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大六壬秘本》的“李九萬六壬百章歌”
大六壬秘本簡介
三式之書,維六壬最古,其占之神驗,令人可驚可鄂,至學者於今不絕.《大六壬秘本》清.金正音所著,主要收集了有:《六壬鬼撮腳》、《壬機秘要法書》、《管鉻神書》,《六壬心鏡》等書之內容,對於斷訣大都以七言詩歸納,便於習壬者記憶。對於六壬的精華歸納一氣呵成,如“干支總論”、“論丁神”等,此乃六壬之精華,乃學壬者不可或缺之稀世珍本,潛心究讀,比可百斷百驗,如有神附。

課體已定課來意,日辰年命三傳記,來克日幹無差異,參合天官為真議。
來意已定見災祥,卻來命上再評章。命上見財財吉昌,逢鬼官病見乘張。
兄弟父母及妻子,各各推遷本位尋。天官是維親不親,因此推詳理自明。
類落空亡不可尋,卻來類上致神明。上神降下是信辰。此法函微信更真。
兒孫外逃問阿誰,但看天上卯何之。卻還地下卯上推,天罡乘害蛇驚危。
若問舟車有遺亡,亦如兒孫細評詳。卯加巳上地戶當。但言醜日信無妨。
剋應不須死墓推,類應本神日上知,如問文書午上宜,上神降下的無疑。
酉類妻獰並信息,太陰乘酉三妻偪。財旺妻離鏡分鸞,加午議親不淫佚。
逃亡奴婢天空圖,傳青為婢陽為奴。天空加支事最殊,信至人歸有所需。
有人失物問貓見,使將天上功曹推。臨支不捕自歸來。臨幹物不離人時。
壬日失狗戍加壬,次日尋回不離人。各類如此准擬尋,或投鄰家得信音。
六蓄災屯向太沖,上來子巳酉申同。刀砧湯火屠殺凶,餘將臨來皆可容。
兄弟太陰父太常,只看本類落何方?刑害死氣及空亡,地上類下尅應詳。
梯子燈卓並衣架,折足棹面兼牀下,盡從卯字作加臨,端得言來是希詫。
每日二個天目鬼,午加戍字作三傳。婦人勞瘵血來纏,西北火爐相探言。
久病婦人終不痊。辰加午字床帳驚,人家寢室不安寧,上乘螣蛇蛇來侵,
直保堂前有孕人。

酉加午上婢登堂,匪人為正或偏房,命上螣蛇心血尫,不然惡蘿生驚惶。
酉加午字議婚姻,不然作伐作媒人。若見勾陳不可陳,畢竟纏綿事不成。
議親須是問勾陣,不然立處尋其真,辰戍醜未事真誠,餘外及空事不成。
寡聞孤陋,勾陳之語,請易友指教。(毛)
臆想:勾陣為戊辰土,此處“議親”是婚前媒人的介入,所謂媒人的口信是否真實性,看其信用度,勾陣為印信,戊辰土也主信。
補:“土”主信一課例;
《精解》來使虛實章:“假令庚辰日,巳將,午時。庚課在申,申上見未,土旺。辰上見卯朩,乃木克土,主來使虛言,不可信。又況天將朱雀臨辰,天空臨午,尤不可信也。”
《指南》從魁是妻妾,玄武為胎,合是懷孕,子孫歷代相傳。妻妾登堂乘馬亦可謂議婚歟?
補:《易》屯六二“乘馬班如,匪寇婚媾”,亦可參考。
星光補其臆造:酉為從魁,主奴婢,午勝光為娼婦,《尋源》占意章有:“從魁太沖陰武,私通門戶動搖”之句,《易•比》“六三,比之匪人。”王弼注:“所與之比者,皆非己親,故曰比之匪人,”後指行為不正當的人。
現時無奴婢之稱呼,但上有女秘書,下有女保姆,與其侍主私通,也可能將成為“正室”或“偏室”(在外的二奶)亦未可知也。

