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篤相法》          陳公篤

目錄           十一 十二 十三

上篇 卷五

希夷心相篇

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表。觀行而禍福可知。

余考心為全身主宰。有心然後有性。有性然後有行為。凡事先動於心。後露於形。故聖人有誠中形外。胸正瞭焉。胸不正睦焉之說。按行為是心之代表。福善禍淫。乃天道之自然。福淫禍善。乃相法之形質。查其有心無心之行為。心善心惡之原理。或天道支配人事。或人事強勝天道。當以形格運限氣色。為認定之標準也。

心性不公平。難得兒孫長育。言語多反覆。應知詭譎旋生。

人處社會交際。以公平交易為正當。方為昭信用而持久。如有欺詐。雖有暫時利益。亦不久必敗。或兒孫不肖與刑剋。按言語反覆。其人奸貪妄舉。險詐心毒。不可交遊同事也。

垂首低言。必是奸貪之輩。披肝露膽。決為英傑之人。心和氣平。可上孫榮子貴。才偏性傲。定招大禍奇窮。

垂首者。沉思用心之態。低言者。邪淫不正之例。披肝言其正直。露膽言其耿介。心和言其量宏。氣平言其厚重。才偏者。私心自用。性傲者。暴戾凌人。故有取怨結仇之大禍潛伏也。

轉眼無情。兒孫累重。談時念舊。富貴期頤。仗富欺貧。焉可託妻寄子。敬老憐幼。必能裕後光前。

無情之人。六親斷絕。朋友交惡。故累及子孫。念舊之人。多結深厚善緣。故能享大福。仗富欺貧。其人無公。理故招官訟而敗家。敬老憐幼。其人多慈良。故種福田而發達。

輕口出違言。壽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難成。小富小貴易盈。前程有限。大富大貴不動。獲福無程。

日德關係頗大。妄語可傷人命。破人產。故有禍從口出之說。忘恩者。不可問前程也。小富貴易盈。當然不是大器。大富貴不動。當然是厚福。

欺蔽陰私。縱有榮華享不久。公平正直。雖無子息死為神。開口說輕生。臨大節決然規避。逢人稱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上二句是言公理。下二句是言性情。余每見能言者。於事實均相反。故常說輕生。而不能循正義。素稱知己。心有別圖。凡流露於表面者。皆非事實。或言過其實者。皆不能履行。此希夷深於社會學。始有如此精義也。

處事不辭勞怨。堪為棟樑之材。遇故輒避嫌疑。豈是心腹之寄。乖戾難堪。因訟喪身又害子。待人誠厚。無端福祿更延年。迷花戀酒。閨中妻妾參商。利己損人。膝下兒孫忤逆。賤買田莊。決生敗子。尊崇師道。必產賢郎。

凡社會情形。任勞者有成。避嫌者多阻。乖戾者多官非。誠厚者多閒福。花酒損身惡疾。不止口舌。損人欺人。皆種惡因於子孫。亦常情也。

愚魯又尖酸。刻薄貧窮兼損壽。聰明反誠厚。優容福祿及誥封。患難能守。若讀書必為柱石之臣。安樂若忘。縱低才亦是青雲之客。鄙吝勤勞。亦有大富小康之別。宜觀其量。奢侈靡麗。豈無奇人浪子之分。必視其才。

尖酸刻薄。多刑人丁而貧苦。聰明誠厚。皆平安多福。守道安貧。皆非尋常之人。凡人以器量。為認人之標準。才智為別人之關鍵。而鑒定其大富小康。奇人浪子。皆在合宜與否耳。

弗以見小為守成。惹禍破家難免。莫認惜福為悋慳。輕財仗義儘多。處大事不燥急。偉器晚成。能見機而擴充。高才早發。多才吝教。已無成人亦無成。見過隱規。身可託家亦可託。知足與自滿不同。一則矜而受災。一則謙而受益。大才與庸流各異。一則誕而多敗。一則實而有成。

凡事悋慳為見小。當用合度為惜福。持重不燥為大器。逢時見機為多才。一技之長而吝教。終為消滅。規過遷善為君子。驕智有別。才庸各異。故各之事實與利害不同也。

忮求勝會。圖名利到底遜人。惻隱心多。遇艱難中途獲救。不分德怨。料難至乎遐年。較量錙銖。豈足期乎大受。剛者圖謀易就。災傷豈保全無。柔者作事難成。平福亦能安受。樂處生愁。一生辛苦。怒時反笑。至老奸貪。

不分德怨。昧卻天良故夭壽。較量錙銖是小品。剛者勇於進取。然有傾覆之失敗。柔者作事猶豫。然有中止之障碍。樂時愁者勞碌。怒時笑者陰毒。

好矜己善初弗再望乎功名。樂談人非。最足傷乎性命。責人重而責己輕。弗與同謀共事。功歸人而過歸己。儘堪救患扶災。

矜己善主招嫉。談人非主結仇。二者有反動之害也。責人恕己。即不公平之謂。功人過己。即大器量之別。二者為君子小人之界限也。

處家孝弟無虧。管櫻奕世。與世吉凶同受。血食千年。任意週全。其德必厚。任情激搏。其心必毒。另變臉薄福之人。能耐久宏量之士。

孝弟二字。為品行常度。聖賢初基。與世存亡。為劫在當時。名垂後世。德厚之人天性善。當然耐久。心毒之人天性惡。容易變臉。

愛與人爭。滋培淺而前程有限。事求自反。蓄積厚而屈事能伸。少年飛揚浮動。顏子之限難逃。狀年冒昧昏迷。不惑之期難過。喜怒不擇輕重。一事無成。笑罵不查是非。知交斷絕。

愛爭為盛世之戒。亂世之趨。故科學為競爭時代。主負氣不壽。自反為容量有智。飛揚者三十二歲止。迷昧者四十歲止。有悞於邪行故也喜笑怒罵皆不查。其人驕妄。六親失睦。知交斷絕矣。

濟人之急。亦有時乎貧乏。天將福矣。排人之難。亦有涉乎囹圄。神必佑之。凍餓休怨根基。造惡所致。瘟亡不由運數。獲罪於天。甘受人欺。有子必然大發。常思退步。一生終得安閒。得失不驚其神。非富即貴而且壽。喜怒不形於色。成功立名亦有奸。無事失措倉皇。躬卑狹隘。有難欣然安穩。膽識寬宏。

