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勢法

形勢法之取向篇

向即方向、朝向。一般指與建築基址垂直相對的方向。建築基址的選定及佈局,方向是一個重要的參照係數。方向是按八卦四正四隅:震、巽、離、坤、兌、乾、坎、艮代表現代的東、東南、南、西南、西、西北、北、東北。並且,按五行學說方向也具有五行特性,根據建築與人的五行相生相剋的原則判定吉凶。這部分內容,在後續的發展中逐漸與三元法結合,將八卦、方位、五行、干支等都納入其中推演,形成了一套獨立的體系。

綜上所述,因歷史時期不同,中國風水學對龍、砂、穴、水的論述主要注重自然山水及其聚結圍合的場所,適用於曠野之宅和山谷之宅。而對於現代城市中的井邑之宅,涉及的是毗鄰周圍的其他屋宇、牆垣及道路網等,因此,在井邑之宅的辨形方法中,龍、砂、穴、水被賦予了新的喻義而廣泛應用。例如《陽宅集成》說:“萬瓦鱗鱗市景中,高屋連脊是真龍,雖曰漢龍天上至,還須滴水界真宗”。《陽宅會心集》也說:“一層街衢為一層水,一屋牆層為一層砂,門前街道即是明堂,對面屋宇即為案山。”對井邑之宅的週邊環境景觀選擇或裁成修飾,以“五星形體”或“五行穴星”而仿效“龍法”、“砂法”的山巒形象模擬。

對於建築物本身內外形狀的規劃設計,中國風水學也按同樣道理排布。建築外形注意與周圍環境、其他建築物形體、道路網、相互沖合之間的協調。《陽宅十書》認為:“若大形不善,總內形得法,終不全吉,故論宅外形第一”。建築內形,注意宅院內部環境的佈局處理。總的說來以翁聚、充實、淨潔,“三委”、“六事”即宅門、廳堂、居室、井、灶、路、廁、倉、碾磨、畜圈等佈置得宜、尺寸合度為吉。如《黃帝宅經》說:“宅有五虛令人貧耗,五實令人富貴。宅大人少一虛,宅門大內小二虛,牆院不完三虛,井灶不處四虛,宅地多屋少庭院廣五虛;宅小人多一實,宅大門小二實,牆院完全三實,宅小六畜多四實,宅水溝東南流五實”。總之,“治宅極宜壯實”,“位次重疊,深遠濃厚吉”,“琤O清潔吉”。

形勢派,無論審視周圍山水大格局,還是佈置建築內外形的小格局,其追求目的是獲得“迎氣”、“納氣”、“聚氣”、“藏氣”的養生環境。

 

形勢法之點穴篇

中國風水學論穴,來自人體脈絡穴位的比擬。認為:地理脈絡與人體脈絡具有相同的規律。認為“穴者,山水相交,陰陽融凝,情之所鐘處也。”

就城市的山川格局而論,風水學理論以龍脈的聚結,即山水的聚結來進行考察,有大中小三種“聚居”:“大聚為都會,中聚為大郡,小聚為鄉村,陽宅及富貴陰地。”穴又引申為龍脈止聚、砂山纏護、川淑縈回,“沖陽和陰,土厚水深,郁草茂林”之一區域點。故又有稱“區穴”、“明堂”、“堂局”,穴為它們的核心之點。

明堂,“明,取義於臨而忌塞;堂,則取義中立忌偏”。“形來勢止,前親後倚”,“賓主相登,左右相稱”的圍合格局。由山水聚結大中小而論明堂的寬平,堂局大小,進而決定建置城市,乃至建築群體的規模。“堂局最廣闊舒暢者,為藩鎮省城,次者為大郡大洲……方圓四五十堙A小者亦二三十堙K…最小者亦必數堙芋C然後,在體國經野、辨方正位之後,依營國制度規劃城市並以營造制度而經營之,這實際上就是現代城市環境容量的規劃。

