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芨七簽》卷七十二 金丹部十

大還丹契秘圖並序

敘曰:大還丹者,乃日之魂,月之魄,二曜精氣之所致也。本乎南方火位,襲化北方壬癸之中,曆涉五行,包含五彩,功齊天地,難可備書。混沌為先,象其元氣,分判清濁,以神為助,八卦相配,日月光曜,合成大丹。所論火候,以朔望為據,言藥物,則鉛汞為先。爐鼎華池,真人定位,神仙證贊,類成十二章,以象十二月,用曉求真之士,將傳志道之人耳。

混沌華池第一

夫華池者,玄元始初之氣,造化天地之象,三一之數,雄雌而未分,清濁浮沉不定,處乎潛龍之位,故君子守道候時。得之者,分析有無,超凡入聖。經雲:知白守黑,神明自來。是知玄為萬物母,聖人秘之,不形文字,口口相傳,知其訣者為仙耳。

白金黃牙第二

言白金黃牙者,非金、銀、銅、鐵,鉛、錫、水、銀,硃砂、五金,入石鉚鉛之類。是乾坤媾精,太玄流液,感氣而成。且如人之有身,皆因父母傳氣而生,非肉所化。至藥亦然,坎男離女,情性相依,結氣而成,白金黃牙,為天地之先。經雲:有名萬物母。時象“九二見龍在田”,如修得之者,即仙道,俯拾而取之,益人顏色,堅固骨髓。如人食玉,如玉之潤,此之是也。

五行第三

夫五行者,水生木、水銀也,非世間水銀;木生火、硃砂也,非世間硃砂;火生土、神氣化生,非世間土;土生金、白金也,非世間金;金生水、黑水也,非世間水。金伐木,水克火,土王四季。終始相因,五行相生相剋,共成至藥。若取外金木水火土,何得聖人偏贊,三五與一之功,故知迷者素絲可悲,歧路可泣,無師執文,萬無一得。求真之士,可不免力精修勤志乎。

四象第四

夫四象者,乃青龍、白虎、硃雀、玄武也。

卷內除已注說外,餘並取宜裝

青龍者,東方甲乙木,水銀也。澄之不清,攪之不濁,近不可取,遠不可舍,潛藏變化無盡,故言龍也。

白虎者,西方庚辛金,白金也。得真一之位,經雲:“子若得一萬事畢。”淑女之異名,五行感化,至精之所致也。其伏不動,故稱之為虎也。

硃雀者,南方丙丁火,硃砂也。剖液成龍,結氣成鳥,其氣騰而為天,其質降而為地,所以為大丹之本也。見火即飛,故得硃雀之稱也。

玄武者,北方壬癸水,黑汞也。能柔能剛,經雲:上善若水,非鉛非錫,非眾石之類,水乃河車神水,生乎天地之先,至藥不可暫舍。能養育萬物,故稱玄武也。

如志士燒煉丹鼎,知此四象者,十方天人莫不贍奉。古經雲“四神之丹”,此是也。

明鉛汞真偽第五

夫言鉛汞者,離流液為汞,坎結白為鉛。世人以黑鉛鉚鉛,夾生銀蜜、陀僧、衒鉛、鉛黃花、黃丹等為鉛,此大謬也。且鉛中有金,金中有還丹,是知黑水中生白金,白金變黃金,黃金變紫金,紫金含五色,名曰大還丹,豈不明乎?何得更將水銀、汞,以成質之物為鉛。經雲:鳴鶴在陰,其子和之。

又雲:虎嘯龍吟,物類相感,豈謬言哉?且汞為情,鉛為性,情性相合,曰常道。道曰自然,誠非外物也。幸願精思其理,天不遺於志願也。

歌曰:

鼎鼎不用鼎,藥藥元無藥。用鉛不用鉛,意向鉛中作。賢者審思之,用鉛依前錯。

日月第六

天日月者,天地之至精也,藥中即以坎男為月,離女為日。日中有鳥屬陰,月中有蟾屬陽。白金產于河車中,即陰中有陽,水銀生於硃砂中,即陽中有陰。此二者,聖人相傳,賢人相授,寶訣具明,非凡常術士所能窺也。

