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瞽目程良玉著 錢唐旅堂胡介定  》《》《三》

醫藥章第五十六:

內詳占藥占醫治病用藥往醫行道六問

聞之稱賢曰:達則願為良相,不達則願為良醫。君子以之行志,人子教其須知,吉凶從違,可不慎與?

凡占醫藥,以子孫為用,臨日月為上,旺相次之,休囚為下,空破散絕為庸醫也。
無子而藥不良,強官而病不治;子強官弱,烈日銷冰,子弱官強,鉛刀攻玉,財動鬼靜,子動無功也。伏鬼根不除,化鬼病傳(轉?)變,空鬼老醫藥。世鬼興隆,則吾病曲折,應鬼旺相,則彼藥蹺蹊。

當審子官強弱,如鬼值日月,雖子遇生扶,亦未盡善,必較子可服鬼,方是吉占。鬼空避子,藥不中病,故雲老也。世鬼病難速愈,應鬼醫詐難信。

夫應指醫人,非占克效,是故應空不得遇,應破不得專,應散則識見反惑,應克世則好利多詐,世應沖則絕續不終也。

占藥水子旺宜湯,土子旺宜丸,火灸、金針、木末、以為像。火鬼喜涼藥,木鬼喜風藥,土脾、金肺、水腎,以為像。占醫也,考子孫之屬,木東金西,乾僧坤婦,以為像。

子為藥而鬼為病,卜用何藥,卜是何病,則用此法,若蔔是藥吉凶,用子孫衰旺,無執子孫屬土,宜用丸藥。如卯建辛酉日,占醫得離之賁,未土子爻,真空四敗,焉能丸藥有功?卜筮宜用何方何人,則用此法,若獨佔則用子孫,設問僧醫,得乾而子空,豈可言吉?

醫問疾可療乎,以應為先務,蓋應為病人,應壞隨墓,其病不治;若占六親,仍以用神為斷。

醫問是藥奏功乎,亦以子孫為用,福強鬼弱而奏效也,子虛鬼實而無功。

亦如占藥。

醫問往醫利乎,則以世應而推,應克世者寡情,爻無財者薄贈,空有欺志,破無專心,散、沖無終。

醫問道行,財官強而利名遂,故醫藥不精,不足以利物,求醫不慎,不足以療生,己弗誤人,亦弗自誤也。

鬼神章第五十七:

古之祀祭,非其主不屍,鬼非其類不馨,故無越祭、無瀆祀也。後世乃以有祟而禳福而祈者,而鬼神繁興矣,雖然,吉有神相,凶有鬼憑,史傳所載,非盡誣也。欲知鬼神情狀,則亦以筮而得之。

夫天神地祗,則以官鬼而類其象,象而像之,其不外乎二儀、四象、五行、八卦,及六神、諸星以形之,有無以度之,上下以位之。

索其鬼神之性,鬼神之司,及鬼神所由成,而可推矣。

性,索其鬼神生前偏好之性;司,索其鬼神上帝命司何事;成,索其以何因緣而成鬼神也。

夫官鬼之爻屬陽,則陽神也,屬陰,則陰神也。

官鬼屬陰,如王母、大悲、水母、太山、天妃、陳周、聖妃、蠶母、子母、催生、太君、娘娘之屬,亦當因地、因人、因事而考之,此則舉其略爾。蓋有神同而名異,曰因地,如在北為子母娘娘,在南為太君娘娘;男女相別曰因神,為何事曰因事,如問蠶,得陰官乃蠶母也。

屬金,則武神也。

官鬼屬金,如天將、關帝、伍公、岳王、元壇、總官、七煞、金剛、傷司、喪煞之屬,蓋方隅有稱元帥將軍金甲之神,及威武鬥勇成神者,皆可類推。

屬水,則河海江神也。

官鬼屬水,如普陀、真武、雲台、北斗、海神、龍王、河神、大王、楊將、施相、天妃、晏公、祠山、周王、汪公、水母、水聖、井神、池神、水傷神之屬,及由水成神可類。蓋九河百川,方隅各有所司之神,黎庶尊稱,各有相別,隨占人之民俗土風,以五行八卦、六神諸星,象而像之,則射的矣。大抵水火之神,靈顯者多,無能細陳,方隅各異,猶若漕河尊大王,東海尊天妃,南河尊周王,洞庭尊湘妃,鄱陽小姑,長江楊四將軍,各有所分也。

屬木,則文神也,及倚草附木之妖也。

官鬼屬木,如東嶽、家堂、山神、樹神、五聖、園神、九良、茶筵、三茅、九天、魯班、花神、三郎、道君、文昌、南木神之屬,及方隅有憑依山木、樹木、器皿成神者,皆可類推。

屬火,則火神也,生育雷電之司也。

官鬼屬火,如離神、電神、南斗、火雷、韋陀、元壇、華光、五神、五赫、三煞、灶神、旗纛 、爐神、炮神、香火、南堂、利市、生育神之屬,及由火成神可類。

屬土,則土神也,及山川社稷之司也。

官鬼屬土,如地祗、太歲、城隍、社稷、土神、廟神、宅神、伽藍、皮腸、當境、本家土地之屬,及由地方功勣為神俱是。蓋土部神靈、聖號、曹名非一,有飛遊、作犯、斫伐、墳墓、坑廝、金神、吟神、伏屍、騰蛇、天曹土諸稱,當以八宮、六神、諸星,配合辨別,若白虎土官,乃斷金神七煞。大凡西北土厚,惟知有地祗,東南土薄,故多土曹之號也。所以因人、因地、因事、通變多端爾。

生前好勇之鬼,言其性故屬金,或亡於干戈鋒鏑之下,及病喪於喉、肺、義、利,言其成鬼,故金類之。成鬼而能有善,上帝命其所司,若位於西方,權于秋令,主於兵事,則金象而考也。

此察鬼神所由來。金鬼,其鬼必生前好勇,以性言之,其鬼亡於刀兵;以成鬼神言之,其神所司何事,或水或火或土或金或木;以所司屬言之,如關嶽神勇義屬金,七煞喪煞,體金司煞屬金也。遁甲七煞乃庚,是謂體金。

生前謀利於水,或亡于江海風波湯鹵之中,及病喪於腰、腎、茶、酒,凡司河泊舟楫,則水象而考也。

凡出身顯聖,亦可推之,則變化無窮矣。大慈顯道南海,三官生受龍神,仿此。

生前陶情花鄉,立業桑麻,或亡于笞杖樹木之下,喪於捆縛、瘋癲,凡司栽植砍伐,則木象而考也。

凡兩可不能一見,當審累重,如南木神應水官者,體木司水也。

生為爐煆之事,死於烈焰瘡痍,血衂胎產,凡司鼎釜孕育,則火象而考也。

宜推而廣之,五行六神諸星配之。

生前土技農耕,死於瘟疫脾胃土石之難,凡司動作,則土象而考也。

惟靈顯東南。

法有以動為鬼,陽男陰女之分,午南子北之來,一動一鬼,三動三鬼,爻以鬼皆動,則以鬼屬之方為方,鬼屬之數為數也。

鬼靜爻動考動爻,鬼動爻動考鬼爻,動與爻計,鬼與數計,如鬼動值土,斷五鬼也。

鬼爻發動,考之宮也,卦爻俱靜,求之外也,無鬼索伏,考之飛爻,伏鬼若空,務之修德也。

鬼爻獨發,以八宮考鬼,爻與鬼皆靜,以外卦考鬼,鬼爻隱伏,以鬼上飛爻考鬼,鬼伏複空,乃無鬼祟,惟修德而已。此專考鬼,非斷神也。

夫一官鬼而專於五行,二官鬼而專於六神,動官鬼而專八卦,亂官鬼而專諸星,世官鬼而專六爻也。

卦有一官,以五行像之。卦有二官,以六神像之,如下臨白虎,則曰武神,上臨青龍,則曰樹神也。卦有動鬼,以八宮像之,如鬼動乾,則曰天神,如鬼動坤,則曰地祗也。卦爻亂動,或中有官動,以何星臨官像之。此專斷神也。

神鬼有殊,考求無二,是故官動乎乾,謂幹天神,謂沖寺廟,父老僧人之鬼,王侯都廈之靈也。動乎坤,謂瀆地祗,謂妨墳墓,母嫗之鬼,後妃之神也。震東方也,九天之神,道之宗,蠶桑舟車之司也,辱身折足之鬼,雷火部之威靈也。巽東南也,其司風波鎮海之神也,花果園林之祟,長婦女之魄也。坎北方也,在天為北斗,在地為北極,百川四海琲e之靈,其廣大也;蓋天下水火之神,確乎其不可易也。離火德也,於星熒惑,於士庶曰香火,於家曰灶,於骨肉曰中女之鬼也。艮為山神,為五嶽,為荒塚,及童兒之鬼也。兌為西方,釋之宗也,咒咀之孽,屍祝之誑,師尼之鬼,酒色之邪也。

言官鬼獨發,卦爻皆靜,以八宮象斷如此。

初爻井祟,井中之鬼,司居之神也;二爻灶祟,灶下之亡,司境邑之神也;三爻家堂之祟,閨壼之鬼,司都郡橋埠之神也;四爻門戶之祟,關隘之神;五爻道路之祟,王侯之神;六爻墳墓之祟,慈悲之尊,奴僕之亡也。世于初者,家神也,世於二者,土神也,世於三,為園神,世於四,為五神,世於上,為山神也。

言卦得一鬼,現在何爻,及世鬼居何象,以六爻象斷如此。

青龍之為象也,司喜慶財利之神,東方聖賢,文班之師相,為桃李之妖,胎產之鬼也。朱雀亦離神也,司詞訟、紏善惡,掌交易,主生育,狩端門,權中鼎,或言語之幹天曹,或囹圄之妄冤鬼也。勾陳一土神也,司禾黍,主社稷,為工巧之亡,折跌之鬼也。騰蛇屬火,黃帝之左右也,為妖邪怪異之擾,飛遊砍伐之神,繩結驚狂之鬼也。白虎為金甲之神,為喪服之祟,兵凶虎橫,稱呼元帥者像焉。北方元武,強梁之神,盜賊之鬼,河井之亡,妓女之魄也。

卦得二鬼,上臨何神,下臨何神,以六神像斷如此。

父母為祖先,妻財為臣妾,兄弟為手足之纏,子孫為兒女之孽,世是本宗,應是異姓。

六親有動,則以六親像斷如此。惟化鬼及獨發者尤甚。世,本家鬼也,應,他姓亡也。

犯亥子,則天將鬥神可禱也;犯巳午,則火德財神可禳也;樹神東嶽,乃寅卯之官,佛氏喪車,乃申酉之象;辰戌為處處之土神,醜未為家家之地鬼。

十二支神值鬼,則以十二支像斷如此。

猶有官鬼現于貴人者,冠冕之神也;天喜者,利市吉慶之神也;喪門,喪服神也;天火、火德,天觸、灶司、天賊,強梁劫奪之亡;天獄,笞杖徒流之鬼;官符主訟,羊刃司兵,驛馬為商旅之冤,天河為覺溺之屈;華蓋,僧道也,咸池,娼妓也,暗金,產婦也,血衂,血鬼也;太歲,土德;刀針,斬絞傷也,坵墓,墳塋之咎,喪車,棺槨之殃,折煞,折跌之鬼;飛廉,遊神,將星,武神,天醫,醫神,天馬,馬踏;浴盆,嬰童之溺,摧屍,伏屍之禍,孤神,絕嗣之鬼;太陰月德,受福于王母,太陽天德,賴祐於上帝也。

鬼值何宿,則以諸星像斷如此。天河水庫,乃天之浩府,故正自辰逐月順行,刀針金宿,正月當自乾起,故始亥順行也。余詳諸星章內。

夫四穹之內,無處而非鬼神,然有方隅風俗之所尊,地水火風之所司,或顯一鄉,或征一國,難以繁陳。語謂千古而上,未有之神何所知,千古而下,再成之神何所擬。察鬼神者,但以五行八宮,變化而像之,以為後學之範,雖今古可通也。必實指鬼神而泥之,則誣矣。

大抵神多為祐,鬼多為祟,蓋災病之來,多因自孽,若不洗心悔過,以除孽本,徒聚巫陳牲以媚鬼神,鬼神未必享也。況炰殺生命,以祈我之命,是益重其孽也。故曰:祭祀莫善於解禳,解禳莫善於修身,此之謂也。吾于鬼神章,獸三致戒雲。

易冒卷之七

學業章第五十八:

內詳九流百工何業成業執役業牙丹爐符咒修養九問

君子以習其學,百工以肄其業,學儒者,文爻實而聲名振,世體空而德業迂。從九流者,官鬼備而人慕,妻財旺而利豐,從百工者,以財為用也。

學能庇身,故父母為文書,官鬼為聲譽道望,妻財為利息,財官兩備,其業必豐。

如百工未業而筮何從,得金財而利金玉之工,水財而利水澤之技,火財為機織裁剪陶鎔,土財為農田泥土砂石,木財為花園樵采桑麻。

財發坎而利於豕酒,妻突離而宜於陶爐,震巽為舟車轉運之謀,乾兌為玩好敲槌之事,艮喜樵夫,坤樂農父也。

以財值何屬、財動何宮斷之,玩好為寶貝金玉,敲槌為銅鐵工也。

天醫為醫,驛馬為商,貴人為役,天罡為漁,朱雀為優,白虎為屠,青龍為翰,騰蛇為戲,勾陳為匠,元武為幕,以財旺宜趨,財衰宜避也。

以財值諸星六神符之,役,隸卒也,幕,幕賓也。旺財所值,是業能興,衰財所臨,此業不發,倘卦無財爻,則以子孫為財元神,動離宜陶,並雀宜優也。

成業者,世空則無成,卦六沖而有半途之廢。執役者,財官旺則利歸其室,官克世而有樸作之憂。業牙者,財官旺則客集其門,應象空而有張羅之歎。
學丹爐而用財,學符咒而用官,學修養而用世,此則有別,其他百藝,皆以財為用也。

