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十一

十二

奇門遁甲統宗卷之十

玄機賦(上)

  六合之軍畏死,我軍雄勇可使。若有降順當留,令之遠調別處。

  六合之將,和合之神也。其神所臨之地,兵將膽怯,未發兵先思和。此時我兵可以乘勢決戰,雄勇莫當。若有賊兵來降,是真心歸附,竟當受之。但宜遠調他方,不可留在本營。恐其穿合線索,勾引我兵歸還舊巢也。

  白虎之軍性猛,久遲必退成空。若欲盡力攻取,此將有始無終。若不及時招撫,將來日復興戎。

  白虎為兇悍之神,其性暴戾,猛烈難當,乘勢進戰,可以獲勝。若遲久則成退縮,有始無終。不如及時招撫,必來歸降。若不招降,必成大禍。

  玄武之軍多變,機關莫測通神。惟以求榮為美,其心畏死貪生。

  玄武為盜賊、小人,其心多詭詐反覆,故其軍多變亂反覆,機械變詐,不可測識。然中心退縮,畏死貪生,不顧忠義,不惜廉恥。秦強歸秦,楚強歸楚,惟以強弱為從衛。欣羡榮華,招之即至。

  九地多陰謀,來兵有異伏。逢之莫急進,用之必敗覆。

  九地為陰晦之神,將來多陰謀密計,來軍多設伏乘虛。遇此時,當相幾而動,不可進戰,進必全軍敗亡。只可嚴營固守,待時而動。

  九天之氣多剛暴,轉變更遷難測料。遇此兵鋒宜避之,可將氣神來相較。

  九天為剛暴之神,其性善動更番轉變,難以測料。遇此敵鋒當堅守,以避之。宜細查門上之陰神及門氣之旺衰,而考校其吉中猶有凶,凶中尚有吉,以定其災禍也。

  值符休門天晴朗,坤維兵伏宜防早。主將虛驚利坐中,客逃西南馬車倒。捕捉乾宮醜日擒,出軍道路知安好。

  值符會休門,主天時晴朗,三四月有風,六月有雷,十月有雪。出兵道路平坦,至晚有人窺伺。西南方有伏兵,宜防備。有一蜀中大漢,同婦人來降,主將有虛驚,宜安坐申營。遇子日子時方吉。客將車破馬倒,逃奔坤方,不可擒捉。如捕捉賊,伏西北方老婦人甲,至醜日方可擒捉。

  值符生門雷兼雨,未時方晴北風舉。兵利南方不利乾,主將功成午未許。客軍醜命來防破,捕在婦人草屋堙C

  值符會生門,天時主大雷雨,未時方止。風自北方來,三日住止。行兵利南方,不宜西北方。山岡下有人,別路有楚中兄弟二人來降,貪酒色,不宜收。主將有大功,當于午未時出兵大利,不可遲。客將亦有利,醜命人來防破之,旌旗數易。捕盜捉賊,有婦人引至草屋下擒之。

  值符傷門日象陰,無邊風雨不曾停。兵行逆地攻兵速,路遠山高不利征。主將急宜防刺客,客逃中矢捕休論。

  值符會傷門,主太陽有虧,有不測風雨至。行兵遇逆地,當速攻打。三山五嶺地勢險兀,只宜屯營,不利前進。有敗兵來降,宜收之。主將當急移營寨,防有內變。三馬並行吉,否則,有刺客。客將中流矢而逃奔,速追可擒。捕捉盜賊,已去,不可得,追之三五日可見面。

  值符杜門天大晴,兵遇重關礙不行。上下不諧降可受,將軍勞瘁不宜征。客軍厭戰將和解,捕捉逃亡難獲尋。

  值符會杜門,天時大晴,無霜無雨。出兵行過石門重關,往來皆不利。子醜二時有得。有一人貪酒,有二人貪色,上下不和,來將可受。主將勞疲不可征。客將亦不願戰。宜用說客和解。捕捉難獲。

  符景雲收並雨散,醜日雨霖為軍患。進前必敗有輿屍,主沐君恩受封拜。客將爭傷主則強,捕捉之時在離宮。

  值符會景門,天上雲收雨散,至醜日有雨。行兵難以前進,進則必敗。長子率師,弟子輿屍。君子用事,又使小人參之,安得不敗。主將得功,大君有命,開國成家,小人勿用。客將馬虎爭沖,客傷主勝。捕逃三人執繩可縛,在正南方。