如知日月在乎手,造化萬靈事無難也。訪神仙,瞻日月之精,為長生之道,實可重矣。

明藥色第七

得此白金服者,可為地仙。

得此黃金服者,為中仙。 得此紫金服者,為上仙。

夫藥之權輿者,玄水生白金,白金變黃金,黃金變紫金,紫金含五色,名曰大還丹。

又古歌曰:一物有五彩,永作仙人祿。按今之修藥,但以匱盛,用火養之,永無變化,兼不伏火,餌之,便隨大腸而出,返喪天年,實可悲哉!終不可得之也。但在精之審之,神仙必無所誤,義理曉然,即人粗心不細,詳得此意,與陰丹合義,理即不同,互有修制。唯可久而披尋,方可見真也。

外青中黃心白色

大還丹之象

大哉無粗不包,無細不通。若懸象於天,則十方天人莫不瞻奉;若懸象於地,則冤魂得離塗炭;若懸象於身,則身神並為飛仙。

排雲、控鶴、壽杖,殺活自由。鑄鏡殺一切魑魅,十方神仙,以此為無價珠,乃如意神珠也。無可無不可,勉力修之。

九還七返第八

夫九還七返者,大而論之一年,小而論之一日。只如北斗一日一夜,一週天。天降地騰,生化萬物,從寅至申為七返,子至坤為九還,此則不曰還丹。大還丹須得三千六百年,氣候亦如是,以小而明大。只如一日有十二時,六時陽,六時陰,陽象春夏,陰象秋冬。若然者,一時象一月,一月有三十日,三十日有三百六十時,亦象一年;即一日十二時,象十二年;三百六十日,象三千六百年。還丹之功畢。人以十月成身,丹以十月脫胎,人道相通,超凡入聖,豈不了然乎!

擇友第九

君無友喪國,臣無友失忠,庶人無友喪家,道無友失真。所以玄元與尹喜宿契,孔子與漁父合機,馬明生與陰君暗合,青牛與惠遠而會同,豈非良友者乎?且今之求道,上至王侯,下及庶民,萬無一得者,何?皆由不擇其友也。夫至藥由心所感,志士應感而歸者,表天道無所不燭。時機未精,多生疑慮,又失前功,為靈官之所呻。何以然奈何王侯心希早成,情無專志,返疑術人,轉托所使監守,致今凡眼所窺,而擬成至藥。若然者,即率土可為仙耳。

又古經傳授至藥,先須清齋七日,立置壇宇,燒名香,掛十方繒彩,用黃金百兩,以為心信,投簡破券,向天設盟,方可傳授。若不然者,獲賊天機之罪,殃及九玄七祖,身被天、地、水三官所誅,豈合輕師喪得;自從胸襟造次而窺真聖至藥者哉!夫人臣得遇此圖,兼曾受口訣者,隱而不獻君父,信為老耄,是為不忠之臣,不孝之子矣。

金鼎第十

夫言金鼎者,上應天,下應地,中應人民。天平地正,人民昌泰,天歌地盈,萬物喪害。故《易》雲:“先天而天弗違,後先而奉天時。”可明矣。世人所修,多用黃金、白銀、銅鐵、鉛錫之類為鼎,此即大謬矣。又于諸色鼎內用鹽,或磁石錫粉,或枯鉛,或黃花、曾青、石膽之類為匱焉。巧言雲:天中複有天,人飾詞也。此聖人又何謬?若然者,黃帝不合鑄鼎于荊山,其鼎高下、尺寸,錙銖、厚薄,十病如後。

鼎法:高一尺二寸,重七十二兩。其數有九:內圍一尺五寸,當有放腳,下去地二寸半,底厚二寸,身厚一寸半,深六寸,內受三升半,蓋厚一寸,耳高一寸半。鼎有十病:一忌秋夏,鐵不精好,鑄不及時;二不懸胎鑄;三肚大;四腳短曲;五口大耳小;六上下厚薄不勻;七沙竅漏氣,八不潤滑;九不依尺寸;十鐵皺。有此十病,並不宜用。

