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功是一種簡單易行的臥式功,講究一切順乎自然,姿勢舒適安泰,做到放鬆和入靜,返光自照,同時意守上丹田(玄關竅)和下丹田。

  自然功是由佛家的止觀法門和道家的“通關展竅功”融合貫通而成。它是一種臥式功,很適於太忙太累的人練,也適於老弱病殘的人練,甚至臥床不起的危重病人都可以練而應當練。

  自然功,是以道家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說教與依據,而且它要求練功的人,把白己的身體作爲自然界的一個組成部分來對待,不能以主觀的願望去違反客觀存在的自然規律。因此,自然功的原則是:

  本乎自然,順應自然,絕不違反自然。

  體察自然, 認識自然,因勢利導地運用自然,使自然爲人類的幸福服務。

  因此, 自然功的訣竅是: 自由自在,舒適安泰,返光自照,死去活來。

  這個原則和訣竅貫串在整個練功過程的各個方面,必須把它牢牢記住。

 

功前準備:

練功的環境力求安靜,干擾越小越易於入靜。但在已經入靜之後,即使遇上突然的驚動,除了會使入靜暫時中斷外,並不致發生危害。這是由於自然功以順應自然爲原則,以舒適安泰爲訣竅,並不主觀地執著於某種事象,因而不怕受到意外的驚動。
不要在空氣污染重、光線強、當風和悶熱的地方練功。
不要在過飽、過饑、過度疲勞、情緒過於激動和有問題急待解決的時候練功。
練功之前先解大小便。
床枕的高低,墊被的厚薄,都按各自的習慣和方便安排妥當,力求舒適。
不要穿著過緊的衣褲,解松所有的紐和帶,務使全身不感到任何拘束扯拌。
把剛才正在做的、想的、看的一切事情丟開,淡然漠然地,什麽都毫無所謂地呆上幾分鐘,然後開始練功。

 
調身與調心:

自然功的姿勢分爲正規臥式與自由臥式兩種,這堨談正規臥式,以右側臥爲例。

將身體右側臥下,把右手放置在頭與枕之間,右大拇指指尖的少商穴輕微接觸右耳垂背後窩窩內的翳風穴;其餘四指貼在右臉上,注意勿將耳朵前面的耳門、聽宮、聽合三個穴位壓著;把左手伸到右邊肩頭上,坐掌心的勞宮穴貼在右肩鎖骨窩窩內的缺盆穴上;身體微帶俯曲,不能挺胸突臀;兩腿微曲,左腿比右腿多曲一點,以左足大趾頭臨近右小腿。

中部爲適度(練左側臥式則與此相反)。姿勢擺好之後,放鬆全身的關節和肌肉。我以前就是照這樣做的,但也常會發生矛盾:要按照規定擺好和維持姿勢就不容易放鬆關節和肌肉,要放鬆關節和肌肉就不容易擺好和維持規定的姿勢。

自然功的正規臥式來源於道家的通關展竅功通關展竅功是硬要擺好和維持這個規定的姿勢,以致除了少數筋骨柔和的人外,許多人不僅放不松關節和肌內,而且弄得吃力勉強,酸麻脹痛,大大地妨礙了入靜。這些人要適應這種姿勢之後,才有可能放鬆,也才有可能入靜練好氣功。這是得不償失的。

因此, 自然功本著順應自然的原則,不嚴格要求姿勢,但必須做到放鬆!

爲了放鬆全身的關節和肌肉,即使右手不放置在頭與枕之間而放在右臉前面一點,甚至手臂伸直放在床上也可以;左手也可以不去貼右肩窩而垂直地放在左腿上;兩腿也可以不照規定的彎曲度,只要不伸得太直就行。這是對照正規式而給予一些自由。

練自然功的人在擺自由式的睡臥姿勢時,應該無挂無礙,逍遙白在,擺好一個自己感到舒適安泰的姿勢。因爲只有放鬆了全身的關節和肌肉,才易於入靜,而只有入了靜也才能收到練氣功的效果。入靜(調心)比姿勢(調身)更重要,姿勢擺得再好,不入靜就是白費;姿勢即使沒擺好,只要入了靜也能收到練功的效果。因此調身必須服從於調心。

一般的運動是練身不練心,它們很少重視心情意念活動的調節;一般的參禪打坐是練心不練身,它們很少重視身體的鍛煉,有的甚至以精神蔑視肉體,修苦行殘害身體;太極拳、五禽戲之類別的氣功,既練身又練心;包括自然功在內的靜極而動的、動中有靜的、外靜內動的各種氣功,是練心以練身。

  

歌訣:

練身不練心,花葉雖茂沒有根;
練心不練身,枯木何處去逢春;
練身又練心,鶴髮童顔老壽星;
練心以練身,練就金剛不壞身!