符咒求靈通,故用官,修養求長生,故用世,其他工巧技能,專以資身立家,故執妻財為用。

蓋問業在於趨利,因業之利而辨諸用,則用神隨業而移,吉凶昭焉。

治經章第五十九:

內詳性經專經著書詩畫參禪明傳演法修譜八問

古人受書,經學尚焉,此義理之源,亦科名之藉,故官文兩旺,而名榮經術,世空而白首無成。

概問何經,則以五行分之,金為春秋,以其義也,土為易,以其信也,火為禮,以其文明也,木為詩,以其被樂也,水為書,以其出雒也。雖然,概問不如專筮之明,考其官文旺實,並臨歲月,而遇擢可期。

概筮,以文書屬何爻,旺則宜趨,衰則宜避。專筮,惟官文喜旺,世爻忌空。

夫筮改經,猶蔔求名,父官旺而名成,世爻空而不遇。治經經成,著書書成,文與世象,不宜一空。筆耕書傭、賣文賣畫,父與財爻,喜其兩得。

欲參宗禪之奧,戒六沖而世空。欲述古今之文,明聖賢之傳,忌世空而文陷。欲演天書之秘,亦戒世空六沖,文陷而道偽,官旺而名高。欲修祖宗之譜,父旺而流芳,世空六沖不成也。

蓋學而求道,在乎成身,則六沖世空為戒;學而求進,在於成名,則象文爻宜旺。占者審之。

延師章第六十:

內詳附學相資同坐館安蒙讀寄讀成師邀遊訪遇九問

親師擇友,學業所尚,故以文書為用爻,不宜休囚,休囚有伴食之譏;不宜空破,空破無師資之益;不宜散絕,散絕多作徹之嫌。且三沖來往,難收一歲之功,遊魂改移,定有二家之志。

是以文書居日月之上,則師嚴而道尊,成人有德。臨旺相生扶,則循循而善誘,名實兼收。動衰變旺,先惰而後勤,動旺變衰,先嚴而後敝。父化退而倦勸,父化進而克振,父化父而殊經,父化財而賈儒也。父化官則有顯貴之交,父化兄則有追隨之友,父化子孫則高閑好道,多物外之心,旺而克世,學問有責成之功,衰而克世,館餐有求全之意。兄弟動多爭主,子孫動多附從,官動高名,財動重利。

唯父為子而延師,然後以應為西席,以世為東家。應生世者,主賓相成,應克世者,遊從不易,應空其意不留,應動其心不一,應破散其體不寧,而世動世空,則吾心先倦。然進德修業,必系文書,故父母之爻,不可一病,故應爻旺而父爻衰,不受切磋之益。

自占場父為用,父占兼應為詳。蓋應乃師之身體,父乃師之德業也。

父母為師,尊其道也,世應主賓,言其體也,賢愚優劣,專察父爻,若百工學藝,技而非道,專憑應象,唯六合及應旺生世為吉。是故應空其技不精,應破散其製作不備,應墓絕其藝不巧也。應克世而多役使需求,三沖而不能久處。

道貴博學專用文,技貴異巧專用應。

卜附學者,以學為先,亦看文書,忌三沖父陷;兄動克世,則學友輕狂,應爻克世,則主家重利。卜相資者,友而非師,則看應象,喜六合生身,惡三沖克世,喜生扶旺相,忌空破散絕。

若同坐有功,館地有益,又看文書。館地之安,世爻毋空破散絕,而鬼象莫之交重,則安寧可居,而隨墓助傷,亦有災咎也。

若蒙讀之安,惟取子孫旺相,而鬼動命墓不宜也。附親遠學,離鄉寄讀,及入學諏吉,皆同此占,兼看文書之旺衰也。延師成否,貞沖合沖,世空應空,及無官而不成。邀師遠遊,父占應壞而不從,子占父壞而師不諾也。訪師遇乎,指其人也,應空六沖,則不得其門也。生我者親,成我者師,可不慎乎?

卜館章第六十一:

內詳何地何時就館開館附學代館辭館薦館攘館選刻蔔徒幕館商館十三問

問館有無成否,喜六合生世,惡三沖應空。

問館何地,以應為方,在坎兌而近水,在震巽而入林,在坤艮為山野,在離為城市,在乾為大都靈宮也。應居父母,則詩書禮樂之家,應居官鬼,則仕宦史胥之宅,居妻財為商賈,居兄弟為同儕,居子孫則清閒道德之門也。以陰陽而分男女之延,以內外而分遠近之請,以遊魂歸魂而分本土他境,以六神分景色,諸星為人事也。問得館何時,實世生世合世,則其期也。

應帶青龍,其地在長林豐草,元武其家在水畔池傍,朱雀鬧市煙村,白虎荒鄉僻境,勾陳近于田野故塋,騰蛇依於往來工藝舟車也。貴人為宦,驛馬為商,華蓋為僧,天財為賈,天豬為屠,餘以類求。

既延而問就館之吉,三沖則硯席難終,財陷則束修未腆,應空無尊道之志,克世有慢師之嫌,應破散絕有怠學之心,唯六合財旺應生為吉。館已定矣,如我處而身安心定乎,則隨墓助傷,不可犯也,世用空破散絕,不可遇也,官鬼不可動也,動則以五行八宮、六神諸星詳之。遊魂不久,三沖不定。

鬼靜無戒,鬼動有忌,艮由童僕產禍,兌由婦女生言,乾坤防老翁嫗之憎,震巽慎小工技之讒,坎驚盜,離驚火,八宮之約舉也。金喪,火非,土病,水失,木折,咸池淫,天賊盜,官符訟,驛馬遷,五行諸星之約舉也。六神亦然,元武遺亡,朱雀譭謗,龍敗事於嗜酒,虎失利於兵喪,勾陳趄咨遁悶,騰蛇浮燥驚惶。

設帳來從乎,應空則負笈無徒,財虛則館榖不盛。問附來者,同於設帳。問代席者,同于成館。若筮辭館,以應為主人,應克世而不從,應空散破絕而不遂;主不從雖六沖不能解,主不遂雖游魂安可辭,惟應實及不克世者,可以去也。

筮薦館,類於仗托,貞沖應壞則不力,克世則不忠。筮攘館,猶於奪婚,應破散空,彼謀不遂,克世而為其所奪也。

有問選文刻書,其用有二:名用父母,利用妻財。蔔徒好惡,其用亦二:三教誼同父子,故用子孫;百工業以求利,故憑應象;然執贄之後,有子孫應象之分,束修未行,則皆從應象,此三教百工同也;應克世而其人矯罔,應空破散而其人下劣,三沖而無琱腄A財空而無禮幣。

若筮館於衙幕,及同業于富豪,財官世應,喜其生合,忌彼空沖。若筮遇于何地,則不以應而財,財生之方,財動之宮,乃可圖也,財屬五行,乃其象也。六神諸星參之。

財動論宮,如財動乾宮,宜趨西北;財靜論生,如財屬金爻,利涉東南;妻財臨水,遇魚鹽之業、江海之濱,妻財臨木,遇花果之行、山林之所,土覓田野,火覓城市,金覓玉石;武水龍木,虎兵雀市,蛇商勾醫;天醫醫使,華蓋僧從,皆以財考也。納人之請,世應為先,服人之事,財利為務。

功名章第六十二:

內詳發年考時發案收試補廩廷試武試封蔭投麾從軍委署草野求名仕途大象升信升時是期升方是地是官筮官補官援例久任身安薦獎開複上書獻策條陳慮參防後大計告養履危揭參交代雜職裁缺公議國務四十問

國家以文章取士,則凡大小試,皆以文書為用,故父母喜日月旺相,惡破散絕空,飛而無助,虛抱經綸,伏而有填,定升廊廟,安鄉遇克,將飛而墜,絕處逢生,已棄複收,象凶而吉者遇其時,象得而失者違其令也。唯文書臨建臨破,不同此例。得名在我,世不可空,主試在公,官不可失。

求名者,以父母為用爻,官備世實則吉。飛而無助,如未建辛日,得漸是也;伏而有填,如午建戊午日,得大畜是也;安鄉受克,如亥建甲寅日,得乾是也;絕處逢生,如申建乙巳日,得震之隨是也;遇其時,如卯建丁亥日,占秋試得大過之井是也;違其令,如寅建辛亥日,占春試得師之坤是也。遇時,謂考期官文值月建,違令,謂考期官文值月破。若文書以象學業,今值月建,後逢月破不壞,今值月破,後值月建不全。

有謂六沖不吉,曰否,或應阻其考也。有謂合處逢沖不吉,曰否,或臨試而值變也。有謂悔沖不吉,曰否,或慮得名而有事也。有謂隨墓助傷不吉,曰否,或名成而疾病驚惶相纏也。有謂二分不吉,曰否,或求名而兩適兩就也。有謂兄動不吉,無非奪標之嫌,子動傷官,無非囑託之輩,財動克父,無非賄賂之夫,唯在官文兩強,仍可得志。科舉古占,得乾震則吉,乾天震雷,以應元首聲名,然皆憑于父搖官發,化變飛騰,若父失官空,寧辭渝落也。

已以八者,求名雖不宜見,若得官文旺備,或先阻礙,而後成名。

是故拔元拔首,父母建于日月,補增補廩,妻財並于豐隆。世居父旺,曾經揣摹之成,應坐父興,當賴風簮(?)之助。動衰變旺,喜後勁之文,動旺變衰,惜強弩之末。進神則上其名,退神則下其等。爻爻相助,文章粲于鬥牛,象象來生,姓氏懸如日月。兩官兩父,旺則連登,衰則再試也。猝病懷憂,誠是隨官入墓,越規受恐,寧非助鬼傷身。父壞而帶騰蛇,近憂降辱,財動而臨白虎,遠應丁憂。衰居龍雀,長詩字而短文章,廢坐勾元,隳誦讀而耽酒色。世投月破,恐病阻試期,身犯旬空,忌心慵塵務。有氣有傷,小有瑕庛之戾,無根無倚,大嫌荒謬之篇。

如筮發跡何年,官衰補助其官,父衰補助其父,兩現而強其弱,一伏而露其藏,實世而是其時也。

如父旺官衰,以助官之歲為期,官旺父衰,以補文之年為發。官文兩現,若有一衰,則生助所弱之爻,如酉建壬戌日得革,醜年發甲是也。官文一伏,後遇露其藏,如亥建乙卯日得旅,而辛卯發科是也。既問第而複問年,或世空當應實世爻之歲。

筮考何時,維司官鬼,發案何時,兼詳父爻,收試遺生,專依系象,空散無憐才之心,破絕少廣羅之量,最忌克世,慮有殺刑。

凡按考獨視官,發案掛榜,並視官文。系象即官爻也,帶病不收,克世即怒。

有糧可補,世空財壞嫌無,允廩可幫,鬼克官亡嫌駁。成乎,同於謀事,攘乎,類於奪物也。

官空破而及克世爻,是文宗不允,指是缺而能成,貞合沖、世應空、財官失,則不就。憂人來攘、頂名寄籍同類,應不克世,無相奪也。

廷試擢第,專以官鬼旺相為要,日月並見而掄元,時令旺相而高第。世不宜空,文不宜陷,官爻旺而歲五生,利見召對之榮,文鬼壞而隨三墓,憂有不測之辱也。最嫌子動,為卑我品秩,複忌兄搖,為奪吾上第。官伏動扶,疑得位而未任,卦沖世破,恐臨試而不前,官絕遇生,偶逢新例之擢,父衰得助,複有考選之榮。

此以官鬼為甲第,父母為對策,歲五,即歲群五爻,三墓,即命墓世墓身墓也。

武試貴乎官,英雄得錄用也,世不空而父不陷,便利虎閨。請蔭請封,戒五爻之傷世,及官鬼之克身。父乃玉牒,不可破空,世是謀躬,不可虛陷。

如為父母子妻,則世空不忌。

投麾效力,貞沖鬼動則不錄,官爻空破散絕則不用,為名則官旺為佳,為利則財官並重,世不可病,官不可克。入伍從軍,以身命為要,世象強良,冒鋒鏑而成功,官爻旺相,拔行伍而拜爵,官爻克世、助傷隨墓,弗宜見之。署篆委鎮者,筮成類謀差,世應空、貞合沖,及官不可病,筮利同服役,官壞財虛,徒勞馳驟,官來克世,且慮 釁生。

匹夫好勇而筮曰:吾生平功名何如?若官旺則有特授之官,世空則成妄想之咎,隨官入墓,助鬼傷身,則戒覆家亡軀之禍,當勉於守正也。

後世用才無方,亦備此占。

既食祿於天家,而筮仕途,皆以官為用神,喜居日月,人仰照臨,喜居旺相,物沾時雨,喜值生扶拱合,如倚長城而馳康莊,忌值破空散絕,空則失職,破則敗事,絕則解任,散則削籍矣。子孫動而防公議,別衰旺以定重輕,兄弟發而減傣糧,分喜忌以言凶吉。長生官而知宦境之遠達,帝旺臨官而知仕路之升遷,衰墓死絕,而知官道之否,進神則升爵升階,退神則降祿降級。變墓絕而動生扶,日月克而動變生,皆為安象。洩氣動而元神靜,升信杳然,元神發而用象搖,遷音乃至。

子乃官之忌神,動則克官,若官旺子衰,或有小過;或子旺官衰,乃受其禍。兄弟非官鬼所忌,但嫌克官之元神,應見罰傣降級之憂。爻得官鬼獨旺,不用元神,亦當順利升擢。卦中或遇子財皆動,官得三象貪生,反屬大吉。

自占世爻,蓋不可空,空則當升而未遷,有位而無司,在任而居閑,帶罪而立功也,他占則否。隨官入墓,助鬼傷身,仕宦之所忌也,衰旺皆凶。六合六沖,非仕宦之所忌,沖而旺相,三月之淹,合而休囚,五年之滯。猶有晉升為吉,屯蹇為凶,亦不可遺也。

