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十九篇至第二十七篇

 

《黃帝內經.靈樞》四時氣.第十九

  黃帝問於岐伯曰:夫四時之氣,各不同形,百病之起,皆有所生,灸刺之道,何者為定?岐伯答曰:四時之氣,各有所在,灸刺之道,得氣穴為定。故春取經、血脈、分肉之間,甚者,深刺之,間者,淺刺之;夏取盛經孫絡,取分間絕皮膚;秋取經俞。邪在腑,取之合;冬取井滎,必深以留之。

  溫瘧汗不出,為五十九痏,風 膚脹,為五十痏。取皮膚之血者,盡取之。飧泄補三陰之上,補陰陵泉,皆久留之,熱行乃止。

  轉筋於陽,治其陽;轉筋於陰,治其陰。皆卒刺之。徒 先取環谷下三寸,以鈹針針之,已刺兩 之,而內之,入而復之,以盡其 ,必堅。來緩則煩悗,來急則安靜,間日一刺之, 盡乃止。飲閉藥,方刺之時徒飲之,方飲無食,方食無飲,無食他食,百三十五日。

  著痹不去,久寒不已,卒取其三里。骨為幹。腸中不便,取三里,盛瀉之,虛補之。癘風者,素刺其腫上。已刺,以銳針針其處,按出其惡氣,腫盡乃止。常食方食,無食他食。

  腹中常鳴,氣上衝胸,喘不能久立。邪在大腸,刺肓之原,巨虛上廉、三里。小腹控睪,引腰脊,上衝心。邪在小腸者,連睪系,屬於脊,貫肝肺,絡心系。氣盛則厥逆,上衝腸胃,燻肝,散於肓,結於臍,故取之肓原以散之,刺太陰以予之,取厥陰以下之,取巨虛下廉以去之,按其所過之經以調之。

  善嘔,嘔有苦,長太息,心中憺憺,恐人將捕之;邪在膽,逆在胃,膽液泄,則口苦,胃氣逆,則嘔苦,故曰嘔膽。取三里以下。胃氣逆,則刺少陽血絡,以閉膽逆,卻調其虛實,以去其邪。

  飲食不下,膈塞不通,邪在胃脘,在上脘,則刺抑而下之,在下脘,則散而去之。小腹痛腫,不得小便,邪在三焦,約取之太陽大絡,視其絡脈與厥陰小絡結而血者,腫上及胃脘,取三里。

  睹其色,察其以,知其散復者,視其目色,以知病之存亡也。一其形,聽其動靜者,持氣口人迎以視其脈,堅且盛且滑者,病日進,脈軟者,病將下,諸經實者,病三日已。氣口候陰,人迎候陽也。

 


 

《黃帝內經.靈樞》五邪.第二十

  邪在肺,則病皮膚痛,寒熱,上氣喘,汗出,欬動肩背。取之膺中外喻,背三節五臟之傍,以手疾按之,快然,乃刺之。取之缺盆中以越之。
  邪在肝,則兩脅中痛,寒中,惡血在內,行善掣節,時腳腫。取之行間,以引脅下,補三里以溫胃中,取血脈以散惡血;取耳間青脈,以去其掣。

  邪在脾胃,則病肌肉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則熱中善飢;陽氣不足,陰氣有餘,則寒中腸鳴、腹痛;陰陽俱有餘,若俱不足,則有寒有熱,皆調於三里。

  邪在腎,則病骨痛,陰痹。陰痹者,按之而不得,腹脹,腰痛,大便難,肩背頸項痛,時眩。取之湧泉、崑崙。視有血者,盡取之。

  邪在心,則病心痛,喜悲時眩仆;視有餘不足而調之其輸也。

 


 

《黃帝內經.靈樞》寒熱病.第二十一

  皮寒熱者,不可附席,毛髮焦,鼻槁臘。不得汗,取三陽之絡,以補手太陰。肌寒熱者,肌痛,毛髮焦而唇槁臘。不得汗,取三陽於下,以去其血者,補足太陰,以出其汗。

  骨寒熱者,病無所安,汗注不休。齒未槁,取其少陰於陰股之絡;齒已槁,死不治。骨厥亦然。骨痹,舉節不用而痛,汗注、煩心。取三陰之經,補之。

  身有所傷,血出多及中風寒,若有所墮墜,四肢懈惰不收,名曰體惰。取其小腹臍下三結交。三結交者,陽明太陰也,臍下三寸關元也。厥痹者,厥氣上及腹。取陰陽之絡,視主病也,瀉陽補陰經也。

