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臟五行功:

修練五臟五行功、防治內臟疾病,産生強大功力。

五臟本義:

五臟功,是對藏密功法的補充,五臟咒語,也本嗡字訣而生。我們採納了中國傳統醫學觀點的陰陽五行學說,把臟腑統一起來,並把光色考慮進來,找到了它們的對應關係。

五行 五臟六腑   五色 五咒

金  肺、大腸   白  嗚嘛

水  腎、膀胱   黑  咪呀

木  肝、膽、三焦 藍  嘻呀

火  心、小腸   紅  嗯

土  脾、胃    黃   嘛、哈哈

五臟單練法:

五臟真言的功效:

五臟六腑真言,其功效皆是直接作用於內臟,然後引起經絡及沿經穴位的運動,內外兼修,雙管齊下,直截而奇特,其念法,不外用聲念──身念諸法,並不特殊,我們現在逐一瞭解其功效,練法。

腎、膀胱(簡稱水咒):咪呀

水咒功能作用於腎、膀胱系統。具有補腦、壯骨、生髓、增益人的智慧等主要功能。

經驗表明,習練該咒,先是腎及腎所鄰近的腎俞穴,(腰部)隨咒收縮、鬆馳。久之,兩腳湧泉穴(腎全息部位)也發生相應張馳,向外排濁氣,向內收納水中真氣,腎經、膀胱漸漸通暢,同時,陰部(生殖輪)也發生相同的效應。體內真氣沿督上升,通小周天。

凡高血壓、脫髮、腎炎、膀胱炎、腎、胃虛寒所致長期腹瀉,腳雞眼、皮膚乾裂、乾燥療效甚佳。

訓練的注意事項:

水咒屬水,真言與水相關。初學者宜在潔淨的水邊習練。實驗表明:一整天不飲不食,坐在河邊修此咒,不饑不餓,解小便的頻率和量竟大大超過平常。

水咒宜精修,由此可獲得強大的生命力,它可以使人立於不敗之地,迅速恢復體能,功力。它分若干層次,進入第二層,聽得見滿空水分子帶著呼嘯進入行者體內。

水咒宜在冬天主修,一日之內則以地方時4~7點爲最佳時間。

水咒宜朝北方練。

禁忌:不可專練此法,專注習練兩年,則容易出現血氣發熱等不適。

肝、膽(稱“木咒”):嘻呀

木咒直接作用於肝膽、三焦,然後通達相應經絡,引起沿經氣穴活躍。

木咒色藍,主涼性,乃肝所宜之氣性,專注修練,主要用輕呼柔喚法,配合隨呼隨息法,肝部有明顯的柔軟、舒適、沁涼的感覺。肝生血,肝清涼則血清涼,對於全身熱毒,眼角赤紅、眼睛紅腫、牙痛、肝炎等有直接的療效。由於肝的解毒功能,對治療咳喘也有直接的療效。

肝主情緒,主筋,故此咒可使人消除煩燥怨恨,使情緒趨於平靜、淡泊,使筋腱柔韌。

肝的訓練,宜向東,一年之春,一天之醜時(地方時11~3點)爲最佳。

忌:過量訓練傷腎氣

心、小腸(簡稱“火咒”):嗯

火咒生火,主要提高心臟功能,以及小腸的吸收功能。增強血液迴圈,治心輪氣散、精神不集中、低血壓、糖尿病、腎病。特異功能有:可隔空把骨頭化成粒子態,然後恢復正常狀態,此法宜向南方,取夏天,一日之中午練。

習練此咒,心臟、胸腔漸有充實感,心火下行補腎,使人精力充沛,神光照人,目光如炬。凡用腦過度,精神離散,四肢無力,宜用此法。

忌:專練此法過火,則血易凝結成塊。

脾胃(簡稱土咒):嘛哈哈

土咒養脾健胃,除濕,能使深處濕病之氣沿大腳趾而出,在體內補肝益血、生津止渴,在智慧上則可使人思維能力的持續增強,對脾胃諸疾有直接的治療作用,對肝臟疾患者有輔助治療作用。

