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六壬管輅神書卷一

論身命

支幹傳課作提綱,先審安身無所傷。事業一身經歷處,存亡隱見莫胡詳。

凡看課,皆以幹為主。幹者,我也。其干支課傳上神皆我之用,有以首課入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支起入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幹之陰神起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支之陰神起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初傳末傳作先歸支為終身經歷者,皆以生幹、比干為上吉;若干克干支傳用上神,為次吉,是安身無所傷也。此為上吉之數也。若干支上神、傳用上神,或克害刑衝破幹,是我身無所安著,以至絕嗣敗家,災訟喪命,終身無成,下等之數也。若占功名,則以克我者為官,又從貴論,不在此項也。

幹祿得地守本身,略有些傷支用尋。尋到好地方住腳,有些疑惑不堪停。

此承上言,既審幹無所傷,尤宜看幹上之祿神。若祿神得地,則求名者有祿可享,庶人有祿可用,九流、百技、工藝生意可資。要不陷空亡,並年命干支傳用又不來刑沖克破此祿,斯謂祿無所傷,終身可守,乃美數也。若被刑衝破陷,是祿有傷,既無所靠,則尋支上神之祿,或無祿則尋用傳上神之祿,無空陷刑衝破克害為吉。蓋幹祿乃自身營為祿也,支祿家中見成祿也,用傳之祿,在外營求祿也。三者得一為美數。如三者俱無,或有祿不吉,則無所立腳,不可停守矣。

或財或比或生身,要把無傷細推尋。得個穩中堪下腳,莫令衰敗又無存。

課中無祿可依,當尋我之財、我之比、我之生,俱要無刑沖克破害,方為平穩。若有所傷亦無所靠。

先審幹上作原因,次把用傷合配尋。初不成傳方看末,方知此事得何神。

凡課見全吉,宜先尋幹上以究共原,次看用傳以審其運用。如初傳空克有傷,則看中傳、末傳有救得我之神,何方可靠,何人可依,何事可為,雖不能天成富貴,亦可為終身之依矣。如無所依,斯為下也。

然壬課有吉有凶,尤不可執一而論。如占功名,而無官星,或有官星而受空克,則又以暗遁得官星,父母得地無傷,所臨吉神吉煞,亦可取貴。如遁得再凶,則功名不成矣。

如常人占,明無財星,或財星空克,又以暗遁得財,子孫得地無傷,所臨吉神吉煞,亦可取財;若遁無救,則財不聚。又有明吉而遁凶,亦為有害,宜詳之。

又察年命上神,與日幹並用上神,或生或克,或刑或害,方為得體也。

論空亡

卻有空亡臨吉神,吉神無依不和平。惟有凶神臨日辰,就言其事生災迍。

辰空亡,為真空亡,作事無力。在地曰孤,無妻可依;在天曰寡,無夫可依。凡凶神刑、沖、克、害、破我者,宜空;生我、救我,不宜空也。初空末實,先雖無准,後必有成。在中空者,事將成而中止。如末空,終無結果矣。若訟爭、憂賊、暴病,占空亡無凶有吉;久病占主死;余不吉,主人財走失。金水不嫌空,有生不為空,月建、歲、將、日、時、辰、年、命填實為不空,不可全以空論。占墳宅,取支左空則空左,右空則空右,先吉而後空不嫌。

占六畜,逢空,看其地分,若欄加不得地,必損傷;欄加得地臨生氣,雖空不妨。
一買賣空亡不成。

一占財空,名先實後空,後空有阻隔不遂,破財。

一占子孫帶空,有子是空來,或奸生,或過繼之子。不然主有傷。

旬中空亡,逐類推之。

甲子乙日空財、父母,戌亥既已入空,縱在六處,亦不可用。

丙寅、丁卯日空官與子孫。

戊辰己巳日,空兄與財;庚午辛未日,空子孫與父母;壬申癸酉日,空官與兄,仿此。

凡占十惡大敗日,乃無祿之日也。甲戌,乙巳,壬申,丙申,丁亥,庚辰,戊戌,癸亥,辛巳,己醜。此十日財祿空亡,故曰大敗,占身無祿財,決然不安,占壽無才祿,亦不美。但看傳中有生,則亦不死。直傳克年方死。占官求財,俱為不吉。
用空入生,廢事再來。遇陰而昧,不是沈埋。

如用空,居生旺長生之方,是事不成而再發;傳入太陰在上,事雖露機而又加入暗昧之地,將成又廢,畢竟是空,不可以值長生而事再成。

用空入幹,舊事再發。凶則宜逃,凶則莫合。

用作空亡,而末傳歸於幹上,主舊事再發,若帶吉神良將,則當為之而不可舍。若帶凶神惡將,則宜逃之而不可為。

空于其妻,其妻複歸。初雖有傷,後當再為。

支為宅、為妻,入空是空于其妻也。又妻財亦然。先見其空而後其妻財入實,未娶者先難後成,已娶者先傷而後娶。若先空而末得生,亦主再娶。

用見其妻,入于空中,半路斷弦,何日續終?

發用見妻財,或中末傳空,主半路斷弦,再無可續也。

妻雖入空,旺生所終,一則有喜,一則病沖。

初傳入空,而中末歸旺,是空中有病,旺中有喜,是病中而得子也。

空於其子,複見其子。子難初年,後還有濟。

空子為用,是初年難為子。中末是子星入實,是為後終有子,為不孤也。如末得父母生之,亦為有子也。

用見其子,複見其空。子雖初逢,不見於終。

用見子爻本有子,傳入空亡死絕之鄉,中年必喪成家之子,不然則生殘疾,破家離鄉,退財出外,而不能守父之終也。

貴入於空,幹貴反凶。當謁莫謁,當逢莫逢。

貴人能解禍生福,若入于空則貴人不得力,忌幹謁。

貴入於空,求名虛聲,傳入二死,不善其身。

貴人入于空亡之地,有名無實,若中末入於二死,是慕功名,終身無成也。

螣入於空,可免諸凶。任爾出入,自迪其功。

螣蛇凶將,若入空亡則諸凶可免,而出入有功矣。

朱入於空,旺文不就,機不如舍,進則難售。

朱為文書,入空則文書雖旺,亦不能成就,不如舍此,而萬事可謀也。

六入於空,求財難通。不宜賣買,互相見攻。

六合為財,相合之神,入空則不宜買賣,彼此不合而互相攻矣。

勾入於空,官無訟凶。在外莫見,在後莫容。

勾陳爭鬥之神,入空則官無可幹。若在外見之,外有勾引之禍。在末傳之後見之,是後勾引之禍也。

龍入於空,仍作我妻。我妻見傷,難以再歸。

青龍乃賢德之妻,入空則傷妻。妻者,干支上神合也。

龍入於空,仍作我財,一半可得,一半可諧。

龍乃財喜之神,入空財可半得,難於全獲。

龍入於空,仍作我官。志雖慕貴,不得成歡。

龍乃官貴之神,入空志難慕貴,而不得成歡矣。

天空入空,諸事無蹤。吉不作吉,凶不作凶。

凡劫煞凶神加天空,俱有影無形,吉凶俱不成。

白虎見空,見凶不凶,宜於出往,反得其功。

白虎凶將入空,則凶不成凶。更末傳有吉神良將,任我出行,反得其功矣。

常入於空,喪吊又逢,雙親為服,何事匆匆?

太常為喪服之象。若帶喪門、吊客,則雙親成服矣。凡事不通,安得不匆匆乎?

常入於空,作官不逢。雖有祿馬,亦莫騰通。

太常為印綬之象,入空則印綬不來,而官不沐朝廷之賜矣。其能飛騰乎哉?