  頸側之動脈人迎。人迎,足陽明也,在嬰筋之前。嬰筋之後,手陽明也,名曰扶突。次脈,足少陽脈也,名曰天牖。次脈,足太陽也,名曰天柱。腋下動脈,臂太陰也,名曰天府。

  陽迎頭痛,胸滿不得息,取之人迎。暴瘖氣鞭,取扶突與舌本出血。暴襲氣蒙,耳目不明,取天牖。暴攣蠕t,足不任身,取天柱。暴痹內逆,肝肺相搏,血溢鼻口,取天府。此為天牖五部。

  臂陽明,有入頄遍齒者,名曰大迎。下齒齲,取之臂。惡寒補之,不惡寒瀉之。足太陽有入頄遍齒者,名曰角孫。上齒齲,取之在鼻與頄前。方病之時,其脈盛,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一曰取之出鼻外。

  足陽明有挾鼻入於面者,名曰懸顱。屬口,對入繫目本,視有過者取之。損有餘,益不足,反者益其。足太陽有通項入於腦者,正屬目本,名曰眼系。頭目苦痛,取之在項中兩筋間。入腦乃別陰蹻、陽蹻,陰陽相交,陽入陰,陰出陽,交於目銳眥,陽氣盛則瞋目,陰氣盛則瞑目。

  熱厥取足太陰、少陽,皆留之;寒厥取足陽明、少陰於足,皆留之。舌縱涎下,煩悗,取足少陰。振寒洒洒鼓頷,不得汗出,腹脹煩悗,取手太陰,刺虛者,刺其去也;刺實者,刺其來也。

  春取絡脈,夏取分腠,秋取氣口,冬取經輸。凡此四時,各以時為齊。絡脈治皮膚,分腠治肌肉,氣口治筋脈,經輸治骨髓。五臟,身有五部:伏兔一;腓二,腓者 也;背三,五臟之輸四;項五。此五部有癰疽者死。

  病始手臂者,先取手陽明、太陰而汗出;病始頭首者,先取項太陽而汗出;病始足脛者,先取足陽明而汗出。臂太陰可汗出,足陽明可汗出,故取陰而汗出甚者,止之於陽,取陽而汗出甚者,止之於陰。

  凡刺之害,中而不去則精泄;不中而去則致氣。精泄則病甚而慪,致氣則生為癰疽也。

 


 

《黃帝內經.靈樞》癩狂病.第二十二

  目眥外決於面者,為銳眥;在內近鼻者,為內眥;上為外眥,下為內眥。

  癲疾始生,先不樂,頭重痛,視舉目赤,甚作極,已而煩心。候之於顏。取手太陽、陽明、太陰,血變為止。

  癲疾始作,而引口啼呼喘悸者,候之手陽明、太陽。左強者,攻其右;右強者,攻其左,血變為止。癲疾始作,先反僵,因而脊痛,候之足太陽、陽明、太陰、手太陽,血變為止。

  治癲疾者,常與之居,察其所當取之處。病至,視之有過者瀉之,置其血於瓠壺之中,至其發時,血獨動矣,不動,灸窮骨二十壯。窮骨者, 骨也。

  骨癲疾者,顑、齒諸腧、分肉皆滿而骨居,汗出、煩悗,嘔多沃沫,氣下泄,不治。

  筋癲疾者,身倦攣急大,刺項大經之大杼脈,嘔多沃沫,氣下泄,不治。

  脈癲疾者,暴仆,四肢之脈皆脹而縱,脈滿,盡刺之出血,不滿,灸之項太陽,灸帶脈於腰相去三寸,諸分肉本輸。嘔吐沃沫,氣下泄,不治。癲疾者,疾發如狂者,死不治。

  狂始生,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恐者得之憂飢,治之取手太陽、陽明,血變而止,及取足太陰、陽明。狂始發,少臥不飢,自高賢也,自辯智也,自尊貴也,善罵詈,日夜不休,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舌下少陰,視之盛者,皆取之,不盛,釋之也。

  狂言,驚,善笑,好歌樂,妄行不休者,得之大恐,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狂,目妄見,耳妄聞,善呼者,少氣之所生也;治之取手太陽太陰陽明,足太陰頭兩顑。

