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神闡微      《》《》《》《四》《》《》《》《》《

第四章 怎樣分析十神間組合後其含義的變化:

分析十神組合後含義變化的方法:

十神間組合之事,會產生以下幾種情況:

兩神之間是克與被克的關係。

如果被克的一方被完全制服,無力再生克日幹,則此神代表的含義則轉為一種潛伏的象,在歲運引發的情況下才會表現出來。克制的一方的含義則顯露出來。例如財壞印,梟奪食,呈凶象。(梟奪食之災,梟越旺,奪食越凶,災越大,若食旺梟弱,歲運再逢食,則無災或災輕)。

如果被克制的一方沒有被制服,則其含義有損但不完全消失;此時克制一方的含義、被克制一方的含義相組合成為新的含義。例如:

食神制殺:制殺過度不是貴命,但若制而不服,則為貴命。七殺的含義為進取、威勢、有感召力但流於霸道、蠻橫;食神制殺,用食神的平淡,付與、悠遊克制了七殺的蠻橫霸道,故小人得用而為貴命。

傷官佩印:傷官人聰明有才華,膽大能開拓,但流於任性、孤傲、配印則用印的奉獻、淡泊、合群來克制傷官的任性、孤傲,並給才華的發揮一種壓力,促使傷官人不斷進取。故傷官配印主名氣,其成功多出人意料之外。

傷官見官:官為理性,得體,為官貴。傷官為任性、孤傲、制官為用感性代替理性,隨便去觸犯權貴,當然要遭報復。所以傷旺官旺時災特別大,但是若傷官完全制住官,反而無災了。所以傷官見官什么情況下有災,從十神含義上一分析,便迎刃而解。

兩神之間是相生關係:

化也是一種克,化的一方含義增強,被化的一方含義減弱,如果被化的一方其氣完全被化掉而不能與日主作用時,則被化的一方的含義不能表現出來,而轉化為一種潛伏的象,在歲運引發時才能出現。比如印旺官弱,印完全化掉了官,致使日主不能表現出官殺之相,成為書呆子。

若化的一方並不能將被化的一方完全化掉,被化的一方仍能與日主發生作用則兩者組合而成為新的含義。例如:

殺印相生,殺為威制之意,印為文,殺印相生的組合則表現出文武雙全,即能以威服人,又能以德育人,大貴之命。

食傷生財,食傷為才華的發揮,財為獲取所能控制、享用的事、物,食傷生財的組合便表示使用合理的生財之道及謀略而獲得財物,財又將傷的偏激之性化去,使傷不能克官,反為使用合理的生財之道貌岸然而升了官。

兩神間是同類關係:

這種組合即加強了此神的含義。

綜上所述,十神間組合後其含義從本質上說是十神間精神性含義的生克關係、歲運的變化導致了組合的變化,其變化就是吉凶福禍的發生,我們只要掌握了十神的精神性含義,其他含義便也推而知之,只要掌握了分析其組合含義變化的方法,也就學會了分析生辰八字,下面我們將舉一些分析的例子,以讓各位達到舉一反三的目的。

十神組合分析舉例

由於精神性含義是十神含義的本質,所以我們主要對精神性含義的變化進行分析:

貪心:為“不滿意現在所有,有想得到另一存在物”。“不滿意現在所有而想……”指傷官,“……得到存在物”指正財,故貪心是傷官兼正財。

愛心:愛是“毫不計較地付與”、“也需要痡`耐心”前者是食神後者是正印,故愛心是食神加正印,但因為正印克食神(相吸之克)故有耐心的大抵不善付與,很能付與的大抵缺乏耐心。

意志:“有一個想控制的執著目標”(意志),而後不顧一切地奮力以行(但那目標仍掛在心上),前者為正財,後者為七殺,因而意志為正財,後者為七殺,因而意志為正財兼七殺。

