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五十五篇至第六十三篇

  

《黃帝內經.素問》長刺節論篇第五十五

  刺家不診,聽病者言,在頭頭疾痛,為藏針之。刺至骨病已,上無傷骨肉及皮,皮者道也。

  陰刺入一,傍四處,治寒熱。

  深專者刺大臟,迫臟刺背,背俞也。刺之迫臟,臟會,腹中寒熱去而止。與刺之要,發針而淺出血。

  治腐腫者,刺腐上,視癰小大深淺刺。刺大者多血,小者深之,必端內針為故止。

  病在少腹有積,刺皮 以下,至少腹而止。刺俠脊兩旁四椎間,刺兩髂z季脅肋間,導腹中氣熱下已。

  病在少腹,腹痛不得大小便,病名曰疝,得之寒。刺少腹兩股間,刺腰髁骨間,刺而多之,盡靈病已。

  病在筋,筋攣節痛,不可以行,名曰筋痺。刺筋上為故,刺分肉間,不可中骨也。病起筋靈病已止。

  病在肌膚,肌膚盡痛,名曰肌痺,傷於寒濕。刺大分小分,多發針而深之,以熱為故,無傷筋骨,傷筋骨,癰發若變。諸分盡熱病已止。

  病在骨,骨重不可舉,骨髓酸痛,寒氣至,名曰骨痺。深者刺無傷脈肉為故。其道大分小分,骨熱病已止。

  病在諸陽脈且寒且熱,諸分且寒且熱,名曰狂。刺之虛脈,視分盡熱病已止。

  病初發歲一發,不治月一發,不治月四五發,名曰癲病。刺諸分諸脈。其無寒者,以針調之病止。

  病風且寒且熱,靈汗出,一日數過,先刺諸分理絡脈,汗出且寒且熱,三日一刺,百日而已。

  病大風骨節重,鬚眉墮,名曰大風,刺肌肉為故。汗出百日,刺骨髓汗出百日,凡二百日鬚眉生而止針。

 


 

《黃帝內經.素問》皮部論篇第五十六

  黃帝問曰:余聞皮有分部,脈有經紀,筋有結絡,骨有度量,其所生病各異。別其分部,左右上下,陰陽所在,病之始終,願聞其道。

  岐伯對曰:欲知皮部以經脈為紀者,諸經皆然。

  陽明之陽,名曰害蜚,上下同法,視其部中有浮絡者,皆陽明之絡也。其色多青則痛,多里則痺,黃赤則熱,多白則寒,五色皆見,則寒熱也。絡盛則入客於經。陽主外,陰主內。

  少陽之陽,名曰樞持。上下同法,視其部中,有浮絡者,皆少陽之絡也。絡盛則入客於經,故在陽者主內,在陰者主出,以滲於內,諸經皆然。

  太陽之陽,名曰關樞。上下同法,視其部中,有浮絡者,皆太陽之絡也。絡盛則入客於經。

  少陰之陰,名曰樞儒。上下同法,視其部中,有浮絡者,皆少陰之絡也。絡盛則入客於經,其入經也,從陽部注於經,其出者,從陰內注於骨。

  心主之陰,名曰害肩,上下同法,視其部中,有浮絡者,皆心主之絡也。絡盛則入客於經。

  太陰之陰,名曰關蟄。上下同法,視其部中,有浮絡者,皆太陰之絡也。絡盛則入客於經。

  凡十二經絡脈者,皮之部也。

  是故百病之始生也,必先於皮毛。邪中之,則腠理開,開則入客於絡脈,留而不去,傳入於經,留而不去,傳入於腑,廩於腸胃。

  邪之始入於皮也,泝然起毫毛,開腠理,其入於絡也,則絡脈盛色變;其入客於經也,則感虛,乃陷下,其留於筋骨之間。寒多則筋攣骨痛;熱多則筋弛骨消,肉爍 破毛直而敗。

  帝曰:夫子言皮之十二部,其生病皆何如。

  岐伯曰:皮者,脈之部也。邪客於皮,則腠理開,開則邪入客於絡脈,絡脈滿,則注於經脈,經脈滿,則入舍於腑臟也。故皮者有分部不與而生大病也。帝曰:善。

 


 

《黃帝內經.素問》經絡論篇第五十七

  黃帝問曰:夫絡脈之見也,其五色各異,青黃赤白黑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對曰:經有常色,而絡無常變也。

  帝曰:經之常色何如?岐伯曰:心赤、肺白、肝青、脾黃、腎黑,皆亦應其經脈之色也。

  帝曰:絡之陰陽,亦應其經乎?