濟急排難。種善因也。造惡結凍餓之果。戕賊為瘟疫之源。能讓者有厚福。思退者得安全。得失不亂常度。主貴壽。怒喜不現形色。主權奸。

處事存心。終身介吉。果仁積德。五世其昌。人事可憑。天道不爽。如何餐刀飲劍。君子剛復自用。小人行險僥倖。如何投河自隘。男子才短蹈危。女子氣盛見逼。

人乃於機謀。天巧於報施。故君子剛復自用。遇反動力大則危。小人行險僥倖。遇時機不合則凶。男子才短蹈危。當然有傾覆之故。女子氣盛見逼。當然有輕生之舉。

如何短折己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處處皆薄。如何凶災惡死。有陰行。多陰私。藏陰毒。種種皆陰。

薄言喪口德而招非。薄事昧天良而結怨。薄心設機阱而害人。故夭壽。陰行含邪淫。陰私悖倫理。陰毒造危機。故罹尚。皆從邪妄發生。當然無好結果也。

如何暴病而殘。縱慾奢情。如何毒瘡而危。肥甘膩凝。如何老後無嗣。性情孤僻。如何盛年喪子。心地欺瞞。

縱慾自戕。故損其壽。肥膩爽口。故災其身。老後無子。一為孤僻之妄貪。一為悋財之邪行。盛年喪子。亦為悋慳欺心。不積德也。

如何多遭火盜。刻薄為懷。如何時犯官符。強梁作膽。如何端揆首輔。常懷濟物之心。如何拜相封侯。獨挾蓋世之氣。

刻薄者。有天災以報之。火盜乃輕重也。強梁者。有橫禍。故以官符累之。濟物利人。氣挾蓋世。皆大貴之格也。

何知金馬玉堂。動容清麗。何知建節擁牙。氣慨凌霄。何知丞薄下吏。量平膽薄。何知明經教授。老近行屍。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何知秀而不實。蓋謂自賢兼短行。

量平而不剛決。膽薄而不勇進。故僅常貴而止。凡以教授職終者。老近行屍頗驗。愚蠢荒唐。乃偏好而惑邪。自賢每行。乃中止而驕傲。此皆希夷之精深處也。

若論婦人。先須靜默。從來淑女。不貴才能。貌有威嚴。當膺一品之封。時少修飾。能掌萬金之重。

女格古法以靜默為主。坤道宜柔之意。女子無才便是德。今世反此。但取美麗。不問淫蕩。但取才智。不問剛亂。希夷之法。不為用也。

多言好勝。縱然有嗣必傷身。孝弟慈良。不特助夫而旺子。貧苦中毫無怨言。兩國褒封。富貴時常惜衣糧。滿堂榮慶。

好勝之人。量狹心窄。負氣而病。何能旺子。孝慈之人。器大量寬。當然助夫與家。強身旺子。貧苦不怨。富貴不驕。皆婦德而賢。近世尚浮華。否則土俗矣。

奴婢成摹。定是寬宏待下。資財盈庫。決然勤儉持家。娨婦多因性垢。老後無歸。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寬宏不如富貴。勤儉不如陰險。此衰世與盛世不同。性垢不損人便損己。故有無歸之說。乖戾家不和而親又疎。故有浪蕩之舉。

為甚欺人。顯然淫亂。緣何無子。暗媔豸H。

淫婦之心最毒。亂婦之心最惡。故有欺人手段。蓋持其美。而驕其才。暗媔豸H。刑夫又刑子女。

合觀前論。歷試無差。勉教後來。猶期善變。信手骨格部位。相輔而行。允矣血氣精神。由是而顯。如其善而守之。錦上添花。如其惡而不為。禍轉為福。

公篤曰。希夷者。大華山之隱士也。姓陳名搏。字圖南。為五代末時人。其性命學繼。呂祖之道統。風鑑受麻大之真傳。當宋太祖即位時。曾宣入朝相帝。賜以官不受。故賜號希夷。復歸於華山也。按希夷之法。言心不言相。故名心相篇。宣傳聖賢之禮教。發揚善惡之因果。含有老子之禍福無門。為人自招之義。余攷盛世天道淳厚。尚道德禮義。而繩人以善。正也。亂世天道澆薄。尚陰謀險詐。而迫人以貪。權也。故管子云。衣食足。而知禮義。太史公云。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候之門。仁義存。由是觀之。生活為立身之本。潮流為人事之變。盛世儉樸。其耗費不多。財源日豐。人心容易規正。用希夷之法可也。其法有益於風化故也。亂世浮奢。其耗費既多。財源日竭。人心飄搖顧忌。事實險詐百出。而不本乎禮義者。環境惡劣。逼迫而使之然也。其法既不為用。余猶全錄者。此心相篇。可抵朱子格言。以道德立網。以禮義立法。其意在規過遷善耳。余有二語。為立身社會之必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執中可也。

 

柳莊訣

眉起骨。髮燕尾。主刑子息。

古法云。頭無惡骨。按眉尾起骨。為外財庫。眉頭起骨。主貴而刑昆仲。此言刑子。頗不合法。髮燕尾。主刑父母幼孤。亦不刑子。如為刑剋二字可也。

肥人面赤。主性姤心凶。瘦人髮黃。主奸貪暗殺。

肥人以肉浮肉流為賤。面赤主邪行冷退。及好酒痔血刑剋之類。如性姤心凶。多出眉儂粗。目晴凸。其肥人面赤。主憂柔妄貪。讒諂徇私。瘦人為木局。以清秀為合格。髮黃者。刑人丁而勞碌。多出愚而孤。其奸貪暗殺。均不合法。