  符死陰雨坤風晴,若在秋時雷震聲。行軍車陷城難拔,主將宜畋不利征。三日客擒五日敗,小人可捉君子貞。

  值符會死門,主天時連日雨,必待西南風始晴。二八月有雷聲,從地起。行兵有陷車之險,城郭完固不破。有正人自吳中來,用之大利於國。主將只宜田獵,出征防小災。客將三日就擒,五日亡兵散,主降。捕捉小人可獲,君子不可捉。

  符驚多雨遇辰晴,地險兵亡禍立侵。若合奇門方有吉,將旗折喜遇天英。客軍我往人當敗,捕捉惟宜術士臨。

  值符會驚門,主天多雨,至辰巳日方晴。出軍地陰有陷軍之危,過山涉水,凶禍莫救。遇奇得門庶獲安全。有間諜者,即因問可知敵情。主將有折旗之事,無咎,得合天英星方吉。客將此往彼必亡,得奇不可亡。捕捉可獲,乃術士也。

  符開遇丙必可晴,無丙當霖四十日。敵國空言不見人,行兵宜水不宜陸。有奇則勝無奇退,客敗逃亡難捕捉。

  值符會開門遇丙奇,主天時晴。無丙奇主四十日雨。行兵宜舟不宜陸。敵國相約未見來人,只見信至,其人性剛直,難調和。主將有奇,百戰百勝;無奇不可出兵。客將不利,士卒宜用背值符擊對沖之法。捕捉見影不見形,遲則可得。

  蛇合休,多雨陰,丙日晴明雷電生。老將行兵乾有伏,逢奇可進得秦人。主軍訓練方能勝,客將逢災捕不擒。

  騰蛇會休門,主天多陰雨,至丙日辰日方天晴。丙日有雷電,行兵須老將。用兵埋伏在西北方,有奇可進。得一近視眼,是陝西人,有不能可用。主將宜練士卒,出則敵勝。客將渡水有難,若天英在宮下可擊。捕捉只宜謹防,不宜捉獲。

  蛇合生,風雨行,風停雨細巳時止。主客亦合勿討尋,遇奇得將賢人至。主將宜攻守不成,客從乾破捕陰人。

  騰蛇會生門,主天時風動雨生,風止雨細,己時晴。晴行兵進則傷主將,宜講和。窮寇莫追,可得一大將,遇奇更得多賢。主兵利戰不利守,客將於十三日後可從西北方破之。捕捉在織機房,婦人隱匿。

  蛇合傷,風雨狂,若逢大霧見陽光。兵宜結寨在平洋,遇奇山谷逢君子。主將刑傷奇不妨,客勝難擊捕林藏。

  騰蛇會傷門,主天有雨,若大霧無雨。行兵宜結寨在平洋,如遇奇可進山谷,有君子進、小人退之事。主將防兵及之傷,有奇可救。客將大勝,不可擊。捕捉則藏在竹木林中,宜緩捕之。

  蛇合杜,密雲布,若遇輔星三日雨。行兵設伏在小路,男女來投切莫用。主將英星稱大武,客兵奔敗逃難捕。

  騰蛇會杜門,主天時密雲不雨,若遇天輔星有三日雨。行兵有山有河,可以伏兵。有夫婦二人來投,不宜重用。主將得英星大利,不然僅可守舊。客將亦不利,宜退不宜進,進則失輜重。捕捉賊已去,不可追。

  蛇合景,天晴光,三日兌上有火起。兵進山前鋒莫當,主將有災得邑免。客軍行動將身凶,捕捉坎地剿無妨。

  騰蛇會景門,主天大晴,三日有火起於西方。行兵有前邊兩大山,後邊一小山,此處即可進兵。有一矮子從西方來,可用。主將有無咎之災,得三邑可免。客將行有凶,無攸利。捕捉在北方,可進剿。

  蛇合死,晴光麗,奇雲掩鬥三日雨。兵進遇火逢文士,主將舉動咸得宜。客軍覆敗應子午,捕喜無奇擒即至。

  騰蛇會死門,無奇大晴,有奇雲掩鬥口二日得雨。行兵則進,須防火來攻。有天蓬星至,得一文士,得術士,是賢人,否則無賢人。主將上下相合,舉動皆利,進退不難。客將有覆軍殺將之災,應在子午日。捕捉則遇丙奇可逃,無奇可擒。

