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論提綱:

吾人問蔔必因動靜吉凶,學者誰占要識淺深高下。

秘旨雖傳於人口,奧妙實出乎天然。

事有萬殊,理無二致。

須識靜中有動,當明吉處藏凶。

靜者動之機,吉者凶之本。

如逢卦靜,專尋暗動及空亡;若見爻興,便察吉凶分造化。

諸爻並吉,更防吉處藏凶;大象皆凶,須識凶中有吉。

若逢亂動,先觀用爻。用爻有彼我之分,得失從衰旺而決。

六爻上下吉凶,全系乎日辰;一卦中間主宰,莫逃乎世應。

細察生旺墓絕;精詳克害刑沖。吉凶繇此而分,禍福從茲而定。

貴人乘祿馬,縱非吉慶也無凶;天喜會青龍,雖遇悲哀終有喜。

白虎動本非佳況,惟孕育反作吉神;子孫興總曰禎祥,問功名偏爲惡客。

官鬼不宜持世,求名婚娶兩相宜;妻財僅喜扶身,父母文書偏畏忌。

玄武陰私兼失脫,螣蛇怪異及虛驚。

朱雀本主官,非仕宦當生喜美;勾陳職專田土,行人終見遲留。

身命章:

凡占身命先察用爻。

首章先言身命,未可便將卦名妄斷。剖決高低,必須參究用交動靜、興衰、刑沖、克害及空亡等象,取其端的,方可決吉凶、禍福、貴賤、賢愚、伯子公侯從茲定矣。

刑克害沖,斷一生之得失。

刑者,三刑:子刑卯,卯刑子;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醜刑戌,戌刑未,未刑醜;辰午酉亥自刑,以上所言刑者爲陰陽反德。凡佔有日辰刑,動爻刑。若刑父母,則雙親損。刑財爻則妻妾傷。骨肉逢刑,無不傷殘;卻看在何限中,便知何年刑克,餘仿此推詳。克者,陰陽不和,故相克也。凡遇財福吉神克我仍吉,鬼殺凶神克我大凶。害者,穿心六害也。乃恩未結,怨已生也。子沖午、午沖合未,是謂子未六害;寅沖申、申會巳,是謂寅巳六害。卯沖酉合辰,是謂卯辰六害。餘皆仿此。六害見之骨肉情疏,六親分薄,夫妻不協,子息難招。沖者,子午、卯酉、辰戌、五未、寅申、巳亥對沖是也。有年月沖、日辰沖、世應沖。凡財福逢沖則凶,鬼殺逢沖則吉。爻雖安靜,見沖則爲暗動,動爻遇沖則散,空亡遇沖則不空。沖則動,動則戰,戰則爭矣。

興衰動靜,決三限之榮枯。

有大象旺衰,有爻象旺衰。凡蔔身命得大象旺,亦是好處,稱是壯實根基;更得爻象吉利,乃十全之造化。大抵卦旺不如爻旺。人之根源系於卦,不系於爻;命之吉凶在乎爻,不在乎象。更看動靜吉凶,三限榮枯實決於此。

遇財福則富貴榮華;

妻財子孫二者雖爲吉神。若旺相有氣或帶貴人並進神臨於卦中得地之處,卻來生合世交,貴則加官是祿,富則發福生財;更得日辰、月建青龍同位,乃大發大旺;縱臨螣蛇白虎,亦不爲凶;小有盤折,不能傷害大體。但怕衝破並受克方爲無用。凡占須看立于何限中。便知何時發達。若臨正卦外三爻,支卦內三爻,稱爲得地。臨於正卦內三爻,名爲落陷。若在支卦外三爻稱爲晚景之福。

遇兄鬼則貧窮破敗。

兄弟官鬼二者皆非吉神。卦中若遇兄弟發動,爭訟是非、分門割戶,或破耗資財,或生涯冷淡,皆因此也。官鬼主疾病患難,加朱雀官符,主有口舌官災;加玄武天賊,有逃亡失脫;加白虎喪門,主喪亡孝服。凡占遇之,無氣不動猶可,旺相發動最凶。若沖散受克及落空亡,此等限中以平爲福。若正卦外三爻,支卦內三爻,遇之最爲不佳。正當成立之時,遭此兇惡之輩,安有發福之象,若在早歲,顛沛災迍,或當暮年,終無結果。

世是平生之本,應爲百歲之妻。

人生一世,貴賤高低合爲何等人物,但將世爻爲主,若得天貴祿馬並立,又有吉神生扶,無兇殺沖克,乃富貴根基,清高品格。若與兇殺並立,或被惡殺刑沖,別無吉神救解,乃貧賤之征,無成之兆。若遇世空最不美,當有大難。唯有九流術士之人及僧道之輩,反爲吉兆,是空手求財,財去財來,終無積聚。世應二爻乃一卦之主。凡占,以世爲已應爲妻,若與青龍吉神並立,其妻必賢;咸池玄武並立,其妻必淫;世爻無氣受應克,必然妻奪夫權。應爻若落空亡,妻宮有損。

相生相合必然偕老齊眉,相克相沖決定終朝反目。

世應二爻若得相生相合,一生如魚得水,如逢相克相沖,百歲似水投炭。生合之處逢沖,始諧和其後被人搬弄。若應來克世,本不爲佳,卻得動爻克應,或被日辰衝破,則始雖不和,以後得人解勸,終歸好合。若世應比和,自然兩無高下。

財動則父母刑傷,兄弟興則妻宮重叠。

財爻持世或動,則父母受克,其人或早失怙侍,或過房離祖,重拜爹娘,若兄弟交重或臨世位,其人妻宮受傷,必主斷弦再續,晚歲重婚。父母動則難爲子息,官鬼興則損害弟兄。惟有子孫持世,財爻有氣,一生衣祿,自然親賢近貴,永年和合。

若臨旁位稍減災殃。

言前妻財兄弟之類,不臨世上在他爻發動,其災殃稍減,以是推之,學者自當通變。

咸池兇殺臨身,出處必然微賤。

咸池殺,見後神殺章內。此殺若臨世爻,或臨父母又,皆主出身微賤之家,更看卦無貴人吉神,必非高尚之士。

祿馬貴人持世,立身須主清高。

貴人,天乙貴人,見後神殺章。凡占得貴人持世,祿馬同鄉必然立身清高,不可斷曰庸人。

卦值六沖,半世求謀蹭蹬。

子午卯酉之類爲六沖。凡占得之,其人作事有始無終,少成多敗。前卦六沖,三十年前生涯冷淡;後卦六沖,三十年後漸覺蕭條;前後皆值六沖,—世不能成就。爻中縱有吉神爲事,亦當蹭蹬。

爻逢六合。一生動用和諧。

六合,子興醜合之類。凡占卦逢六合,其人和悅秀氣、,善興入交,謀事多成,行藏無阻。前卦六合,三十年前步步春風,後卦六合,三十年後滔滔發福;前後皆逢六合,一生遂意,到老榮華。

男帶合則俊秀聰明,喜見青龍財福。

卦中吉凶不可以概論,亦有淺深之分。且如卦逢六合,爻象皆凶,難以吉斷,然須參究淺深,剖分高下。若占男子命,卦中帶合,必須青龍財福旺相得地,方可斷曰聰明秀俊之士,依此推之,庶無差忒。

女帶合則澆浮淫佚,怕逢玄武咸池。

女人得六合卻不爲佳,若有吉神貴人在位,則無虞,反主秀氣聰明,儀容端正,若見玄武咸池在位,必主澆浮淫佚,放蕩無端,行多不正之婦矣。

遇進神則吉盛凶多,遇退神則吉衰凶減。

進神者,甲子甲午己卯己酉。退神者,壬戌壬辰丁醜丁未。凡遇進財福吉神則吉,遇鬼殺凶神則凶。大凡進神通吉則吉盛,逢凶則凶多。退神遇吉則吉少,逢凶則凶減矣。

玄武持世,爲人慳吝奸雄。白虎扶身,賦性剛強狠毒。

青龍持世爲慈祥愷梯,見人和顔悅色;朱雀持世,急於言詞,多招誹謗;勾陳持世,爲人穩重,行事遲鈍;螣蛇持世,爲人多心機無信實,虛浮詐僞;白虎持世,爲人剛強好勇,狠戾心毒;玄武持世,爲人陰謀暗算,狡詐多端,若與兄弟同居,其人貪財吝嗇。

此則一生之禍福,須言三限之榮枯。

以上所言吉凶休咎,總論一生禍福,猶未及於三限。此從分別三限,以證前言,得失榮枯從茲定矣。初爻管五年,二爻管五年,三爻管五年,共十五年,後三爻亦管十五年,共三十年。支卦亦管三十年,卻看爻上無阻,一年一位數至壽終。

內三爻管十五年,遇吉神則大人蔭庇。

吉神貴人祿馬,幼年蔭庇之下,享現成之福,不可便斷發福發財。若動爻臨於鬼殺,自幼多災多患。

外三爻管十五年,遇凶神則小輩欺淩。

十六至三十正當成立之初,未免爲人所欺負。若見官鬼凶神發動,多因小人侵侮,大則官府逼脅,當究淺深,斷其凶吉。若是吉神發動,從此享福無窮。

要知發福發財,支卦內三爻爲主宰。

人生世間,成立家業皆在三旬以上,五旬以下,未至此其力未加;若過此,光陰已錯。凡占論成立,專看支卦內三爻,若財福兼全者,有成之造化,晚景縱不佳,終須有根底。若遇鬼殺空亡,一生虛負心機,徒勞奔走,終無結果收成也。

若欲斷生斷死,支卦外三象爲提綱。

支卦外三爻管十五年。自四十五年至六十稱爲晚景,乃結局之時。無毀無譽不過論壽,凡觀至此,緊著眼看凶神惡殺,若有克戰,須忌傾危。

遇吉神則見險無危,遇凶神則逢屯即死。

如遇吉神,則雖經陰阻之處,亦可轉禍成樣,不至危殆;若遇兇殺,則稍有坎坷便成大咎,以至絕地。

後卦如無兇殺,前爻世上重尋,一年一位細推詳,萬死萬生從此決。

後一卦如無兇殺,其壽在六旬之上,卻從前卦世上重尋,一年一位數至壽終。若步步遇吉神,其壽綿遠,若逢兇惡殺,即便喪黃泉,萬死萬生,從茲定矣。

莫將緊節亦比常占。

占人之命,關乎大造,非可輕斷,必須潛究根源,察其衰旺、動靜、克害、刑沖,自家把捉得定,方可與人決斷吉凶,部分得失。若不察其淺深高下,妄行決斷,而無差誤未之有也。

伉儷章:

天命稟有生之初,非今可易。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命稟有生之初,非今可易。莫之爲而爲,非我所能,必但當順受而已。

夫婦乃人倫之大,自古爲先。

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故五倫之中首先夫婦。

世爲婚應爲姻,須要相生相合。

世爲男家,應爲女家,相生相合,定有成就之象。生合處,須防沖克,恐將成而被破阻。沖克處若得生扶,不成之際得人贊協矣。

鬼爲夫,財爲婦,最嫌相害相刑。

財鬼皆要旺相爲吉,最嫌三刑六害發動成凶。

陰陽得位爲佳,夫婦俱全協吉。

陰陽得位有兩端,有封象外陰內陽,有應陰世陽,二者皆爲得位。一陰一陽之謂道,純陰純陽謂之鬼。純陰不生,純陽不化,一陰一陽,爲夫爲婦。又曰:占婚用爻首要財鬼,二者俱全稱爲大吉。一雲男占婦以財爲主,女占夫以鬼爲主,其理仿此。設或財鬼不上卦或落空亡,其婚難成,縱成亦爲不吉。