有頭無項。三十前死。

此條合法。頭大項小為不配。故不壽。凡人低頭。天柱斷折。亦主貧夭。三十為交中運界限故也。

男人睛黃。性多急燥。再露者。犯刑名。

睛黃多剛勇。盛世有倉猝之失。亂世為臨險而發。再露而有威者。皆大貴也。露而不收者。主刑剋。與危險驚災。不善後也。

男人眼大。常招陰人口舌。

眼大者。妻頗賢淑。再浮白。性情乖戾。偏傲不常。其陰人口舌。指妯娌不睦耶。指內戚失和耶。或指遊蕩狎妓。而生口舌耶。

髮深者好淫。有結喉者惡夢。男女皆同。

髮深好淫不確。按淫亂。神麗而流。色艷桃花。谷道多毛之例。髮深者氣厚。淫與不淫。不在此也。結喉招惡夢較驗。主勞碌亦合法。

耳珠生黑子。有水驚之災。男女卷髮。犯淫犯刑。

耳珠黑病。主聰明奇技之專長亦主水災應驗頗多。按男女卷髮。主刑人丁而愚拙。如淫亂。則兼有他部方驗。

項後髮腳高肉如堆。眼深鬚黃。俱犯人命。

項後高肉。主壽而剛。眼深主刑妻妾子女。鬚黃主刑剋駁雜。此言人命。頗不合法。犯人命者。神驚岔而浮四白。聲破而赤縷也。

目不轉睛。上下左右視者。俱主做賊。

目不轉睛主偷盜。上視主驕傲。下視主險詐。左右視主邪淫奸貪。此言均主做賊。亦不合法。分而言之可也。

眉重耳低。多是偏生庶出。婦人仰面。多有奸淫。

庶出多應髮低岔。鬢曲突。耳低為附帶之品。眉重為憂愁之例。不能完全認為庶出。婦人仰面。多慕虛榮。及驕傲。加以神浮。三陰青黑。方淫而奸。

身大手小不聚財。身小手大多下愚。

凡形格以勻配為吉。此言不配也。身大手小主儒弱而怠惰。身小手大。主勞碌而愚拙。此言其大體如是也。

沙皮多起家。蛇皮多敗家。

沙皮為沙點雞皺皮。寒暑皆然。主白手興家。蛇皮細膩冷滑。主刑剋冷退。女格最忌而賤也。

面大婦人多不孝。睛圓女子定妨姑。

面大婦人。有厚福居多。其肉浮主冷退。肉緊主夭亡。不孝則神急口吹方應。睛圓主氣疾夭壽。如髮低鬢突。則刑父母尤早。

腳肚小。背坑陷。一生無祿。目紅語結。好色無穹。

腳肚。即股肱無包。主困苦。背脊坑陷。主虛花無壽。二者合有。主孤苦夭亡。目紅者。赤縷耶。赤光耶。語結者。心不定。二者合有。主駕疑妄舉。好色之說或指北方人而言耶。

眼大小。鬚偏斜。俱主懼內。夢話之人。需多妄語。

眼大小。主有不同母之弟兄。鬚偏斜。主子女之分。或指北方人懼內耶。或明時天道多驗此耶。夢話多妄語有之。余攷多憂慮。及勞碌也。

女人汗多主勞苦。無汗無子。汗香主子貴。汗濁主子賤。

女人以血為主。汗為血之餘也。汗多主夫弱。而刑剋。汗香子貴。汗濁子賤。無汗無子。此條為柳莊最驗。深得古法也。

小兒咬齒。妨母。開口睡者。難養。男女關中不起。主邪惡夢。魔迷惑。

小兒咬齒。主疳疾。飲食停聚。開口睡者。先天氣泄也。關者。手上關骨也。關骨不起 。主性愚。其邪惡之夢亦宜。

自言自語。鬼迷壽夭。奸門十字紋。夫妻不睦。

自言自語。主神經激刺。冷退敗家。惡疾而亡。非鬼迷也。柳庄以北方多狐邪而言之耶。奸門十字紋。主生離。豈止不睦而已。

女顴高大。能理家財。目中有痣。男主聰明。女主淫亂。

女子顴高大。其人多才智。而代夫權。然主刑夫。或夫弱。目中有痣。主聰明而貴。痼疾而仇。男女皆然。女主刑剋。不主淫亂也。

耳薄鼻梁低。嘴 胸堂凸。奴婢之格。

此皆下賤之格。耳薄者。父母無靠。鼻梁低者。夫星困苦。口 者。六親失和。胸堂凸者。性毒命否。故均微賤也。

少者神散即死。老者項乾即死。女人唇白即病。唇青即死。小兒眼黑。十無一大。男子頭低。百無一成。婦人唇白。十無一子。

此數句為柳莊精神。用之頗驗。按小兒神黑。余疑為神浮之誤。女子以血為主。故唇紅者。血旺而有子。唇白唇青。皆主疾厄不壽。何子之有。

眉生毫主壽。

余攷眉毫為憂愁而生。雖壽亦勞非壽而有福也。故余分朝上主刑剋。朝下主憂愁。

耳白唇紅主子貴。老來好色主壽。

耳白唇紅。主貴名而多祿。子貴又其餘事也。老來好色。主大壽。亦多子女。余見七十餘之。老人尚有生育子女者。蓋因稟受之氣厚故也。

老人落鬚主刑子。老人不落髮主勞碌。女格老不落髮。主淫而孤。

此皆一偏之見。或北方情形不同。余攷老人落鬚。主隱憂不遂。老不落髮。主勞碌刑剋。女不落髮。主壽。此言淫孤均不驗。或有他格相併也。

承漿無髯又坑陷。主水驚。

此條合法。承漿為水行之專部。故驗水災。如氣色黑慘。主水災之時。如紅黑青各色混合。主血光瘡毒。或酒病之厄。

女人口唇。下包上主口舌。上包下主心惡毒。

口唇為相法之小部。關係衣祿。下包上者刑母。上包下者刑父。唇不固齒者。多口舌。包者有餘與不足。主悋而見小也。

男子髮粗犯刑。女子髮粗刑夫剋子。

男子髮粗。主勞碌誠厚。及愚拙。女人髮粗。主刑傷憂愁。前業見耗。又有半數流落下賤也。

色如粉如雲莫言好。恐招重刑。六指妨父而下賤。

氣色以明潤天紫為吉。粉者浮光也。雲者散漫也。粉光浮出。主刑人丁。及疾厄。故漫不聚。主虛浮多累。及冷退。六指妨父頗驗。其下賤當另有他部不好。力應驗也。

身白面黃不久困。身黃面白不久榮。陰囊無皺無紋主絕嗣。

身白面黃者。外濁內清也。身黃面白者。外清內濁也。故有不久困。不久榮之說。下陰無皺者不壽。無紋者無子。皆驗。

女人無指甲主愚。臍淺薄不好。臍生毛主淫賤。