  蛇會驚,氣濛茸,醜日艮風雲霧散。行兵山格路難通,主副將兵沖可進。客貪財帛敗無蹤,捕在江湖水堻{。

  騰蛇會驚門,主天有雲霧相連,欲雨不欲,醜日遇東北風方晴。行兵則左山右水阻隔,不可進兵,平洋可進。有丙子荷兵器來,可用之。主將有水災,惟利用副將,可進,遇天沖星可大進。客將多貪財帛,若賄之可破。捕捉則其人隱在江湖中,為水客,通醫獸者可擒。

  蛇合開,風雨從,神壇社廟防有伏。不利行兵遇老翁,主將出征獲匪醜。客來焚死敗無蹤,捕防格鬥有刑沖。

  騰蛇會開門,主天久雨無晴。行兵則神壇社廟內有伏兵,不宜進。有一老年人至,談神仙事,可用之。主將出征有嘉折首,獲非其醜。客將來則焚去則死,應三九日見。捕捉則不利,防格鬥,且有傷。

  太陰值休門,天時常遇陰。蓬星有雨半月望,兵無橋渡不能行。有文士,善陰謀,主將病侵休浪戰。客軍已渡宜堅守,捕捉東南難到手。

  太陰會休門,天時常陰。遇蓬星有雨,二八日應。行兵則前有河水,無橋可渡,不宜進兵。有文士通家來見,善陰謀。主將有疾,不能督兵。客將雞鳴渡關城,宜守不宜戰。捕捉則或東或西,難捉摸。

  太陰值生門,丙丁晴乙雨。兵至鵲巢賊有伏,速宜退步勿前舉。醫巽來,知賊衷,主將天沖能破敵。客軍敗北泣如雨,捕捉本家醜日遇。

  太陰會生門,主天時有雨,丁奇天晴多東南風,有乙奇有雨,無奇驟雨至。出兵則前有鵲巢,乃伏兵之所,宜退不宜進。有醫士從東南方來,知敵人消息。主將得天沖星,破敵國如摧柯。客將專聽小人之計,用兵必敗。捕捉則隱伏在本人家,醜日可擒。

  太陰值傷門,艮風晴輔雨。異人指示賊巢窩,整兵進戰賊無旅。大將怯,士卒勇,主似焚巢無穴棲。客軍前喜後還輸,捕捉無功空此舉。

  太陰會傷門,主天晴明,有東北風自巳時起,至申時止,次日晴。若遇輔星,主有雨。進兵則有異人指示賊巢穴。大將有退志,士卒退而不退,終得勝。主將懦弱,如鳥焚巢無穴可棲。客將先勝後敗,先喜後悲。捕捉則是遠方人,無家,難定其所,不可捉。

  太陰值杜門,丙丁都邑焚。行兵阻水前難渡,固守前津功必成。安心腹,帛與金,主防刺客來床下。客將無能當速侵,捕捉須迅急可擒。

  (注缺。太陰會景門,及太陰會死門賦,均缺。)

  太陰會死門,主天時本日有雨,來日晴,有西風方晴。出兵則城西南有伏兵,可守不可攻,必候奇到方可破。有高才人可合諸侯連說客,但不可使敵人。主將利西南,不利東北方。客將有三日大利,兩日不利,可于坎宮徐擊之勝。捕捉則本人在東方進飯後即行,宜速圖之可獲。

  太陰值驚門,甘霖養萬物。震險利我不利彼,進兵征伐破可必。有賊降,不誠實,主將三日可全勝。客將降人賊敗北,大將匿離擒難獲。

  太陰會驚門,主天霖雨時降萬物滋生。行兵則東方多險,我利彼不利,可破之。有人來降,有名無實,不可信他。主將命在沖星,有小災,或三日出師,可以全勝。客將得降人智力,賊可破,有奇不可破。捕捉則是大將避在離宮,可和不可捉。和則有大功,捉則有大禍。