世生應乃男求女,應生世乃女貪男。

且如應雖生世,奈應逢墓絕,雖然相貪,尚在躊著之際。若得動爻相生,必賴媒妁之力。如世爻生應,奈世被日辰沖克,男意雖濃,被人間阻,事體又在難成也。

世位逢空,當見男心退悔,應爻有動,或然女意更張。

世空男悔,應空女悔,縱有吉神亦難成。若世應俱發動,必然事有改張。動處若逢日辰合,任君不願也須成。

世應比和,功全資於媒約;陰陽交錯,事亦系乎因緣。

世應比和,本無成就之理。若得媒爻動合世應其事亦成。陰陽交錯,乃事應不得位也。若大象可成,亦當入贅,不然夫婦相淩也。

應旺則女室豐隆,世墓乃男家貧乏。

夫占婦,若應位月建旺乃素封之家,若月建雖旺,日下休囚,必近年稍退資財。若婦占夫,要世爻旺相,則男家豪富;入墓休囚,必主貧乏,本宮雖旺,而世鬼俱哀,止是虛名而已。

子孫發動,中途必見傷夫;兄弟交重,異日終須失婦。

子孫爲福德,卦中不可無,宜靜不宜動。若帶貴臨吉神動,乃妻奪夫權;或鬼旺受克。若加天寡及兇殺,必主傷夫。旺相則急,休囚則緩。兄弟爲克財;若發動必喪其偶,若得鬼動,及日辰衝破,庶可解。

財空妻失,鬼空夫亡。

財鬼空亡,占婚大忌,本非成就之象。若干支相合,世應相生,半世夫妻也。

男子兩財,逢二姓絲蘿之好;陰人兩鬼,再一番桃李之鮮。

男占女,見兩財一旺一空,曾作兩度新郎;若兩財不空,惟帶桃花,必一正一偏。女占男,見兩鬼一旺一空,定主重婚再醮;若兩鬼旺不空,日辰刑沖財爻,或動爻克財,是必生離改嫁。

財動則傷克翁姑,父興則難爲子息。

財爻持世必不能奉事翁姑,安靜猶可,若發動則主刑傷也。父母發動,主難於子嗣,若帶兇殺,主生後有損,遇救猶可,逢沖則無害。

財鬼同居一卦,必然親上成親。前後皆值六沖,當見退後還退。財鬼共一卦中,此易成之兆。若世應財鬼相生相合,必然親上成親。

前卦值六沖,必會許聘複退。後卦又六沖,成後又當見退,若被日辰合住,雖欲退悔,不可得也。前卦沖而後卦合,當見退後還就。

日辰合世,須逢貴客維持;惡殺沖身,必被他人說破。

日辰臨天喜,或貴人合世應,必有權貴之人前來維持說合。若日辰惡殺沖克身世,必有小人破阻,若得動爻來救則無害也。

卦無父母,應無雁幣迎門;財值青龍,會見鸞妝耀目。

父母爲主婚又爲聘義,卦中無父母必無雁幣之禮。財與青龍會合,必妝奩之資茂盛,絢彩奪目。

鬼化鬼終須反復,兄化兄見阻方成。

鬼本動爻,不宜變動,靜化猶可,動化非宜,必主事體反復遲滯。兄弟乃阻隔之神。兄又化兄,若大象不吉,婚難成。

世應三合咸池,擬定先通後娶;財鬼一臨玄武,定知眼去眉來。

應與財若加咸池,臨玄武與世並鬼合,必是先通後娶。若與旁爻合,必與外人有情。應加咸池玄武,婦淫;世爻夫淫。咸池若逢日辰沖,雖淫不濫。若見貴人動來克卻不淫,主其人容儀美麗,多情好歡,逢旺更甚,死絕稍輕。若咸池會進神動來生合,其人淫心蕩漾,恣意非爲,若會退神或退神來克,雖有欲心,未嘗有實,不過眼去眉來。

要知女貌研媸,推究財臨九曜。

推九曜以別研醜,若財帶貪狼俊好;財帶巨門,其面貌團圓,顔色紫黑;祿存,主有色;廉貞主形貌美;武曲潔白中貌;破軍必有破相;文曲形貌瘦長,爲人柔弱,左輔右弼同以上好者。忌沖,惡者怕扶。

欲識男材長短,參詳鬼值五行。

凡人稟五行而生,其形象亦不離於五行,當用推詳。

若窮兩處精微,更互六神推究。

若遇青龍,爲人和氣俊秀,工巧曉事能家。朱雀快言語多口舌,加殺多招誹謗,喜生是非;勾陳爲人純厚穩重、有規矩,不動則無轉變;螣蛇,有心機多疑慮;白虎,性急狠毒不仁;玄武,私曲奸邪,若有吉神臨制,則反主聰明伶俐。

鹹皒`泰,百年如魚水之相投。

鹹皒`泰四卦,但取其陰陽得位,世單應拆,不相奪倫,若論財鬼俱全,鹹卦未得盡美也。以上四卦,若又有日辰生合吉神發動者,歡諧到底如魚得水也。若見用爻落空、凶神沖克,又不可以一概斷爲吉也。

睽革解離,一見如炭水之相遇。

睽者,乖也,上火下澤,金火同居,豈無傷克?故不利。革者,變也。革故鼎新之象,占婚遇之,當有爭婚改嫁。解者,散也,占婚宜合不宜分。離者,六沖之卦,純陰之象,故雲不吉。

間爻旺相,須知月老英豪。

世應中間爻象,爲媒的,若旺相,主冰人豪俠有力。

兄位交重,定是冰人詭譎。

兄弟動,主作伐之人從中詐僞也。

與世應相生相合,必然一處沾親。

間爻與世應生合,必主親朋結契。

如雀虎相克相沖,擬定兩家相怨。

朱雀白虎臨于世應沖克,雖聯姻眷,終結兩邊怨惡。

欲知退步,須察空亡。

此說上文世應相生合及雀虎相沖克,若值空亡—,即當退步,不可如彼斷。

六甲章:

既已論於婚姻,次合占其産育。子孫旺相若臨陽象,定生男;福德休囚更值陰爻,當是女。

子孫在單重爻爲男;拆交爻爲女。或子孫雖屬陰爻,得日辰及動爻天喜扶持,亦主男;子孫雖屬陽爻,被日辰刑沖及動爻克泄,亦主女。

陰包陽則挂庭添秀,陽包陰則桃洞得仙。

若子孫爻屬陽,初爻六爻屬陰,此陰包陽也,主生男;子孫爻屬陰,初爻六爻屬陽,此陽包陰也,主生女。

發動青龍,當見臨盆有慶。

青龍爲孕育之神,最宜旺相當權發動必生貴子。

交重白虎,乃知坐草無虞。

白虎爲血刃,他事不宜,唯臨産最喜,若輔于庚申辛酉爻上發動更快,緣白虎爲破胎,爲催生故也。

定吉凶於內一卦之中,乾離坎兌則易産。

乾爲首,離爲目,坎爲耳,兌爲口,此四卦在內象則易産。言其頭目耳口先出,是順行,故産爲易也。

決禍福於外三爻之下,坤艮震巽則難生。

坤爲腹,艮爲手,震爲足,巽爲股,此四卦若在內象必是難生,逢旺愈難,有解救半吉。

兄弟空,則妻位無傷;父母興,則子宮有損。

克妻財乃兄弟也,兄弟空其妻無傷。子孫所制者父母,若父母獨發,子孫必不全矣。

若加兇殺立見刑傷。

以上兄弟父母帶吉神發動,雖凶弗咎;若加兇殺,必定傷胎害母。

天喜若值螣蛇,定葉麒麟之夢。

螣蛇者,乃虛幻恍惚之神,臨陽鬼日主虛驚,臨陰鬼夜生怪夢。更加天喜,必曾感應吉夢而生麟鳳之子。

咸池倘臨玄武,必生汗血之駒。

咸池玄武皆淫佚之神,若二神相會合,必生汗血之駒。汗血者,婢妾所生之子。

六爻最怕空亡,諸位皆嫌鬼值。

六爻之中初産母,二胞胎,至上皆有關係,故不宜空。鬼爲占産所忌,故六爻皆惡之。

鬼臨初位必然産母當災,鬼入二爻當見胞胎不穩。

初爻,産母。鬼在初爻,故産母有災;二爲胞胎,鬼若臨之,主胞胎不實。

空亡必墮胎虛喜,帶殺則臨産艱難。

子孫空及二爻空,主墮胎,若帶殺神,主分娩時受苦。

若逢鬼值五爻,始得福生萬彙。

五爻爲收生婆,官鬼臨之則吉。

求仕章:

有子萬事足,當如儀儼侃稱喜;無官一身輕,誰佐禹湯及文武。欲作大廷之宰輔,須憑易卦以推詳。謀望利名,先要鬼爻旺相;斟量宣敕,但觀父母興衰。

凡蔔求官,官鬼是用爻,宜旺不宜衰。喜日辰扶拱,怕刑害克沖。宣敕者,父母是也。卦中不可無,最宜旺相扶世,不加兇殺則吉,若被刑沖,根腳不正,加臨大耗廣費資財。若太歲月建,旺者多是宣也。若貴人祿馬同鄉不過是敕也。若雖有吉神,散漫而不當權者,無過是吏掾文書,沖世凶,生世吉,若不落空亡,縱有艱辛費力,終當成就。

印綬旺則職守彌高,官鬼衰則聲名卑小。

父母官鬼乃占官之根本,缺一則事難成。二者若逢生旺,必然官職高大;若值休囚,只是卑小職分。若父母強旺而官鬼無氣,職雖平等,身居鎮靜冷淡衙門,無威耀權柄。若遇進神聲名益大;如逢退神,必減前任政聲。此舉大綱,後仿此推之。

欲知品秩,無倦推詳。

以上兩帶只言大體,精妙之理具陳於後。

祿馬扶身,萬里風雲際會。

祿者,十幹五行,譬之人生一世,幼壯老死也。于長生爲學堂,甲乙生亥,丙丁生寅,戊己壬癸生申,庚辛生巳,皆學堂,喻人之幼而學也。以旺爲祿,則甲祿在寅之類,在臨官帝旺之處,喻人之長而食祿也,馬者驛馬,如寅午戌馬居申,乃長生,謂之繹馬。若臨身世,或臨官鬼父母及動來生扶身世,乃大吉,唾手成名之象,大忌空亡與刑害也。

貴人持世,九天雨露承恩。

貴人有二,有天乙貴人,有福星貴人,宜旺相,怕刑沖,若臨官鬼及文書,主官職高遷必登相位。福貴持世,主人有福德,一生見險無虞,臨凶無咎也。

青龍動則事業易成,朱雀空而文書難就。

青龍者,吉慶福德之喜神,其動有三,年建青龍、月建青龍、日建青龍。若見發動,必加官進祿。與天馬並立,自有升騰進益之喜;不宜落空,必主虛喜,若得興隆,事事稱心,吉無不利。朱雀,占官之用爻,宜旺不宜衰,若見空亡,文書必難成就,或被刑克,文書必遭傷壞。

子孫發動,縱然在任也休官;

子孫乃剝官之神,若發動,雖在任所亦當休致,其求仕者,不必言也。

劫殺交重,當見承恩方損己。

劫殺見後神殺章內,若官鬼臨之發動,必因官損命。

妻財持世,誥牒豈得如心?兄弟扶身,俸祿安能稱意?