常入於空,求財不成。當守則守,當窮則窮。

太常為財帛之神,入空則財帛不成。若課傳無依,則當守而不可妄動,守窮而不宜妄為。

玄入於空,謀害不凶。疑其盜失,無入吾宮。

玄武乃謀害之人也。入空不來害我,雖疑其為盜賊之神,而亦不能入我之室。

陰後入空,女詐不逢。反得陰利,而有後通。

太陰乃女詐之神也。然太陰喜空,既空則女詐不興,反得陰私,而後有私通之事也。

空亡作鬼帶負謾,陰空相乘事欺慢。

空亡作鬼,如帶相負、謾語,乘太陰、天空,亦主有人欺騙,宜早防之,可免其欺也。

空亡作鬼帶五盜,玄耗相乘有失耗。

空亡作鬼帶五盜、賊神,並玄武耗神,其賊必自空中而來,其財亦自空中而去,失耗之事亦不免。

空亡作鬼作丁亡,有人走外出忙忙。

空亡作用,而帶丁馬與亡神,必有人盜走出外之事,不然則主離鄉過繼之事。

支是天空,行人信通。帶喜尤妙,不宜入空。

天空乃文書、走報之神,加于支上,必有外人書信入于我家,若入空亡,則不可以此論矣。

空亡克日卻無依,孤單冷淡過生時。

發用空亡,而又作鬼克幹,則無所依,乃孤單冷淡生時之人也。

論破神

破神最是不相宜,入幹卻有內人欺。若是臨支被外虧,一切交遊總不知。

破神,即月破神也。又隔四位相破,如醜見辰,迷也。此二破在日上,必家內鄰人之欺也。在支上,主朋友侮、外人侮人也。干支互破,則外破內,內破外,交相破也。大抵逢破則凡事不成,財見破財,物見是破物也。

貴人見破,則功名薦引、幹謁不成。

螣蛇見破,則牽連、提帶之事不允。

朱雀見破,則文書、口舌暗捺不行。

六合見破,則賣買、交關、婚姻、納子不允。

白虎見破,則道路防劫,望舉不成。

勾陳見破,則爭鬥、田莊、墳墓、交關不就。

青龍見破,則婚姻、公文、案卷不行。

天空見破,則文書、進納、奴婢不就,玄學不成。

太常見破,則薦本、推官、婚姻、酒食路止。

元武見破,則投師、玄學、陰謀、賊黨不就。

太陰見破,則陰謀、金銀、錢財、關節不通。

天后見破,則恩澤、詔赦不成,婚喜不就。

破者如何冷損煞,必有損破不能饒。

破即四破也,更驗神煞,審所破之由。

歲破加於月破中,吉將相逢也不容。更有凶神與凶將,破財壞事主貧窮。

歲破月破入課作用,一破難當,又兼二破同用,則吉將相逢亦所不免。更有凶神凶將,破財、壞事、貧窮,到底無所成主矣。

沖者如何論殺神,必有橫禍損所招。

沖者,破碎煞。子午卯酉在巳,辰戌醜未在醜,寅申巳亥在酉。再詳神煞以審所招之故也。

或破或廢傳居中,事聞破廢不須疑。

破者,四破、月破是也;廢者,四廢是也。若用傳中帶破廢之煞,則凡事不遂,不須疑矣。

破碎初傳成不成?中則狐疑末無後。

破碎煞,子午卯酉在巳之類,事遇之破事,物遇之破物。初傳得之則不成事,中傳得之狐疑不決,末傳得之,終日無歸著也。

巳亥相沖有貴空,迷神關隔又相逢,要行不行語不語,凡事算來竟沒蹤。

巳亥相加,上乘貴人天空,夫巳亥巳自相沖,再加迷神關隔,欲行不行,欲語不語,凡事沒蹤也。

人情斷絕見刑破,又臨衰敗主無親。

夫情相生則相親,自然和順而共成美事也。若臨衰敗之鄉,而又見刑破,則人情斷絕而不親矣。安能望其成事乎?

或破或廢上,不日破殘帶疾呼。

用傳帶破神四廢,則主事之無成而所謀未遂。如帶病符、天鬼,則有殘疾之厄。

破侮須知忍在心,謾將狂語出傷人。但宜速閉毋令緩,好計方成勝且贏。

用見四破,又見刑害、閉口、朱雀、謾語等殺,是為人所侮,受人所侮而即以言傷人。若見閉口課而不閉口,徒自取禍,且含忍而以計勝人,則破我者,豈得以害我哉?

月破加于辰戌宮,其年必有跌傷興。若加死氣患蒙朧,生氣加之喜氣濃。

辰戌跌撲之殺也,發用月破加於辰戌之上,主撲跌之事。若加死氣,則蒙聾之難;若見生氣,雖危而無事矣。

歲破日上加玄空,必有逃走人不容。

日上乘玄空歲殺破,必有逃走出外之人也。

論刑

刑者,即三刑之謂也。如巳日見寅,寅刑巳,申日見巳,巳刑申,寅日見申,申刑寅,此謂無恩之刑也。卯日見子,子日見卯,此謂無禮之刑也。戌日見醜,醜日見未,未日見戌,為恃勢之刑也。午傳午,酉傳酉,辰傳辰,亥傳亥,此為自刑也。入傳輔吉為吉,輔凶則凶。旺則如乘車得馬,休則為囚禁拘縛,口舌憂擾,刑獄憂疑,惟宜捕捉,不宜占病,仕人則吉,常人則凶。

論沖

沖者,即月破是也。正申二酉之類。入課主人情不和,動擾出入,望事難成,聞憂不憂,聞喜不喜,官事不決。格局沖而不成,生合破而不用。旺相逢沖則發凶,亦無危;休囚逢沖,吉而不吉。卯酉為門戶,相克逢沖,主宅變而不能修,宅改遷。凶逢沖則沖散,吉逢沖則不吉,大抵言旺則吉,休囚則凶。

論六害

如子害未,醜害午,寅害巳,亥害申,卯害辰,戌害酉,入課不論君子小人,有人謀害,事主艱難,占訟病大凶,聞不利。

論破碎

如子午卯酉蛇頭開口,辰戌醜未牛頭大忌,寅申巳亥雞頭粉碎是也,此乃破碎之破也。

論刑

刑者原來有三說,自刑原來帶強倔。二刑有二主傷殘,三刑卻有三條例。辰午酉亥為自刑,妄自尊大以淩人。子卯為二刑,無禮之刑,自家有傷殘之事。寅申巳為無恩刑,醜戌未為恃勢之刑,論物有決裂處。

論墓神

墓神蓋日,主人不逢時,所為昏昧。墓蓋宅,主宅不光明,昏沉陰退。墓神蓋行年、本命,主本人昏滯,作事不通。墓神蓋官星,主功名不顯。墓神蓋財,主財難求。墓神蓋病,主病有死亡。若遇刑、沖、空、破碎,則此墓有名無實,暫時不利,終久無事矣。日幹年命坐於墓上,同論。德祿被墓而不來,丁馬被墓而有礙。休囚被墓而愈衰。旺相被墓而有晦。初與中墓,猶望末傳而解救;至於末墓無刑沖克破,官至此而被貶責,人至此而敗亡。又有一等隨財入墓,如金克木為財,三傳寅卯醜,是木財歸於金庫,反折木破財矣。火用申酉戌,土用亥子辰,不用巳午辰,木作辰戌醜未是也。

又有一等用財庫,丙丁用巳酉醜是,財歸木庫反主豐盈矣。戊己子申辰,庚辛亥卯未,壬癸寅午戌也。

又有一等丙丁日以亥為鬼,三傳亥卯未。凡此者,先吉後凶,行年臨未,或數盡於未,以木盡歸本庫,不能生丙丁之火。初亥克幹,中木克未土,不能為救,豈不至死乎?餘八日言生我不宜入墓死,生我者入墓則自己入墓矣,豈能生他人乎?

