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之八卦、四象

風水之八卦

八卦是由陰陽派生出來。

《易.系辭》:“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八卦分別是乾、坤、震、艮、離、坎、兌、巽。

它們代表許多自然現象,乾為天,坤為地,震為雷,巽為風,坎為水,離為火,艮為山,兌為澤。

以之推衍,乾又可以作為君、宗、門、首、德等;坤又可以作為臣、城邑、田、宅、陸;震又可為主、坦道、善、左;冀又可為女、風俗、床;坎為江河、大川、淵、井、寒泉;離為戶、牢獄、灶;臣為石、廟、宮室、穴;兌為妹、右、西等。

八卦主要用於表示方位。先哲把空間分成四維四隅,共八個方向,以八卦分別代表八個方向。

《周易.說卦》指出:“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巽,東南也。

齊也者,言萬物之潔齊也。

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勢也。

聖人南面而聽天下,響明而治,蓋取諸此也。

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

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戰乎乾。

乾,西北之卦也,言陰陽相薄也。

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勞乎坎。

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依照這段文字,我們可以畫出方點陣圖(一),這就是文王後天八卦。據說是西周初年周公所制。

在這個圖中,乾在西北,代表天,最吉利,這大概是因為周代倔起於西北的緣故。

民間還流行伏羲先天八卦,方位於後天八卦不同,這也是根據《周易.說卦》中的一段文字推演而出,其文;“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氣相薄,水火不相錯,八卦相錯,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是故易逆數也。”

據此,宋代大儒陳摶畫出了先天八卦圖。

在這個圖中,乾坤定上下之位,離坎列左右之門。艮與兌對立,巽與震對立。

乾、兌、離、震為陽,坤、坎、巽、艮為陰。從乾一、兌二、離三、震四、為順,象徵天左旋。從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為逆,象徵陰陽相錯。

按照這個順序可畫出中間的太極圖曲線,這個曲線表示陰陽消長的旋轉運動。

風水先生在使用羅盤時,有的用後天八卦,有的用先天八卦,因此,我們應該對這兩個圖形所代表的方位都背熟,否則就會被搞糊塗。

風水先生以為每個住宅都有自己的屬性,就將後天八卦中的乾、兌、艮、坤作為西四宅,以離、震、巽、坎作為東四宅。

具體的判斷方法是依據住宅的朝向,如子山午向就是坎宅,坎宅屬於東四宅。

風水先生又認為每個人都有特定的宅命,凡東四命就適宜住東四宅,西四命就適宜於住西四宅,否則有凶。

至於如何推算主人的宅命,那是很複雜的,類似於八字算命;我們不必去學這一套。

風水先生常以八卦論述都城的吉凶。明清時代的風水先生為了說明北京建都的合理性,就依後天八卦說:天之象以北為極,則地之勢亦當以北為極。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

今之京師,居乎良位,成始成終之地,介乎震坎之間,出乎震而勞乎坎,以受萬物之所歸。自古建都之地,上得天時,下得地勢,中得人心,未有過此者。

八卦每卦有三爻,以----代表陽、一一代表陰。

八卦相重可以組成六十四卦,每卦有六爻。

卦有勢名、卦形、卦意。如乾卦,乾是卦名,是卦形,它的卦意是元亨利貞,這可以作多種解釋,有人說表示美德、吉祥,有人說表示春夏秋冬、東南西北。

卦形是六條陽爻,每條陽爻都體現一定的意義。

古代的風水先生常常根據卦形相地。如,他們對長安城的地形,就是按乾卦的六五劃分,以別貴 。

張禮在《游城南記.永樂坊》說:“宇文愷城大興,以城中有大土崗,東西橫互,象乾之六爻,故於九二置帝王之居,九三置百司,以應君子之數,九五貴位不欲常人居之,故置元都觀,大興善寺以鎮之,元都觀在榮業坊,大興善寺在靖善坊,其崗與永樂坊東西相宜。”

宇文愷是隋代的建築家,隋文帝營建新都大興城(今西安)命宇文愷總體規劃,他把土崗譬如成六條陽爻,由下往上,在第二條土崗修宮殿,第三條土崗修衙門,第五條土崗修寺廟。這樣的市局能與乾卦的卦意達到一致。

 

風水之四象

“四象”一詞最先出自《易.系辭》,說“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即太陽、太陰、少陰、少陽。

先哲在天文學中也有“四象”一詞,不過,這與《易》中的概念完全不同。

先哲在觀察星辰時,選擇了黃道赤道附近的二十八個星宿作為座標。

東南西北各有七宿,每個七宿聯繫起來想像很象一種動物。

如,東方的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角象龍角,氐房象龍身,尾宿象龍尾,它們連起來象一條騰空而起的龍,於是先哲稱東方為蒼龍;南方的並、鬼、柳、星、張、翼、軫七宿,柳為鳥嘴,星為鳥頸。

張為嗉,翼為羽融,它們連起來象一隻展翅飛翔的鳥,於是先哲稱南方為朱雀。

此外,北方有鬥、牛、女、虛、危、室、壁七宿,象一隻緩緩而行的龜。

因位於北方放稱玄。因身有鱗甲,故稱武。合稱玄武。

西方有奎、婁、胃、昂、畢、觜、參七宿,象一隻躍步上前的老虎。白虎是已經絕種的大毛蟲之長,《山海經.西山經》記載盂山“其獸多白狼、白虎”。

這四種動物的形象,稱為四象,又稱為四靈。

 “四象”作為方位,先秦的《禮記.曲禮》已有記載:“行前朱鳥而後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

《疏》:“前南後北,左東右西,朱鳥、玄武、青龍、白虎,四方宿名也。”這堙A朱鳥即朱雀。

“左東有西”的概念與我們看地圖有區別。現在的地圖都是上北下南,左西右東。古人的地圖是倒過來的,下北下南,這樣就成了“左東右西”。

風水先生將“四象”運用到地形上,以“四象”的形象及動作譬喻地形,又附會吉凶禍福。

《三國志.管輅傳》記載:“格隨軍西行,過毋丘儉墓,倚樹哀吟,精神不樂,人間其故,輅曰:林木雖茂,開形可久。碑言雖美,無後可守。玄武藏頭,蒼龍無足,白虎銜屍,朱雀悲哭,四危以備,法當滅族。不過二載,其應至矣。”這就是根據四象處於四危狀態,判斷毋丘儉二年之內滅族。

郭璞在《葬經》中也宣揚這一套,他說:“經曰地有四勢,氣從八方。故葬以左為青龍,有為白虎,前為朱雀,後為玄武。玄武垂頭,朱雀翔舞,青龍蜿蜒,白虎馴 。形勢反此,法當破死。故虎蹲謂之銜屍,龍踞謂之嫉主,玄武不垂音拒屍,朱雀不舞者騰去,土圭測其方位,玉尺度其遐邇。以支為龍虎者,來止跡乎岡阜,要如肘臂,謂之環抱。以水為朱雀者,衰旺系形應,忌夫湍流,謂之悲泣。”

“四象”對民俗有很深的影響。如果我們到北京中山公園去看社稷壇,就會發現壇中的土色各有不同。由於東方是青龍。土色為青;西方是白虎,土色為白;南方是朱雀,土色為紅;北方是玄武,土色為黑。中間的土色是黃的,象徵人。這些土,是明清時期由四方的府縣專程運來,表示四方朝貢,天下祥和之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