  太陰值開門,醜日見陽光。兵行路坦宜前進,退則遭殃軍敗亡。母子來,用不藏,主兵大利東風起。客諜花言智莫與,捕捉陰人男已颺。

  太陰會開門,主天時雨已極,即當日晴,至醜日大晴。行兵則路空亡,可進不可退,退則我軍敗亡。有人母子同來,子弱母強,不中閉。主將有奇,東風起用火攻,無東風只可固守。客將用間諜來善言。捕捉則女人可獲,男子棄逃不可獲。

  六合休兮奇至晴,無奇申刻北風生。行兵水阻賢人至,主將謀為多不成。客軍得助渾難伐,捕問陰人卯未擒。

  六合會休門,主天時有乙奇即時晴,無奇則申刻起北風。行兵則水道不通,有小人接引。有賢人從震方來,無日後至。主將有謀不成,有為不遂,宜堅守吉。客將得天人力有救,不可伐。捕捉則有女人知音信,在水邊,卯日未日可擒。

  六合生兮雷無雨,得蓬星兮雷雨注。行兵宜在西南利,主將守攻咸稱意。客軍可破陰謀計,捕在僧房捉可遇。

  六合會生門,主天時有雷無雨,如得蓬星則午時有大雷雨。行兵則進入險難惡事消散,利西南。主將進可戰,退可守,大吉。客將其士卒不練,多陰謀詭計,可以計破之。捕捉則在念佛人家,可獲。

  六合傷兮風雨厲,有兵變兮西南起。行兵奇主乾方利,主防火發卯與戌。客貪酒色兵離異,捕在西方土木民。

  六合會傷門,主天時得心星風雨兼至,主西南有兵變,應往吳越。行兵則逢高峻之山,有奇至,兵從西北方可進。有一術士願投,可信之。主將防火災,應在卯戌日。客將貪酒色失士卒心,宜協心齊內,作急進兵。捕捉則屬土音姓人,在西方木音姓人家可捉。

  六合杜兮久雨頻,地陰窄兮敵備輕。出兵九天伏九地,主將家難三九臨。客必損將並折兵,捕匿酒房速去尋。

  六合會杜門,主天時陰陽失和,四時失序,時風時雨,四十日方晴。行兵則雖有險途,無埋伏,可進兵。兵出九天方,人伏九地方,士卒可和。主將家有隱憂,三九日有信至。客將折兵,不利。捕捉則藏在酒鋪中宿,即時捕之可獲。

  六合景兮不時雷,坤兵變兮酉辰推。出兵我利賊就縛,主將遭霖車馬虧。客得天心兵不敗,捕捉 家西半隅。

  六合會景門,主天有不時之雷。西北方有兵變,辰酉日起。行兵則我利彼不利,其來可破,三人同心,賊人就擒。主將有車馬之厄,出陣遇雷雨。客將天時不順,人心尚固結不可破。可捕捉,則在  家飲酒,西方可捉。

  六合死兮無奇晴,路逢陷兮龍虎爭。婦作間諜言難信,主軍進退事皆亨。客有飛符兵亦精,敵誘我軍捕難尋。

  六合會死門,主天時有雷電,無奇主大晴。行兵則一蛇當道,二虎爭沖,途中有傷。有婦人來行間在帳下,不可信從。主將天時順利,人事亨通,無往不利。客將有主意,有飛符至,多順少逆。捕捉則是一軍為敵所誘在西北方,不可獲。

  六合驚兮天大旱,城中空兮伏兵悍。偏將奇謀可即從,主防婢害午來看。客軍將進須防探,捕有虛言終不見。

  六合會驚門,主天時大晴無雨,有丁奇至大旱。行兵則三堣妨隻野韺L,城中皆虛設 。有偏將獻劫寨之策,可從。主將有一小婢謀害,午未時防之。客將有渡關河之志,宜防備。捕捉則雖有人說信,皆虛詐,軍兵為敵所誘,不可捉獲。

  六合開兮雷電驚,兵宜守險計謀傾。客自吳來謀可用,主防副將奪權爭。客宜固守犯天嗔,捕捉賊勇反遭擒。

  六合會開門,主天時寒露節,多有雷聲。若在春時,雷起。行兵則百人守險,萬夫難敵。宜用計以破之。有客從吳中來,多出奇計宜重用之。主將有副將爭權謀害,不宜進兵。客將天地不交,四時不順,可守不可攻。捕捉則其人甚勇,捕之反受傷。
白虎加休天即晴,行兵前路有虛驚。切莫縱兵防中計,百人奮勇敢先登。主將謀為皆不遂,客軍利戰莫安營。捕捉 家不可擒。