  狂者多食,善見鬼神,善笑而不發於外者,得之有所大喜,治之取足太陰太陽陽明,後取手太陰太陽陽明。狂而新發,未應如此者,先取曲泉左右動脈,及盛者見血,有頃已,不已,以法取之,灸骨 二十壯。

  風逆,暴四肢腫,身漯漯,唏然時寒,飢則煩,飽則善變,取手太表堙A足少陰陽明之徑,肉清取滎,骨清取井、經也。

  厥逆為病也,足暴清,胸若將裂,腸若將以刀切之,煩而不能食,脈大小皆澀,暖取足少陰,清取足陽明,清則補之,溫則瀉之。厥逆腹脹滿,腸鳴,胸滿不得息,取之下胸二脅,咳而動手者,與背輸,以手按之,立快者是也。

  內閉不得溲,刺足少陰太陽,與抵上以長針。氣逆,則取其太陰、陽明、厥陰,甚取少陰、陽明,動者之經也。

  少氣,身漯漯也,言吸吸也,骨痠體重,懈惰不能動,補足少陰。短氣息短,不屬,動作氣索,補足少陰,去血絡也。

 


 

《黃帝內經.靈樞》熱病.第二十三

  偏枯,身偏不用而痛,言不變,志不亂,病在分腠之間,巨針取之,益其不足,損其有餘,乃可復也。
  痱之為病也,身無痛者,四肢不收;智亂不甚,其言微知,可治;甚則不能言,不可治也。病先起於陽,復入於陰者,先取其陽,後取其陰,浮而取之。

  熱病三日,而氣口靜、人迎躁者,取之諸陽,五十九刺,以瀉其熱,而出其汗,實其陰,以補其不足者。身熱甚,陰陽皆靜者,勿刺也;其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出則泄。所謂勿刺者,有死徵也。

  熱病七日八日,脈口動,喘而短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淺刺手大指間。

  熱病七日八日,脈微小,病者溲血,口中乾,一日半而死。脈代者,一日死。

  熱病已得汗出,而脈尚躁,喘且復熱,勿刺膚,喘甚者死。

  熱病七日八日,脈不躁,躁不散改,後看中有汗;三日不汗,四日死。未曾汗者,勿腠刺之。

  熱病先膚痛,窒鼻充面,取之皮,以第一針,五十九,苛軫鼻,索皮於肺,不得,索之火,火者,心也。

  熱病先身澀倚而熱,煩俛,乾唇口溢,取之皮,以第一針,五十九;膚脹口乾,寒汗出,索脈於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腎也。

  熱病溢乾多飲,善惊,臥不能起,取之膚肉,以第六針,五十九,目眥青,索肉於脾,不得,索之水,木者,肝也。

  熱病面青,腦痛,手足躁,取之筋間,以第四針於四逆;筋躄目浸,索筋於肝,不得,索之金,金者,肺也。

  熱病數驚,瘈瘲而狂,取之脈,以第四針,急瀉有餘者,癲疾毛發去,索血於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腎也。

  熱病身重骨痛,耳聾而好瞑,取之骨,以第四針,五十九,刺骨;病不食,齧齒耳青,索骨於腎,不得,索之土,土者,脾也。

  熱病不知所痛,耳聾,不能自收,口乾,陽熱甚,陰頗有寒者,熱在髓,死不可治。

  熱病頭痛,顳 ,目W脈痛,善衄,厥熱病也,取之以第三針,視有餘不足,寒熱痔。

  熱病,體重,腸中熱,取之以第四針,於其俞,及下諸趾間,索氣於胃胳(應作絡)得氣也。

  熱病挾臍急痛,胸脅滿,取之涌泉與陰陵泉,取以第四針,針嗌里。

  熱病,而汗且出,及脈順可汗者,取之魚際、太淵、大都、太白。瀉之則熱去,補之則汗出,汗出大甚,取內踝上橫脈以止之。

  熱病已得汗而脈尚躁盛,此陰脈之極也,死;其得汗而脈靜者,生。

  熱病者,脈尚盛躁而不得汗者,此陽脈之極也,死;脈盛躁得汗靜者,生。

  熱病不可刺者有九:一曰:汗不出,大顴發赤穢者死;二曰:泄而腹滿甚者死;三曰:目不明,熱不已者死;四曰:老人嬰兒熱而腹滿者死;五曰:汗不出嘔下血者死;六曰:舌本爛,熱不已者死;七曰:咳而衄,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八曰:髓熱者死;九曰:熱而痙者死。腰折,病病,齒噤也。凡此九者,不可刺也。