時墓加來作日用,此時明被人欺弄。

時為日墓加幹,或發用,必有內外人欺弄,使我昏昧,作事不決,更帶飛廉、蛇虎,其禍尤的。

墓若加日帶迷神,此人一世困紅塵。

墓蓋幹主昏昧不達,若在旺墓之中,或刑沖克破,猶有生意,若休囚帶迷神無救,乃一世守困之人。

論丁神

丁神者,至動之神也。逃亡得之,萬里遠遁;盜賊得之,隱匿難獲;婚姻得之,聚散成奸;病訟得之,幽冥難伸;為官得之,巡行查核。如帶蛇馬,主逃亡;帶虎主憂思;帶陰後主女人走;帶天空,奴婢逃亡;帶玄武,賊盜走失;帶朱雀,主音信;帶勾陳,兵遠來;帶青龍,主飛騰;帶六合,主遠行。帶三陽、三光、六儀、三奇等課,主官升財遂;帶三陰、魄化、喪門、伏殃、吊客,主病不可生;帶天網、天獄、官符,變動,有抑可申。合中有變,新故有更。帶孤神、絕嗣、無祿,內中有複續之圖;亂首、贅婿、龍戰、有非常之變。閉口不可開,斬關可斷。三交欲移,遊子不反。八專、泆女,久而生病;元首則吉凶在長上,犯者必動;重審則吉凶在下,犯者必成。比用有反戾之心,涉害有生禍之勢。反吟動於遠思,伏吟動其歸輿。又附蛇朱,卻來生怪。

剛日伏吟有丁馬,行人即日見歸寧;柔日丁馬雖出現,行人未必轉回程。

伏吟課,凡事遲滯。若占行人尤為不來,惟剛日帶丁馬兼遊煞,則可以望其來。柔日占雖有丁馬,且暫合于外,一時不至。經曰:“任信伏吟神,行人立至門。”此暫時出行人可以至家,非言久出遠遊之行人。

剛日伏吟名自任,可以委託於他人;柔日伏吟我自信,可以取信於自己。

幹之神已主動,若傳于支上,有旬中之丁馬,或乘天驛二馬,亦靜而求動。如壬辰、戊午、丙辰、甲寅、庚申,此五日伏吟,乃有旬丁在傳內者;又癸未、己酉、辛亥、癸醜,通前共九日,訪人必出,先允後改,故名無任信也。天馬逐月而論,課內無二馬旬丁者,謀事伏而不起。若無丁馬而人年命乘魁罡者,尤主速動。如庚子日二八月占天馬隨白虎入廟,反主不動,若訪人亦在外相遇。

丁神靈靈,入居宅門,神戶移改,欲甯不寧。

丁神旺相加宅,主家宅不寧,門哀改移之象。若年命傳課中有生支之神,此宅主修改,尤可居也。若無生支之神,又帶刑克、破耗、空亡,則宅中有變更矣。

丁神靈靈,二死相侵,家門不幸,必有死人。

丁神旺相帶二死克干支,家中必有死亡之事。

丁神靈靈,鬼厭入門,人財俱損,何日可寧?

丁神旺相帶月厭作鬼,破耗於卯酉之門,或克支加支,主人口災病不安,財畜破損而無一日寧矣。

丁神靈靈,喜三合神,三人共事,其事安寧。

丁神相得三合之神,凡謀事者,三人共之,則可以得吉。若有空、克、刑、沖、破、害,又不安寧矣。

丁神靈靈,劫煞相侵,早暮宜謹,免災其身。

丁神旺相,作劫煞、刑害禍克幹,又帶飛廉、飛禍、羊刃,則必有人謀害之禍。在卯、辰、巳、午、未、申,此禍出於日而日宜謹防也。在亥、戌、酉、子、醜、寅,此禍出於夜而暮宜謹防也。若有救神,則謹之得免其禍。若無救神,必宜藏匿,滿數而後可出也。

丁神靈靈,合幹欲行,前逢常貴,事俱安寧。

丁神旺相與日相合,是身欲出行之象也。若逢常貴在前,又得吉神,則出外必得貴人提挈,事俱平安,而利有攸往矣。

丁神靈靈,沖我妻身,難求家來,妻其離分。

我克者為妻財也。丁神帶劫煞、陰煞、女災而來沖妻財,或帶巳酉醜、從革、關隔煞,則妻必有生離之禍也。如帶二死,妻居墓絕之鄉,則妻有死別之逃。如帶二死、月破、破碎而沖財爻,則難守家業也。

丁神靈靈,作鬼克身,災禍不已,禳祭堪生。

丁神旺相作鬼,乘亥、子、醜、寅位,又加月鬼、火神、生氣克幹者,主災禍不已。若見天巫、咒詛、儀神,必須祭禱方可免災也。
丁神靈靈,賊侵我域,幹乘生旺,未免流血。
丁神並元武、盜神、劫煞旺相,侵克支域,若干被傷,刑沖二血,是我被傷而流血也。如支帶刑沖、二血,是彼被傷而流血也。

丁神靈靈,玉敕兼行,一差未了,二差又臨。

丁神旺相,而帶皇書、天詔在歲上作丁者,乃天子之欽差也。帶皇詔、月建、日辰作丁者,乃台部之差使也,主迭見差使。
丁神靈靈,皇詔臨辰,使者早晚,赴我家庭。
丁神旺相,作貴人加于支辰之上,而帶皇書、天詔,必有封贈、超升之喜而至我家庭雲。
丁神靈靈,兇殺刑辰,家業頹敗,過房繼人。
丁神旺相,乘破、耗以刑克支辰,主門戶必頹敗也。若三交、遊子、孤寡課,或加幹,必有過繼之人也。
丁神靈靈,德合加身,早晚有慶,福壽湊人。

丁神帶天德、月合、德祿來生幹者,主人有福壽安寧。
丁神靈靈,帶鬼不寧,敗子生禍,如何得停?

丁神旺相,乘幹克支,帶劫煞破耗,是子之敗家生禍也。
丁神靈靈,大禍刑幹,當躲莫躲,當安莫安。

丁神旺相,帶大惡、劫煞、飛廉、亡神、二死刑克幹,是大難也。又丁神主動,必有出入途路之事。傳加青龍,乘劫煞,帶風、雨、雷煞,必有風雨之難,所當躲也。見元武帶五盜、二都,必有途路劫煞賊之難,所當躲也。見白虎,又見虎煞,乘蛇,又帶蛇煞,必有蛇虎之難,所當躲也。傳見陰後帶奸神、咸池、女禍,必有婦女姦淫之禍,不可安也。傳見虎蛇,帶病符、天鬼、月厭,必有家中人瘟疫之病,不可安也。傳見勾朱、官符、吏神、關隔、天地盤結,必有牢獄之事。
丁神冷冷,不宜殺刑,當殺莫殺,當侵莫侵。

冷冷者,羊刃也。丁神臨刃而有殺我之氣,又帶三刑、大煞、金神,或日幹得時生旺,可以殺人,可以殺我。若傳入空墓,並關隔囚休,則殺人侵人,恐自取其禍也。故雲當殺莫殺,當侵莫侵,乃權宜之法,趨避惟者能之。
丁神靈靈,馬在上行,中途車坑,必有馬驚。

丁神旺相帶馬,其人必動。若入天車、天坑、撲殺、二死,必有墮馬撲跌之患。
丁空帶劫,行不可出,必有虛驚,伏藏草野。
丁神臨空,又帶劫煞、盜神,若出行必有虛驚之禍。若傳入卯與醜未之神,則當伏草野之處,庶可免其盜劫也。

論干支家宅

六壬變化隨人所占,如占家宅,幹為人,支為宅也。如占君臣,幹為君,支為臣。如占父子,幹為父,支為子。如占兄弟,幹為兄,支為弟。如占夫妻,幹為夫,支為妻。如占尊卑,幹為尊,支為卑。如占己人,支為人,幹為己。先審其次序之分而後可以驗其所為之實也。

