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  東山經  南山經  西山經  北山經  中山經  海外經  海內經  大荒西經

《山海經》--大荒西經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負子,有兩黃獸守之。有水曰寒署之水。水西有濕山,水東有幕山。有禹攻共工國山。有國名曰淑士,顓頊之子。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處栗廣之野;橫道而處。有人名曰石夷,來風曰韋,處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長短。有五彩之鳥,有冠,名曰狂鳥。有大澤之長山。有白民之國。西北海之外,赤水東,有長脛之國。有西周之國,姬姓,食穀。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稷,稷降以百穀。稷之弟曰臺璽,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穀,始作耕。有赤國,妻氏有雙山。

西海之水,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樹,名曰柜格之松,日月所出入。

西海之外,赤水之西,有先民之國,食穀,使四鳥。有北狄之國。黃帝之孫始均,始均生北狄。有芒山。有桂山。有榣山,其上有人,號曰太子長琴。顓頊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長琴,是處榣山,始作樂風。有五彩鳥三;一名曰凰鳥,一名曰鸞鳥,一名曰鳳凰。有蟲狀如菟,匈以俊者裸不見,青如蝯狀。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豐沮玉門,日月所入。有靈山,巫咸、巫即、巫盻、巫彭、巫姑、巫真、巫杞、巫屆B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藥爰在。有西王母之山,海山、壑山。有沃之國,沃民是處。沃野,鳳鳥之卵是食,甘露是飲。凡其所欲其味盡存。爰其有甘華、甘柤、白柳、視肉、三騅、璇瑰、瑤碧;穆天子傳曰:白木、琅玕、白丹、青丹、銀鐵。鸞鳥自歌,鳳鳥自舞,爰有百獸,相群是處,是謂沃民之野。有三青鳥,有軒轅之臺,射者不敢西,鄉畏軒轅之臺敬。

大荒之中,有龍山,日月所入。有三渾水,名曰三淖,昆吾之所食也。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屍。有女子之國。有桃山。有虻山。有桂山。有干土山。有丈夫之國。有弇州之國,五彩之鳥叩天,名曰鳴鳥。爰有百樂歌舞之風。有軒轅之國。其,人人面蛇身,江山之南栖為吉。壽者乃八百歲。西海陼中,神人,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赤蛇,名曰弇茲。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極。吳姬天門,日月所入。有神,人面無臂,兩足反屬於頭上,名曰噓。顓頊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獻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處於西極,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有人反臂,名曰天虞。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義。有玄丹之山。有五色之鳥,人面有髮。爰有青鳥、黃鳥、鷙鳥、青、黃其集者,其國亡。有池,名孟翼之攻顓頊之池。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鉅,日月所入者。有獸,左右有首,名曰屏逢山。巫山者。有壑山者。有金門之山,有人名曰黃姬之屍。比翼之鳥。有白鳥,青翼,黃尾,玄喙。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西海之中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山,名曰崑崙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處之。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有人戴稱,虎齒,有尾,穴處,名曰西王母。此山萬物盡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陽之山,日月所入。有寒荒之國。有二人,曰女祭、女芋C壽麻之國。有二人,曰南嶽,娶州,名曰女虔。女虔生季格,季格生壽麻。壽麻是正,立無景,疾呼無響。爰有大暑,不可以往。有人無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屍。故成湯伐夏桀於章山,剋之,斬耕厥前。耕既元首,立坎走厥咎,乃降於巫山。有人,名曰吳回子奇,子奇右是無右臂。有蓋山之國。有樹,赤皮支幹,青葉,名曰未木。有一臂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三面,是顓頊之子,三面一臂,奇名無右臂,三面之人不死。是謂大荒之野。

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兩青蛇,乘兩龍,名曰夏后關。關上三嬪於天,得《九辨》、《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開焉得始歌《九韶》。有丘人國。人面魚身,炎帝之孫,名曰靈恝,靈恝生氏人,是能上下於天。有魚偏枯,名曰魚婦。顓頊死即復蘇。風道此來,天乃大水,蛇乃化魚,是為魚婦。顓頊死即復蘇。有青鳥,黃頭身,赤足,六首,名曰鸀鳥。有大巫山。有金之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