明堂源自“祭把之所”,故有明堂“以潔淨為德”,且“惟貴乎寬平”。在穴位確定後,在規劃佈局中一般將城鎮主街路十字相交處定在穴位上,即所謂“天心十道”處。對於京都以朝殿為正穴,州郡以公廳為正穴,宅舍以中堂為正穴。在陵墓規劃中,以葬口為穴。

在規劃完成之後,一般在穴位處開挖“金井”以“相土嘗水法”驗證地理地質情況。穴的選擇,關鍵在於“內氣萌生,外氣成形,內外相乘,風水自成”。即:“內氣萌生,言穴暖而生萬物也;外氣成形,言山川融解而成形象也。生氣萌於內,形象成於外,實相乘也。”

對於現代城市或建築物選址和規劃,即場所設立,應考慮中國風水學的龍、砂、水的重疊、關攔、內斂向心的圍合調場作用,以達到倚周圍山川拱抱阻徹風砂,迎納陽光,陰陽和合,形成良好生態小氣候,同時給人以龍、砂、水種種景觀意象,皆集中於穴,賦予紫禁城建築群的外部空間設計意匠,頗為當代學者注重,細心探究有不少重要發現,如建築高度同廣場尺度 (視距)構成呈1/10關係等,成功地運用於天安門廣場建築群的規劃設計中。這種尺度構成,實際正是中國古代建築外部空間設計理論即“形勢”說的基本規律之一。

人最豐富的心理感受和得到遊目騁懷的心性寄託。

中國風水學認為、“穴不虛立,必有所倚”,“以龍證穴”,“以砂證穴”,“以水證穴”,‘因形擬穴”,“全其天工,依其環護”,“務全其自然之勢,期無違於環護之妙而之耳”,乃至“如畫工丹青妙手,須是幾處濃,幾處淡,彼此掩映,方成佳景”。龍、砂、穴、水的選擇必須綜合權衡方可達到至善至美。

穴是指具體基址,是一個選定了的範圍較大的區域中的一個點。點穴也就是指定建築基址。中國風水學認為“穴要的”,就是要選中那個最佳位置。

風水學巒頭法認為“有龍必有穴”。“龍真穴亦真,龍假穴亦假。”在綿豆的龍脈中,遠者百里千里,近者十堣G三堙A尋龍於浩遠之間,選穴場實非易事。正如《葬經》所雲“三年尋龍,十年點穴。”陽宅、村鎮、城池大格局選址中,其穴常以“區穴”、“堂局”、“明堂”代名之。這堙妍洏煄芋B“堂局”、“明堂”,以今天的觀念解釋,實為內斂圍合的場所。

“明堂”宜寬平,以山水大聚結、中聚結為宜。依“堂局”條件大小而選定和規劃城市規模。選定明堂及穴位,營建中以南向為正,居中為尊,後對來龍,前面案山,朝山,左右山水環抱有情,規劃縱橫軸線,城郭自成。中國現存古城無不是上述風水理論的翻版。

陰宅以葬口為穴。墳墓以金井為正穴。對於陰宅,依穴之形勢和地質,選宅有十五忌:相惡,峻急,單寒,臃腫,虛耗,凹缺,瘦削,突露,破面,痤頭,散漫,幽冷,尖細,蕩軟,頑硬。

穴的區域確定後,具體的點還要辨土石。中國風水學巒頭法總結出兩種測量穴位點土石的方法:

尺度測量法:在選定的建築基址中心,挖一個一尺二寸見方的坑,將挖出來的土搗細過篩,再將細土填入坑內,“不要壓實,而以與地面平衡為准,過一夜,次日晨去觀看,鬆土拱起,則地氣旺,地吉,若下凹,則說明地氣衰,不宜。

重量測量法:秤量單位體積土的重量,從建築基址中取一塊土樣,體積一立方寸,秤之,重九兩以上為吉地,七兩居中,三四兩為不吉。或用鬥量搗細的土,一鬥重十斤以上為上吉,八九斤居中,六七斤下等。

 