女人無指甲之說。係不長耶。或易斷耶。臍以兩角上仰者。主子貴。淺薄之關係較輕。臍生毛主急燥。及惡疾亦為淫而不賤也。

週心有赤脈者。男主富。女主貴。

心部外為亶中之地。赤脈直生乎。橫生乎。或圓繞乎。男主富不驗。或主美術之奇技。女主貴不驗。或主多子女也。

人長手短。百無一成。魚尾上天倉。白手成立。

人長為木形。多主聰明。手短為不配。當然有不足之勞碌。魚尾上天倉。主妻強而持家。或發妻財。有好內助。故也。

女人牙齒朝外妨父母。朝內刑子女。

門牙上楞生者妨父。下楞生者刑母。朝外或為楞生乎。牙齒錯亂。不齊不勻。主刑子女。及勞心。朝內或為錯亂乎。

女人面黑身白主貴。面班身青主賤。

面黑身白。即上之外濁內清乎。此為含蘊而藏。故主貴而多祿。面班主冷退。身青主勞碌。此古法之為用也。

女格瘦而唇紅主多子。瘦而唇白主不壽。

口唇為丹田之外表。故血足之人。唇必紅如塗硃。其子女最多而貴。唇白血不足。故多疾厄。而壽亦弱。子女亦少。此為女格之忌也。

黃面婦人多好色。唇青唇白決無兒。

黃面好色之說不確。余考好色。為桃花之面。秋水之目。斜視不正。三陰青黑。髮粗而濃。聲破而斷之例。黃面者。主心地偏窄。認識不定。又主勞心見小。唇青白詳上。

瘦人血白必心狠。肥人血白必心慈。

此二者皆無稽之談也。血本紅色。那有白色來。勿論肥瘦。均以血紅而充足。為健全之體質。余攷血字。恐為面字之悞。瘦人面白。主智勇而務名。肥人面白。主才短而庸和 。

少年黑斑主死。老人斑高黑主壽。斑黃平者主貧。小兒腰闊主壽。

少年生斑主冷退。亦主夭亡。老人生斑主壽。斑黑而高者為吉。斑黃而平者勞碌。亦有刑剋人丁也。小兒腰闊。言其氣厚也。

生肉須從腰部起方吉。其他皆非吉。四肢乾。一年死。四肢潤。二年富。

凡人發體。當然要先從腰部起方吉。如先發面部。則刑人丁。及不壽之例。手足乾枯主死。手足潤澤亦平常。主富之說不確。

老人髮黑生齒。主大壽。為大孤獨格。臥蠶發紫色。主生貴子。

老人髮黑。主勞碌。生齒主添壽。但刑妻妾。剋子女。余考臥蠶黃而青潤。主生子。紫而紅潤。主生女。或北力水土不同耶。或永樂時氣候不同乎。

奸門雜色。主收娼妓為妻妾。眉尾黑白交加。主以花酒亡身。

奸門青黃黑赤之雜花氣色。主淫亂而狎妓。眉尾黑白交加。主官訟是非。交際受累。此言花酒己身。或因花酒而生官訟乎。又有主妻妾淫奔。而漏家財。因之而生謀害也。

老來多睡主死。少年多睡主愚。眼忽下視主死災。

老人多睡。其氣已衰故也。少年多睡。其人無思慮故也。一主死而一主愚。皆為合法。眼忽下視主死。指有病之人耶。或為下脫之誤也。

聲忽急燥主疾。聲忽斷主死。

聲音忽燥。主驚疑不安。氣質已動故也。尚不為疾厄。聲音忽斷。主腎氣不足。此為疾厄之先兆。尚不為死災也。當以眼神脫方死。

氣色好。唇白亦不好。男女頂髮落。主老來窮苦。

余攷氣色好者自然好。唇白主病。乃血不足也。頂髮落主老來勞心。及子女不力之例。主窮苦勞心佔半數。子女不力佔半數。

魚尾有梅花影者。主妻妾敗家。

魚尾有梅花影。主花柳疾病。及血光瘡疥之例。此云妻妾敗家。或為收妓女為妾。以致家庭失和睦。而怪異發生乎。或為妻妾外遇。破人惑誘。而捲逃一切乎。

公篤曰。柳莊姓袁。為明初時人。永樂鎮北平時。姚廣孝輔永樂。以謀帝位。借柳莊以望其心志。此柳莊之遇合。為千載一時之良機也。按柳任為北方人。遊歷不遠。經驗不當。純係小家。多據鎖碎小部之談。而為正義之法頗少。易地不驗。拘執不變。不可為定法明矣。加以私心自用。妄改前人部位。顛倒運限。相法之誤。實始於此。今選此篇。尚為其特長者。而其不合法不應驗之處尤多。故余另加補註。使閱吾書者。明瞭正宗。而容易進步耳。業風鑑者。更宜分別其正義。勿為異端所俟也。余以良心評論。全力經驗。故從其實也。非敢故意菲薄前人。指出其奸偽為快者可比。請詳查其六害五露之說。自然了解焉。

 

骨相圖說

公篤曰。骨相之學。始於東周之鬼谷氏所創。而分別其貴賤壽夭勞逸六項。余據經云。內載有頭無惡骨。方可包括其大概。然有如天山之雄突。如秦嶺之嵯峨。如嶂如巒。如岳如峌。種種奇形異狀。幾至而不能命名也。按骨主氣。內應於腎絡。為陽為君。故以堅奇聳突。有威有勢者為貴。肉主血。內應於脾絡。為陰為臣。以細膩煖潤。以勻以厚者為富。而骨肉之相。莫奇於頭面之部何哉。蓋頭為諸陽之首。百脈之所會。面為五臟之表。精靈之所聚。其骨相者。如山之蘊美玉。如淵之藏明珠。亦天地之靈氣所生。以別其上中下需之品級而定。皆在大小長短高低之間耳。茲將各骨繪圖註明。以便閱者。一識即能分別其為貴骨富骨壽骨之類也。

 

骨相第一式:

按第一圖式。名為朝天伏犀骨。上至百會之頂。下至中正之部。兩側週邊城。直上入鬢曲。下達眉尾之福堂。即成一顆印之方形。又名方伏犀骨是也。主大富大貴。大名大壽。而盛世之帝王格。次則割據之霸業。而潛號之例。此專制時代之論。如民治國家。不為一國之元首。次亦各部長。及屏藩主席也。主特別英明神武。大勇機智。動靜於全國有安危。喜怒於人民有禍福。故博物志有云。金龍頭上有物。如博山之形。其精靈之結晶。完全凝結於此。有此靈物。方能噓氣成雲。扶搖直上。飛昇於九天也。此為特貴之品。故列為第一 。

 

骨相第二式:

按第二圖式。名為巨鰲伏犀骨。上至天中之部。而至髮際之間。下至華蓋之部。平橫一長幅。而過額角之邊城。即成橢圓形式。又名橢圓伏犀骨是也。主上中貴。故有巨鰲人腦。當作尚書之說。即指其骨質之大而長者。古法多指為文貴之樞紐。余考刻下。多操兵柄之武貴。或為文人而兼武職。或為投機而操兵柄。又宜以各部之兼體而論據橢圓伏犀骨。如眉平神有威煞。則終身武權。大為屏藩柱石之臣。次亦師旅邊鎮之將。如眉曲而神和。靜則終身文貴。大為宰輔樞紐之官。次亦剌史廳道之職。以及遙領兵備武權之例。其人有大志。其性剛決而堅忍。陰謀而乘時。喜怒不常。憂樂不時。余攷盛世專制時代。多為公侯將相之局。小亦刺史州郡之守。亂世民治時。多為割據稱雄之品。次亦廳道師旅之貴。不過盛時運久。亂世運暫耳。

 

骨相第三式:

按第三圖式。名為武庫伏犀骨。在南岳之間。上過髮際。下至印堂。左右以額角為止。圓突高拱。而成一圓形。即圓伏犀骨是。其大者為上貴。如圓伏犀骨小者。亦為州伯邑候之例。但以其骨之勢如何。高低大小如何。以定其事業成功之大小久暫也。按圓伏犀骨。雄突而有勢。亦主上貴之權祿。勿論盛衰時代。皆為國家屏藩大臣。最低下者。亦為州郡太守。然得政治之盛名。流芳身後也。如圓伏犀骨。小突而無勢。大為廳道中貴。次為州伯邑侯。如超過上列之名。則為偏副之佐使。否則短期即經挫折。而見險阻。及不得美好名譽也。其人天性誠中有機智。厚中有巧詐。有迫於事實之奸險行為。其心則慈良而貪也。有武權者。剛決勇為。貪妄走險也。

 

骨相第四式:

按第四圖式。為連璧三寸枕骨式。在後腦海之間。上過耳廓。下齊耳珠。寬過耳後之兩側髮際止。以兩寸餘。或三寸長。皆名三寸枕骨也。余以事實經驗。多數應證。凡腦後之骨。有三根高突者。直上而發富。有貴裔而立異鄉之田宅。橫生而達貴不受祖業。而宏恢自創之門第。故三寸骨。而加連璧二字。即別直與橫之義。此骨主大名而壽。貴名倍於權也。亦有名士立言者。亦有遺蹟流芳者。或出於布衣。亦傲王侯。其人天姿靈敏。學識淵博。長於好古。而考歷史興亡。達於通今。而攷潮流變化。下筆文粲風流。接談暢和眾意。外和而內剛。守禮而持義。有遠見之長。無妄貪之鄙。故有絕頂聰明而為用。勞碌週折以成功。半生多處嫌疑地位。有才華浮露。而招嫉也。半為有桓清白自守。有離奇思想。而偏見也。晚年主有神經減智之例。亦為主壽也。

 

骨相第五式:

按第五圖式。名為日月龍虎。骨在天庭左右。下以眉頭上半指起。上至髮際之百會動脈止。顯然為兩根玉柱。亦為日月角骨。此骨長大。則為創業之帝王格。唐太宗即此骨也。故虺髯公。稱為龍鳳之姿。天日之表。此中原之主。吾福不能勝之。乃別圖而帝扶餘也。次亦為割據之霸業。而僭號也。如五代劉智遠。亦此骨也。主天姿英明。器量宏大。剛毅有勇。機巧多管。殘忍有毒。陰險多疑。識人則毫髮不爽。預料則神鬼不測。容忍則以恩待仇。狹小則舍義滅親。立奇功。成大業。比為特貴之格也。

 

骨相第六式:

按第六圖式。名為五花驄枕骨。在後腦海之正部。其當中一骨形式略小。似為雞子枕骨之形。其下左右二骨形式較小而平耳輪上。接近壽骨之下。其上左右二骨。比下之三骨略大。而高過耳廓上。如稱於形。文則為尚書侍郎。武則為封侯龔爵。如形弱。則為中貴之例。盛世為文貴。多應學士翰林。亂世為武貴。多應師旅邊鎮之人。有神勇。臨危不懼。天性則為豪爽忠貞。入孝出弟。有時窮理盡性。而好奇談。有時視惡如仇。而生禍患。堅忍耐勞。可為掃洒之役。同甘共苦。可為生死之交。大事精細。而有先預之地步。小事疏忽而有輕視之矜驕。決定則始終如一矣。

 

骨相第七式:

按第七圖式。名為輔角插天骨。在額角之邊城部。其骨下由眉尾之三稜骨起。由福堂。過邊城。上山林。入鬢曲之上。又名山林骨是也。又有上插入大腦海之百會穴止。此為清貴仙品。唐之呂純陽祖師。即此格也。此骨長聳為上等。次則入髮曲為中等。又次則近髮為常品。上等輔角骨。為神仙。次聖賢。中等輔角骨。為外藩之督撫。一省執政之文武要職。下等輔角骨。為邊將鎮守之例。其人天性勤慎任勞。精明而專。外勇敢而內忠誠。先預謀而後進行。見嫌不避。臨危如常。親者可惑其心志。因情義之包圍。智者可為其慫恿。因權利之負責。持其正義。而不計成敗。守其範圍。而不計安危。不移不屈也。

 

骨相第八式:

按第八圖式。名為雙龍金鎖骨。在後腦海之正部。下從髮際之風府。起一巨骨。至平耳欄則分為二直骨。上插入大腦海之巔而止。亦名曰雙龍將軍骨是也。按此骨出身多微賤。父母無力栽培。早年刑剋。親戚無力輔助。初年無依。破梓而飄零流落。故應絕處逢生。因禍而福。多異路功名經勞碌奔馳。驚險破敗。逼迫發達。亂世為上中之貴。武權有超出師旅之上。而如將軍頭銜。其人天性靈敏而貪。誠樸任勞有膽。謀略出奇而奇遇。事實見逼而逼發。名利心重。有強求之勇進。成敗不一。有駁雜之驚恐。惟子女少而不力。田宅多而勞怨。初年苦而刑剋。中年貴而大振。主大壽而精力頗強。主大富而田連阡陌。

 

骨相第九式:

按第九圖式。名為金鎖華蓋骨。在天庭中正之離印堂上六分。平橫一長幅。左右抵兩邊城為止。華蓋者。君主之寶蓋也。內屬心包絡之正系。即護衛之臣也。而為中貴實權。按華蓋骨平過。比橢圓伏犀骨小而長。不似橢圓形式。大而長者。亦為上貴。而成將相之事業。次則師旅廳道之貴權。又次則州邑之文貴。團營之武職。查是骨前澤不豐。半出於貴裔。亦有流落他鄉。縱橫數千里。其人天性剛燥持勇。合流而軟化。逢善化善。遇惡化惡。有時芥千金如敝履。有時較錙銖而爭執。臨險而發。奮不顧身。亦有陰謀狡詐。明敏而投時機。交際遠謀。貪妄而結團體。每多挺險輕舉。含有毒質之私心也。

 

骨相第十式:

按第十圖式。名為兩弦明月骨。變上為仰月。即月之上弦也。變下為覆月。即月之下弦也。在後腦海之間。平齊耳廓橫過。查上弦仰月骨。主福壽而和平。清名而誠厚。多文貴兩閒祿。多子女而紹業。下弦覆月骨。主貴壽而險詐。勞碌而反覆。多武職而奔馳。刑子女而遺累。如上下弦均全。則成兩弦明月骨之形式。則主多勞碌而成功。享大壽而厚祿。中貴以上之權位。身後流傳之盛名。多妻妾而為嫡庶之子女。其人天性有過人之遠見。過目之不忘相。明達見機。敏而好學。雖然任性負氣。而能耐勞負責。有時過餘穩見。猶豫不決。志大膽小。量大心多。故有謀為不收全功。憂思而成疾厄。

 

骨相第十一式:

按第十一圖式。名為扶桑骨。又名金城骨。在印堂之部。其骨以方楞為上等。圓拱為中等。微露為下等。由兩眉尾之福堂骨起。平橫印骨堂。而成一字形。又名曰將軍骨是也。主上貴相而有特權。亂世尤倍發達也。大而長楞者。則為數省經營之屏藩大臣。兼轄文武。帶甲數十萬。次亦為一省督撫操兵柄。小而稍短楞者。亦為師旅武權也。多因逼迫而冒險進取。又經危險之災。牢獄之咎。然後乘時而發達。走險而成功。多英年早發。流落他鄉。而刑父也。其人天性聰敏靈慧。量狹心毒。舉止有特別情形也。剛燥勇為。任勞有桓。長於恃才務功。短於巧言和色。任性負氣。私德不足而好淫。成敗不一而殘酷。以言招嫉。器量不容故也。以事結怨。貪功不讓故也。高興則豪爽。違意則妄為。好殺而陰毒。慳悋而野心。不善後者居多。

 

骨相第十二式:

按第十二圖式。名為福堂骨。西人謂之蓄財骨。即外財庫是也。在眉尾之三角陵部。上骨接近驛馬。亦可名曰下驛馬骨下接近魚尾。平橫眉尾。其骨高大者。主特富。不可限量。如開闢永遠利源。特利過國經商。皆有此骨也。次亦為大富。而可測量。如過省經營之厚利。而進萬里之財源者。皆有此骨也。又其次為中富。而進千里之財源。又主有壽。則分高低也。高者主大壽。有至期頤。次者亦壽。有至耋耄。如低小者。亦主六十左右也。其人天性誠厚而慈和。遠謀而見小。慳悋而奸貪。多思而命中。有時以義為利。闢利源。收奇功。有時見利忘義。取漁利。多爭端。得一務二。及勞心也。

 

骨相第十三式:

按第十三圖式。名為連環背枕骨。在後腦海之正部。上骨略長大而仰。下骨略短小而覆。兩皆長形而相背。多應偏副之貴。名而不權居多數。按連環背枕骨。多主前人。有餘蔭之業。而出殷實之家。及有弟兄叔伯之貴。而有連帶關係。以助其進階。一為瓜葛親戚之貴。而有互相利用。以成其名位也。其人天性。小有才智而驕傲。常有貪念而妄舉。負氣而好勝式。顧己而肥私。小有淫亂之邪行。亦有偏愛之嗜好。謀略兩可。而有遲疑之持重。慫恿不定。而有倉猝之為用。言大而誇。志大而亂。主中等富。而貴次之。多享便宜之福也。

 

骨相第十四式:

按第十四圖式。名為川字骨。在後腦海之第正部。上至百會之巔。下齊風府之際當中之骨較長。兩側之骨較短。其骨主富而壽。橫三字骨方貴也。余攷川字骨。前業充裕。祖上宦遊式成業。此為享受餘蔭。又有承桃兼受田宅。加以達外經營。乘時擴充。開闢利源。流通貨物。而至中上之富。常與貴人交往。其人刑剋早子。先女宮成立。而多妻妾也。子遲又從庶出。好淫又多官訟。又有戚友之累。天性聰明有機智。多預算。善廣交遊。同流則軟化為群。亦善言論。交際則通達各界。安危執其大體。得失常多權變。有時能容惡。以感化其心志。有時不忍辱。以傳揚其是非。惟多貪念而穩見。好爭而機深也。

 

骨相第十五式:

按第十五圖式。名為翠環列星骨。在後腦海之兩側。左右二骨如雞卵形。微橢圓之勢。當中隔開。高耳廓兩分。主小貴而有壽徵。器量微小。而又誠僕。然有弟兄叔伯之相欺。妻妾子女之不力。以致內顧隱憂。而多挪雜之煩惱。惟衣祿豐足。中運猶其發達。初年多勞碌。晚年多顧忌。其人天性耿介心平。界於善惡兩途之間。既不能放縱而遠大之謀。又不能容忍其細故之怨。雖云和平忠厚。每因小而失大。守婦人之仁。以招災患也。外立小善以沽名。內貪小利以藏狡。好勝而狹。不容加以不宜。輕重不當。循私加以自用。無事多事。自取其累也。

 

骨相第十六式:

按第十六圖式。名曰玉堂雲壘骨。平耳廓而橫過。下從奸門之後起。至耳後之壽骨止。長不過兩寸。故名雲壘也。主為常貴之典史佐貳。主富亦為素豐小康。惟妻妾賢淑。壽徵稍弱。有時名重權輕。迂酸不達。故運多駁雜不純。有品行而負氣。六親少力。無經驗而固執。知交有益。外多貴人輔助。措施不宜。內為獨善拘節。子女有善教而沽名。家政多清廉而立表。天性明敏誠厚。謹慎持重。守信如一。認定不改。剛正而有善根。持久而如常態。窮理盡性以修身。寬厚守禮而濟物。盛世事吉。亂世受制也。

