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完直解六壬五變中黃經序:

夫六壬者,源自軒轅夜授九天玄女秘法,置於金匱玉匣之中,破蚩尤于涿鹿,因而名之曰《金匱玉匣經斷》,後益增數多,其歸一揆,唯《寶鑒》三百八十六卷最為完備,其書通天地之理,察鬼神之機,逹人事之變,知吉凶進退存亡之說,以其浩汗,習之者罕。昔流于君平、李淳風、袁天罡、管輅、郭璞並明此術,今司天監張君正之亦與之齊名,郭璞者何,晉明帝時常為司天官,號曰‘凝神子’嵩山真人者是也,璞見《寶鑒》之汗漫難傳,歲久湮沒,因摘其關鍵另成一篇,名曰:《鬼賊五變中黃經》,之書大略上下運用五行干支相配五氣、二馬、九門,大則明十段之指歸,小則辯三傳之得失,演彼建旺相之理,講變遁生克之端釋日辰分彼我之殊,論神將尊卑之異,能通幽玄之理,以類萬物之情,故大可以知生定死,小而可以彰往察來。課之紀綱郭凝神之言備矣,象之吉凶,焦休文注之明矣。經注共五萬餘言,難為治生者,既以難鬻而不知學,盲瞽者欲相傳敖而不知之,至於士大夫,又以其異端致遠,恐泥亦鮮有所為者,(僕)弱冠以來,常為省部掾,奉公閒暇精力幸餘,攻慕壬課,研窮躭玩,無舍寸陰,積三十餘年,頗得中黃之旨趣,兵革以來,舊本煨盡,偏詣諸方求訪殘篇,用心考證諸書,攺正謬誤,更用直言字句易讀,義淺易識,庶幾廣傳發揚術中美事,得好學之君子,複得覽焉,雖非為大裨於世,亦豈可謂之無益,中間儻有違闕,凡與同志者加之斤斧,續而綴之亦有所望也,倫古齋後學燕人商皓仲賢書。

葉注:該書包含各種六壬和金口的各種遁法在內.任何事情可以推前推後,前因後果推斷的非常清楚.可以說是壬書中的高級教材.遁法的神奇盡在其中.

卷一:

日為己身最要明,三傳無系克無刑。上下吉神兼吉將,自然求遂得安寧。

三傳年命克我身,只為他鬼莫相親。克我無氣身自吉,我複克兮不害人。

莫執行年本命親,建合幹下地支分。凶神克害辰日上,與日何類辨元因。

生我即須尋父母,克我相傷覓子孫。同類事從兄弟起,幹合多在妾妻身。

生我禍中途遠外,我生雖憂在比鄰。寅若長生是道人,申臨死絕行尼僧。

天罡生旺為公吏,戍加四孟主多單。貴人帯印克今日,便是終身有祿人。

申午相加作天后,用神大吉媾婿親。戍加亥子玄合位,鋳印乘軒作匠人。

天地醫同入空亡,學論須看旺相神。天地得戍戍克日,絶敗空亡是賤貧。

課中端的無差誤,好把當時建一旬。五行俱旺四時中,莫指東方木旺春。

夏火秋金冬貴水,自然都是一時春。用神旺相鬼無氣,便是鬼賊生旺身。

主事旺我我得旺,自然凶禍不為凶。莫犯東方木作名,朩中生火克金刑。

時至物類隨時變,一物相合萬物生。休道南方午火尊,火來正旺反傷壬。

盡道亥子元來水,水性和柔動即止。若識五行真假位,除非建作真合鬼。

莫扏水火相刑克,是物皆能化五行。誰道西方休是金,金中建作火中凶。

申酉能克西方物,西方物傷庚辛金。誤作四季是真土,土旺能傷金水木。

盡知變動不同情,後學之人多執誤。要知災福知休日,先以鬼賊分端的。

次看初未發休期,會者萬中無一失。

卷二:

陽將陽時建陽幹,上下俱陽男子顯。北陰是女言非謬,比與不比從多菅。

亥子短身黑色分,寅卯拳面青白面。巳午腰長兼紅白,申酉肌柔方福臉。

辰吏面方耳輪厚,小吉頭黃額尖嶮。天魁玄武必身胡,醜日頭圓黑星點。

蛇日是火性燥急,戰克憂驚在小兒。在初怪蘿心無定,未傳火燭課中推。

朱雀相生印信權,克日口舌事難安。在初禍發官事急,末遇身須有遠看。

六合從來福遂加,相克夫婦見乘差。用在戶門奸事起,終於巳亥遠相家。

勾陣戰鬥福皆休,與日相生道路仇。中未二傳俱吉利,也須禁忌出身愁。

青龍相生事皆和,更逢建旺寶財多。若與日辰相克害,疾病傷財事多磨。

天后相刑暗昩生,日不克時婚可成。若與亥卯酉同位,必為邪淫在獄庭。

太陰克日起邪私,終有陰人撓訟詞。更逢卯酉為合類,事同兇惡定無疑。

玄武相刑主盜傷,破敗官事及逃亡。類與日辰無克戰,凶中就吉卻無妨。

太常無克事欲甯,小吉同逢賓客迎。初與日辰難聚會,事因酒食作官刑。

白虎凶神豈見祥,男女分占共死亡。複有戰鬥莫論官,免死須歸道路傍。

三傳日辰並來期,見其二字決凶疑。寅亥遇之身主病,寅辰逢震獄囚遲。

卯子當時占盜賊,巳亥傳之在路岐。醜午入傳多咒咀,未酉加之姑嫂離。

要知心內多憂豫,勝光傳送事無疑。河魁行年臨玄武,身主頭胡事不移。

凶神複行兇神位,帯煞披刑有克制。救之不救複來傷,官災流配死入墓。

吉神行來吉神助,更吉與殺同支住。解神不解吉相生,自是官遷祿聚福。

五行真假莫執一,先視五行建那支。建支五行與日比,自是災消福祿隨。

五行建合少人知,建旺難逢合使支。建得一鬼來傷我,複來助救我無疑。

建合又複建合鬼,傷我今日救不止,便是龍常作福難,日縱生旺亦須死。

行年本命亦行建,三傳辰上禍來戰。內有救神亦主凶,傷還傷人看塚眷。

占課類因何事起,細看鬼賊神將理。三傳本命動傷時,更傷日幹凶不止。

來往相乘反戰爭,克復交加用囚死。鬼旺臨日更得地,吉神吉將終不喜。

日時吉將主於生,鬼犯絕空禍不真。戰鬥吉凶誰得地,禍囚福旺喜皆亨。

凶吉力平神將等,切分遠近路無程。路若有程時得正,加臨魁正指之情。

官病萬類斷何事,龍虎玄常最要明。

卷三:

尊卑先後彼要同,日辰上將所克凶。日上尊兮宜先起,辰上旺兮卑自通。

害我是男或是女,論今日魁辨陰陽。欲知帯砐及完全,鬼賊來乘內戰看。

若逢申鬼當得內,即須頭面不堪現。干支俱敗身入墓,複身絕地不完全。

自刑自製生不起,必逢貌陋起無端。四神俱旺多壯智,反此刑傷是老年。

諸震不用鬼賊多,鬼位乘臨上下傳。假使笞杖幾時休,禍發須憂旺鬼勾。

解神日旺初傳吉,是放臨年有中秋。用起青龍兼有數,自然會合福無邊。

勾陣帯木虎落壬,官事合有杖責言。日上行年天乙立,三傳並皆克今日。

勾陣之陰克貴神,事發身須憂刑戮。勾陣作虎同傷日,得罪當憂遭刑獄。

貴神克日反刑沖,占訟須知不免凶。三傳有克身下鬼,定見笞流苦罪中。

要知課中刑責數,勾陣四位加減尋。身自欲責複無責,貴人初解免禍凶。

天乙順行耄不皆,太歲生日終無罪。雖有勾虎陰同克,減戮須教作邊逆。

天以太歲皇書同,來往相生道路通。縱有勾陣臨血刃,臨刃身須得免凶。

二馬初傳為敇例,複交馬克勾陣位,便有死罪事宜逃。縱有編配亦可避。

要知存亡看虎蛇,陰神陽神分賓主,陽命陰傷見死亡,陰命陽傷必見鬼。

白虎天后與螣蛇,克日須當病轉加。陰與陽神看得地,行年被克死無差。

五行日時俱入墓,絶敗空亡逢日遇,縱有解神亦主凶,凶吉應期日上主。

喪車鍇钁臨門戶,孝服死神兼旺位,縱有褔神生日解,也應沉滯災難度。

日上救神正當時,白虎陰陽自戰持,內有凶神立衰敗,天年災患瘥無疑。

初傳動土咍咽喉,若無重數虎當頭,五行五臓須同用,仰伏白虎一般求。

若先用神是太乙,並作螣蛇病在頭。如是玄武登明上,病多眼目淚交流。

忽見天空臨戍位,須知行歩不能遊。更遇勾陣在天秤,占災多主病咽喉。

那堪傳送臨白虎,凡占支體也順憂。莫道功曹加白虎,肝膽又與胃相仇。

用傳卯合盲脅痛,凡占女病損肌柔。不喜太陰從魁上,病源腹痛肺心愁。

更逢子用天后位,仍雲男女本根由。若也太常同小吉,病饒吐嗦氣難分。

男用天罡女用魁,加臨年上法合依。功曹之下男藥求,傳送之方女覓醫。

卷四:

上克下兮多自失,下克上兮盜賊將,上下相生看得地,玄武初傳兩位當。

占盜陰陽男女分,玄武三傳辨的真。克處不往生處去,少榮老敗定其真。

行年三傳克玄武,更看內戰見勾虎,縱使玄武生更旺,定見賊人自敗露。

玄武陰生為件數,物在神前所克處,假使火神五八伴,申酉為賊看其度。

日生玄武無由欺,三傳本命複無害,吉將良神賊自甯,盜賊相乘去無礙。

若見二水臨下來,定推隱匿在北鄰。要知藏物在何處,即在異中灰中尋。

不若近河並近井,或在覆棚窩冶中。不拘在家與在外,須推玄武有相親。

玄武無氣賊須敗,物在高強亦須得。盜神有氣賊難求,財入空亡亦沉沒。

玄武無氣盜神凶,財物入空追不及。賊物俱生宜求賊,賊物俱敗難尋獲。

欲知遠近何方去,玄武相乘上下當。午臨寅地為玄武,出於東北住南方。

玄武還家避貴人。不行改捉位中神。上下無妨須可進,再求無克路還家。

經雲五陽徳者處,凡是陰來合幹言,若見德克支刑物,走者隱入定還元。

或若刑支反克德,追捕逃亡要見難。設使刑德不相克,式中玄武別求傳。

忽見陽神玄武位,凡問男走退四度。或是陰神為玄武,定知男走複還位。

若蔔女逃玄武下,或尋男去走陰路。要知逃亡行多遠,四位相乘知媦ヾC

私遁逃亡已出門,課中無例克行人,日上勾合刑德喜,不勞追捉自東門。

要知久出在何方,卻把行年臨處詳,有制不刑須攺動,遷移身在財下方。

要知作客何方去,行年上下看臨處,下神為去上神還,媦え菢憧[幹數。

若問行人堂野路,最忌行年有畏懼,日幹行年難還本,必主中途有遲誤。

欲知來歲月日期,先尋日幹還舊支。戰克未來相生至,戲神遊神月日宜。

日上克用看行人,年無克制必來門。為何半路複回家,日前行制財在家。

日上妻合當遠去,必須千里住天涯。萬里還家欲至門,門上相逢妻克身。

三傳更是生妻美,欲入宅時複千里。有財有祿兼乘馬,主家三日卻郊野。

使去數朝憂未回,百般思慮動猜疑。月將加時視罡下,此日應知必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