形勢法之觀水篇

水指水源、水流。觀水實際是考察地上地下水源和水流的形態及水質。中國風水學認為:山不能無水,無水則氣散,無水則地不養萬物。水能“載氣納氣”,這已被現代科學所證實。大山脈能“迎氣生氣”,山環能“聚氣藏氣”;水能“載氣納氣”。由此,中國風水學在長期的實踐中形成了 “山主富貴”“水主財”的共識。

中國風水學有謂“地理之道,山水而已”。水被視為“地之血脈,穴之外氣”,山之骨肉皮毛即石土草木,“皆血脈之貫通也”。“覓龍點穴,全賴水證。龍非水送,無以明其來;穴非水界,無以觀其止。”“風水之法,得水為上”。“未看山時先看水,有山無水休尋地”,“吉地不可無水“。水法主要是論證水的功用利害與其形勢、品質、以及水與生態環境即所謂“地氣”,“生氣”之間的關係。在長期的經驗積累中,得出“山管人丁水管財”的概率性規律。“水深處民多富,淺處民多貧;聚處民多稠,散處民多離”。用現代觀點分析中國風水學注重水法的主要因素可概括如下四個方面:

一、水的“聚氣性”作用現代科學已證實:水是吸收各種波動能的極性分子。而宇宙間所有的射線(聲、噪音、電磁波、微波、光、輻射)都具有“波粒兩重性”。中國風水理論認為:“水飛走則生氣散,水融注則內氣聚”。最典型莫過水抱處的選址,即古時奧內之宅,認為“大江大河一二十埵茖茪ㄗㄕ^頭環顧,中間雖有屈曲,決不結穴。直至環轉回顧之處,方是龍脈止聚”。選址于河曲則以水流三面環繞纏護為吉,謂之“金城環抱”。並且,水的流速與人的血脈流速相近對人有宜。

二、水的“交通”、“設險”作用 如《平洋全書》說:“依山者甚多,亦須水可通舟揖,而後可建,不然只是堡塞之處”。水除具有交通載體外,亦兼有設險之利。

三、水的利害作用現代地球物理證實,河流因地球自轉形成的偏向力,即寇媔齯O的作用,加之河床岩性差異與地表起伏等原因,即使原為平直的河道,最後也會形成河曲。如河水東流,往往向南形成河曲,北岸凸而南岸凹,水流挾帶泥沙在河曲,凸岸堆積成灘,而在凹岸則不斷淘蝕挖滌,導致坍岸。顯然,選址在河曲凸岸一側,即水環抱三面的岸上,遠比選在凹岸,即河流反弓的一側要有利。中國風水學,如《管子 .度地》中,就有對此規律精闢的闡述:“水之性,行至曲必留退,滿則後推前,地下則平行,地高即控,杜曲則搗毀,杜曲激則躍,躍則倚,倚則環,環則中,中測涵,涵則塞,塞則移,移則控,控則水妄行,水妄行則傷人。”這是中國風水學對於河曲現象深入分析而形成的理論總結,現代地理學家認為“可與今日自然地理學有關河道變遷規律的研究相媲美”。

對於水的利害,中國風水學對水的分析和利用具有科學內涵。具體利用的原則是:對於地球北半球來說,按照陰陽學說,水北為陽,水南為陰,也就是當人面對水流去的方向時,左為陽,右為陰。城市選址應在水北為利。如:洛陽、鹹陽、遼陽、瀋陽等。如果在水南岸,如有特殊地理地質環境的,如水曲環抱,憑高山峻嶺,河口海岸,如:置慶、南京、武漢、上海、天津等。可不考慮水的南北岸的限制,也宜建城市郡州。由此,可看出中國風水學對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辯證唯物思想。

