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連珠”和“天機安在內”?              江西安遠.易海一黍

《天玉經》中說:“天機若然安在內,家活當富貴;天機若然安在外,家活漸退敗”,“要求富貴三般卦,出卦家貧乏”。由此可知,所謂“天機安在內”即是指龍、水、向三者在三大卦四大局的同一個局內,如果不是在同一個局就叫做“出卦”,也就是“天機安在外”。要特別注意:這堛滿坏X卦”和“不出卦”的“卦”都是指父母三大卦,而不是八卦。

七十二龍分屬於三大卦四大局,格出的來龍入首的六十甲子的納音屬金者,就叫做金龍;納音屬木者,就叫做木龍;納音屬水、土者,即是水龍;納音屬火者,即是火龍。楊公風水術所說的金龍、木龍、水龍、火龍是以七十二龍挨星為准的,這是贛南楊公風水術與其他風水術完全不同的地方。

贛南楊公風水術納水使用天盤雙山,水同樣分屬於三大卦四大局 ,根據水口所在的方位來分辯是何局之水。對陽龍來說,癸醜、艮寅、甲卯是金局水口,乙辰、巽巳、丙午是水龍水口,丁未、坤申、庚酉是木龍水口,辛戌、乾亥、壬子是火龍水口。水口在乙辰、辛戌、癸醜、丁未叫做正庫。這種劃分水口的方法又叫做“龍分四片”。每局的水口都包含六個山頭,分別是四大局的墓庫、絕、胎宮位。

龍、水二者一陰一陽,陽左旋而陰右旋,同歸於共同的墓庫,是龍水陰陽交感、雌雄交媾的主要象徵。龍水不在同一個局堙A勢必陰陽不交,雌雄尚未真正交媾,就不可能孕胎結脈而結出真正的穴位來。“入山觀水口”包含了兩方面的內容,一方面是觀察水口的關攔情況,一方面是觀察水口屬於三大卦四大局的哪個局。精通楊公風水術的地師,在水口即可知道其內有沒有真龍真穴,並且可以估算出真龍真穴在哪個方位以及穴位的基本情況。

龍水是否在同一個局,是在理氣上分辨真龍真穴與假穴的重要標準。龍真穴的之地,來龍是金龍,水口就必然是金局的水口;來龍是木龍,水口就必然是木龍的水口;來龍是水、土龍,水口就必然是水龍的水口;來龍是火龍,水口就必然是火龍的水口。如果兩者不同局,十之八九是花假之穴,其在形勢上也呈現出假穴的特徵。通過大量的堪輿實踐可以發現,楊公風水術的觀形和理氣實際上具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天玉經》中楊公反復強調 “龍要合向向合水”,就是說龍、水是哪個局,所立的坐向就應該是同一個局的坐向。龍是金龍,水是金局之水,就應該立金局的坐度;龍是木龍,水是木局之水,就要立木局的坐度;龍是火龍,水是火局之水,就要立火局的坐度;龍是水、土龍,水是水局之水,就要立水局的坐度。這堜珨〞滿圻V”,是指坐度而言。風水術上的坐向常常是通用的名詞。確定坐度通常就叫做“立向”,很少說是“立坐”。“千里江山一向間”的三合水法,就是在這個關鍵之處錯解了楊公的經文,坐向一顛倒,失之厘毫而差之千里矣。

龍、水、向同局就叫“不出卦”,主富貴。龍、水、向不同局就叫做“出卦”,立向犯出卦,即使是龍真穴的,富貴就要打很大的折扣,人財貴必難全,或者是有富無貴,或者是有貴無丁,或者是有丁而貧窮。

“連珠”就是指龍、水、向之間的有機配合,好象是連在一起的一串寶珠。龍是真龍,水是與龍同局之水,坐度是與龍同局的坐度,三者缺一不可,一個也不能丟失。都是珍珠串在一起才是寶,混進了不是珍珠的東西就不值錢了!一串項鏈,如果只有一顆是珍珠,其他都是塑膠珠,能說這是一串珍珠項鏈嗎?