螣蛇為卑賤之神,旺相怪異,休囚亦主憂驚。《大全》有“主驚恐、怪夢、血光”,為陰私血光神,《金口》乙太乙為胎產血光之神。(毛)

天罡加卯上勾陣,上門尋(外門內一個討字)有憂驚。不然患病及相論,部眾爭田畍不明,天罡將為部領看,主權出入事多端。天罡加臨虎斬關,欲去( )彼此難,傳有太陰主托人,太陰去處見其真,辰戍醜未有誠心,餘外徒勞不至誠。太陰官負擬避差,傳無刑克定和諧。太陰空亡明暗乘,官鬼空亡更不才。

貴人加未莫相論,貴人執拗事難明,只宜隨順莫相爭,無罪無僣和且平。
幹用初傳見勾陣,用盡心機事不成,先立玄武後勾陳,欲成不成徒費心。
玄武來加申子辰,天上地下一般陳。論訟取索於事雲,百般取難事難成。
白虎原是遞牒人,末傳見者被人言,中傳互狀遞傳申,初傳我卻訟他人。
星光隨筆:
1、未為小吉,夏至之氣,大往小來,
論訟亦有“初起末應中問官”的道理嗎?(毛)

月厭天罡六甲辰,若加卯上鬼來尋,屋頭屋尾辯聲頻,三五年中命也傾。
辰戍醜未卯上加,台土當門事可嗟。空勾常貴更來捱,萬般阻閡不伸餘。
子加卯上天后臨,進一陰人退一人。若還生死氣交侵,一生一死歲中雲。
墓神複日滯難通,四十九日身家( ),占病氣逆食不進,夜奡i惺日媦式C
墓神臨支宅不寧,只堪望信與行人,病人不死也昏迷,宅暗人衰事不清。
星光;
六壬中“墓”的注腳;
墓者,伏沒之神也,
課經雲;“干支乘墓各昏迷”,解曰;如支幹全被上神墓者,其人如雲霧中行,其家宅蔽而自塵暗,凡彼此占不亨。經雲:“墓複日辰人宅昏沉”。“干支墓全逢,所為皆不通,兩處猶克害,猶忌合墓神”。

墓神忽來複命年,病人纏體定難痊,官方牢獄吏迍遭,出行萬里自回還。
九個無頭課無知,丁癸亥辛乙未推。官員誥命祿難移,常人還逞事難為。
初傳空亡虛事起,未若禎祥有終始,未傳空亡無結果,反將此事作虛說。
空亡不可便為空,空中喜惡最難工,天上機巧宜變通,地下只言旬內空。

遁旹時堥ㄙ聾`,甲乙日辰戍亥祥,求謀百事不相當,畢竟無成徒自傷。
天空加空少誠實,托人虛詐事難工,老少憂疑莫掛心,災福旬中惣不來。
天空歲月破臨支,宅破人離門戶衰,天空加卯土埊墮,信牒雖來病者悲。
天空加惡人造作,便以天空方位捉,他人造作非為惡,自家造作猶為虛。

天空本是湊書神,常人官府事相侵,大官登對奏氣頻,小官求薦得相親。
天空加巳灶口破,人口屯蒙多災禍,外家資訊來相過,呪詛奴婢灶中坐。
丙丁壬庚巳亥辰,原官原空共貴人,天頭峜角名返吟,空貴頻將反復尋。
丙丁太乙作天空,利於進取功名通。常人口舌上門攻,求住求遷皆可容。

壬癸太乙作貴人,先貴後空退有成。及求後貴先空神,舊事重興喜相隨。
天傾西北水之源,地隔東南水府寬。占人進退不能前,貴空先後不虛傳。
五個陰乾卯酉辰,病人服藥鬥相爭,乙辛九醜又相並,不利陰人病日增。
寅申寅上乘青龍,對神隔將祻婎容,卯酉上有六合攻,人離財散見災凶。