  岐伯曰:陰絡之色應其經,陽絡之色變無常,隨四時而行也。

  寒多則凝泣,凝泣則青黑;熱多則淖澤,淖澤則黃赤。此皆常色,謂之無病。五色具見者,謂之寒熱。帝曰:善。

 


 

《黃帝內經.素問》氣穴論篇第五十八

  黃帝問曰:余聞氣穴三百六十五以應一歲,未知其所,願卒聞之。

  岐伯稽首再拜對曰:窘乎哉問也?其非精帝,孰能窮其道焉,因請溢意盡言其處。

  帝捧手逡巡而卻曰:夫子之開余道也,目未見其處,耳未聞其數,而目已明,耳以聰矣。

  岐伯曰:此所謂精人易語,良馬易御也。

  帝曰:余非精人之易語也,世言真數開人意,今余所訪問者真數,發蒙解惑,未足以論也。然余願聞夫子溢志盡言其處,令解其意,請藏之金匱,不敢復出。

  岐伯再拜而起曰:臣請言之,背與心相控而痛,所治天突與十椎及上紀。上紀者胃脘也,下紀者關元也。

  背胸邪繫陰陽左右如此,其病前後痛澀,胸脅痛而不得息,不得臥、上氣、短氣、偏痛、脈滿起,斜出尻脈,絡胸脅,支心貫膈,上肩加天突,斜下肩,交十椎下。

  臟俞五十穴。

  腑俞七十二穴

  熱俞五十九穴

  水俞五十七穴

  頭上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穴。

  中 兩傍各五,凡十穴。

  大椎上兩傍各一,凡二穴。

  目瞳子浮白二穴。

  兩髀厭分中二穴。

  犢鼻二穴。

  耳中多所聞二穴。

  眉本二穴。

  完骨二穴。

  頂中央一穴。

  枕骨二穴。

  上關二穴。

  大迎二穴。

  下關二穴。

  天柱二穴。

  巨虛上下廉四穴。

  曲牙二穴。

  天突一穴。

  天府二穴。

  天牖二穴。

  扶突二穴。

  天窗二穴。

  肩解二穴。

  關元一穴。

  委陽二穴。

  肩貞二穴。

  喑門一穴。

  齊一穴。

  胸俞十二穴。

  背俞二穴。

  膺俞十二穴。

  分肉二穴。

  踝上橫二穴。

  陰陽蹻四穴。

  水俞在諸分,熱俞在氣穴,寒熱俞在兩骸厭中二穴。

  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

  凡三百六十五穴,針之所由行也。

  帝曰:余已知氣穴之處,游針之居,願聞孫絡溪谷,亦有所應乎?

  岐伯曰:孫絡三百六十五穴會,亦以應一歲,以溢奇邪,以通榮衛。榮衛稽留,衛散榮溢,氣竭血著。外為發熱,內為少氣。疾瀉無怠,以通榮衛,見而瀉之,無問所會。

  帝曰:善。願聞溪谷之會也。

  岐伯曰:肉之大會為谷,肉之小會為溪,肉分之間,溪谷之會。以行榮衛,以會大氣。邪盛氣壅,脈熱肉敗,榮衛不行,必將為膿,內銷骨髓,外破大膕。留於節湊,必將為敗。積寒留舍,榮衛不居,捲肉縮筋,肋肘不得伸。內為骨痹,外為不仁,命曰不足,大寒留於溪谷也。溪谷三百六十五穴會。亦應一歲。其小痹淫溢,循脈往來,微針所及,與法相同。

  帝乃避左右而起,再拜曰:今日發蒙解惑,藏之金匱,不敢復出。乃藏之金蘭之室,署曰氣穴所在。岐伯曰:孫絡之脈別經者,其血盛而當瀉者,亦三百六十五脈,並注於絡,傳注十二絡脈,非獨十四絡脈也,內解瀉於中者十脈。

