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幹詳論          作者:佚名

整個四柱可以代表一個整體的人,這時,日幹就是人的核心;根據四柱推斷與命主密切相關的人事時,日幹就代表命主本人,其餘干支十神代表六親人事。所以,日幹是四柱的軸或核心。命主各種命理現象的推斷主要就是圍繞日幹展開的。

 

第一節 干支緊密度及其生克力量

為了細緻地闡明日幹與四柱其他干支的關係時的敘述方便,我們把四柱中其他干支與日幹的距離遠近稱為緊密度,其中對日幹具有增益作用的干支與日幹的緊密度叫親密度,對日幹具有損耗作用的干支與日幹的緊密度叫做耗損度。具有親密性的作用力稱為增益力,具有耗損性的作用力叫做損耗力。

日支與日幹同柱,距離最近,緊密度最大,猶如夫妻一體,在同等條件下,與其他干支相比,它對日幹的影響最直接,生克之力最大。如:

甲午 丙寅 丙寅 戊子

日支寅木對日幹丙火的生助之力就比任何干支大。但當日支力量衰弱時,雖如唇齒相依,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如:

壬辰 戊申 丙寅 丙申

秋季金旺木死,日支寅木對日幹有生之心,無生之力。又如:

戊午 戊午 丙子 甲午

午火當令而勢眾,三午衝子,火多水幹,所以日支子水對日幹有克之性,卻無克之力,好比小貓碰上大老鼠,雖近在眼前,卻無可奈何。

其餘干支與日主的緊密度依下列次序減弱:

月幹; 時幹; 月支; 時支; 年幹; 年支。

在五行力量相同的同等條件下,干支與日幹的緊密度越大,則對日幹的作用力就越大,是一種正比的關係。這堣@定要注意“同等條件”這個前提,當五行力量相差懸殊時,就要同時考慮緊密度與五行力量的合力。年幹與日幹的緊密度不及月、時幹,但當年幹力量遠遠大於月、時幹時,則可彌補緊密度較小之不足,其對日幹的生克之力不亞於月、時幹對日幹的生克之力;但當年干支本身力量不強時,對日幹則鞭長莫及,即使有點作用,也不過是隔靴搔癢。

例:A、癸醜 乙卯 戊辰 乙卯

  B、癸亥 乙卯 戊辰 丙辰

  C、戊子 乙卯 戊辰 丙辰

  D、乙卯 己卯 戊辰 丙辰

  E、甲午 丁卯 戊辰 丙辰

五個四柱都透出旺木,但由於位置不同,克伐度大不一樣:

A柱月、時透乙,緊貼夾克日幹,月幹又得年幹來生,克力更大,日幹受損最重,弱極;

B柱時支為日幹同類,可助一點微力,時透丙火雖力量微弱,畢竟為親密關係,向日幹而不克日幹,日主受損程度較A柱稍輕;

C柱月幹雖克日幹,但不象A、B二柱那樣月幹可得年幹之生,所以克身之力較B柱又減;

D柱乙木克身,被月幹己土所隔,乙木掃除日主的幫手,這就先損耗了年幹的一份力量,克身之力較C柱又減;

E柱甲木與日幹中隔丁火,且丁火有年支為根,可以通關,甲木不但不克日主,反而生益丁火進而生益日主。四柱形勢改變,日主身強。

從上例可看出,由於四柱其他干支與日幹的位置(緊密度)不同,其對日主的耗損也不同,在特定組合下(如E柱(,反而可以變耗損為增益,化敵為友。同理,讀者可以推知某些四柱其他干支與日幹因親密度的變化而引起的對日主增益力量的變化。

同理,我們也可以按照上述方法分析四柱中任何一干或一支與其他干支的緊密度及其生克力量的大小。

這堜畛羲犖繸K度只針對命局干支位置而言,沒有考慮干支間的刑沖合會等關係。實際預測中必須全面兼顧,以整體組合為准。

 