身心同形說:心所喜者甯O身所發者。其原因是我與身體相合,亦即日幹與正財最有關係。

焦慮:“經過聯想或投注”,因“怕推動所執著的”而產生的自我摧殘,以上幾者大抵是傷官、正財、正殺,其中以官殺最重要。

靜坐:消除焦慮的良好方法;亦即讓精神主體我不移動,亦即使意識流停止,即正印(正印兼有淡消官殺,克去傷官之功效)。

懷疑:“不順服其所結納的對象”,但“這事象卻掛在心上”,前者為傷官,後者為正官,此二者也可同時說為七殺。

應該:即遵循於某事項,為正官。

要:如“我要這支筆”即黏在我所能控制的目標上,為正財。

給:付與為傷官或食神。

知道:即將為所遵循者,故為正官或七殺。

相信:消除懷疑者,“懷疑為正官及傷官”故相信為正印。

知行合一說:即知道的和所行的是同一件事,這是因為二者同屬於正官或七殺。

好奇:“不滿足所知曉;而想更新鮮的事物”不滿足及新鮮二者皆是傷官。

好脾氣:食神是溫文反暴力的,正官是聽從他人的話語,正印是安定,不執著已見,這三者都能構成好脾氣。

壞脾氣:一個心靈受到外界的壓力而反抗的有三者:傷官、七殺和劫財。傷官是自以為是的直摧命令者,七殺是抗拒命令者,但命令卻掛在心上,劫財是以強悍的態度,不服命令者!

是非製造者:傷官是為求新鮮,誇大不停地揭發人的隱私,劫財是以強烈的操作欲與行動力,破壞別人的安寧,這二者之結合將造成大禍亂。

造型藝術(如建築、室內設計、插花、雕刻):要有創意則要有傷官,要使造型的心象持續在心中、加以安置、重組,則必要有偏財。

情緒:為由內向外流泄故為食神或傷官。

文人相輕:文人是屬於傷官,相輕也是傷官,二者都是傷官,故而有大的相關。

欲者不剛:“欲者”指有正財的人,“剛”指劫財、比肩。正財強的人、劫財、比肩就不旺,故而欲者不剛。也就是說欲望強烈者往往不能堅持原則。

好吃懶做:“好吃”即正財“懶做”為劫財、比肩,同上理由,好吃即懶做。身旺財旺之人,雖“好吃”並不懶做。

放心:一切自我壓抑都被化解,正官、七殺會自我壓抑,正、偏印消減壓抑,故而正、偏印為放心。

軍人特性:要有強烈的行動力、操作力、勇猛性非有劫財不可,要有強烈不屈的意志、嚴格的紀律,非要有七殺不可,因而軍人特性是劫財加七殺。

教師特性:耐心聽著學生傾訴,一次次講解同一事物,一次次領受學生錯誤的反應,非有正印不可,毫不考慮地將一切所知獻給學生,細心地關心學生的點滴、流暢而清晰的表達,非有食神不可,一個偉大的母親、一個教士,一個令人欽佩的護士,都有應有正印食神。

公務員:遵循公家的意志、畏上的指令,非要正官不可,要淡泊名利、隨遇而安,非有正印不可。

逐名逐利者:“好名”即是傷官,好利即是正財。故逐名逐利者為傷官正財旺者。

辯論家:要有明晰的邏輯觀念,能抵抗別人的理論,並能循著自己的觀念思索,非要七殺不可,而生動的言談,好勝的心靈,適度地誇張,非要有傷官不可,因而辯論家需要七殺兼傷官,同樣地,律師、外交家、政客也都要有此些形態。

理想的老子:要斷絕智識,要不爭不求,要安靜而恬淡,要消極而封閉,要相信肉眼看不見的“道”,要歸納萬事于象於道中,皆要有正印。

極權主義者:七殺。

男人的特性:正財與傷官較強。因為有正財,故而較重視身體的饑渴、性的欲望;對於功利,實用、聽得到、見得到、摸得到的較執著。因為有傷官,故而較重視自己所付與的,所表現的、所發出的一切,心靈投注在多變化的外界,喜誇大、不滿、新鮮、有趣的閒談;好奇、好高騖遠、注重勝負、不服從、不拘於形式、懶散的、風流的。

女人特性:正官最強,傷官其次,食神最小。因為有正官、故而較易社會化,容易喪失自我於公眾中――遵循公眾的話語、習慣、動作、服飾、心態;能反省的、保守的、會把事情掛在心上;有良心的呼喚、自我壓抑的,是順從的,守得住傳統的,重視過往的經驗。因為有傷官,故而容易耽于自我美麗的幻夢,沉迷於他人的奉承,更重視自己的意見,新奇、時髦、情緒化、喜歡不滿、新鮮、批評、有趣的閒談。因為有食神,故而比男人較富同情心,細心,更能較細地分辨物與物的不同,較能照顧小孩、體貼他人。

使男人走向平衡的心態:以正印製傷官,以比肩制正財可使心態平衡,萬事如意,而正印比肩相兼心態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但不忘寬容與耐心,主動、富操作性,但不忘封閉與函養,是不去享受,也不自我壓迫,但不去反公法,且恬然自處;是強健無比,無所不能,但卻不忘含銳靜修。