 

骨相第十七式:

按第十七圖式。名為四方金印骨。在後腦海之中心。其骨方形。故名金印。以大突而有勢者。為大富貴。則為國家柱石人材。盛世主卿相。而有善政也。亂世主將帥。而拓疆土也。小而較平者為中等富貴。文廳道。武師旅。最次者。亦因人而貴。借力而發。一為結合團體之進取。一為仰仗貴戚之輔助。然亦趨時勢之潮流。合眾心之理想。其天性聰明不勤。遠見不慎。務名貪功。拘義疏謀。遺誤於親情。明知不拒。受累於偏好。負氣自矜。亦有鬱結之痼疾。喜山水而流連。好奇談而妄語。愛酒色而娛樂。貴而好名之格也。

 

骨相第十八式:

按第十八圖式。名為銳角長壽骨。在福堂骨之後。橫耳廓之上。繞入耳後高骨止。橫斜而下插。其骨微長而如銳角形。又入壽骨之連帶勢。故名銳角長壽骨。主大壽而足衣祿。於名則為鄉里之榮名。於富則為素豐之小富。大多數為自立之業。以商以藝而發達。故三十左右。方立基礎而娶妻。四十左右。方進田宅而旺子。天性誠厚樸實。謹慎穩見。無大德亦無大惡。有小怨而有小累。公平正直。常抱天理良心。力維節衣惜食。近慮遠憂。任勞到老不閒。認員守己不妄。人謂愚拙。而財日豐。子孫不多。而累亦少。

 

骨相第十九式:

按第十九圖式。名為崑崙奇峰骨。在後腦海之正部。其骨上尖下闊微長而雄突有勢。多主武貴。而擁兵柄。大而屏藩重臣。小而邊鎮守將。持勇好鬥。不惜犧牲生命。立威好殺。偏能制勝出奇。外結黨羽。而有大志。內結腹心。而有妄想。天性英明有智。凡事多機警。每謀能預料。剛燥自用。負氣好勝。心毒而有琚C陰險而有智。輕財而務名。驕傲而誇功。有時狐疑。決斷於倉皇之間。有時豪慨。片言有九鼎之重。殘忍之心。惻隱之心。兼而有之。情慾之惡。施濟之善。兩皆有也。

 

骨相第二十式:

按第二十圖式。名為泰山枕骨。在後腦海之正部。其形分二種。此為順泰山枕骨。主聰明而富貴。博學而大壽。一為倒山字枕骨。亦主富貴聰敏。而有驚災勞碌及壽。均主有根基。前業不多。本身發達。則名成富豐矣。其子女俱貴。而紹箕裘之業。天性明敏慈良。誠厚忠信。穩見有恆。知足不妄。執定見解。而不變通。持重拘節。而不陰險。獨識人不足。而有恩恩怨怨之糾紛。措施不宜。而有親親疎疎之遺累。能容小惡。能吃小虧。故為平安持久之格也。

 

骨相第廿一式:

按第二十一圖式。名為三星福壽骨。在後腦海王部。上一骨圓而大。高過耳廓。下二骨圓而小。平過耳輪。此名三星也。如上一骨方形。下二骨圓式。則為承露秉玉骨。按三星骨。貴倍於富。承露骨富倍於貴。此其區分也。三星骨有勞碌風塵之經過。子女略少。承露骨為取守之享受。子女倍多。天性聰明多思。謹慎拘節。每事知足問心。處事守義念舊。誠厚無毒。交際有信。進退不出其範圍。持重不亂其規矩。得失如常態。見解尤高深。故安全也。

 

骨相第廿二式:

按第廿二圖式。名為明珠碧玉骨。在後腦海正部。上一骨圓突如珠。下一骨長橫如玉。主富貴而有盛名。半為甘棠遺愛。半為文章流傳。剛正過餘。言詞表於形色。故有招嫉結怨。履波濤而過。不安於小人。故有謪貶挫折。見驚災而彰。主刑妻剋子而有壽。子女多從庶出也。其天性剛直威嚴。不避嫌疑。不懼危險。不妄舉動。不惑名利。正大有遠志。持義不苟且。不容惡。不忍辱。以致党爭日烈。讒害日深。利害關念不釋。安危計畫常在。終有遺誤。而名成焉。

 

骨相第廿三式:

按第廿三圖式。名為一炁懸針骨。在後腦海正部。下從大椎之骨節起。上至百會止。如天柱聳幹。主武貴居多。權威極重。此為國家柱石。舉足有安危關係。事業心重。常慕古之偉人行動。以自勵也。惟出身寒微。又刑人丁。故三妻四妾。子女均弱不立。又在四十後。有婢妾所生之子一二也。其天性英明有斷。大志不群。剛毅有智。機勇好殺。亦能忍上加忍。毒上加毒。專於學識事業。不計其他關係。持其大節。神而明之。守其大義。誤而不悔。內多鬱結籌畫。外常安閑表示。鎮靜有餘。而持重也。

 

骨相第廿四式:

按第廿四圖式。名為金鎖十字骨。在後腦海正部。橫骨較短。直骨較長。而成十字架。主製造專家。或技藝專長。初年奔牠勞碌。中年遇合發達。而為貴人賞識。衣祿豐足。妻淑子賢。稍有挫折遺累。半為識人不足。因權利而糾紛。半為族戚牽制。因情義而包圍。天性誠厚中有刻苦。慈良而又量狹。思想細密。專精其志。而美其用。有時偏傲任性。負氣妄行。與大多數心理相反。此其結怨招尤之處也。

 

骨相第廿五式:

按第廿五圖式。名為靈神奇智骨。在耳輪之下。接近腮頤。似三角形。而至耳後之髮際。主聰明奇巧。而有慧根。豐衣足食。而多博覽。多才藝而好辯。通今而博古。才華浮露於外。有大志而輕舉。多嗜好而縱慾。故中年多疾厄。半為腎虧之痼疾。半為負氣之痞瞞。又於血液痔漏。胃氣哽噎。是其常度病。其骨大者。為公使之外交家。小者為政客之遊說輩。天姿聰敏。而有急智之轉機。見景生情。而有
迎合人之心理。器量狹小。是為輔佐之貴名。遇折勞心。是為壽徵之弱點。好道而眩奇。美術而驕傲。虛榮心重。而多風塵也。