造爐第十一

夫爐者,是鼎之城郭,如無城郭,為邪氣所侵。高象蓬壺,橫象五嶽。壇有三層,爐有八門,十二支月隨鬥建,厚薄尺寸,高下,一一自有圖樣,莫不開露聖意者乎。

高四尺,厚六寸,內圍三尺五寸,門週二寸,亦有八門也。

華池爐象此爐也

太一爐於壇上,高二尺,厚六寸,內圍三尺五寸,門高二寸,闊半寸,十二支週回一寸,闊壇隨便宜。又華池爐高四尺,厚六寸,八門,週回二寸。壇隨便宜,餘象圖也。

火候第十二

凡一斤藥有十六兩,每兩有二十四銖;一斤有三百八十四銖;《易》有六十四卦,每卦六爻,六十四卦有三百八十四爻;一年有三百六十日,有二十四氣。每月合一兩一銖半。一佼捷坐妙藄唌A從冬至建子日辰起火,此年日月大小數,至陽生合得多少兩分錙銖,分毫如爻,動時開閉,門戶相應,月隨鬥建,生殺有時,不逾月例之如後。若仙如線貫珠,明者省悟矣。

十一月複卦一陽爻

開警門,應杜門,鬥建子,支應午。其一日冬陽生一兩一銖半畾,其年三百六十日。此一月終,陽氣合得三十二兩,初九,龍潛也。“候時而行,確乎其不可拔也。”小數三日。三日出為夾,見西南得朋

十二月臨卦二陽爻

開傷門,應塞門,鬥建醜,支應未。其月終,陽氣六十四兩,時象九二,“見龍在田,君德也。”小數六日。

正月泰卦三陽爻

開開門,應生門,鬥建寅,支應申。其月終,陽氣九十六兩,時象九三。“君子進德,可存義。”其小數九日。

二月大壯卦四陽爻

開休門,應殺門,鬥建卯,支應酉。其月終,陽氣一百一十八兩,時象九四,“或躍在淵,欲及時也。”藥中水銀,上下無定,小數十二日。八月上弦平如繩

三月夬卦五陽爻

開休門,應殺門,鬥建辰,支應戌。其月終,陽氣一百六十兩,時象九五,“飛龍在天,得其志也。”藥積陽為天,小數十五日。十五日望

四月乾卦六陽爻

開傷門,應塞門,鬥建巳,支應亥。其月終,得陽氣一百六十二兩,時象上九,“亢龍有悔。”此時藥火盛,須密防護,其日積在前月耳。十六月缺

五月姤卦一陰爻

開開門,應生門,鬥建午,支應子。其月一日陰生一兩一銖半一芊A陽減亦然。至月終,陰生三十二兩,時象初六,“履霜堅水,系于金柅”。明藥金花凝也。小數十八日。

六月遯卦二陰爻

開休門,應殺門,鬥建未,支應醜,其月終,陰生六十四兩,時象六二,“直方大明”。藥至此欲成白金,地道光也。小數二十一日。

七月否卦三陰爻

開開門,應生門,鬥建申,支應寅。其月終,陰生九十六兩,時象六三,“含章可貞,智光大也。”藥不動,如山嶽。小數二十四日。下弦不動如山嶽

八月觀卦四陰爻

開傷門,應塞門,鬥建酉,支應卯。其月終,陰生一百二十八兩,時象六四,“括囊無咎。”藥至此,否泰未定,須勞心力,未相形即慎之,吉也。小數二十七日。

九月剝卦五陰爻

開開門,應生門,鬥建戌,支應辰。其月終,陰生一百六十兩,時象六五,“黃裳元吉。”此藥物文而自美,亨之極也。小數三十日,後日月亦寄此也。

十月坤卦六陰爻

開休門,應殺門,鬥建亥,支應巳。時象上六,“龍戰於野,其道窮也。”陰生一百九十二兩,並陽之數,三百八十四兩。日積在前月,至此生藥週畢也。

已上從子月冬至日起火至亥月,有三百六十日,都計得一百六十四兩。陰陽氣侯,內外兩月沐浴,即三千六百年。此以小明大,大還丹之功畢。

歌曰:聖人奪得造化意,手摶日月安爐堙C微微勝倒天地精,攢簇陰陽走神鬼。日魂月魄若個識,識者便是真仙子。煉之餌之千日期,身已無陰那得死。

又歌曰:

九還七返三五一,龍虎相將入神室。

灰池閉煉天地間,方知大還功已畢。

乾坤不合相違避,志士元知在天地。

十月懷胎母子分,賢者何曾更運氣。

此先聖之象,莫令凡俗輕聞,恐不曉其真道之情,錯毀微秘,前人暗銷福壽,神仙考罰,折算奪紀,殃及九玄七祖,慎之。

又歌曰:

不須勞力別求仙,碧落雲梯在眼前。

曾效鼎湖延日月,豈嗟東海變桑田。

三清未降蒼梧印,五帝驚書火候篇。

深屬瑤台珠珮客,還丹莫妄與人傳。

死驚開景 八門 休杜傷生

真元妙道修丹曆驗抄 ──草衣洞真子凝述

夫至道真旨,以凝性煉形,長生為上。所謂凝性者,心靈也。乃內觀不動,湛然無為焉。雖雲凝心一也,乃有二德。二德者,謂住心、空心。若凝住心,則身境與道同,形性俱超,此真得長生不死,高真妙道也;若凝空心,即性超而身沉,此得脫腔屍解之下法也。蓋住心、無心,即真道自會,名虛無之身,實有之質矣。此得性遺形之妙,不得煉形之要,名為清虛善爽之鬼,故經雲:“下仙者,即脫腔屍解之法”是也。凡此二說,成道之旨。若得性遺形,雖速成,然不契道旨,蓋上士保生者,以為斃法而不修也。凝住心神,形氣俱得,得者壽延萬歲,名曰仙人。又煉身成炁萬年,名曰真人;又萬年煉氣成神,名曰神人;又煉神三千年,名曰至人;又煉至人三千年成道人,而證高真之果。此道為上品之真爾,及三萬六千年,至真方具。然初學凡人,習之者如毛,成之者如角。於是無上法母為太上道君說《元精經》,令救度好生保命之人。蓋古有《龍虎經》,旨天地自然。野生還丹者,案上經說,一千八十年生真金礦,真金礦一千八十年生真丹砂,真丹砂一千八十年生真水銀,真水銀一千八十年成還丹,為得天地陰陽五行真氣,都合四千三百二十年,元精結成,出名山幽靜岩石之間,自成。成時,光照千里,上真仙官降下采之。凡學者難得之。又無上元精法,毋湣念修行之人,遂令以時代年,采虛無之氣成真金,真金成丹砂,丹砂成水銀,合三才為用,以法促捉四千三百二十年陰陽元氣,就十二個月感應而生成,還丹備矣。服之,便登無上至道,白日升天。又古仙得道聖人,猶恐初學之士,一年之內,寒暑侵傷。又令將初地聖藥成制凡藥成靈藥,生小紫河車、天生黃牙,為延駐還丹。服餌者定命長生,漸可登真,唯未有羽化之大功。此並依師口訣,及解真經之要妙不顯者,今略而顯之,以凡證聖,以外曉內,述易鑒難,集為圖論,將俟好生君子比驗。立十二圖表,十二辰位元,全聖功神明之道。《陰符經》雲:“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此之謂也。乃各證注如後。

三十輻共一轂圖第一

經曰:三十輻共一轂。河上公曰:古者之車,三十輻共一轂,轂中有孔,故輻共輳之,法一月之數也。蓋以小制大,以寡禦眾。《陰符經》雲:日月有數,大小有定是也。經曰:當其無,有車之用。《莊子》曰:無用之用矣!一輻者,凡車亦無用也。

《日月要訣》三十七字法曰

一爻、三爻、五爻、七爻、九爻、十一爻、十三爻、十五爻、十七爻、二十爻、二十三爻、二十五爻、二十七爻、三十爻,週而複始,四千三百二十年,元氣生此。歌曰:“時代日月應替年,週而複始道自然,十月脫胎九轉滿,卯卯者玉兔之位。火木為赤日,陽符用事酉酉者,金雞之位。金水為黑月,陰符用事二意左旋右轉對相看。三萬六千神炁足,正元在內正元者,四千三百二十年元氣也共成丹,驅除邪毒因茲盡,服之便上大羅天。

日火月火法曰

今法及元君、陰君、古嵩子、碧通子等行符,開落三花在上弦,花即符也。古法:開落三花在下弦。法曰:“律呂者,陰陽之位也,陽為律,陰為呂。青霞子曰:一陽生為春夏,一陰生為秋冬,陰終坤,陽終乾。子醜寅為春,卯辰巳為夏,午未申為秋,酉戌亥為冬。

凡此圖者,日月火鏡之妙也。若不悟此法象,即還丹遠矣哉!

