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芨七簽》卷四 道教經法傳授部

上清源統經目注序

上清者,宮名也。明乎混沌之表,煥乎大羅之天。靈妙虛結,神奇空生,高浮澄淨,以上清為名;乃眾真之所處,大聖之所經也。宮有丹青金書玉字上皇寶經,皆玄古之道,自然之章。起于九天之王九玄道君。推校本元,已曆九萬億九千劫。上皇典格,各不相參。道君以中皇元年九月一日,於玉天瓊房金闕上宮,命東華青宮尋俯仰之格,揀校古文,撰定靈篇,集為寶經。傳至漢武帝時得經,起柏梁台以貯之。帝既為神真所降,自雲得道,放情怠懈,不從王母至言。明年天火燒柏梁台,經飛還太空,於茲絕跡。太元真人茅君,諱盈,師西城王君,受上清玉佩金璫、二景璿璣之道,以漢宣帝地節四年三月升天。又玄洲上卿蘇君,諱林,師涓子,受上清三一之法,以漢神爵二年三月六日登天。又週君、李君、眾仙各有所得,並相承經業,多不傳世。漢孝平皇帝元始二年九月戊午,西城真人以《上清經》三十一卷,於陽洛之山授清虛真人小有天王王褒。褒以晉成帝之時,于汲郡修武縣授紫虛元君南嶽夫人魏華存。華存以鹹和九年,歲在甲午,乘飆輪而升天。去世之日,以經付其子道脫,又傳楊先生諱羲。羲生有殊分,通靈接真,乃晉簡文皇帝之師也。楊君師事南嶽魏夫人,受《上清大洞真經》三十一卷。至晉孝武皇帝太元十一年,歲在丙戌升仙。許先生者,名映,丹陽句容人也。七世祖許子阿,生有陰德,福潤流灑,鍾於後嗣。子阿六世孫名副,仕為剡縣令。副有八子,其第一子名邁,字叔玄,小名映,改名遠遊。少好仙道,耽心冥肆,吐納和氣,矯志雲漢,超跡絕世。以晉建興元年歲在癸酉,渡江入赤城山中,往而不返。師南海太守鮑靚、太元真人茅君。遠遊第五弟名謐,仕為護軍長史、散騎常侍。師太元真人,受上清眾經,于甯康元年隱景去世。謐有三子。其第三子名玉斧,長名翽,字道翔。道德淳瑩,絕世無倫。師楊先生授《上清三天正法曲素鳳文》三十一卷,遁跡潛化。玉斧子黃民,黃民子名豫之。以元嘉十二年終剡之白山。臨去世之時,以上清寶經、三洞妙文,封以玄台,印以白銀,留寄郯縣馬度生家。語之曰:“今且暫行,不久當還,勿開此經!”馬氏崇奉累世。安康有道士婁化者,常憩馬氏舍。究悉經源,苦求開看。馬氏固執,竟不從命,結惟}無方。是時宋明皇帝崇敬大法,招集道士,供養後堂。婁化乃因後堂道士殳季真密啟之。帝即命使逼取至京,乃拜禮開之。忽有五色紫光洞煥眼前。帝驚曰:“神真叵觸!”比其年不愈而崩。元徽元年,馬氏即出訴,啟請其經。詔敕聽還。於是天藏真書複歸馬氏。茲乃上真注筆,硃簡紫書,後之凡庶,摸而傳奉,號曰真跡。今記神王所撰寶經卷三十一首,篇章目第,並指事為名。然天真之言,理奧難尋。或名同而事異,或理合而字乖。靈秘妙隱,不與世合。幸而見之,卒難詳辨。餘宿植緣會,遊涉法源;性好幽旨,耽靈味玄;鑽研彌齡,始覺仿佛。謹以鄙思尋校眾經,為《上清目義》。非敢有裨大乘,聊自記而已。

靈寶經目序

元嘉十四年某月日,三洞弟子陸修靜,敬示諸道流相與同法,弘修文業,讚揚妙化,興世隆福。每欣一切遭遇慈澤,離彼惡道,入此善場,逍遙長樂,何慶如之!但至賾宛奧,妙義微遠,靈匠未遇,群滯莫披。翹翹渴仰者,豈予小子乎?既太虛眇邈,玄師難希,宜求之於心,即理而斷也。敢竭暗淺,先言所懷。