 


 

《黃帝內經.素問》氣府論篇第五十九

  足太陽脈氣所發者,七十八穴。

  兩眉頭各一。

  入髮至項三寸半傍五,相去三寸。

  其浮氣在皮中者,凡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

  項中大筋兩旁,各一。

  風府兩旁,各一。

  俠背以下至尻尾二十一節,十五間各一,五臟之俞各五,六腑之俞各六。

  委中以下至足小趾旁,各六俞。

  足少陽脈氣所發者,六十二穴,兩角上各二。

  直目上髮際內各五。

  耳前角上各一。

  耳前角下各一。

  銳髮下,各一。

  客主人,各一。

  耳後陷中,各一。

  下關各一。

  耳下牙車之後,各一。

  缺盆各一。

  掖下三寸,脅下至胠,八間各一。

  髀樞中傍,各一。

  膝以下至足小趾次趾各六俞。

  足陽明脈氣血所發者,六十八穴,額顱髮際旁各三。

  面鼽骨空各一。

  大迎之骨空各一。

  人迎各一。

  缺盆外骨空各一。

  膺中骨間各一。

  俠鳩尾之外,當乳下三寸,俠胃脘各五。

  俠臍廣三寸,各三。

  下齊二寸,俠之各三。

  氣街動脈各一。

  伏兔上各一。

  三里以下至足中趾各八俞,分之所在穴空。

  手太陽脈氣所發者,三十六穴,目內眥各一。

  目外各一。

  鼽骨下各一。

  耳郭上各一。

  耳中各一。

  巨骨穴各一。

  曲掖上骨穴各一。

  柱骨上陷者各一。

  上天窗四寸,各一。

  肩解各一。

  肩解下三寸,各一。

  肘以下至手小指本各六俞。

  手陽明脈氣所發者,二十二穴。鼻空外廉項上,各二。

  大迎骨空各一。

  柱骨之會各一。

  炾岸孚|各一。

  肘以下至手大指次指本各六俞。

  手少陽脈氣所發者三十二穴,鼽骨下各一。

  眉後各一。

  角上各一。

  下完骨後各一。

  項中足太陽之前各一。

  俠扶突各一。

  肩貞各一。

  肩貞下三寸分間各一。

  肘以下至手小指次指本各六俞。

  督脈氣所發者,二十八穴。

  項中央二。

  髮際後中八。

  面中三。

  大椎以下至尻尾及旁十五穴。

  至 下凡二十一節脊椎法也。

  任脈之氣所發者,二十八穴,喉中央二。

  膺中骨陷中各一。

  鳩尾下三寸,胃脘五寸,胃脘以下至橫骨六寸半一,腹脈法也。

  下陰別一。

  目下各一。

  下唇一。

  斷交一。

  沖脈氣所發者,二十二穴。俠鳩尾外各半寸,至齊寸一。

  俠齊下旁各五分,至橫骨寸一,腹脈法也。

  足少陰舌下。

  厥陰毛中急脈各一。

  手少陰各一。

  陰陽蹻各一。

  手足諸魚際脈氣所發者。

  凡三百六十五穴也。 

 


 

《黃帝內經.素問》骨空論篇第六十

  黃帝問曰:余聞風者,百病之始也。以針治之奈何?

  岐伯對曰:風從外入,令人振寒汗出,頭痛、身重、惡寒。治在風府,調其陰陽,不足則補,有餘則瀉。

  大風頸項痛,刺風府,風府在上椎。

  大風汗出,灸 譆, 譆在背下俠脊傍三寸所,壓之令病人呼 譆, 譆應手。

  從風憎風,刺眉頭。

  失枕在肩,上橫骨間。

  折使榆臂齊肘正灸脊中。

   絡季脅引少腹而痛脹,刺 譆。

  腰痛不可以轉搖,急引陰卵,刺八z與痛上,八z在腰尻分間。

  鼠偌H熱,還刺寒府。寒府在附膝外解營。取膝上外者,使之拜;取足心者,使之跪。

  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循腹堙A上關元,至咽喉,上頤循面入目。  沖脈者,起於氣街,並少陰之經,俠臍上行,至胸中而散。

