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雜術諸法揭密:

入木三分:術士用毛筆蘸墨在木板上寫字,字跡竟滲入木板好深,若木板薄的活,背面竟隱隱可見所書其字。

此墨用龜尿替水研磨書寫。

字入碑石:術士用毛筆蘸墨在石碑上寫字,過段時間,洗去碑面之墨,只見字跡已隱人碑中,與石合一。

用龜尿、炭、硇砂少許,共為未入硯水內,研磨書寫。若用皂角水調墨或用肥皂水調銀珠,字跡可穩貼石上,長期不脫落。

神書萬符:術士取數十張的一摞白紙,然後用筆蘸墨在紙上書符,完畢,視之下面紙張皆有相同之符。

用蒼耳汁磨墨書符,此墨汁上下穿透力極強,而左右滲透卻很微,猶如定向爆破之炸藥。

神家醉酒:術士將一杯熱酒放在一神通面前,一會兒,神家之面竟由白變紅,頗似醉漢。

朱砂一錢,焰硝三分,搗碎和勻,用陳酒調糊入壺封好,埋入向陽土中,一個月後取出。繪畫時用介殼制胡粉襯底,然後用上述朱砂粉塗畫紙作畫。當遇酒氣,畫中人面孔即紅,酒氣去即變白。

空掌招蝶:在春暖花開之際,術士在群蝶出沒之處,足踏罡步,雙手連揮,俄頃,只見無數蝴蝶繞其身上下翻飛,翩翩起舞。

在春天百花齊放之時,採集諸多花蕊陰乾,研末備用。喚蝶時,先以川椒水洗手,或川椒末塗手,繼而塗上花蕊粉,立於群蝶立風頭,拍掌喚之即親。也可采諸花蕊陰乾研末拌蜂蜜備用,用時,將蜜膏塗手心,拍掌喚蝶即飛至。

招集天鵝:在天鵝經常出沒的湖泊邊,術士燃起煙火,竟見天鵝飛來而不去。

用降香與燁樹皮一起焚燒,煙零四散,天鵝聞香,接瞳飛來。

群鼠入籠:術士作法,然後在一鐵籠中燃起煙火,俄頃,房中或周圍的耗子竟呼朋引伴,結群而至,直入牢籠,人來而不驚。

用螃蟹殼磨碎拌生漆,放籠中點燃,鼠聞味即至。或用鬧羊花三兩半,安息香三兩半,研末,再取三只螃蟹的肚內黃水調拌,製成香。然後插入米碗點燃,鼠聞香即來吃米,慢慢昏倒。

魚投羅網:術士將網放入河水中,過會後,起網,見網中竟有好多魚,比平時要多數倍,見者稱奇。

將青燕去毛,用炭火偎熱,放網中,魚聞香即入網。

速止蛙鳴:夏日,塘邊、塘堙A群蛙戎噪,術士作法書符放入水中,蛙鳴竟止。

野菊花連同梗葉晾乾研末,撒去,蛙鳴即止。牛膝兜研末,用蛇油調後,書符於紙,放置水中,蛙鳴即止。用牛膝塗紙放水中,亦不鳴。

聚蛇驅蛇:在群蛇出沒之洞旁,作法念咒,不一會兒,蛇即出洞聚來;術者掏出一手帕,連連揮舞,口中念念有詞群蛇見之不一會兒散去。

將青蛙焙乾研未,用鼠油拌勻,陰乾為末,撒於蛇洞旁,蛇嗅之即到。手帕被雄黃燒煙蒸過,蛇不敢近。

關蚊入圈:術士在群蚊出沒的野外或室堙A用墨畫一圓圈,俄頃,群蚊聚集圈堙C

將寫字之香墨放入癩蛤蟆口中,用布包好埋土內,七日後,去蟆取墨,用此墨畫圈,蚊即飛入,真是畫地為牢。

燃香蠅去:室內蒼蠅甚多,很是討厭,於是術者拿出一支香點燃,同時念幾句咒語,只見蒼蠅竟紛紛逃走。

用粘瓠葉做香,點燃,蒼蠅聞味,立即飛走。

醒醉立見:席間,眾人向術士頻頻勸酒,術士竟狂飲不醉;而術士向他人敬酒,飲下一杯即現醉態;術士調碗水,給醉者灌下,醉漢即悠悠而醒,旁觀者皆認為其有神術。

狂飲不醉方:用赤小豆或綠豆的花或其花粉,或其葉,陰乾,百日後磨粉,飲前服一錢,暴飲不醉;樟木、葛根七錢,樟腦三錢,飲前服,可狂飲不醉;赤黍浸狐血,陰乾,飲時含一塊於舌下,長飲不醉。

一杯立醉:中藥白丐汁或白大乳與酒同夥立醉。鬧羊花末與酒服,也醉。

酒醉立醒:樟腦三錢,綠豆二兩,茶葉少許,濃汁飲下,立醒大梨去皮,榨汁,曬渣,渣幹複浸汁,再幹,浸汁,至汁盡曬渣幹研末。遇醉者取井水送服,立醒。

紅花變白:術士拿一大口玻璃瓶,擰去蓋,將瓶罩在紅花之上,半個時辰後,撤去瓶,花竟變為白色,見者稱奇。

瓶內裝有硫燃燒後的煙霧,起反應而使紅花變白。

木狗自行:術士將 一小絨狗放在地上,手掌在其頭部拍喚,小狗即動,並手移到一哪,小狗就走向哪,與活拘無異。

小狗頭部包有鐵屑,而術上手堜峆縫夾有磁石,由於磁、鐵相吸,故而小狗能行。

槍彈自出:若有人被鐵霰彈射中,術上用糯米飯敷於傷處,槍彈自出,頗似神奇。

用地老虎和扁魚肚煮溶、搗爛拌糯米飯和磁粉敷傷處,其彈自出。

頃刻開蓮:術士讓人取一碗松泥,然後從身上取出一枚蓮籽在開水中浸一下,種在泥堙A不一會兒,蓮竟少頃開花。

雞蛋一個,去白存黃,放入蓮籽七枚,攪勻,封固,放火雞籠內哺二十一日,取出,用茶洗淨,表演時取一粒用開水洗過,種泥中,少頃開花。

煙霧隱遁:夏日早晨,術士在滿是露珠的草地上踏罡步鬥,念咒作法,不一會竟在其所踏之處升起迷霧,術士身形漸漸隱而不見 。

芒硝、飛羅粉研極細木,踏罡步鬥時均勻地灑於露水上,頃刻,大霧蒸騰。狼糞二份,鱔魚骨一份拌勻,撒一圈點燃,其濃煙便筆直而起如煙筒,人則隱矣。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