四、水的景觀審美作用中國風水學有“仁者樂山,智者喜水”之說。中國風水學對自然山水的讚美,寄託天地人合一的理想。因此,中國風水學家自詡為“山水之士”,中國風水學對山水的選則,糜不“以人之意逆山水之意,以人之情逆山水之情”。清李漁“才情者,人心之山水,山水者,天地之才情。”宋郭熙《山水訓》有“真山水之川穀,遠望之以取其勢,近看之以取其質”。文人墨客以山水詩、山水畫來抒發其鍾情山水,中國風水學家則重於實踐,以其理論觀照山水美加以人工裁成而經營城市宮宅陵墓等建築,達到自然美與人文美的有機結合,賦予中國傳統建築深沉售永的氣質。就中國傳統文化而言,中國風水學功不可沒,以其為傳統美學與建築實踐之仲介這一意義來評價,顯然不為過分。

利用自然江河湖泊,加之宅前屋後人工河,諸如:故宮金水河;民宅前半月形水池等構成中國風水學中有關水之美景勝境。中國風水學將水流人候選區域的地方稱之為“天門”,流出的地方稱之為“地戶”。“天門”、“地戶”均稱之為“水口”。天門宜開,則財源滾滾,地戶宜收,則財氣不散。又將“坐下而出”的水流稱為“元辰”,“入穴而聚”的水流稱為“交合”,元辰之水不宜直流,交合之水要分明。

觀水也包括如下兩方面內容:

一、水的品質,水質清明,味覺甘甜為吉;水質濁暗,味覺苦澀為凶。這方面,現代科技已有了先進的測試手段和技術指標。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風水學在幾千年前就已經不僅重視觀測地上水,而且重視察驗地下水。在這方面做出了較深人的研究。

二、水的形態,水流的形態可歸納為如下四種情況: 隨龍:指水流順山勢而來,即不破傷山脈,也不被山脈所傷,並認為隨龍之水貴有分支。

拱揖:指水流從左右相從而至,不喧賓奪主,認為拱揖之水貴在前面。

繞城:指水流前後迴圈合抱,環繞而過,認為繞城之水貴有情。

腰帶:指水流如彎弓狀從左右流過,認為腰帶之水貴有環灣。

中國風水學在長期的實踐中,總結出了著名的“山環水抱說”。

 

形勢法之覓龍篇

龍脈,即山脈,包括山脈的走向和起伏變化。因山脈在形態上多方面與龍相似,故中國風水學將山脈比喻做龍。土是龍的肉,石是龍的骨,草木是龍的毛。如《管氏地理指蒙》:“指山為龍今,象形勢之騰伏”;“借龍之全體,以喻夫山之形真”。山之延綿走向謂之“脈”,如《地理人於須知》:蓋取象“人身脈絡,氣血之所而運行”。中國風水學有“來龍去脈”、“尋龍捉脈”、“尋龍望勢”之說。龍脈有分支,有大小長短,故謂“龍猶樹,有大幹,有小幹,有大枝,有小枝”。

幹龍,地域延綿千百里,山脈必然是名山,如昆侖山等;大江大河必是名江名河,如《地理人子須知》:“以水源為定,故大幹龍則以大江大河夾送,小幹龍則以大溪澗夾送,大枝龍則小溪小澗夾送,小枝龍則惟田源溝恤夾送而已”,“觀水源長短而枝幹之大小見矣”。中國古代城市選址:“非於大山之下,必於廣川之上”。中國風水學將中國地域以長江、黃河兩大水系為界,將中國的山系分為南、北、中三大幹龍。

龍又分陰陽龍。如果山脈由起點按順時針方向盤旋,則為陽龍。山脈逆時針運行,為陰龍。龍又分順、逆龍。龍脈的干支,當幹龍與支龍方向一致時,稱為順龍,反之則稱為逆龍。風水寶地通常是位於順、逆龍保持平衡狀態的地方。如果只有順龍沒有逆龍,山脈就無法聚生氣。

龍按大的區域分為三種:山野之龍,平岡之龍,平地之龍。平地亦可尋龍,雖脈落平洋,可微辨體勢,“高一寸為山,低一寸為水”。

中國風水學的巒頭法,根據中國的地理地質特點和位置,將山脈的走向分為五勢:

正勢:由北向南;

側勢:由西向東;

逆勢:逆水朝上;

順勢:頃水朝下;