  任脈為病,男子內結七疝,女子帶下瘕聚。

  沖脈為病,逆氣堳獢C

  督脈為病,脊強反折。

  督脈者,起於少腹以下骨中央。女子入係廷孔,其孔溺孔之端也。其絡循陰器,合篡間,繞篡後,別繞臀,至少陰與巨陽中絡者合,少陰上股內後廉貫脊屬腎。

  與太陽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上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髆內。俠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

  其男子循莖下至篡,與女子等,其少腹直上者,貫臍中央,上貫心,入喉上頤,環唇上系兩目之下中央。

  此生病,從少腹上沖心而痛,不得前後,為沖疝,其女子不孕,癃痔、遺溺、溢干;督脈生病治督脈,治在骨上,甚者在臍下營。

  其上氣有音者,治其喉中央,在缺盆中者。

  其病上沖喉者,治其漸,漸者,上俠頤也。

  蹇膝伸不屈,治其楗;坐而膝痛,治其機;立而暑解治其骸關;膝痛,痛及姆指,治其膕;坐而膝痛如物隱者,治其關;膝痛不可屈伸,治其背內;連 若折,活陽明中俞z。若別治巨陽少陰滎,淫濼脛酸不能久立,治少陽之維,在外上五寸。

  輔骨上橫骨下為為楗,俠髖為機,膝解為骸關,俠膝之骨為連骸,骸下為輔,輔上為膕,膕上為關,頭橫骨為枕。

  水俞五十七穴,尻上五行,行五,伏菟上兩行,行五,左右各一行,行五,踝上各一行,行六穴。

  髓空:在腦後三分,在顱際銳骨之下,一在齦基下;一在項後中復骨下;一在脊骨上空,在風府上。脊骨下空,在尻骨下空;數髓空,在面俠鼻;或骨空在口下,當兩肩。兩髆肩空,在髆中之陽。臂骨空,在臂陽去踝四寸兩骨空門間。股骨上空,在股陽出上膝四寸。 骨空,在輔骨之上端。股際骨空,在毛中動下。尻骨空,在髀骨之後,相去四寸。扁骨有滲理湊無髓孔,易髓無空。

  灸寒熱之法,先灸項大椎,以年為壯數;次灸橛骨。以年為壯數。

  視背俞陷者灸之,舉臂肩上陷者灸之,兩季脅之間灸之,外踝上絕骨之端灸之,足小指次指間灸之, 下陷脈灸之,外踝後灸之。

  缺盆骨上切之堅痛如筋者灸之,膺中陷骨間灸之,掌束骨下灸之,臍下關元三寸灸之,毛際動脈灸之,膝下三寸分間灸之,足陽明跗上動脈灸之,巔上一灸之。

  犬所嚙之處灸之,三壯,即以犬傷病法灸之。

  凡當灸二十九處。

  傷食灸之,不已者,必視其經之過於陽者,數刺其俞而藥之。

 


 

《黃帝內經.素問》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

  黃帝問曰:少陰何以主腎,腎何以主水?岐伯對曰:腎者至陰也。至陰者,盛水也,肺者太陰也,少陰者冬脈也。故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

  帝曰:腎何以能聚水而生病?岐伯曰: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上下溢於皮膚,故為胕腫。胕腫者,聚水而生病也。

  帝曰:諸水皆生於腎乎?岐伯曰:腎者牝藏也,地氣上者,屬於腎,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陰勇而勞甚,則腎汗出,腎汗出逢於風,內不得入於臟腑,外不得越於皮膚,客於玄府,行於皮堙A傳為胕腫,本之於腎,名曰風水。所謂玄府者,汗空也。

  帝曰:水俞五十七處者,是何主也?岐伯曰:腎俞五十七穴,積陰之所聚也,水所從出入也。尻上五行行五者,此腎俞。故水病下為胕腫、大腹,上為喘呼、不得臥者,標本俱病,故肺為喘呼,腎為水腫,肺為逆不得臥,分為相輸俱受者,水氣之所留也。

