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六壬秘本 清.金正音輯  《》《二》《》《

六壬穿楊百章歌卷之九

朱雀來臨旺相中,行年月建命相逢,驛馬加臨日辰用,高名先在薦書中。

占解試,須得朱雀乘旺相氣,更加年命月建,又傳驛馬加日辰。

朱雀加臨旺相中,上下相生不落空,更乘有氣吉神助,高名科甲喜重重。

太歲為吉將克日辰,年值天乙,定得官也。

歲為將克日辰年,更為傳用是占官,若逢天乙臨生旺,日辰蛇虎卻徒然。

求財須是責青龍,龍喪身時定是凶,入水求之百倍豐,若還出水也成空。

在未,入墓喪身;在雀午乘龍,亦謂喪身求財無氣。在亥謂之入水,利多,在子謂之出水,則利少。

日時之上要財臨,莫犯空亡亡劫神,貴人龍雀乘幹克,二馬帶貴須速尋。

初末傳有氣,怕犯空,貴人等乘日,複見克為財。貴人等帶二馬,乘財者,隔州路出外之財。

年財臨歲月主纏,龍蛇營運及妝奩,玄僧虎孝屠公吏,省眷勾合鬥田園。

玄僧道之財,虎孝家、公吏、屠 。

後陰婦女與金銀,太常衣服貸親人,天空爭奪最不仁,貴人尊長賜時新。

財帶陰後,是婦人金銀釵釧之財;太常是借貸衣服之財。天空是爭奪之財,貴人是尊長賜與之財。

青龍受克利難圖,龍克歲君利有餘,財加生旺意自用,用起空亡才自除。

卯占早近卯陽臨,陰局須遲遠處音。二月中氣分離事,酉居八月反茲尋。卯居陽局,主早信,陽朝信也。卯曰門,卯臨陰局,主晚信並遲。在春分時占得,主分離信。酉臨陽局,主暗遠信並遲信,臨陰局,主早近明信。在秋分占,主分離信。

欲知丹詔發京華,傳內歲君月將查,天馬一處並交加,此為天子信無差。

虎馬卻來厭煞乘,傳中不與水神並,相旺更沒空亡煞,殿頭內職信分明。

殿班內職,走馬信至也。

遠信月將加正時,日上神陰是信期,信建臨官並帝旺,方神無氣信方歸。

日上神陰,是信神。信神帶官旺即來,囚死空即無信也。神建旺處,信至之期。家神旺無信,休囚立至。

武來克信信隨歸,信來克武尚猶遲,更看元武入墓時,此是信來端的期。

信來傳內害兼空,信必欺誣不可從,信為日鬼複刑害,語定侵淩用意凶。

信神帶六害空亡入傳,或立於空亡之地,為詐信。信神為日鬼帶刑害,有人侵淩之意。

行人若要問來期,四課行年六處摧,辰上兩課立見歸,日幹兩課到時遲。

行人行年入四課,得辰上兩課發用,定來速。日上兩課來遲。

正貴為用即時來。三傳俱順卻徘徊。陽日伏吟傳內歸,行人帶馬不須催。正貴為用立至,正時見返吟未到。陽日伏吟,如丙寅日,巳申寅,自外傳內,立至。又如戊寅日,申亥寅,占行人立至,以初傳日辰為用。飛神又帶馬,故來遲。日為外,辰為內,辛未日伏吟,陰日伏吟,未醜戌,自內傳出外,行人未歸也。