《天玉經》說:“先定來山后定向,聯珠不相放,須知細覓五行蹤,富貴結金龍。”通觀《天玉經》全文,楊公多次用隱語強調龍、水、向必須保證在同一個局(卦)堙A才能乘得龍之真氣,納得旺盛的堂氣,才能催動財丁富貴。

楊公門外之人,只因在對什麼是“父母三大卦”的關鍵問題上無法正確理解,也就沒有辦法正確理解楊公的理氣法度,只能把自己的一套當成是楊公的東西。不少與楊公風水術根本沒有師承關係的流派都用自己的思路去解釋《天玉經》,細心的讀者可以發現,凡不是用七十二龍格龍,用三合理論理氣的人,所做的《天玉經》注解都無法對該經做出全面的解釋,總有跳行解釋的尾巴露出來。有的甚至用“此句可刪”來搪塞,暴露出他們是對楊公風水術的無知。

如何知道龍、水是否生旺?

生老病死是世界上一切事物的普遍發展規律,龍、水的氣機運行同樣離不開這一規律。龍水陰陽之氣相對運行過程中,並不是在每一個方位上都是相等的,有強弱的區別。楊公風水術用陰陽五行長生十二宮來模擬自然界氣機運行的軌道,描繪陰陽五行之氣從無到有,由弱而強,由強而衰死的不斷重複的生閉環的客觀過程。

陰陽五行生旺墓三合成局,其氣機運行的變化規律與交流電正弦波的波形變化非常相似。

從生到旺,從胎到養,是氣機處於上升、發展的過程,生機勃勃;從衰到墓絕是氣機下降、衰減的過程,生機虛衰。

龍從生旺方起祖而來才是有生機的龍,生氣才旺盛,才有生氣可乘;如果從死絕方起祖而來,則表示來龍本身氣機虛衰,也就沒有生氣可乘。

生旺方有秀麗砂、水朝穴,是明堂氣旺盛的標誌;砂水於衰死墓絕之方朝穴,就說明此地堂氣虛衰。

分辨龍的生旺休囚死的方法,就是根據所格定的來龍入首的七十二龍的五行屬性,看龍之祖山在穴位的那個方向,看其是在長生十二宮的哪個宮位上。例如,如果所格出的來龍入首是子山午向的戊子陽火龍,龍又起祖于東南方向,則說明此龍是生旺之龍。如果不是來自東南方向,而是來自西北方向,則表示此龍是衰死之龍而不可用之。砂水同樣按照這種方法,將穴前可以看到的砂和水流逐位堪定分析之,看清楚是生旺之砂、水朝堂,還是死、墓、絕之砂水朝堂。

陰陽八局龍水交媾及生旺衰死可用四句口訣來描述:“乙丙交而趨乾,辛壬會而趨辰,鬥牛納丁庚之氣,金羊收癸甲之靈”。

這堨H乙代表陰木龍,丙代表陽火龍,辛代表陰金龍,壬代表陽水龍,丁代表陰火龍,庚代表陽金龍,癸代表陰水龍,甲代表陽木龍。鬥牛是借用二十八宿鬥金牛的名稱來表示癸、丑二山,金羊即指丁、未二山。龍水二路陰陽交媾和氣機的生旺衰死都包含在這四句口訣之中。龍水陰陽相對,其氣機運行相對而行,一左旋,一右旋,龍的長生之地即是水之帝旺之鄉,龍之帝旺處即水之長生位,經過一個周天的運行,龍水歸於同一個墓庫。

王徹瑩、葉九升、趙九峰等對這四句口訣的解釋是錯誤的,從向上起長生,違背了龍水陰陽氣機的運動變化規律,龍水的生旺衰死變成了隨心所欲的東西,簡直是一種胡鬧。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