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小還丹功法

「還丹」是中國傳統內丹功法之一。還丹分爲「小還丹」與「大還丹」兩種,目前稱爲大小周天功。周天功法經過數千年的流傳,由於歷代氣功家根據自己練功實踐的經驗積累,在流傳中形成各種流派。於是,分門立戶、口傳心授、傳宗接代、標新立異。但是,各家各派又互相影響滲透。由於流派不同,在修煉步驟和方法上存有差異。如坎離周天、任督迴圈、子午徘徊、卯西周天、真氣運行、乾坤運轉、河車搬運、太極周天、輻輳轉功、法輪自轉、臟腑搬運、雙環周天、臍輪回環、五臟運轉、火龍盤旋、十二經天等等異名。這些周天功法,效果雖有程度上的不同,但總不外是運用周天功法來調整元氣的迴圈,平衡氣血、祛病延年。

「道家小還丹功法」是練精化氣階段,亦稱爲「築基功」。古代內丹氣功家認爲人到成年,由於物欲耗損,精氣已不足,必須用先天元氣溫養它,使後天精氣充實起來,並使重返先天精氣,方能達到「小還丹」的目的。小還丹是從後天返還先天,因此,內丹理論用「後天八卦」來指導練功。故卦象的坎離、天體的日月、時間的子午、方位的南北、皆代表心腎。人體的任督二脈即是人身的子午線,是「陽火」、「陰符」升降的道路。子時爲陰氣已極、陽氣始動之時。午時則陽所至極轉衰、陰氣初蔭。陽氣(元氣)由背後督脈中上升即屬子,自前任脈中下降即屬午;子午抽添,謂之周天火候。升爲進陽,謂之抽坎(鉛),降爲退符,謂之填離(汞)。鉛爲坎中即是腎中一點真陽之氣,汞爲離中即心中一點真陰之精。煉丹在於抽添,升降進退,抽盡坎陽,填滿離陰,精盡化氣,還丹圓成。

小還丹運行路線是從元氣産生後,由丹田降至「會陰」(兩陰之間),到「尾閭」(尾骨)上行,沿督脈(脊背正中線)「夾脊」(與臍相對)「玉枕」(枕骨處)上泥丸宮(百會),然後下降任脈(胸腹正中線),下「重樓」(氣管),經「膻中」(兩乳中間),入「丹田」。元氣迴圈于任督二脈之中,周而復始,周流不己,故名「周天」。

采藥(小藥):

每當練功時,就是將「心火」降入丹田氣穴堙C即所謂「意守丹田」,使後天精神達到收心「入靜」。靜中忽然一動,心中爲之一覺,所謂「藥産神如」。正當此時,氣穴暖氣融融,如止如流,癢生毛竅,外物勃舉。趁此陽動之初,即以目光煦照動處。這就是以神合氣,以離居坎,以日就月,以火就水,以汞投鉛,以龍就虎,以木並金,以陰配陽。異名雖多,其實只是神氣而己。

當此神氣和合之時,千古秘而不傳,道家謂之「活子時」,即開始下手采藥、煉丹、運行周天、皆基於此,所謂「得其一,萬事畢矣」。此時,以神宰之,使不外馳,以息攝之,使歸爐內(氣穴)。「宰」是鎮守丹田不動,「攝」是動用呼吸之法,就是用意呼氣、而吸氣不去管它。這時元氣就隨呼氣返回氣穴。此法稱爲「武火」。如覺氣已歸爐,應即停止武火,也就是停止呼氣,進行「沐浴」伏而不動。用呼吸綿綿之風時刻不離而吹之,似有似無,不照而照,不守而守,以「文火」溫養之,稱爲「封爐」。

煉丹(小周天):

當用文火溫養之後,候其動機,順其發生之機,以神而引之,以息而吹之,火受神息引吹,微微攝起谷道,自然上升。經會陰、進尾閭、夾脊、玉枕至泥丸宮(乾鼎),少停,再往前而下重樓、膻中、歸丹田(坤爐),少停。如此周轉九度(圈),稱爲「進陽火」。再由丹田輕輕往前經任脈上升膻中、重樓至泥丸宮,少停,再往後而下玉枕、夾脊、尾閭回丹田,少停。如此周轉六度(圈),稱爲「退陰符」。如此運轉完畢、即可收功。

牛羊鹿三車:

當運行小還丹的初期,只有少數人在元氣循行時,感覺尾閭、夾脊、玉枕氣行速度緩慢,有的走走停停,少則幾小時,多則幾天或幾個月才能通過。停止不前可以疏導,搭鵲橋(舌抵上齶)溝通。要動而後引,靜而後定。切不可拔苗助長,必須繼續練功,勿忘勿助,功到自然成。初期氣行緩慢,故用九度進陽,六度退陰,稱爲「牛車」。丹家稱爲「九轉還陽丹」即此。

小還丹功法的意守重點是丹田,待元氣充實後,行任督周流時,則意念重點在還丹運行上,意隨氣走,神氣不離,元氣爲主,而我爲賓。一俟練功純熟後,意念重點還放在丹田,以少許意念在還丹運行上。在此時期,氣行較快。如此進陽用三十六度,退陰用二十四度。稱爲「羊車」。

當還丹運行如意時,輕車熟路自行運轉,一吸一升而至泥丸,少停爲之沐浴,一呼一降而回丹田,少停爲之沐浴。在呼吸之間也有沐浴,這就是以吸爲主,呼從之,呼即謂之沐浴;呼爲主,吸從之,吸就是沐浴。四個沐浴即子午卯酉四個停車站。此謂之單呼單吸,一吸一呼爲一周天,氣行迅速,流動自如。如此進陽用二百一十六度,退陰用一百四十四度。稱爲「鹿車」。

所謂「牛羊鹿三車」雖指還丹運行速度而言,但說明功夫的深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