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傳統性文化:

中國有悠久的文化傳統,其中也包括性文化。它的內容包括性崇拜,婚姻制度,性觀念,性風俗,房中術,性文藝,性醫學,以及宗教中的某些內容等等,它對人類的歷史的發展影響很大。

 

男人和女人的性快樂:

人類性行為的主要功能有三:

一是快樂的功能;

二是健康發展的功能;

三是生育的功能。

《素女經》中的“九法”,《洞玄子》中的“三十法”以及所謂“九淺一深”等等,都是關於性愛技巧的探索;《天下至道談》中的“七損八益”則是性健康的提示;其他還有對男女性器官的解剖說明,對“五音”,“八動”,“五征”,“無欲”等性反應的研究,等等。

性興趣是全人類所共有的,但是中國古人在這方面除了有開放的,孜孜以求的一面外,還有比較含蓄,隱諱,藏而不露的特點,即對性問題講究“含而不露”“蓋而不彰”。這既和東方人的品味,稟賦有關,也和古人認為性是淫穢不潔之物的觀念有關。《詩經》云:“中媾之言,不可道也,言之羞也。”就是這種觀念的反映。

 

陰莖的勃起與臟氣相連:

中醫認為:男性陰莖的勃起過程與臟氣相連系,古籍《廣嗣紀要.協期》中有系統描述,說明男子的性興奮是人體精、氣、神的綜合反應。

現已證實,性的興奮並不只限於性器官的興奮,多種系統的組織、器官都參與作用。

陰莖充血、豎起,這是肝臟之精氣已至的表現,陰莖粗大發熱,這是腎臟之精氣已至的徵兆;陰莖堅硬持久,這是脾臟之精氣已至的反映。

三臟臟氣至,陰莖勃起、壯大、發熱且持久,這可促進女方的性欲和喜說,毋庸置疑,當男子的性興奮達到了這樣一種程度,顯然是最適宜的交合時機,有利於性的高潮出現。

 

合歡前的愛撫:

對於夫婦性事前的愛撫,我國古代醫家和房中家(即今之性學專家 )甚爲重視,《玉房指要》說“凡禦女之道,務欲先徐徐嬉戲,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交接”。意思是說,夫婦性事之前,必須先有舒緩的愛撫準備,使雙方情緒和諧,心心相印,性欲感動振奮,然後才可交接。孫思邈《千金要方.房中補益》指出“凡禦女之道,不欲令氣未感動,陽氣微弱即交合。必須先徐塗嬉戲,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令得陰氣,陰氣推之,須臾自強。”同樣強調性事前要有充分的愛撫準備。即使現在看來,這種主張仍然閃爍著理性的光芒,而具實際的指導價值。

如何進行性事前的愛撫呢?古房中家亦作了明確的回答。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竹簡《合陰陽方》中大意是說,凡屬男女兩性陰陽交合的方法,從手部腕陽開始按摩,循著臂肘兩旁,抵達腋窩部位,上經肩峰,抵達脖頸部位。再按摩頸部的承光穴,又環繞頸一周,下走缺盆,經由乳暈,越過胸窩,到達曲骨與橫骨之間,向下觸摩陰蒂,吸引天之精氣以醒腦提神,就能長生久視與天地共存。足見我國房中家早在兩千餘年前,就已掌握運用撫摩激發性欲與性興奮的方法,這是完全合乎科學的。

撫摩的直接感受是依賴於觸覺,對於觸覺的作用,潘光旦先生說,“觸覺既屬元始,而所占的面積又廣,既散漫,又模糊,所以一經觸發,他的情緒的陪襯總是特別的濃厚,所以在一切感覺之中,觸覺是最缺乏理智的,也是最富有情緒的……所以,要找一條路子來喚起性的活動,它是最方便的一條,也是最有力量的一條。”《性心理學》勿容置疑,對於觸覺的這種作用,古人也是瞭解的,但探索的途徑,是從養生導引與體表經絡的聯繫獲得解釋,換言之,有秩序的、由輕而重的舒緩按摩,既能激發靈點感應,也能啓動百脈之氣,由此而激動性的興奮。