夫靈寶之文,始於龍漢。龍漢之前,莫之追記。延康長劫,混沌無期。道之隱淪,寶經不彰。赤明革運,靈文興焉。諸天宗奉,各有科典。一劫之週,又複改運。遂積五劫,迨於開皇已後。上皇元年,元始下教。大法流行,眾聖演暢,修集雜要,以備十部三十六帙,引導後學,救度天人。上皇之後,六天運行。眾聖幽升,經還大羅。自茲以來,回絕元法。雖高辛招雲輿之校,大禹獲鐘山之書。老君降真於天師,仙公授文於天臺。斯皆由勳感太上,指成聖業。豈非揚芳於世,普宣一切也?按《經》言,承唐之後四十六丁亥,其間先後庚子之年,殀子續党于禹口,亂群填屍於越川。強臣稱霸,弱主西播。龍精之後,續祚之君,罷除偽主,退翦逆民。眾道勢訖,此經當行。推數考實,莫不信然。期運既至,大法方隆。但經始興,未盡顯行,十部舊目,出者三分。雖玄蘊未傾,然法輪已遍于八方。自非時交運會,孰能若斯之盛哉?

頃者以來,經文紛互,似非相亂。或是舊目所載,或自篇章所見,新舊五十五卷,學士宗竟,鮮有甄別。餘先未悉,亦是求者一人。既加尋覽,甫悟參差。或刪破上清;或采摶餘經;或造立序說;或回換篇目,裨益句章,作其符圖;或以充舊典;或別置盟戒。文字僻左,音韻不屬,辭趣煩猥,義味淺鄙,顛倒舛錯,事無次序。考其精偽,當由為倡狂之徒,質非挺玄,本無尋真之志,而因修窺閱,假服道名,貪冒受取,不顧殃考,興造多端,招人宗崇,敢以魚目廁于隋侯之肆,輒將散礫托於和氏之門。啟誑愚蒙,誣棨太玄。既晚學推信,弗加澄研,遂令精粗糅雜,真偽混行。視聽者疑惑,修味者悶煩。上則損辱於靈囿,下則恥累於學者。進退如此,無一可宜。徒傾產疲力,將以何施?夫輕慢之咎既深,譭謗之罪靡赦。余少耽玄味,志愛經書,積累錙銖,冀其萬一。若信有可崇,何苟明言坐取風刀乎?慮有未悉,今條舊目已出,並仙公所授事注解,意疑者略雲爾。