回勢:山首回顧於山尾。

中國風水學的巒頭法,在長期的實踐中,又根據山脈的起伏和形態,將山脈分佈概括為九種狀態,也就是九種龍:

回龍:形勢蛹旋,回首舐尾,如回頭之虎:

騰龍:形勢高遠,險峻聳立,如仰天大壺;

降龍:形勢聳秀,峻峭高危,如從天而降;

生龍:形勢拱輔,生動活潑;

飛龍:形勢奮翔,如雁騰鷹舉,雙翼開張;

臥龍:形勢蹲踞,安穩停蓄,如虎屯象駐;

隱龍:形勢磅礴,脈理隱延,如浮排鋪氈;

出洋龍:形勢騰躍,蜿蜒欲出,如出林之獸;

頷群龍:形勢依隨,稠眾環合,如走鹿驅羊,遊魚飛鴿。

龍有八格和十二格之說:八格者:生、死、強、弱、順、逆、進、退,其中生、強、順、進為“四吉格”。十二格者:生、死、枉、福、鬼、劫、應、遊、死、揖、病、絕 (也有其他命名法)。

吉龍應當是山脈(龍脈)光肥圓潤,尖利秀美,勢雄力足,雄偉磅礴,形神厚重,群山如珠滾動,氣脈貫注,綠樹為蓋,枝柯掩映,氣象萬千。

凶龍是山脈無勢,崩石破碎,歪斜臃腫,勢弱力寡,枝腳瘦小,樹木不生。

覓龍,就是對山脈的觀察選擇。有山就有氣,所以覓龍實際上是對“氣”的追求,尋找能夠“迎氣生氣”的地域。覓龍就是要選擇來龍深遠,奔騰遠赴的山脈,要是“真龍”。具體概括為:覓龍要分辨五勢九龍,分清走向,確定陰陽向背,論定吉凶宜忌,以選定具體地點。

五勢、九龍是對山脈的宏觀概括,本身並無截然的吉凶區別,選擇中還要配合其他因素來具體分析。論定吉凶則常常要配合陰陽五行學說、天象、人及生肖動物進行類比來推斷。

 

形勢法之察砂篇

砂者,泛指定之環衛諸山,反映山之群體關係;隸屬來龍之主山。《地理人子須知》說:“砂者,古人授受,以砂堆撥山形,因名沙爾。”沙、砂相通。今天,我們將軍事用來描述地形地貌的立體地圖稱為“沙盤”,正是中國風水學砂法的古為今用實例。

在風水格局中,砂乃統指前後左右環抱城市的群山,並與特達尊祟、城市後倚的來龍、或謂主山鎮山者,呈隸從關係。如《青囊海角經》說龍與砂的關係及砂的環境景觀意象:“龍為君道,砂為臣道;君必位乎上,臣必伏乎下;垂頭俯伏,行行無乖戾之心;布秀呈奇,列列有呈樣之象;遠則為城為郭,近則為案為幾;八風以之而衛,水口以之而關。”關於砂法最典型的有“四神砂”之說。如《地理人子須知》:“《曲禮》注雲: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四方宿名也。然則地理以前山為朱雀、後山為玄武、左山為青龍、後山為白虎,亦假借四方之宿以別四方之山,非謂山之形皆欲如其物也”。

中國風水學中砂法的這種描述意象,如《葬經翼》:“以其護衛區穴,不使風吹,環抱有情,不逼不壓,不折不竄,如雲青龍婉蜒,白虎馴俯”,“玄武垂頭”、“朱雀翔舞”。言簡意賅,生動說明瞭砂山完美,作用是相當大的。按照中國的地理位置來說,在西、西北、北、東北四個方向有剛烈之風,中國風水學稱之為大剛風,在這些方位有山屏護自然有利於安居樂業,這正是一個半圓環。由此,也可得到中國風水學砂山環抱實際意義的啟迪。