凡占晉升屯蹇四象,值言吉凶,無論官鬼。

問升遷,蔔得日月之官,則超遷也,得旺相之官,則平升也,得休囚之官,則未轉也。旺相而動尤速也,休囚而靜更遲也。遇空失望,遇破阻謀,遇散枉求,遇絕難始,遇世空而弗遂其占也。毋謂官伏,得助亦升,毋謂子動,得日月亦升,毋謂沖合,得交重亦升,毋謂隨助,得旺相亦升。

專考官爻,代占不忌世空。

其升何時,值月為法,逢生旺而會推,遇扶助而高擢。再筮是期,世實官崇,非複他日也。

如兩官一強一弱,其弱值月則升,如亥建壬戌日,占遷得豐,季冬始升是也。一官必求值月,可以占驗,如長生臨官,得官有氣,亦可升遷,生助之月亦然,而不若值月為最,長生次之。

其升何方,官屬為法,屬金而當升任於西土,屬木而當治事於東方,屬水而當齊民于北海,屬土而當秉政於中央,屬火而當為化于南隅也。

不拘官爻衰旺,及十二支神,大略以五行分之多驗,如戌建戊申日,占何方得革,以支神言,則以醜官東北,未官西南,後應擢河南中土,其他仿此。

若獨發離宮,關南柱石,單搖坎卦,塞北屏藩。其在巽也,興教化于東南,其在乾也,立功名於西北。兌當隴蜀,震偏齊魯,艮行遼薊之漠,坤來秦晉之疆也。

凡獨發,則以八宮斷方數,其他則以五行斷地利也,舉天下而言之,弗拘鄉、任。

一世官則以禽宿為分野,一伏官則以飛神為地方,然占官而不占世也,既仕以官為象,而不執世。

卦中一爻官鬼複居世上,當用演禽二十八宿分屬、何處、祿仕是也,如亥建戊寅日,卜升方得同人,亥官居世,京房降宿危星,後擢齊地分野。卦內無官,當求伏官之上飛神,以為任所是也,如酉建乙巳日,占升方得頤,丙戌世伏己酉官,後擢西北,餘仿此。

歸魂屢復舊任,遊魂嘗履新途。六沖伏藏則遠,六合出現則近,內近地而外遠方,初接壤而六邊鄙也。

凡卦中只一官爻,在內為近,在外為遠,初爻近,六爻遠,餘爻類推之。若遇內外兩官,則考其卦,遊魂六沖伏藏應遠,歸魂六合出現應近。蓋一官以內外分遠近,兩官以卦象分遐邇。

有指而筮得是地乎,貞沖合沖、官壞世空,則非食祿之方。有蔔考選升調,而筮得是官乎,世實官旺,則為應拜之職。

考職選官,升任調缺,或指是地是官,而筮同此法。

概占當得何官,則專察官爻,以八卦而別其屬之部曹。

乾為天官,古稱塚宰,木天之臣,屬朝廷禁內雜職,及廄馬之司。坎為冬官,古稱司空,總河總漕之務,司台諫,屬天下之水利者。艮為閽寺,司晨門之吏,防禦備衛之僚,治獄禁,屬礦藏寶庫錢局之類也。震為春官,古稱宗伯,師傅太子東宮,或總試總裁,及司宗廟祭祀禮樂文章之官也。巽為天使,及司上林,奉命申四方者,上差之僚佐也。離為夏官,古稱司馬,專耳目之權、糾彈之事,一為端門之輔,修史之文明也。坤為地官,古稱司徒,司天下農事,有土之官也,疆場社稷之任,母后之內臣爾。兌為秋官,古稱司寇,司言語,職刑罰,通章疏,主上膳之事也。

以六爻而辨其位之高卑。

凡官在初爻為散缺,一為本鄉官守。在二爻為縣邑,一為諫議大臣、相國學士。在三爻為守牧,一為三司首領,及大衙門隨從之官。在四爻為司道,一為九卿六曹,及近君之臣也。五乃君象,非臣所居,惟代天巡狩之官,及欽命欽差者當之。六爻為貴戚之鄉,及宗廟功勳之臣、高尚之士、輔相王府之官、四圍之股肱也。武途封職,其義相類。

以五行而分其官之職掌。

凡金官必司兵事,或執刑衡。木官必司工務、禮樂苑囿、車輿舟楫,及桑麻、製造之事。水官必司江淮河海,及水利鹽務、稅餉漕儲。火官必司文章、參劾、祭祀,及冶鑄、喉舌之權。土官必司土地農田、社稷邊疆,及陵寢、屯守之柄也。

以六神諸監,而參考其官之政事。

青龍則其政清耀,文章詩賦清花之府也。朱雀則其政剖斷,諫議善惡,折辨是非,言路之官也。勾陳則其政田土,興教勸農,治寇保民,一方之牧也。騰蛇則其政傳宣,往來馳驟,浮沉體察,差遣之利也。白虎則其政威武,掌生殺之權,秉軍旅之事,刑罰之宰也。元武則其政水利,司捕司謀之象也。文昌為翰林,官符為有司,天馬為欽差,天獄為禁吏,鬥木獬,巡方之官也,尾火虎,兵權之主也,星日為馬,聖傳之司也,亢金龍,文章之相也。大抵五行六爻八宮為經,六神諸星為緯以參之。

日月以像之,世應以度之,君臣以位之,是故獨發論宮,一爻論位,兩現而求諸屬,俱無而考諸伏與變,伏占飛神,變占八宮,伏變這法,亦可離位屬也。欲知當世之官守,以象求之,雖代有更名,理不遠矣。

凡官臨日月建,若非社稷之臣,定是直節科道之官。官爻持世為正印,臨應為左右之職。五爻為君,非禦史而當寵倖之臣;二爻為大臣,為宰相,而為國家之儀錶。官爻獨發,但論八宮,官爻一位,但論六爻,官爻兩現,但論所屬,卦無官鬼,則求伏上飛神,以位屬辨之,卦有動象,則求所變官爻,以八宮別之。

補官起服、援例納粟,戒世空而反遁也。圖差代役、選缺參房,問成乎,沖不利謀也,世不利空也,官不利壞也,問財則不利財虛,問辱則不利官克世也。

或筮久任乎,三沖遊魂則不久,官壞而罷職,世空而解組,官克世而參謫。或筮履任身安乎,隨墓助傷,及任乃病,世破鬼發,臨政抱災也。

久任以官為官,身安以官為病,蔔筮用爻,妙在變爾。

求薦獎,而遇官文破壞,恐薦賢之不力,鬼象克世,慮獎餙之非真。世值空亡,求榮不遂,望擢難遷。謫官開複,亦同此推。

民間坊匾、旌表、冠帶、衣巾、鄉賢、鄉飲等事同類。

面聖上書,叩閽獻策,遁不可遇也。見六沖而上下睽隔,受五克而披君逆鱗,五位傷而忠言逆耳。若條陳於將相,喜官興而忌克世也。

五克謂五爻克世,五位,謂五爻空破絕散也。

夫在任而防參罰,惡子動而好官興,世空則離任。離任而慮後患,好子動而惡官興,世空則無事。大計之問,求官鬼之無瑕,索世爻之有氣,官臨日月生扶,定膺卓意廉能之選,子孫動而有降職之憂,兄弟搖而有罰傣之議,兼逢官破,致仕還鄉。養親給假,告病休官,若官克世而被惡,官爻破絕空散,誰明高蹈之懷,世象隨墓助傷,反受風塵之縛。任亂地而求身安,隨墓助傷、世窮鬼發非祥,任危邦而求爵顯,官隆世實則吉。

設如治河防決,忌鬼動鬼克,抽稅征商,忌應空財壞。考卷有瑕用父母,征徭無用妻財,在占者志此用此,志彼用彼也。

凡公揭參疏,猶詞訟也,先占上意從違,次考應爻生克。何時交代,官鬼墓絕、子孫生值以為期;何時官來,毋拘士庶僚役,官鬼生旺以為實。覓人代署,應空誰為代之,或從官,或從人,用爻當晰也。

官來,指其爵也,人代,指其人也,用爻微細如此。

太醫、僧綱、道紀,所喜惟官旺財備,所戒乃鬼克世空,以及隨助也。

凡占雜職皆同此。

衙門裁革,止察官爻,公議短長,惟求鬼象,國務行止,專從五位也。

官旺則不裁。公議將行之事,鬼破則中止。興革損益,得君命為行止,五爻克世,則不行也。

用人章第六十三:

古之治國者,莫難於知人,知人善任,而庶事有濟,況于營家治生者乎?

任僕以財為用,任人以應為尊,三沖則鮮克有終,克世則中懷不利。

任長以父,任幼以子,任士以福,任臣以應,因其任而為用也。以生世為忠良,克世為奸惡,空則無能,或不為我力,散則無心,或不從我用,破不一向,絕不先勞也,縱生世而不得其力。任文以父,任賈以財,任畜牧以子孫,任交遊以兄弟,而應象皆不可病。蓋應為根本,藝為枝葉,應空破,雖父旺而不文。

六親之推,父母為才能,弟兄為詭詐,子孫為善良,妻財為術技,官鬼為強梁也。先忠後侫者,子化官,先奸後義者,鬼化財也。

必因生克,而後言吉凶。

六神之推,帶青龍而生,則得彈鋏之賢,隨青龍而克,則惟藏刀之詐。虎生世者,剛而直,虎克世者,勇而暴。雀生世者,辯而忠,雀克世者,侫而奸。武生世者,智而敏,武克世者,巧而賊。騰蛇生克,分損益之虛浮,勾陳克生,分善不善之遲滯也。

若來生世,雖凶亦吉,如來克世,雖吉為凶。

動于八宮,則察八宮之情,坐於五行,則推五行之性,星煞詳之,衰旺考之,則人之賢不肖,可藉蓍而得也。

八宮專論獨發,五行六神諸星,惟論用爻所值,如動於乾,生世為剛健,克世為驕恣;發於坤,生世為柔順,克世為阿逢;在震,生世為正直,克世為暴戾;在巽,生世為伶俐,克世為風從;在坎,生世為智巧,克世為奸險;在離,生世為明識,克世為浮燥;在艮,生世為篤實,克世為疑滯;在兌,生世為和悅,克世為諂侫。水之為賢曰智,為不肖曰賊;火之為賢曰急,為不肖曰縱;木之為賢曰慈,為不肖曰懦;金之為賢曰剛毅,為不肖曰強橫;土之為賢曰敦信,為不肖曰愚蠢也。驛馬之生也,勤於趨走,克也,數於往來;天財之生也,善於生息,克也,善於貪攘;官符之生也,長於智謀,克也,長於訟鬥;咸池之生也,能於工技,克也,溺於酒色。生世,則有益於己而為賢,克世,則有損於己而為不肖。

測隱章第六十四:

內詳喜怒害助測物

事多蒙昧,跡涉嫌疑,人心之誠偽喜怒,物象之有無完缺,善筮者,亦可以意得之。

故筮誠偽者,專察用象,疏則用應,親察六親。用空則不實,用破散則非真,用絕則其習不堅,用動則其操不篤。化於生扶子孫,善而可親,化於克沖官鬼,惡而宜避。測人喜怒,用神沖克世爻,則怨惡相加,空散破絕,則憂喜無實;居白虎而生世,怒而不遷,居青龍而克世,喜不相及;卦沖而爻生,外怒而內悅,卦合而爻克,先喜而後嗔。喜怒之占,生克為重,沖合為輕。

筮為我害乎,克世者是,筮為我助乎,生世者是,然逢空破散絕,則損益鹹虛。

測物有象,父像文書,財像珍寶,鬼像妖孽,子孫像飛走之物,兄弟像工力之事。有無完缺,以用神衰旺、虛實、破散斷之,則物無遁情矣。

收雇章第六十五:

內詳雇工倩人去惡防奪防非防病諸問

凡占收雇,三沖不久。收僕備驅役之使,財為用神,是以財神空,身雖從而心不向,財神破散,輕疾病而重喪亡,財神絕衰,不得其用,財神旺而生合世身者,此手足以奉腹心,財神旺而克沖世者,此幹僕而加弱主。故未收而占臧否,止忌三沖財病,雖克不嫌;已收而占去留,亦忌三沖財動,克世當去。

未收之時,財疲生世,吉而不吉,財健克世,凶而不凶。已收之後,如問忠奸去留,克世則負己,生世則盡公,豈能執吉神克世不凶乎?