第二節 各柱蓋頭、截腳、覆載對日幹作用力的影響

蓋頭

有蓋頭的地支,本身力量因受蓋頭克損而減小,故該地支對日幹的作用力也隨著減小。

例一:庚辰 戊子 甲寅 庚午

子水被丙火蓋頭而耗水之力,生日幹之力亦減。

例二:甲戌 丙子 甲寅 庚午

子水被丙火蓋頭而耗水之力,生日幹之力亦減。

蓋頭力量越大,其地支被損耗的程度就越深。例一戊土蓋頭,有年上庚金化泄部分,戊土之力亦減;例二支合火局,木眾生火,丙火力量強大,有熬幹子水之勢,所以,例一雖是戊克子,卻不如例二丙耗子使子的損耗大。

例三:甲辰 己巳 己未 戊辰

年支似乎被年幹蓋頭而克,實際上四柱一片旺土,甲己合而化土,甲木乏力反被轉化而助年支。這種“蓋頭”對坐支不但不克損,反而助益坐支,這樣的“甲辰”就近乎“戊辰”。這也是化敵為友的一種形式。

例四:庚申 戊子 辛酉 壬辰

柱中辰藏戊透,似乎戊可克子,實則支合水局成化,戊土之根受損,更有庚辛雙透,夾泄戊土,一點虛浮之土,被眾金化於無形,不但克不了子水,反而助金生水。這樣的蓋頭對坐支也屬於不克反生,使坐支與日幹的作用增大。如果土強盛而金弱極,金就化不了土,這時的土作為蓋頭就能克坐支了。

總之,蓋頭對坐支的生克全由四柱的整體組合而定,不要一見蓋頭就視為克,因此,嚴格地說,凡對坐支不具有克伐作用,而有增益作用的“蓋頭”就不能稱作蓋頭,而應把它看成是坐支的“覆”。

例五:戊寅 甲子 甲辰 乙丑

月幹甲泄坐支之氣,甲為蓋頭,子水生日幹的力量減弱,但月幹吸納坐支之氣卻直接幫扶日主。這樣的蓋頭對日幹有益,同樣起到了地支生身的作用。

例六:戊寅 甲子 丙寅 丁酉

子水克身,蓋頭甲木化殺生身,這樣蓋頭就起到有益於日主而有損于坐支的作用。

截腳

相對於單柱本身來講,截腳對天干有克損作用,但在不同的四柱中,由於整體組合的差異,有的截腳照樣具有原來的作用,有的則失去這種作用,反而生益該天干,其天干對日主的作用也相應變化。這與上面所講的關於蓋頭的道理一樣。

例一:丁巳 癸醜 丙戌 己亥

癸水坐下醜土當令,得年柱丁巳溫暖,日支燥土相幫,天干己土透出加大土力,土勢強旺,癸水遭截腳克,力量有損。

例二:丁巳 癸醜 丙子 己亥

此與上例日支只變一子水,柱中會成水局,醜土不僅不克癸水,反而有加大水勢的作用,此癸水的“截腳”便如“覆截”。

例三:乙卯 丁亥 丙寅 甲午

亥水被寅卯木夾而泄之,柱中有火調暖,水氣幾乎全被旺木吸納,故亥水對丁火已不具有“截腳”的作用,反而助木生火。

覆載

覆載的道理也差不多,一般情況下,地支得覆(如辛亥)地支增力,天干得載(如甲子)天干增力,天覆地載(如丙午),干支之力同增。

增力後的干支對日幹的作用力就增大。但在有些特定的命局組合中,這種覆載關係轉變為蓋頭截腳,其對日主的生克作用也隨之變化。

例一:壬寅 丁未 癸亥 甲寅

月幹透出丁火似乎可生月支未土。但年、月丁壬相合得柱中旺木助化,丁火化木後對土反有克損作用。

例二:丁卯 庚戌 甲午 庚午

月支戌土本可生月幹庚金,但柱中火勢強旺助卯戌合化,戌土被合化後向火背金,反而對庚金加以克害。

例三:癸亥 庚申 丁巳 壬子(夜子時)

日柱丁巳雖為“天覆地截”的雙體組合,但柱中水勢強旺,日支巳火被申金合而化水,巳火化水後對日幹的幫扶作用,即變為克損作用。同理,月柱庚申的雙體組合,亦因“巳申”化水而使申金對庚金的幫扶作用也變成了泄耗作用。

