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字秘牒        作者:(清)程省

雙句格法:

夫取格煉句乃到精至妙之法,如“鍾”字問功名則批曰:“名重金甌,終身大貴。”又有格在次句者,不過間或有之,如“甘”字問謀望則批曰:“事多阻隔,其無後乎!”

又有一句不能盡其所問之事,必用兩句,語意方顯者,乃松格也;雖不足爲上乘,然亦智愚共賞,且用之最廣,取之甚易,學者宜由此入焉 :

見:有容乃得寬舒,無學難爲先覺。

  規矩破壞失卻方圓之准,筆硯有損難親觀國之光。

攫:佳人才子,比肩雙雙。

最:賊貝生不全,半費貝吉貼。一見不完全,目下小人破敗。

好:彼其之子,不遂其媾。

等:竹乃清閒之物,寺非名利之場。

趙:龍光劍氣已出土邊,不久就要去。

梟:上宿鴛鴦之鳥,下生連理之枝。

焉:似馬不能行動,似爲服藥無用。

杞:木乃箱中之物,已爲包內之財。

雨:否頭,泰腳。

皛:朝騎鸞鳳到碧落,暮見濩田生白波。

欲:有容德乃大,無欺心自安。

沃:海闊從魚躍,天空任鳥飛。

蕩:勸君更盡一杯酒,好唱陽關三疊曲。

居:喜事,應遲。

聿:事到盡頭,難逃法律。

暉:斜照臨軒,官星不現。

瓦:瓦蓋衆人之頭,字形二十九點。

芍:字有花殘月缺之形,病犯黃蜺豹尾之宿。

翩:扁鵲難醫,定然羽化。

侰:佐郡之形,福祿日到。

燭:稍濟燃眉,蠅頭微利。

人:長久之基,大夫之體。

測字散格法:

夫所謂格者,骨格也,品格也。品格,前已錄有成語,可爲後學楷式。到骨格,則未之詳也。蓋骨者,束字義之物。用束字義之物爲斷字義之文,靈妙變通,亦猶夫人之筋絡束骨,而骨爲筋絡肌膚之架子也。善用者,觸類旁通則應變不窮,可以得心應手,動筆成文矣。

二:月內手心工夫平正。 彳:行頭行來德行立德。 王:美中弄嘴害心望後。

走:起頭先赴徒人陡住。 丘:囗心虛心虛極兵頭。 乙:半九挖盡吃了罷訖。

自:著囗鼻祖射頭貧身。 心:未必愁根憂中慮盡。 枌:有頭無心半大無尤。

戈:破錢我足戰伐晚成。 祀:破袍囗袍起禍衣包。 言:變面話頭說起有膽。 

日:春心後會春末日邊。 丫:齊心不了衆心齋心。 丿:刀口杯人未了大極。

乃:不及有孕秀極仍舊。 也:地下拖盡虵尾枯池。 鬥:年尾下科拏了叫住。

口:舌根賞心言盡回心。 金:破釜分鏡破錢廢鎖。 古:活心苦盡無辜心苦。

於:上乘無幹。 丨:水中可行。 予:舒極豫來。 才:捉頭先掛拐來提攜。

目:短見著腳。 東:闌住襄柬。 焦:蕉心下帷。 包:飽了跑了幻泡苞住。

氵:涕泣衍法。 酉:半醉不尊。 已:包內危極。 占:上告乩動點頭氈中。

幾:虎尾機關。 發:廢盡分撥。 三:春頭目中。 歊:未央半缺分袂快煞。

支:破鼓絕技。 吉:半喜半結。 士:地頭坐中棄田堂下旺極台頭善心士吉。

亦:彎頭變臉。 母:毒心實心海底殘梅後悔。

羊:不群半美。 豆:分頭逗漏攏短燈盡枯樹。 一:天心囗天上生根囗大心。  

蕣:用心降心舉足牛尾丹心冰心王宰玉葉寒盡冬盡。

蔔:上頭半小不小居內掛腳外邊古先。

茫:破網漏網網底。

甲:堣予髀h押後首異不申欠申無用沒結果。

寸:十分無對走過不成才沒對頭尋對頭。

貴:破櫃中饋櫃中有遺失。

月:有心真心直心消盡斷臂龍足肯了。

十:車心舟尾來頭用盡本來不成才針頭。

了:待子承領亨極損子破了頭。

丁:行盡打了亭了釘頭寧極殘久立寧。

貝:貪心負心貧極半敗賺頭嬰面。

田:留心留住富極心廣魁首畫中鬼臉。

四:靈心夢中心懷去罷買賣罪首。

不:歪頭否象一扌不半杯。

甬:痛心不通無勇。

用:懈心截角不周申通通體解體。

且:具體真心阻隔冥中傷心不宜。

子:存心孝心極如不好入學半承。

天:中春族尾後失未來無頭矢。

中:難串初貴患頭不申。工:半空落空差了上貢。坦:場頭。

手:害心。

鞬:衰亹。艮(根腳)

雰:追到搥心失侶。(破苑破碗死心)

瓜:分派絕脈孤了。

雜占賦:

吉凶禍福,推測可知。

人事天時,莫逃乎數。

試觀雲開月朗,正爲諸事豁達之機;霧合煙迷,定主百務淹埋之象。

風霾飄蕩,搖捍難成。

雷霆過空,虛驚有准。

風來溽暑,解鬱暢懷。

雪上嚴霜,慘神刻骨。

電光霍霍而可畏,露水晶晶而不常。

月彩當空,無非光霽。

雨流濕物,儘是恩波。

連陰最喜逢雷,久旱偏宜得雨。

天文取應,地理可推。

水流則事消,土積則遲滯。

沙乃散手即分,石以堅心始得。

人落路旁憂道遠,舟移岩下怕虛危。

若逢人事之來,即乃天機之現。

高官顯宦利於求名,巨賈富商宜乎覓利。

一女一男,同歡之候;或僧或道,孑處之端。

匠子主門庭改換,屠兒主骨肉分離。

獵戶得野外之財,漁翁取水中之利。

妊婦事萌於內,瞽者慮根於心。

足動知其遠行,臂交斷其有失。

對壁阻抑,噓氣悲愁。

掉舌出者是非,背相靠者閃跌。

童子授書,主爭訟之端;主人責僕,防笞罰之事。

題寫有文書之喜,秉燭得祈禳之功。

偶挽手作事牽連,遇接物逢人提拔。

兩人相拜,交友多情;一車過門,營運得力。

繩牽犬羊,防守可以無虞;帶水拖泥,遲滯還須有待。

搖扇則寬展胸襟,伏枕則昏沈染患。

舟楫在水,憑其接引而行;車馬登途,不時負載而往。

叵持九而執斧,遇吉氣必逢快利之財;或被甲而操戈,見凶形斷遇剛強之賊。

女花刻果,終非結實之形;展畫披圖,都是虛驕之象。

經緯居前,可以問職;筆墨在側,可以行文。

倚柱者失權,臨境者赴召。

捧貢物則有非常之喜,負大木則有任重之才。

升鬥則斟酌而行,剪尺當裁度而用。

戲戺則逢人接待,開鎖鑰則作事亨通。

頑鐵靡鋼,用功有益;快刀斫木,利事得財。

揮扇必有相招之意,張蓋主有蔭庇之情。

歌唱者歡誕逍遙,奔走者驚慌失措。

既以觀人,尤當相物。

芝蘭謂之瑞兆,松柏果是壽征。

問世家,喬松老檜;欽高節,修竹寒梅。

小草嫩花亦複采綴於人首,奇葩豔卉定知賞鑒于名流。

野樹輪囷棲遲林下,浮萍聚散蕩漾無成。

蓮子連登,雞冠官顯。

菌菰則朝生暮死,疾病不宜;芭蕉則雨滴風飄,行人未到。

牡丹者富貴之物,棠棣者手足之花。

茉莉安可經營,石榴卻宜得子。

筍必有損,藕亦偶然。

枝葉飄零知其敗謝,根苗接續斷彼牽纏。

路邊拾柴終爲敗葉,奇花無子亦是空花。

至於禽蟲之類,亦闡趨避之機。

鴻雁得賓朋之信,虺蛇防毒陷之謀。

鼠若咬衣,災防小口;鵲如噪樹,會遇知音。

牽牛者順利仍主耕田,騎馬者馳驅定知通達。

猿猴身心無定,鯉魚變化非凡。

繩拴馬,病者難痊;籠中鳥,囚人未脫。

蒼蠅覓蠅頭之利,鎮日營營;花蚊邀險處之財,終宵僕僕。

促織豈宜問壽,烏龜定利行人。

夏綿冬葛雖有用而待時,春花秋月縱無益而欣賞。

蛛絲作網,巧計方成。

有秤無錘,其權失矣。蓬頭跣足,冠履何存。

有水有風,墳塋必就。

是虎是龍,科名可望;爲糸希爲糸穀,辛苦無辭。

揚帆而遇順風,無往不利;持梳而理亂髮,求取自通。

逢人指路,百事如心;見客脫衣,一身無累。

火入林中,焚形顯露;笠飄水畔,泣象分明。

三牛主邅走之形,三女主姦淫之事。

一木兩火榮耀之光,一水田魚鰥居之象。

羊在火前成美事,牛橫家內是牢災。

人字欲倒臣病之征,囚字若長棺槨之象。

屍出頭而費力,口有缺而招非。

歊字從失、從宋、從天、從夫,臨時參斷;

蔔字可上、可下、可大、可小,任意決機。

成不成、平不平、戊午昭然;田是田、酒是酒,申酉可斷。

用乃一田、兩月、六口不全,井爲四十、八頭、九家可聚。

針有十金之利,訟須公正之言。

風乃乙木之蟲,一榜可中;扇系門中之羽,飛揚不高。

憂字不全憂必散,財若偏斜財可虞。

此字有比和之心,婦字有歸來之意。

鹿宜西北之方,數爲上上;錢是金戈之象,事僅旐旐。

執字僥幸完全,秤字和平有准。

規則主天子見面,觀又見官事無休。

力田必主乎弄璋,山水亦宜於得祿。

狗居馬前,驚則必矣;衣放鍋旁,禍能逃乎?

五人來蔔爲從,一口得田爲福。

吉字要詳上士何如,瑀字必察文人之狀。

苟能變通而取義,即可指物而諧音。

鹿可問祿,蜂可受封。

梨則近乎別離,桃則知其逃竄。

見李問訟有理,逢杏占婚有幸,無衣可斷無醫。

紙爲止,行人不來;書爲輸,官司必屈。

康字問疾病,入木無疑;茄字蔔分娩,加子可喜。

簪惟到手才安,鑽必鑽必始得。

椒爲焦惱,趯是鬥爭。

牙杖口舌不離,金箔財利輕少。

器如無柄,當知病體之除;鎖若無匙,已識藥遲之兆。

已上隨事占問,臨機務必精詳。

神而明之,存乎其人。

妙用不窮,理同太易。

設若盡心盡力,何妨通佛通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