道家“通關展竅功”是一種效驗顯著的治病強身氣功,它的姿勢在發動內氣,使內氣運行全身以打通經絡穴位上的關竅和阻礙,而達到四肢百骸。

以大拇指指尖的少商穴輕微接觸耳垂後面窩窩內的翳風穴,四指貼在臉上而勿壓著耳門前面的三個穴位,對耳垂後面窩窩內有拇指指尖的輕微接觸,可以減低聲音的傳入刺激;將耳門空出,能避免耳內氣悶的嗡嗡作聲。二者均有利於入靜。如果從經絡學說來說,少商穴是手太陰肺經的井穴,它的作用是清肺利潤;翳風穴是手少陽三焦經和足少陽膽經的會穴,它的作用是疏風通絡。這兩個穴位的輕微接觸,有利於呼吸的通暢和內氣在經絡的運行。

至於掌心的勞宮穴貼在肩窩的缺盆穴上,除了防止寒氣從缺盒侵入而外,更重要的是因爲:勞宮穴是手厥陰心包絡經的穴位,它的一般作用是清心泄熱。科學實驗巳經證明,它是發放外氣的穴位之一;缺盤穴雖是足陽明胃經的穴位,它的一般作用是舒喘解逆,但它卻是手少陽三焦經進出臟腑的通路口。而三焦經的重大作用,據《中藏經》講:“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號曰中清之府,總領五臟六腑,營衛、經絡、內外、左右、上下之氣也。三焦通則內外、左右、上下皆通也,其餘周身灌體,和內調外,榮左養右,導上宣下,莫大於此也。”以發放外氣的勞宮穴貼在三焦經進出臟腑的通路口缺盆穴上,是有它很大作用的。

以“通關展竅功”的臥式練功,很快就會全身發熱,堅持幾分鐘,微微出點汗,就能治好傷風感冒。

自然功是一種臥式功,也可以說它的姿勢是以臥式爲主,其餘的姿勢都是在練好臥式睡功的基礎上演化而來。它的坐功、站功、動功與臥功之間的差別,僅僅是姿勢的不同,練法完全是一樣的。凡是要坐著、站著和動著練自然功的人們,都可以根按自己的具體情況和平時的習慣,本著順應自然的原則,選定自己感到最舒適安泰的姿勢,也就是不拘泥於一格一勢,而按練功訣竅去練。

 

練法:

以自由自在、舒適安泰、返光自照、死去活來的訣竅爲依據:

自由就是由練功者自己作主,擺好一個舒適安泰的姿勢,不論是正規式或自由式,都以舒適安泰爲准。由於舒適安泰,特別是到了泰然自若的境界時,使會自己意識到自己的存在,這就是自在。由於意識到了自己的存在, 才能自己回轉頭來觀察自己的身心的情況,這就是返光自照,也有人把它稱爲內視或觀自在。李時珍說“內景隧道,惟返觀者能察照之”,就是說經絡通路惟有靠返光自照才能夠觀察到。返光自照是練氣功的關鍵性環節。

返光自照首先是照見自己的身體,注意到自己的姿勢有哪些須得變動和調整的,如輕閉口齒、舌抵上鄂、眼若垂廉等的細小情節,都隨著自照一一校正之後,便會逐漸照見自己的呼吸狀態和意識活動,也就是形形色色、此起彼伏的雜念妄想。

雜念妄想是練功入靜的死敵。有雜念妄想就不能入靜,入了靜就不應有雜念妄想。自然功的練功訣竅的最末一句是“死去活來”,就是說的“打得念頭死,許得法身活”。只有把雜念妄想消除乾淨,才會“一念不生全體現”地發揮顯露身心歸一的全體大用的功能。只有心境靜到極點,才會“無極而太極”地靜極而動,才合“陰極一陽生”地生起生生不已的內氣,才會外靜內動地動起來。

因此, 自然功的練功訣竅的最末一句,就是要同雜念妄想作死去活來的鬥爭。它的具體作法是:

在擺好姿勢又返光自照地調整妥善之後,便把注意力向自己兩個眉頭和兩個眼角之間的一小塊地方集中,它的中心點在印堂之下、山根之上,道家稱它爲玄關,也稱爲上丹田,這堭`是練功入靜後出現光屏的地方,科學實驗證明,它也是發放外氣的所在之一。把注意力向這媔陘內爲守住上竅。

