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芨七簽》卷三十一 稟生受命部三

太微帝君太一造形紫元內二十四神回元經

太微帝君、太一造形、紫元內神、二十四真人,混氣變生,主仙上精,散解胞結,釋滯關元,二十四神所命乃得除脫也。兆能修存名字者,則治鎮一身,保守元精。欲解節結之法,當先祝之,乃得開關耳。此靈並是結氣之玄宗,成體之具神,連道雲霧,帶生煙絜,能致玉輦龍騎,千萬列行,同與一體,白日登天。此太一真人、二十四神,存玄元帝君上清乘飆欻之道也。常當安身靜心,正氣夷形,閉目內視,忘體念神,燒香盥練,存神守真,仿佛三八,藹暉玄英,行之十八年,太上命太微帝君、太一五神、化生混靈道君,從二十四真人,千乘萬騎,騁風攝雲,呼吸流升,白日造天。存神之道,勿交非類,深室避事,棲精躡空,心存目想,微妙守沖,靜魂安形,則萬害不傷,百鬼避竄,千妖不行,消災散禍,神慶不可勝紀。先叩齒二十四通畢,乃存思。

神腦神,名覺元子,字道都,形長一寸一分,色正白。

發神,名玄文華,字道衡,形長二寸一分,色玄。

皮膚神,名通眾仲,字道連,形長一寸五分,色黃。

目神,名虛監生,字道童,形長三寸六分,衣五色。

項髓神,名靈謨蓋,字道週,形長五寸,色白素衣。

膂神,名益曆輔,字道柱,形長三寸,半白玉素衣。

鼻神,名沖龍玉,字道微,形長二寸五分,青白黃色衣。

舌神,名始梁峙,字道歧,形長七寸,正赤色。

右一身上部八景神童名字,先存之並如嬰兒之形,仿佛在身,各安其所。訖,乃叩齒八通,咽液八過,而微祝曰:

上景八神,一合入身。帝君玄母,五神各陳。舉形遁化,流變適真。千乘萬騎,俱升帝晨。白元無英,道養太賓。八靈翼體,玉華銜煙。恍惚十週,經造日門。

初存思之始,先三呼神名字。祝訖,又三呼神名字,令聲則出口,三部同爾。

平旦、日中、夜半三時,琣s二十四神,以次念之,祝呼如上法。《高上寶神明科經說》曰:叩齒之法,左左相叩,名曰扣天鐘;右右相叩,名曰捶天磬;中央上下相對相叩,名曰鳴天鼓。若卒遇兇惡不祥,當扣天鐘三十過。若經山辟邪,威神大祝,當捶天磬。若存思念道,致真招靈,當鳴天鼓。叩齒雖一,其實有左右上下也。故兇惡而畏天鐘之響,山神而懾夭磬之動,招神而肅天鼓之震矣。玄音有節,希微內感,不可以一既木而求,不可以偶然而合也。千章萬事,皆當如此。叩齒之道演矣,鐘鼓之音別矣。是以道數不可乖錯,法術不可雜亂。乖錯則有暗昧之敗,雜亂則有囂毀之禍。非冥冥之無貫也,行冥貫之無序則道之不可成,事之不可驗,良由求真之途不得也。履跡踧之造,而多愆於世俗矣。扣天鐘三十過謂無他祝孤行此以除不祥耳。若有所案行,隨本法叩齒之多少,不必須扣三十過也。

喉神,名百流放,字道通,形長八寸八分,九色衣。

肺神,名素靈生,字道平,形長八寸一分,純白。

心神,名煥陽昌,字道明,形長九寸,色赤。

肝神,名開君童,字道青,形長六寸,色青黃。

膽神,名龍德拘,字道放,形長三寸六分,色青黃綠。

左腎神,名春元真,字道卿,形長三寸七分,數變白赤青五色無常。

右腎神,名象地無,字道生,形長三寸五分,色白或黑。

脾神,名寶元全,字道騫,形長七寸三分,色正黃。

右一身中部八景神童名字,次存之並如嬰兒之形,仿佛在身,各安其所。訖,叩齒八通,咽液八過,而微咒曰:

中景八神,四變九飛。練魂正身,明景同暉。帝君解結,胎練四歸。上通玄母,散靈步威。得與八神合輦齊扉,千乘萬騎上登太微。

胃神,名同來育,字道展,形長七寸,色黃。

窮腸中神,名兆滕康,字道還,形長二寸四分,黃赤色。

大小腸中神,名蓬送留,字道廚,形長二寸一分,色赤黃。

胴中神,名受厚勃,字道虛,形長九寸一分,九色衣。

胸膈神,名廣瑛宅,字道仲,形長五寸,色白。

兩脅神,名辟假馬,字道成,形長四寸一分,赤白色。

左陰左陽神,名扶流起,字道圭,形長二寸三分,青黃白色,在男存為左陽,在女存為左陰。

右陰右陽神,名苞表明,字道生,形長二寸三分,青黃白色,在男存為右陽,在女存為右陰。

右一身下部八景神童名字,後存之並如嬰兒之形,仿佛在身,各安其所。訖,乃叩齒八通,咽液八過,而微祝曰:

下景八神,散形化靈。紫煙鬱生,含元守精。太一元父,帝君挺生。七爽免籍,司命記生。魂魄以安,五華育明。千乘萬騎,與我同並。先造太素,北揖上清。

道一內神,名逮無馬,字道極生,形長一寸二分,紫色,男存曰道一內神,女存曰真元中靈。

右一神極根之幽神,守中之上靈也。次又存之如嬰兒之狀,安坐其所。訖,乃叩齒二十四通,咽液二十四過,而微祝曰:

玄上內真,養形侍晨,總紐攝綱,九度八旋。鬥星內朗,宮館九陳。帝君合昌,九道七咽。出液內精,和灌眾神。五藏生華,反老童顏。千乘萬騎,與我升天。上朝太陛,高揖玉晨。

右一身寶,名內,字化,生之精神也。不知此名,則仙道不成矣。若解結之日,不先祝此者,則結節不解也。結節不解,必三魂失適,上元內喪,五老失明,帝君乖疏也。男存為童子之神,女存為女子之神,俱同一名字也。

存二十四神,當以夜半去枕平臥,握固放體,氣調而微微,存思其身神,安念帝君,令仿佛居位,閉目內視之,如有不具,便當燒香平坐,閉目,握固兩膝上,精存眾神,祝行如法。其平旦、日中時,存神,自平坐而行之,勿令有見之者矣。皆內視臨閉目而存也。

月一日夜半存神訖,又存兩目中有白無如雞子大,在面目前,須臾變成兩明鏡,徑九寸,以前後照我一體上,二十四神使洞鑒分明。良久,乃心祝曰:

大明寶鏡,分形散花。鑒朗元神,制卻萬魔。飛行上清,披雲巾羅,役使千靈,封山召河。畢,五日一行之,所謂覆校內精,檢斂五神者也。常能行之,災害不生,而位登高仙。

拂童之道,使徹見帝君、五神之法,常以甲子之旬庚午日日中時,取清水一升,以一銖真丹投水中,攪之左行三七過,祝曰:

玄流硃精,生光八明。身神眾列,並來見形。徹視萬里,中達九靈。帝君映童,使我上清。祝畢,東向以洗目二七過。琣璊妒怴A徹視萬神。祝當微言,以水向月建洗目,不常東向也。

濟眾經

太上道君告普光真人曰:五種煙絜,聚而成體,會其宿業,因而受識,輪轉其神,有其生也。因識受染,流入惡緣。處在昏衢,居於暗界,廕蔽垢濁,魔獄禁形,長劫艱辛,失於明性,由是輾轉迷波苦海中,未有一人求出離者。

普光又問:煙絜之理,何處流來?暗界明性,是誰為主?神之與識,何處稟形?識神是一,為複二耶?是一不合二名,是二各明何事?為善作惡,不審是誰?若神之所為,則神妙無方。既曰無方,則無過惡。識為惡者,識當異神。彼此罪罰,何容累及?何以扶我?聞神尊所說道品中善惡兩業必由於神,以是言之,識有何罪?臣之愚蒙,實所不了,伏惟哀湣,有以教之,則萬劫因綠,一切鹹荷!

太上道君告普光曰:五無相結,乃有煙絜。觸業生形,因形能化,性理和合,是以為物。從識生變,神乃為用。識之與神,不一不異。何以故?法同源故。體則是識,五性相和;用則為神,照于境智。神若無識,何所用智?識若無神,不能為理。譬猶荇菜而為和羹,五味相和,何曾列異?無菜則味不獨擅,無神則識不為用。是以用神為智,味菜為羹。以此論之,何曾有暗?眾生執著,是故無明。悟則是明,明無定處;迷則為暗,暗豈殊方?深愛為獄,形乃被拘;無愛無受,亦無所有。譬如野外無人之鄉,十二時神何曾有地?牆垣既至,屋宇斯成,四方之神以效靈變。故其屋宇諸神盡在。眾生暗獄,亦複如是。神之來也,不知所從?神之去也,不知所往?惡業若成,獄則為業;罪咎君盡,亦不知無。且智有大小,神有尊卑,見神則曰無方,一切人應皆聖。何以故?同不同故。普光真人,汝今當知明暗神識盡於此也。