  所謂五十九刺者,兩手外內側各三,凡十二痏。五指間各一,凡八痏,足亦如是。頭入髮一寸旁三分各三,凡六痏。更入髮三寸邊五,凡十痏。耳前後口下者各一,項中一,凡六痏。巔上一,聰會一,髮際一,廉泉一,風池二,天柱二。

  氣滿胸中喘息,取足太陰大趾之端,去爪甲如薤葉,寒則留之,熱則疾之,氣下乃止。

  心疝暴痛,取足太陰厥陰,盡刺去其血絡。

  喉痺舌卷,口中乾,煩心,心痛,臂內廉痛,不可及頭,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下,去端如韭葉。

  目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

  風痙身反折,先取足太陽及膕中及血絡出血,中有寒,取三里。

  癃,取之陰蹻及三毛上及血絡出血。

  男子如蠱,女子如怚,身體腰脊如解,不欲飲食,先取涌泉見血,視跗上盛者,盡見血也。

 


 

《黃帝內經.靈樞》厥病.第二十四

  厥頭痛,面若腫起而煩心,取之足陽明太陰。厥頭痛,頭脈痛,心悲,善泣,視頭動脈反盛者,刺盡去血,後調足厥陰。

  厥頭痛,貞貞頭重而痛,寫頭上五行,行五,先取手少陰,後取足少陰。厥頭痛,意善忘,按之不得,取頭面左右動脈,後取足太陰。

  厥頭痛,項先痛,腰脊為應,先取天柱,後取足太陽。厥頭痛,頭痛甚,耳前後脈湧有熱,瀉出其血,後取足少陽。

  真頭痛,頭痛甚,腦盡痛,手足寒至節,死不治。

  頭痛不可取於腧者,有所擊墮,惡血在於內,若肉傷,痛未已,可則刺,不可遠取也。頭痛不可刺者,大痺為惡,日作者,可令少愈,不可已。頭半寒痛,先取手少陽陽明,後取足少陽陽明。

  厥心痛,與背相控,善瘈,如從後觸其心,傴僂者,腎心痛也,先取京骨、崑崙,發狂不已,取然谷。厥心痛,腹脹胸滿,心尤痛甚,胃心痛也,取之大都、大白。

  厥心痛,痛如以錐針刺其心,心痛甚者,脾心痛也,取之然谷、太谿。

  厥心痛,色蒼蒼如死狀,終日不得太息,肝心痛也,取之行間、太衝。

  厥心痛,臥若徒居,心痛間,動作,痛益甚,色不變,肺心痛也,取之魚際、太淵 。

  真心痛,手足清至節,心痛甚,日發夕死,夕發旦死。心痛不可刺者,中有盛聚,不可取於腧。

  腸中有蟲瘕及蛟 ,皆不可取以小鍼;心腸痛,x作痛,腫聚,往來上下行,痛有休止,腹熱喜渴涎出者,是蛟 也。以手聚按而堅持之,無令得移,以大針刺之,久持之,蟲不動,乃出針也。恐腹濃痛,形中上者。

  耳聾無聞,取耳中;耳鳴,取耳前動脈;耳痛不可刺者,耳中有膿,若有乾聆聊,耳無聞也;耳聾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先取手,後取足;耳鳴取手中指爪甲上,左取右,右取左,先取手,後取足。

  足髀不可舉,側而取之,在樞合中,以員利針,大針不可刺。病注下血,取曲泉。

  風痺淫礫,病不可已者,足如履冰,時如入湯中,股脛淫礫,煩心頭痛,時嘔時悗,眩已汗出,久則目眩,悲以喜恐,短氣,不樂,不出三年死也。

 


 

《黃帝內經.靈樞》病本.第二十五

  先病而後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後病者,治其本;先寒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後生寒者,治其本;先熱而後生病者,治其本。

  先泄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必且調之,乃治其他病。先病而後中滿者,治其標;先病後泄者,治其本;先中滿而後煩心者,治其本。

  有客氣,有同氣。大小便不利治其標,大小便利,治其本。

  病發而有餘,本而標之,先治其本,後治其標;病發而不足,標而本之,先治其標,後治其本,謹詳察間甚,以意調之,間者並行,甚為獨行;先小大便不利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也。