使女人走向平衡心態:以正印泄正官,制傷官、食神,才能使女性心態平衡,趨於和美。故而女性平衡的心態是:靜坐,少說話、多寬容、有耐心,有信仰、常安定,常知足,收回對外界的投注力。

人在幼兒期(一到十三歲)之特性:七歲前為劫財特性所引化,凡事不畏,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心中異常急切,凡事從不在心上,對於肉體的損傷,利益的得失毫不在乎,喜歡操作身外之物,有強烈破壞性,喜歡運動四肢,不知何秩序,一而再,再而三地我行我素,強悍,是初生之犢,是丙級流氓,但毫無心機。

十三歲前為比肩特性所引化,故而雖具有前期的一些特性,但強烈性減少,因此雖喜歡操作身外之物,但較不會胡亂弄,雖強悍但溫和多了,雖喜運動,但比較不會弄得頭破血流……。

人在青年期(十四至二十六歲):前期(二十歲前)為傷官特性,心性上喜歡出風頭,重視他人對自己的肯定;心性隨外象而變遷的,言語誇大、有趣、不滿的,是反叛的,不受成文規俗,卻喜歡標新立異,意識是無法停止的,但所停留的又是超越現實過遠,故而產生了夢想、幻想,且由於肉體的需求與美感的拉引,新鮮感的作崇,及強烈的希望他人的肯定,故而對異性有強烈的渴望及幻想念,凡事只有喜歡與不喜歡,是主觀、絕對的(但通常只有五分鐘的絕對),是一個小小文學家或藝術家,但以最喜歡反駁別人的勸告,是最令父母頭痛的孩子。
青少年的後期(二十六歲以前)為食神特性,故而心性是:較能同情他人,表達較流暢,不現再喜歡出風頭,有付與自己的力量幫助別人或社會的趨勢,但減少了要別人回報的心,是喜歡大自然,不再過分戀著在別人的肯定與否定,興趣較能單純化;說話、表達上更能細水長流般地有秩序,有藝術性。不再喜歡暴躁、專制、反叛感,是溫文而可親的,更能細膩地分辨物與物的不同,有更廣大的意識流作水準思考,這對作學問或讀書的人是個好年華。

人在青年期(二十七至三十九歲),前期(三十三歲前)為正財特性,故而是結婚的好時光,其中有肉體的結合,對愛妻的執著,對事業的執著,以及對感官安適的執著,此時與具體世界有絕大的關係,傢俱的購買及安置,錢財的動用及分配,是必需的;對於口腹欲望之求得,錢財之求奢與日俱增;是現實的,凡事以利益,功能為主,心靈投入具體世界,再也無法回到內心,一些意象的把握及強大的歸納力,不復存在,研究哲學及理論的創造者,這時會陷入困頓期。

青年期後期(三十歲至三十九歲),為偏財特性,但因普遍人性中有強烈正財特性之存在,故而偏財呈現不清晰,但我們大約可知道,是善於推理心象;對錢財及感官的安適的執著已消減,但卻富有於管理,對具體的物質世界有強烈的安排力、計畫力,空間觀念在這時異常清晰。

人在中年期(四十至五十四歲),前期為正官特性所引化,故而心態上理性的心靈油然而生,是守常規,守繁以褥節的,重視社會公論,自我變得拘束與保守,心是合乎邏輯的、理解力,責任心在增強,事情卻常掛在心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反省自己,常用過往的經驗,是自我強迫的,是屈卑自己的,而經久的焦慮易引起高血壓一類的病症。

中年期後期為七殺特性所引化,但因普遍性中具有正官這特色,故此形態不明顯,但心態大約是:知行合一的,富有權威感,是獨斷的,稍微暴躁的,不隨意接納別人的意見(但卻掛在心中),不畏環境的艱難,嚴謹而苛求的,在此年華竟還含有志氣,及不穩之氣息……。

人在晚年期(五十四以後),前期為正印特性,故此時的人凡事看得差不多,缺乏精細性及分化力,凡事喜歡簡單,安靜,意識流已快停止,反應呈現呆滯,一切是知足的,沒有衝動,對事情已缺乏投注力,而處事總以寬容,讓人覺得在修養,慈善的,此時是一生“無私”的最佳時光。

老年期後期為偏印特性所引化,故心態上呆滯中帶些精靈,安定中帶些變遷,知足中帶些奢望,封閉中帶些情緒,守常規有奇異之思,是個噯晦,奇怪的年華……。

人的死亡:偏印接下去當然是劫財,劫財是人類在幼年的心態,故而人如果能通過老年期,當然達到“過老而返童”,可惜的是劫財克正財,身壞,而死矣。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