 

第三節 日幹旺衰強弱

為了便於讀者理解,我們把抽象思維轉變為形象思維──四柱好比一架天平,日幹就是天平的支撐軸,其餘干支就是天平兩邊的平衡臂和託盤,這些干支的實際五行力量就是砝碼。本書為了敘述方便,我們把對日幹力量具有增益作用(生)的五行力量看成天平左邊的砝碼。把對日幹力量具有損耗作用(克)的五行力量看成天平右邊的砝碼,即左生右克。當生日幹的力量大於克日幹的力量時,天平左邊砝碼重於右邊砝碼,這時天平失去平衡傾向左邊,日主身強;反之,則傾向右邊,日主身弱。當天平平衡時,日主中和。從這塈畯怚i以看到,日主身強身弱關鍵就取決於天平左右砝碼的重量。那麼,怎樣才能精確地衡量左右砝碼的輕重呢?

前面我們介紹了五行的旺衰和十天干生旺死絕表,這堿ㄠo上用場了。

先明確旺、衰、強、弱的概念:

旺:凡是當令或受月令之生的某行稱為旺,但不同於十天干生旺死絕中的帝旺。如甲木生於亥、子、寅、卯月皆為旺,但在卯月為帝旺,其中當令的某行比受月令之生的五行更旺。實際上這堛漫臙N包括了五行在“四時旺相休囚死”中的“旺”和“相”。

衰:凡既不當令,又不得令生的某行皆為衰。衰包括五行在“四時旺相休囚死”中的“休、囚、死”。也就是說,凡不屬於旺的範疇的五行皆為衰。衰的程度可參考“十天干生旺死絕表”。旺衰是相對而言的,非旺即衰,非衰即旺。旺衰是兩個大範疇,不僅僅限於“十天干生旺死絕表”中狹隘的旺衰範疇。

強:即五行力量強大。五行力量強大的前提是:或當權得令而勢眾,或雖不得令但朋黨(同類五行)特別眾多,聚沙成塔。所以,旺的五行可以為強,衰的五行也可結党為強。當令的某行受到其他某一行或幾行強有力的克伐或泄耗時寡不敵眾,則不為強,稱為旺而不強。好比伏天的太陽本來十分灼熱,但伏天大雨傾盆之時太陽就收斂了灼人的烈焰。從另一方面講,夏日炎炎,寒氣退位,但一場狂風暴雨,可使氣溫驟然下降,絲絲涼風吹在身上可使人感到寒意,如果人在這樣的氣候受到風吹雨淋,就有可能感冒。這種寒涼之氣,就是由風雨的寒涼集聚而成。這就是雖不當令,但黨眾特別多時也可聚衰為強的道理。

弱:即五行力量弱小。同強的道理一樣,旺的五行不一定都強,衰的五行也不一定都弱。

從以上旺衰強弱的概念可知,我們通常所說的日幹旺衰實質上是指日幹的強弱。本書為了盡可能詳盡描述五行力量的細微差別,將諸書中旺衰強弱的含義重新給予區分定義,請讀者在閱讀本書時注意它們之間的區別。

強旺:既旺又強。

強 :衰但勢眾而強。

衰弱:既衰又弱。

弱 :旺但勢單而弱。

中和:日主強弱適中,天平不偏不倚。

偏強:天平稍向左邊傾斜。

偏弱:天平稍向右邊傾斜。

極強:天平向左邊嚴重傾斜。

極弱:天平向右邊嚴重傾斜。

這幾個概念的細微區別請大家注意。

下面以實例進行具體分析:

強旺

當令勢眾而強旺

例:甲寅 丙寅 甲午 丁卯

日幹甲木生於寅當令為旺,年透比肩,支有兩寅一卯,旺而勢眾,日幹強旺。

勢眾得令生而強旺

例:甲子 丙寅 丙午 己醜

日幹丙火長生於月令,自坐羊刃強根,月透比肩緊貼相幫,年上偏印又生丙火,加之月日支半合比肩局,印比兩旺而勢眾,日主強旺。

強(雖失令但身強)