 


 

《黃帝內經.靈樞》雜病.第二十六

  厥挾脊而痛者,至頂,頭沉沉然,目  然,腰脊強。取足太陽膕中血絡。

  厥胸滿面腫,唇漯漯然,暴言難,甚則不能言,取足陽明。

  厥氣走喉而不能言,手足清,大便不利,取足少陰。

  厥而腹嚮嚮然,多寒氣,腹中穀穀,便溲難,取足太陰。

  嗌乾,口中熱如膠,取足少陰。

  膝中痛,取犢鼻,以員利針,發而間之。針大如氂,刺膝無疑。

  喉痺不能言,取足陽明;能言,取手陽明。

  瘧不渴,間日而作,取足陽明;渴而日作,取手陽明。

  齒痛,不惡清飲,取足陽明;惡清飲,取手陽明。

  聾而不痛者,取足少陽;聾而痛者,取手陽明。

  衄而不止,衄血流,取足太陽;衄血,取手太陽。不已,刺宛骨下;不已,刺膕中出血。

  腰痛,痛上寒,取足太陽陽明;痛上熱,取足厥陰;不可以俛仰,取足少陽。中熱而喘,取足少陰膕中血絡。

  喜怒而不欲食,言益小,刺足太陰;怒而多言,刺足少陽。

  顑痛,刺手陽明與顑之盛脈出血。

  項痛不可俛仰,刺足太陽;不可以顧,刺手太陽也。

  小腹滿大,上走胃,至心,淅淅身時寒熱,小便不利,取足厥陰。

  腹滿,大便不利,腹大,亦上走胸嗌,喘息喝喝然,取足少陰。

  腹滿食不化,腹嚮嚮然,不能大便,取足太陰。

  心痛引腰脊,欲嘔,取足少陰。

  心痛,腹脹,牆牆然,大便不利,取足太陰。

  心痛,引背不得息,刺足少陰;不已,取手少陽。

  心痛引小腹滿,上下無常處,便溲難,刺足厥陰。

  心痛,但短氣不足以息,刺手太陰。

  心痛,當九節刺之,按,已刺按之,立已;不已,上下求之,得之立已。

  顑痛,刺足陽明曲周動脈,見血,立已;不已,按人迎於經,立已。

  氣逆上,刺膺中陷者,與下胸動脈。

  腹痛,刺臍左右動脈,已刺按之,立已;不已,刺氣街,已刺按之,立已。

  痿厥為四末束悗,乃疾解之,日二;不仁者,十日而知,無休,病已止。

  歲以草刺鼻,嚏,嚏而已;無息,而疾迎引之,立已;大驚之,亦可已。

 


 

《黃帝內經.靈樞》周痺.第二十七

  黃帝問於岐伯曰:周痺之在身也,上下移徒隨脈,其上下左右相應,間不容空,願聞此痛,在血脈之中邪?將在分肉之間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間不及下針,其慉痛之時,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願聞其故?岐伯答曰:此眾痺也,非周痺也。

  黃帝曰:願聞眾痺。岐伯對曰:此各在其處,更發更止,更居更起,以右應左,以左應右,非能周也。更發更休也。黃帝曰:善。刺之奈何?岐伯對曰:刺此者,痛雖已止,必刺其處,勿令復起。

  帝曰:善。願聞周痺何如?岐伯對曰:周痺者,在於血脈之中,隨脈以上,隨脈以下,不能左右,各當其所。黃帝曰:刺之奈何?岐伯對曰:痛從上下者,先刺其下以過之,後刺其上以脫之。痛從下上者,先刺其上以過之,後刺其下以脫之。

  黃帝曰:善。此痛安生?何因而有名?岐伯對曰:風寒濕氣,客於外分肉之間,迫切而為沫,沫得寒則聚,聚則排分肉而分裂也,分裂則痛,痛則神歸之,神歸之則熱,熱則痛解,痛解則厥,厥則他痺發,發則如是。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此內不在臟,而外未發於皮,獨居分肉之間,真氣不能周,故名曰周痺。故刺痺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經,視其虛實,及大絡之血結而不通,及虛而脈陷空者而調之,熨而通之。其瘈堅轉引而行之。黃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亦得其事也。九者經巽之理,十二經脈陰陽之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