察其性情,專於用象,金剛、火強、水智、木仁、土信也。青龍能文,朱雀能言,白虎暴戾而元武奸,勾陳遲鈍而騰蛇浮也。八宮辨之,諸星配之。

用爻獨發而論也,在乾志高,在坤性順,震直巽奸,坎暗離明,艮訥兌侫也。角有蛟志,尾有虎性,奎有狼心,星有驥德也。隨生克衰旺,而言吉凶。

遊魂用空者,則有逃亡之變,歸魂用破者,則有回贖之嫌。二父二官,事或兩頭之系,三刑三破,身常四體之災。世空我疑,間動防阻也。

三破,謂歲月日之破。

雇倩人工,則應為用神,應破絕則不能美其終,應空散而不能謀其始,三沖無定,克世無良。倩蠶織之婦,婦女從財,財不可壞,雇倩從應,應不可病。應來克世,恐害吾事,合沖變沖,不可久留,八純六沖,不可暫用也。

欲其去,應克世而不去,欲其來,應受阻而弗來。人可信矣,不為奪乎,應克世而被爭;人可用矣,不受非乎,官動官克而被訟;人可用矣,不有病乎,命墓、應壞、鬼動而患病。

易冒卷之八

理財章第六十六:

內詳幹謁囤積賈肆托本寄貨公門博戲借貸覓物訂會巫醫優娼工技緣募迎客脫產行險索逋奪報發伏造作脫置諸問

凡趨利之占,皆以妻財為用,因事而求,偶兼他象,是故幹謁宜官,財官不可喪氣,商旅忌鬼,官鬼豈宜交重。

行商若財爻旺相,或鬼動不值雀武蛇虎,亦為有利,倘妻財空破,即應訟盜驚災。

囤積審脫時衰旺,養育種植類之。脫於春者,宜木象之乘財,售於冬者,惡火爻之為用。

當考所筮之時,亦宜財神有生扶,無破壞,後複遇時,方得厚利,倘占時原屬破散,失救援,縱後遇時,亦利薄也。

財審有蒂,遇時則芳,財神無根,遇時亦常。脫地有定則考時,脫時無定則隨占。

如賈肆之業,止論時下占財衰旺,不可以後來日時為應。

賈肆之問,亦利久長;托本寄貨之問,又利始終。故三沖有始而無終,應爻破散,先忠而後侫,應爻空絕,先親而後疏,應爻克世,懷叵測而侵沒也。四者有一,縱財無克破,亦弗用之。

凡占業得財神旺相,如無夥伴,雖遇三沖,但不久而亦有利可為,惟托寄遇沖,斷無終始,財雖旺相,不可行也。

趨利公門,當控官心喜怒,求財博戲,須詳應象克生。

官鬼空破,乃官不重也,若克世主有刑責,故財雖旺不吉。應爻克世,乃彼勝我也,財雖旺必先贏後輸。

借貸戒應空,是謂虛諾;覓物忌世空,是謂難得也。畋獵如之。

買貨若遇世空,妻財雖有在卦,亦主難買。

複觀所求,當分其用,飛走之靈,不用財而用子孫,衣服舟車之具,不用財而用父母。

訂會類於謀事,貞合沖則不聚,世應空則不會,財官陷則不成也,為人說合亦然。若筮得會,財當日月可獲也;若筮有終,三沖應壞克世非良也。

財當日月,如酉建丁酉日,占庚子日搖會,得水地比,果獲之是也。再如寅建乙卯日,占何時得會,遇豐之離,其後午月方獲,是財當月也。餘仿此。

巫醫之利也貴名譽,官鬼為專;優娼之利也貴皷舞,亦官鬼為務。工技之於人事也貴情好,忌應克世;僧道之於緣募也貴悅從,惡應爻空。行次迎客,彼空誰來;脫產求交,應空誰與也,交有所指,則同謀事矣。

或兼用官,或兼用應,而財神不可脫也。

若行險求財,此非營生之本,未言其利,行明其害也。動傷隨墓而害大,應克世而途遇強梁,官克世而路遭羅網,鬼爻發動,虎臥當道。欲往何哉,加元武為寇盜之凶,加朱雀為鬥爭之患,勾陳為攔阻之人,騰蛇為風波之駭,白虎為災疾之危,惟青龍可以凶而吉也。

非分之求,凶多吉少,常身家俱殉,故有戒詞。

索逋者,應克世為負心,奪報者,兄爻動為攘光。

脫者宜動,留者宜靜,發伏藏者宜伏而現,假造作者宜變而建。

發伏,如開礦淘沙取藏之類。假造作,如木匠土工針線機織之類。財臨變爻,複值日月建為吉。

財逢合而當遇,財逢沖而當起,貨人宜衰則易買,貨出宜旺則得價,財逢生旺當征貴,財逢衰病當征賤也。

此言貨價貴賤,收發之宜。

財爻絕,得生則脫,財爻空,得填則獲,財爻破,得補則複,財爻無,見時而得,財爻旺,墓庫而收,財爻衰,得旺則長也。化進神者日增,化退神者日減,利厚者財化生,利薄者妻化克也。

此言財爻生克補救之法。

遊魂財旺宜行,歸魂財衰宜止,六沖宜改圖而得利,六合宜需守而生財。坐世遂本地之求,居應稱他鄉之脫,現於間爻,中途反生息也。

此言脫貨之利。

財衰於內,買宜近鄉,財休於外,置宜遠所。衰而旺,其價先屈而後伸,旺而變衰,其物先金而後土也。卦無財而財且衰,價賤而不得買,卦無財而財且旺,價貴而不能買,惟現而衰,滿心得置,疊而旺,遂意得脫。

此言置貨之宜。

脫貨何為吉方,財生之處也,獨發求宮,重見求屬。置貨何為吉方,世生之所而已。

此言置脫吉方。

問何貨為善,無是法也,當分類占之,間有筮焉。財旺則以妻財所屬,財病則以子孫所屬,五行六神而考也。類金者玉石像焉,類水者魚鹽像焉,類火者陶冶像焉,類木者百果像焉,類土者五穀像焉。青龍木利,喜慶為用也,白虎金利,喪屠為用也,元武水利,酒食為用也,朱雀火利,市肆為用也,騰蛇土利,出入為用也,勾陳人事之利,農田為用也。有指而求,無自妄也。

問者意屬何類,然後以象像之,萬弗自逞聰明,以妄言語而誤趨避也。

夫子孫生我財,喜有而有喜無,官鬼耗我財,吉安而不喜搖,兄弟克我財,喜靜而不喜動,父母為辛勞,喜抑而不喜揚。凡益財者宜其動,損財者宜其靜也。

此言六親喜忌。

傳言得萃,而經營折本,當為占者之戒雲。

京子傳,以萃數缺無補,因戒占求財,興販尤忌。

桑田章第六十七:

內詳種植召耕佃田耕牛蠶利葉價諸問

田之用財,言其耕得也,桑之用子,言其育利也,是故占西成之稔,財實則豐,財虛則荒也。所以五穀熟,為財爻之有助,百果成,為妻象之無傷。卦驗得豐,古稱大有。

夫官鬼天殃也,殃不宜作,作則為稼穡之害矣。是故火鬼動,而司亢旱,水鬼發,而司淹沒,土司蟻,金司蝗,木司風,而及萎秕也。

初爻田也,二爻種也,三爻為秧,四爻為苗,五為穀子,上為耕夫,鬼發於是,則為是災。鬼發初而田原瘠,鬼發二而種複植,三爻鬼動而荑稗欺,四爻鬼發而蟲蠹疾;風雨阻其結也,五象鬼興,病厄困其力也,六爻鬼作。

若夫稻宜早晚,種宜蔬果麻豆,皆察財象逢時。春樹而秋收者,金財之宜,夏植而冬遂者,水財之利也。

召人之耕,應為彼,財為息也。應爻空破散絕,則荒吾田,財爻空破散絕,則薄我息,克世則負己,三沖而無琚A惟應生合而財旺相,則得上農之助。若耘人之田,惟以財為利。

筮耕牛,五爻、子爻不可病也,鬼爻不可動也,爻屬、生屬不可入鬼也。

病謂破空,生屬即醜爻也,爻屬,五為牛也,值鬼有病。

是故蠶以子為用,實則多獲,虛則少成,蓋子孫空破,而憂筐簇之虛,福德生扶,而喜結繅之實。筮坎兌者,雖子旺而徒勞,筮艮離蠱鹹者,雖子衰而倍常也。

官鬼蠶之病也,病不可發,或現於卦,或現於爻,或現於五屬,或現於六神,因事以趨,隨事以避。是以坤艮之鬼,其室不宜,乾兌之鬼,其釜不利,巽震驚風雷之暴,坎離恐水火之殃也。

初爻之鬼,病在種也,上爻之鬼,病在繭也,二為箱,蠶細之時也,五為筐,蠶大之日也,鬼發於是,豈無變乎?三爻人也,四爻葉,鬼發於是,豈非人困而葉悴乎?

何宮何爻,鬼動益甚。

水傷濕曰青,金傷饑曰白,火傷熱曰焦,木傷風曰折,土傷氣曰黃,鬼發於是,則有是病。

此釋鬼限五行之義,青謂濕青,白謂亮白,焦謂細小,折謂軟死,黃謂痿黃也。

龍不可以聞歌唱,雀不可以見喧嘩,虎不可以動悲泣,武不可以觸穢汙,勾陳不可以徒箱筐,騰蛇不可以曆傾覆。

此釋鬼現六神之義,如鬼現支神,則巳有蛇遊,子有鼠舞,午為蟻食,酉為雞啄,亦以戒焉。

複求得利者,專用妻財,複求同育、更種、買蠶、育所,專用子孫。

蠶財,以財為用,同育、更種、買蠶、育處,皆以子孫為用。

夫桑葉貨物也,是故財爻旺相,其貴如金,財爻休囚,其賤如土。蓋金土之貴賤,亦隨日月時而移也,月以月計,日以日計,時以時計,亦隨其占而考也,財旺於內,貴賣於近,財旺於變,貴於後也。

概占何時貴賤,以財旺之時為貴,財衰之時為賤。若計限時日月而蔔,直以財旺為貴,財衰為賤也。遲早貴賤,以財旺之日月為貴,財衰之日月為賤。

葉可盡與,子孫旺而葉盡,葉可余與,妻財豐而葉餘。

問葉可能盡,蓋子旺蠶好,則葉可能食盡。蠶食外尚有葉多乎,財旺則是年桑葉茂盛,故應有餘也。

畜養章第六十八:

夫禽獸之物,以子孫為屬者,以其蓄利之源也。或用於財,或用於子,其法有二:蓋求物身命則用子,以物取利則用財。

卦屬爻屬生屬,而載于五行者察之,官鬼之神,是為物之災也,白虎之煞,是為物之屠也,畜養之筮忌之。

官鬼為疾,白虎為刀砧,並忌。

是故牧馬牧牛,鬼不可動于乾坤之宮,鬼不可入於五六之爻,鬼不可現於醜午之位,然後考子孫之衰旺,而白虎無拘,蓋耕牛廄馬,縱病而弗屠也。

雞鴨鳥鵝之屬,則以子孫為物身,旺肥衰瘠,空散則亡,破絕則死也。初爻是其位也,酉是其命也,皆忌鬼犯;虎為其宰,鬼為其疾,皆不可動。

此言畜禽消長肥瘠。若販雞哺鴨,求財當以財神為用。

貓犬彘豕羊鹿者,莫不以鬼依二三四爻、寅午未戌亥之位為凶,發於坎兌艮之宮為不利,而子孫喜旺、白虎喜寧也。

二爻貓犬,三爻彘豕,四爻羊鹿,寅貓午鹿之屬是也。

夫鬼守於亥者魚必消,困于申者猴死,所以養魚而信以財考,養黃鳥鬥蟲而信以利求,畜牝而今以息問也,當複計其時爾。

不惟以財為用,複當考其獲利之時,如夏畜秋鬥則喜金財。

是故蔔禽獸之肥瘠死生者,專物之身而言也,務用子孫;若以禽獸之畜養而待趨利者,專人之得而言也,因曰務用妻財。

丁產章第六十九:

內詳寄戶投圖歸甲清漏交納散派違限諸問

立戶成丁,置業歸產,止畏征科之累也,故官鬼為徭役,不可動、不可克,動煩而克累也;不可隨墓助傷,隨助有飛差突派也。惟鬼靜福興,而安居樂業。

或筮寄戶,或筮投圖,專察應象,應空不容,克世多累,世空無成,三沖不久。

並分丁產,收回圖甲,清漏糧賦,皆以助傷隨墓為惡,鬼動克世為凶。

交納易乎,官克世而難也,散派難乎,世克應而易也,違限安乎,鬼動官克而危也。

戶役章第七十:

內詳謀差頂役脫役助役卸役訟役避役防患諸問

役有不同,有我求之役,有官派之役,有利之役,有不利之役,皆役於官也。故喜忌皆用官爻,求而有利者以役為利,則財旺官備為吉,以官壞克世為凶。

凡鹽漕河賦之差,吏胥吏卒之輩,官能榮之,故官不可空也,官能辱之,故官不可克也,官能利之,故財不可無也。隨官入墓,助鬼傷身,為公門之大忌焉。

筮謀差之成,貞沖、合沖、世空、官失,為不就也。頂役之成,世空、應空、貞沖、合沖、官失,而不偕也。

派而不利者,以役為害,是以問役輕重,官克世而役加,官持日月旺相,役必多、徭必苛也,休囚則少,空散則免也。破分動靜,動有而靜無也;隨墓助傷,亦應大凶,得逢空破,反為得免。

脫役除名,官克而不宥,官空破散,嫌釋我無主,官臨旺相,忌制我方疆。故凡官不可克、不可極、不可沒也。

極,謂極旺,沒,謂失沒。補遺雲:官鬼克身難脫役,子孫持世易除名。

若求人助役,,須應生世,如應空破散者無助。若覓人卸役,須世克應,如應空官克者無門。若訟官得理,克世非宜,如官空破散者無益。蓋公以官,而私以應也。

私處求應生,公斷戒官克,應空誰相憐,應克孰為力。

蔔潛蹤避役乎,鬼旺則役來,鬼克世則捕我矣。蔔當役防患乎,官動官克則多累矣,唯卦靜而子動,二占之吉也。

避役防患,皆喜子忌官。

大抵役而趨利好財官,役而免害惡鬼旺,及動官克世。避役而喜失其鬼,謀役脫役,而不喜失其鬼,用神無執一也。

謀役脫役,無鬼難為主焉。

合分章第七十一:

人事分合,或以義合,或以勢分,已分而欲合,向合而求分。主於自為,皆以世為用,主于為人,則以所主之人為用,旺相生扶則吉,破空散絕無成。以世為主者,忌助傷,以人為主者,忌命墓,此其大象也。

專務用旺。

是以為己而分合,則世為之主,為手足而分合,則弟兄為之主,為卑幼而分合,則子孫為之主,為臣妾而分合,則妻財為之主,以主象無傷,財福生旺,而為啟家之吉。

既分合而占所事之利鈍,則各以用象占之,如居則同宅占,如業則同財占。

大抵分事求勝,勝無忌動,合事欲和,和則戒變,所以變于朱雀陰官,而言生中冓,變于元武陽官,而隙開暗欺,故君子宜廣其心也。

出納章第七十二:

出納之交,兼參人己,我與人曰出,我受人曰納,問彼棄亦為出,問彼受亦為納也。

是以我業當出,卦沖財壞而毋留,我屋當出,卦沖鬼動內壞而非我居,其貨當出,卦沖財旺而及時,當納而反是。

筮彼屋脫否,應實父完則脫。彼業與貨脫否,應實財完則脫。筮彼納否,貞沖、應動、應壞則不納也。

欲納其物而無禍者,類防訟也,欲納其物而無爭者,戒應克也。

隨墓助傷、鬼動官克謂有禍,應克世謂有爭。

欲脫其產,而圖更置者,世空父壞則不得也,欲脫其貨而財不耗者,財實則不散也。

筮送物求納,六沖、應動、應壞則不納也,財化退而不納財貨,子化退而不納牲禽,若應克世者,空破則怒麾,靜實則罄,收而不報也。

父母退不受書文,官鬼退不受圖像,兄弟退不受雙對物也。

大抵出利交重,不嫌用壞,納利用變,卦喜靜生,此出納之分也。

取質章第七十三:

內詳劫質存亡還期諸問

有質而取,何用揲筮,事在季世,物情難測,則卜吉而往,先審用爻。

人以六親,物隨用象,凡舟車房屋服禦之物多用父,凡土田貨貝寶玩之具多用財,凡禽獸生動之類多用子孫。平交取質,應克世而有攘心,貞合沖、世應空而無成事,官虛、用壞豈得全歸。

若驅擄劫質,又異平交,先考用象,安危,後察官應生克。鬼興而難脫虎穴,隨助而或陷泥犁,故人物存亡察用神而可見,來歸時日,用生扶而有期。

大抵信質情兼交與,故忌克世,劫質勢比蒙難,最喜官空,此其分也。

備物章第七十四:

內詳井灶床壽具雜物奉公托人諸問

器用之設,成家所需,而備物之大有三:一曰井,二曰灶,三曰床,此飲食居處所關,不可忽也。故筮之者,以爻位為用,以官鬼為災,以三沖為不久。

井之位曰初爻,以其穴地也;灶之位曰二爻,以其中饋也;床之位曰三爻,以其人事也。皆不可克世,謂其犯吾,皆不可受傷,謂其失利,皆不可依鬼,謂其生難,皆不可動官,謂其作禍也,井之開閉,灶之修作,床之安造,犯此而凶,值福而吉。

若置壽具占喜忌,宜用旺鬼安。占妨犯魘倒,忌鬼克鬼動、隨墓助傷。

如筮舟車,喜久喜利喜安,而忌卦沖財壞也。置鋤犁網罟者,惟以利也,專之以財。占戲具者,備美用父,取利用財。置炮矢者,意在傷人,專之以世應。備物置用以物而推,衣餙多用父母,儀像則用官爻。

奉公置造,官壞世空,及鬼克世者,不善其功。托人置造,應壞財虛,及應克世者,不得其用也。

營謀章第七十五:

內附囑託

夫謀事在人,營求不一,皆物交物而成也。故六沖則不交,合而沖,則將交而,應空散,則彼心不附,世空散,則我意先慵,唯世應破絕,猶得其半,官鬼失而謀無主,此五者之忌也。

破絕有形,空散無跡。

故自力可成,莫觀其應,因人成事,莫觀其世。止問成否,但忌空沖,兼問吉凶,並求用旺,謀文用父,謀利用財,釋患用子。

占己謀不論應,占彼謀不論世。問成占謀,問吉凶佔用。

筮囑託者,隨所用神,或用官,或用應,或用六親,皆忌空,空則不力,皆忌破,破則無功,皆忌六沖克世,則疑阻生釁,隨墓助鬼,則不利公廷。旺衰以分其力之大小,合沖以定其情之向背,化進則勇於事,化退則倦於行,五行六神以斷其情性,然勿主吉凶也。

金堅直,木從容,水曲折,火燥烈,土誠信,龍和,虎勇,雀再三,武婉轉,勾端實,蛇纏綿,此五行六神從生旺言也,空破反之。

蓋凡謀事之來者,法以謀望而並求用神,謀事之去者,法以謀望而不求用神。求於己者世,求于人者應,有交忌沖,無交不忌沖,惟官鬼乃謀之主也,俱不可失焉。
蓋凡專問囑託則重體,專問所謀則重用,問囑託而兼求用神者,體用兩全,事無不吉。然囑託體病,雖用得位無成。故本占為得,不可貳也。

易冒卷之九:

出行章第七十六:

內詳同行成行求事利方筮風關隘旅寓諸問

不虞之備,君子所戒,行路之難,自 紀之,是故風波盜賊、疾病訟非之患,皆以官鬼為大忌,鬼爻安靜,利四海之翱翔,官鬼交重,幾半途之顛蹶。

武鬼發而憂盜賊,雀鬼發而備訟非;虎鬼動生疾病,蛇鬼動驚風波;勾陳鬼發,而不可刻期,青龍鬼發,而不可溺豫也。車馬之禍者,鬼發乾震也,風波之患者,鬼發巽坎也;艮鬼防患於山間,坤鬼避凶於野外,離鬼戒心於市肆,兌鬼留意於庵祠。

水鬼不宜舟楫,木鬼不宜車輿,土鬼不宜步擔,金不宜兵,火不宜爨。午驢,酉酒,木東,金西也。咸池為婦女之患,劫煞為謔騙之欺,耳目為音信之訛,天賊為竊偷之害也。凡動一鬼,主應一禍,所以出行無鬼,而言永臧也。

鬼動五行,則有五行之忌,鬼動支神,則有方屬之凶。故午官為驢馬之跌,木鬼為舟船之風,鬼動諸星,亦有是戒也,惟無鬼無慮爾。

於是而察用象,自筮世不可病,蔔人用不可傷,空則諸謀無成,破則一身染疾,絕則愆期,散則他適,世墓者不出,化退者不行,靜而沖者,被邀而遊,動而合者,被絆而留,遊魂多不定之遊,歸魂難越境之步也。

投墓、化退、靜沖、動合,皆指世爻。遊魂行遠,歸魂行近,或以心志言也。

世隨官墓,則阻滯之事生,世持弟兄,則伴侶之朋至,世畜妻財,而有齎糧,世會父母,而有裹囊,世坐子孫,而遠近亨途。昔傳明夷節艮坎四卦,為出行之戒,今列隨墓助傷,二象為傷外之憂,雖用疆鬼靜亦忌焉。

釋六親持世之義,並四卦二象,慎不可犯。

於是而筮同行之良者,以應為用,來克來沖,不可與同;且空散無顧我之情,破絕有悖謀之惡,同于親屬,則求用象,同而筮安,靗世索鬼。

於是而筮我出成否,壞世不出,虛鬼不出,墓退、歸魂不出;筮同行之出成否,貞合沖則不偕,世應病則不偕,官鬼失則不偕。筮行時,則用為出行之身,動則逢生,靜則逢沖,壞則逢補,其期可定也。

於是而筮求事者,亦察用爻,求事於科第,則考諸文書;求事於升遷,則考諸官鬼,而毋世空也;求事于尋訪,考諸用爻;求事於貨利,考諸財象,蓋耑於事而不耑於出行也。

於是求事,而筮方隅之利者,則察子孫當生旺之方。出行而筮趨避之時者,則避官鬼當日月之期。

於是而筮遇風,則察兄弟,克世則逆,生世則順,實而大,強而狂,弱而小,虛而息也;夫日,天也,日生則天順,兄克則風逆。筮有風不戒乎,則察鬼象,動有覆舟之禍,靜無折帆之殃,而世爻生旺者無咎。

順逆務于弟兄而日參之,兄生日克,其風橫順,兄克日生,其風橫逆。

於是而筮關隘,亦察鬼爻,應克世者,定多阻隔,官克世者,必犯羈征;子旺官空,遊行如意,越境販挾,皆同此占。

於是而筮旅寓之安,世壞疾生,鬼動寇至;世身生旺,即次之甯,龍福合扶,遭逢之慶。

行人章第七十七:

內詳旅約途會安危存亡利鈍音信諸問

行者未還,蔔筮偕至,親用六親,疏用應象,用爻無病而來歸,用爻克世而速至,此其大象也。若用逢空破散絕,不特歸期杳然,亦主行人災病;若別見無傷之用,則從無傷斷之。

用爻遇此四者,行人必阻,若他爻飛伏之間,別有用神得令,亦可言歸。如戌建癸酉日,占弟兄得夬,三爻兄弟月破,因有阻事,而未爻兄弟無病,後遇丁醜,衝動未爻,其弟乃還。又如子建庚寅日,妻占夫得困之兌,午官空破,應夫未還,然巳官伏寅下長生於日,獨發足爻,是日乃至。故別有用爻在飛伏間,亦可取驗。

故用逢暗動,而鄉心發矣,用值交重,而舟車發矣,動臨日月,是日月當返矣;動化退神,班馬而不進,動化進神,望雲而疾馳;靜逢合有結伴之還,動逢合有攀轅之阻;沖化沖者,心改易於別途,游魂化遊魂者,志徘徊於他國也。

如概筮歸期,先求用象無傷,世克用而未來,用克世而速至,比和雲緩,相生雲遲;用虛以實至,破以補至,絕以生至,無以有至,衰以旺至也。

巳建己酉日,概占僕來何辰,得剝之旅,世生用不能即到,卯財發動,寅財旬空,後及甲寅日乃至,是空以實來也。辰建甲辰日,占弟兄得大有,世生用主來遲,後應乙卯日到,乃靜以沖來也。辰建戊寅日,占弟兄得困,用克世當速,然酉爻旬空,當應申酉日到,然而次日乙卯,沖實用神,是辰乃至,此又以生克辨遲速也。

用之動者,三合而來,用之暗興,六合而返,用處靜者,遇沖而旋,用之墓者,得開而晤也。地發,彼方就道,足發,當日乃還,門戶動,此處逢迎也。動速靜遲,古今之大義,沖疏合親,卜筮之常理,遊魂出,歸魂入,卦爻之定象也。卦身合月合日,是歡迎之會,卦爻獨發獨靜,亦突見之期。

凡得歸象,先要用爻無病則驗。不拘旅卜家蔔,凡歸人則准歸魂,遊人則准游魂。獨發者,如坤之複,未日行人乃至,獨靜者,如巽之噬嗑,卯日行人乃至,若臨用神,更為驗占。

如限期而筮,或以年,或以月,或以旬,或以日,世克用而遲,世用相生而緩,世應比和、用克世而速也。限期之筮,神告尤親。

限期而占,用神破空散絕則不至,世克用則不至。用神堅固,然後以克世為速,比和次之,半限可至;用生世則次之,世生用又次之,及限方來。

行旅之約,應壞而爽信也,惟不空不散、不破不絕,必如期而至。問遲速,則如行人之斷焉。中途之會,六沖而不見也;應空不信,縱信而殊途;世空不待,縱待而背路。如卜日時來,以實應為法,見以實世為法,卦身合時為法。

以六沖世應空為戒,世應不病,則卦身合日相遇,世應病,則實世應之日相遇。

蓋筮行者之來否,則以虛實言,行者之遲速,則以生克言,行者之安危,則以用象言,而官鬼為之眚也。隨鬼反伏墓絕,旅人之凶兆也,各以用象定之。水鬼動者,風浪驚心,金鬼發者,兵戈奪氣,火為飛延之事,木為舟楫之累,土為步擔之欺、濟用之阻也。元武細人也,騰蛇匪朋也,青龍良伴也,白虎為災,勾陳為阻,朱雀為非也。

用化鬼者,恐涉於非徑,鬼化用者,恐陷於泥途。兌鬼咸池,樂酒色而忘返,坎官驛馬,飄江海而難歸;乾鬼惑于琳宮,巽官耽於逐利,離淹市井,震病舟輿,坤艮阻山野之象也。

若筮久客之存亡,專用而不專鬼也。用神存則存,用神亡則亡,存謂有本,亡謂無根,三忌果真,乃作他鄉之鬼。

犯三忌則亡,一曰命墓,二曰反伏墓絕,三曰空破絕散是也。

筮行者在是地乎,求用爻之有也,動則他趨,空則別處,散猶空,沖猶動也。行者仕乎,官旺則仕,官空未仕也。行者娶乎,財現則娶,用病未婚也。行者得利乎,喜財神之旺也。行者他適乎,忌用象之囚也,受阻不他如,受病不更往。曾有遇乎,六沖不遂其求,用空不稱其志也。

如筮音信,專察父爻,父病無書,旺動將至,受沖被拆,化空乃遺;並於朱雀則速,並于勾陳則遲,並于青龍則吉,並于白虎則凶,騰蛇為泛愕之詞,元武為幽秘之語。占彼寄書乎,先用而後父,用殆不書,父虛無信。書寄有財乎,先用而後財,用空無寄,財空無物也。信之有無,以空以動,書之到日,以合以生。

大凡行者之吉凶,疏以應象,親以用象。行者之得失,得以用爻,求以事爻。

舟車章第七十八:

內詳雇覓夫占及舟楫宜忌

舟車致遠,筮有戒心,故欲其有利,先求無患。凡舟車之誤、災疾之擾、盜賊之虞,莫不以鬼動為戒,助傷世病,不宜自身之適,命墓用壞,豈利他人之行。

先忌鬼興,次察用象。

木鬼交重,弗恃舟車之利,午官發動,無樂驢馬之馳。跌也,折煞並之而興;劫也,賊武因之而動;爭也,朱雀與之而翔;驚也,騰蛇同之而張。惟官鬼安寧,用神旺相,則舟車騾馬,所適而安。