午子午上見螣蛇,陰陽離散是啿嗟,官病相纏驚怪邪,蛇蟠櫃下併庭奢。
巳亥巳上見元武,船車反覆水來苦,出入欲行多又阻,白浪翻口君須記。


癸醜庚未日返吟,期約人來日下迎,酒食自來尋趂人,餘外徒勞剛用心。
贅婿亂首日同量,天網罡魁本命傷。四課三傳實則昌,重沖重破亦無妨。

天罡課中有勝光,外盜原來在眼前。任是大寇也獲全,占病纏身不久安。
三合之將是雜神,兩姓公婆是異親。幹事轉手要托人,不然帯眾事憂心。
六甲日貴天門逢,斬關六合次青龍,中傳陰生陽位空,未位衝破不相容。
六壬六癸用天罡,鯨魚層間好商量。否極泰來災自散,一日之憂不相忘。

六甲之日六合初,上逼下迫自相拘,風氣未順病未除,被人煎逼未伸舒。
六癸午察天后武,心血不寧事多阻,不肰堂上尊長苦,年命逢之心栩栩。
三傳傳逆要更圖,自家進退不伸舒,公人退職官退居,進寸退尺不能無。
三傳傳逆望行人,行人不日便相親,若逢天耳有信音,信到人來定其真。

命上見財及用財,日上見財財自挑,不必青龍六合挨,傳財入空空手來。
欲知人出向何方,但看發用在何廂,東西南北細推詳,遠近地理算短長。
元武天空主墮胎,死符死氣死神栽,勾陣驚滯不穩來,正時克幹子不才。
占胎占產有二分,月日未足尚胎雲,或觸或病或胎驚,皆取天官驗始真。

日月已足忽驚疑,支辰為母日幹兒,卻須存細問占時,剋辰傷母剋幹兒。
不要驚疑子郎生,六合臨支兒便真,不克辰時不克幹,自然母子倆無慮。
占產不要見三合,三合時日必蹉跎,兩姓外家生者多,不然過日胎平和。
占產不要逆連珠,孩兒不順母傷軀,三傳傳順連有餘,吉神吉將少驚慮。

孕母行年上見陽,生男必定有風光,陰將原來生女子,陰陽反復命難延。
三朝四月不能生,但看十二支幹辰,無目鬼來克母身,為祻為崇各區分。
午堂醜房卯酉門,天目鬼來相歩行,若更傳中有關神,看其等處作災迍。
天目臨他孕母年,未寅太陰不可兼,鬼胎鬼氣相加纏,必不成人見祻仇。

勝光為女太沖兒,詳考古文方始知,懸胎伏吟並見機,遇月之時不用疑。
子午卯酉入傳來,未入月者不可偕,若值凶神凶將排,更有天目隱其胎。
久怕人身怕斬輪,門外修車促去往,本命對沖曰飛魂,十個須教損九人。
占事驛馬在三傳,事多不決主遷移,今日議定來朝遷,轆軸一煞少人言。

灸衣使者入傳來,臨辰九得信相催,三傳入墓天目偕,當時立至下馬台。
久病人身怕見馬,殺名絕屍當世下,貴人空亡休史話,後事須教準備也。
天馬名為迯牒神,望人望信向門迎,三傳又逆更相親,此法雖微真更真。
若望人來問天空,天空臨辰在迨巡,若加卯上出門迎,信息須知在路程。

候舟直須問太沖,太沖六合有期程,申戍子兮在水泮,卯加酉上多虛驚。
須分左右尋貴人,貴人逆則右邊尋,貴人順則左邊覓,百章歌內最幽深。
占人欲得問課名,玉曆名多一例推,斷課從來災福真,無令占者得知音。
失鵝未可問河魁,但問小吉落何支,或在空亡左右推,或臨亥子必池塘。

使者行沖來授巡,來與不來問貴人,臨辰便到在邏巡,不來還是隔三辰。
課中總還畏蒿矢,蒿矢有金血光起,三傳申酉地上是,公文吃棒應無損。
彈射有丸傷痛楚,占命死人傷命苦,辰戍醜未四丸所,此體死人知幾許。
占病老人與小囝,逢此二課定逡巡,一彈一射俱不任,須知性命速歸陰。