在我們人體有幾個區域特別是容易接受性的刺激,也就是說,對性的刺激有一種特別的敏感。按其敏感的強度,依次是生殖器官的部分、口與舌、女子的乳頭。其他如耳、頸、項的背部,腋、手指、肛門,大腿,男子的乳頭,均可成爲敏感的區域。這些區域即所謂的發慾帶。

由此可見,在夫婦性事前的戲道中,舒緩的愛撫,對性慾與性興奮的激動作用,是不能忽視的。

 

七損八益:

長沙馬王堆漢墓醫簡《養生方》中總結了性事養生關鍵在於調理氣機的要則。指出如“不能用八益,去七損”則可使男女出現各種未老先衰的病態。

八益,一是治氣、二是蓄氣、三是積氣,說的是如何動作就可以調理和蓄養精氣;四是致沫,五是和沫,講的是夫婦性事時如何誘生口中津液,吞吸唾液和使陰液分泌以利性交;六是知時,即須掌握交合的適當時機,須做到夫婦雙方(特別是女方)有性交的慾望時才能協調一致;七是持贏,八是定頃,要求須固護精液,珍惜元氣,不可放縱粗暴、狂施濫泄。

書中每一“益”都有其具體的做法,總的要求是:在夫婦性事之前,先宜練氣功、呼吸吐納、吞吸津液、護練精氣;清晨起床,習練坐功,提斂肛門,導氣動行;性交之前,夫婦先敘瑟瑟之好、抒繾眷之情,待雙方有較強的性慾衝動時再行交合;爲使協調一致,動作宜輕柔舒緩,注意對方(尤以女方)的情慾反應,切忌粗暴急躁;不可縱情恣慾,濫瀉精氣,應做到性高潮方過即結束性事,並用溫水洗淨性器官,保證性生活的清潔衛生。

七損,指的是七種有損於人體健康的性事活動。一是閉,當男方有陰莖痛、精道不通、甚至無精可泄時,不宜性交;二是瀉,當陽氣外泄,大汗淋漓時,不宜性交;二是渴膜,縱慾無度,精液虛損,多可使身體衰竭;四是佛,如陽具不舉而強行交接是不好的;五是煩,心煩意亂,呼吸迫促,氣喘噓噓時不宜性交;六是絕,當女方毫無性慾,而丈夫要強行交合,將給對方帶來病痛,甚至可斷絕孕育;七是費,性事時急躁圖快,卒上暴下,徒耗精氣,有損健康。故古人要求夫婦性事時宜儘量避免這七損。這些性病防治要則,迄今仍有其深刻的現實意義。

 

女子夢交:

女子夢交是指女性在夢中與男子交媾,並常伴有夜寐不實,精神恍怫,腹痛鬱脹等症狀。

祖國醫學對本病很早就有所認識,在一些古籍中稱爲“鬼交”。即夢交之重症。

《靈樞.淫邪發夢》說:“客于陰器,則夢接內。”即正氣虛弱,邪氣干擾生殖器官,就會出現夢中性交。正氣虛弱是指心肝腎虧虛。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宋代陳自明用補虛健脾與養血化瘀的方法治療夢交。清代吳謙等人認爲夢交是心脾虧損,神無所抒所致,故選歸脾湯加味治療。

現代醫學認爲,夢是被壓抑願望的變形滿足,各種本能慾望、情感和意念被壓抑於潛意識之中,平時由於心理稽查的把守,進不了意識區域,睡眠中意識稽查鬆弛,潛意識的本能慾望、情感和意念就會活躍起來,千方百計地進入夢中,求得發泄。