妻財持世克文書,縱成,不如意。兄弟爲克剝之神,俸資必非厚也。

父化父,文書不實;官化官,事體翻騰。

父母爲文書。父化父,文書虛而不實也。官化官,事體翻騰反復也。

卦中兩父兩官;必是鴛鴦求仕。

卦中遇之必有兩意,幹事此失彼得之兆,此乃鴛鴦求仕。若前鬼旺後鬼空,只宜守舊不可改謀;前鬼衰而後鬼旺,宜舍舊圖新;前後皆旺所求遂意。

又上月德月建,須逢獬豸爲冠。

月德、月建皆清正之吉神,諸殺莫敢仰視。若見加臨貴人扶持官鬼及世爻,必非州縣之官,乃風憲之職,更看日下衰旺,便可斷其擢官赴任。此又不忌兇殺,逢殺則威風凜凜。動止驚人,操權轟烈。

太歲動則在任有除,劫殺空前逢凶無咎。

太歲,地殺之主宰,諸神不敢當。若值青龍、月建加臨父官發動,雖見居任所又當升擢美職也。若加劫殺,則當貶責;如落空亡,逢凶無咎。

鬼爻持世應知到任把權,印綬扶身必定臨庭掌案。

持世扶身,卦之主宰,若見用爻加臨,定主到任把權,臨庭掌案也。

卦無父母,終無所任之邦,爻隱妻財,未得養廉之俸。

父母爲任所之地,若不出現或落空,恐無所任之處。妻財隱伏及落空,養廉之未足也。

一世二世任所非遙,五世八純仕途遠涉。

一二三世在內卦,故曰非遙;四、五、八純在外卦,故曰遠涉也。

要識宦情好惡,須憑卦象推詳。

假如隔手未占,要知本官爲人及形貌性情。但將鬼又論之,看在何宮,論其形體並六獸之形貌性情了然可見,奧義開列於後。

世在離宮,眼露聰明性急;身居乾象,面圓正大仁慈。

離屬火爲目,乾屬金爲首,各取其體德而言之也。

金爲武職之官,掌生殺之重柄;火乃文章之士,探禮義之根源。

金有斷制之義,故取爲武職;火乃文明之象,必職司儒業。

詞訟章:

偉哉行事有功,廣播聲名於天下;必也使民無訟,須存正值於心中。大爭則兵革交征,小競則文詞相訴。欲分勝負,先將世應推詳。

凡爭訟曲直,世克應者我勝,應克世者他勝。然應雖克世,而世旺被雖害我而不能深傷。世靜而克應,而應發動,被有通變之謀,終於不受克。若有吉神扶持,必有貴人倚靠,終不能侵,若世應皆旺,勝負之機未可決,但究日辰生合何爻並刑克那爻,便知端的。

要決因依,但把鬼爻推究。

占訟以鬼爻爲主,更以六神參究,來歷因依,了然在目矣。青龍鬼,婚姻訟。朱雀鬼,罵詈口舌、文書契約,吏人爭鬥、喧鬧是非。勾陳鬼,田土屋宅、山林樹木訟。若兄化鬼,房族致爭。螣蛇鬼,被人連累。白虎鬼,與人鬥毆殺傷,若帶兇殺動事屬刑名。玄武鬼姦淫盜賊訟。

官克應,他人受責;鬼傷世,自己逢屯。

凡占訟,世應相克以決輸贏。一說,世克應我訟他,應克世他訟我,輸贏從官斷。鬼克世,官事不順我費資財;鬼克應,他人遭責彼虧我勝。應空不受克,他人亦無妨。世空同斷。又雲:世應俱空,兩家退悔,官司將有解散之意。

一卦兩官,權柄何曾歸一,六爻無父,文書終久難成。

一卦之中不宜見兩鬼出現,權不歸一,事休反復,若一鬼旺動,即取其方向,便知那一官執權。父母爲文書案卷,卦無父母案卷未成。父母旺空,文書未就,休囚空亡,其事不成。或父母逢太歲、月建沖,上司必有駁,父母加太歲動,主上司提案卷。父母帶吉神,終無大咎,凶神同位則事凶。

他訴訟,看鬼位休囚;我興詞,怕財爻旺相。

凡他訟我,要鬼位休囚不宜旺相,不然其訟必成。妻財本克父母,若我興詞不宜見之,若逢動或持世,狀詞終不准。若得日辰沖散財爻,我事庶幾可振。又雲,他興訴,須要官鬼休囚墓絕,則無大害。

官鬼空亡墓絕,須知無貴主張。

凡占,不問原告被告,若官鬼空亡墓絕,或卦無官鬼,決無官府主張其事。鬼雖墓絕,而財爻旺動相生,此之謂絕處逢生,須用資財囑託,姑待官鬼旺相月日,方可成訟,更值子孫發動,仍複無氣,縱然費盡資財,亦無益於事。

世應帶合比和,終久有人和會。

若世應帶合,事體本要成。若但比和而不相害,兩家有和會之心。若子孫動,當勸和。公事世應比和,而官鬼旺動克傷世應,兩家欲休,官府不放。若遇解神,庶幾可散。

鬼化鬼,移權更案;兄化兄,蕩産傾家。

若遇鬼化鬼,其事反復或移權更案,事幹兩司或舊事再發,前卦鬼衰,後卦鬼旺,昔日之事雖小,今日反成大事;前鬼旺後鬼衰,其事先重後輕,虎頭蛇尾。兄弟乃克財之神,若旺動不免廣費資財,休囚稍可。若又化出兄弟,必主使兩重財或兩處使錢,更加大耗,主蕩産傾家。若加劫殺及咸池,必被小人陰私趁勢劫騙。若逢鬼動,終久必知之也。

太歲鬼臨、其事必幹台憲;天獄殺動、此身須入牢房。

占訟,若鬼加太歲及月建,必幹台憲,鬼衰難用此斷,自宜通變,取人事決之,庶無失矣。天獄殺關鎖殺,俱見後神殺章內,若動則有鎖禁。

官旺日,則面折庭諍;鬼休時,則停囚長智。

占訟,欲知何日興,何日息,但把鬼爻推究。鬼旺日,其事必興,當見臨庭折證;若值鬼衰,其事必停;鬼值沖,官司有冗,未及究問;鬼值日辰刑,上司有言責,其事稍緩。

欲識何時結斷,鬼爻墓絕推詳。

占訟,始終成敗,皆從鬼斷,其事有定限,庶可推詳。夫結絕決斷,實爲難事,其或動經一年半載,必須先達人事,度其輕重,知其時務,複取其占之卦爻。子孫發動,官鬼空亡,無氣入墓,窮其鬼絕月日,然後方可雍容推其意而言之。

要知不受刑傷,子位興隆剖決。

子孫爲福德之神,官訟牽連獄囚,禁系杖責臨身,此爻發動,一概可免。

盜賊章:

世上論官訴訟,多因性氣資財,其中暗昧明私,莫出姦淫盜竊。用鬼爲賊,須尋來處之蹤由。

以鬼爲賊,若見持世乃貼身之賊,在初爻是家賊,二三爻鄰里賊。在外是外賊,在六爻是遠處賊。鬼帶羊刃劫殺懸針,是強盜賊。賊來須捕鬼生方,且如鬼屬金,乃西方賊,從東南方上來,看在何爻,卻詳微細之處,其餘仿此。鬼屬陽,日間來;鬼屬陰,夜間來。陰鬼化陽,夜至日方退;陽鬼化陰,日至夜方偷。男賊女賊,亦不出於陰陽推斷。

推物憑財,當捕墓中之方向。

推物當以財屬五行辨之,欲知其藏匿何方,但尋財墓處便是。且如金財在醜艮方,木財在未坤方,水土財在辰巽方,火財在戌乾方,凡占欲知何處失財,但看財絕方向是也。財在內家中失落,居外在外失落。若五爻動,路上遺失。若鬼空亡無氣,日辰扶合財爻,財爻化入墓中,此乃未經賊手不會失脫,藏於器皿之中。

財化鬼必無尋路,鬼化財終可獲賊。

凡卦中財化鬼,其物已變化了,後無蹤迹影響。鬼若逢沖而日辰扶合財爻,其物未散,若非子孫發動,亦未可知。如鬼動化財,物雖偷去,尚未出藪,終可捕獲,但看子孫旺、官鬼受制時,自然敗露。

妻財最怕空亡,官鬼豈宜扶合。

財在內卦,不落空傷,其物可見;財在外動.物已去遠,終難得見。鬼若日辰扶合乃真賊,慣得其中滋味,必有人做腳,須防再來。且日辰合住鬼爻,必有窩頓之家,深藏固閉,賊不易敗也。

金爻帶鬼,便言割壁穿竊;木位逢官,定是鋤泥掘洞。

金爻帶鬼,用刀鐵撬開門戶,控毀牆垣;木爻屬鬼,鋤泥掘洞,過屋懸梁,其他當以類推。

看在那爻發動,便知何處歸來。

如金爻發動,賊向西方來;木爻發動,賊在東方來。

子動傷官,目下須當捉獲。

子孫爲捉賊之人,旺動,必當時下便能捉獲。偷時被人撞見,要知蹤迹,但尋子孫方位,便知著落。如卯爻子孫動,見穿青婦人,便知消息。屬寅,乃穿青男子或遇草頭及木字旁姓人說消息。若遇巳爻子孫動,必見紅衣女子方知,帶殺乃曲腳婦人,胎養乃小女子,午乃穿紅男子,旺相是銀鐵等匠,休囚乃挑柴炭人,問之可知。申乃穿白衣人,或弄猴針匠。酉乃賣酒人、持酒人,可知消息。亥乃穿黑衣人,或守田土之人,或挑水之人,或洗衣之人,皆可問消息。子是穿黑衣不頂帽男子及捕魚人,靜中看見,問其消息。辰乃竹木林中墓邊人家,可問。戌有黃犬吠人家或牽引犬人,可問。醜是守牛人或是耕夫。未是牧羊人,可知其的。以上當別旺相休囚,可知少壯老弱。若鬼化子孫,必須告官,方能捉獲。勾陳乃捕賊之人,若克玄武,其賊必擒。

日辰克鬼,當時曾被驚疑。

凡日辰沖克官爻上,盜時被主家驚覺,如金鬼畏火,若遇日辰沖上盜時見燈明複退隱。若火爻動來沖克,其時有人從燈外窺見形迹。木鬼值日辰沖克,行竊時會觸銅鐵器皿作聲,賊心驚恐,或金爻空動克鬼,乃人之聲,胎養小兒啼,庫墓老人嗽,未敢下手。水鬼值日辰沖克,畏牆壁堅固,路徑高低,其賊疑懼,終無十分偷掠,若戌土動來克,多是大吠,帶殺被犬傷。火鬼被日辰沖克,主賊人被迫落水。土鬼被日辰沖克,畏門戶牢緊,若見木來克,必開門戶聲驚疑。以上數端皆以類而推,唯占者至誠至敬,自然靈驗也。