欲問行人來未來,但將飛伏二神猜。第三第四不用摧,飛即臨門伏未回。

傳上神克日幹為飛,日幹克傳上神為伏,更加傳上第三第四為用,來得尤速。

白虎行年道路神,貴人太歲本家尊,家旺路衰歸騎奔,家衰路旺未回身。

白虎行年為路,貴歲為家。

路在空亡敗墓鄉,家神克路路神空,行年白虎會今日,便是歸期不用詳。

行年白虎二神合日即歸。

三傳中神克歲君,行子憂災虎病侵,陽吟外至人內傳,陰內傳外杳無音。

游神加孟尚遲遲,仲季加之不從歸,貴人加日至不疑,天罡加季不移時。

遊神,春巳、夏子、秋酉、冬辰,加孟未至,加仲季不久至。

白虎加臨在戌宮,用神卯酉亥相逢,定須即日解歸驄,二馬臨墓占一同。

若是音信尚未通,朱雀之陰問來蹤。

馬旺即到,丁卯日辰時,辰加卯為用,上見虎,又天馬克日上,當是巳時歸。

行逾千里貴前尋,倍此而須數後程。前去後歸兩般論,彼此原來第五辰。

近行龍路月為家,路克家回家克賒。返吟為用月複加,望人立至定無差。

乘神家克路未回,是太陰克青龍所乘神。返吟為用,太陰加立至。返吟時,占行人多不來。

雖是二馬傳墓,亦不來。返吟日為用,與月建相會,立至。

欲將所孕蔔月日,先看發用在何方,一二貴前主弄璋,四三貴後細消詳。

用在第一二課,又在在乙前是男。用在三四課,又乙後是女。

陰人年見有女占,那堪傳送複加年,三傳俱陰女不錯,純是陽時男有緣。行年上見陰是女,陽是男,三傳俱陽生男,俱陰生女。假令用在日陽,陽旺在卯,上見子,子為陽,即生男;陽日取日幹旺處,陰日支生處是也。

三傳內藏卯酉神,兩門出入是其因。子午乘龍妻妾娠,血支血忌生氣並。

月將加產母行年,數至今日日辰看,若值空亡兼命年,三合四煞望生難。

月將加母行年,數至今辰,若空及年命值四殺三合,凶。

用神月建母行年,三處同將一法占,陰即為女陽即男,三處二空胎盡然。

三處見兩重空亡,又加墓地是胎。

螣蛇白虎若重逢,更帶兒傳兩子同,三傳大殺飛廉虎玄同,須更立產在其中。蛇虎兩重者,假令巳作蛇,巳在蛇本位,故雲重。又須帶兒子,主雙生。假如己巳日午將巳時,虎視課,兩重申,申即兩重白虎也,後於申月申時生兩男。若三傳中逢大煞、白虎、天空,立產。大煞旁,金氏朱注“飛廉”。

類不逢空旺相乘,傳生支合事須成,見類日鬼空刑害,所幹不遂類中明。幹事,三傳上下相生,支神三六合幹合,所幹成。雖是見類,與今日為鬼,或刑害空亡,三傳見害,不成。傳中用事之人,須此原本作“比”字。言之。

占婚二後忌刑傷,子逢天后女賢良,醜為天乙男清秀,占妻占得喜非常。

二後無克戰刑害,若子作天后,女新妍;醜作天乙,男清俊。

假如寅卯日占婚,亥卯未局作傳神。必是連枝帶葉親,兩個姑舅作來回。

寅卯日傳曲直,巳午日得炎上。

若逢巳酉醜三傳,婚姻異類隔山川。五行依此言三合,須知四格不同然。

從革難成,眾中分雜之意也。

旺氣與日為官鬼,勾朱貴會訟官司。相曆不陷於涉害,支幹三六合為貴。

占鬼,傳中見旺氣來克,為官鬼,更雀勾貴者,便言事因官府。又神將上下不落空亡,又須不曆涉害。與支幹上三合六合,官司必成,對訟伸雪必勝,人老占病必死。如丙子日午將寅時老病。

相氣日鬼入傳時,吉神生合幹官司,雀勾刑害日財為,落空爭理失便宜。傳中相氣克日為鬼,若得吉神良將,上下相生,六合三合,或幹貴或,主謀生事,及幹官理事,若刑害與日為財者,主官中爭財,落空不成。

相氣初克日為財,定知財上事關懷。將是後陰並六合,便於妻妾位中猜。

傳中見相氣,與日為財,即主財事。後陰六合,便是妻事。為今日子孫,便言子孫。

傳死占日為鬼並,死兼喪吊墓煞乘,蛇虎玄命喪家事,披刑帶煞任須停。

傳中死氣克日,披刑煞等,官任上占得,必因喪人而歸也。

囚動日鬼二獄逢,傳墓勾蛇雀虎叢,官災牢禁系獄中,化作空貴反不凶。

傳見囚氣克日,重加天地二獄,或傳入墓,將見雀等凶。

天獄,春辰、夏午、秋戌、冬子。一雲夏未冬醜。地獄,正戌逆行十二辰,月獄同。

囚氣歲月並飛廉,煞上天赦朱雀兼。官吏終須見赦原,囚與日和藏避占。傳中囚死動,歲月二馬並大煞,或大殺之上得雀與天赦,定赦原。若囚氣與正和,神將無戰者,其人占藏避。天赦,正未順四季。大煞,正戌、二巳、三午、四未、五寅、六卯、七辰、八亥、九子、十醜、十一申、十二酉,即飛廉。