據研究,男子性夢的物件常不固定,而女子則較常夢見她的意中人,性夢似呈一定補償作用,在一個家庭生活的男女較少出現性夢,而獨身生活者較多見於此。

女子夢交一般見於青年女子,個別老婦亦有此疾病。本病雖然不直接影響性生活,但夢交頻作會使病人厭惡夫妻間的房事,甚至影響夫妻感情,故對此應當重視,給予積極的治療。

 

夫難以同步的性高潮:

古代醫家曾提出許多使房事和諧的方法,也很講究夫妻性慾、性感及性高潮的一致和諧美滿。然而事實上夫妻的性高潮的同至僅僅是一種追求的意境。

有些夫婦一味地追求男女在性活動中同時獲得性高潮,把同時高潮看得比什麽都重要,並爲之而努力奮鬥。他們有時也會成功,但這種預先設置既定目標的做法總是趨於削弱而不是增進性興奮過程,因此它是不現實的和不恰當的,這種要求準時發揮的壓力實際上可能導致性交的徹底失敗。同時的高潮是少見的,不少性治療手冊等性教育讀物中也不適當地渲染和抬高它的價值。這種把人們引入歧途的錯誤導向往往使性問題更加複雜化,追求同時的高潮實際上是浪費自己的高潮。性高潮是在性緊張水平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才發生的,它需要一個人完全沉浸於自己的身體感覺之後才會發生。有些人會以爲自己的最大樂趣將來自伴侶的快樂,故她們一直在等待這一時刻,於是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從而失去獲得高潮的機會。

所以必須對女性性高潮具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這樣才會更好地使雙方的性生活協調起來,以達到婚姻的幸福和美滿。

有許多書籍把男女同時達到性高潮描寫成性生活的最佳狀態。這樣給人們一個錯覺,似乎男女不能同時達到性高潮總是有所缺憾或不夠完美。從男女兩性的生理特點出發,女性的性高潮應是越早越好,男性性高潮應是越晚越好。這是因為女性有多重性高潮的能力,性交持續時間延長,可領略多重性高潮的愉快,而男性性高潮在一般情況下與射精同時發生,因此應儘量延遲,否則一旦射精,性高潮來臨的同時也意味著性交的結束,女性不會再有獲得性高潮的機會。從生理機制上看男性的射精與女性的性高潮是相等的。

但只有男性將早泄定為性功能障礙,而且要進行治療,男性的晚泄卻常常被看成是性能力強的表現而無須治療,女性的“早泄”(性高潮來的快)被認為是正常或性能力旺盛的標誌,而女性晚泄(不容易達到性高潮)卻被定為性功能障礙,需要治療。同樣一件事物,正常與否由性別決定,確實有些好笑。其原因正是反映了人們希望把兩件本來就不易同時發生的事件儘量地結合在一起。

在正常的性生活中,男性應盡力控制和延長射精時間,以便於女性在此之前達到性高潮。標準的作法是使女性首先達到陰蒂形式的性高潮,這個過程主要靠撫愛,手或口與生殖器接觸是達到陰蒂性高潮的關鍵,性交可直接與間接地刺激陰蒂也會繼續陰蒂性高潮,也可能誘發陰道性高潮。最終以陰道形式的性高潮結束性生活。男性的射精時間與女性陰道性高潮時間接近即可,並非要完全同步。有些人更願意清晰地體驗女性性高潮時的陰道收縮和緊緊擁抱以及心滿意足的“叫床”之聲,這些快感促使男性無法忍受和控制才不得不射精,達到性高潮時令人更加快活。總體而言,性高潮同步固然好,如果不同步,但男女雙方都達到滿意,最終也都達到性高潮仍是完美正常的,千萬不應該把所謂的同步性高潮當作目標,使本來已經很完美的性生活蒙上一層陰影。

 

女性高潮生理與心理表現:

性高潮說來簡單,其實又很複雜。比如,女性性高潮有幾種形式?那些人有多重性高潮?目前還沒有完全一致的意見。至於女性的性高潮體驗更是五花八門,名目繁多。

女性性高潮一般可分為三類:即陰蒂型性高潮,陰道型性高潮和陰蒂陰道混合型性高潮。陰蒂型性高潮單純通過手淫就可以達到,在性交過程中直接或間接刺激陰蒂也可以獲得。陰道型性高潮主要通過陰莖對陰道的插入和抽動,造成對陰道內某些敏感部位以及子宮的刺激而出現的性高潮,混合型性高潮兼有以上兩種高潮形式。而不是明顯地以哪一種為主。陰道型的性高潮也稱為完全的性高潮,與男性的性高潮形式相似,性高潮過後有疲勞感和滿足感,似乎不再需要進一步的性行為,性高潮的變化曲線如同陡峭的山峰大起大落,而陰蒂形式的性高潮感覺起來更為熱烈,短暫,刺激,性高潮的變化曲線如洶湧的潮水,一浪連著一浪,而混合型的性高潮介於兩者之間。

女性達到性高潮時,在乳房明顯增大和出現紅暈的基礎上,肌肉出現不自主的抽動,包括陰道會有六次左右的間隔零點八秒的收縮。肛門括約肌也同時收縮有時還會出現呼吸加快,血壓升高,心跳加快和出汗等生理變化。有些人可以有聲帶肌肉的痙攣表現為類似呻吟的聲音,俗稱叫床。

女性性高潮的心理表現即內心體驗或感受是不同的,每個人之間的差距較大。多數女性認為,陰道形成的性高潮感覺不太強烈,局部有溫暖感和壓力感。

一位女性在描述性高潮時寫到:我能夠獲得兩種形式的性高潮,陰蒂性高潮(在手淫和口交過程中),在體驗這種性高潮的過程中,我感到性器官部位溫暖,有壓力感,我的肌肉變得緊繃繃的,接著,一股奇妙的熱流從我的腳底湧向頭部,隨後我的陰蒂也有一種爆炸感。高潮過後的半小時或者更長時間塈皕|感到飄飄欲仙。那種感覺強烈極了。我感到深處的悸動和震顫,性高潮過後我的手和大腿都會變得有點麻木。

 

房事中的“開源”與“節流”

房室養生以男性爲主,從社會學上分析因中國古代處於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使然、自有道理。但從學術上看,還有它的另一面,即古人觀察到男性在房事射精後所表現出的疲憊感和不應期,認爲是因精液的喪失所致的虛弱,《彭祖經》道:“夫精出則身體怠倦,耳苦嘈嘈,目苦慾眠,喉咽乾枯,骨節解墮,雖復暫快,終於不樂也。”而且如果多次行房射精的話,則疲憊感會越來越強,不應期會越來越長,也就是人更“虛弱”,因而認爲男性的陽精數量有限,故需要補養。同時古人也觀察到,當女性在一次完美的房事後,伴隨著陰精分泌的是興奮、熱情和主動,表現出對與其行房的男性“親之兄弟,愛之父母,”並且不少女性具有連續行房均能引起性興奮的能力,因而認爲房事中女性陰精的分泌反而能增進女性的健康,並且認爲女性的陰精取之不竭,故歷來對女性房室養生不甚重視。

男性房事養生的方法,可用“開源節流”四字概括。

開源指男性在房事中流失精液後,用食物和(或)藥物進行補養,以便體內産生新的精液、所謂“精盈必泄、精出必補”。早期房中術以食補爲主,主要是食用禽、蛋、肉、奶等高蛋白飲食,後期隨著醫藥的進步,則以藥補爲主,中醫理論認爲腎主生殖,故所用多爲補腎類藥物。在具體應用時。有時與壯陽增強性功能,以及治療諸如陽痿、精液短少等性疾患難以區別。

節流則因其直接涉及性行爲技巧,以及道教和儒家思想的干預而顯得十分神秘。早期房中術於此的原則是“樂而有節,則和平壽考”,這是指快樂而有節制的性生活可使人心氣平和,健康長壽。

...上述資料,謹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