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芨七簽》卷二十三 日月星辰部一

總敘日月

《黃氣陽精三道順行經》曰:日,陽之精,德之長也。縱廣二千三十堙C金物、水精暈於內,流光照於外。其中有城郭人民、七寶浴池;池生青黃、赤、白、蓮花;人長二丈四尺,衣硃衣之服;其花同衰同盛。日行有五風,故制禦日月星宿遊行,皆風梵其綱。金門之上,日之通門也。金門之內,有金精冶煉之池,在西關左之分,故立春之節日,更煉魂于金門之內,耀其光于金門之外,四十五日乃止。順行之洞陽宮,洞陽宮,日之上館也。立夏之日,止於洞陽宮,吐金冶之精,以灌于東井之中,沐浴於晨暉,收八素之氣,歸廣寒之宮也。月暉之圍,縱廣二千九百里,白銀琉璃水精映其內城郭人民與日宮同有七寶浴池,八騫之林生乎內;人長一丈六尺,衣青色之衣,常以一日至十六日采白銀琉璃煉於炎光之冶,故月度盈則光明。比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于騫林樹下采三氣之華,拂日月之光也。秋分之日,月宿東井之地,上廣靈之堂,乃沐浴于東井之池,以煉日魂,明八朗之芒,受陽精日暉,吐黃氣于玉池。諸天人悉采玉樹之華,以拂日月之光。月以黃氣灌天人之容,故秋分是天人會月之日也。

《老子曆藏中經》雲:日、月、者,天地之司徒、司空也。日姓張,名表,字長史;月姓文,名申,字子光。《太丹隱書》雲:紫微夫人姓王,諱清娥,字愈音。雲是西王母第二十四女。紫微宮在北溟外羽明野玄壟山,山在昆侖之東北。紫微說阿母言曰:欲存日月氣者,當知日月景象:日圓形而方景,月方精而圓象;景藏形內,精隱象中;景赤象黃,是為日月之魂。若知其道,乃可以吐納流霞耳。

三奔錄

三奔之道,當按奔景之神經。經中節度,曉夕修行,不得傳及非人。如怠慢不專,輕洩漏慢之者,身受冥責,一如經戒。

奔日

日中赤氣上皇真君,諱將車梁,字高騫奕。此位號尊秘,《經》雖無存修之法,而雲知者不死。當宜行事之始,心存以知,不得輒呼。月法亦然。

奔月

月中黃氣上黃神母,諱曜道支,字玉薈條。其奔月齋靜存思,具如日法。

奔辰

木春王,火夏王,金秋王,水冬王,皆依曆以四立日前夜半為王之始。冬七十二日至分、至日前各王十八日,分、至日之前夜夜半為王之始。有星時可出庭中,坐立適意,有五星中相見者。次當修服之時而出庭中,坐勝於立。可于庭壇向星敷席施按,燒香禮拜訖,正坐而為之。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中存修之也。星行不必在方面,亦隨所在向而修行,謂五星所在而向之,不必依星本方之面,猶如木或在西也。一夕服五星,常令週遍。隨王月以王星為先。若靜齋道士,亦可通於室中,存五星之真文、方面而並修之。不閑}弄術,不知星之所在。又久靜長齋者,可常於室中,依五星本位之方面而存修之也。

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

《太上隱書·中篇》曰:子欲為真,當存日君駕龍驂鳳,乘天景雲,東游希林,遂入帝門。精思乃得,要道不煩。名上清靈,列位真官。乃執《郁儀文》。《太上隱書·中篇》又曰:子欲升天,當存月夫人駕十飛龍,乘我流鈴,西到六嶺,遂入帝堂,精思乃見,上朝天皇。乃執《結璘章》。

太上玉晨鬱儀奔日赤景玉文、結璘奔月黃景玉章

右奔日月隱道,太上、上清、太極、九皇四真人所寶秘,玄靈元君之玉章也。自非有金簡玉名及綠字東華,皆不聞見此二章之篇目矣。行之者先清齋百日,絕交人事,乃可為之也。久久行之,上奔日月,得給玉童玉女各五十人。《太上郁儀赤文》、《結璘黃章》,乃太上玉帝君之靈秘篇也。藏之于九天之房,丹瑤之台,非勤心好真,宿有飛玄天仙之骨錄者,英得而見聞也。聞其篇目,皆不可妄言稱及,犯者受考三官,天地不赦。初令三百年得宣傳一人,卻後七百年乃複得一人。若神真宣告有宜授者,傳之也。傳授之法,皆師友相受,以宗玄科也。授非其人,不遵法度,為泄宣天文也。漏慢違誓,死為下鬼,乃七祖受考風刀之罪。自非同氣,寧當閉口。西玄山洞台中有此二經,刻以玉簡,書以金字。及王屋清虛天皆有而不備具,唯太玄宮高上臺及蓬萊府北室金柱玉壁刻文,並備具也。中宮仙人、泰清諸官並不知此書是何事也。