結黨勢眾

例:庚戌 戊子 己未 己巳

冬季水旺土囚,日主失令,但日柱雙體,日時劫比雙透,與日幹緊貼相幫,未、戌皆為燥土藏火,又得時支巳火之土,足可抵禦冬月之寒,火土眾志成城;子水雖當令,卻孤掌難鳴,難抗眾土圍攻,土占上風,日主身強。

變節向日

例:丙午 戊戌 丁卯 壬寅

戌土當令似泄火氣,但支合寅午戌火局,卯戌又合火,年幹透出丙火化神,合局得化,戌土之性被誘化助火,自身力量被轉化,戊土雖透而當令,實則火多土焦,泄身之力不足,丁壬合從強而化火(反化)。所以日幹雖不當令,又有克有泄,卻因四柱的特定組合,導致大勢趨向日幹,增益力大於損耗力,天平左邊砝碼加重,故而身強。

從以上可以看到“變節向日”多因合、會引起。

化敵為友(通關)

例:庚辰 癸未 甲寅 壬申

未月乃甲木墓地,地支申辰藏水,幹透壬癸,未土由燥變潤,年時之金幹透支藏,今得潤土之生,力量強大,金乃木之勁敵,如此日幹甲木既不得令,又逢強金,似乎衰弱無疑,不料癸水居於庚甲之間,兩面撮合,疏通關節,致使金生水,化干戈為玉帛(時幹壬可化時支申金沖克寅木之力),反使日主受益。這等於把天平右邊的砝碼減去反而加到左邊,原本向右傾斜的天平現在反而向左傾斜。(此造貴在日主有根,否則虛浮而不受水生。)

坐收漁利

例:戊午 癸亥 丙午 戊戌

亥月水當令,月柱雙體,與日柱緊貼相克,火不當令,似乎難抗旺水之克,日主衰弱,殊不知四柱土眾,幹透支藏,又得火為後盾,足可制勢單之水,且年月戊癸合,水又減力,水遇強敵,先得奮力抵禦,無暇去克日幹,如此水土鷸蚌相爭,日幹坐收漁利。日主通根羊刃,本自有力,不遭克伐,自然身強。

衰弱

失令孤立

例:壬申 壬子 丙子 己亥

水勢強旺,丙火失令,又孤立無援,身處絕境,極弱。(此造為從格)

衰不敵旺

例:癸亥 甲子 己醜 己巳

日柱雙體,月、日甲己合土,子醜合土,時支有火生身,時幹透比肩幫身,似乎對日主的有利因素很多,當為身強,殊不知子月水旺土囚,癸水旺透,支會水局成功,水勢強旺,亥子醜會水破子醜之合土,甲木虛浮,水多木漂,甲己不能合化,時支一點微火,自身難保,怎顧得日主;時幹己土,雖與日幹親密相貼,不過是同病相憐,對日幹雖有幫扶之心,卻乏幫扶之力。如此一來,日主衰不敵旺,優勢大失,衰弱無疑。

弱(得令而身弱)

反主為客

例:庚申 壬午 丙子 戊子

午月為丙火帝旺之地,日主當權得令,似乎強旺,不料四柱水眾又得金生,兩子沖午,日幹根基動搖,庚生壬水,貼日而克,時幹戊土又泄丙火之氣,克泄交加,日幹孤立無援,好象一個“裸體英雄”,受到群蜂圍攻,顧得了臉顧不了身,顧得了胸顧不了背,最後被螫得滿身浮腫,落荒而逃!

又例:甲午 丙子 壬午 丙午

壬水生於帝旺之月,旺而克火,不料三午衝子,動搖根基,兩丙夾壬,狂耗日主。這就象群鼠食貓一樣,火反居上風,日主身弱。

移情別戀

例:丁醜 乙巳 丁酉 辛醜

巳月丁火當令,年月比印皆透,日主得令得生得助,似乎強旺無疑,殊不知月日時三合金局,年支濕土晦火生金助化,幹透辛金,合局得化,月支移情別戀,向金背火,日幹之根受損,似強實弱。

生多反弱

例:己未 辛未 庚辰 癸未

土本生金,但四柱旺土重疊,庚辛金虛浮,厚土埋金,光澤全無,此乃假生為克。

日主弱極,格成從印。

 