釋鬼動之義,縱鬼動青龍,恐致禍於旅舍,鬼動勾陳,恐遇阻於道途,鬼動白虎,恐受驚於兵革也。

故覓舟車,世空父壞則少,覓騾馬,世空子壞則難。舟車完善歟,父壞而敝,騾馬壯健歟,子旺而良。卜舟車之來載,應壞父破則無期,卜騾成之來迎,應動子興而疾至。

舟車屬父,騾馬驢屬子,應為舟子僕夫,旺良衰敝,靜遲動速。

若舟子僕夫之筮,官差用官,私雇用應,最宜生世旺財,豈宜克身應陷。如筮水陸平安,亦唯憑官福動靜。

關津留難,官差搔擾,盜賊竊發,均察鬼爻,衰靜則無事。

大抵所乘之利鈍,考父母與子孫,所曆之安危,察用神與官鬼二者而已。

此宦遊作客,舟子僕夫,所同占也。

唯舟楫之用廣,則加詳焉。父母,船體也,兄弟,船之跳篙也,妻財,船之物用也,官鬼,船之魘倒也,子孫,船之輔從也。自初至上,船之段落也。世,船之主也,應,船之宰也,間,船之役也,皆不可並於鬼而動焉,亦不可從於鬼而化焉,犯則征凶。

此言六親、六位、世應、間爻之象,並於鬼動,是何爻神,即為有忌,從於鬼化,是何象位,即為有災。

火鬼有紅光之患,水鬼有白浪之殃,金鬼觸崚峋之石,病在釘錨,木鬼犯家堂之神,疾在蓬櫓,土鬼擱壅淺之河,患在灰泥也。

此言五行臨鬼發如此。

朱雀前神也,司之於頭,有詞訟則飛,元武后神也,司之於尾,有盜賊則擺;風從虎,司之於帆,有災禍而後動,雲從龍,司之於舵,有喜慶而後揚;騰蛇繩索,報驚恐之災祥,勾陳房倉,兆遲留之得失。

此言六神臨鬼發如此。

附舟寄貨,以應為用,克世則侵漁多費,六沖有半道之變,應壞無一力之倚,君子避之。

附舟類交與,忌應病克世。

是以買舟而居,猶占宅也,船主用人,猶雇倩也,役夫投船,猶事人也,投麾蔭庇,猶公役也,防犯差役,猶避訟也,問何鬼神,猶求祟也。

各推其類斷而斷。

考魘倒以官鬼當臨之處,求趨避以官鬼當月之期,越江海慎坎艮之戒,而稱利涉矣。

官鬼在六,其魘在頭,官鬼在初,其魘在稍,官鬼在間,其魘在中,三四爻亦中倉也,官鬼當日,安以危戒,子孫當日,險以夷戒,唯艮坎二義,江海大凶。

治築章第七十九:

內詳雜修及差委雇工

橫流之害,古傳所紀,故防河而治築,同於防患, 不泥水象,專察官爻。故鬼旺、鬼克、鬼動、隨墓、助傷,筮水患則未決當泱,已決未息也;筮堤防,則未成難築,已成當潰也。

故堤岸之筮,父母為用,旺相則固,空破則傾。經始而何時成功,喜實世實父之期。刻期而筮是時成功,忌六沖世空父壞之象,此其概也。若大官奉勅、小官奉命、吏民奉差,官爻不可病,並沖克世位。

若官吏因河工而筮利鈍,則反以官為重,官旺世實則紀錄升薦,官傷世空,及隨墓助傷,則罪戾降責。

若民夫苦役而筮吉凶,則以官為忌,旺動克世,勞苦無期,命墓助傷,憂虞不測。
故凡修塘、修坪、修閘、修圩,及治路、治水、興營城堡者,皆以父為用爻,世實父旺面成。如憂妨犯,及苦徭役者,皆以鬼為忌象,旺動克世,及隨助而凶。凡筮差委雇工,皆以應為用,應旺實則有成,克世則無良,六沖則難成也。

捕逃章第八十:

內詳遁地成捕人誘同遊不遺訟逃許覓責人喪節反噬私害將逃逃安存亡為僧求名自歸恩撫十八問

女子小人,古稱難養,若其盜逃,同於叛主,法所難寬也。捕逃之占,唯世克應則易獲,應空則深澗之逃,應克世則負隅之逝,六沖則交臂而失,世空則裹足不前,此四者,未知能獲也。

六沖、世空、應空,及應克世,四者如一不犯,則可擒矣。

逃人悖內而向外也,故以外卦為所逃之方。坎水為外,則在北方,或江河之側、漁父之家、盜賊之林;離火在外,則在南方,或爐冶之傍、市肆之中,文學藝術之輿。震于樹木舟船車輿砍伐之屬,巽於花園薪草桑麻婦女之類,艮是山嶽岩石樵獵之所依,兌以池沼庵尼酒食之所賴。乾為寺廟都下城垣之近,驢馬驅馳,坤為社稷墳墓郊野田園之邇,耕牧追隨也。

此言八卦居外之象,言之所傳者淺,象之所示者深,然因其象而測之,亦難執一也。如子建辛醜日,有占婢逃得節,外坎宜匿水側酒家,而不知已墮于井。如巳建甲辰日,蔔子亡得泰,外坤宜藏寡婦之室,而不知相遇於岳家。夫井,水也,岳家,亦外姻也,其可實指乎?然亦不離其象爾。學易者,當以己之靈機,而深研極索也。

蓋六爻靜而求外卦,一爻動而求獨發,言逃人之心,成謀於是也。故官鬼動而投士宦,子孫動而投僧道,妻財動而投婦女,或傭于商賈,兄弟動而党間遊,或逐行伍,父母動而棲技藝,或附舟車;青龍跡於良善書禮喜慶之家,朱雀踐于優伶字畫鬧誼之次,騰蛇樂於賭博浮蕩跳樑之場,白虎匿於屠宰哀喪行伍之內,元武迷于盜賊酒食花柳之門,勾陳藏于鄉莊墳墓之間,及修砌穿鑿之群,而進退傍徨、淹留恐懼,蔔捕叛,則觸公差也。

此以獨發之爻為方,臨於六親、六神 之象如此。蓋元武之神,利逃不利捕,勾陳之將,利捕不利逃,故曰觸見公差。

蓋亂動而求用爻之在何宮,雜用而求用爻之在何卦,用伏而求飛,用二而求親,伏無而求應也。

自占外卦以下,皆陳逃人之方,設如卦爻亂動,當求用爻居於何宮,在乾以乾斷,在坤以坤斷,若用神雜於爻神亂動,當求用神化入何宮,化坎以坎斷,化離以離斷也。苟或亂動而卦爻無用神,當求所伏用爻之上飛神之方是也,倘或伏無用爻,然後以應象占其所居之宮,在震巽則以震巽斷,在艮兌則以艮兌斷是也。其有用爻兩現,一用動則以其所化之宮,兩用皆動皆靜,則以其出現為親伏藏為疏也,偶皆伏藏,則以外卦之用占方,庶幾乎得有歸一之法。

世亡應逃,內亡外逃,蓋不可主而可兼也。親人之逃,專之於用,他人之逃,專之于應,故父子兄弟夫婦男女以親合,雖悖親而務用,友朋師徒奴僕鄰交以義合,已背義而務應,不可惑也。

傳雲:世為亡兮應為失,外為逃失內為亡。所以宜世克應、內克外也,然亦非主斷,如世克應而應空,其何從而得獲也?常占主僕之訟,用世應而驗,則友朋以下,用應可推。

間有遇諸於途者,六沖是也;間有不意而擒者,六合是也;間有自還者,歸魂是也;間有去久而來者,化合是也;間有來而複去者,化沖是也;遊而歸者心收,歸而遊者志蕩。然亦必其用神不克世、不空亡,而後可也。

用實生世,終有會期,用爻克世,卒無見日。

卜遁此地,專索用爻,用如動沖,則非留於是處,用若空破,則未及於是方,弗往求之。占成捕何時,世生應克之期,若六親之逃而歸,則反以用神生旺而現,世爻旺合而見,卦身合而遇也。蓋我仇,用敗,我親,用旺,不同論也。

為仇惡於己,則俟彼敗之時而可獲,故喜應克;為親於我,則求用神生旺,與世身相合而來也。

是人誘與,應克世而被誘也,彼同游與,應用備而比行也。

即應克世,而空破散絕亦非,應用一病亦非,如卯建丙辰日,占僕與友同行,得否,卯財持世,戌應暗興,後果同行都下。

盜逃不遺,財爻失所而不可複有也。訟逃有益,官鬼莫無,蓋空散不為我而遘求,破絕不終事而停息,隨墓助傷,及官克世者,猶抱薪而救火也;非是,然後以捕逃之法斷焉。

詳見詞訟篇內,關犯章斷。

許為我覓,則以應象虛實言之。若責人覓逃,則用捕逃之法。

責成是人尋還逃者,戒世應空、應克世,及六沖也。

婦逃喪節與,財實未苟也。不群匪黨而反噬與,隨墓助傷、官克鬼動,後必羅其害也。不生私害與,助鬼傷身,及應克世者,卒有犯上弑長之逆也。未逃而筮其將逃與,用克世而萌叛心,用空破而無實事。

專問其將逃,忌用實克世,則逃,用空破不成,若兼問挽留為益,又喜用實。

親人逃而安乎,命墓鬼動,有窮途日墓之憂,用實卦安,有即次無虞之好;蔔其存亡,獨以用神生壞而斷也。為僧道乎,用病而無成。求名利乎,用實而有得。
不尋自歸者,用壞而忘歸,用克世而終身之叛也。逃歸複留,同於收雇,回心恩撫,同於用人。

用爻克世,叛恨不歸,用象破空,飄流難返,惟用實生世,終得自來,複留恩撫,忌三沖財壞。

故捕逃者,以世克應為主,以世生應克之期而得。捕盜者,以子克官為法,以子孫當日月之期而獲。蓋逃以應為象,盜以鬼為象,此次辨也。

鬥勝章第八十一:

內詳鬥訟鬥獲奪人擒人來鬥諸問

私鬥角勝,善良所戒,或不得已而應之。彼我之勢,止憑世應,不從六親。

世己應人,勝負察世應強弱而已,事至訟鬥,骨肉如仇讐,即六親皆用世應。

應克世而逢敗,彼勝而折,世克應而逢敗,我勝而虧,應生世而人伏,世生應而己降,比和兩釋,出師一理。

敗謂空破散絕及受日月克制。

鬥而涉訟乎,鬼爻是司。鬥而有獲乎,財爻以辯。鬥以奪人,應克難歸。鬥以擒人,用現可得。

筮彼來鬥乎,應空應破而不前。占何日利鬥乎,世生應克而得勝。

應發五而要于路,應發三而鬥於門。

應動何爻,則從此地相擊,初為鄉黨,六為郊野,二為庭內,四為戶外也。

動坎而鬥於澤畔,動離而鬥於市井,乾兌寺廟,坤艮山野,震巽林木之下;元武暗剌,朱雀明諍,青龍笑刀之謀,白虎怒戈之取,勾結其怨,蛇連其黨;子孫有少助,父母有老隨,兄以群隊,財以婦女,鬼以法術之詐。

兵者,不得已而用,況於鄉鄰之鬥乎?筮者慎之。

詞訟章第八十二:

內詳審期終訟興詞憂訟訟師用人允駁回關遢訟請卷夤緣禁責離獄息訟雜問五事官問二事

人有窒於中,因忿而訟,訟則受命於上,故以官爻生克為勝負,不以世應強弱分曲折焉。官來生世,易雪我冤,鬼來克世,難伸我屈,不生不克,無辱無榮。然我訟而喜官旺相,忌值破空,彼訟而好鬼破空,惡居旺相,亦以生克參之也。

勝負專察官爻,莫執世應。結訟分彼己,則官爻分喜忌,然生世衰旺俱吉,克世衰旺俱凶。

先發者,不憂官之在世,而喜官之在應;後發者,不喜官之在應,而憂官之在世,相生尤吉,相克愈凶,此世應之辨生克也。

以世應生克分勝負者,此則論之,如世爻值鬼,本不為勝,若克應爻,是官為我而責彼乃吉;應爻坐鬼,理應我贏,倘克世位,是官悅彼而攘己乃凶。總言生克,先官鬼而後世應也。

官鬼生應,彼得理也,官鬼克應,彼失利也,官鬼空散,訟不成也,官鬼破絕,詞不終也,官生世應,兩宥之寬,官克世應,兩敗之辱也。

既論官爻生世克世,此言生應克應,勝負明矣。

鬼位三傳,事幹台憲,官興二間,情屬牽連。長生為經年之訟,帝旺乃折獄之期。動鬼變鬼,而權案更三,上官下官,而衙門非一。搖于世應,而忿志未休,伏於主賓,而領根不息。化進神者,下而上,小而大也,化退神者,急而緩,重而輕也。

此章專言官鬼,若官在年月日之上,其訟或幹三法及上司;官在間爻發動,恐囚牽連,或傍觀相累。官爻倘遇日月長生,則事必經年屢月,臨官帝旺,即得三尺剖斷,旬空月破,則終兩姓交和。鬼動化鬼,非一官審問,官複見官,是疊舉訟詞。官動應爻,彼有再控之心,官動世爻,我有重告之志。鬼伏世應動爻生扶之下,則訟根未斷,惟滅沒之伏,則無興也。

大壯為得理,明夷為禁,坎為獄,無問生克,占訟之忌也。六沖曰戰鬥,得官空而冰釋,六合曰處和,見官旺而株牽也。

三卦為訟宜忌。官空六沖,反易散息,官旺六合,反難調停,蓋先官鬼而後沖合也,即合沖變沖同義。

隨官入墓為囹圄桎梏之刑,助鬼傷身乃罪罰鞭笞之辱,二者與官鬼克世,凡有幹於公門之役者皆忌也。

不特詞訟,凡事幹衙門官長,悉忌此三者。

骨肉忿爭,主僕構逆,六親之誼已絕,故從應不從親。然既訟於官,亦先論官而後論應。

有雲內肉相訟,止占世應,然既訟於官,則勝負又系於官,不系于應。

夫子孫為解釋之神,喜其持世,則刑罰何加,羅網自脫,當於交重,罪罰蠲除,當於日月,冤情昭雪,孰比其吉焉。父母為詞狀關提之用,不可壞,壞則不從,不可再,再則不一,不可破,破則無始,不可空,空則無終,我舉宜動,彼舉宜靜。妻財為賄賂之神,喜其持世,則情奪理而居勝,惟動有行賄之費。弟兄為黨證干連之象,獨發而多費,間發而多人,持世則幹眾,動應則鼓謀,克世則有私擊之虞,傍搖有公舉之論,是象一無益於訟,不現仍(?)傷。獨官鬼為獄訟之用神也,是非曲直與奪勝負總司之,小大之獄,皆生吉而克凶,不可忽也。是故六神,因官生克而別喜怒,諸星亦因官生克而辨吉凶,皆不可離於是矣。