案山、朝山,皆屬與主龍脈相對應的穴前之山。統稱朱雀。“近而小者、案山也;遠而高者,朝山也。”要求“近案貴於有情”,“但以端正圓巧,秀美光彩,平正整齊,環抱有情為吉”;而“遠朝宜高”,“貴於秀麗”,有呈“遠峰列筍天涯青”之勢。中國風水學對於選定區域,重在人的心理對居住空間“氣場”的感受。如“穴前無山,則一望無際為前空”,“易野一望無際,有近案則易理之氣為之一收。”龍法“觀勢”,砂法“喝形”,如玉台、華蓋、寶蓋、寶頂、寶椅、印鬥、文峰、文筆、筆架、三台、玉鬥、錦屏、錦帳、風凰等等。前朝,泛指朝山,案山,皆屬與主龍脈相對的穴前之山。近而小者曰案,取貴人掠案施命之義。凡近案遠朝兩備之地,均屬貴地。

案山要低小形美,如:玉兒、橫琴、眼弓、蛾眉、三分、筆架、天馬、龜蛇、金箱、玉印、書筒、席帽之類形。

朝山要有情朝拱,特異眾山而獨秀者,凡迢迢遠來,兩水夾送,拜伏而至者謂之“特朝山”,為最上格。

樂山,亦稱樂砂,為穴後襯托之山,近穴處貼身蓋應托帳之小山,乃“橫枕穴之砂”。

中國風水學對於穴位之前朝、案山的苛求,其目的是為了達到“穴前收拾周密,無元辰直長、明堂曠闊、氣不融聚之患”。中國風水學的龍、砂、穴法,對人聚環境“生氣、納氣、聚氣”的要求,以。今日現代建築的景觀、外部空間設計等理論比較,其意匠也是相當高明的。除了上述“四神砂”之外,又有“四神砂”的環護“羅城”,之說。羅城,亦稱羅城填局,指前朝後托之山統被周圍之遠山盤繞,補缺障空之“山外山”。狀若城牆之垛。要求重疊高聳,恰如“拱役環抱無空缺,宛然造就一乾坤”。羅城是風水格局的局外局,地理形象之外延。

對於水口,又有水口山,或稱水口砂。“水口砂者,水流去處兩岸之山也‘且不可空缺,令水直出;必欲其山周密稠疊,交節關鎖”。實際上,水口砂所居地位不啻天然門戶,故中國風水學又稱之為“地戶”。與此相類似將水來處的水口砂又稱之為“水來處為天門”。中國風水學將門、水口喻為“氣口”,如人之口鼻息道,實與運命攸關,故對水口砂極為重視,既須險要,又須至美,以壯觀瞻。一般,在“水口間有大橋、林木、佛祠“,“建台立塔本相宜”。
以上是城市、州縣等區域規劃的選址標準。針對區域大格局。

在現代城市規劃中,對於房地產開發商來說,居住社區及單體建築的選址規劃問題。在實際操作中,很難尋到上述理想的“四神砂”的環抱格局。但在“山環”這一物理抛物面“聚能器”的指導原則下,亦可因地制宜,在考慮周圍建築環境的情況下,規劃自己的方案,一樣能收到良好效果。四神砂,在都市中變成了前後左右建築物。

中國風水學將砂比作龍的環護山丘,龍的帳幕,龍的僕從。察砂實際上是探尋能夠“聚氣藏氣”的地理環境。中國風水學不僅注意山脈是否能“迎氣生氣”,而且力求能“聚氣藏氣”。

察砂有兩層含義:

砂山的位置在主山脈的前後左右要有環護山。在中國風水學中以“四靈”或“五行”喻意理想中的砂山配置,同時,為具體實踐提供了可操作性:左有青龍,為木;右有白虎,為金;前有朱雀,為火;後有玄武,為水;中央有穴,是建築基址位置,為土。前面的砂山又稱作案山。

砂山的形態砂山以端裝方正、秀麗為吉,而以破碎尖削、奇形怪狀為凶。這就是風水學所說的“砂要秀”。在實踐中,也按“五行”原則將砂山的形態歸納為:木形砂山,頭圓身直;金形砂山,頭圓足闊;火形砂山,頭尖足平;水形砂山,頭平生根;土形砂山,頭平體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