將上竅守住之後,就用意識暗示自己,使自己覺得自己的頭在自己的小腹堶情C這是很簡便、最準確的意守丹田法,很有利於發動內氣,是"通關展竅功"的一個特點。

意守丹田本來是各家氣功流派都有的一個重要環節,但是對於丹田的位置各家卻各說不一。有的說在臍下一寸五分,有的則說是在臍下三寸;有的指明氣海穴是丹田,有的又說關元穴才是;有的還說丹田是在臍內,等等,衆說紛紜,令人無所適從。

至於這一意守丹田法之所以容易發動內氣的原因,可能是它所意守的位置正在腎間。李時珍說:“十二經絡之根本在於腎間動氣。”有人認爲腎間是左右丙腎之間的命門穴,但是命門穴只是內氣在督脈運行時所通過的關竅之一,並不是內氣發動的所在。內氣一般都是在小腹內形成並凝聚一段時間才開始運行。因此,我的設想認爲,腎間是指內腎與外腎(睾丸也稱外腎)之間的小腹內面的中部,這堜珧坁漁藇O十二經絡之根本的內氣,也稱爲元氣。自我暗示覺得自己的頭在自己的小腹內面之所以容易發動內氣的原因即在於此。

這個練法還解決了一般的守上丹田就無法守下丹田,或者是守下丹田就無法再守上丹田的問題。它能夠把上、下丹田都一齊守住,成了既守住上竅又意存丹田。這可能是它有利於發動內氣的原因之一。

由於集中注意力守住上竅,又用意識暗示自己,覺得自己的頭在小腹內,這就給“心猿意馬”套上了羈絆,少數意念單純的人,只須這樣便可望逐漸入靜,但是大參數人仍然遠遠消除不了雜念妄想,還須要加強對制的法門。

擺好舒適安泰的姿勢,守住上竅而又意存丹田,自自然然地形成腹式呼吸,而且越來越細勻深長,常常一分經只呼吸三至五次,緊接著內氣一動就會自自然然地運轉全身去“通關展竅”,祛病強身。內氣的發動和運轉,是以入靜爲基礎,而以細勻深長的腹式呼吸爲契機。任何人只要把練功的姿勢、意守和持念三者結合起來,就都可以逐漸形成發動內氣的條件反射。

  

調息:

自然功雖然強調要達到深勻細長的腹式呼吸,但它從來不允許用主觀意志去支配呼吸的次數和形式。

必須知道,人體是自然界的一個組成單位,它的全部生命過程都是按照自然規律運行的。呼吸的次數和形式亦各自有它們的規律,它是不以人們的主觀意志爲轉移的客觀存在。人只能像對待自然界的水、火、風、電等事物的客觀規律那樣去對待呼吸規律,不能違反它,只能順應它、認識它、因勢利導地運用它,使它爲人所掌握,有利無害地爲人的健康服務。

例如說:一般人在平常時候的呼吸次數是一分鐘十六次左右,這是呼吸次數的規律,不能夠一下子就憑主觀意志去改變這種客觀存在的規律。要想一下子硬要減少呼吸次數,只能是暫時的,而且是有害的。但是,練氣功卻可能使呼吸 次數逐漸減少到每分鐘只有六次左右,甚至有時每分鐘只呼吸兩次。

又例如:人在嬰幼兒時期是以腹式呼吸爲主,隨著歲月的增長逐漸地改變爲胸式呼吸爲主,成年以後基本上是胸式呼吸。這是呼吸形式的一般規律,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爲轉移的客觀存在,要想一下子硬要改變呼吸形式只能是暫時的,而且是有害的。但是,練氣功卻能夠逐漸地改變呼吸的形式。

初練自然功的階段,只有正在練的時候才能逐漸使呼吸形式變成腹式呼吸爲主、胸式呼吸爲輔,不練功的時候就難以保持這種形式。然而在長期練功之後、神經系統對於腹式呼吸形成了一觸即發的條件反射;久而久之又使這個條件反射的反射弧形成了動力定型——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習慣成自然之後,就能夠隨時隨地都保持腹式呼吸爲主、胸式呼吸爲輔的呼吸形式。這是不練功的人和初練功的
人所辦不到的。

不允許練功的人用主觀意志去干擾容觀存在的呼吸規律,也就是不允許硬要去支配呼吸的次數和形式,是自然功不致發生偏差的關鍵之一,是它的一個優點。

這同其他的氣功流派相比,好像自然功缺少了一個調息的環節,其實並非如此。
自然功的返光自照在照見自己身體的姿勢與意念活動的 同時,也當然會照見自己的呼吸情況。前面提到的陸遊,他照見自己的呼吸是綿綿不絕、浩蕩而勻淨無聲的深長呼吸;一個初練自然功的人,則將照見自己的呼吸是粗浮淺表、長短不勻的;練功較久,則將照見自己的呼吸逐漸變爲深勻細長;練功到純熟地步,他將悠悠然地觀賞自己的悠悠然的呼吸,很有利於入靜和發動內氣。