  伏菟上各二行,行五者,此腎之街也。三陰之所交結於腳也。踝上各一行,行六者,此腎脈之下行也,名曰太沖。凡五十七穴者,皆臟之陰絡,水之所客也。

  帝曰:春取絡脈分肉何也?岐伯曰: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肝氣急,其風疾。經脈常深,其氣少,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帝曰:夏取盛經分腠何也?岐伯曰:夏者火始治,心氣始長,脈瘦氣弱,陽氣留溢,熱熏分腠,內至於經。故取盛經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居淺也。所謂盛經者,陽脈也。

  帝曰:秋取經俞何也?岐伯曰: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金將勝火,陽氣在合,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故取俞以瀉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於合。

  帝曰:冬取井滎何也?岐伯曰:冬者水始治,腎方閉,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沉,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滎以實陽氣。故曰:冬取井滎,春不鼽衄。

  帝曰:夫子言治熱病五十九俞,余論其意,未能領別其處,願聞其處,因聞其意。岐伯曰:頭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諸陽之熱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瀉胸中之熱也。氣街、三里、巨虛上下廉,此八者,以瀉胃中之熱也。雲門、炾屆B委中、髓空,此八者,以瀉四肢之熱也。五臟俞傍五,此十者,以瀉五臟之熱也。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熱之左右也。

  帝曰:人傷於寒,而傳為熱,何也?岐伯曰:夫寒盛則生熱也。

 


 

《黃帝內經.素問》調經論篇第六十二

  黃帝問曰:余聞刺法言,有餘瀉之,不足補之,何謂有餘,何謂不足?岐伯對曰: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常欲何問?帝曰:願盡聞之。岐伯曰:神有餘,有不足;氣有餘,有不足;血有餘,有不足;形有餘,有不足;志有餘,有不足。凡此十者,其氣不等也。

  帝曰:人有精氣、津液、四肢、九竅、五臟十六部,三百六十五節,乃生百病,百病之生,皆有虛實。今夫子乃言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何以生之乎?

  岐伯曰:皆生於五臟也。夫心藏神,肺藏氣,肝藏血,脾藏肉,腎藏志,而此成形。志意通,內連骨髓而成身形五臟。五臟之道,皆出於經隧,以行血氣。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而生,是故守經隧焉。

  帝曰:神有餘不足何如?岐伯曰:神有餘則笑不休,神不足則悲。血氣未並,五臟安定,邪客於形,洒淅起於毫毛,未入於經絡也。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神有餘則瀉其小絡之血,出血勿之深斥;無中其大經,神氣乃平。神不足者,視其虛絡,按而致之,刺而利之,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以通其經,神氣乃平。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釋,著針勿斥,移氣於不足,神氣乃得復。

  帝曰:善。(氣)有餘不足奈何?岐伯曰:氣有餘則喘咳上氣,不足則息利少氣。血氣未併,五臟安定,皮膚微病,命曰白氣微泄。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氣有餘則瀉其經隧,無傷其經,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不足則補其經隧,無出其氣。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釋,出針視之曰,我將深之,適人必革,精氣自伏,邪氣散亂,無所休息,氣泄腠理,真氣乃相得。

  帝曰:善。血有餘不足奈何?岐伯曰:血有餘則怒,不足則恐,血氣未併,五臟安定,孫絡水溢,則經有留血。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血有餘則瀉其盛經,出其血;不足則視其虛經,內針其脈中,久留而視,脈大疾出其針,無令血泄。

  帝曰:刺留血奈何?岐伯曰:視其血絡,刺出其血,無令惡血得入於經,以成其疾。

  帝曰:善。形有餘不足奈何?岐伯曰:形有餘則腹脹,逕溲不利。不足則四肢不用,血氣未併,五臟安定。肌肉蠕動,命曰微風。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形有餘則瀉其陽經,不足則補其陽絡。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取分肉間,無中其經,無傷其絡,衛氣得復,邪氣乃索。

  帝曰:善。志有餘不足奈何?岐伯曰:志有餘則腹脹飧泄,不足則厥。血氣未併,五臟安定,骨節有動。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志有餘則瀉然筋血者,不足則補其復溜。