  白虎會休門,主天時有雨,一日即晴。行兵則有虛驚,若縱兵擄掠,則中敵計,宜慎之。營盤中有百人奮勇敢前效死,宜從。主將謀不成,求不遂;客將利戰不利守。捕捉則有一草頭姓人,在  家飲酒,不利,不可捉。

  白虎加生天即霽,午後巽風三日已。行兵險阻破東方,處士談玄心莫喜。主將貴謀休浪戰,客軍防燒輜糧地。捕捉火攻大得利。

  白虎會生門,主天時晴,午後有東南風起,三日方止。行兵則有險阻峻小,可從東方破之。有處士著青衣至,談修玄門事,不可用。主將謀在之我,成之在天,不可強求。客將東南方有火星起,防燒糧食之焚。捕捉則有一將守水道,可用火攻之。

  虎傷若得丁奇會,坎主風雷奇不晦。出兵顛險勢堪贏,敵將真降情不說。主宜嚴厲不宜寬,客將驕盈事機退。捕捉急迫翻有悔。

  白虎會傷門,主天時有丁奇加坎宮,定有風雨雷電,無奇天晴。行兵則前有虎山龍嶺,皆兵馬出入之所,可破。有敵將來降,是真情,宜收之。主將宜威嚴用殺戮,不宜放釋罪人,放釋即禍生肘腋。客將好勝,謀將事多不成。捕捉則待其人再回可獲,急則反去不獲。

  白虎加杜霧大惡,黴收風起陽光作。行兵守險勿輕狂,敵有文書稱主客。主將屯兵防陣亡,客軍鼠鬥牛翻卻。捕捉艮出小橋獲。

  白虎會杜門,主天時有大霧,多黴風,起則晴。行兵則有人固守隘口,不可輕進。有使客將文書至,得佳音。主帥出師陣亡,宜守不宜進。客將牛鼠相鬥,牛傷鼠無恙,午未日有信。不足則災東北方,山下有小橋處逃避,可獲。

  白虎加景天心合,時雨時晴三日歇。行兵拿伏宜往北,營中心膂生反覆。主將色迷用怒激,客將利亥子醜殺。捕捉自來何用縛。

  白虎會景門,得天心星至,時雨時晴,三日後方大晴。行兵則中途有弩來埋伏,宜往北方而進。本營中有腹心人,反覆不可同事,宜防之。主將被女色迷戀,不肯出征,以怒激之方行。客將亥子醜出兵利,醜日旺。捕捉則三日後,其人自來降,不必去捉。

  白虎加死黃雲乾,五日雨至災星纏。行兵橋斷渡河擊,中途謀叛豈真然。主患偷營防襲寨。捕人只在火房邊。

  白虎會死門,主天時西北方有黃雲起,五日後有雨,有小災。行兵則有水無橋,被敵所折。渡河擊之可勝。行至中途,有人謀致不可信也。主將于醜未日有劫營之殃,宜防之;客將地利人和,可戰可守,不宜襲人營寨。捕捉則在火房潛藏,宜急捉可獲。

  白虎加驚有異雲,三日狂風髮屋驚。行兵有險不可進,君差良將醜未臨。主不勞兵得土地,客軍好戰將自傾。捕惟獲信縱難尋。

  白虎會驚門,主天時午後有異雲鋪頂,三日後有狂風壞人房屋。行兵則前有兇險,不可輕進。朝中差委善將至,在午未日時應。主將可不勞兵刃,破人城池,得人土地。客將甘戰不甘守,追逐之自敗。捕捉則有三五人同謀,在東南方火燒山下,難捉,三日見信。

  白虎加開奇至晴,若無奇合雨相因。行兵宜步休乘馬,刺客還防在我營。主軍出入兵皆利,客有助扶戰即贏。捕在營中可就擒。

  白虎會開門,主天時有奇即晴,無奇即雨。行兵則車馬難進,步兵可進。有刺客在小軍營中,宜查察防備。主將出入無往不利,客將一朋友帶兵助戰,主將宜防之。捕捉則本營中隱藏,即營中獲之。