上清經述

述曰:尋經之意,乃太虛齊量,劫劫出化,非可籌*-。自開皇之後距天漢時,范陽桑平王褒,字子登。以正月一日辭二親,欲尋神仙,求不死之道。乃入華陰山,精思一十八年,遂感上聖太極真人西梁子,下降授ㄒ飯方、並服雲牙法。複五年,太極真人王總真複降,以《上清經》三十一卷付子登,並將子登遊五嶽,觀名山,備受上法。逮乎晉武皇帝時,任城魏華存,字賢安,乃魏陽元之女也。陽元仕至滎陽、宜陽二郡太守,散騎常待、冀州刺史。其父乃嫁賢安于南陽劉嵒,字幼彥。嵒,妻時除為修武縣令,賢安隨焉。賢安自少為女,處乎內室,性好至道,雖未得仙而真人屢降。及其長也,女子有夫之義,修尚之事有時而廢。及至兒女成立,告誡子曰:“我願終尋真之志。”於是離群獨處,不交人事;深托隱屙,還修曩尚。入室百日,所期仙靈,積思希感。爾乃獨節應神,丹心潛會,精苦仰徹,天真遐降。於是季冬之月,夜半清朗,忽聞空中有鍾鼓之響,笳簫之聲,音韻嘈囋。出戶望之,見從東方虛空而來,旌旗鬱勃,羽蓋紛紜,光輝幽藹,煥爛太虛,他人莫之見也。須臾有虎輦玉輿隱輪之車,並頓駕來降夫人之靜室。凡四真人,並年可二十餘,容貌偉朗,天資秀穎。同著紫花蓮冠,飛錦衣裳,瓊蕊寶帶;體佩虎文,項有圓光,手把華幡。其一人自稱曰:“我太極真人安度明也。”其一人曰:“我東華大神方諸青童君也。”其一人曰:“我扶桑碧海暘谷神王景林真人也。”其一人曰:“我清虛真人小有仙人王子登也。”於是夫人匍匐再拜,叩頭自摶:“不期今日道君降下,唯乞神仙長生度世。”四人乃坐良久。王子登告夫人曰:“聞子曩日念善,輾轉求生。密練真氣,魂和體清。丹懷遠邁,錄字上清;高契真人。抱信期靈;幽感啟微,潛曜赤城。遂金書紫極,藏簡玉庭,故感高晨,玄唱齊並。是乙太帝君敕我今來教授于子神真之道焉。”其東華青童君曰:“此清虛真人者,爾之師也。當受業焉。”其安度明曰:“子因緣上業,積感求道,苦心久矣,用思至也。道今來矣,子得之焉。”其景林真人曰:“子勤感累世,積念真靈,將積應之所期,乃明挺之標會也。虛皇早鑒爾之用思太極,已注子名於玉劄,錄字紫虛之宮,金書東華之閣,刻名上清丹文錦籍,應為紫虛元君上真司命。又加名山之號,封南嶽夫人。今視子之質,實霄景高煥,圓精重照,鳳骨龍姿,腦色寶耀,五藏紫絡,心有羽文,形棲晨霞,神友靈肆。天人之任,良不虛矣。帝誨王褒相為盟師,故遣太極真人鑒子之精,子其勖哉。”四真各有辭。致言畢,夫人叩頭自摶而言曰:“華存卑賤,枯骨之餘,自處塵垢,久染濁穢,天地寥邈,高下懸隔,縱恣五濁,翻錯臭穢,滯塞靈艾沈淪凡俗。無冀日月回曜幽冗,不謂天尊下交凡肆。所以割心斷意,取同螻蚓。自顧少好神仙,貪樂長生,心之所詣,出於自然。志之所期,誓以三光。而值季世,俱忌禮度,制置無從脫免,良願不遂。今形非顧影,體氣臭惡,久為垢穢所逼者,徒勵節無益。自入劉門,修道日廢。須者少閑,內外乖隔,容得齋思,謹按道法尋求經方入室之制,為欲靜護五藏,辟諸疾病耳。豈圖上願惟在今日今夕,道君並降,慶出分外。光照幽谷,荷戴天眷,不勝惶懼!此是婢子有幸,當得度世。唯乞哀矜,賜以性命。”自陳畢,東華小童指招而告之曰:“子少好道,真至誠密。感是,故因緣世生,胎煉五神,寄慧齊見,超度八難,氣適靈輝,挺會真,自當為紫虛之宮上真司命。勤精彌綸太極,所 又加名岳之封,位均諸侯。然不受聞上道內法、晨景玉經者,仙道眾妙,無緣得成也。子其勉哉!我後日當更期會於陽洛山中,汝勤之矣!”於是清虛真人王君乃命侍女華散條、李明允等,使披雲蘊、開玉笈,出《太上寶文》、《八素隱書》、《大洞真經》、《靈書紫文八道紫度炎光石精玉馬神真虎文》、《高仙羽玄》等經三十一卷,是王君昔於陽洛山遇南極真人西城王君所授者也。今于汲郡修武縣中授夫人焉。暘谷神王又別授夫人《黃庭內景經》,正一真人張君又別授“治精製鬼法”。夫人前後所授,非但此三十一卷而已。其篇卷悉在傳中,不能一一書之。此乃《上清經》從此而行世也。