  帝曰:刺未併奈何?岐伯曰:即取之無中其經,邪所乃能立虛。

  帝曰:善。余已聞虛實之形,不知其何以生?岐伯曰:氣血以併,陰陽相傾,氣亂於衛,血逆於經,血氣離居,一實一虛。血併於陰,氣併於陽,故為驚狂。血併於陽,氣併於陰,乃為炅中。血併於上,氣併於下,心煩惋善怒。血併於下,氣併於上,亂而喜忘。

  帝曰:血併於陰,氣併於陽,如是血氣離居,何者為實?何者為虛?岐伯曰:血氣者喜溫而惡寒,寒則泣不能流,溫則消而去之,是故氣之所併為血虛,血之所併為氣虛。

  帝曰:人之所有者血與氣耳。今夫子乃言血併為虛,氣併為虛,是無實乎?岐伯曰:有者為實,無者為虛,故氣併則無血,血併則無氣。今血與氣相失,故為虛焉。絡之與孫絡俱輸於經,血與氣併則為實焉。血之與氣併走於上,則為大厥,厥則暴死,氣復反則生,不反則死。

  帝曰:實者何道從來?虛者何道從去?虛實之要。願聞其故。岐伯曰:夫陰與陽皆有俞會。陽注於陰,陰滿之外,陰陽均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夫邪之生也,或生於陰,或生於陽。其生於陽者,得之風雨寒暑;其生於陰者,得之飲食居處,陰陽喜怒。

  帝曰:風雨之傷人奈何?岐伯曰:風雨之傷人也,先客於皮膚,傳入於孫脈,孫脈滿則傳入於絡脈,絡脈滿則輸於大經脈,血氣與邪併,客於分腠之間,其脈堅大,故曰實。實者,外堅充滿不可按之,按之則痛。

  帝曰:寒濕之傷人,奈何?岐伯曰:寒濕之中人也,皮膚不收,肌肉堅緊,榮血泣,衛氣去,故曰虛。虛者,聶辟氣不足,按之則氣足以溫之,故快然而不痛。

  帝曰:善。陰之生實奈何?岐伯曰:喜怒不節,則陰氣上逆,上逆則下虛,下虛則陽氣走之。故曰實矣。

  帝曰:陰之生虛奈何?岐伯曰:喜則氣下,悲則氣消,消則脈虛空。因寒飲食,寒氣熏滿,則血泣氣去,故曰虛矣。

  帝曰:經言陽虛則外寒,陰虛則內熱,陽盛則外熱,陰盛則內寒,余已聞之矣,不知其所由然也。岐伯曰:陽受氣於上焦,以溫皮膚分肉之間,令寒氣在外,則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則寒氣獨留於外,故寒慄。

  帝曰:陰虛生內熱奈何?岐伯曰:有所勞倦,形氣衰少,谷氣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氣熱,熱氣熏胸中,故內熱。

  帝曰:陽盛生外熱奈何?岐伯曰:上焦不通利,則皮膚致密,腠理閉塞,玄府不通,衛氣不得泄越,故外熱。

  帝曰:陰盛生內寒奈何?岐伯曰:厥氣上逆,寒氣積於胸中而不瀉,不瀉則溫氣去寒獨留,則血凝泣,凝則脈不通,其脈盛大以澀,故中寒。

  帝曰:陰與陽併,血氣以併,病形以成,刺之奈何?岐伯曰:刺此者取之經隧。取血於營,取氣於衛。用形哉,因四時多少高下。

  帝曰:血氣以併,病形以成,陰陽相傾,補瀉奈何?岐伯曰:瀉實者,氣盛乃內針,針與氣俱內,以開其門,如利其戶,針與氣俱出,精氣不傷,邪氣乃下,外門不閉,以出其疾,搖大其道,如利其路,是謂大瀉,必切而出,大氣乃屈。

  帝曰:補虛奈何?岐伯曰:持針勿置,以定其意,候呼內針,氣出針入,針空四塞,精無從去,方實而疾針,氣入針出,熱不能還,閉塞其門,邪氣布散,精氣乃得存,動氣候時,近氣不失,遠氣乃來,是謂追之。

  帝曰:夫子言虛實者有十,生於五臟,五臟五脈耳。夫十二經脈皆生其病,今夫子獨言五臟。夫十二經脈者,皆絡三百六十五節,節有病必被經脈,經脈之病,皆有虛實,何以合之?岐伯曰:五臟者故得六腑與為表堙A經絡支節,各生虛實,其病所居,隨而謂之。

  病在脈,調之血;病在血,調之絡;病在氣,調之衛;病在肉,調之分肉;病在筋,調之筋;病在骨,調之骨。燔針動刺其下及與急者。病在骨焠針藥熨。病不知所痛,兩蹻為上。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則繆刺之痛在於左而右脈病者巨刺之。必謹察其九候,針道備矣。

 


 

《黃帝內經.素問》繆刺論篇第六十三

  黃帝問曰:余聞繆刺,未得其意,何謂繆刺?