 

骨相第廿六式:

按第廿六圖式。名為中峰天柱骨。在南岳之間。下從印堂起。上至百會止。又名玉柱骨。大而聳幹有勢者。為帝王霸業。及僭號之格也。次則為公侯將相。而為國家柱石之臣。又次則上貴一省之首長。有雄才大略。威嚴持重。功在當時。名垂身後。有先文後武。拓土開疆。志向之大。有慕聖賢之為。名望之重。有如泰山之勢。天性英明嚴恪。膽識過人。豪慨縱談。而愛詩酒。窮通不亂。而如常態。鎮靜持重。而有驚人之舉動。功罪兩評而有凌雲之氣魄。守其義而不妄。務其名而任勞。自負為英才。非自欺也。人稱為俊傑。本合格也。

 

骨相第廿七式:

按第廿七圖式。名為左右撒插骨。在後腦之兩側。斜入後頸之髮際。其右撒插骨。主小富貴而多成敗。每有晝蛇添足。弄巧反拙。左撒插骨。主常貴不富。有壽無毒。每有勞碌奔牠。飄零不宜。左右俱有。則主聰敏而好辯。長於言詞之浮華外表。見小而妄貪。短於行為之自欺政策。故有破梓離鄉。忽成忽敗。子女雖少。而有能為四十以前均為虛花。四十以後較為亨吉。子女發達故也。遠謀而不週到。貪利而不善後。因小誤大故也。

 

骨相第廿八式:

按第十八圖式。名為一陽骨。在後腦正部相。平耳欄橫過。細小而長者。名一陽骨。主創立宏恢。得內外輔助。以進名而致富。寬大而短者。名腰鼓骨。主勞碌奔馳。內顧多憂而掣肘。得疎遠之助。成小貴素豐之業也。天性為中等智識。貪利而務名。任勞而受怨。每事回頭思想。逢智而率真。逢愚而利用。事無大小。積極進行而求其成。不分德怨。謹慎攷慮而守其矩。勞碌反覆。而不灰心。小富小貴。而不驕傲。是其一長。

 

骨相第廿九式:

按第廿九圖式。名為青雲上字骨。在後腦海正部。形如上字。有缺左缺右之分。缺左主刑母刑弟兄。又刑女也缺。右主刑父刑妻妾。又刑子也。此為技藝專家。心靈手巧。而有物品器具之發明。古人為異鄉風塵。刻下為歐美遊歷。專門人才。能製造也。天性聰明。負氣任性。智識頗高。記億尤強。有琱艉坏臛牷C立遠志之勇進。妻宮外配而復離異。子星遲成而復弱少。半為不修身之戕賊。半為有偏見之挫折。成功雖多。結怨不少。因愛而生害。落情魔之圈套。臨險而發達。受尚武之鼓勵。膽大心細。志堅術奧也。

 

骨相第三十式:

按第三十圖式。名為碧玉品字骨。在後腦海正部。上一下二。為順品字骨較逸。上二下一。為反品字骨較勞。均主文名之貴。師位之尊。文化專家。教育人才。長於學問而博古溫故。短於理財而社會不深。但紹前業之餘。而有祖德。種靈慧之根。而復發憤。自俸頗儉潔。可為人表。持家尤清白。可立井法。天性明敏慎細。拘節守禮。刻苦自己。待人亦然。呆滯教人。對友尤甚。利義分兩途。有時混合以求之。名權有專責。有時越軌以貪之。多小善而無大惡也。

 

骨相第卅一式:

按第卅一圖式。名為刑剋奴僕骨。即淚堂斜插山根之間。其骨尖小而銳角。三楞而拱長也。略與眼眶骨相混。又名虛花骨。主操下流技藝。而發達也。多記問學之假聰明。又能穎悟而揣其情也。又主優伶界及男是女身。或女為歌妓也。能邀貴人賞識。而進田宅。惟刑剋子女。或有一女。及遲子一也。天性明敏虛浮。器小好勝。陰毒而窄狹。自誇而嫉垢。有時以小恩小惠。而沽慈善之名也。

 

骨相第卅二式:

按第卅二圖式。名為垂針骨。在後腦海正部。直骨從髮際之風府上插。橫骨平耳廓後過去。形以丁字。其骨多享前人遺產。留有數代之業。積有善功。本身無德怨。知足止。不妄動。守範圍。妻宮賢淑。而能持家。子女善教。而無遺累。家少內顧之憂。戚無外患之擾。天性誠樸率真。忠厚穩見。不妄一語而守信。不亂一舉而持重。寬和能吃小虧。退讓能受小辱。以平安為清福。以衣祿為天賜。有時濟危扶困。有一念之善。因戚友而感化也。

 

骨相第卅三式:

按第卅三圖式。名為羅漢骨。又名壽星骨。在耳欄之後。圓式居多。橢圓式居少。二形均主大壽。稟受先天元氣既厚。修養後天形質尤佳。故耋耄期頤不等。但刑妻妾。剋子女。雖多不立。或不力而無靠也。一為有女無子。一為有孫無子。亦有螟蛉承繼而孤獨也。天性忠實愚誠。見小刻薄。量狹而貪。拘泥而動。不論親疏。自利而徇私。不問子女。節儉而慳悋。盛世之忠厚。豐衣足食。亂世之吃虧。暗害遺累。

 

骨相第卅四式:

按第卅四圖式。名為伏吟反吟骨。在年壽之間。直露分節。三曲兩曲。皆名伏吟骨主破梓離鄉。前業雖有而不為用。或失敗之餘而不足。故向外進謀。幾經成敗。終為勞碌挫折。亦有客死他州者。有繼配而旺子女也。左右露節。三曲兩曲。皆名返吟骨。主勞碌。刑子女。剋妻妾。多遺累。有衣祿。常冷退也。天性虛浮外表。而似和達。謀略內疑。而似鬱結。每有狡詐聰明。取決多不適宜。每有猶豫遠謀。運用需多牽制。智小而謀大。力輕而任重。交際慎細和平。而動人觀聽。表示優游容忍。而誘人貪求。以假弄假。加大遂不失為君子。借力用力。如飄搖完全為小人。半為陰險所趨。徇私妄貪。而成晝蛇添足。半為環境所迫。走險弄巧。而為飲鳩止渴。故多挫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