這種不標明調息而從返光自照中觀察自己呼吸情況的練法,實際是調息法中的一種——觀息法。它是生物回授性質的調息方法,是簡便易做而又有效無弊的調息法,某些氣功流派也有使用觀息法的。

觀息法不僅是一種調息的好方法,而且也是促使入靜調心的好方法。它既能與持念法並行不悖,也能代替持念法。如容易入睡,對堅持練功是有妨礙的;如果爲了治療失眠,則用觀息法很有效。

 

入靜:

入靜是練好氣功的關鍵和基礎,而入靜又是最不容易辦到的。

初練氣功的人總愛說:不練功入靜還想得少些,練功入靜反而想得多些,越要入靜越不得靜,什麽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想起來。

在練氣功以後,尤其是練自然功以後,由於擺好了舒適安泰的姿勢,覺得自由了才會意識到自己的存在,也才會返光自照地察覺到自己的雜念妄想的稀奇古怪,應該意識到,這是自己多少有了一點兒入靜的境界,才相對地感覺到自己內心的動亂,是向入靜邁出了可喜的一步,是個正常的好現象。問題只在於如何去消除那些稀奇古怪的雜念妄想而已。

氣功入靜是一種整體性的自我療法,它的主要作用是扶正祛邪、培元固本。

當丟掉了一切雜念妄想,在練自然功的姿勢與意守的基礎上,專心致志,以一念代替了萬念,這一念便在我的大腦皮層形成了一個特大興奮竈,它的強大的負誘導作用造成了擴展的保護性抑制。這不僅減少了大腦皮層本身的能量消耗,也減少了由於它的雜亂無章的發號施令而在全身所造成的能量消耗。有人認爲,練氣功有儲能作用,可能就是從減少了能量消耗而來。科學實驗已經表明:氣功對基礎代謝有明顯的降低作用,氧消耗量比正常人清醒狀態低16%,而正常人在睡熟狀態下的氧消耗量此清醒狀態僅低10%。這是氣功入靜的固本作用之一。

其次是大腦皮層的既廣且深的保護性抑制狀態,使得體內體外所傳來的各種刺激,除特大的而外,都很難引起陽性反應,遮斷了對病人的有害影響;也使由於長期病痛在大腦皮層所形成的興奮竈與病痛之間的惡性循環被遮斷,有封閉療法的同樣效果。它實質上也是一種特殊的睡眠療法。

更值得重視的是,大腦皮層的這種既廣且深的保護性抑制,消除了喜怒哀樂、憂思悲恐等感情因素對它的干擾,使它能夠健全地發揮最高司令部的調整作用,以恢復和保持有機體內外環境的動態平衡;大腦皮層的高度抑制,使皮層下中樞得到解放,植物性神經的功能恢復正常;心動過速的會減緩、過緩的會加速,血壓高的會降低、低的又會升高。不僅循環系統是如此,消化系統、內分泌系統、免疫等系統或器官,凡是屬於神經官能性的病變,都將得到緩解和康復。

當一個普通人處於危急萬分的生死關頭,也常會由於無暇顧及其他而專心致志、全神貫注地對付危急,因而作到了他們平時所絕對做不到的事情。這是生理的潛在能力的發揮顯露,人體的生理的潛在能力是很大的,它在各種不同的情況下分別發揮顯露出來。

氣功入靜狀態也並不神秘,它是由於專心致志、全神貫注於某一特定事物而在大腦皮層所形成的既廣且深的抑制狀態,是任何正常人經過一定的鍛煉都可以做到的。它是真正的用心理去影響生理的心身醫學——而且不僅僅只限於醫學。

用心理去影響生理也並不神秘,它就是人們把自己的主觀能動作用應用到客觀存在的自己的有機體上,是任何正常人經過一定的鍛煉都可以做到的。只要在舒適安泰的情況下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就運用這個主觀自覺性去返光自照地觀察客觀存在的自己的一切情況,包括身體的姿態、感覺以及精神活動的情況。長期堅持這種生物回授性質的返光自照,就能練成一套用心理去影響生理的自我調節、自我控制的功夫,很有利於身心。

