喜見金水,金水分明多榜貴,玉容花貌又妖嬈,行止猶如娼妓輩。

婦人最喜見木羅,一生更有福德多,金相逢在其命蘭,心蕙性伶俐過多。

婦人不喜見水孛,白帶之疾不時出,眾性不雜性最清,壽山高肯福廣闊。

婦人不喜金水並,若非忌曜權最盛,流年惡殺併其身,產難之時應喪命。

婦人若見金水孛,三嫁其夫有何說,咸池帶水與孛星,朝雲暮雨情不歇。

婦人須是看遷移,遷移得地福自宜,夫星高兮夫顯貴,必為命婦光門楣。

第五宮中若帶孛,先生女子方得地,那堪七宮主星陷,剋夫害子常守制。

孛星若也坐咸池,巧蛚備K盡蛾眉,六街不作煙花女,定是豪門一小妻。

婦人金水孛星迎,身命同臨性偏淫,更兼沐浴在其間,離居奔走落風塵。

婦人最喜金水合,旺夫貴子常有利,官福宮中若得之,必得鳳冠及霞帔。

婦人最怕見土冥,剋夫害子何所恃,空亡華蓋居中間,脩持早入叢林堙C

金火羅兮原不吉,芳年卻被產中疾,咸池華蓋若臨身,送舊迎新接不一。

主星切忌坐桃花,殺曜臨之定破家,若是於中逢水孛,自然淫蕩好奢華。

望前木土望後火,女命逢之為最怒,不因產難喪其身,嫁夫殺子應無數。

論殘疾:

若觀男女眼目星,專以日月為兩晴,犯殺落陷不得地,眼目眩晦少光明。

金孛交會為人淫,必主癆病及其身,木星為病有一方,必主腳疾及風腸。

土星為病必咳嗽,皮肉受病多生瘡,火羅為性多毒惡,膿血夭亡災不薄。

金星陽刃主惡死,水性淫蕩多反覆,計孛往來主夭壽,日月失次能為咎。

須看日月為主宰,日月失經多成敗,隔界之上安身命,過房出祖前分定。

火羅夾命福滔天,縱犯凶星福亦堅,金命生人還不足,必然夭死在童年。

剋命之星真可畏,命宮切忌逢刑至,若還臨限又逢凶,惡死身亡須棄市。

飛刃星辰陽刃鄉,刃星互換實堪傷,無破無空如逢此,縱有相生亦少亡。

破碎星辰不出宮,那堪行限在其中,若非官事并喪服,逢此終須百事凶。

諸星會二為交戰,人命逢之禍不輕,惡曜如逢犯太陰,也應宿疾便來浸。

不然母道相刑剋,更恐調絃又失音,妻宮若見惡星來,定主其妻見禍災。

若是姻緣無剋戰,也教琴瑟不和諧,四月生人帶卯時,斯人不壽報君知。

若教父沒身隨後,三十年來父不隨,十月酉時月在卯,宜躔房宿始為奇。

若還晝誕行巳限,夫妻不死也分離,刃星最怕惡星同,行限逢之定主凶。

女命定因遭產厄,男人亦是惡亡終,陽刃最嫌自刃宮,戊午丙午最為凶。

壬子癸丑相逢著,決定危亡不善終,欲知父母少年亡,日月宮中仔細詳。

那更三方逢惡曜,定知晝夜見存亡,細推父母死何凶,惡殺加臨日月宮。

更添水火金同度,卒死危亡不善終,命主飛來殺位居,孛羅那更守遷移。

此星若化刑囚暗,決配遭刑千里餘,計都不宜火星投,黨起奸雄事事謀。

土孛旁居三限內,手持刀劍取人頭,從來木計莫同宮,貫索加臨不善終。

三方拱合黨其惡,須帶麻繩死主凶,從來計孛羅浮沉,大限相逢轉不禁。

更若三方遇水土,漂流魚腹浪波深,巳申亥子是江湖,最嫌殺命主同途。

計孛羅水三合照,定知溺水是嗚呼,劫亡立命鬼星強,主宿仍前居殺方。

不在途中遭劫掠,必然陣上主身亡,孛前火後水居中,命若庭前燭遇風。

忽然歷限居柀 ,損失人身雷擊終,更有一星人莫窮,火羅逆入命宮中。

卯酉兩宮逢水孛,天雷霹靂必遭凶,卯人立命子之虛,羅計凶星丑卯居。

縱有主星臨福德,雷轟掩耳怕天誅,身居的刃殺居強,火孛加臨為禍殃。

限到殺宮雙女位,同宮水火主蛇傷,火孛飛來陽刃鄉,更兼計孛主膀胱。

流年計冥侵臨限,惡犬長蛇暗媔芊A火土計孛莫相尋,疾厄宮中病患深。

設若太陽同度位,顛狂心亂病沉吟,火土孛居亥位躔,命位低微壽不延。

目下流星重作難,其人必定發羊顛,風疾之人胡得然,皆因命堣繻P躔。

前途限遇刑囚忌,風疾躔身壽不延,火主心中素可知,不宜室女又逢箕。

木并刑囚同居此,主疾風顛痛苦悲,庸人病癩不醫方,冥計飛來犯太陽。

同度同躔三位立,也須命堬荓戲唌A木金最怕火羅剛,聚在強中必有殃。

木入火油湯火死,死時必患遍身瘡,癆瘵咳嗽有原因,八殺宮逢水孛星。

更加四孟亡神位,耳病疼聾不會聽,計都火孛兩相遭,重色輕身骨髓癆。

那堪更遇流年殺,旦夕歸泉怎奈何,金星屬肺喜臨酉,羅火相逢必不宜。

若遇八煞星入命,更添水孛喘無疑,土星屬胃主康強,與木同行內必傷。

薄食嘔酸并腹悶,孛加虛腫氣光黃,黃腫之人何處尋,土計孛同虎兔臨。

七煞刃星兩宮立,大腹如車無兩襟,身命逢凶更坐刑,火羅來往又傷身。

莫言燒折金牛角,趕起狂牛萤  ,計羅居貌不全形,化作凶星更易明。

孛羅三方如照著,六根不足是斯人,腰駝足跛那方尋,水到命宮孛計臨。

更加八煞逢囚土,六庚產者疾來深,計羅相逢不管他,見星刑戰酉宮加。

疑是斯人何破相,身背腰駝口喎斜,木為肝臟怕逢金,遇火須知泄氣深。

日月忽臨天首尾,雙盲為別決難尋,腎水從來怕浸淫,若加孛進禍尤深。

旺中土計相刑剋,耳拌打鐘不聽音,木計飛來卯酉宮,那堪二八又逢凶。

更來辰巳上安命,唇缺如何驗此中,八殺宮中遇孛羅,主星卑弱殺居高。

無疑項背長癭瘤,大若紅叢小紫桃,土計臨身少發聲,主星泄氣語難真。

忽然木火來生鬼,決是終須啞吃人,十二呼為相貌宮,日羅不必此宮逢。

化為刑暗些兒害,斑面分明是此儂,火羅土計夾身宮,晝夜推詳與命宮。

主弱殺強行煞限,必遭毒藥喪泉身,金木從來怕返盈,鬼星得地禍非輕。

那堪計孛來關夾,木石傷殘致損身,又嫌土木是三災,刑剋臨身實可哀。

最怕流年來併夾,莫騎老馬入南來,寅申巳亥四溢鄉,安身立命實難詳。

凶星聚限主逢煞,貫索加臨自縊傷,計孛星臨命宮居,羅居疾厄化為凶。

若非風癲並癰癤,必是傷殘廢疾終,火為相貌孛來侵,計海三方又照臨。

不足有餘知少剩,分明好就此中尋,水孛第九死他鄉,路死橫屍不可當。

羅日交迎居子午,法場之位見身亡,妻星陷弱六宮強,祿貴逢之作正房。

須是火金同到此,家權都是側人當,小兒幼歲甚災殃,金火飛來命娷獺C

更添凶宿為水火,三五之中驚火湯,第九宮中水火刑,羅居當位是賊名。

三方對照須防忌,定然黑夜教人驚,身星命主落空亡,首尾同臨命太陽。

陽刃若來迎剋主,生來不識著衣裳。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