一卦兩官,內外二人謀計。

若兩鬼俱動,必是內外勾連。二人同竊,若外鬼動內鬼不動,不過知情。若兩鬼皆不動,但取其臨玄武劫殺當權者爲正賊。

六爻無鬼,中間恐自遺亡。

六爻無鬼,財不空亡,乃自遺失,非人偷也。財旺可尋,若財帶亡神動,鬼爻不動,亦是自失,被人獲去,終不可見。若無鬼而兄弟化鬼,或加青龍動者,非人偷或曾有人借去。遺亡在彼。若鬼雖動又兼兄弟旺動,物雖賊盜,非能入已,又被他人將去。

財立內爻,珍寶不離于井竈;財居外卦,金珠豈遠于棟梁。

財爻在內,其物必在家之井竈間;財爻在外未動,或藏匿于棟梁上。

須教仔細參詳,方可雍容斷決。要占輕微之失脫,更加玄妙之功夫。鬼屬陽,男子偷,細察休囚旺相;鬼屬陰,女子竊,精詳庫墓胞胎。

小可失脫,不可一概論。但當分別陰陽,較量衰旺,方知的實;若陽鬼男子偷,陰鬼女人竊,鬼旺後生偷,墓庫老人偷,胎養童稚偷,若陰化陽,婦人偷,男子將去;陽化陰,男子偷,藏女入處。不然,日間見物夜間偷,或夜間竊,日中將去,此亦舉其大綱,更宜詳審。

定人行以五行推,決面目以六神斷。

人形面目,大抵以婚姻內面貌參看。

財逢生氣,必亡走獸飛禽。

凡論生氣,正月子上順行,一月一位數至歲終。卦中財臨生氣,必是能走動之物,子與醜合皆言牛,寅與亥合皆言豬,卯與戌合皆言犬,辰與酉合皆言雞。凡遇生氣,其物未曾殺害,若化爲死氣庫墓,必被烹宰。死氣者,正月起午上順行,不問是何物,遇之皆不吉。

墓值刑沖,徒有堅牆固壁。

占失脫,最忌財墓逢沖。假如辰日占得震卦,世上財入墓正被日辰沖散,庫中之財最爲不吉,縱有惡犬藩籬,亦難防禦。

若見卦無財位,便當推究鬼爻。

凡占失物,當究財爻。若是財不上卦,當以鬼爻衰旺決之。

水鬼興隆,無出綾羅錦繡;火官衰死,不過鋼鐵鍋鐺。

若卦媯L財,當考鬼之所屬。水鬼興隆,必是綾羅錦繡緞匹之類。若休囚,不過絲錦絹帛,餘鬼仿此推之。火鬼加貴興隆,必是金銀,無氣銅鐵,若在二爻,必是鍋鐺之類。

欲知何日亡財,但看鬼逢生旺;要決何時捉獲,精詳官被刑沖。

凡占家宅,若鬼臨玄武發動,當有盜賊起心。要知何時,但看官鬼生旺,遠以月斷,近以日推。如特占失脫,不可用月,但鬼爻生旺日是也。若卦逢六合,鬼值動爻刑克,便可斷其動爻生旺日捉捕。凡日辰刑沖最急,若旁爻動來相生,必有人救。若大象可獲,亦待旁爻受制日可捉獲。

求財章:

饑寒起盜心,亦爲困窮而至此;富貴享遐福,莫非營運而後能。齎財于蛟龍背上行舟,負命于虎狼叢中取路。欲決心中之疑慮,端詳爻上之吉凶。

求財之言艱險,於斯可見。但能信占卜,必無不測之禍,若出外求財,須言禍福之分。在家求財,亦有得失之別,學者不可究哉。蔔以決疑,不疑何蔔?凡來占者,必有疑慮之事,當詳吉凶衰旺。見財福如值故人,遇兄鬼如逢仇敵。

將本求財,妻位偏宜旺相;空拳問利,官爻喜遇興隆。

凡占求財,先達人事,然後決斷。若將本求財,必要財爻旺相,克世生世則吉,世克財則凶。若卦有兩財,外財旺而內財沖,本雖少而利則多。若內財旺而外財沖,利息淡薄,但可正本。若
內外財爻俱死絕,將本生涯斂手折。
財不上卦及空亡,買賣經商連本滅。
財爻絕處又逢生,利息依然動歡悅。
妻財雖旺不克世,劫向爻中看亡劫,
先生若也問求財,請看天仙玄妙訣。
空手求財者,不過是百工技藝之人,以鬼爻爲用,鬼旺則財豐厚。

鬼化爲財,克世須雲大吉;財爻化鬼,逢空可謂全凶。

鬼化財,從空而至,且來克世,是利追我而走,故雲大吉;財化鬼,自有化無,又落空亡,是消磨殆盡,故曰全凶。

父化妻爻,當涉艱辛始得,財連兄位,縱然積聚當分。

凡父化財,必先難後獲。父旺財衰,財艱辛多而財少;父衰財旺,則用力少而財多;財化弟兄,將有侵奪之患,雖有積蓄,亦當分散也。

凶神沖散財爻,切忌風波險阻;劫殺加臨兄位,須防盜賊相侵。

凡凶神來沖克財爻,行船便見風波之患。世爻若值吉神,身雖無咎,財必飄零。凶神若遇虎蛇,鬼劫,財命不可保全。若就家中求,卻不如此斷,必是凶人攪亂,或因財引惹公事。若值解神,卻得無事。劫殺乃求財之大忌,若臨財位,必不可得;若臨兄弟發動,得財之後,防有失脫;若更玄武加臨,必有盜賊劫掠之禍;若得貴人臨鬼持世,雖有賊來無傷於我;如逢鬼動,兄弟受制,縱有凶神,亦無大患。鬼爻無氣則無權,兄弟依然來作禍。

子動會青龍,乃生財之大道;父興臨白虎,爲絕利之根源。

若卦內無財而子孫旺動,亦可求謀。更臨青龍比同,有財之卦;若值休囚,更宜斟酌;若鬼化子孫,謂之鬼運財來付好人。蒼屏有歌曰:
鬼化爲財及子孫,求財最利稱心情。
更逢福德來生性,安坐高堂也獲珍。
若子孫化子孫,財從兩處生,財既是兩處生,宜兩處求,或與人同求大吉。子孫乃生財之神,如水之有源,源頭受克則泉竭,泉水旺盛則流長。若財位逢長生、福德、臨官,此等求財綿綿不絕,或財雖旺子孫死絕,只許一度,後再難求,子孫雖旺父母來克,謂之絕生財之源,雖有錢財,亦無接濟。若遇日辰相合,庶幾不被克傷。

世克動財,若趕沙場之馬;財生靜世,如逢涸澤之魚。

大凡求財,財來生世克世則易。財來逐我,如涸澤取魚,伸手便得。若世克動財,是我去逐利,如沙丘劣馬,愈趕愈奔,終難上手。

克害刑沖迫兄鬼,則災殃消散;

兄鬼皆求財之忌神,今彼受制,不惟求財有望,抑且災散禍消矣。

生扶拱合輔財福,則貨寶豐盈。

妻財子孫,生涯緊要,且有生扶拱合,豈不財貨盈溢,珍寶滿箱?

前卦有財後卦無,不利於後;前卦無財後卦有,艱難在前。

前卦有財後卦無,宜速求,遲則難得;前卦無財後卦有,宜待時行事,或看財爻旺相年月方可謀望。

財合日辰,方能入手;財逢墓庫,便可歸懷。

財與日辰合,財爻入墓日,主可斷其上手。

出行章:

坐賈行商,皆爲厭貧求富貴;曉行夜算,只因圖利起經營。欲財溢於千箱,須賓士於萬里。未蔔其中之得失,便言路上之行藏。世克應爻,直到地頭無阻節,鬼臨飛位,未離門戶費趔趄。

凡占出行,以世爲主。旺相吉,無氣凶,世克應坦然,一路無凶兆,應克世或旁爻發動來相克,當有吉凶之辨。若逢財福克我則吉,鬼殺克我則凶。若當世墓凶方,決不可行,鬼持世上,多是去不成。若子孫發動來解,庶幾可行。如或鬼爻帶貴,必因貴人遲滯,未得起身。鬼加官符朱雀,必因官事牽連。鬼加白虎、喪門、吊客、死符、病符,恐有喪亡疾病之事。鬼若臨應,到彼謀事終難成就。

世爻更值空亡,出往終難成就。

世若逢空,多是去不成,縱然強去,終是不得意而歸。凡占,必須看何人。若本身出,最忌世空,因經商出行可謂大凶,必主陷本他鄉,徒勞奔走。若九流藝術及公家勾當人占,反爲吉,但空手得財不能聚也。

子孫動則路逢好侶,官鬼興則途遇凶人。

子孫持世,吉無不利,必主善去吉回,若發動必逢好侶。官鬼爲凶人,發動克世,爲害非輕,休囚受制終無大事。

父母休囚,背負一琴登蜀道;妻財持世,腰纏十萬上揚州。

父母爲行李,旺相則多,休囚則少,一琴一劍,言其少也;妻財爲錢鈔,財爻旺相,則腰纏千萬貫,言其多也。

馬爻發動,坤宮遇吉神,則驛程安逸;木位交重,坎位加白虎,則舟揖傾危。

馬在坤象動,必陸路行,更加青龍,一路自然安逸;木在水上動,必是水程,若加白虎,恐遭風浪顛覆之憂。

五位逢空,路上淒涼無旅店;六爻臨鬼,地頭寂寞有憂愁。

初爻空亡無腳子,二爻空亡身有阻,三爻空亡伴侶稀,四爻空亡難出戶,五爻若也值空亡,旅店荒涼受辛苦,更看六五若逢空,地頭寂寞無人住。六爻俱不落空亡,任意揮鞭千里去。以上論空亡者,不可一概論,必從吉凶分別。凡吉神空則凶,凶神空則吉,依此推之,萬無一失。占出行不宜見官鬼,六爻遇之皆不利。初爻主腳痛,二爻身有災,三爻伴侶有疾,四爻去後戶庭有官事相纏,五爻道路梗塞,六爻地頭不利,不得意而歸。

參詳一卦吉凶,推究六神持克。

青龍臨財發動,滿載而回;朱雀官爻發動,必有是非口舌;勾陳臨水動,必有雨水;螣蛇帶鬼,必有憂驚怪異;白虎帶殺,必有疾病;玄武臨財,必有失脫。以上凶神持世克世,最忌旺相,亦忌休囚,受制庶無大事。

金爻持世豈宜遠涉南方;木位安身唯利高登北闕。

南方屬火,金畏之,故不宜往;北方屬水,水生木,故宜去。餘仿此例。

行人章:

秋風颯颯,動行人塞北之悲;夜月沈沈,興遊客江南之夢。剔銀燈喜占音候;當金釵爲蔔歸期。若問子孫,須要福神生旺,或占父母,不宜印綬空亡。

父母出行看父母,子孫出行看子孫,兄弟朋友皆看兄弟,奴僕亦看子孫,吉神臨之吉,凶神臨之凶。

應動青龍克世,行人立至;父臨朱雀爻交,音信須來。

應動克世即來,世動克應未來。青龍臨應動,行人立至,世克動應,行人則往他處,若世應俱靜,但看生克制化,若世生應克應,決未來;應生世克世,身雖未動已有歸意,但看衝動月日起程,生旺日必到。父母、朱雀皆爲音信,若見發動,必有信至,克世來速,世克來遲;若當五爻動,有信在路,帶天喜、吉神克世是喜信,加大殺凶神克世,是兇信。若父母朱雀動處逢空,音信雖有,被人沈匿;父母並勾陳發動,音信雖有,帶書有耽擱稽遲未到也。

欲知車馬將回,須看門戶;要蔔舟船未發,但看地頭。

初爻足,二爻身,身足俱動則來。三四爲門戶,動則速至。五爻動在途。六爻動在地頭。凡旺動則來速,動無氣則來遲,或用爻或應爻於門戶上動,行人即到。凡動爻亦有凶,若動爻克應克用,雖當門戶、亦有遲滯。

陰宮際遇螣蛇,當有還鄉之夢;咸池若臨玄武,恐逢覓水之歡。

陽鬼會螣蛇;當有虛驚;陰鬼會螣蛇,當有夜夢。若在內動,此是家人夢見人回;在外動,必行人有還鄉之夢。其夢決於鬼生旺日,重動已往,交動未來,用爻若加咸池玄武,行人主有外情牽惹不歸。

兄弟動則多費盤纏,官鬼興則不諧同侶。

兄弟若當權,旺動決雖多費盤纏,若更化兄弟,不免有兩倍之費。不然有分爭之患,休囚無氣稍輕。兄化爲鬼,行李至中途必有變,不可托人。若財化兄弟或加玄武,多是被人誆欺。兄弟若逢刑克,無害。若官鬼旺或兄弟空,必路無伴侶,可自登程。

更被凶神持克,須防世墓空亡,若有吉曜來臨,庶免身遭否塞。

若作出行人本名占,最忌官鬼、白虎、大殺動來克世,及怕世墓世空,自有身疾,患難有險。若占他人,怕鬼傷克用爻,及用爻入墓空亡,須防危難,若得子孫旺動,貴人及解神來相解,或日辰刑沖囚凶,庶免身遭否塞。

動爻值退,登程複返他鄉;應位逢沖,觸景方思故里。

丁醜、丁未、壬辰、壬戌,四者爲退神,凡用爻及動爻逢退神,行人登途,仍複返去。若動爻逢空,亦作返去斷,看在那位爻上空,便知何地轉去。要知行幾埵^去,但依生成數推斷,生旺倍加,死絕減半。六爻不動,本無歸意。若日辰衝動應爻,必是睹物思歸。

勾陳發動,若逢位上便淹留;折殺交重,須向途中防跌撲。

勾陳發動,必主淹留,若在地頭,未能起離;若在五爻動,半路人留。勾陳旺動;克持用爻,行人卒急難來。折傷煞雲:
折傷四體要君知,正月雞棲逆向離,
生伯高枝防跌撲,此又發動恐顛危。
謂正月從酉上逆行也。

妻財旺動加玄武,則杳絕音書;福德興隆遇青龍,則豐盈財寶。

財興克父,玄武動傷朱雀,若相並而動,主音書杳絕。望信須看世應中,信來兩處起交重,他與我靜魚傳信;我動他安雁絕蹤。子孫乃福德之神,遇青龍則滿載而回。

欲詳物數,五行妻位興衰;要決歸期,六合動爻生旺。

要知物數,但看財臨五行,旺相多,休囚少,逢生倍加,受克減半。數目照河圖數采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動爻屬金,期在巳日並申酉日可到,餘仿此例。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茆屋未爲貧,但願安樂業。

家宅章:

要察卦爻內外,可知人宅興衰。

內三爻爲宅,外三爻爲人。宅去克人,主病患連年,擊括多端;人去克宅,主修居創屋,整舊更新。內卦旺,屋宅多;外卦旺,人丁夥。

初觀住宅之根基,相連井位;次睹華堂之境界,兼接竈司。

初爻住宅基址,帶財福吉。井亦相連,初爻屬土,則渾濁;水則清冷盈溢;木則井上有樹;火則泉水常幹;金則沈瑩香潔;帶鬼逢空,必廢井。二爻爲堂屋,生旺則深沈廣闊,元氣則窄狹低猥,帶青龍龍德貴人,必新創整齊;加白虎刑沖克害,必舊居破敗。二爻竈亦兼焉,生旺則竈修黌鬧,休囚則竈冷無煙。朱雀帶官定有竈前咒咀,鬼連白虎,須防膿血淋漓。

三門若值官爻,不離五行分剖;四戶倘臨鬼殺,須加六獸參詳。

三爻爲大門,與太歲日辰生合,其向大利。與太歲日辰刑沖,其向不吉。帶財福、青龍、吉神動者,決主門庭清吉,人口康寧。加官鬼白虎凶神動者,多招口舌官非,迍邅惱聒。加兄弟者,主破耗多端,資財不聚。加父化父者,一合兩樣門扇。逢刑沖或加破軍,必有破壞。以上動者甚,靜者輕。若三四爻相沖,有兩門相穿不生財。第四爻爲戶,即中門帶吉神動吉,連凶煞動凶。

五爲道路之爻,六爲棟梁之位。

五爻爲路,與世合則委曲有情,與世沖則直長帶殺。六爻爲棟梁牆壁,帶青龍則新創整齊,加白虎則崩頹破敗。

雖辨其中之奧妙,須詳就堣宋賰L,搜索六爻總是家庭小事,推明一語可驚王公大人。月建會青龍,當主婚姻妊喜;喪門加白虎,須優疾病喪亡。

月建即正月建寅之類,與青龍會合一處發動,主重重喜慶,士夫當加官進祿,庶民則增進錢財,婚姻産育無不吉也。喪門白虎謂之四利三元,乃凶神,見後凶煞內。若見此爻動者,則有病患連綿喪亡叠至,種種不祥,自當細審。

朱雀空則門絕官災,勾陳旺則戶增田業。

月建朱雀正月從巳上順行,在內動主是非口舌,在外中貴人動,主有文書音信之喜。若帶官符官鬼動者,月內必有口舌官事。又雲,月建朱雀即天燭殺,若與日辰朱雀並動,須防火燭。若朱雀空亡,官事無妨,是非潛伏,火燭消烊。月建勾陳正月從醜上起順行,帶鬼殺,內動主宅神不安,人口不寧,在外動謀事多見遲滯。若臨財多旺動,克世其月內必有增進産業之象。更加日建青龍,必然廣置田園,橫發錢谷,大利田土之事。

玄武須防盜賊,加咸池必有私情;螣蛇本主虛驚,遇陰鬼多生怪夢。

月建玄武,正月從亥上順行,在內動主有奴婢走失,在外加鬼殺動,主有穿窬割壁之賊。若玄武與咸池同鄉,主陰私淫亂之事;動來合世,宅長必然不正,若臨財爻,其妻必淫;若臨父母,出處插賤。或臨福德及第六爻,皆主奴僕有陰私之事。若逢生旺,其事張揚;或值休囚,猶可隱匿。如逢沖散,必然被人說破,不復作矣。凡此章皆是非之端,古人所以具述此事者,既造精微之地,不得不言,後學不可妄談。暗藏胸中,以爲觀人邪正之法,不宜輕泄,月建螣蛇,正月從辰上逆行,若動,主有牽連事至。遇陰鬼,主夜生怪夢,克世臨世,宅長夜夢不安;克應臨應,宅母夢寐不寧。

卦列六十四象,怪分一十二宮。

六十四卦之中,其怪不過十二宮。分子動鼠怪、寅卯申狐狸怪、巳動蛇怪、午動火光怪、酉是雞怪、戌是犬怪、辰醜未是虛響怪,見怪爻動處,逢沖則無害也。)
推占六爻全憑四季。

訣曰:怪爻季是兩頭居,仲月逢之二五隨。三四怪爻當孟月,動成駭怪靜無之。殺神在世災應實,鬼殺傷身禍不虛。更被官爻持世上,怕逢衰病患難除。以上所言怪爻,須憑四季取。季月初爻六爻動爲怪,仲月二五爻動爲怪,孟月三四爻動爲怪,其餘發動不可亂言。

既有淺深之辯,莫辭禍福之分。

凡有怪異,亦有淺深。怪淺禍亦淺,怪深禍亦深,禍福於斯可辨。

世在遊魂常有遷移之意,身居墓庫終無起離之時。

占宅得遊魂卦,主居處不定,常有遷移之意。占移居怕見世爻入墓,雖言移終不能動身。

外卦興隆,徒舍須雲大吉;內爻旺相,移居必見災殃。

立春,艮旺震相巽胎離沒坤死兌囚乾休坎廢。春分,震旺巽相離胎坤沒兌死乾囚坎休艮廢。立夏,巽旺離相坤胎兌沒乾死坎囚艮休震廢。夏至,離旺坤相兌胎乾沒坎死艮囚震休巽廢。立秋,坤旺兌相乾胎坎沒艮死震囚巽休離廢。秋分,兌旺乾相坎胎艮沒震死巽囚離休坤廢。立冬,乾旺坎相艮胎震沒巽死離囚坤休兌廢。冬至,坎旺艮相震胎巽沒離死坤囚兌休乾廢。以上八卦之休旺,凡占移居,外卦旺宜遷,內卦旺宜守,反之必見災殃。

青龍外動宜遷,白虎外動宜靜。

大抵青龍吉,白虎爲凶,守舊遷移,隨其變動而作趨避。

刑害翻成六合,挈家去後亨通;遊魂化入歸魂,返舍回來大吉。

占移居,得三刑六害卦,本非吉兆,若變得六合卦,去後必亨。遊魂化歸魂,必當仍還舊地,乃爲大吉。

欲遂遷居之導,須求分燭之鄰。

初爻爲左鄰後鄰,四爲右鄰前鄰。加財福吉神,必慈祥愷悌之家,帶鬼殺凶神,乃無籍兇狠之輩。

香火章:

欲究治家之本,莫過敬鬼爲先。

卦中三爻,總論天神地鬼;其中六獸,可知作福興災。

單拆須辨陰陽,衰旺可推新舊。

要察神前之供器,更詳卦內之鬼爻。

鬼位逢金,必主香爐破損,官爻遇木,決然牌位崩摧。

六畜章:

若問家先,內宮看鬼。崇奉百神安妥,自然六畜興隆。雞鴨原在初爻,遇青龍則四時旺盛,貓犬端居二位,加白虎則兩件難全。

初爻雞鴨位,帶鬼或空亡,難爲雞鴨。加大小耗,必有狐狸黃鼠所傷,若臨青龍,大吉。二爻爲貓犬,寅爻旁動克戌爻,虎傷犬,戌爻克二爻,犬傷貓。貓爻若加吉殺,必善捕鼠。殺帶鬼家有惡犬,逢空不利,旺空有犬無貓,有貓無犬,不能兩全。加白虎必然有傷,帶青龍必然旺相。