論干支上下

幹克支兮我淩人,刑劫惑迷審其因。
幹為我,支為宅、為人,幹克支,是我欲謀害他。如帶三刑,其人帶劫煞,是我欲劫其財也。帶惑迷,是我欲亂其心也。俱以神煞詳之。
支來克幹人害己,劫破刑害當預防。
支發用克幹,是人欲侵害我也。如帶劫煞刑害,又帶凶神惡將,則當慮患,預防其難則可矣。
上克下兮人害己,下克上兮己害人。

上克下,帶刑害,故雲人之害己也。下克上,帶刑害,故雲己欲謀害他人也。若干上用上能制之,能不可執而論矣。

幹之陽神,年命相關。惟其不親,爾身自言。
幹之陽神,是第一課也。與年命上神相關者也。若又與用傳無相克,只與幹相干者,吉凶惟以本體言之,不可作親,與外人論矣。

幹若刑支傷小口,類無子嗣絕為殃。若見天空並酉戌,必主奴逃並婢亡。
支為妻財,為小口。幹刑支,或發用,主傷小口。若課值絕嗣,又不見子息,主無子。絕嗣為殃也。若支上更乘天空,並酉戌,必主奴僕、婢妾逃亡有災也。
支上神克日上神,害刑負煞兩相侵。並帶迷神與謾語,卻有冤家來迫人。
支上神發用克日上神,帶刑害、迷惑、相負、謾語等煞,必有仇人負心,巧計善言以迷害也。

支之陰神帶刑害,又為病哭加內外,不爾其宜病若何?家中小口不寧泰。
支之陰神,第四課也。陰神固為小口,又須巳、亥、子、卯為的。幹之陰神亦然,若乘虎蛇,帶刑害、病符、哭神、天鬼,主有小口之災。若有生氣、解神、德、天醫、喜神,則輕。
干支陽位用臨陽,必是男子有威光。干支陰位用臨陰,必是女人來問因。
干支陽位上發用,又見陽神,必為男子之事。干支陰位上發用,又見陰神,必是女人之事也。

子帶憂神與刑支,必有小兒災哭隨。

支為卯也,卯上加子,用是子卯相刑也。更帶哭憂二神,必有家中小兒哭泣之病也。子發用卯日占,可用言子刑克。何必以卯加子,而言其災病乎?
貴子二死神作祟,小子不寧防病至。
子為小子也。更臨子孫之位,又為死絕之地,貴人臨之,必有鬼神作祟,主小子不寧而防災病也。
支上見支破為用,病符的有妻妾災。
支上發用作初傳帶刑害、病符,主人口妻妾災。
辰上加支,害及家門。人口不利,帶有病生。
辰上加支上作鬼發用,帶刑害、病符,主人口有災。
天鬼馬厭有鬼神,若克干支有災悔。
用帶天鬼、月厭、天馬,若刑克支幹,是有鬼神之禍,災悔不寧也。
寅申丁馬傳入支,必有貴人臨門宇。
寅申為貴人之象也。發用得寅申並丁馬、貴人,末傳又歸支上,為有貴人臨于門宇之象也。

用西相生旺合支,人家興旺乃相宜。

發用與支上神相生相合,而又得時之旺相,無刑沖克破,主人家興旺之象也。
丁馬會神,喜貴臨門,事成在邇,仍有喜音。
發用卯酉,或又傳入支上,乘貴人、會神、丁馬、德喜、成神,必有眾貴臨門之事也,而成事喜信,可預卜焉。
貴人捧印入吾門,皇恩眷顧光家庭。
卯酉發用,或臨幹,或臨支,為吾之門也。乘貴人帶天印,是貴人捧印入吾門也。更得月將、皇書、天喜,必獲朝廷恩命之榮,而光顧家庭之內也。
明明圓鏡生我宅,家門大小應多益。

月將如明明圓鏡也。或發用,或加支生支,是明明之鏡照我宅也。其得天神之助,而一家大小均沾其福矣。雖有兇神惡煞,寧不潛藏?病可脫,訟可解,冤可伸,暗昧得明矣。

貴人處高上下照,家中爭訟應可靠。
貴人至尊之神,若臨於辰戌之上,謂之履獄,如臨於死、囚、刑、克地,謂之受制,皆不利也。惟臨於發用而得時旺相,是處於高強之地,而下照之,占訟必得貴人之力,應事有靠矣。凡占皆吉。
支耗又見入空亡,財家疑退失脫章。
支上發用,帶二耗,加於干支上,又入空亡,家中財退失脫之事章然可見矣。
彼阻此阻鬼六害,望事無成害自耐。
日幹加支而被支六害,是被彼阻矣。如入傳而又克支、害支,為此阻也。彼此皆阻,則拂逆不通,安望其成事哉?只得耐而守之。
頭欲低佗欲阻內,腳欲出行外為懼。

頭幹也,入支而為支所制,是頭欲低佗而事不能自為,阻於內。自支發用於外,是腳欲出行於外也,而又逢鬼害,被外人之侵侮而外懼矣。
火制金幹或合支,帶兒就婦作家資。

如幹金也,上乘火神,是幹被火制,投己被克,乃貧賤之人也。又投火上,而支合上乘六合,外子之象也。以幹加支,乃帶兒就婦,相生相合,以作家資而別從於女,此幹加支而合支者此也。
幹來合財無支合,必是贅婿人家去。
辰、戌、醜、未,土也。如木來克土為妻,或加支合支作用,帶天后、天喜、月合、成神,乃將身就妻,贅婿人家為生也。

贅婿又見關格台,凡事由人難自裁。一生故被人人制,作事何曾得一諧?
以支加幹而被幹克,名贅婿。又見關格、台土之煞,是事由人制,財由人用,屈身聽令,不得自行,平生無一事可以自成也。
寅卯加為贅婿才,老人作腳接夫來。喜成更有良緣在,須向三合可稱懷。

寅加卯上,不可言贅婿也。如癸卯者,初課子,二課亥,三課寅四課醜,醜發用,中傳子複歸幹上,是課中不見贅婿而初傳亦安。末見寅,複歸支上,醜見子,子與醜合,寅與亥合,寅上乘六合,以克日幹,亦可以贅婿論矣。為老人腳作接夫,以成良緣,更得三合六合,其成事無不稱意。
午巳玄一,旺見龍合。生氣女合,招婿堪覓。
如乙巳日,初課巳辰、午巳,支課午巳、未午,三傳未申酉。夫以支言,巳加於辰,本為贅婿也。然在支上,午與未合,乙克未土為妻也。中傳申未,未與幹上巳合,是支上午未之女,而合幹上之婿,招婿入宅之象也。不為婿之堪覓?
傳來遞生,看合何因。宣傳部上不遂,我心不平。

如末生中,中生初,初生幹,傳來遞生也。又看生我者上乘何神,為貴人,主功名文書幹謁之相投也。如螣蛇,得牽連、提挈之相合也。朱雀,主功名、文書之相遇也。如六合,則婚姻、財喜之相合也。勾陳,主田地、墓墳之進益也。青龍,主添人、進喜之美慶也。天空,主奴婢、僕,空中之財喜也。白虎,得死喪、道路之錢財也。太常,主親眷、布市之酒食也。元武,有陰私財物之相益也。陰後,有婦人財物之美利也。

若年命上神與干支自相刑、沖、破、害、空亡,則亦有名無實矣,我心得平乎?
蓋末生中,中生初,初生幹,猶外人之推薦我也。因無往不利矣。若初生中,中生末,末生幹,而幹不洩氣,則為人歸報於我,而事終成就知。
支為房屋卻相生,必定人家屋宇寬。更有德神來聚會,居之還是出高官。
幹為人,支為宅。若三傳生幹脫支,則人旺宅衰。若三傳生支克幹,是宅廣人損,俱為不能全美也。今支相生,則屋宇寬平。幹又不克,更帶德神聚會,則宅可居,出高官而人宅俱盛矣。