斬關須是有金氣,虎陰申酉分明記,若是青龍逃者逝,無龍爭官多犾辠。
三傳俱是日之財,丙丁從革做金栽,求財未逐先見乘,財多害己父母災。
三傳俱是日幹類,須防兄弟相連累,過房隨娘並義子,有憂現慮心下記。
三傳俱是日之鬼,庚辛炎上功名遂,否極泰來更改至,大宜從官有祿位。

三傳相續吉凶隨,一事未脫一事來,根苖不斷信不誣,舊事新來想不踈。
虎視傳中與螣蛇,占病絕食事可嗟,不是喉中命參差,滿口生瘡火上炎。
課名獨腳只虛驚,不宜冋病問行人,占賊不來驚不甯,任是危除三日清。此聯茹課也。事主急而連續,亦為多象。
占財則連綿而至,或反復而費力;占婚則多次不成,或情人眾多;占來人則接踵而來。
論克應則速成而無間。
更看傳進傳退,更有夾傳回環。
又依十二支之陰陽消長言之。如亥子醜為龍潛,陽光在下,空懷寶以迷邦,凡事皆暗。辰巳午為升階最利發動事業及官運。酉戌亥為革故鼎新,吉凶皆成,占病死,占產生,占財占官皆有更新之象,遁幹見庚辛更驗。
辰加子上後玄乘,此是占人宅破星,散家破宅人淫奔,夫婦乘離有異心。

午加申上見虎陰,財散人離事鼎新,庚辛逢鬼在門庭,閃人避債西逢迎。
辛日用巳上見蛇,助刑伐德更籲嗟,一人不喜眾人邪,求謀不逐被人遮。
酉加丁上見三妻,內外分沄無定時,求財有應三日期,須知玄妙轉函微。
行年本命破為初,合用合動轉相揭,可為不為百事虛,自身疑慮無定意。
初傳已破事無成,中傳中惙事相淩,事欲成就卻虛陳,未傳見破太的真。
戍亥加支為朱雀,宅中斛鬥堆垜腳,常龍戍亥更的確,典籍豐隆滿架閣。
寅未子巳作三傳,毋令卯酉作行年,夫婦分飛起孟間,男女行年被掉傷。
功曹作虎在門前,貓兒當門惹禍殃,螣蛇驚怪朱雀喧,若克幹神被人牽。
天狗逆行四季神,破刑發害虎勾絞。加入本命火來驚,加宅左右對門尋。
天馬來臨門與宅,他人書信多不測,吉吉凶凶神將推,死氣物類與分擘。
墓神無氣帯刑沖,加宅內外不安寧,更兼四廢又來逄,毀拆遷居卻可容。
太歲併馬作貴人,或同天目德加臨,鄰居左右及對門,必是曾迎大貴人。
白虎案墓及加支,其宅必定有伏屍,或在鄰舍對門推,主禍頻頻被鬼欺。
天地二醫居宅傍,左右鄰居有藥房。天空狼籍類推牆,酒店小吉為龍常。
天地二火與月厭,蛇朱狼籍有災變,若更加辰宜須辨,定知一夕火光現。
辰戍醜未為蘺院,天害之凶須損離,更加寅卯不堪看,籬穿鋅倒無邊畔。
甲子乙亥土神行,籬穿壁倒枉支撐,更逢白虎轉猩獰,男虛女兒肚腳災。
天魁月厭並天鬼,上乘蛇虎加宅地,或在卯酉兩方位,宅凶難住速遷移。
天鼠加支並月厭,蛇虎相察丁又見,老鼠白日驚恠見,虛耗錢財官病占。
月厭六月來居巳,天鬼其時加午地,加宅鄰堥萼倌y,童子師娘為禍崇。
辰加午上螣蛇跨,更兼六合又相加,壯幕丁面有毐蛇,若克日幹命輸它。
劫煞臨命大凶神,亥卯末傳申生人,潤下巳主從革寅,炎上亥生不妄陳。
吉凶期應日逐挨,凶會吉會共推排,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當醒明日來。
辰加亥上乙亥日,婦人久病命難存,庚辰日死極端的,十個九個無改易。
子加卯上是上刑,天后乘之妻女夯,更須來取天后陰,卯日日下雨霖霖。
支破為陰憂中喜,公人有自對案起,除此不須別指擬,端的如神而己矣。
甲辰旬中卯酉卯,甲戍旬中亦天枆,三傳空盡無凶撓,二八月中大小耗。
權沖配偶龜蛇星,巳來加子降天神,子若加巳蛇鬼來,陰陽不備事難成。
申加巳上號玄胎,六合內戰子孫災,占事遲疑便未諧,期約兒孫指日來。
占產天罡所加臨,其時便是子時生,未產將為生日期,遠近推量實不疑。
何知人家產欲兮,