三四豬羊,怕見官殺兄弟;五六牛馬,喜逢福德妻財。

三爻爲豬,帶子孫妻財必旺;帶兄弟豬不長;帶官逢空,豬有損失;帶子孫胎爻,其家豬有胎;若見申酉二爻動或克三爻,豬決有損失。四爻爲羊,帶財福則旺;帶鬼殺則損失;逢空無羊;胎養臨爻則羊母旺;劫殺臨爻則羯羊多。朱雀臨大殺在兌宮,乾宮動,羊生臊口;遇青龍動則吉;白虎動則凶。五爻爲牛,帶子孫其家有子母牛,帶胎爻其家牛有胎。凡遇青龍財福則吉,鬼殺白虎則凶。青龍臨爻多是水牛;勾陳螣蛇多是黃牛;若五爻帶金鬼,主牛夜啼;水鬼敗肚;木鬼腳痛;火鬼因觸熱;土鬼時氣發瘴。兄弟化兄弟,與人相合牛只;旺相墓庫老牛胎養小牛。六爻爲驢馬,帶財福則吉,帶鬼殺則凶。如子日沖午爻,主走熱飲水,火動則無妨,此一爻依牛爻斷之。

最嫌本命逢沖,須忌分宮受克。

醜爻爲牛,寅爻爲虎,亦作貓爻斷。午爻爲馬,未爻爲羊,酉爻爲雞,戌爻爲犬,亥爻爲豬,以上六畜之本命,怕逢鬼殺大小耗相刑相克,又嫌本命空亡,皆主損折狸傷。一雲:初雞鴨,二貓犬,三豬四羊,五牛六馬及驢騾,以上乃分宮也。如本命上卦,當看分宮爲主,若吉神動來相生則吉,兇殺動來克害則凶。更得日辰扶挾亦吉,若日辰刑沖則凶。能依此斷,萬無一失。

命逢生旺,當別吉凶;

生旺若逢本命,本爲吉兆,卻看臨財福旺相則吉,臨鬼殺大小耗則凶,反不如不旺。凡吉神扶命,旺處六畜必盛,若加鬼殺得是休囚,庶幾損折亦輕。凡本命旺臨財福卻加大小殺於其上,孳生難盛,損失亦多,得失相半之兆,不可概論而斷吉凶。

爻值刑沖,須分表堙C

分宮若日辰刑沖,或動爻刑沖,當有吉凶之辨,表堣坐嚏C凡分宮會財福、青龍,若逢刑沖則凶;若臨鬼殺白虎,逢刑沖反吉,必主前雖損失,以後必然旺盛。大凡旺處逢沖則損,絕處逢沖則散,空處逢沖則不空。

六獸可知顔色,斟酌相克相生;八宮細論身形,定奪居中居外。

欲知顔色,不過是豬犬牛馬,凡遇六神所臨,六爻安靜別無衝破,但言一樣顔色。若動相生相剋,方可言雜色。假如玄武臨用爻被白虎動來克,此乃黑白相間,玄武旺則黑多,白虎衰則白少,兩爻衰旺相停,黑白相半。且如青龍臨用爻白虎動來克,又加勾陳動來生,此乃三色花黃白黑相間,即玳瑁色。乾首、坤腹、離目、坎耳、兌口及尾、艮前足、震後足、巽腰。凡用爻臨玄武在乾象,更無別爻相克相生乃是通身黑色。若逢坤象白虎動來生克,必是黑頭白腹。若遇休囚,其白少。若逢生旺通腹白。又如勾陳臨用爻,在坤象被震宮或艮宮白虎動來相克,乃黃身白腳。震言前腳,艮言後腳,以上略舉一二以爲法,其餘分宮仿此推詳。凡占,須以用爻所臨爲本身顔色,若遇別爻沖克及生扶,方可看其在腳言腳,在腰言腰。

田蠶章:

家有千鍾,皆出田中之玉粒;庫藏百寶,安如筐內之銀絲。先言農力之勤勞,熟稻豈辜於八月;次論育蠶之節目,植桑不負於三春。

凡占農田,以世爲田,以應爲天。應爻臨水生世及加青龍玄武生合世爻,豐稔之歲可蔔矣。若見應加朱雀動克世爻,田禾必鍋。或世臨勾陳動克應爻,主缺水。若應爻相合比和,看卦中何爻發動,水動生克世吉,火動生克世凶。內卦爲蠶,外卦爲養蠶人。內生外吉,外克內凶。內生旺蠶旺,外興隆人多。內外相生吉,相克凶。凡占須要巳午上卦爲吉,巳午發動乃大吉。艮卦離卦大吉,坎卦兌卦大凶,逢四五月卦大吉。

剖分內外三爻,總合農桑二事。

凡占農,以初爻爲重,二爻爲秧,三爻爲人力,四爻爲牛,五爻爲天,六爻爲水。若占蠶桑,以初爻爲種,二爲苗,三爲人,四爲桑,五爲箔,六爲繭,以上六爻旺相者吉,休囚庫墓者凶,若逢大殺、大耗、小耗,皆爲凶兆。

六卦遭逢鬼殺可謂全凶,五行弗遇官爻方爲大吉。

農田若見鬼在初爻,種不對或不萌。鬼在二爻必欠秧。鬼在三爻農力不到,若加兇殺田夫有病。鬼在四爻欠牛力或牛有損,空亡無牛。鬼化兄或兄化鬼,與人合牛,工作不利。鬼在五爻天意不順。鬼在六爻必缺水。占蠶鬼在初爻種不出。在二爻出後不能旺盛。在三爻蠶娘有病。在四爻葉必貴。在五爻上箔有損。在六爻財微薄必無好蠶,亦無好絲。六爻無鬼,田蠶自然興旺。凡遇鬼爻,須看五行所屬及觀衰旺動靜,鬼爻屬金發動持克世爻,主蝗蟲之災。水爻動帶鬼,狂霖損稼。火鬼必主亢旱,土鬼堛擦釣a。占蠶,水鬼防鼠耗,木鬼二眼有傷,金鬼多白僵,其年吃葉多,火鬼頭黃殼不生,土鬼蠶沙發熱蒸傷。

陽陰相半須加四獸參詳,財福俱全更互六神推究。

田蠶皆宜陰陽相和,水火相半庶能昌盛。純陰不生,純陽不化,陰陽交合,然後萬物生。凡占得陽陰相半,外陰內陽,內外相生大吉之兆。占蠶須看六神持克,倉屏雲:“青龍旺相入財福,春蠶盈盈滿筐簇,管取竿頭白雪香,會看箱內銀絲足。朱雀旺相入兄弟,必定桑鏗食不濟,若當離象動凶神,蠶室須防火災至。勾陳帶鬼多黃死,若遇財爻黃繭多,卦中發動並遲滯,若值凶神可奈何!螣蛇水鬼害頭蠶,正要烘時卻受寒,縱得絲來筐篚內,明朝絺綌也應難。白虎若臨財福中,箔中多是白頭公,更逢兄弟交重惡,急急祈求一半空。玄武若臨咸池動,多是女人帶厭來,急求蠶福來扶救,庶免春蠶目下災。”田蠶皆以財爻爲主,生旺全收,無氣半收,空亡大折。鬼空財旺必稱心,有鬼無財主大損,若遇子孫持世旺,六爻有鬼亦無妨。

興衰得位,方能保其豐穰;動靜有常,庶可明其得失。

凡占,先看空亡,次看財鬼衰旺。若鬼財衰,荒歉之征,財旺鬼衰,豐撚可蔔。田蠶二卦,相去不運,其中所主,各有分辨。占田以世爲主,水火不可相勝,水動生世,春有滋育,夏多時雨。水旺克世,淫淋不止,巨侵飄泊。卦中有水火爻生世,水火即濟豐登可擬。占蠶以巳午爲蠶命,發動旺相皆大吉之象,旁爻動來生有利,來克主有大損。

雨晴章:

既言地利之廣博,必假天時以發榮,若問陰晴全憑水火。

若占晴雨,水火二爻乃一卦之主宰。六爻無水必無雨,六爻無火不開晴。若見水爻動來克世,驟雨忽然至,生世乃細雨。又雲:水爻旺動,是驟雨,無氣是細雨。若水動土亦動,雖雨亦無多,卦中雖有水,若逢土動,決是無雨,只是雨意,苦水化水,冬可言冰雪。若火動克世,必遭亢旱。苦水火兼動,乃雨順風調之象。水化火,驟雨晴明。火化水,晴天變雨。六爻無水火,逢空不晴不雨陰天氣,故曰:若問陰晴全憑水火。

動靜生克測天上之風雲,旺相休囚決人間之禍福。

蒼屏雲:世爲地,應爲天。應克世無雨,世克應大雨,動則急,靜則緩。初旺濃雲密布,無氣談煙薄霧;二旺飛電揚光,無氣雲中虛閃:三旺大風卷屋,無氣布暖微風;四旺轟雷大震,無氣隱隱輕雷;五旺滂沱大雨,無氣細雨沾濡。占晴,初旺天雖晴雲尚密,無氣薄雲將散;二旺草綴露珠,無氣微施薄露;三旺朝霞散漫,無氣日落霞明;四旺長虹截雨,無氣半掃浮雲;五旺大明中照,無氣日色淡泊。五爻屬陰旺,月轉冰輪,無氣,如紗罩鏡。

三沖六位,佇看掣電騰空;四克五爻,會見長虹貫日。

三爻動克初爻,風捲殘雲散九霄;三爻動生初爻,風送濃雲六合包;二四爻相生,電掣雷轟盡吃驚;三六爻相沖,驟雨傾盆攪六龍。卦中遇晴,卻是初爻動生二爻,或二爻動克初爻,必主雲散霧收。五爻動生三爻,或合三爻,日照霞明。四爻克五爻,長虹貫日。五爻屬陰,被初爻動來克,月當明也,被雲遮。略舉大綱餘當推究。

推究六神際會,須知五屬參詳。

青龍臨水動,甘雨即沾濡,若值木爻動,陰雲亦不舒。朱雀入火動,必然啓大明,飛入土爻發,雲中光射人。勾陳臨土動,陰霧接天涯,若遇卯辰動,光中雲漸開。螣蛇申酉動,掣電走金蛇。縱使天無雨,陰雲盡日遮。白虎臨木動,須防折木風,走入坎宮發,滔滔水接空。玄武臨水動,連朝雨不休,更值鬼爻發,陰雲暗九州。

卦值六沖,雲雖凝而複散;爻逢六合,雨末至而可期。

卦值純陽並六沖,雨未可望。雲煙縱合,亦必解散。若陰化爲陽,雖有雲意而雨不至,縱有亦少。凡占,水爻雖動,被日辰並衝動爻刑害,雖雨亦微。水爻安靜,見沖則有雨。凡遇陰陽相半,故能六合,更看水爻有氣,雨雖未至,可以預期。若陽變爲陰,雖晴亦當變雨。縱有火動,亦無久晴。若遇純陰卦,靜則有雨,動則生陽,雨未可望,水動則可許,加大殺白虎,則有暴雨而至。

但逢雨順及風調,自然民安而國泰。

國朝章:

五爻爲天子,近親賢而遠去奸邪;

凡占國家,以本宮爲國,世爲君。又雲:五爻爲天子,若帶財福青龍貴人者,仁君也。臨太歲、月建、勾陳者,威震天下守正之君。加大殺、白虎,暴虐之君。帶咸池,淫亂之君。加劫殺,居位不久,若與吉神相生相合,必能視近賢者。若吉神來克,必有賢臣相輔。若動克凶神,必能遠小人去奸邪。或與兇殺相生相合及兇殺動來相克,輔相不得其人,皆奸侯相輔。君爻縱遇吉神,亦不能去奸佞。