合酉遷移並改門,欲爭利役兩相尋。

卯酉發用,上乘六合,或臨支,或傳支,神將相沖,有更改門戶之象。若帶吏神、勾絞、刑害,非為公事,則與吏相爭門戶之事也。
午臨金上人家退,破耗凶亡並其位。
支為宅,宅位若是金上見火克之,又自支發用,破耗,必主人家退財破耗而一矣。
二死加支宅死人,則因墓在支上並。
支上見墓而克支,又帶二死,必有伏屍而人死不寧也。如乙亥日未加亥,辛亥日醜加亥是也。

滅門大禍月鬼破,不去人財致災禍。

用帶滅門、大禍、月破、月鬼、破碎克干支,而干支受克,人財兩失矣。
喪吊鬼並刑與鬼,家中死喪淚沾巾。
支上發用乘喪吊、月鬼,以克干支,家中必有死亡之兆。
用帶劫煞月厭鬼,刑克其幹不測災。
用帶劫煞、月厭、月鬼,刑克其幹,必人有不測之災。
貴乘卯酉加用支,家宅遷移並逃走。

卯酉加支作用,而上乘貴人。蓋卯酉乃日月之門,而貴人臨之,則不安矣。主宅遷移,而逃亡不免也。

貴人劫煞作陰鬼,二死克幹因願許。未曾還願賽神明,不久魂魁歸地府。
貴人臨陰位之上,或陰時所占,又臨死囚之地,是貴人之為陰貴,又帶二死克幹,是願未還,欺罔神明,不久而歸陰府也。
螣加于水,二死刑支,家有連喪,門戶嗟籲。
支上發用,帶二死,以刑其支,必有喪人口之厄。若帶病符,主有帶病之人;帶官符,主有門戶官司之擾也。

螣加於火,火鬼又發。來刑爾身,火災橫發。
用乘螣蛇,帶火鬼,並天地火克幹,主本身之被火傷。克支,主宅被火焚之難也。

螣加于水,又見水鬼,防身溺亡,逢水投水。
用乘蛇,帶井煞克幹,防有溺水之患。因客而死于水者,因賊而死于水者,因酒而死于水者,因奸而死于水者,因爭而死于水者,以數神詳之。
螣加於戌,不利家室。災病無時,令人撲滅。

用乘螣蛇加於戌上,或墓干支,主災病之人。帶二死,則有撲滅之災矣。
螣寅官宜文字驚,克幹欲求得救人。

寅為官吏、文書之神也,用乘螣蛇克幹,主有公文驚恐憂疑之事,如傳中有刑蛇之神,方可得免其害矣。
螣刑火鬼並月厭,火德家中事無奈。

用作螣蛇,帶火鬼、月厭、火德,或支發傳刑支,主家有火災。
朱禽二死克其日,若帶火鬼火燒身。
用乘雀,帶火鬼克幹,又帶二死克,主身有火燒之事。
朱來克日主不寧,必有口舌再相爭。

用乘朱雀克日,並謾語,必有口舌相爭之事。
朱午官符兩相磨,火鬼焚燒屋宇過。
午者,朱雀之本位也。午上乘朱雀火,見火鬼,若帶官符,主官訟之事。帶火鬼,火焚之怪,二事不能免。
勾陳臨卯加在辰,病符死血共相臨。家中必有災凶病,須向東方去索神。
勾陳臨支發用,加卯辰上,帶病符、二死、二血,有災病之人。卯為東方上神不安寧,向東方禳之吉。

青龍帶死來克日,德祿與空在傳立。乃見因家得美官,喜中而亡死非分。
用乘青龍,帶德祿、青龍,有喜。成神是喜事也。又帶二死克幹,必因人有喜事太過而死亡於後也。

青龍帶死來克日,自祿成神因財業。謀為太過已勞心,得遂在心過喜卒。
青龍發用,帶祿神、成神,主因財產而謀為也。或傳中帶二死克幹,是謀為勞心太過,得遂心而卒也。

天空二死克其身,丁馬因人騙我銀。為此惱傷成病卒,喜負相負一片心。
用乘天空,帶丁馬玄盜而脫幹,是有人騙我銀也。更帶憂神、二死,因此惱而成病。
天空二死克其身,丁馬亡神又在旬。仍為逃人成病死,何曾念我是東人。
天空發用帶丁馬、亡神克幹,必為逃走在逃,因而成病。若帶刑沖劫煞克幹,必有奴婢謀主之事,而不念我是其東人也。
白虎乘金克日幹,一刀之下有何難?胡為不早潛逃去,以免臨時受害殘?
白虎帶劫煞、羊刃、金神、大煞克幹,必有刀兵之厄,宜潛逃避以射其難也。
白虎劫殺刑克來,又加天鬼在中排。此是人家添瘟病,爾惟不謹甚危哉1
用乘白虎帶劫煞,或支發用克支,帶天鬼,主人家有瘟疫之病。
白虎二死作空刑,克日辰年病必死。
白虎發用並二死、空亡刑克日干支年命者,占病必死。
白虎入午帶劫亡,必有殺傷身碎廢。

用乘白虎發用,逢午帶劫煞、亡神、破碎、四廢在幹與年命,主有殺傷之厄。
白虎若克寅龍木,看殺相加知禍福。
用乘白虎,加寅卯,帶病符,主病。官符主訟,以神煞詳之。
太常劫煞二醫空,又有劫煞在其中。克日二死氣沉蒙,毒藥而亡冤不通。
太常帶劫煞克幹,是毒藥以傷人也。若二醫空亡,不能為救,又帶二刑,必有毒藥而亡矣。

太常劫煞害與刑,食殺有來傳上臨。二死克幹無解救,必因酒食病相侵。
太常酒食宴會之神,子午卯酉則殺吃索之神,太常帶劫煞克幹,傳中無救,必因酒食相侵而成病也。
玄劫相加刑與害,日幹受克應無奈。奸門陰殺入傳來,必是婦人冤業債。
玄武並劫煞、奸神、陰煞刑害日幹,是為婦人所害之事。若帶五盜,是盜賊相害也。

太陰和合進金銀,陰小私謀共一情。
太陰發用生幹,帶三六合、成神,主進財寶、婚姻之事。若刑克害幹,主陰謀奸私之事。
馬載太陽鬼加亥,為中鳴叫鬼相害。

太陰陰私暗昧之神也,或夜時占,乘亥之陰神,帶月鬼、月厭,主有鳴叫之聲,陰鬼相害也。
支神三合俱事成,或為親眷或親姻。
支神三合不空,凡事俱成。或為親眷姻親之事也。
三合原來有三事,天空卻又無三至。
凡三合,主有三事,於人則有三人。若又空亡,則有所缺而無三至也。
家道已衰主失意,傳課衰敗空沒氣。

支為宅,若支上所臨之神入於衰囚之地,而傳用又見衰敗死氣之鄉,則家門洩氣可知矣。
火鬼乘支入用中,克支作鬼定為凶。急宜移宅且匆匆,方免殃折回祿凶。
火鬼加支,是家藏火燭。而又自支作用克支,則火所必發,此宅之數也。若急移之,方可免禍。不然而有回祿之厄,焚燒之慘,智者詳也。
申旺相生,德金神直,喜家財富,足真無比。

申為財寶之地,旺相乘德神與幹相生合,家財富足,真無比矣。
家藏其仇,無與人語。惟子不肖,生出嗟籲。
三交課,支帶刑害其幹者,是其仇。帶太陰六合,是家藏其仇人,無與人知也。內有子,是我之子也,加風煞、謾語,是子不肖,妄與人語,傳入劫煞、亡神,大則殺身害命,小則口舌爭訟而生災。
螣加于金,劫煞刑害。因煞而殺,支幹互侵。
螣加于金作用,而帶劫煞、金煞,有殺人之象;或因支帶刑害克幹,而幹或作用刑害克支,是干支互侵,報復之象也。
螣加于金,暗見金鬼,毋苟出入,被人謀死。

