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  東山經  南山經  西山經  北山經  中山經  海外經  海內經  大荒西經

《山海經》--南山經

南山經之首曰鵲山。其首曰招搖之山,臨於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狀如韭而青花,其名曰祝餘,食之不饑。有木焉,其狀如谷而黑理,其華四照,其名曰迷穀,佩之不迷。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曰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麗 之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海,其中多育沛,佩之無瘕疾。

又東三百里,曰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黃金。

又東三百八十里,曰鐘l之山,其中多怪獸,水多怪魚,多白玉,多蝮蟲,多怪蛇,多怪木,不可以上!

又東三百七十里,曰杻陽之山,其陽多赤金,其陰多白金。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孫。怪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憲翼之水。其中多玄龜,其狀如龜而鳥首虺尾,其名曰旋龜,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聾,可以為底。

東三百里曰  ,多水,無草木。有魚焉,其狀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鯥,冬死而夏生,食之無腫疾。

又東四百里,曰亶爰之山,多水,無草木,不可以上。有獸焉,其狀如狸而有髦,其名曰類,自為牝牡,食者不妒。

又東三百里,曰基山,其陽多玉,其陰多怪木。有獸焉,其狀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訑,佩之不畏。有鳥焉,其狀如雞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  ,食之無臥。

又東三里,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 。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有鳥焉,其狀如鳩,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海注於即翼之澤。其中多赤 ,其狀如魚而人面,其音如鴦鴛,食之不疥。

又東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踆於東海,多沙石。汸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淯,其中多白玉。凡鵲山之首,自招搖之出,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之禮毛;用一璋玉瘞,糈用稌米,一璧稻米,白菅為席。

南次二經之首,曰柜山,西臨流黃,北望諸毗,東望長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於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有獸焉,其狀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見則其縣多土功。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鴸,其名自號也,見則其縣多放士。

東南四百五十里,曰長右之山,無草木,多水。有獸焉,其狀如禺而四耳,其名長右,其音如吟,見則郡縣大水。

又東三百四十里,曰堯光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金。有獸焉,其狀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蟄,其名曰猾裹,其音如斲木,見則縣有大繇。

又東三百五百里,曰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無草木,多蝮蟲。

又東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無草木,多金玉。

又東四百里,曰句縣之山,無草木,多金玉。

又東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區,東望諸毗。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於其陰,北流注於具區。其中多鮆魚。

又東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壇,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 。 水出焉,而南流注於虖勺,其中多黃金。

又東五百里,曰會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溴。

又東五百里,曰夷山。無草木,多沙石。溴水出焉,而南注於列溼。

又東五百里,曰僕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草木,無鳥獸,無水。

又東五百里,曰咸陰之山,無草木,無水。

又東四百里,曰洵山,其陽多金,其陰多玉。有獸焉,其狀如羊而無口,不可殺也,其名曰 。洵水出焉,而南流注於閼之澤,其中多芘蠃。

又東四百里,曰虖勺之山,其上多梓 ,其下多荊杞。滂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海。

又東五百里,曰區吳之山,無草木,多砂石。鹿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滂水。

又東五百里,曰鹿吳之山,上無草木,多金石。澤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滂水。水有獸焉,名曰蠱雕,其狀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嬰兒之音,是食人。

東五百里,曰漆吳之山,無草木,多博石,無玉。處於海東,望丘山,其光載出載入,是惟日次。

凡南次二經之首,自拒山至於漆吳之山,凡十七山,七千二百里。其神狀皆龍身而鳥首。其祠:毛用一壁瘞,糈用稌。

南次三經之首,曰天下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

東五百里,曰禱過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有鳥焉,其狀如鵁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鳴自號也。浪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海。其中有虎蛟,其狀魚身而蛇尾,其音如鴛鴦,食者不腫,可以已痔。

又東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渤海。有鳥焉,其狀如雞,五彩而文,名曰鳳皇,首文曰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寧。

又東五百里,曰發爽之山,無草木,多水,多白猿。汎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渤海。

又東四百里,至於旄山之尾。其南有谷,曰育遺,多怪鳥,凱風自是出。

又東四百里,至於非出山之首,其上多金玉,無水,其下多蝮蟲。

又東五百里,曰陽夾之山,無草木,多水。

又東五百里,曰灌湘之山,上多木,無草;多怪鳥,無獸。

又東五百里,曰雞山,其上多金,其下多丹雘。黑水山焉,而南流注於海。其中有鱄魚,其狀如鮒而彘毛,其音如豚,見則天下大旱。

又東四百里,曰令丘之山,無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條風自是出。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顒,其鳴自號也,見則天下大旱。

又東三百七十里,曰崙者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 。有木焉,其狀如穀而赤理,其汁如漆,其味如飴,食者不饑,可以釋勞,其名曰白 ,可以血玉。

又東五百八十里,曰禺 之山,多怪獸,多大蛇。

又東五百八十里,曰南禺之山,有上多金玉,其下多水。有穴焉,水出輒入,夏乃出,冬則閉。佐水出焉,而東南流注於海,有鳳皇、鵷雛。

凡南次三經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龍身而人面。其祠皆一白狗,祈糈用稌。

右南經之山誌,大小凡四十山,萬六千三百八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