休動與正墓神並,被刑害鬼病來縈,老幼逢休死之靈,如用官鬼訟之嗔。傳中休氣動,今日墓神披刑害鬼,主占病。與日何類,便是何等人病。生日為父母,即言父母老者之類。小兒占得必死。生氣才生,休乃老者,故曰死。

卯酉為格子午關,天罡加處事多艱。加於子卯多阻滯,午酉河津道路艱。

天罡加子午為關,卯酉為格。子上為天關,午上為地關。卯為天格,酉上為地格。

天之關格,必因天時風雨之類所格;地之關格,必因路險河漲、關津所格。

涉害為用得火神,下臨壬癸隔江津。土神若見甲與寅,定應阻隔在山林。

涉害為用,得火神,下臨壬癸,水路有阻隔。若用土神,下臨甲寅,以山林來向有阻也。

涉害為用得金神,下臨巳午散財因。木神在於庚辛上,衢路兵戈阻隔人。

更以式中刑害空亡、官鬼旺相休囚消息言之。

天空乘未井為妖,家內興災非一朝。勾陳辰卯訟相抬,血忌來臨訟不饒。

井妖,主家中有宿病之人。

勾陳朱雀及六合,官事占之未免迍。如乘戌卯醜傳上,問病須教淚滿襟。

河魁休舊住河魁,尊長遭殃是此媒。若逢天后陰人害,戌日醜加戌上猜。

戌日加戌,尊長病。戌日醜加戌同。

歲臨支上人宅迍,下克之時災更深。支上鬼加主遷動,如逢白虎病傷人。

太歲入宅,又克支,凶;加支,是鬼,主宅移。

祿前一位為羊刃,三傳日辰忌見臨。非官即病膿血疾,加宅作虎血陰人。

六合乙卯木為之,子孫凶吉憂中推。如臨申酉定悲泣,木絕鬼禍逢何疑。

申酉作六合,子不利。

天后三傳與日辰,天后之陰虎害人,占妻病此驗如神,假饒有救死為鄰。

男子占之克妻,假令丙寅日子將辰時,戌加寅為用,占妻病,乃半月必死,後陰作虎。

醜加戌土作白虎,外人喪服入家中。午加卯上子細家,托人失信事無功。

寅能生火,卯能殺也。火生於寅,敗於卯。午加卯用,庚壬二子日。

醜加河魁更作空,奴僕為人最叵容。加臨支上混一同,未許教君取次窮。

醜加支上虎臨傳,田產交加事可占。切須僧道事干連,式中推究意精專。

午加支上作螣蛇,寅日占來回祿嗟。假饒得免焚其宅,遺禍鄉鄰亂似麻。壬寅日午加寅。

巳到天罡定主喪,出門或見哭彷徨。若臨幹上作朱雀,定知官事與推詳。

巳加辰,為孝服事,或出門途、哭泣事。乙木主喪車,巳為軫星。巳加朱雀,必占灶事。庚辛

占見蒿矢,巳加辰;癸卯日辰加卯,巳加辰,午加巳,三傳辰巳午;

癸酉日遙克,未加申,巳加午,午加未,三傳未午巳。

巳加卯上意何如?木履弓弩推不虛。加申作陰口舌虞,入官事訟必因朱。巳加卯,以木履弓弩推之,若巳加申作太陰,主陰人和合,中有口舌。若作雀,便言訟。巳加申相刑合,癸亥日是;辛卯、癸未日,巳加卯遙克。

螣蛇入廟刀鐵因,翻作青龍險峻臨。申加巳上用為真,古法分明驗若神。申加巳,定占刀鐵事。若作龍,疑險事。申亥寅,六甲、六丁、六丙、庚寅、丁巳,夜蛇;壬寅、癸巳,夜龍。