三皇經說

《三皇經》雲:昔天皇治時,以《天經》一卷授之。天皇用而治天下二萬八千歲,地皇代之。上天又以經一卷授之。地皇用而治天下二萬八千歲,人皇代之。上天又以經一卷授之。人皇用而治天下亦二萬八千歲。三皇所授經合三卷,爾時號為《三墳》是也,亦名《三皇經》。三皇后又有八帝,治各八千歲。上天又各以經一卷授之,時號為《八索》是也。此乃《三墳》、《八索》根本經也。如法而言,三寶俱起無量之世,但以隱顯有時。自三皇八帝之後,其文亦隱。至於晉武皇帝時,有晉陵鮑靚,官至南海太守,少好仙道。以晉元康二年二月二日登嵩高山,入石室清齋,忽見古三皇文,皆刻石為字。爾時未有師。靚乃依法以四百尺絹為信,自盟而受。後傳葛稚川,枝孕相傳,至於今日。三寶行世,自然之數,心與理契,因緣冥符使之然也。術曰:夫眾生昏惑,長迷生死,神明蔽瞑,不能悟理。聖人興,大慈大悲,愛若赤子。隨時化生,隨宜救拔,欲令離苦,得無為之樂。但聖道淵邃,難可頓悟,必須階漸,以發其蒙。未顯大法,先教廚食、章書、雜法、黃赤之道。雜化淺近,以應遇情信伏。能修雜法,名為奉道。既能奉道,則能舍離魔俗之法。漸漸調伏,而後教以《靈寶》。既信《靈寶》,便求為道士。既為道士,便宜受持一百八十大戒、二百四十威儀。修行六通,能遣六塵,四十五念、十二上願、十二可從一切法行,皆能受持。研心宗極,洞體道真,洞然玄悟,以得神仙。從此而修,終會無為。當知章廚雜化為漸導之義,雖名奉道,未識正理。惟體識君子,宜裁之焉。

道教相承次第錄

謹按《雲台治中內錄》言:太上老君傳授《雲台正治官圖》,《治山灶鼎》等得四十一代相承。具人名代數如後:

第一代老君老君火山大丹治法傳授三百人。唯三人系代:王方平、尹喜、徐甲。

第二代王君王君授三十人。唯三人系代:茅蒙、孫盈、章震。

第三代章震震授十七人。唯二人系代:若士、李夫人名仙。

第四代若士士授五十二人。唯三人系代:李元君、白石先生、李常存。

第五代李元君元君授七十二人。唯二人系代:王子喬、許述成。

第六代諸仙別傳分散,世絕系治官氣並治名。老君念於志學之子,再下平蓋山,授張陵為雲台治,火芝火仙之經、方術變化、長生不死之藥、登升雲天之道。敕陵為第六代道之外孫,而東海小童君為陵保舉,師太上老君為度師,度雲台治。封陵為天師天師授三百人。唯三人系代行治:張申、王升、李忠。