此咒一年最佳時間:長夏,一天的最佳時間:上午10點鍾左右。

忌:多練傷心氣。

肺、大腸(簡稱金咒) :嗚嘛

金咒直接增益肺與大腸的正常功能,治療該系統的疾病,例如肺結核。

肺主皮膚,此法可使皮膚腠理細密,細嫩柔韌。

肺朝百脈,此法可令周身正氣充盈,皮膚産生硬氣功效應。

肺主魄,此法可令人信心倍增,處事果斷。

此法最好在春三月,秋天可練,一日之內則以寅卯時(早晨3-7點)爲宜。

方位:西方

環境:樹木、草地爲宜。

忌:過甚則壓抑肝氣。

五臟合練法

五臟功合練法,則相輔相成;彼此兼顧,相得益彰。

五臟合練第一法:最初可採用五五輪轉法

依季節時辰,或自己所需,把一個咒語放在前面,其餘的以相應順序,依次輪轉,各練五聲。

注:此法順序無非五種:

金水木火土;水木火土金;木火土金水;火土金水木;土金水木火。

以下情況均屬正常。

久久默念,會逐漸忘卻其他咒語,而單獨停在某一咒或兩咒上,是身體自動調整擇咒的反應,很好。

念一咒後漸漸什麽都忘掉,一片空,入靜如熟睡。

換咒、跳咒位念。

聲念八正法:

聲念八法,可分爲以下八種:四種屬正音、四種屬變音。

聲念技巧:一字一音,一字餘音,洪弱變換,連續爆發;

變音念法:輕呼柔喚,百靈婉轉,獅吼雷孔,惡煞凶神。

一字一音

這是發音的初步,講究字正腔圓。發音時心要正,身要正,音要正。所謂心正,是說心無旁念,身正,最好是站樁站立;音正,是說口腔聲圓,發音要准,一字一頓,慢慢潛心判斷,發音準與不准。作爲煉功的第一步,有了正確的態度,就容易得法門的妙旨。一般兩三天之後,從頭部開發,中脈之氣漸開百會穴,內調五臟六腑,四肢百骸,這時,有些地方需用強力打通,就會出現一字餘音的煉法。

一字餘音

這是說發出一個音時,尾音拖得很長,不想歇息。這是功道加深的反映,說明元氣進入身體排濁解病有了較好的功效。氣息越長,功道越深。但這時遇到一些難以衝破的障礙時,就容易出現洪音、弱音變換交替的發音法。

洪、弱變換

洪音,即高音。弱音即低微之音。氣能在體內體外遇到一些較強的阻礙,就容易自然形成高亢、低微的脈衝式的衝擊,高音是強勁的衝擊,低音則是一種能量的積貯的工作 。

連續爆發

自然而然連續如爆鞭炮一樣地念咒(這在藏密傳統上稱“放咒”)。這是自己或他人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獲得很豐富的氣脈衝資訊時發出音,應當掌握這種技巧。

輕呼柔喚

這種念法就象慈母呼喚愛子一樣,充滿了溫柔、親切。輕,輕得飄逸、如藍天堨T冉升高的風箏,悠悠遠去的白雲,處於這種境界,是煉功之人的整體能場已向宇宙自然打開,能量放得幽遠,來得也微妙,身心往往渙然如冰消雪融,喜從心生、親自身受。

輕快到極點,如果在一個清靜無人的野外就會出現歌詠式的念誦,如百靈鳥婉轉啁啾。

百靈婉轉

在容易形成物我兩忘的環境中,有時會出現吟唱詠歎式的念誦。如果環境不便於吟唱,身心也會體會到一種強烈的音樂旋律激蕩,這種狀況可能會出現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致於終身不忘。有時隔上一段時間又來上那麽一回。

獅吼雷鳴

這種念誦法如雄獅長嘯,猛虎奮威,雷霆振怒。陰極生陽,柔極必剛,靜極生動。煉功者自覺猛若虎豹,廣若宇宙,發出似強壯動物的吼叫或驚雷滾動之聲,身體也相應想做出某些特定的拳術,動物姿勢,結種種手印等,這種情緒,有三種原因:發泄能量、打通穴位。對環境發功、消除一種不良資訊。自己需要進行的強壯的調整。

凶煞惡神

這就是發音時精神兇惡、聲音威怒,密宗所有成就金剛者,皆是威怒兇惡之相,顯宗所有成就者,大都是慈悲文弱之相。密宗所成就者,皆威惡蘊怒。密宗功法以抑惡驅邪居多,這應當對佛門有發展。世有善惡,對善者練之以善,對惡者雖不報之兇惡,卻也宜抑之以惡。不善,無以成正道;無惡怒之威,不足以震群邪,故凡鎮邪之法,皆以惡聲威怒而念,凡發這樣的聲音,或生這樣的情感念咒,必在抑惡鎮邪。