四位列公侯,上忠君而下安黎庶。

三公九卿之位,皆在四爻,若臨吉神旺相克世,乃是敢言敢諫社稷之臣也。若加鬼殺旺相克世,乃是欺君僭上,昧主把權之輩也。若世值吉神,庶無大害。四爻若與世相生,阿諛之臣也,縱帶吉神,亦不能規君之過,正君之失;帶凶神,亦不能害君之正,喪君之德。四爻動生初爻,必有憂民之心;初爻生四爻,民有仰慕之意。四爻加兇殺克初爻,民受無辜之害;初爻動克四爻,民視之如仇讎。四爻生合二爻,必能招賢納士;二爻生四爻,士有景羨之心。四爻生克三爻,必能任用百官進賢退不肖。以上細心詳察,無不應驗。

子孫臨大殺,秦扶蘇中趙相之謀;君位合咸池,唐玄宗受楊妃之禍。

占國家,以子孫爲國嗣,若得日辰扶合或動爻相生。或臨月建旺相及加青龍貴人者,若東宮已立,他日擬登寶位,更無改易。子孫若帶咸池,非正宮所生,福德臨劫殺大殺,恐有變易。更被四爻傷克,必有趙高謀扶蘇之事。卦無子孫,無國嗣。世爻與五爻若帶咸池玄武,上必荒淫。卦有咸池卻被君爻相克,雖有西施之美,無害于國政。應爻加咸池飛入五爻旺相,又兼世爻空亡,必有武氏亂唐之患,後必當見女主治天下。若加吉神,天下庶幾安定。更帶凶神,四海必亂。君位若合咸池帶殺旺相,必有女禍,如唐皇之于楊貴妃故事也。

福神克世,重觀折檻之朱雲;將曜加刑,再睹登壇之韓信。

子孫發動傷克世爻,主有值臣奏事,頗類朱雲折檻之風。若與日辰相生合,上必允其奏,與日辰刑沖,龍顔大怒,終遭貶責。子孫臨太歲,月建動克四爻而生五爻,子孫旺日必有禦史劾權臣,四爻鬼殺旺相不受克,須防有變。寅午戌午是將星,巳酉醜酉是將星。申子辰子是將星,亥卯未卯是將星,若將加白虎羊刃生世,必得強將。將星若帶貴人青龍生世,當得忠良之將。將星若加劫殺動來克世,須防弑君之禍。此爻將星名爲刺客,以上三節,皆在旺相,年月日可見也。

金爻帶鬼,一方有兵革之興;土位逢凶,四海盡干戈之難。

大殺若臨,金鬼旺動,必興兵革,世克庶無大事,克世必凶。若土鬼帶殺發動旺相,四海皆亂,克世必有攻城之賊。卦中有殺無鬼,克世亦凶;有鬼無殺,雖凶弗咎。有神制殺,鬼動無妨;鬼位休囚,財興有害。鬼空殺旺,縱亂無成;鬼旺殺空,雖凶無害。若鬼帶劫殺或化爲兄弟,無過是劫財之賊;若加玄武,是陰私暗害之賊。卦中蛇虎不動,縱有大殺,不爲急迫。若並官鬼惡殺動,實爲大害,卻以生旺克害何方,方可決斷。

以遏寇賊,全憑將帥專征;要決輸贏,先察世辰相克。

以世爲我將,應爲彼帥。又雲:以子孫爲我將,及先鋒。子孫得地旺相將軍必勝,若加青龍乃忠良之將,若加白虎乃勇悍威猛之將。若得持世雖有鬼亦無傷害,若得旺相發動,決勝千里。更日辰扶拱,有百戰百勝之功。所嫌者,父母發動,雖有子孫,不可當其鋒,若入墓無氣,雖動無傷。凡專征伐,以世爲我,應爲彼。世克應,我勝,應克世,彼勝。世墓只宜堅壁自守,不可妄動。若世旺相應入墓,彼必折人丁。世空我有難,應空彼有傷。世在陰宮,不宜先動;世在陽象,不利後興。世動克應,我必進;應動克世,他欲來。鬼爻克世,他勝我。鬼爻克應,他欲退。鬼持世,須妨圍困,金火持世應,兩家流血交征。世應比和皆旺相,此兩強敵手勝敗未可決,但以所長斷之。世應相生相合,將帥有允和之心,士卒無攻戰之意。

妻財發動,當成易幟之功;兄弟交重,須禦奪糧之患。

父母爲旗幟,旺相發動必然興兵,若在內動,我欲興兵,外動他行軍馬。克世欲來侵我,克應乃回頭之旌幟,他必自退。凡父母不動妻財動,當有奪旗易幟之事,財在內動,克外之父母,我必奪彼之旌旗;妻財外動,克內之父母,彼將奪我旗旆。財爲糧草,卦若無財必絕糧,財空糧欲缺,財無氣糧不多,財動送糧與賊。若兄弟交重,須防劫糧奪草。

聽轟雷之戰鼓,金爻發動逢空;看如雨之炮磚,土位交重逢旺。

土爲炮石,旺相臨未上發動,方可言之,若帶大殺,必遭傷害,如遇退神,須防自損。金空則鳴,動處逢沖愈鳴,若發動必然金鼓轟雷,須防戰鬥。金爻發動不空亡,刀刃森森明似雪,內動,我器械俱具;外動,彼之兵刃整齊。以上細細搜求,自然有准。

木乃濟川之舟揖,火爲系馬之軍營。

征戰不免登山涉水,若無舟船之便,五月安可渡瀘?凡占以木爲舟揖,發動旺相,必有濟川之利。木爻受沖,舟必破漏,木爻受克,船車難行。卦無水爻恐無水,木爻逢空必無船。木爻帶鬼乃賊船。凡戰於野,不召安營下寨,雖處山谷之險,亦宜占其吉凶。凡占以世爲主將,火爻爲營寨,與世爻相生相合,其地得利,與世爻相克相沖不吉。火爻若帶鬼,賊寨必相近,火爻旺相宜寬闊,無氣宜小結構。蒼屏雲:“水爻帶鬼來克我,須防劫寨及攻營,卻看有氣並無氣,方可斟量道敗贏”,假如火爻旺相水無氣,縱來克世亦無傷。

父加虎殺外興,莫縱軍兵來出陣;鬼帶劫亡內動,須防奸細暗臨城。

子孫爲我卒兵,官鬼爲彼賊徒。子衰兵卒怯,鬼旺賊軍強。鬼空他必滅,子旺我必昌。怕父母帶白虎,外動必克子孫,宜守不宜戰,戰則必傷軍卒。父母若持世動,主將不能養士卒,上下有相離心未相安之道。若帶凶神須防自變。亡神殺,正月從亥起順行,劫殺見後,若鬼帶二殺於內動,須防奸細之人在城池之內;若被世克,須探事情不至漏泄。世爻無氣鬼殺旺,軍機透漏禍終來。內外鬼爻俱發動克世,必有內應外合之患,子動必無妨。鬼爻不帶殺,爲害亦不凶。

若逢暗動傷身,須遇陰謀刺客。

凡鬼爻暗動,更加劫殺大殺,刑克世交,主將須防刺客。卦內若得子孫發動來救,刺客決然被擒,比同燕太子丹使荊坷刺秦王之類。若日辰衝動伏鬼傷飛爻,須防自己手下有人謀己,卦中無救,禍將及身,鬼旺日決見應驗也。

虎蛇皆動,正當離亂之時;世應俱空,宜見升平之樂。

大殺若動,加白虎螣蛇,必是大亂,卒難休息。大殺若當胎養長生位上,乃喪亂發萌之時。若在臨官帝旺之地,正當大亂,過此漸息。若當墓絕位上,將次太平。離亂已經歷過,要知何年離亂最甚,何年稍息,依長生法斷之。六爻無鬼,卦無殺,世應俱空即太平。

疾病章:

國家治亂,莫非風俗紀綱;人壽夭長,豈論尫羸壯盛?養生非道,終有疾病存焉;請禱能占,便見死生決矣。殺臨父母,當憂堂上之親;空及妻財,災慮閨中之婦。

凡占疾病,看來者何人,子占父母,要父母上卦,妻占夫看鬼,夫占妻看財,父占子看子,占兄弟看兄弟,占朋友亦看兄弟,占奴僕亦看子孫。凡用爻不上卦或空亡者,則多凶少吉。凡占何爻空亡,何爻受克,吉凶依此而斷之。

決輕重存亡之兆,專察鬼爻;定金木水火之鄉,可分證候。

鬼爻旺日沈重,庫日困迍,絕日輕可。鬼化鬼,其病進退,或有變證。或舊病發,或證候駁雜。鬼持世,病難除根,鬼爻帶殺持世,此乃瘵疾。卦中鬼爻日辰旺,乃暴病。月建旺,乃經月之疾。鬼爻無氣臨身者,乃久病卒難痊可。卦中無鬼,病難安。鬼動傷身,證候急。凡占,旺鬼不死則易愈,衰鬼不死其病難療。欲定證候。須看鬼臨之五行:若金鬼,肺腑病,咳嗽或瘡庎、血光或筋骨疼痛。木鬼四肢不利,風氣肝膽,左癱右瘓,口眼喎斜,頭疼發熱,三焦口渴。加朱雀狂言亂語,陽證傷寒。水鬼,沈寒痼冷,遺精白濁,小便淋瀝,吐瀉嘔逆。火鬼,寒熱往來、脾寒瘧疾。土鬼乃脾胃發脹、水腫、虛浮、瘟疫時氣,若前卦火鬼,後卦水鬼,必前之證候爲陽,服冷藥過多變爲陰證。若午前占遇此兩鬼,當言勿服藥,過後當必有變化。火鬼於火旺月日占是也。

青龍得位,終見安康;白虎傷身,必成凶咎。

青龍若臨子孫克世,期日痊安,或臨應克世,服藥有效。若臨用爻發動,縱有兇險,亦不傷也。若帶鬼爻亦非兇惡發狂之病。若在三爻動,香火爲福。蒼屏雲:
青龍空亡並福德,病人平日無陰騭。
若逢土動虎傷身,管取其年有悲泣。
君來占病決存亡,白虎加臨主哭喪。
臨克父爻當有咎,並財妻位必遭傷。
子孫際會終成否,兄弟相逢更不昌。
更值官爻持世上,己身須恐有災殃。
凡遇白虎交重,乃占病之大咎,無氣猶可,旺相大凶。若臨喪門、吊客、死符、喪車、持克用爻者,決主不起之兆。若得子孫旺動,月解興隆,庶可回生。