從外,第一暈黃、地卦炁紅,第二暈白,第三暈青,第四暈淺紅,第五暈白,卦炁並心並紅色。

采真鉛汞圖第二

〉〈二爐並淺紅色大門並紅下黃色鉛青

〉〈 內紅下紅汞青有光中青丹紅餘取宜〉〈

夫鉛者,玄元之泉;泉者,水之源也。人但見泉水流出於石窟之中奔騰,莫知泉源,自何而至?亦如元氣生有萬物成熟,莫見元氣從何而來也!故《道經》雲:“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惟不可識,故強為之容,是無狀之狀焉。夫天輪左旋,五星與日月右轉。火鉛象日;珠汞象月。月行疾,一日一夜行十二度,日行遲,一日一夜行一度。月一月一週天,日一年一週天。凡日月一年十二合成歲,生化萬物,要在十二卦,週而複始,九還氣足,鉛汞神具,而成金丹矣。故經雲:日月有遲疾,藥性有燥慢,此之是也。歌曰:

遲為日,疾為月,何用多羅亂分別!真鉛本是火宗精,真汞好飛含赤血。男精女血既相包,血生肉兮精產骨。全籍良媒與結婚,養成赤子方堪悅。

經雲:汞者,洪元之光,萬物之宗也;汞宗者,赤龍也;赤龍者,即丹砂也。非凡丹砂,乃太玄流液,二千一百六十年元氣所成,號曰虛無真丹也。

六通圖第三

六者,六候,一月之法也;通者,通十二辰,知龍虎行藏,六合六律,六呂,產見十二週之要也。

知陰陽六候升降訣

三日兌,越於庚,微明;八日震,坤起戲於上弦,暫停;十五日乾,健見滿于田,享十六日巽,損入于辛;二十三日,艮上離,麗於丙下弦;三十日坤,順恂陷於坎革,革者隔也。夫此日魂月魄,若交精萬化,在天生萬象,在地生萬物,在人生萬神,在藥生萬靈矣。要假三花力,四子共相經。欲知黃老意,秘妙在中庭。此言俱說畢,學人醒不醒。

陰陽交映圖第四

日月交,鉛汞合,故經曰: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又曰:複歸其明,此之謂也。

古今大同小異配合

崔君使天鎮星呼辰星,會乾坤,立兩弦,生育萬物。三姓子與崔君法同。又元君亦有此法者,使此法當日,天地元氣交,立道之本。本即丹田也。經曰:本立而道生。此是也。 外青中心黃色

諸仙君使熒惑星呼辰星兩個,七十終三旬,元氣始交,大同不離,辰星為元首。

埏埴圖第五

埏者,和也;埴者,土也。經曰: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為,和土為內外之器。內者,鼎器也,非凡用之器鼎也。乃受神汞之鼎器也。故《陰符經》曰:“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此之謂也。鬼者,癸氣也;無用者,乃不用之器焉。留精于鼎內成三魂,魂者龍,龍者;木精之神光也。按《元精經》雲:大道君曰:太陽元精,是左正之靈,與道合併。服之身輕而長生。又曰:火能固物,堅存元氣。服元精者,氣質永固,神合元和,以通靈焉。元者,則真火之精也。

爐郭圖第六

爐郭者,外埏埴也。如人之城邑,居君民也。故陰陽萬神,憑爐郭感應而立聖功,而成還丹,三極之道備矣。

鼎白爐紅氣,台青色,日月星綱取宜。

夫北斗隨天輪,一日一夜一週,行八方,鼎轉八門,同遊十二神,生化萬靈,二精交感,四象相生,五行相克相反,萬物生矣。龍虎還丹,萬靈具矣。留隨於鼎內七魄,魄者,虎也;虎者,金精金液之神也。故玄女謂太一帝君曰:金液金水,流注五臟,堅滑四肢,調養百神,潤澤六腑,變易毛骨,延久生形,其力至神足矣。

神室圖第七

大九轉

第一品紫晨室

黃色紅緣

經曰:“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服上九轉丹,居上三天;服中九轉丹,居中三天;服下九轉丹,居下三天。蓋道氣神感如然矣。

中九轉

第二品紫霞室

紅色黃緣並土字

夫室者,非凡室也,謂三清神室也。經雲:三清者,太清、上清、玉清之宮室也。謂紫微宮、紫霞宮、紫晨宮。三宮者,三丹田也。上中下三品也。三品者,小還、中還、大還。三丹立三宮,宮中各三神,三三成九,宮生三九,為大九轉之室。小九轉之田,中九轉之宮,乃神道所居。真人出入,居遊之門戶,睹視之窗牖也,皆有八卦大神營衛,扶持聖道,制惡興善之境也。