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對未來總是猜測、想像、希望、打算或者畏懼;對過去總是懷念、回憶、追悔、忿怒或者留戀。因此在面對現實的時候很難專心致志、全神貫注;有的更是心煩意亂,精力耗散,以致完成不了本能份內可以完成的工作。當然從末察覺自已有什麽生理的潛在能力,也更難理解別人有這種能力。
我的體驗是,人體的生理的潛在能力,只有在氣功入靜和專心致志、全神貫注的情況之下,才能發揮和顯露出來。它的發揮和顯露的程度是同入靜和專注的程度成正比的,入靜和專注越深,發揮和顯露出來的生理潛在能力也就越大。

  

注意事項:

關於以意領氣問題:

自然功本著順應自然的原則,不准許用主觀意志去干擾和違反客觀存在的自然根律,因而它反對在呼吸出入之氣上去搞以意引氣。但在內氣動了以後,審慎地應用一點以意引氣的練法卻是必要的。有三程不同的情況,應用三種不同的引法。

一種是內氣初動,尚在小腹發熱凝聚時,只能輕描淡寫地用意念把小周天的任、督二脈的通路默想著,不能用意用力去硬逼內氣從會陰沿督脈而上、再循任脈而下。如果硬逼,輕則造成錯覺(以爲自己的小周天已經通了,其實無濟於事),重則還會發生危害。

另一種是內氣業已在經絡通路上通行,自己只能返光自照地觀察它的運行,因爲練氣功的人不一定都熟知經絡通道,怎麽能夠用意志隨便去引領呢?即使是熟知經絡通路。各個人也有各自不同的具體情況:有的先通這一經,有的先通那一經,有的是這幾條不通,有的是那幾條不通,這都不是能夠憑主觀意志去指令它千篇一律地進行的。只有在內氣運行受到阻礙——一般是在小周天的尾閭、夾脊、玉枕這三關不易通過的時候,才著重用意念引領內氣去衝開。也只有這個時候意念才能對氣起到引領作用,而且不致發生偏差。

還有一種是內氣在全身運行中遇到障礙——大半是一些外傷和病變所造成的實質性損害的部位,也有的是臟腑疾患在經絡穴位上反映出來的所在,通不過而且很不好受,就得用意志著力引領內氣去通過。因爲這個時候的內氣正在發揮“以氣針代金針”的作用,是練功者自己在給自己治病。如果由於氣弱病重,用意志著力引領還通不過,就得加用“以指標代金針”的按摩去幫助它,有時還要拍打捶擊,或者扭搖扳轉以使內氣通過。我的多種疾病和身體畸形,都是這樣治好的。我的環跳穴,至少打過幾千捶;我的習慣性偏頭,是在自然功到一定階段時,用頭硬抵著床枕扳了幾百次才糾正好的。不過這種情況只有老年人和有病損的人才會出現,一般青少年和健壯人練功並無這些現象,他們的內氣運行是順暢無阻的,用不著幫助它通關展竅。

 

練中的動靜問題:

有的人練睡功,以爲姿勢不動是入靜的必要條件,殊不知姿勢不舒適,或者起初舒適後來逐漸不舒適,如果硬要不動,這種力求保持外表的靜,反而會造成內在的動,大大地妨礙練功入靜。因此自然功允許在練功始程中隨時根據自己的情況調整姿勢,動幾下不要緊,重要的是做到舒適安泰,才真是入靜的條件。

如果在練功中出現下意識的動,有時甚至動得很凶,或者連續不斷地動,都不要管它,一切順其自然而處之泰然。因爲靜極而動是練功的正常現象,大部分的動是由於氣血不通正在被打通,有風濕關節疼痛的人尤其是如此,通了就不動了,病痛也就好了。青少年和健康無病的人,縱然靜極也很少動,因爲他們的氣血很通暢,是一種外靜而內動。這種“不動的運動”,不僅去病健身,而且長肌肉、增氣力。

 

練功中可能出現的現象:

練功期間常會食欲旺盛,可適量地增加食量,但要逐漸地增加,不能暴飲暴食。

練功治病有一定效果時,只能更加謹慎地堅持練功,絕不能疏忽大意。要隨時記住“病加於小痊”的教訓,老病、重病常是在稍好一些的時候,由於病人的放肆而反轉加劇。

練功中出現性欲亢進時,應當適當節制,順應自然,既不縱欲也不必克制。

有些老病、重病的人,在練功中會出現复發現象,繼續練功,是會逐漸痊愈的。

練功中出現熱、麻、酸、脹、冷、癢等感受,用不著管它,是會自然消失的。

有些人練功容易入睡,不必擔心或追求清醒,一切順其自然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