午加申上見虎陰,財散人離事鼎新,庚辛逢鬼在門庭,閃人避債西逢迎。
辛日用巳上見蛇,助刑伐德更籲嗟,一人不喜眾人邪,求謀不逐被人遮。
酉加丁上見三妻,內外分沄無定時,求財有應三日期,須知玄妙轉函微。
行年本命破為初,合用合動轉相揭,可為不為百事虛,自身疑慮無定意。
初傳已破事無成,中傳中惙事相淩,事欲成就卻虛陳,未傳見破太的真。
戍亥加支為朱雀,宅中斛鬥堆垜腳,常龍戍亥更的確,典籍豐隆滿架閣。
寅未子巳作三傳,毋令卯酉作行年,夫婦分飛起孟間,男女行年被掉傷。
功曹作虎在門前,貓兒當門惹禍殃,螣蛇驚怪朱雀喧,若克幹神被人牽。
天狗逆行四季神,破刑發害虎勾絞。加入本命火來驚,加宅左右對門尋。
天馬來臨門與宅,他人書信多不測,吉吉凶凶神將推,死氣物類與分擘。
墓神無氣帯刑沖,加宅內外不安寧,更兼四廢又來逄,毀拆遷居卻可容。
太歲併馬作貴人,或同天目德加臨,鄰居左右及對門,必是曾迎大貴人。
白虎案墓及加支,其宅必定有伏屍,或在鄰舍對門推,主禍頻頻被鬼欺。
天地二醫居宅傍,左右鄰居有藥房。天空狼籍類推牆,酒店小吉為龍常。
天地二火與月厭,蛇朱狼籍有災變,若更加辰宜須辨,定知一夕火光現。
辰戍醜未為蘺院,天害之凶須損離,更加寅卯不堪看,籬穿鋅倒無邊畔。
甲子乙亥土神行,籬穿壁倒枉支撐,更逢白虎轉猩獰,男虛女兒肚腳災。
天魁月厭並天鬼,上乘蛇虎加宅地,或在卯酉兩方位,宅凶難住速遷移。
天鼠加支並月厭,蛇虎相察丁又見,老鼠白日驚恠見,虛耗錢財官病占。
月厭六月來居巳,天鬼其時加午地,加宅鄰堥萼倌y,童子師娘為禍崇。
辰加午上螣蛇跨,更兼六合又相加,壯幕丁面有毐蛇,若克日幹命輸它。
劫煞臨命大凶神,亥卯末傳申生人,潤下巳主從革寅,炎上亥生不妄陳。
吉凶期應日逐挨,凶會吉會共推排,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當醒明日來。
辰加亥上乙亥日,婦人久病命難存,庚辰日死極端的,十個九個無改易。
子加卯上是上刑,天后乘之妻女夯,更須來取天后陰,卯日日下雨霖霖。
支破為陰憂中喜,公人有自對案起,除此不須別指擬,端的如神而己矣。
甲辰旬中卯酉卯,甲戍旬中亦天枆,三傳空盡無凶撓,二八月中大小耗。
權沖配偶龜蛇星,巳來加子降天神,子若加巳蛇鬼來,陰陽不備事難成。
申加巳上號玄胎,六合內戰子孫災,占事遲疑便未諧,期約兒孫指日來。
占產天罡所加臨,其時便是子時生,未產將為生日期,遠近推量實不疑。
何知人家產欲兮,天喜為用立當門,青龍元武在巡視,六合見子見佳辰。
乙亥占來未加乙,太與夫人不相宜,新舊病死庚辰日,占訟忽然枷鎖逼。