下九轉

第三品青真室

一曰紫微室 青色內白

《內景經》曰:“瓊室之中八素雜。”素者本也。八者,川也;室者,青真之室也。瓊霞晨微,同體異名也。夫曉之者即修生,修生者,必成真人焉。又雜者,九天之炁,合集之景也。

週易七十二候圖第八

週者,三週也。三三生九週;九週者,九還也。要者,三週,日週、月週、年週。產七十二候、四時、八節、二十四氣。二十四氣者,旦暮一月二氣,十二月法產足,即運育鉛汞,成還丹之功也。

七星硃書

週易七十二候纏度訣

〉〈鶡鳥不鳴,《未濟卦》,鬥宿五度。

〉〈虎始交,水山《蹇卦》,鬥宿五度。

〉〈荔挺出,山雷《頤卦》,鬥宿六度。

〉〈蚯蚓結,《中孚卦》,鬥宿五度。

〉〈麋角解,山火《賁卦》,鬥宿三度。

〉〈水泉動,地雷《複卦》。

〉〈雁北鄉,水雷《屯卦》,牛宿三度。

〉〈鵲始巢,地山《謙卦》,牛宿四度。

〉〈野雞始雊,火澤《睽卦》,女宿十一度半。

〉〈雞始乳,地風《升卦》,虛宿七度。

〉〈鷙鳥厲疾,地澤《臨卦》,虛宿三度二十五分半。

〉〈水澤腹堅,地澤《臨卦》。

〉〈東風解凍,雷山《小過卦》,危宿六度。

〉〈蟄蟲始振,山水《蒙卦》,危宿四度。

〉〈魚上冰,風雷《益卦》,危宿八度。

〉〈獺祭魚,風山《漸卦》,室宿十二度。

〉〈鴻雁來,地天《泰卦》,室宿五度。

〉〈草木萌動,地天《泰》。

〉〈桃始華,水天《需卦》,壁宿五度。

倉庚鳴,澤雷《隨卦》,壁宿五度。

〉〈鷹化為鳩,火地《晉卦》,奎宿九度。

乙鳥至,雷水《解卦》,奎宿八度半。

〉〈雷乃發聲,雷天《大壯卦》,婁宿二度。

〉〈始電,雷天《大壯卦》。

〉〈桐始華,雷地《豫卦》,婁宿十一度。

〉〈田鼠化為鴽,天水《訟卦》,胃宿五度。

〉〈虹始見,山風《蠱卦》,胃宿九度半。

〉〈萍始生,澤火《革卦》,昂宿二度。

〉〈鳴鳩拂其羽,澤天《夬卦》,昂宿九度。

〉〈戴勝降于桑,澤天《夬卦》。

〉〈螻蟈鳴,火山《旅卦》,畢宿十一度。

〉〈蚯蚓出,地水《師卦》,畢宿五度。

〉〈王瓜生,水地《比卦》,觜宿一度。

〉〈苦萊秀,風天《小畜卦》,參宿六度。

〉〈靡草死,《乾卦》,參宿三度。

〉〈小暑至,《乾卦》。

〉〈螳螂生,火天《大有卦》,井宿八度。

〉〈鵙始鳴,風火《家人卦》,井宿十度。

〉〈反舌無聲,水風《井卦》井宿二度。

〉〈鹿角解,澤山《鹹卦》,井宿一十度。

〉〈蜩始鳴,火風《鼎卦》,鬼宿三度。

〉〈半夏生,天風《姤卦》。

〉〈溫風至,《巽卦》。

〉〈蟋蟀居壁,雷火《豐卦》,柳宿七度。

〉〈鷹始摯,風水《渙卦》,柳宿七度。

〉〈腐草化為螢,天澤《履卦》,星宿三度。

〉〈土潤溽暑,天山《遁卦》,星宿四度。

〉〈大雨時行,天山《遁卦》。

〉〈涼風至,雷風《常卦》,張宿十度。

〉〈白露降,水澤《節卦》,張宿九度。

〉〈寒蟬鳴,天火《同人卦》,翼宿八度。

〉〈鷹乃祭鳥,山澤《損卦》,翼宿七度。

〉〈天地始肅,天地《否卦》,翼宿四度。

〉〈乃登,天地《否卦》。

〉〈鴻雁來,《巽卦》,軫宿四度。