第七代張申申授三十三人。唯三人系代,行傳治法:李仲春、李意期、李玄。

第八代李仲春仲春授十五人。唯二人系代:李少君、魏伯陽。

第九代李少君少君授九十人。唯二人系代:欒巴、李常存。

第十代欒巴巴授五人。唯二人系代:陰長生、李宙先。

第十一代陰長生長生授八人。唯二人系代:張景霄、王萬縉。

第十二代張景霄景霄授五人。唯一人系代:劉馮。

第十三代劉馮馮授五人。唯一人系代:劉政。

第十四代劉政政授五人。唯二人系代:孫博、嚴光。

第十五代孫博博授三人,無可代者。乃入林屋山中,合龍虎大丹而升天。治法遂絕。

太上老君命李仲甫出神仙之都,以法授江南左慈,字元放,故令繼十六代為師相付。元放授八十人。唯三人系代:介象、嚴光女、李佗。

第十七代介象介象授四十人。唯五人系代:李延、張授、萬葛卿、阮玉、李用。

第十八代李延、介談延、談授十八人。唯一人系代:劉景。

第十九代劉景景授四人。唯一人系代:東海郭延。

第二十代東海郭延延授三十人。唯一人系代:靈壽光。

第二十一代靈壽光壽光本外國人。授十八人。唯一人系代:何述。

第二十二代何述述授十人。唯一人系代:羅先期。

第二十三代羅先期先期授二十人。唯二人系代:甘季仁、甘孝先。

第二十四代甘孝先孝先授五十一人。唯一人系代:石帆公。

第二十五代石帆公帆公授十九人。唯一人系代:宮戶。一雲宮中用,字也。

第二十六代宮戶戶授八十人。無可傳者,治法遂絕。戶入南嶽及天臺山,經八十五年。世絕仙人,正道不繼。

老君念其功修之徒,再降廬山,敕左元放授施存、葛玄,令繼代為仙官世祖,師傳仁人者也。

第二十七代施存存授七十人。但皆地仙耳。唯同學葛玄繼代。

第二十八代葛玄玄授十九人。唯三人系代:張秦、仇真、李用別出。

第二十九代尹思太上老君差紫衣使者下命于廬山,授五人更二人。尹思、尹軌系代傳治。思授七十人。唯二人系代:女子樊忠和、韋義山。

第三十代尹軌軌授十九人。唯一人系代:女仙李元一。

第三十一代女仙樊忠和忠和授二人。唯一人系代:劉綱東陵母。

第三十二代女仙李元一元一授四十人。無人可傳,治法代絕。

第三十三代劉綱綱,樊夫人弟子。雖居官治,又其夫也,治法後絕。

第三十四代張秦秦,葛玄弟子。玄見其代絕,乃再令秦授十一人。唯一人系代:王列。

第三十五代王列列授九人。唯二人系代:許遜、胡少真。

第三十六代許遜遜授一百人。而無人可授,系代又絕。遜升天後兩代,人民征伐,真志不傳。

老君敕使三人於天臺山,令葛玄傳鄭思遠,系三十七代思遠授十九人。唯二人系代:葛洪、李淳風。

第三十八代李淳風淳風授四十人。唯四人系代而未傳授。二人者:李道興、李靖。後又隱于房公之山,一百年後,出授張常存、李太虛、李惠舉,同太師神等四人。

第三十九代李惠舉、張常存而各分代傳授,皆稱三十九代孫惠舉授三十人。唯三人可代:李保真、白玄中、李太昌。張常存授三十七人。唯三人願系代:孫張真、應真、孫道用。

第四十代李保真保真授二十四治一百人。唯二人系代:林通元、李德仁。

第四十一代林通元。

玄都九真盟科九品傳經錄

《玄都上品》第一篇曰:《大洞真經》、《雌一寶經》、《太上素靈大有妙經》,三奇之章,高上玉皇寶篇。秘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宮,太玄靈台玉房之中。上皇之初,舊科經萬劫一傳。三道正明,學真日興高上科。七千年內聽得三傳。侍衛玉童玉女各七千人,執香典炅,按科傳授之法,皆對告齋百日,分金鈕為盟,給玉童玉女,依四極盟科。不依科而傳,罪延七祖,幽魂充役,吞火食鐵,負山運石,以填無極之考,抱風刀之罰,身歿形殘,長閉地獄,萬不得仙。

《玄都上品》第二篇曰:傳《大洞真經三十九章》於後者,誓以上金十兩,銅二十五斤,鈕五雙,金魚、玉龍各一枚、青絲一兩纏鈕。若《雌一》,以上金五兩、五色錦繒各五十尺、香一斤、金鈕三雙。《太上素靈洞真玄經》,上金三兩、紫紋百尺、青繒二十七尺、赤絲五兩、香一斤、丹一兩,上皇以信誓心,不得有闕,闕則虧科。師犯則奪侍經玉童玉女,還於本官。不過三年,身被風刀考罰,自然失經。受者不依盟科,皆失明形殘,七祖父母被受酆都之責,萬劫還生,非人之道,學者慎之。

《玄都上品》第三篇曰:凡有金名東華,玉字上清,得授《太霄琅書瓊文帝章》、《紫度炎光神玄變經》、《上清變化七十四方九真中經》、《丹景道精隱地八術》、《解形遁變流景玉經》、《七變舞天經》,皆九天真王元始天王、太上天帝君、中央黃老君,受於太空中九玄之內,虛無之高章也。皆秘在太上靈都之宮紫房,三元君主之,侍衛玉童玉女皆三千人。元始之初,經七千劫一傳。自三道立正之後,七千年內聽三傳。七百年中有其人,亦聽傳。傳皆對齋九十日,或九日,告盟而授之。給玉童玉女,依四極盟科。若不依科而傳,罪延七祖父母,充責鬼官,運蒙山之石,填積夜之河,萬劫還生,非人之道。己身被風刀之考,自然失經,終不得仙,傳者慎之。