  玄武兮休門,白雲兮天晴,黃雲兮雨生。行兵鹿走前途伏,遠客人來謀可聽。主將有奇方可進,客軍堅守戰休輕。捕往他方不可擒。

  玄武會休門,主天時白雲蓋頂即晴,發雹即大雨,三日後方晴。行兵則有鹿走下有伏兵,僅百餘人可進。有朋友果妨,是遠方人,見之無妨。主將謀事不成,宜守不宜進,有奇可進,亦無大勝。客將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人心堅固不可破。捕捉則已往他方不可捉。

  玄武兮生門,微雨兮不久,午戌兮應有。巽僧引前險可進,遊子告信賊情醜。主將平安稱無咎,客軍不睦起兵寇。捕捉東方竹林口。

  玄武會生門,主天時微雨不久,應午戌日。行兵則東南方有一僧人接引,入賊營地,雖險可進。有遊食人道賊情來,亦可信。主將無咎反利,客將多不和,有越兵為害。捕捉則在東方竹林內人家可獲。

  玄武兮傷門,霖雨兮濟旱,戌日兮方斷。行兵伏遇草頭人,商賈人來報逆叛。主將須防忽中風,客軍利涉休登岸。賊人久向潢池散。

  玄武會傷門,主天時有霖雨,可以濟大旱,到戌日方晴。行兵則有草頭姓人埋伏在山中,舉火為號,不可輕進。有商人知賊消息而來,宜敬重之。主將有中風之疾,於子午日防之。客將利涉大川,不利山谷。捕捉則賊人久去,不可捉。

  玄武兮杜門,風雷兮電掃,甲寅兮晴好。行兵臨渡須防賊,預探方能免折耗。主軍謀勝戰成功,客好營中防火燎。賊已遠去人難找。

  玄武會杜門,主天時風雷至,甲寅日方止,有太陽光見。行兵則渡河時謹防賊於河中設計候渡,勿中其計。主將善謀略,出兵大勝,必成偉功。客軍當有火災焚燒軍營。捕捉則其人早已遠去,不可尋捉。

  玄武兮景門,半月兮陽光,過望兮雨狂。行兵路坦無埋伏,抵掌談人用不妨。主軍有疾終無咎,客將收兵宜善藏。捕捉東方五日亡。

  玄武會景門,主天時有半月晴,遇望兮而雨。行兵則無險,可進兵,更無埋伏、*偽之情。有人至善言談,談必可用,用不誤事。主將有疾病,無大咎。客將利涉大川,不利出師。捕捉則賊在東方,五日可捉。

  玄武兮死門,蓬會兮雨霖,三日兮不晴。行兵坤地通微徑,獻策雙雙一是真。主軍利動防車倒,客遇*謀事不成。賊人捕匿在僧庭。

  玄武會死門,主天時得蓬星當大雨,三日不晴。行兵則前有大溪,進退俱不可,西南方有小路可進。有二人同來,一人獻策,一人圖利。主將出師利於舉動,但有車折之咎。客將有小軍,用女樂獻媚,其計不成,無咎。捕捉則在燃火之處藏躲,多是僧道。
玄武兮驚門,乍雨兮乍晴,晴後兮複傾。行兵有險休輕進,僧道偏能薦貴人。主軍利水乘舟楫,客將將亡木姓擒。賊已離巢不必尋。

  玄武會驚門,主天時有丁奇到,自辰時至午時晴,自午時至未時雨,雨後複轉晴。行兵則前有險阻不可進,進則有傷。有僧道引攀龍之客來。主將吉利,登舟楫而行。客將不吉,當敗于陸,見擒於木姓人。捕捉則賊知我音信,已離巢穴,不可捉。

  玄武兮開門,庚午兮艮風,風起兮日紅。行兵鳥道險難攻,刺客來營信可從。主將有災無大咎,客宜堅壁固潛蹤。賊人已在震之東。

  玄武會開門,主天時庚午日未時有東北風起即無雨。行兵則有鳥道羊腸之險,可守不可攻。有劍客至,宜重用之。主將有災,亦無大害。客將亦不宜進兵。捕捉則不在原處,當在東方尋之。

  九地會休門,問雨卻偏晴,若遇蓬星風雨順。行兵有地山名火,險極當從西北行。主將升遷在日兮,客軍多智莫相輕。捕捉難,何處尋?