〉〈乙鳥歸,澤地《萃卦》,軫宿十度。

〉〈群鳥養羞,風天《大畜卦》,軫宿十五度半。

〉〈雷乃收聲,山火《賁卦》,角宿五度。

〉〈蟄蟲坯戶,風地《觀卦》,角宿八度。

〉〈水始涸,風地《觀卦》。

〉〈鴻雁來賓,雷澤《歸妹卦》,亢宿九度。

〉〈雀入大水化為蛤,天雷《無妄卦》,氐宿七度。

〉〈菊有黃花,地火《明夷卦》,氐宿九度。

〉〈豺乃祭獸,澤水《困卦》,房宿五度。

〉〈草木黃落,山地《剝卦》,心宿五度。

〉〈蟄蟲鹹俯,山地《剝卦》。

〉〈水始冰,《艮卦》,尾宿二度。

〉〈地始凍,水火《既濟》卦,尾宿八度。

〉〈野雞入水,化為蜃,火雷《噬嗑卦》尾宿七度。

〉〈虹藏不現,澤風《大過卦》,箕宿四度。

〉〈天氣上騰,地氣下降,《坤卦》箕宿六度。

〉〈閉塞而成冬,《坤卦》。

胞胎證混元圖第九

在胎成人證

在藥成神證

並金色

夫包者,爻也。爻者,五陰之下一陽,潛龍建子之初卦也。謂一生二,二者,醜也;一者,子也。子至醜,醜即臨卦也;至寅,三陽成胎。胎者,泰也。陰陽二氣並和氣,三也。故雲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三謂子醜寅,發生之氣也。故胎者,泰也,在混沌為天地間,在人為精血氣,在藥為水火土。鼠化牛,牛化虎,此三象者,希夷微也。三者混沌,出《太一經》雲爾。

雞子石英證含光圖第十

在人證精血成形 在藥證鉛汞成丹

雞者,證金也。子者,證水也。金水者,鉛汞也。《陰符》中男少女之道。石者,堅汞止止,《艮卦》也。謂殘金衰木,含光之喻也。英者,暑也,清淨一物,含五色玄英之令象也,故引凡而喻。此英出蜀岷山及中國華山,即白石英是也。映日而光生矣。

瑾瑜證神寶圖第十一

瑾瑜者,五色玉,出西海密山,即生還丹之類也。以證本色之真鉛矣。《山海經》雲:瑾瑜之玉為良,黃帝是食是鄉,乃軒轅服而仙也。又經曰:五色發作,說寶玉之符彩,《玉子靈符》曰:應赤如雞冠,黃如蒸栗,白如凝脂,青如秦碧,黑如點漆。說此之玉德五氣,以喻還丹五行金木水火土之象。故引為神寶之證。神寶,即鉛汞也。

還丹五行功論圖第十二

還者,還其本質;丹者,赤色之名;五者,五星、五帝、五臟、五性、五經、五味、五金、五氣、五方、五色、五嶽也;五行者,亨布也;功者,通曉之用論之如後。

西方庚辛金,色白,五音商,卦兌,神白虎,令主秋,五金主銀,五味主辛。氣臭腥,象傷,星太白,岳華,五臟肺口,性主義。五經《書》,始數四,成數九,此白元精,服之補肺《腑》經曰:玉堂尚書府,制煉七魄,益言氣,增性義,可通外五金,邪氣並害氣不能傷滯,能間德伏虎。金宿不能窺,謂金精神帝靈元之益也。

東方甲乙木,色青,五音角,卦震,神青龍,令主春,五金主鉛,五味主酸,氣臭膻,象生,星歲,嶽泰,五臟肝、膽,性主仁,五經《詩》,始數三,成數八,青元精,服之補目及內二肝膽也。經曰:肝為清泠宮,蘭台府,膽為紫微宮,無極府,滋三魂,明目,令人遠視,益性仁,木氣不能淘,並害氣不能擊隔,得伏龍,木曜無能窺,蓋因木精神帝靈元之益也。