從聲念到身體自動念──密音速成五步:

從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是人類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必由之路,密咒發聲念誦也不是目的,目的是使身體産生諧和,自然的相應功能。聲念──身體自動念,就是密音訓練的必由之路。我們採用五步訓練法,可以使用這種方法得到快速成就。沒有正確的方法,可能永遠成爲門外漢。而沿著這種技巧進行,可以在幾天之內形成胎息式的功能──身體自動念。這是進入密宗真言自由王國的門徑。

偈曰: 密音速成妙法在。 五朵蓮花次第開。

此消彼長緣自然。行雲經天無常態。

這首歌訣道出了五步速成法的妙旨:次第形成,順其自然。

身念──默念

發聲念誦,作爲打開身體諸脈道的初步,效果是很好的。尤其是在集體場合堶掩蘅n念誦,更容易感受到氣能如潮,産生強烈而迅速的預期效應。

發聲念久了,咒音將脈輪經穴衝開,進而誘發出身體機能自動地産生潮訊般的動蕩,發聲念就逐漸減弱,讓位於機體的咒語反應,最後發音完全停止,僅靠心神用點力量默默念誦,推波逐瀾,其節奏隨機體感覺而行,默念出現的方法一般不出於八法之外。

默念的深入──隨呼吸念

默念到一定時候,機體的咒語功能振動逐漸遍播全身,並逐漸深入,要求在呼吸上予以配合,讓呼吸攝入固定咒語能量,加強其功效。

隨呼吸念,有隨吸氣念,隨呼氣念,呼吸皆念三種。

隨吸氣念 吸氣時念咒,呼氣不念,這一法主要訓練固攝。

隨呼氣念 呼氣念咒,吸氣不念,此法對用咒發功意義重大。

呼吸皆念 較短的單純咒,複合咒,吸氣念一聲,呼氣也念一聲。

念咒欲産生強大的功能,短期內達到如脫胎換骨的效果,必須在隨呼吸的基礎上主動採取閉氣心念的方法。

閉氣念:初學者在一兩天以內經過隨呼吸念後,在默念中吸一口氣,意想將真言功能攝入,然後心媕q想此咒在有關部位發出強度適宜的振動聲,屏住呼吸,勿使漏氣。如慢慢漏泄鼻息,要待機迅速吸滿,緊緊憋住,一般要配合提肛。

等憋得實在不能再忍,也須徐徐吐氣,然後調整呼吸,又如前法,一般以身上出微汗爲度。

此法3~7次後,身體自然百脈通暢,諸關開啓,所有部位都大幅度地自動念咒。隨著念咒,小腹等部自動起伏,出現胎息——這是身體自動大練功的反應。胎息部位,不限於小腹。海底輪、心輪、頂輪、兩手勞宮,兩腳湧泉,前額梵穴等,都可能出現大起大伏的胎息。

胎息的出現,有以下幾方面的意義:

自然地取代肺呼吸,使修法者心臟,肺的負荷降低, 睡覺時也難以出現明顯的鼻息。

周身諸穴異常活躍,生理功能增強,出現硬氣功現象。

出現咒我兩忘的禪定效應,不知不覺進入空寂的境地。

給自己和他人冶病健身的功能大大加深,提高效果, 爲平常功效的幾十倍,千百倍。

得到豐富而強大的功能,使身體能場更爲敏感,凡遇周圍環境,諸資訊雜亂,自己下意識中就會點穴,念咒予以調諧。

增強自我控制力,使肺氣,心血、人體能場得到分別的加強和統一的運用。

使胸以下濁氣從腳下,肛門排除,不致上竄,故能迅速恢復與增加體力, 使頭腦清醒。

機體反應與念咒的原則:

練真言功與我們所介紹的其他功一樣,應當堅持以下三項原則:

量力而行,循序漸進每個人健康狀況,各部分功能狀態、都有自己的特點,所謂慧根有高低之分,體質有強弱之別。從選法入門到練功,不可強求。經驗顯示:有的人學習密法,兩天出胎息,第一天就開天目,有的人胎息不生,天目終身不開。有的人學兩三天就能用咒語和點穴發功給人治病,有的人則成功很晚。有的人疾病儘管嚴重,卻消除得極快,有的人卻收效緩慢得多。成就快的宜把握住每個環節,快馬加鞭。成就慢的,不要超負荷的訓練,因爲練功本身需要消耗一部分體能,不要拔苗助長,所謂“欲速則不達”。

怎樣叫做“量力”,量力,就是衡量自我之能力、體能、智慧、身體綜合狀況。自己練功,既不要向低標準看齊,也不要向高標準看齊,要向自己看齊。今天能練多久,就練多久,能用什麽方法,就用什麽方法,達到什麽效果以後不能再推進了,就不要急躁冒進,但尚有力更進一步,也不要坐失良機。

循序漸進有幾個意思:依法漸進,依身體功能的基礎漸進,依環境變化漸進。

依法漸進,我們所列之法,本身是一個漸進法。從單純咒到複合咒,從自力咒到他力咒,都體現了藏密重基礎、重實證的原則。把體現母音、元光、混元氣的嗡字訣放在最前面,就是重根本的反映。

漸進法序。也並非每個人必須千篇一律,有的法可以不修,列在後面的可以先修,這一點與上面的要求並不矛盾,這是體現依身體功能漸進的原則。

我們所列之法雖不敢稱包羅萬象,但也盡可能地照顧到從入門到獲得大圓滿成就的各種需求,舉凡強身冶病、開慧、各個階段的加持、各種功能的開發,也算是宏法無量。一個人即使活一千歲,也未必能盡證各法之要旨。人只能在自身環境(社會、自然環境)變化中,因有所需而選擇必要之法修證。例如你的某個親人患了什麽疾病,你就臨時修此對治法,只要基礎在,隨修隨用,隨用隨靈,要不然很難有學習的興趣的效果。

飽和訓練、勇猛精進飽和性原則,是我們十分強調的一個原則。飽和,就是要練夠、練好,正如吃飯、飲水要求飽滿一樣。一天至少應堅持一遍飽和訓練。

飽和訓練有幾大特徵:一般時間在一小時以上。所有練功的酸、麻、脹痛、涼熱、沈浮、大小、輕、重、空感全部消失。無法再堅持訓練,雙手合攏,自動收功,向四方行禮,離開練功地點。

以上特徵的密旨在於:

人的氣脈,一般每兩小時有一個小周期,由丹田發出,循行兩小時後又歸於丹田。故此實際煉就的功能收入體內,算是一個小結。

上述各種體感,前面六種,屬於排病,通經絡,攻病竈。後七種感覺,是生命能場和宇宙自然交融的反應。排病,則求通外,不通外不能收功,不然,真氣帶著病氣收功後在體內循行,是很難受的。與自然能交融,就有功能發放出去,而收不回來,修煉反而有損身心。

雙手合攏(甚至雙腳合攏),合掌,反映出內部諸脈輪經穴已循行完畢,陰陽交合,外部功能已經收回。密宗練功有四方護法,許多人不知不覺地給四方行禮,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覺悟到這一點。

修密法,無論任何密法,都要勇猛精進。頭一天練得怎麽樣,不要散失,第二天應當把這種感覺煉出來,然後再以此作基礎,這樣進步甚快。例如胎息,兩三天即可成就,但如果不採用閉氣法這樣大煉,恐怕一輩子也不能指望出現,精進的妙處如燒開水,接連升火加溫,方可成功。不然,燒燒停停,火熄了,水涼了又加上點火,哪怕燒掉一千斤柴,也未必能燒開一斤水。精進又如登山,不能半途而退。每天進進退退,沒有突破,每天都只能在原地轉悠,只有以所至高度爲新的起點,一天天進步,才能到達高峰。

養練結合,順應天然練就是用體式、手印、持咒依法而練;養就是休息。練功者應照顧工作等其他方面事宜,二者應結合起來。

練功,容易使各部位進入一種高效活動狀態,有時活躍有加,便産生一種過度興奮而轉入抑制過程,便需要靜養。靜養中,所得的功境往往微妙,不要只強調修練,不注意養。從時間分配來說,三分練,七分養,是行家名訓 。

養,還包括幹其他事宜。不能過分強調練功而放棄事業、工作,放棄社會責任、義務。作爲一個希望有大成就的人,應在這兩者之間有機結合、順應天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