  九地會休門,求晴反雨,求雨反晴。如得蓬星,有大風雨。行兵則前有地名火山,甚險。當從西北方而進,不日有天使至。主將目下有升擢,客將有機械,不可輕敵。捕捉難獲。

  九地會生門,霖霪久不停。大水瀑淹軍營兵。軍發宜進退休輕,朝頒恩詔顯光榮。主人震怒量非宏,客得坤人助我嬴。捕捉近在問津。

  (注缺,九地會傷門,九地會杜門賦訣,均缺)

  九地會杜門,主天時多雲,有北風無雨。行兵則陸路可進,水路不可進。有一人騎馬至,報敵人消息,甚真。主將三六九日見凶災,客將利西方,不利東南方,有從巽方發兵擊之可破。捕捉則在公吏人家,藏匿西北方上。

  九地會景門,無奇必成雨,奇至巳午晴可許。出兵舟媢J敵糧,文士引兒來見語。主將功成名大遂,客軍乃是倭夷侶。捕捉尚在巢窩堙C

  九地會景門,主天時久雨,有奇至巳午日見太陽,必久晴,無奇必雨。出兵則從舟中去,獲賊輜重貨物,大利。有一文士引一兒來見。主將所求必得,所欲必遂,有大功。客將是外國人得勝。捕捉則其人還在,急去可捉。

  九地會死門,天時必大晴,日逢翼軫微雨經。行兵地險雄如虎,奇到賢人來助兵。主將力弱不從心,客軍大利士卒精。捕匿在艮巳亥擒。

  九地會死門,主天時大晴,過翼軫星值日有雨,亦不大。行兵則猛虎當道,大旱屏跡。有賢人來謁,有奇到則來助。主將心雖欲戰,力不從心,得水姓人來助。客軍車馬士卒皆利,宜先發制人,獨不利於主。捕捉則在東北潛藏,巳亥日可捉。

  九地會驚門,巳午時多風,雲上於天雨不逢。行兵險勝平洋否,官道來臨福曜從。主將變化如飛龍,客將多疑事不通。賊已投人捕捉空。

  九地會驚門,主天時巳午時有風,密雲不雨。行兵則居險地勝,平地交鋒不勝。有官人同道士來,是吉星相臨。主將如飛龍變化,目下飛騰進退皆利。客將多疑無決斷,不敢進兵,有奇至,得太陰相助戰,必勝。捕捉則賊已向西北方投降,人去不可捉。

  九地會開門,太陽正當空,有雨驟來意外逢。行兵守吉進則凶,三人交合百謀通。主將轉退進成功,客雖小災亦利攻。捕捉賊盜即報功。

  九地會開門,主天時太陽當空無雨,若有雨必驟。行兵則君子進有厄退有利,有三人交合百事皆成。主將有天功,退兵三舍,宜速進。客將亦利,有小災。捕捉則盜賊難逃,三日可得。

  九天休門兮,雨散雲收兮,午未之日大晴兮。出兵越境而守兮,虎馬命 人詐降兮。主將褒封敕書至兮,客軍不利北面受縛兮。捕得缺唇報信可捉兮。

  九天會休門,主天時雲收雨散必晴,至午未日時方大晴。出兵則越境而守,有憂。有虎馬命人來是*人詐降。主將先宜出境,有褒封,敕書至。客將不利,必北面受縛,有奇至可免。捕捉則必得破唇人報信,捕之可捉。

  九天生門兮,遇雲連雨兮,嚴冬之日大雪兮。行兵險阻可擊兮,草頭姓人知兵兮。主將休征副將坐營兮,客將輔車鄰人助勝兮。捕在西方謀事難捉兮。

  九天會生門,主天時得天任星至有連日雨,冬時即連日下雪,欲晴不晴。行兵則有險阻處可擊,平易處不可擊,擊之有災。有草頭姓人見來,知兵法,可用。主將不宜出兵,宜副將坐營中。客將有輔車之勢,得鄰人助陣勝。捕捉則在西方最高之所居住,欲謀大事,不可輕捉。