北方壬癸水,色黑,五音羽,卦坎,神玄武,令主冬,五金主鐵,五味鹹,氣臭腐,象閉,星辰、岳常、五臟腎,外通耳,性主智,五經《易》,始數一,成數六,黑元精,服之補耳,益智神。經曰:腎為出,故宮太和府,固添髓血,滋洞聽,令人性智聰潤,煉肌,毛髮綠,陰邪懼,水不能漂溺,通太陰而合隱,出不遊戶,月輝中無影,水曜不能見,蓋恃水玉鉛精紫微帝君靈元之益也。

南方丙丁火,色赤,五音徵,卦離,神硃雀,令主夏,五金主銅,五味主苦,氣臭焦,象盛,星熒惑,嶽衡,五臟心,通目,性主禮,經亦《禮》,始數二,成數七,赤元精,服之補心神,益陽光,補固肌骨,化陰滯。經雲:心為絳宮元陽府,內滋此府,外滋目威,令人性禮,真行不踐跡,輕騰陵陽,是火不能燒,是陽毒不能熱,身與太陽通元而合,現化日光,類中無影,火曜不能察,蓋恃炎帝靈元之益也。

中央戊己土,色黃,五音宮,卦坤,神後土,令四季,五金主黃金,味主甘,氣臭香,象含,星鎮,嶽嵩,五臟脾,通鼻,性主信,五經主《樂》,始數五,成數十,黃元精,服之補中,黃宮太素府,脾神益志氣,滋性信,煉五形,和九氣,加聖惠,伏萬凶,親五老,地嶽不能埋閉,土曜不能傍窺,蓋恃五星帝威,得靈元之益也。

夫還丹者,極一、沖二、和三、譽四、旋五、通六、達七、政八、靈九、極十,具無上之真道,豈不明明可睹其義乎?凡人有才貌不可學,若遇大丹即變見如意。故經雲:無可無不可,皆可矣!按《參同契太易志圖》言:一象,此圖舍象眾美,方得通靈。又古經及《元君訣》,並草衣子,碧通子《變化圖》,皆煉丹之名,或號如意珠。天帝得之為絳宮珠,天龍得之為頂上珠,鑄劍則伏萬邪萬凶,壽杖則煞活自由。以一粒磨凡銅鐵鏡,能別一切精魅魍魎古藏之物,昔黃帝寶鏡亦是也。元君以一粒書符作法,屍解及召集五嶽靈神立至,驅策自由。

元陽子曰:乾動而還丹成,枯樹得再榮,人服而長生,雲遊紫府。

又古先真曰:土石,五金,悉化成寶。枯骨再返,朽肉重蘇。

又古嵩子曰:服之者,日月長而命益延,大海竭而神轉壯。

又真,白先生曰:服之,飛騰於太清之上,逍遙於造化之中,看海水為丘陵,睹凡生如聚沫,此非天地之功,實是還丹之力。

又葛洪曰:余學道三十餘年,覽諸經訣數萬餘卷,上古以來高真上仙,無有不以還丹金液為大要也。

又《元君金液訣》曰:服一橡斗子,立成黃金色身。故《黃庭經》雲:五行參差同根節。

又曰:三五合氣本一。《八仙歌》曰:一物含五彩,永作仙人祿。

又《三景訣》雲:至藥一氣不足,與瓦礫無殊。何以言之?蓋人五臟元神生命扶身。若五臟皆真,則臟腑氣和,身命昌煉,質存精元,氣全形固,肌膚神明凝現,靈性相並,永無沉蕩之昧矣。若五氣不和,則勝負相刑,性超而形墮,性既歸空,身即沉朽。是以強弱奔散,闕足欺傷,不交沖和,終無久視之道。且如凡人身也,一脈乖,即眾脈亂而患生,況五行靈元闕一者乎?夫四黃八石五金等,非不是天地之精,蓋緣五氣不全,孤陰寡陽,頑滯之物,不拒五行,皆無定性,故得不可為至藥也,可以理病之小藥,終無長水羽化之用。若要長生,須服五色鉛汞、丹砂、黃芽之藥,包含五色、五味、五行者,乃是內明始無而真有也。

蓋《道經》曰: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可既。

又魏君曰:綿綿不斷,謂之黃芽;變化無窮,名曰丹砂。

又雲:服之一生不死,造化汞了留根。

又青霞子曰:汞是砂之精,牙是鉛之腳,但了宗枝,用即不錯。

又古經曰:金丹留身,至道全神,萬般別法,徒勞苦辛。然若不遇師傳,不易措手。是故石藥損命,悔奚及哉!學人君子,幸請審之!真證旨略,無繆述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