第四節 判斷日幹強弱的學術誤區舉例

以上從正面舉了判斷日幹強弱的例子。很多初學者對日幹強弱的判斷,往往受一些“公式”的影響,不去深入分析各干支本身的五行力量和對日幹的實際作用力的大小,而按照所謂“是否得令、得生、得助、得地”的“公式”生搬硬套,更有甚者,簡單地從表面上按生克日幹的干支個數判別日幹的強弱,如此等等,導致其在實際預測中測多驗少。為了幫助這部分讀者走出誤區,茲將某些不夠嚴謹的立論及讀者的誤區列舉部分加以評述。

例一:

得令:日幹旺于月支,處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之地。

得地:日幹在其餘各支中得長生(須陽日幹)、祿刃(支中藏幹的本氣為比,為劫),或逢墓庫(陽日幹逢墓庫為有根,陰日幹無氣,故無根)。

得生:日幹得四柱干支中的正偏印之生。

得助:日幹與四柱其他天干同類為逢比肩劫財幫身。

評述:

日幹是否得令,應按五行在四時的“旺相休囚時”之論劃分,凡五行處於旺或相之時令為得令。《十天干生旺死絕表》有不合適宜處。

生旺墓絕,僅分五行,不必分陰陽,陰陽幹墓庫同論。只要四庫之支埵頂P日幹同類的藏幹,都為有根(單獨而論,未考慮沖合等關係),有力的本氣之根仍為強根,否則為弱根。

其餘觀點正確。

例二:

身旺的判斷條件:

首先,日幹得令是判斷身旺最重要的方面;

其次,在得令的前提下,得地、得生或得助再占其一,可以肯定是身旺。占其二為偏旺偏強。三者都占,就為過旺至極。

其三,在不得令的情況下,得地、得生或得助占其二項以上,要有力又多助益,為身旺或偏旺。

其四:在不得令的情況下,得地、得生或得助只占一項,但四柱中三合局或三會局為身之印局,或為幫日幹之身的比局,為身旺。

評述;

上述立論中,第一、第三條正確,第二、第四條不完全正確。

先例析第二條:

四柱:辛亥 丙申 庚子 丁醜

日幹庚金在申月為得令,年透辛金得助,時逢醜庫為得地,按上述立論日主身強。但實際上,支會亥子醜水局,申為水的長生之地,可以助水局之化,年月丙辛合水,既得地支會局之助,又得日幹之生,合化成功。如此一來,辛、申、醜全都因合而背日向水,助紂為虐,反泄日幹之氣,日主衰極。

又如:

四柱:丁酉 甲辰 丙子 癸巳

丙在辰月為冠帶之地得令,見甲為得生,見丁為得助,見巳為得地,四得全占,按上述立論日主為過旺至極;但實際上,辰為濕土,生金晦火,丁被酉耗氣,扶助日主不力,癸通根子水,為時支蓋頭,日主之根巳火被制,而甲木在辰月不過僅有餘氣,雖與日幹緊貼相生,怎奈“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樣,天平左邊的丁火、甲木不過是兩個小小的砝碼,而日幹坐下截腳,癸丙又短兵相接,這樣的日幹,雖然占盡“四得”,又怎麼能說是過旺至極呢?

誠然,在得令的前提下,再占“一得”、“兩得”甚至“三得”而使日主強旺的四柱占很大比例,但卻不能一概而論,否則,不顧事實地、輕易地、武斷地下結論,就會在很大程度上貽誤讀者。命理學者千萬不能以這種態度治學!