螣加金作用,帶金神、劫煞,若遁鬼克幹,此必有人謀殺傷之厄,慎之!
螣加于金,劫見刑害,幹乘生旺,刀斧虛驚。

螣加金作用,帶刑害日幹,若傳並生旺,則有刀斧虛驚之厄,而不至於見傷也。
螣加於木,二死催促。又見索神,縊死而足。
蛇加於木上,主害人之角。如並二死、索神,或加幹,或加用克幹,主占人有吊死之厄。若加支,或作用,克支,主有吊死之人也。
螣見於金。劫殺飛升,子無不慎,厄於刀兵。
螣加于金,帶劫煞、羊刃、飛廉,是劫煞飛升之象也。若加幹上,或作用克幹,必主有刀兵之難。若入於空陷之地,可以避之也。
螣加于水,陰私驚伏,當行莫行,當浴莫浴。

螣乃驚恐之神,加于水,是藏伏其身而陰旋害人。若並丁馬道路之亡神,則當行而不可行,並浴盆、劫煞而當浴而不可浴,庶免其禍矣。
白虎劫煞克刑來,又加虎殺在中排。莫入山中尋老虎,擦口磨虎去不回。
用乘白虎劫煞,又並虎煞,或克幹,或入傳刑害幹,或入山中,則有虎傷之厄。
馬丁卯酉入支用,為遷家宅問其故。

馬丁卯酉發用帶生氣,是問宅移遷修改之事。
貴加卯酉作初傳,定是遷居家宅吉。

貴並卯酉加支帶生氣、丁馬,是來意問遷居之事也。
欲下欲上下還上,令人主脊腰自強。笑而不語外見僧,卻有喜來出非望。
此喜事來也。課體返吟,自上而下,下而又上,如丙日在巳,下亥,亥上克巳,是欲下也。以欲上也,欲上欲下不得。末傳又歸巳,是下又還上也。巳主腰,被亥所克,主半世中間忽然腰自強也。巳主笑,帶銜物煞,得此風疾,笑而不語,再加僧煞、天醫、喜神,是有僧來醫,喜出非望。
論行人

干支丁馬,互臨日辰。臨辰外動,臨日內生。
凡壬課以幹為主,幹者我也。幹上神是我所為之事,為外也。以支為宅,支者,家宅也。支上神是家所為之事,為內事也。此就我本身而言也。若與外人謀,不免有人己之分,則以幹上為我,即內也。支上神為他人,即外也。此就變動而言也。若丁馬加於幹,凡事必自內生,由內而出也。馬丁加于支,凡事必自外來,由外而來也。庶內外之事不混淆矣。

行行在馬,進入天空。中途而止,扶我興濃。
幹上行馬作用,欲行也。中傳見空亡,則馬不能前進,主中途回轉。帶天空、關格、台土則中途羈遲,其吉凶以所乘之神定之。
九醜不宜入盜神,武將得之忌出兵。

回家之象。若傳進,是在家有出行之象。二者必居一於此矣。
遊子斬關,空亡入傳,天涯尚遠,書也無還。
遊子斬關乃行人出外不歸之象。若入於空亡,則留戀他鄉,書信且無,安望其歸乎?
遊子斬關,以時入傳,登時而至,何以疑難?
遊子斬關乃行人不歸之象,若占時發用,則即時而至,何以疑難而不來哉?

初支末幹,帶馬人還,或丁或喜,喜至無難。
初傳支上末傳歸於幹上,並天馬、天喜、遊戲,占行人回家甚速也。若無丁馬、天喜等煞,乃人求事於我,又不可以行人論也。
日辰貴前,白虎退傳,行人不久,返入家園。
日辰在天乙之前,白虎並戲、遊,退末傳又歸於支上,主行人不久回家也。
貴加醜未馬與丁,傳送多因是出行。

貴人加于醜未之上,更帶天馬,是貴人身動也。再見傳送,其出行無疑矣。
巳亥驛馬喜遊戲,家必有人行外處。
巳亥發用並驛馬、天喜、遊戲之神,必有行人在外處也。

巳亥上見蛇虎侮,吉煞劫煞來相狃。舡中必有大驚憂,慎之庶可免其咎。
巳亥上見蛇虎並井殺、天車、道路煞,如陸行,必有劫賊殺傷之事。九醜如帶盜神,更將軍年命上又帶凶將惡神,統兵此時不可出軍也。乙卯、乙酉、己卯、己酉、辛卯、辛酉、戊子、戊午、壬子、壬午是九醜日矣。
九醜如帶天車坑,又兼劫煞亂紛紛。此時不可更出行,遭凶遭吉不安寧。
九醜日占得天車、天坑並劫煞、元盜,必有車馬之驚,盜賊之劫也。
馬丁不到入伏吟,遊子空有遊戲神。終須欲行不得行,遠者一時未歸程。
伏吟若無丁馬,縱遊戲之神,而遊子空有依歸之心,而一時不至也。
子臨丁馬去扶幹,必定行人在路間。
子為道路之神,帶丁馬,傳入歸子上,其人本歸家,不合在子上是路上也。
丁馬遊戲,支用幹木,行之其歸,毋雲滯發。

發用是支,帶丁馬遊神加幹上下,而末傳又歸幹上,是行人回家之象。若干上陰神,則應此日即歸也。
遊子斬關,退作其傳,丁馬再動,回不為難。
遊子斬關二課,乃行出外之象。若退作其傳,是行人返家之象。
游煞丁馬人不得停,退則回退,進則出行。

用乘丁馬再並遊殺,皆主動而不停。若傳退是在外者有。若舟行必有波濤溺水之事,慎之。
天喜帶馬入傳來,一帶行人資訊至。
發用乘馬並天喜、信煞、天雞,主行人有信至。
傳逢天喜不帶馬,下時未必分真假。

天喜及傳進作用,若不帶丁馬則此行人出行未定。
上馬下馬有牽絆,欲行不行情自變。
幹上有馬,是上馬也。支上馬,是下馬也。若末傳帶長繩、懸索煞,是有牽絆也。不可以馬多作速論也。反欲行不行而已。
子作丁馬,攸攸揚揚,子其出行,可以榮昌。
子午為二至之路,申為傳送之神,若並丁馬吉神,是行人出行攸揚,無往不利。
卯上見雀下克未,雞詔有惰信阻程。

朱雀、天雞、天詔乃文書之神,若加卯上又卯加未,是木入幕,文書羈于程,一時不至也。
喪吊臨馬並加午,旅途相逢孝服幹。
用乘天馬、喪門、吊客,是途旅之中有孝服相干之事。
二死臨馬入休囚,定主行人死在途。
用乘日馬又入休囚之地,主行人死在途中也。

行人年上帶二死,更入休囚無氣處。不須再望回家來,已在他鄉無祀鬼。
行人年命上帶二死、遊魂,入休囚死絕,主行人死于他鄉也。
天空作卯有災悔,若問行人可言至。只因家中土地故,故此作鬼生災禍。
卯為門,天空為信,如並丁馬,傳退,主行人可以至家。或加卯並月鬼克干支,則天空又為土地之神,主家中土地不安,故作鬼而生禍也。
白虎喜生,乘馬而行,遊子不遠,即日回程。
白虎為道路之神,又乘馬而行,則不動不容己。更並天喜、生氣,會合幹生支,則遊子不久即日而歸矣。
白入道神子午申,丁馬必是問行人。