  九天傷門兮,天時大晴兮,旱乾之災三月兮。行兵峻嶺夏破兮,外親接見大利兮。主將乘雲遇榮兮,客軍管鮑莫擊其沖兮。捕捉在東知交藏匿兮。

  九天會傷門,主天時大晴,有三月旱災。行兵則有高山峻嶺,六月可破。有外人接引至親來見,大利。主將步步登雲,進退榮顯。客將有管鮑之交來,不可擊其衡。捕捉則在東方相識人家躲避。

  九天杜門兮,此日乍晴兮,黃雲次朝午後雨兮。兵渡大江風起巽兮,兩人解糧來婦兮。主將遲疑戰將吉兮,客軍遂意亦受顯榮兮。捕在乾方術精遠揚兮。

  九天會杜門,主天時一日晴,如未時有黃雲蓋頂,次日午後有雨。行兵則利登舟渡大江,有東南風起,有兩人解糧革來,又一女人至。主將疑兵有行有戰將出兵吉,客將凡事遂意,有榮顯至兆。捕捉則是賊在西北方水邊住,通術數,不可捉。

  九天景門兮,雨後東風兮,三日之期雨止兮。行兵水阻利西兮,敵信蜀人來知兮。主將成功褒封至兮,客貪師出用法可制兮。捕捉水邊頃刻可擒兮。

  九天會景門,主天時有二三日雨,遇午日東風起,方有雨。行兵則東北方有水阻,不可進兵,利進南方。有一朋友從川中來,知敵消息。主將可安,主收功,不日有褒封至。客將損下益上,師利出師,宜用法之制。捕捉則酒醉在河邊人家,即刻可擒。

  九天死門兮,陰晦生風兮。嚴冬無雨雪飄兮。行兵開山破敵兮,營中忌刻賢去兮。主將利水不宜步兮,客將乖違急攻可破兮,捕捉潛移再來可獲兮。

  九天會死門,主天時五更有大風起,即無雨,但陰晦無日。冬時有雪。行兵則執柯,開小破林可破敵人。營中如虎見兔不能容,賢人有去志。主將不利水戰,不宜步騎,有奇至亦可用。客將上下各一心,可破之。捕捉則其人已移居,必然捕捉,再來可獲。

  九天驚門兮,寅巳日晴兮,午未雨醜子雷兮。行兵危險緩進兮,武夫持戈助吉兮。主將褒封五日至兮,客善謀斷賢人輔助兮。捕捉西兌據山難獲兮。

  九天會驚門,主天時寅巳日晴,午未日雨,醜子日雷。行兵則如履虎尾,如履薄冰,危險可畏,不可輕進。有武夫持戈相助為吉。主將五日後有褒封為吉,客將多謀斷,更有賢人輔助。捕捉則在西方峻山下紮營,不可輕進,殊難捉獲。

  九天開門兮,午未大風兮,冬時久雪不晴兮。行兵水火利乾兮,夫婦同至交通兮。主將發火慎防災兮,客勇宜避亥子相進兮。捕捉動移他往難獲兮。

  九天會開門,主天時無雨多晴,午未日有大風起,冬時亥子日有雪,久不得晴。行兵則前有大火,後有大水,進兵利西北。有夫婦同來,上下交通吉。主將軍中火災起宜防之無害。客將步步得進宜退避不宜交鋒,亥子醜日進兵得利。捕捉則已往他方難獲。
八將會門是值使門會八將也,收用天盤不用地盤。假如陽二局乙庚日戊寅時,甲戌值符加二宮,傷門值使加七宮,上臨騰蛇,是騰蛇會傷門。占天時主有雨,若大霧,無雨;行兵則宜結寨在平洋,如遇奇可進山谷,系丁加癸凶格不可進也。主將防兵刀之傷,如有奇可救,系凶格無救,客將大勝不可擊。捕捉則在竹木林中,宜緩捕之。餘仿此。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十一

十二


   

奇門遁甲

 

遁甲演義

易數總斷

前賢賦文

黃帝陰符經

奇門遁甲簡介

奇門遁甲總序

奇門先天要論

黃金策千金賦

遁行太白之書

奇門遁甲元靈經

煙波釣叟奇門歌

奇門遁甲總口訣

甘氏異傳秘訣歌

奇門遁甲神機賦

奇門遁甲統宗大全

飛宮小奇門頂測法

奇門遁甲盤 1080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