再例析第四條:

四柱:壬午 壬子 丙戌 庚寅

丙火生於冬月失令。地支看似三合火局,實則此火局並不成立:中神午火,被當令之水圍克,旺子沖衰午,破寅午戌之合局;時支寅木,又有蓋頭,日幹在地支無強根,在天干又有兩壬結黨重克,並且庚金也耗丙火之氣。命局官殺重而印星比劫輕,身弱無疑。

通過實例分析可以看到,上述立論既有正確的一面,也有錯誤的一面,這就為不夠嚴謹。所以,我們讀書必須要用心分析,用實際的命例去檢驗,切不可因對某書的崇拜而盲目地不分正誤地教條照搬。對任何書籍的理論都要研究、驗證,切不可盲從、迷信。做到了這一點,你才能在學術上永遠保持清醒的頭腦,才能不斷上進。

下面再向迷途者的誤區一窺:

迷途者簡單地認為:生助日幹的干支多於克伐日主的干支則日主身強,反之為身弱。

例:乙卯 己卯 戊辰 丙辰

日幹這一方四土一火共五數,克伐日幹的只有三個木,我眾敵寡,按上述觀點日主身強。實際上卯木當令,二卯結黨,乙木旺透,制土有力,加之月日卯辰半會,日幹坐支受損,其不利一也;月幹己土被旺木圍攻,自身難保,何能助日幹,其不利二也;丙火雖與日幹親密相生,怎奈丙火無根,孤立無援,土多火晦,木多火窒,通關乏力,對日主之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其不利三也;時支雖與日支結黨助日,無奈日支被卯木所會,結党之力水削減,扶助日幹的力量自然不足,其不利四也。如此一來,日主優勢盡失,又遭令克,身弱無疑。我們可以把當令的木看成天平右邊的三個砝碼,把火土看成天平左邊的五個砝碼。左邊的砝碼數量雖多,但都是些小砝碼,重量不大;而右邊的砝碼雖少,卻都是大砝碼,足可以少勝多,天平自然傾向右邊──日幹偏弱。這就好比兩個老弱疾殘之人戰不過一個壯漢一樣。但讀者也不要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而把當令五行看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天兵天將(詳見前面日主當令而身弱的例子)。

古今命學典籍的理論絕大部分是對的,但謬誤之處也在所難免,並且不同的書有不同的謬誤,至於那些粗製濫造的有所謂“絕招”的“命理書籍”,沽名釣譽,誤人至深,請讀者當心。

 

第五節 小結

在五十多萬種不同的四柱中,有許多四柱干支組合較為複雜,不同的四柱有不同的微妙變化,有些四柱只有一字之差,或干支種類、個數完全相同,只是個別干支的位置變換,看來十分相似,實則似是而非,真可謂差以毫釐,謬之千里。所以,對日幹強弱的分析必須全面、嚴謹,判斷也才會準確。現在我們作個小結。

先讓大家明確幾個概念:

得令──四柱中的月支本氣為日幹的正、偏印或比、劫者。

得生──日幹得四柱中的天干或地支(月支除外)的本氣為正、偏印者。

得助──日幹得四柱中的天干為比、劫者。

得地──日幹得四柱中地支(月支除外)為祿、刃、庫、餘氣者。

這與有些書上的概念不完全相同,讀者可以對照仔細揣摸,你覺得哪一種概念嚴謹、合理你就用哪一種。但本書中所用的“得令、得生、得地、得助”概念,其含義範圍只限於上述釋義範圍。請讀者不要把與本書名稱相同但含義不完全相同的概念混為一談,以免影響分析、論證的嚴謹。

判斷日主強弱的方法及步驟:

以日幹為核心,把對日幹具有增益作用和損耗作用的干支粗分為A、B兩類(A類為增益,B類為損耗)。

以月令為標準,初步衡量四柱日幹及其餘干支的旺衰。旺而無損者,一個干支之力相當於兩個甚至三個衰而有損的干支之力。先不考慮A、B兩類中的干支對日幹的實際向背,暫時根據其旺衰粗略地分別衡量A、B兩類干支的合力。

經過四柱整體組合後,先看A類中的干支有無變節背日者,有則生身之力酌減;再看B類中的干支有無變節向日者,有則生身之力酌加。

看合、會能否成化,成化者力大,不化者力小,化成B類,克身之力增大;化成A類,生身之力增加。合會之力大小差異:三會三合六合(指同類五行)。

在無合、會“變節”的情況下,一般日幹得令、得生、得助、得地的因素越多,則身越強。

最後根據A、B兩類干支各自的合力判定日幹的實際強弱。A的合力大於B的合力,日主身強;反之身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