小兒有病苦淹迍,生死二氣俱入傳,命上逢生死在傳,至今範圍亦須安。
三傳無順事纏綿,進退疑惑自遷延,若卜行人會靑間,進傳帯忌有根蟠。
日上發用內事論,日氜彼我事推論。辰上動時占別人,陰主小口宅災迍。
笫四辰氜有刑戰,定須小口生災造,旺相向去自平和,常占否泰依公斷。
辰陰空亡及天空,多回虛詐誑相籠,占人久病有災殃,欺瞞神明心不公。
午酉相加乘勾陣,宅中難產女人驚,天空奴婢相欺淩,此類丙寅日死人。
凡欲幹事忌破神,幹神衝破內人侵,支破卻被外人欺,太歲月建官人急。
經年累月事須詳,太歲相加數數將,一年兩歲次笫張,不然患病與官妨。
月建相加數幾月,亦如太歲一般說,若遇解神當解結,久滯難通也喜悅。
白虎加宅乘生氣,婦人有患或產至,並帯血支並血忌,不久生產君須記。
上件神煞帯墓神,必須生產後災迍,本命行年死類並,因此災迍主死人。
仲年仲月仲時辰,何堪月厭又相並,占人目前有裀迍,急令它去免驚人。
官員遷轉問何神,須求日祿在祿神,何堪傳又入三刑,四十五日荷皇恩。
六甲六庚也三刑,有祿有馬有官星,此乃戊癸有艱辛,支於俱破乃寅申。
庚辰之日午加庚,官祿落空莫問官,便是重權也失權,天罡加子法難覓。
天后初傳忌四季,白虎為陰多不意,不出季中妻身廢,若占凶事反平易。
太沖無令入酉申,牀橙腳損不堪憑,令人腳痛及腰痛,偱換堅牢癬自平。
天空加卯望人來,戍為人力更和諧,若帯天喜吉頻偕,定須報喜得開懷。
天空臨支或空亡,或在對門左右廂,更帯四廢無吉祥,屋倒門摧欲廢將。
天空之陰作元武,盜賊入家相侵侮,天后之陰是白虎,月中弦斷應難補。
三傳年命及正時,若逢驛馬莫推移,生月後四胎空推,臍帯纏頭不用疑。
六戊六癸日夥吟,官旺三奇有福神,何堪傳入又三刑,四十五日荷天恩。
天空加卯地土無,積穢不潔或當塗,不然逐日香火希,阻隔人財久不居。
不問四墓複四生,病痊再次識復興,凡人和了又重嗔,畢竟墓退生又生。
死氣入傳莫占病,忽然生氣來加命,臨命不死只重症,得入空亡尤可定。
未加卯上曲直名,東司避破見人身,老婦久病病難醒,乙日更乘官事頻。
元武來加入浴盆,邦都使者號追魂,病人十日須傾出,出入須防溺水驚。
反官驛馬祿春龍,武職青龍白虎通,文龍武虎皆不從,官星不旺也難容。
貧道新加一百章,未必全為珠玉蔵,若有後人積斯者,洞微天機理妙長。
乾隆丙子歲子月上澣
晴崕黃連槐録
乾隆甲戍歲花朝 春堂施錦堂珍藏並抄
六壬鬼撮腳卷之八九萬百章歌終。
星光錄於壬午年仲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