峨嵋山北洞中石室戶樞刻石書字

“鬱儀引日精,結璘致月神;得道處上宮,位稱大夫真一雲帝君真”凡二十字。下仙見之,甚自不解其意義是何等事也。如此,仙人自有不見其篇目錄者多矣。其金液九丹,蓋小術也。皆不得飛行上清。欲行此道,不必賢愚,但地上無此文耳。真官玄法啟誓乃傳。有得而行,位為上真,乃乘八景瓊輪,遊行九晨,詣太素宮,見太一帝君,俱朝元晨,故秘言曰:子得《鬱儀》、《結璘》,乃成上清之真。不修此道,不得見三元君。

太上郁儀日中五帝諱字服色

日中青帝,諱圓常無,字昭龍轁。衣青玉錦帔,蒼華飛羽裙,建翠芙蓉晨冠。

日中赤帝,諱丹虛峙,字綠虹映。衣絳玉錦帔,丹華飛羽裙,建丹符靈明冠。

日中白帝,諱浩鬱將,字回金霞。衣素玉錦帔,白羽飛華裙,建浩靈芙華冠。

日中黑帝,諱澄增停,字玄綠炎。衣玄玉錦帔,黑羽飛華裙,建玄山芙蓉冠。

日中黃帝,諱壽逸阜,字飆暉像。衣黃玉錦帔,黃羽飛華裙,建芙靈紫冠。

右日中五帝君諱字、服色。欲行奔日之道,當祝識名、字,存五帝服色在我之左右前後。

月中夫人魂精內神名曖蕭台摽。

右月魂配五帝,次又存祝之。能知月魂名,終身無災,萬害不傷。太上藏日、月帝君、夫人諱字于太素宮。有知之者神仙。

太上結璘月中五帝夫人諱字服色

月中青帝夫人,諱隱娥珠,字芬豔嬰。衣青華瓊錦帔,翠龍鳳文飛羽裙。

月中赤帝夫人,諱逸寥無,字婉筵靈。衣丹蕊玉錦帔,硃華鳳落飛羽裙。

月中白帝夫人,諱靈素蘭,字鬱連華。衣白珠四出龍,錦帔素羽鸞章飛華裙。

月中黑帝夫人,諱結連翹,字淳厲金。衣玄琅九道雲,錦帔黑羽龍文飛華裙。

月中黃帝夫人,諱清營襟,字炅定容。衣黃雲山文錦,帔綠羽鳳華繡裙。

已上五夫人,頭並頹雲三角髻,發垂之至腰。

右月中五帝夫人諱字、服色。欲行奔月之道,當祝識名字,存夫人服色在己之左右前後。

日中五帝魂精內神名珠景赤童。

右日魂、月魄、五帝、五夫人,次又存祝之。能知日魂名,終身無疾,萬災不犯。太上藏日、月魂名於紫靈玉宮。有知之者,通神使靈。

存奔日月道者,任意所便行爾,不必盡為之也。欲得靜室隱止,唯令日月之暉處也。若不絕人事,與外物相干者,不得行此道也。夜半常燒香,存五帝五夫人名字,心祝曰:

願與帝君,太一五神,合景如一。於是二十四年,亦白日升天。亦不必行奔存之道也。常存在我之左右,並心祝竊誦,勿令耳聞。

太素真人受太帝君日月訣法

太素真人曰: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郁儀文》。須此道成,乃見日中君。無此徒勞自煩冤。

太素真人曰:子存月精五夫人,口含《太上結璘章》。須此道成,乃見月中夫人。無此徒勞自悼傷。

右二條太素真人受太帝君訣言《太上隱書》雲,存時執之,帝君雲含之;太素真人教裴君存時含一文,執一文,並行之也。

太素真人傳清靈真人裴君二事《太上鬱儀》、《結璘之章》,以致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天光,飛太空之道也。皆乘雲車羽蓋,駕命群龍,而上升皇天紫庭也。《內視中方》曰:子欲步空,當存日月王;欲登清靈,當存五星。密室密行,不出宇庭,此之謂也。《素奏丹符》曰:大哉《鬱儀》,妙乎《結璘》,非上真不見,非上仙不聞。以日月五精之神,乘龍步空,足躡景雲,遂與五帝上入天門。有人聞之,慎勿妄言!去世可出,誓金乃傳。要傳弟子有心之人,勿道篇目,玉童上言;泄則被考,身終不仙;玉女玉童去而弗還,書文必失,獲刑三官。子其慎言!言為罪源。