月解交重災漸退,天醫發動便回生。

月解天醫見後吉神章。若得發動持世或持克用爻者,雖重病不死,旺相最吉,日下即愈。墓絕稍慢,直待旺日方安。若值空亡,其病難療。

明夷、觀、賁、需、臨,切忌世身入墓;大畜、豐、同、蠱、夬,莫逢財鬼俱興。

占病怕身世隨鬼入墓,決不瘥也。如風地觀二爻,乙巳鬼身亦在二爻,設或入墓,乃身隨鬼入墓也。山火賁初爻己卯鬼,世亦在初爻,倘入墓乃世隨鬼入墓也。舉此爲例,餘仿此。蒼屏雲:“乾化入艮父憂喪,坤化入巽母憂亡,震化入坤長男厄,巽化入坤長女當,坎化巽中中男厄,離化入乾中女卒,艮化風內少男傾,兌化山中少女卒,此是八宮來入墓,十人得疾九人故。”以上所言卦墓,不可以乾化入墓。艮只憂父亡,但看病皆不吉。設若子占父,遇乾化艮,謂之應題,乃大凶。大畜等六卦占病大忌,財鬼不動未必喪亡,財鬼空亡,雖病不死。必須把其條貫,方可斷曰全凶。上文所言財鬼發動,亦有吉凶之分,且如雷火豐卦,鬼動忌占兄弟,財動忌占父母及本身,妻占夫終無凶,餘卦仿此。

男怕長生兼怕未來之節,女嫌休浴最嫌過去之辰。

男子怕鬼爻長生日得病,與鬼同衰旺。卦無子孫、青龍、天醫發動,鬼爻墓絕日卻死。又雲:寅日遇火鬼,巳日遇金鬼,申日水土鬼,亥日木鬼,謂之長生鬼,占者遇之大凶,在後沈重方來。凡決安危,先以鬼爻衰旺推斷,次以節氣論之。凡男怕未來節,近節必重,過節無傷,節前不重者必無妨,若是久病,當以四時節候論之。且如木鬼忌秋間節氣,遇節不重,過節必安,女人最忌鬼爻沐浴日得病。又雲:卯日遇火鬼,午日遇金鬼,酉日遇水土鬼,子日遇木鬼,謂之沐浴鬼,遇之難痊,至後反加沈重。次看節後必重,不重無傷,女人極怕過後之節。

不宜丘墓同宮,安可雷風合卦。

三丘五墓俱見後。二殺俱動,病人作福也難留。雷風者,棺槨殺也。震爲棺,巽爲槨,坤爲墓,艮爲墳,占病若全必死。

既論染災之表堙A須言得病之因由。

凡占病,先斷證候端的,然後議論病因。更能明此一章,誠可謂通神之蔔矣。

六獸臨官當分內外,八宮值鬼宜別陰陽。

但逢鬼臨六神,看在何爻,在內則在家得病,在外則他處招殃。青龍鬼是酒色過度,或因財有傷,婦人因喜有疾,青龍鬼空,墮胎有患。朱雀鬼口舌及咒咀在二爻竈下咒咀,在三爻當門咒咀,或家堂神前咒咀。如朱雀臨金鬼動,敲鍋鐺咒咀。勾陳鬼飲食不節,傷饑失飽,脾胃不調。臨木鬼,因修造動土處得病。腸蛇鬼,事務縈心,憂愁思慮,或虛驚怪異,因而染病。此爻多是心家受病。白虎鬼,鬥毆跌撲,傷筋損骨,或寒酸沖肺。玄武鬼,色欲過度,傷饑冒雨。卦若無鬼,其病難醫,證候難決,但以克殺動爻斷之。不動以克用爻者斷,又以伏鬼斷。若鬼伏父母下,憂心得病,或穿衣服得病,過與不及,冬言衣單,夏言衣重。鬼伏兄弟下,賭博爭財。鬼伏子孫下,外情牽惹。鬼伏財下,飲食太過。鬼伏殺下,舊病再發,亦難除根。老人卦忌生旺,小兒卦忌休囚,最宜病人本命上卦,大吉也。值陰鬼,夜重日輕,陽鬼夜輕日重,陰陽各依爻上看。世人有疾病者,亦有賢愚之分,賢者以醫藥爲重,愚者以禱告爲先。占者不可不察其情狀,一覽其人可知高下,庶幾賢愚皆可共語其道,方能流行。鬼神者儒家本不言此,今爲患者占,不得不據理推詳,以爲陰功默佑。木主東嶽天齊聖帝,七十二司。三十六案之神,並自吊傷亡。水是河泊水府,沿江七十二廟之神,並溺水傷亡。土是瘟蝗疫癘,中央土府之神,並饑餓絕食傷亡。金是銜刀、五道、飛廉、白虎、金神、七殺、吟呻、三殺、九良星殺、喪殃、喪殺之神,並自刎、被刑、陣亡一應傷亡。火是南方火部赤睛朱發鶴神、毛頭毒火之神、並赴湯蹈火傷亡,若二爻鬼爲竈神,三爻鬼爲香火神,子孫動爲福神。依此推之,萬無一失。

伏克飛爻,藥奏通神之效;子臨應位,醫逢濟世之才。

世爲病人,應及外卦爲醫藥。藥如克病,病即愈,病者克藥,藥無靈。外卦及應生世,藥雖對證作效遲。世動克應,若是水鬼,服藥不納;金鬼無氣,久病犯其服藥無效;木鬼,其病必犯條貫,雖藥亦無益;火鬼旺相其證必剛,雖藥不能止其熱;土鬼其病沈重,藥不對證,不能療病。應爻加鬼克世,則誤藥損人矣。占病以子孫爲醫藥,臨應動克世必遇良醫,其病即愈。卦無子孫,服藥無效。世應比和卦無子孫,宜換醫人。子孫臨應被世克,雖遇良醫病未瘳。外卦及應雖克世,卦無福德亦難安。可言有藥須當療,但恐良醫未有緣。子孫雖克世,外爻及應卻不克,雖有良醫,藥餌不中,終無大害。虎殺若臨子孫動,須防醫者不精詳。

必須參究五行,方可攻醫萬病。

火鬼宜涼劑,水鬼宜溫劑或丸藥,木鬼宜針,金鬼宜灸,土鬼宜銼散,火鬼月建旺,宜大寒之劑,無氣不過清涼之藥,餘仿此推。金鬼利南方醫人,木鬼利西方醫人,水鬼利四散醫人,火鬼利北方醫人、土鬼利東方醫人。若前卦水鬼後火鬼,先須四散醫治,終於北方醫人收功。

卦爻安靜,重爲濟世之人,土殺俱興,定作黃泉之客。

凡占病,六爻安靜爲吉,其病可治。一卦中兇殺常多,而吉神常少,吉凶悔吝皆出乎動。動則成咎,且如六親之中,不過子孫動者吉;六神之中,不過青龍動者吉,餘者未必皆凶,亦不能爲福,發動何益於我哉!此乃吉少凶多,不如卦爻安靜,雖有兇殺,終未遭傷,若有吉神當權,自能爲福。土殺者,即辰戌醜未,是交相換易,行乎四時之間,占病逢之多凶少吉。所有諸殺俱見後兇殺章內,若有一件動,便成凶咎。

地理章:

生死稟修於前定,壽夭各盡其天年。陰陽蔭庇于後人,理義合憑其地理。

天地之間,純陰不生,純陽不化,一陰一陽,二氣交感,化生萬物。且如天欲降生人才,必假地之氣脈,陰陽融結必有賢者出。故凡人子,須當以親之體,安居得所,則亡者安而生者庇。

凡占風水,漫求玄妙與玄微,且把卦爻端詳,是地不是地。六合則風藏氣聚,六沖則水走沙飛。

夫六合者,陰陽相配而不相離,初四、二五、三六更相朝顧,是爲有情。凡地理不過山環水抱,四獸朝迎,拱衛有情,羅城無缺,似此卦中六合之義也,大吉之地。若卦無六合,世在內象四獸有情者,乃次吉之地也。世爻雖在外象,卻得賓主有情,左右回顧,明堂寬廣,水口關閘,乃小結局,亦可用也。若遇六沖卦,乃山飛水走之地,不必更詳。

龍因地勢詳觀,即得天玄妙理。

此二句乃一章之要旨。

入山尋水口,不宜六位空亡;到穴看明堂,喜見間爻旺相。

第六爻爲水口,與世相生相合,是爲有情,若加青龍、貴人、財福者。水口重重關鎖,必有奇峰秀嶺拱照回環。第六爻與世相沖克,山直無情,地枯無氣。六爻若值空亡,水口散漫不能聚氣。間爻者,世應中之二爻也。旺相臨月建,謂之萬馬明堂。有雲:明堂容萬騎,水口不通風,大吉之地。明堂衆水所聚,宜靜不宜動,靜則聚高,動則傾瀉,水帶吉神生克間爻,乃四水入明堂也。

世乃主山之骨,當明九曜之規模;應爲賓對之峰,須察五行之定體。

世爲坐下之山,又雲:初爻二爻爲坐山。生旺、坐山高厚;休囚、空亡坐山微薄。世持巳亥寅申,必定山雄地壯。世持辰戌醜未,必居廣闊平洋。世持亥子,穴中出水。世持辰巳帶殺,主有地風。白虎帶殺逢空,主有白蟻。若臨諸吉神,則坐山尊嚴,穴中潔淨。屬木必林茂,屬水必近流泉,當類而推之也。九曜詳婚姻章內,旺相則吉。案山帶子孫貴人旺相,其山聳拔秀麗。若生世合世,端正有情。空亡向山不正。帶殺逢沖乃欹斜破相之山。若應臨墓絕,必是案山低小。應若屬金,即言金星,屬水即言水星之類是也。

向列二十四位,事分百千萬端。

木爻持世,主東震寅甲卯乙。金多持世,主西兌申庚酉辛。火爻持世,主南離午丙巳丁。水爻持世,主北坎亥癸子壬辰戌醜未。卻言艮乾巽坤,各有所宜。

發動青龍克世,須防嫉主;剛強白虎逢沖,切忌昂頭。

山間之龍虎,即卦中之龍虎。青龍雖吉,亦忌克世,相生乃妙。白虎大旺,便是昂首剛強,皆爲不吉。

青龍斷左畔之峰,白虎言右邊之嶂。所喜者相生相合,所忌者相克相沖。

青龍旺,帶木主林木蔥蔚,帶土則山嶺崔巍,其秀氣從左而來。白虎盛,臨水主流泉脈遠,加金則岩石奇麗,其秀氣從右而至,皆喜相生,最惡相克。

鬼在局中,必有伏屍古墓;空臨左右,豈無凹缺招風。

若世下有本宮官鬼伏藏,必有舊穴在下。左右者龍與虎也,若見何爻空亡,便知有凹缺招風之處,主墓穴不安爲不吉也。

勾陳若在世中,一路來龍振起;朱雀加臨應上,兩重對案相迎。

勾陳乃龍之祖,若在木爻或臨世上,來龍必遠也。朱雀爲案山,若臨應上,必有兩重對案。

若問螣蛇當爲穴法,旺相與台神共位,乃是真龍空亡或墓絕問鄉,當爲絕穴。

卦中以螣蛇爲定,旺相真龍休囚爲絕穴。

論山既備,於水合言,尋亥子方知有無,觀動靜可分死活。

卦中無亥子,必無池塘溪澗,雖有水爻卻逢墓絕,乃是幹流之地。但看水爻,動者活水,靜者死水而已。

要識根源遠近,但看水位興衰;欲推纏繞多情,且察水爻生合。

水爻旺相,流派綿長;水位休囚,根源淺少。有水爻相生相合,主委曲有情;相克相沖,主值來無氣。

若見卦無水位,便當推究玄爻。

倘六爻無水,競將玄武爻推看。

遇吉則吉,逢凶則凶。

玄武臨吉神,是水于我有益有情,大吉;若臨兇殺,則無益無氣,主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