說真父母

天尊言曰:氣氣相續,種種生緣,善惡禍福,各有命根,非天、非地、亦又非人,正由心也,心由神也。形非我有,所以得生者,從虛無自然中來,因緣寄胎,受化而生。我受胎父母,亦非我始主父母也。真父母不在,此父母貴重尊高無上。今所生父母,我寄備因緣,稟受養育之恩,故以禮報而稱為父母焉。故我受形亦非我形也,寄之為屋宅,因之為營構,以舍我也。附之以為形,示之以有無,故得道者無複有形也。及無身神也,一身神並一,則為真身,歸於始生父母而成道也。

九真帝君九陰混合縱景萬化隱天訣

《帝君九陰經》曰:欲變化分形,隱淪八方,匿軀藏影,入室造冥,來致萬物,招制邪魅者,當常齋修帝君九陰之精思也。

北斗第一星中名太上宮,宮中有帝君變隱逃元。內妃名太一法琚A字幸正扶,著黃錦帔丹青飛裙,頹雲髻。

第二星中名中元宮,宮中有帝君保胎化形。內嬪名太一三甕,字羅硃嬰,著赤錦帔綠羽飛裙,頹雲髻。

第三星中名真元宮,宮中有帝君六遁七隱。上元丹母名太一虛夷,字仲雙兆,著青錦帔繡羽華飛裙,頹雲髻。

第四星中名紐幽宮,宮中有帝君匿景藏光。中元內妃名太一七烈,字橫單槃,著紫錦帔黃華羽裙,頹雲髻。

第五星中名綱神宮,宮中有帝君變體易景。鬥中大女名太一鬱書,字疇丘蘭。著硃錦帔紫青飛裙,頹雲髻。

第六星中名紀明宮,宮中有帝君隱跡散眾,鬥中中女名太一氣精,字抱定陵。著硃錦帔青繡飛裙,頹雲髻。

第七星中名關會宮,宮中有帝君分景萬形。鬥中少女名太一鬱墨,字天凡,著硃錦帔青華明羽裙,頹雲髻。

第八星中名帝席宮,宮中有帝君化日月水火。鬥中高皇左夫人名太一石啟珠,字落茂華,著紫錦帔繡羽飛丹裙,頹雲髻。

第九星中名上尊宮,宮中有帝君化金石山河,鬥中高皇右夫人名太一條,字雲育玄,著綠錦帔翠羽華裙,頹雲髻。

右九帝君、九星斗中宮,隱妃九陰名字,若祝說之時,但說位號名字耳,勿道著衣帔及頭髻下也。子能知帝君九陰者,升晨上天,位為上清真人,兆在世終身不受哭泣災殃,太陰之神衛從,萬靈之精拜謁,分形散變,混合天地。此太陰九妃者,乃帝君之陰宮神也。兆行道解結,奉符上籍,安魂制魄,化生體神,道炁延精,以求長生。而不知帝妃之名字,行九陰以混合者,亦萬不得仙也。兩眉間卻入一寸為明堂,明堂正方一寸,帝君、太陰九妃常居其中,琤H月之偶日齋,用生炁時燒香,入別室,坐臥任意,瞑目,良久,存帝君安坐在太極紫房中;又存太一五神在六合中;又存北斗九星在心中;又存太陰九妃在明堂中;又存太微童子幹景精對立帝君前,童子左手把五符,右手把五籍;又存兆之形立童子後;又存太陰九妃從明堂中上入太極紫房中,以次橫列立兆後;又存太一五神從六合中上入太極紫房中,以次橫列立太陰九妃後。都畢,於是帝君眾神倏欻一合大變,共為一人。一人如嬰兒始生之狀,名曰無常童子,字變化。左手把九星,頭戴日,口銜月。童子以日月九星之光,映熏兆一身,內外洞徹,自覺兆一身通赤如火之炎,無複表堙A表堿烱烱然也。此為帝君、太一九陰混合變化萬形也。良久,畢,叩齒二十四通,咽液九過,乃微祝曰:

洞天神光,回曜紫清。玄陰九晨,隱淪絕冥。鬥中夫人,三女散形。神妃內化,萬物立成。電光雷激,雲霧流零。九變十化,生丹起青。太一九女,合化混停。無常縱遁,淪虛館冥。錦帔華袂,紫羽飛裙。左佩隱符,右帶虎文。銜火戴鬥,手把絕幡。傍麾八風,四掣景雲。逍遙天綱,化蕩七元。蔽伏山河,巔回五辰。日月塞暉,列宿失真。分形作百,化軀入千。在火為火,入林為林。居水為水,入山為山。所求忽至,所召已前,倏欻適心,盼目立臻。千種萬物,隨心所言。帝君在形,太上玉晨。無英同景,四文白元。永生天地,保養我身。口有所道,隨意化遷。玉童奉待,玉華執巾。神妃獻香,四真同軒。事事物物,皆如我言。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