大方諸宮服日月芒法

常存心中有日象,大如錢,在心中,赤色。又存日有九芒,從心中出喉至齒間,而芒回還胃中。如此良久,臨目存自見心胃中分明,乃吐氣、漱液、服液三十九過,止。一日三為之,行之十八年,得道,行日中無影。琣s日在心中,月在泥丸宮。夜服月華如服日法,存月十芒,白色從腦中下入喉,芒亦未出齒而回入胃。

太上玄真訣服日月法

東卿司命君曰:先師王君,昔見授《太上明堂玄真上經》。清齋休糧,存日月在口中,晝存日,夜存月。令大如鈈。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黃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無數。若不修存時,令日月還住面明堂中,日居左,月居右,令二景與目瞳氣合通也。此道以攝運生精,理魂神,六丁奉侍,天兵衛護,此上真道也。大都口訣正如此。

服日子三五七九玄根氣法

食玄根之氣法,使人體中清朗,神明八聰;身有日映,面有玉澤;眼生明光,齒含紫氣;堅腸華藏,長生久視;服吸朝液,懸糧絕粒。道要于金液,事妙于水玉。所謂吐納自然之太和,禦九精之靈氣者也。夫道之為用,貴自然也;德之為靜,尊恬愉也。攝自然以表真,抱沖漠以不邪者,則橫犯不生,非害自滅。此乃三五七九之氣,可謂要道之旨也。

兆臥未起之時,存口中有一白氣,大如雞子黃;雞黃之外,又有五色氣;五色氣宛轉自生,結溢黃外,須臾乃滿心口中,名曰三五七九日子玄根之氣也。又存心胃口之中有一女人,如嬰兒之形,無衣服也。正立胃管門口,號曰九天玄女。承注魂液,仰噏口中雞子黃之五色氣也。常漱滿口中,內外上下,以舌回吸日氣五色津液,滿口吞之。存使津液下入玄女之口,如此三過。畢,又叩齒三通,微祝曰:

玉清高上九天九靈,治在玄府,下入胃清;金和玉映,先自虛生,名曰淳鈈,字曰豔精;煉魂抱魄,心開神明;服食日子,金華充盈。良久都畢,以手拭兩目二七,又以兩手相拭,極力摩面眉目之間,鬢膚之際小熱,使薰薰然也。此太上服三五七九日子玄根之道也。

服日月氣法

服日氣之法,以平旦采日華,以夜半存之,去面前九寸,令方景照我泥丸,下及五藏,洞徹一形。引氣入口,光色慰明。良久乃畢,則常得長生矣。

又法

夜半生氣時,若雞鳴時,正臥閉目,存左目中出日,右目中出月,並徑九寸,在兩耳之上。兩耳之上名為六合高窗也。令日月使照一身,內徹泥丸,下照五臟腸胃之中,皆覺見了了,洞徹內外;令一身與日月光合。良久畢,叩齒九通,咽液九過,乃微祝曰:

太上玄一,九皇吐精,三五七變,洞觀幽冥;日月垂光,下徹神庭;使照六合,太一黃寧;帝君命簡,金書不傾,五老奉符,天地同誠;使我不死,以致真靈;卻遏萬邪,禍害滅平;上朝天皇,還老反嬰;太帝有制,百神敬聽。畢,乃開目,名為日月練根,三元校魂,以制禦形神,辟諸鬼氣之來侵,使兆長生不死,多存之矣。

又法

又存左目為日,右目為月,共合神庭之中,卻上入於明堂,化生黃英之體,下流口中九咽之,以哺太一,常以生氣時存之。畢,微祝曰:

日月上精,黃水月華,太一來飲,神光高羅;使我長生,天地同柯。畢,五日一行之。口中舌上為神庭。存日月既畢,因動舌,覺有黃泉如紫金色,從舌上出,上流卻入明堂,為黃英之體也。存思之時,常閉目施念。

太一遊日服日月法

太一常以甲午、丙午、戊午日日出時,下游絳宮,合形真人及兆身。絳宮真人者,處心中之丹田,中元真人居其心中也。先存思真人忽然與太一合形,又存我入絳宮中,忽然複與太一合形。於是絳宮之中,惟覺有太一之身,身形象服如兆體也。但令形細眇然,似初生孩子之狀。又存兩鼻孔下左有日,右有月。日中有黃精赤氣,月中有赤精黃氣。精者,二明之質;色氣者,日月之煙也。二氣鬱鬱來入絳宮,絳宮溢滿二氣,複上入洞房中,洞房中鬱滿,又下至黃庭中。黃庭中者,臍下三寸、下丹田宮中也。二氣既滿,又入填溢太倉中。二氣洞徹,鬱鬱積胃管中。存太一上行正當胃管中,南向呼召下元丹田黃庭真人,衣黃衣,巾黃巾,與太一共坐飲食精氣,二十七咽。良久畢,存黃庭真人,咒曰:

日月之華,黃赤二精,圓光合氣,上發大明。三元飲食,太一受靈。又存太一與中元真人還入絳宮,黃庭真人還下丹田,太一與我合形,還六合宮。

求月中丹光夫人法

求仙之道,當以夏至之日夜半,入室南向,眠坐任意,閉眼內思月中丹光夫人姓諱,形長八寸,分頭作頹雲之髻,著丹錦裙,口銜月光,入兆身心絳宮之中,須臾月光散為黃氣,幣降一形。夫人在月中央,采空青之林散拂黃氣之中,口吐陽精赤氣,以灌兆形。從向幣外,黃赤二氣更相纏繞,洞映一身。夫人以紫書丹字六音授於兆身,便引黃氣二十四咽,引陽精十二咽,止,即叩齒二十四通,仰咒曰:

流火萬頃,洞陽之精,陽安之館,三華玉城;金仙內映,八素四明;九曜降氣,上仙高靈;夫人焚香,散玉華清,丹書紫字,結音空清,瀾池玉潤,流麗八溟,硃光流翳,普天鮮榮,回晨曲曜,映監我形;形與硃日,同死同生;乘空駕虛,參禦飛駢;玉女弼位,金童輔靈;翠羽輕蓋,上造帝庭。畢,咽氣二十四過,咽液十二過,止,便服紫書丹字。行此道八年,夫人授兆丹書真文、月中玉璫,令飛升上造洞陽之宮。

服日月六氣法

夫氣者,神明之器,清濁之宗。處玄則天清,在人則身存。夫死生虧盈,蓋順乎攝禦之間也。欲服六氣,常以向曉寅醜之際,因以天時告方面之時也;太霞部暉,丹陽誕光,靈景啟晨,硃精啟時之始也。先存日如雞子在泥丸中,畢,乃吐出一氣,存氣為黑色,名之屍氣;次吐二氣,為白色,名之故氣;次吐三氣,存氣為蒼色,名之死氣。思其氣吐亦良久也。凡出三色,合吐六氣也。畢,又徐徐引納黃氣四過。畢,輒咽液三過,為之三。畢,乃存泥丸中,日從目中出,當口前,令相去九寸,臨目仿佛如見之。覆止,乃起坐,動搖四體,俯仰伸引,令關脈調轉。存咽津,佳夜即存月在泥丸中,如存日法。若存月,當以月一日夜至十五日住,從十六日至三十日,是月氣衰損,天胎虧縮,不可以夜存也。此法至妙,能行者仙。

金仙內法

金仙內法,感降靈颻,常以月五日夜半子時存日烏從兆口入,住在心中,使光照一心。一心之內,與日同光,共相合會。赫赫炯炯,當覺心曖,霞暉映暖,良久有驗,乃密咒曰:

太明育精,內練丹心,光暉體合,神真來尋。畢,咽液九過,叩齒九通,止,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二十九日複作如前。一月之中四度,如上便人開明聰察,百關解通,萬神洞徹,面有玉光,體有金澤。行之十五年,太一遣寶車來迎,上登太霄,遊宴紫極。行之務數,不必一月四辰也。

存思日月法

凡入山,思日在面前,月在腦後。凡暮臥,思日在面上,月在足後;赤氣在內,白氣在外。凡欲從人,各思日月覆身而往,當無所畏。

向日取嚏法

欲得延年,洗面精心至日更洗漱也。日出二丈,正面向日,口吐死氣服日後便為之,死氣四時吐之也,鼻噏日精,須鼻得嚏便止,是為氣通若不得嚏,以軟物通導之,使必得嚏也。以補精複胎,長生之方也。向日正心。欲得使心正,常以日出三丈取嚏訖仍為之,錯手著兩肩上左手在上,以日當心,開衣出心,令正當之,常能行之佳。

雙景翼形隱道

雞鳴時東方天色才變之時。坐臥任意,閉目握固。,存日月之象在六合之府,日左月右六合府在兩目之上角,即眉後空處是也。入皮一分,仍辟方九分。日色赤,九紫芒;月色黃,十白芒也。存使光明洞形,令仿佛在位存令日月合照,光芒交映而洞徹身面也。閉目極念,無得遺脫。畢,叩齒七通,咽液九過,而微祝曰:

太明靈神,化度鬱青,招霞藏暉,灌練五形;宮駕六合,七神調平;使我飛仙,登行上清。行之十五年,玉皇遣三素雲迎兆也。

食竹筍鴻脯附

服日月之精華者欲得常食竹筍者,日華之胎也,一名大明。又欲常食鴻脯者,月胎之羽鳥也,一名月鷺。欲服日月,當食此物氣感運之。太虛真人曰:鴻者,羽族之總名也。其鵠、雁、鵝、鷗,皆曰鴻鷺也。古歌曰:

鴻鷺十年鳥,為肴致天真。五帝銜月華,列坐空中賓此古之漁父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