此言六親之象,各有所司,大抵子財持世而吉,官鬼獨重。凡六神諸星,非以動為凶也,若臨官鬼發動,然後形其凶吉,其來生世,雖凶弗凶,如白虎騰蛇、天牛地獄皆不為忌;其來克世,則朱雀為申詳,勾陳為囹圄,白虎為杖責,騰蛇為枷鎖,青龍為罰贖之善,元武為詳判之重,天獄為囹圄之厄,驛馬為流徒之愆,羊刃為剌配之屬。

是故世應察彼己之情,亦不可寘而弗論也。應空彼不欲諍,或將遁也,世空我不好競,或懷怯也。官克應而應空,如荷弓而射魚,官生世而世空,如操笱而搏狸。應破彼有天殃之降,世破我憂人疾之纏。求衰旺則強弱可稱,考生克則剛柔可較,其為用如此,此其大象也。

官克應當應彼輸,然應空彼避其鋒,官生世當應我贏,然世空我失其機。應若月破,彼必有他禍相報,世如月破,我有別事之累。旺為疆,衰為弱,以力言之,應克世為彼剛,世生應為我柔,惟世克應、應生世是反之,所謂世應為用如此。

何日斷獄,當於日月之官。何時終訟,當於墓絕之鬼。別勝何日,則以世生應克為良,釋免何時,則以子孫填值為宥。

以官長生為訟始,臨官帝旺為審決,死墓絕為散訟時也。凡問見官何日為勝,則以世爻逢生、應爻遇克為勝,世爻遇克、應爻逢生為不勝。欲官釋免,則以子孫填值之日、官鬼制伏之辰,定能赦宥。

有問興詞勝負吉凶,亦屬於官。興詞准行,喜官動實而惡其破空也,官克世者,控告無門,父爻空破,批行失意。憂訟來侵,占同防戒,惟官不作,及不克世,弗遇隨助,何患相加,縱應克世,有謀亦已也。

問准詞,官爻空破散絕,及克世不准,執行不論文書。若上告批下衙門,父母如遇空破,雖官鬼動實,縱准而不批是衙門也。如告親提,官克世為不從,或有兩官,常有批下僚者。

訟師美惡,詢諸父母,日月旺相,善移生死之文,發動生扶,能轉是非之筆;若值破空,安能取勝,隨助官克,乃以自戕。幹證保歇,趨使抱告,皆以應爻為用,克世為忌,破絕不忠,空散不力,六沖生背叛之心,而隨助官傷,反為我害。

訟師用文書,奔走用應,應視其有用,故不可破空,無欺為良,故不可克世,一心為美,故不可六沖,用於公所取勝,故不可隨墓助傷、官克世爾。

招詳允乎,官病不允,官動不納,六沖上下不信,烏能允乎。招詳能駁乎,官克世而不從駁,破絕則已,空散則消,烏能駁乎。惟官動實,則駁矣,複部允駁,亦猶是也,複疏允駁,易官用五也。

此就筮者之意為斷,複疏,則以五爻為用,如上占法。

住提回關停詞遢訟,喜官之無,而惡官之有也,鬼發則不能停遢,鬼克則不能住回,惟子動而鬼靜,則受無事之福矣。鼠牙複舉,祗緣助鬼傷身,株蔓重牽,端惡隨官入墓,不可不戒也。

大抵以官鬼安靜破空為吉,發動克世為凶。

請卷者,文書為用也。上下請提,破絕不允請,空散不從提,制爻克世,提請俱違。

請提文卷,皆系父母,考其虛實以定吉凶,複以官爻不克世,及無破空,方得順爾請提。

夤緣囑託,意在聽從,六沖則逆其意,而或見嗔,官克則逆其耳,而或有欲,若空若破,無力無功,如旺如生,有情有意。如托私人,應不可壞,不可六沖,克世有損無成,若問官倩,亦同前斷。

問官從否看官象,問人可托看應象,俱忌克世六沖。

憂禁憂責,官旺動而克世為難免。離獄息訟,皆忌官爻克世,息訟官不可動,離獄官不可無,求六親離獄,則兼用無傷。

離獄鬼壞鬼空,亦不能出。求六親,兼看六親生旺則出。

遠關人犯,事系於官,而亦兼捕逃也。

關犯若官克鬼壞,為彼地官吏不我用情,六沖世應空,及應克世,其犯難捕,皆不能來。

伸訟奪婚,亦系於官,而兼防奪婚也。

索婚官克鬼壞,公論不允,應克世為彼奪去,財壞不能歸來,俱莫能成就。

以訟取財,仗官為力,而兼用索逋也。

取財官克鬼壞,官不相為也,即為矣,若財壞亦難求。

力綿扳役,仗官為力,而兼用彼助也。

扳役官克鬼壞,官不聽也,即聽矣,若應克世及應空財壞,則亦莫能助我。

招雪複名,仗官為力,而兼用我得也,所以用爻相兼為法者,有是五也。

複缺,官克鬼克,官不從也,即從矣,如遇世空則莫亦能複。

大罪不死,在用神之旺相,大害不絕,在主象之生扶。若行險陷人,鬼神所怒,雖鬼靜爻安,當直告其凶。

或有既定重罪,占其生死,刑定不復論官,專看用神,有救無事。六親困獄,防有欲害者,若主象生扶,大數未盡,奚能害哉。或占行險陷人,以官鬼發動克世為戒,倘有蔔者,當直言其凶,雖得鬼靜,或天奪其鑒,而故益其疾,必致大禍,占者寧不戒之。

居官緣事,占官占訟二分,在宦憂議,部覆部議一理,伸訴堨牷A私評用應,涉訟用官也。

凡有當仕心懷事累,占法有二:一曰無累官乎,則官旺世實為吉;一曰不累我乎,則官克鬼動為凶。或占有事及部,問曰部議重輕,則官克鬼動為忌;問曰部議與官無害,則以官旺世實為喜,複疏亦然。斯二者常或相背,當詳其問神之旨,祝雲為官,祝雲為累,其吉凶乃定矣。伸堨牷A一謂其公處,故應克世有曲,應壞無斷,六沖不終;一謂其成訟,故官克鬼動,定幹有司,二者亦隨其占而斷也。

大凡訟內之用爻,莫離於官鬼,官鬼之取捨,則因事而求之。是故行喜動,止喜靜,避喜空,解喜衰,息喜絕也。求為我力,則不可無,憂為我難,則不可有,事事惡其傷己,一一好其生世,以像形事,以事配義,吉凶得矣。然健訟破家,不可長也,易曰不永所事,聖人之戒深矣。

詞訟同用官爻,而有喜忌之分,明於事義,而吉凶不爽矣。然三褫其服,眾訟成師,不祥之氣,由此而長也,占者戒之。

失物章第八十三:

內詳覆露見獲是彼是我起贓訟盜諸問

失物之占,各以用象,貨物用財,禽獸用子,舟車衣服用父母,儀像用官鬼,此用象當分也。

失物各以用爻像之,或衣服匿珍寶於中,則用財不用父,又當以輕重權之,餘以類推。

筮盜者,則察鬼象,伏鬼為隱賊,動鬼為明賊,陽男陰女,內為內而外為外也,暗動暗人而明出,旺多衰少,完巧而缺拙也,內外鬼而連結,貞悔鬼而交通。

貞悔,指世應也。凡遇世應內外之鬼,有連結交通之謀。

以五行之屬,而度其情形。

金鬼乃穿鑿添撟而入,木鬼乃鋤挖鑽縮而進,火鬼乃飛騰跳躍而來,水鬼乃隱伏暗昧而至,土鬼乃雜酒筵匿池塘而偷也。

以八宮之鬼,而別其方隅。

動于何宮,則以何方來也,暗動亦然。如鬼爻安靜,則水鬼為北,火鬼為南,兩鬼論外,伏鬼論飛方也。鬼生之方,則窩贓之處,財伏何地,是藏物之所。

以六神之司,而別其狀貌。

青龍為少俊,白虎為狂勇,朱雀為巧辨之夫,元武為計謀之賊,勾陳似端篤而不良,騰蛇竟虛浮而不實,蹤跡莫可測也。

何時覆露,鬼爻敗絕之期。何日見獲,財爻生旺之辰也。物匿何處,審其方也,用伏而察飛爻,用飛而察親宮,用悔而察貞爻,用二而察主爻也。

財伏論飛神之方,財現論本宮之方,變財論動爻之方,兩財論世爻、卦身、世身、內卦為主爻。飛伏變象無財,是無蹤也,何複方其方哉。

分其所也,用在初爻地與井,用在上爻墳與野,二索於灶,三索于房。四索于門,五索於道,在應索閨閣之中,在世索近身之器,在內索內,在外索外也。

財爻出現安靜,然後以世應內外及六爻考之。

化父變父,及飛是父者,當覓以篋櫃,是財者,當覓以貨物,是兄者,當覓以牆垣,是鬼者,當覓以香火,是子者,當覓以廊廂庵寺之所也。

此必以用伏之飛、用化之爻、化用之象則論,其他則否也。

是彼盜與,應克世而是盜。是我遺與,世受衰敗而自遺也。

應不克世,非此人也,世不受損,非幹我誤也。

起贓擒盜,子旺有制,鬼動為凶,助傷官克隨墓,則賊橫而反噬也。訟官索物,務用其鬼,生世而理,官病財空官克世,則徒勞而自辱也。大易慢藏有戒,擊柝致嚴,君子貴先事而慎也。

擒盜喜子旺克鬼,訟盜喜官實財旺,反是而凶。

易冒卷之十:

神聽章第八十四:

內詳彼報彼詛誓神防蠱諸問

怨毒於人甚矣,不能伸於人,而求伸於神,亦人情之常也。鬼神之告,專用官爻。
官克應者,將行罰惡之誅,官克世者,不受不臣之訴,隨官入墓,戢火年焚,助鬼傷身,倒戈自滅,是以神聰不我聰,為空散故,神明不我明,為破絕故,非神聽之或違,多膚訴之不實。

報之速者,六九也,報之遲者,七八也,報之暗者,衝擊也,報之輕者,休囚也。應受月破,天將亡之,應受旬空,神奪其魄,應受散絕,惡貫之盈,應隨鬼墓,天網之密。

應克破受其罰,鬼臨生旺是其期。

筮彼咒詛,猶避禍之占也,鬼動神怒,官克害成,隨墓助傷,而天亡我。惟子孫旺而官鬼衰,則直在我,而神鑒之。

筮誓廟,鬼靜乃安,官動克世、隨墓助傷,定受背盟之罰。筮防蠱,子世無憂,官動世病、隨墓助傷,應遭埋蠱之毒,鬼禍奸人,神無曲庇,筮者審之。

侍神章第八十五:

內詳停厝舉殯奉神撤像辨塚辨骸六問

侍神者,謂安神於家,奉先於廟,以安神靈,而庇人宅。奉而安,猶人事之寧休,奉而感應,猶人事之遂求。

故侍神之筮,大忌三沖鬼動,主神不安,亦嫌克世,主人不甯,空則無降格之誠,破則有怨恫之慮,散絕則精爽難憑,隨墓助傷,則災害並至。

故鬼爻既安,而後征祥,福興而人丁盛,財旺而積貯饒,臨祿貴而有官爵之慶。

鬼爻不安,即以致戾,白虎動而病喪,騰蛇動而驚擾,雀武動而有訟盜之虞也。

世空缺我躬之禮,應空疏人事之虔,內外官,而有人已之聖像,變伏鬼,而有新舊之神儀,遊魂自此遷彼,歸魂自彼遷此也。

猶有六爻克鬼,僕役慢神,鬼生二爻,神祐妾婦也。欲其神之神者,莫神於克誠,欲其先之安者,莫安於克孝。

推之停棺厝柩,必求其亡魄之安,亦以官鬼為用。是以卦象三沖,則死者不甯,而生者不福;鬼動亡魄搖而人心蕩,克世福機息而禍兆萌,空則先靈不欲,破則先靈不悅,散則先靈不集於是也。惟卦合官靜,始為盡善,若隨墓助傷,乃為大凶。

舉殯何如,不戒沖也,惟以亡靈之悅,故弗宜克世鬼動,年命順利,故弗宜隨墓助傷。故鬼病雖財神福神,動而不吉,鬼安,雖父兄忌象,動而不凶也。故未奉而筮當奉,已奉而筮當撤,亦猶是也。

舉殯出宅,是離其親,故沖不戒,出而安,父兄動不凶,出而不安,財福動不吉。

若迷而筮塚墓骸骨之真偽者,則以六親之用爻辨,不以官鬼辨也。

師巫章第八十六:

內詳神降卜祟蔔鬼求福諸問

凡延高僧懴誦道術禳災,下至巫祝之用,所占無指,則用子象,所佔有指,皆察應爻。

空破散絕,則浮偽難親,生扶安旺,則真誠可仗;進勤而退怠,動則心多往來。

故應臨父母則道高,臨子孫則德備,臨財而具威儀,臨官而格鬼神,臨兄弟而左右助法;臨龍善而虎惡,勾重而蛇輕,雀辨而武訥;上卦為高,下卦為卑,喜其庇身,豈宜克也。

蔔曰明神降乎,鬼空則不降,鬼破則不喜,鬼散則不留,鬼動則鑒,鬼克則罰,隨墓助傷則禍也,惟鬼靜為善。

蔔其為祟乎,鬼動則是。蔔其是是鬼乎,空破散絕則非。

求神邀福,子象旺而福來。求神祐病,用爻旺而病去。祈壽祈名,祈財祈子,各以用爻而推。

夫蔔道行之真系于應象,察鬼神之應,系於官爻。

淫祀諂神,有道所戒,況妖巫鬼史,妄言禍福哉,君子慎之。

機兆章第八十七:

內詳何怪驅置怪息有妖是怪五問

禍福之來,機必先兆,或征於夢寐,或見於物變,筮之者,莫不以子孫為福,官鬼為禍。然吉凶悔吝生乎動,鬼動而禍隨,若空散則非真,破絕則無害;若動,雖破亦凶,若隨助,雖靜亦凶,若旺相猶動,若克世猶動,而終不及動也。

以隨助、鬼動為首戒,鬼克鬼旺次之,而鬼遇空散絕,或怪或夢,皆不成凶也。

然則動其凶乎,主何應也,青龍為哀樂之計,朱雀為詞訟之牽,白虎為丁口之喪,元武為盜賊之警,勾陳為土田之禍、墳墓之幹,騰蛇為連累之殃、驚憂之恐。木因樹藝而機災,金緣刀斧而生疾,火有焚燒之難,水為波浪之沉,土有瘟疫之眚也。以八宮而分所避之方,以諸星而分所趨之事。

乾兌不可以西行,震巽不可以東去,坎離蒙水火之厄,坤艮招產業之非也。驛成不可以途行,咸池不可以女色,天喜戒遊婚娶之家,喪門忌投縞素之室,天獄鬼動,猝防刑獄之殃,地賊官興,忽犯穿窬之盜,浴盆憂損嬰兒,喪車慮妨骨肉也,其他類推。

以六親而分所屬之迍,是以化父母,而堂上少康,變妻財,而閨中多故,入子孫,而丁幼瘡痍,之兄弟,而門穡瑣括,化官鬼,而災禍相乘也。持世,禍由己召,臨應,患自人招,遊魂不可出,歸魂不可入,內為內禍,外為外殃。

八宮諸星六親由鬼動而言。

其應祥也,父母貴人動,主進文章,子孫青龍動,主進金帛,妻財天喜動,主進臣妾,兄弟六合動,主得良朋也。

若鬼爻靜休,遇有此動,始征其祥。

獨點何怪,則用鬼爻,陽為物怪,陰為鬼怪。鬼生何方,從斯現也,鬼屬何雲,從斯象也,鬼屬何神,從斯物也,鬼化化鬼,從斯類也,而吉凶不屬焉。

凡問是何怪,此則不占怪爻,當占鬼象,若鬼屬陽,於象有形為物怪,乃精妖也;若鬼屬陰,於象無形為鬼怪,乃障孽也。如金鬼長生在巳,或起東南,或從土出,木鬼或出沒自水,水鬼或搬弄其金,火鬼其怪屬火,或常顯紅光,土鬼其怪屬土,或常飛沙石;鬼居龍蛇,常如龍蛇變化,鬼居朱雀,空虛若有聲,鬼居勾陳,牆垣若有人,白虎血光,元武穢氣也。父母化鬼,先靈不安,鬼化父母,樑棟不吉,子孫變化,兒童之鬼‘禽獸之精,妻財變化,臣妾之亡、寶藏之祟,兄弟為壁堵匿妖,官鬼為香火懷怒也,其吉凶弗系於此。

驅之何如,官動鬼旺克世,不可驅也。置之何如,鬼靜無克,置之可也。何時怪息,鬼墓絕之期也。此室有妖乎、有鬼乎,鬼虛則無,鬼實則有,隨墓助傷則害人,官動鬼克則暴厲也,筮是妖是鬼,亦同此占。

所占不一,皆以鬼辨。

吾聞日明星晦,邪不勝正,占者正心修德,而妖孽自消矣,何惑於怪與夢哉。

戒防章第八十八:

內詳防訟防火防盜防疫防毒諸問

吾聞禍福相倚伏者也,先機之戒,君子所慎,故應為人也,鬼為害也。應克鬼克,殃必作焉,隨墓助傷,禍之大者,惟子動而有排難之人,世空而無受禍之地,察其虛實而定之。

以鬼為害,動則害作,旺大衰小,如應克世,及官克世,本為害將切我,若得破空絕散,謂之無實害也,故曰虛實而定。

憂害而有指,則兼應爻,憂害而無指,則專鬼象,出往而憂害,鬼應克世,皆不可往也。

無所指,則不必論應爻,私行苟免,而鬼應俱不可克世也。

概言防害,以鬼為端。以言語音信而產禍者,朱雀之鬼發也;以婚姻淫樂而兆殃者,青龍之鬼發也;勾陳為工巧之由,騰蛇為虛誣之害,元武為真盜之謀,白虎為假命之連也;木鬼者,戒入深木,地鬼者,防立岩牆;金毋往來于行伍,火毋行坐於窯壙,水毋跳躍於舟船也;坎為水難,毋執弓輪,離為火災,毋食蟹鱉,震有舟車之寇,巽有婦女之奸;乾兌為僧室庵堂,或重寶旨酒而淫心,坤艮為郊野山林,或以老嫗妖童而惑意也。

此專言鬼臨六神、五行、八宮如此。

若夫防訟之占,專務官鬼,或雲應克世而有訟心,如官爻空,而無主訟也。鬼克謂之訟侵,鬼動謂之訟起。

應克世為挾怨懷仇,若官不克世,鬼爻安靜,亦無訟也。

防火、防盜,皆為人之害也,子動則吉,鬼動則凶,然亦必以官鬼為先務也。暗動者,火非天災,而盜非大寇;動而沖者安,破而動者凶,鬼動而克世者,有焦爛網羅之厄也。始自何方,八卦求之,發於何時,生旺考之,息於何時,墓絕司之。

坎北離南,震東兌西之謂。如火鬼,寅午戌月為生旺,如水鬼,辰巳月為墓絕。

夫憂災疫之流,世旺鬼安,天災不及。憂藥毒之慮,世實鬼靜,則彼計難行。

若占人毒我虛實,則忌應克世、官克世、隨墓助傷,則彼欲密謀也。

潛避章第八十九:

內詳避地兵侵兵來避荒訟避人害兵害謀害諸問

明哲保身,賢者避地,況涉末流,可不審處。大抵福神得位,則隨地桃源,鬼象繁興,則彌天荊棘,隨官入墓,仰幹城而罹兔罝,助鬼傷身,輕同舟而逢敵國,鬼空鬼散,王道蕩平,鬼破鬼休,天心厭亂。故鬼旺而能靜,雖崑火已逼,而玉石能全。唯鬼破而動,謂虎煞相隨,而豺狼當道,此大象也。

唯大白虎與月破同位,蓋官鬼為兵,白虎為煞,故雖月破更兆其凶。

筮何方趨避,專忌鬼方,喜臨子地。筮是地避兵,唯以鬼靜為良,尤忌世爻化鬼。

忌鬼方,喜子地,如巳午子孫宜南方,申酉官忌西也。世化鬼爻,此地將來恐生不測,若所化之鬼,得空破散絕無事,若卦中無鬼,最為寧靜。

兵來侵乎,無鬼元侵,鬼靜無害,或隨墓,或助傷,或發動克世,如火之燎原,當求早避;若旺相安靜,震鄰之恐,隨助空散,履危而安。兵由是來乎,無鬼無兵,旺多衰少,破或分行,散來複去,動來則速,暗動悄行。

當審其虛實動靜生克而斷之,蓋吉內有凶,凶內有吉,凡筮皆然也。

如因荒而避,則察財爻,避荒投熟,以財旺則可安生,不以官鬼言也。如因訟而避,因盜而避,因羅網而避,因計陷而避,皆以鬼為禍,而子為福也。空與靜,正離塗炭之危,動而克,反入虎狼之穴,世空我無受禍之地,子發天有降祐之方,唯助傷隨墓者,則莫逃於數也。

鬼忌克世,子喜持世,鬼宜靜,子宜動。

避居此地,有人害否,應克世而起謀心,助傷身而陷不測,鬼動而犯群凶,福搖而多善侶。避從是路,有人害否,亦同此占。

二者卦靜福興,所履而安。

有問兵之為何害也,鬼克以屬,鬼動以化而言之。蓋變父母而毀房屋,變子孫而擄子弟,變妻財而淫婦女,變官鬼而召群凶,變兄弟而斥財貨也。火鬼焚燒,水鬼淹溺,金鬼恣殺戮之慘,木鬼擾桑麻之務,土鬼屯山嶽之毒。

以鬼居五行之屬,化六親之分而推之。

有問人之生何謀也,以應察其情,以鬼察其害焉。青龍為舟敵之險,朱雀為文巧之辭,白虎以武勇而怯人,元武以淫邪而誘己,騰蛇以邀結,勾陳以牽累也。鬼內內害,鬼外外害。乾鬼以僧害,坎鬼以盜害,兌鬼以酒害,震鬼以杖害,離鬼以火害,艮狗巽雞,坤將嫗為害也。

應得彼情,鬼察我害,以六神臨應察其奸,以八卦動鬼見其害,鬼居六爻為郊野害,五爻為道路害,三四為門戶害,初二為鄰里害。

道業章第九十:

內詳擇師傳法主持綱紀募緣法會齋戒七問

孔孟之道,以五倫為體,以經世為用,困亨夷險,有各盡之道,何以筮為。若棄家入道,拔俗修真,愛網難除,至人難遇,自是大丈夫事,豈同流俗人之筮?然道有道緣,業有業障,亦常於筮而得之。

割愛離塵,一念萬年,何用筮耶?然所處安危,擇師邪正,亦賴聖賢告我。

何名道緣,福神是也。何名業緣,系爻是也,故子孫持世而道成,官鬼交重而障重。而世不可病也,病於破,多疾多災,修落傍門;病於散絕,自暴自棄,心慵半路;隨墓助傷,則身陷泥犁之地。世生世旺,則心開日月之光,此其大象也。

專忌鬼動,及世爻破、散、絕為三戒,世動亦主不寧。

然世空有喜惡之辨也,三沖有宜忌之分也,出家而三沖世空,為超然物外,如孤鶴橫空。求道而三沖世空為塵務攖心,如困魚失水。

蔔出世,三沖謂解網,世空謂無掛礙,若蔔入道,則空無成也。

何年道成,世臨日月之期。何地法隆,世臨生合之地,亂動非清修之象,遊魂無戒定之心。

道業成身,專憑世位,世病、亂動、遊魂俱忌。

刻期取證,指日還丹,世空則無成,六沖則多阻,世病則九仞井棄,鬼發則一丈魔高。唯世旺福興,而丹成悟徹。

止問求道,世空、世病、六沖、鬼動為四戒。

故擇師,同師占也,父臨日月為名師,世空恐吾不能受教。受徒傳法,同繼嗣也,子逢生旺為法器,命墓恐彼不能傳持。

雲遊同出行,然有訪道求利之別,各兼用象。

過此以往,應緣倡道,遂多名利之求矣。住持如占宅也,三沖鬼動而當退。綱紀如筮仕也,世空官壞而無成。募緣同求財也,應空財陷而徒往。法會如設館也,應空鬼動而多損。

筮持齋戒,專務用神,自占以世為本,用旺鬼靜則始終不渝,三沖用壞,則半途改轍。

若筮開齋破戒,當無吉占,世壞鬼動尤凶,戒之而已。

夫金木,釋道也,升降,成敗也。

西方屬金,乃肅殺之地,故以釋氏像之,況自西來,當屬乾兌申酉,所以金爻及乾兌之宮,福動則吉,鬼動則凶。東方屬木,乃化育之所,故以道宗像之,且行東土,當屬震巽寅卯,故以木爻及震巽之宮,官動為惡,子動為善也。卦有升降之爻,如八月得升,則世是升爻,八月得泰,則世是降爻,秋分後四陰升而三陽降之由也。世居升爻,可以入聖謂之成,世居降爻,不能越凡謂之敗,然無病則吉,有病則凶。

子官,善惡也,父母搖而得典策之譽,兄弟動而犯貪嗔之戒,妻財發而有縈家之心。

子孫動,夙有善恨,或因緣福德之隆,或高賢徒眾之侍。官鬼動,原有惡孽,或災障之纏,或調達之擾。父母帶吉神動,則我書文後得名譽;帶凶神動,主法嗣多聚散也。弟兄吉動,當遇良朋善友,但道風清苦;凶動,常多貪嗔之累。妻財吉動,道供盈餘;凶動,婦女纏絆。

騰蛇塵障不除,勾陳夙緣不斷,白虎元武,災盜之由,朱雀青龍,才名之士,蓋必因鬼動而雲凶,福動而雲吉也。

如朱雀搖鬼為是非,動福為名譽之類。

惟得複鹹艮無妄而安寧者,修行之吉占也。孔孟之學,幾成功名之捷徑,自姚江而後,道風妙然,若有豪豪傑之士,起繼絕學明聖道,亦以此章占之。

四易專釋心學,大抵三教必以正心為根,筮修行得此者,不拘福鬼沖合,直言其吉也,然安靜如之變動複非爾。聖學無求道者,故道業止詳二氏,三教道同占同也。

易冒十卷:

國朝程良玉撰。良玉字元如,歙縣人。是書所論,皆以錢代蓍之法。自序稱五歲喪明,究心卜筮,初作筮類五十篇,康熙己卯適楚,遇枯匏老人得其秘旨,因增定為九十章。然皆術家常論,無他妙旨,至家宅章以六爻兼斷六親榮枯得喪,如兄弟旺則劫財,父母旺則克子,官爻旺則災病,其說謬固難通,所論鬼神諸星兩章,穿鑿支離,尤無理解,婚姻章內不根五行生克,不究用神衰旺,惟據卦名之美惡而論,則更乖謬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