《玄都上品》第四篇曰:傳《瓊文帝章》,齎金魚、玉龍,青繒三十二尺、金鈕三雙為誓。《紫度炎光》,五色錦各五十尺、上金五兩、沈香五斤、真硃一斤、書刀一口、金劄七枚、絳紋七十尺之誓。《上清變化七十四方經》,青繒四十尺、上金十兩、金鈕六雙、好香一斤、金魚玉龍之誓。《九真中經》,舊科落發為盟,今以白絹九十尺准盟,法於九真之數。青絲一斤、絳紋二十四尺、北暉之誓。碧繒二十四尺,月華之誓。金鈕三雙,元常童子圓變之信。《丹景道精隱地八術》,《解形遁變流景玉經》,悉上金十兩、金魚、玉龍各一枚、青繒四十尺、紫紋四十尺、金鈕各三雙。《七變舞天經》,上金五兩、真硃一斤、青繒三十二尺之誓。信以質心,不得有闕,闕則違科。師以天信投於山棲,以救窮乏。餘以供營經書之具,不得他散。師犯上科,奪玉童玉女,減  奪紀,注名度還比酆。受者不依科,皆喪魂失神,風刀之考,不出三年,自然失經,終不得仙。

《玄都上品》第五篇曰:《消魔智慧玉清隱書》、《寶洞飛霄絕玄金章》、《紫鳳赤書八景晨圖》、《金真玉光靈書紫文》、《金璫玉佩金根上經》、《三天正法》,皆太上大道君、元始天王、金闕帝君之寶章。秘在玉清之宮金房紫戶之內。典衛靈文玉童玉女各三千人。元始之初,千劫一傳。自三天立正之後,七百年內聽得三傳。百年中有其人,聽一傳。給玉童玉女,依四極盟科。授者對齋九十日,或九日而傳。不依科而傳,罪延七玄之祖,長充鬼役,無有解脫。已身被風刀之考,死充下鬼,萬不得仙。

《玄都上品》第六篇曰:傳《消魔智慧》、《寶洞飛霄絕玄金章》、《赤書八景晨圖》,皆上金十兩、玉劄一枚、金魚、玉龍各一枚、紫繒四十尺。《金根經》、《靈書紫文》,上金五兩、金簡、玉劄各一枚,長一尺六寸,廣二寸四分;金魚、玉龍各一枚、紫繒百尺、青紋四十尺。《三天正法》,青繒三十尺、青布四十三尺、金環五雙以為密誓;上金十兩通神之信。《金真玉光》、《玉佩金璫玉清隱書》,皆金魚、玉龍各一枚以為誓信。依科不得有闕,闕則師奪玉童玉女,注名還度北酆。受不依科,皆喪魂失神,罰以風刀,不出三年,自然失經,萬不得仙。

《玄都上品》第七篇曰:《七星移度》、《白羽黑翮飛行羽經》、《飛步天綱》、《躡行七元太上隱書》、《靈飛六甲》,皆太上太帝君、太極太微天帝君登空之道,隱化之章。秘在太上瓊宮之上、紫房之內。侍衛玉童玉女皆三千人。依科七千年一傳。三天立正之後,改七百年內聽得三傳。若百年中有其人,便傳便授。告齋九十日,或三十日,給玉童玉女,依四極盟科。不依科而傳,罪延七玄之祖,長充北酆鬼役,十苦八難,已身被風刀之考,身沒幽源,萬不得仙。

《玄都上品》第八篇曰:傳《七星移度》,青紋三十一尺、絳繒七十尺、鳳紋之羅九十尺、金鈕一雙。《白羽黑翮飛行羽經》,上金二兩、青紋三十二尺以代截發歃血之誓。《飛步天綱》,錦三十尺、金魚、玉龍各一枚。《太上隱書》,金魚、玉龍之誓。《靈飛六甲》,白素六十尺、金鵪六雙、青絲六兩。天科以信質心,不得有闕。闕則違科。師奪玉童玉女,除落青簿玉名,移還北酆。受者不依科,亡精喪神,罰以風刀,不出三年,自然失經,終不得仙。

《玄都上品》第九篇曰:《方諸文震靈符》、《豁落七元八天隱文》、《流金火鈴金神虎符》、《消魔支幹夜照神燭八術》、《隱遁紫清玉符》、《五籍洞玄六甲上符》、《五行秘文》,《玄都格》諸符,凡有六百部。太上悉以其文標於舊經之內,以為立用。傳授盟科悉依經科。傳授有闕,罪同上品。有經無符,則天魔害人;有符無經,則思念無感,神真不降。科雲皆不得單行,單行罪亦如之。科、經及符,本同出於自然之氣,虛無之章。故不可得獨修也。無科修道,萬不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