子午申則道路神,作發用乘丁馬,必是問行人之事。
命上已見辰戌立,又加丁馬來相入,必是己意欲出行,則以財喜為至急。
辰戌剛猛好動之神,加於命上,自己不肯安居,而傳中又見丁馬,與命上沖,或生或合,又帶財爻天喜,必因財喜而動,甚速。
用傳傳退卯酉門,我馬加鞭入來旬。任是天涯有遊子,即時足動轉家庭。
斬關遊子、遊戲,若初傳逆退於卯酉門上,而又馬在末傳,此行人必來之兆也。
鬼加午上,刑害干支。傷人于路,因此馬羈。

午為馬為路,午發用為日鬼,刑害干支兼道路、天坑等煞,又遭馬而傷於路上矣。
日鬼加午,不可見丁,自游於跌,爾有馬羈。
午為馬發用,又乘丁作日鬼,必主跌撲馬驚之患。
朱丁馬鬼劫害凶,馬上跌撲須仔細。

朱作丁馬為鬼,並劫煞,刑害日幹,必主馬上跌撲災也。
卯酉返吟居貴後,若問行人入門戶。
辰戌醜未四墓之地,行人入墓,課得返吟,作傳退之課,無丁馬之動,不可占行人矣。寅申巳亥乃四生之地,行人貪生不歸,又不得返吟,並丁馬傳退,亦不可占行人也。子午卯酉孕旺之地,旺則返本,有欲動之心。然午發用,或加子沖丁馬,雖動而尚遲滯,惟卯酉門戶是也。
若居在貴人之後,又帶丁馬,主行人入門戶而至也。
有馬不行,諸事宜停。子無前程,諸事不成。
日馬主動也。若落空亡,則馬不能行,行人不至也。
白虎劫煞克刑來,又加路煞在中排。且是居家無出外,出死于路不回來。
用並白虎、劫煞、道路、二死克刑日幹,主行人在外而死不回來。
六合加未巳亥神,傳中又見馬和丁。遊戲煞神忽爾入,主君莫去遠行程。
用在巳亥未上,乘六合,是木庫在未矣。雖見丁馬、遊戲,遠行之人中途有阻。
螣加于金,又見馬丁,意有所往,此時必行。

金神乃道路之神,螣加于金,再見丁馬,必有所往矣。
朱申詔書與天雞,信動他鄉卻自歸。二死人亡官符訟,光厭相逢妖怪迷。
申為道路之神,用並朱加申,詔、天雞、信煞,主他鄉信到,帶二死,主人亡在外,帶官符,主官訟。並光怪、月厭,主妖怪迷之。
白虎加耗辰戌中,相逢卻主困沉蒙。

白虎臨辰戌之地,並破耗之煞克幹,而逢之,中有沉蒙之苦也。
遊子久滯烏不回?忽有風來折樹枝。此中應有音書至,不久天涯捆載歸。

白乘子午申臨丁,更帶游馬是出行。非是求財他處去,不然謀事喜登程。
白虎臨子午申俱道路之神,帶丁馬遊神,日克用神,必是求財出行之事也。
朱午為官文字動。德合相生喜為用。水上克幹帶文書,下克玄盜是公文。
朱午為文書之神,午上乘朱雀發用,主官中文字動也。如並德、合、喜,相生而不克幹,則有文書之喜。若上克下,主有文書之動。若下克上,帶盜亡神,則公文有失也。
朱乘入墓帶書詔,文書欲到還不到。

朱雀帶皇書、天詔作用,主文書動也。若乘墓,是有阻,欲到不到,於破墓之日到也。
天空又主文書累,克害因文惱殺人。
天空為文書之神,傳見朱雀克害日幹,必因文書所惱。
論太陽太歲月建
太陽個用作貴人,獨掌朝綱作宰臣

太陽發用,作貴人、官星克幹,而日幹得時之旺相,又乘皇書、天詔、天喜,必主獨掌朝綱而宰輔,一人之貴也。
太陽皇書天詔旺,女人封贈事無誑。
太陽發用,帶皇書、天詔而支幹旺相,或傳入陰神得位,主女人封贈之事而無誑也。
太陽德詔生合位,武仕須當官極貴。

太陽發用,乘太常、德神、天詔、會神,主為武職而極貴也。
太歲今朝作貴人,不分民庶皆承恩。
太歲發用,作貴人而無刑克沖害,不分民庶,皆承恩也。
太歲今朝受克幹,尊長不病連官厄。
太歲發用,至尊之神也。幹固不可犯之,而亦不可受其克也。若干克太歲、天鬼,主尊長有病。若遇官符、二獄,主官訟有禍也。
太歲刑日,用墓貴死,病符虎蛇,必有災丕。
太歲發用為日之刑,上乘貴人,而又臨於墓絕之地,更帶病符蛇虎,必其年有災丕之事,而不可逃也。

太歲臨支,又見病符,必有災病,入我門閭。
太歲刑支而帶病符,則家門災禍不免矣。
太歲臨支,又見喪吊,必有孝服,來我家門。
太歲臨支,帶喪吊,則家有孝服之災。
太歲臨支,人見官符,必有官訟,入我家門。
太歲臨支帶官符,其年有官訟之事。

月建刑歲作用墓,必有災訟審其過。
月建作用臨墓,以刑日幹,其災訟之故,審其神煞之由也。
月建今朝與幹刑,兄弟災障難相侵。
月建乃兄弟之位,與幹作刑害,其災障亦詳於神煞。
月建乘網,爭訟必死。

月建發用而帶羅網、勾朱,爭訟之事,其年當慎之也。
太歲醜未戌加辰,二死又來歲上停。小口多因疾病生,不保須知欲殺人。
醜未為太歲,又兼辰戌作用,是四墓俱全。若二死加醜未年歲之上,醜未為小口,必有小口病災。如有天巫、天咒,保禳之可以安生也。
日過月上兩相合,家門定得多悅喜。
月建發用,是為月也。月將日上,是為日也。幹與用合,是日過月上,兩相合也。更帶德喜神,則德福之盛,家門之榮,而悅喜可知矣。
歲建刑害,劫煞日幹。此官不久,戮於市廛。

歲建者,天子之象也。若日幹刑害,占官遇之,是犯天子之刑也。更帶刑亡、大煞,二死,則後官不久而有市廛誅戮,其年見之矣。
月建刑害,上官見淩。丁馬遠動,竄于海濱。
月建者,上官之位也。月建發用作勾絞、飛廉刑害日幹,更並馬丁,必受上官欺淩,遠竄于海濱矣。

月建會書生合幹,一定進財可喜欣。若是天喜臨生氣,又是添丁進田吉。
月建發用帶會神、皇書,或生合,主進財之喜。並天喜、生氣、旺相,又主添丁進田之吉也。
月破若加凶克日,破財災病無時歇。若還變化吉相扶,總然吉事成虛寂。
發用帶月破凶神、病符,以克日幹,主災病。如並二耗,主破財。若傳中有吉生幹,可以解凶。而占事則成虛寂矣。

月鬼加鬼加弄鬼,那知謾迷又相依。急宜禳鬼方能部,免使吾兒坐受虧。
乘陽位克幹者,謂之人鬼也。乘夜位而克幹,謂之陰鬼也。或今支,或陰神,見夜占而作鬼而克害幹者,謂之鬼也。發用月鬼加之,謂之月鬼加鬼也。或陷於空亡之地,謂之鬼弄鬼。又帶迷神、謾語、天咒,則鬼之害人,須禳之方能免禍。
月鬼加卯建加辰,早晚鬼催人難保。

辰加卯為羅網煞也。今辰為月建發用,又帶天鬼,加卯。夫辰克幹又見卯帶鬼克辰,為鬼弄人,死期將至,而不至本月之中矣。
時日用羅,爭訟必訛。妻兒小口,且是災多。
時作發用作羅網、勾陳,主爭訟,帶病符主妻有災。
歲在五位歲宅神,生氣加之問宅因。