  岐伯對曰:夫邪之客於形也,必先舍於皮毛,留而不去,入舍於孫脈,留而不去,入舍於絡脈,留而不去,入舍於經脈,內連五臟,散於腸胃,陰陽俱感,五臟乃傷,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於五臟之次也。如此則治其經焉。今邪客於皮毛,入舍於孫絡,留而不去,閉塞不通,不得入於經,流溢於大絡,而生奇病也。夫邪客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與經相干,而佈於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於經俞,命曰繆刺。

  帝曰:願聞繆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與巨刺何以別之?岐伯曰:邪客於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非絡脈也。故絡病者,其痛與經脈繆處,故命曰繆刺。

  帝曰:願聞繆刺奈何?取之何如?岐伯曰: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卒心痛、暴脹、胸脅肢滿、無積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頃而已,不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發者,取五日已。

  邪客於手少陽之絡,令人喉痺,舌倦口乾,心煩,臂外廉痛,手不及頭,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壯者立已,老者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此新病數日已。

  邪客於足厥陰之絡,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頭項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氣滿胸中,喘息而肢胠,胸中熱。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於臂掌之間,不可得屈。刺其踝後,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為數,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邪客於足陽蹻之脈,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頃而已。

  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後。先飲利藥,此上傷厥陰之脈,下傷少陰之絡。刺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脈出血,刺足跗上動脈。不已,刺三毛上各一痏,見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驚不樂,刺如右方。

  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耳聾,時不聞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不已,刺中指爪甲上與肉交者,立聞。其不時聞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風者,亦刺之如此數,左刺右,右刺左。

  凡痺往來,行無常處者,在分肉間痛而刺之,以月死生為數,用針者,隨氣盛衰,以為痏數,針過其日數則脫氣,不及日數則氣不瀉,左刺右,右刺左,病已止,不已復刺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漸多之,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漸少之。

  邪客於足陽明之經,令人鼽衄,上齒寒。刺足中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脅痛,不得息,咳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咳者溫衣飲食,一日已。左刺右,右刺左,病立已,不已,覆刺如法。

  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嗌痛,不可內食,無故善怒,氣上走賁上。刺足下中央之脈,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嗌中腫,不能內唾,時不能出唾者,刺然骨之前,出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於足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少腹控眇,不可以抑息,刺腰尻之解,兩胛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為痏數,發針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拘攣、背急、引脅而痛,刺之從項始,數脊椎俠脊,按疾之應手如痛,刺之傍三痏,立已。

  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留於樞中痛,髀不可舉,刺樞中,以毫針,寒則久留。針以月死生為數,立已。

  治諸經刺之,所過者不病,則繆刺之。

  耳聾、刺手陽明,不已,刺其通脈,出耳前者。

  齒齲,刺手陽明。不已,刺其脈,入齒中,立已。

  邪客於五臟之間,其病也,脈引而痛,時來時止,視其病繆刺之於手足爪甲上,視其脈,出其血,間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

  繆傳引上齒,齒唇寒痛,視其手背脈血者,去之,足陽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於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此五絡皆會於耳中,上絡左角,五絡俱竭,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也,其狀若屍,或曰屍厥。

  刺其足大指內側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後刺足心,後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後刺手大指內側,去端如韭葉,後刺手心主,少陰銳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兩耳,鬄其左角之髮,方一寸燔治,飲以美酒一杯,不能飲者,灌之,立已。

  凡刺之數,無視其經脈,切而從之,審其虛實而調之。不調者,經刺之;有痛而經不病者,繆刺之。因視其皮部有血絡者,盡取之,此繆刺之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