歲前五位為歲宅,乘生氣作用,或加支之二課作用,來意問宅也。
論行年本命
命者,占人之命也,就終身而言也。年,占人之年也,就行年而言也。課中傳中不見財官,則以占人之年命財官,看與日或生或合以定之。斯為課法也。蓋日上神克命上神為吉,命上神克日上神不吉。此論命之神也。日克行年上神為凶,行年克日上亦凶,此論年之神也。大抵課傳年命或生、或合、或比,為美數也,占者務宜詳之。
人命十訣

日幹神克命上神,今日求財明日成。更帶喜馬與德祿,此身應可作功名。
日上神克命上神,是財神加于命也。求財固無不利,如並天喜、祿、馬、德,加於年命之上,再有官星亦可以功名論。
日財臨命最可取,更喜生和合與比。此去求財財可許,喜上眉峰自開語。
日克命為上神為財,是命中有財,最可取也。更喜與日幹或生或合,以之求財,利有攸往。

命上神克日上神,病符生病不安寧。官符災訟不安寧,喪吊家中孝服侵。耗破家中主退貧,百般求事不完成。
命上神克日上神,則命帶鬼賊也。如並病符,主病;官符主訟。喪吊主孝服,耗破主耗費百出,求事不完,不能全美。
命上不宜逢見申,朱勾官符訟事見。
申為劫煞,若帶官符、朱雀、勾陳、直符,主官非爭訟。
日蛇玄虎身生迍。
申為肅殺之神。如命上神與申相見,更並官符,主災訟。
年上不宜見勾酉,若見凶神為事阻。
行年上見酉,乘勾,主關格。凡事阻滯不通。
日上神合命上神,此年喜事眷自生。
日上神若與命並行年上神三六合,主其年有喜事。
行年三十六訣

年神不可日相克,縱帶吉神不為吉。害主骨肉有災傷,刑則人神有破失。
行年上神不可克日上神,若害幹,主骨肉有傷,刑幹主家人損失也。
日克年神帶遊戲,行人病在中途堙C更加二死上頭臨,死在途中應莫避。
日克行年上神,帶遊戲二煞,更並二死,主行人路途有死也。
年帶二死去克日,並見休囚病符入。不久須已到陰官,死在今年應日急。

行年在太歲之謂也。太歲克日,更見休囚、病符、死氣,則歲君不容矣,其死應在本年之已急也。
貴人年神入羅獄,此身必有字差訛。
貴人臨行年之上,而下見辰戌,為貴人履獄,幹求已不得力。凡卜諸事有差訛矣。
貴帶吉神臨我命,能解家人抱孤悶。平空高處無出頭,不是終沉蹇中運。
命上乘貴人、皇書、天詔、青龍、德喜,能解人之憂悶,必能平空出人頭地,而不終於蹇滯矣。
螣克年神驚恐多,夜加驚夢果如何。日是訟事並破失,空勞心事有差訛。
螣蛇乃驚恐、破耗之神,用螣蛇克行年上神,帶光怪、破耗,必主夜夢、憂驚、耗破之事。
螣克年神有病符,此時災病鬼來呼。更入空亡反相制,有病終須得解憂。
用乘螣蛇,並病符克行年上神,人帶天鬼,主有災病之厄。若傳入空亡,而又有制鬼之神,則病終得解也。

螣生年神帶喜德,爾身必有人提挈。凡事須成頃刻中,家得財兮人得吉。
用乘蛇並喜德生年上神,凡人占事,必有人提挈成事,而家得財,人獲吉矣。
朱帶吏神克年神,又兼劫謾兩相侵,不系文書仍口舌,一片憂愁掛我心。
用乘朱雀並火神、劫煞、謾語克行年上神,必有文書口舌之事憂掛心憹也。
朱乘雞詔加行年,無害克刑丁馬連。公文私信近來言,遊神戲神尤的然。
年神上乘朱雀,並天雞、天詔、丁馬,無刑害,主其年為官者有公文之喜,為民亦有私信之通。更帶遊戲,尤為的然也。

朱克年神遇火鬼,必有火燭來相侵。
用乘朱雀,並火鬼,克行年上神,必有火災。
蛇加本命主心疑,進退不能自決為。
螣蛇乃牽連狐疑之神,加本命之上,乃進退不決之象。
凡事初傳嫌見勾,或直行年命上頭。忽爾後勾見朱玄,用破心身不遂謀。
勾陳乃勾引、牽連之神,或初傳見色,或年命上見勾,又見朱雀、玄武、天后,縱用破心,不能遂謀也。
勾陳乘神上年上,必有田墳增入門。
用乘勾陳來生年上神,其年必有進田墳之事。
龍克行年因喜破,不過破財無大禍。爭親奪產反相磨,惟宜謹慎無差錯。
用乘青龍,克行年上神,必因喜破財。若帶成神、喜神,是爭親而破財。若臨醜未之上,是爭產而破財也。

空克年神被人騙,必須破耗兩相見。休囚方有旺相無,口內無言心堜嚏C
克幹速來,自身行年亦常來○心力破耗錢財之事。行年臨休囚方,則破耗尤的。若行年臨旺相之地,則有騙我之心,而其言亦不敢發也。
空克年神或丁馬,奴婢小人怨情寡。必須逃走隨別人,一例須防情意假。
天空為奴婢,不實之將,用乘天空,克年上神,又帶丁馬,是奴僕、小人怨主人而逃走也。

天空負喜生合生,其年奴婢必添丁。
用乘天空、相負、天喜,與行年上生合,其年奴僕添丁。
白虎年神帶劫煞,大禍滅門羊刃發。必然逢煞傷數人,預備防之免遭法。
行年上乘白虎劫煞、大禍、滅門、羊刃,必有殺傷數人之事。或在傳用課首,克行年亦然。
白生年上欲出行,遊煞空亡行不成。
白為道路之神,用乘白虎生行年上之時,必有出行之事。若入空亡而無遊煞,不可言出行矣。
常克行年帶破碎,必有爭奪財親事。預防不測免其傷,當與則與免災悔。
用乘太常,帶破碎,克行年上神,必有爭奪親財之事。又當審中末制化,當與則與,可免災悔也。

玄克行年入五盜,又兼等煞來臨照。必有賊盜作害吾,夜晚防之免殘耗。
用乘玄武帶五盜、劫煞、陰煞,克行年上神,又二耗若臨夜方,必宜夜間防之。
玄克行年帶負迷,更兼謾語轉無依。必有冤仇陰致語,欲過東兮又過西。
用乘玄武,帶相負、迷神、謾語,克行年上神,必有仇人陰謀私語,欲引人過東,又引人過西也。

年上玄受年之生,又入德成喜合旺。旺進人財衰進畜,其課真可言其福。
用乘玄武,帶德、喜、成、六合,以生行年上神,旺相則主進人口,衰則主進六畜,而其年必獲其福矣。
後加年神起女人,或為喜合轉相親。見時會有婚和聘,姻婢其間一語尋。
用乘天后,帶天喜,生年上神,主婢婦人相親之事。旺相主有婚聘之喜,休囚則有姻婢之喜也。
後克年神帶奸門,傳中又帶害和刑。必有姦情兩鬥爭,累死人家又至貧。
用乘天后帶奸門、刑神,刑害克行年上神,必有因奸至爭。如帶二死,必因人命而累於貧困也。
陰克行年帶咸池,婦人相害事無疑,或東或西或陰謀,子其朝夕慎防之。
用乘太陰,帶咸池、奸門,克行年上神,婦人因奸謀害之事。若帶相負、天機、謾語上,有陰人謀事也。
幹克年年帶關吏,此年必定見爭官。吏帶關迷並戲咒,縲絏之罪欲脫難。
幹克行年上神帶關吏,此年必有爭官之事,更帶繩索之神,必主縲絏囚系。
大六壬管輅神書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