鬥加日本名天獄,得是須知蔔訟庭。會見貴人並六害,交加之事及相縈。

乙日辰加亥,乙木生於亥,辰鬥罡也,故知占訟。又見貴人六害,主交加牽連。

午火臨亥死絕神,傳中醜午害同詳。若還臨在空亡上,定知虛擾不為殃。

傳中醜午為六害,入空亡不為殃。午醜申,子未寅。

假令今日是庚辰,太乙為用屬比鄰。辰日若用起太乙,應在未日巳時真。

用傳與日是妻財,類是陰人反卦猜。更見後陰並六合,妻背夫心仔細裁。

妻財類,須是陰神及反吟,作如此占。

大凡遠近日何占,用占月內歲尋常。傳神旬堣ㄤ磛央A直日無疑應日前。

如太歲在寅,發用在寅,則在年內;用起鬥建,則應在月內;用起日幹,不出旬;用起支神,不出一日。

奴是天魁與天空,從魁為婢太陰同。妾求天乙若臨從,分明花藥作儀容。

壬癸終於艮卦中,事若浮雲豈有蹤?甲慚乙尤怕到離宮,花隨流水去匆匆。

絕神,木到午死,水到艮病。

戊己怕逢曲直鄉,木旺逢侵忌有殃。庚辛炎上不商量,火忌水神有所妨。

鬼三合,戊己土知木局,為鬼旺,庚辛日炎上,不利。

丙丁龍合散人財,勾陳辰神主官災。白虎魁罡巳午來,中人孝服事堪猜。

神將自戰,龍合屬木,丙丁見之,為火出木盡灰煙。勾陳土加卯不得地,魁罡加巳午主孝服。

進策幹謁到侯門,日辰年上貴人存。龍合入傳喜氣津,蛇虎加之必避奔。

須是貴加日辰行年,龍合入傳,主貴人見喜。蛇虎不出現,縱見亦不喜。

子午返吟移床房,己巳元武灶兩廂。天空加巳灶破損,此言應驗不尋常。

己巳日返吟,夜將得元武,主兩處有灶。

亥日辰加亥用真,退人進口豈僉音?天門在亥天關辰,此法從來不易深。

體得無淫六害隨,娼家婦女不須疑。酉日落空亡酉地,寡婦元來極易詳。

如甲戌旬,以申酉為空亡。

旺鬼占官屬禁囚,相妻爭貸死傷憂。囚主訟刑休病愁,此法從來不易求。春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如戊己日占得木神動,主官事。若傳入三光、三陽等課,不得一例斷之為官事也。壬癸日占得用起火神准的,若不是妻財,不得一例斷之。

龍為玄武乘牛背,加在日神為用辰。來情定是占走失,甲戊庚戌日為真。

辰加醜見元武,如今日支幹,又是發用。若是甲戊庚三戌日得此課,定占走失。

辰加酉上作青龍,刺腿之人必是傭。辰還加亥作玄武,貴失終須是敗蹤。

刺龍指腿上之人。

玄武在亥盜難追,在戌須關入墓迷。若帶空亡敗可期,帶馬他鄉定捕之。

或臨羊刃主殘傷,大煞主財落空亡。帶死不過三日敗,生氣出月見其贓。

元武臨羊刃主傷,大殺主失。

物初主末賊居中,初克中傳贓露蹤。末克其中囚首捕,中來克末反遭凶。

中來克末,盜傷捕人、害主故也。

元乘二馬不辭危,跨屋逾垣捷似飛。地戶水窗穿竅入,天門樓閣逐繩歸。

地戶,坎宮也,玄乘地戶,必從水地道來。乘天門,必自天梯繩來。

玄武天門二馬馳,長繩之煞就中推,何必逾牆鑿壁回?天窗懸煞入無疑。

長繩殺,正酉順四仲,周而復始。

用起三交羅網同,關隔相並路難通,三者數逢盜易窮,空亡劫反失前功。

天羅地網卦,易敗;空亡,便執捕,亦遠遁不獲。

勾陳一神忌落空,捕人百計不成功。若非怯懦賞不克,盜棄旺氣難當鋒。要勾陳有氣。若在空亡,非捕人力不能敵,即賞錢不克其意,不宜勾前。元武旺又得地,則難捕。春占甲乙木為武臨寅卯,得也;臨申酉,失也。

武居死氣日辰刑,雀來克武盜哀鳴。玄武若與德神並,不須更問賊人名。有德不敗。

失脫逃亡欲問津,但欲玄武即陰神。天乙在前盜伏匿,天乙在後去逡巡。

路神乘虎物乘陰,敗墓贓明官旺沉。路克太陰贓自見,陰來克虎物難尋。

更看路神幹合處,見將贓出定何辰。

太陰,財也。不墓絕,不在官旺之地,失財物見。欲贓出,以路幹合處期之。

陽罡為墓與日居,中他賊害事非虛。天罡為龍惡人爽,盜不出龍文刺軀。

罡為墓鬼,與日幹並,故主賊謀害。

日幹之神是主人,奴婢卻于辰上尋。初傳主人逃是末,歲月破空逃損身。

主克逃者易獲,空亡、歲月破,逃者凶。

逃在臨官帝旺鄉,回來害主必為殃。勾陳乘處是逃者,勾陳在午取南方。

看勾陳臨何方。如臨午,逃者在南方,餘仿此。

子逃父貴子勾神,父若克子子易尋。子來克父多不返,空亡無氣去因循。

勾弟空兄逃外因,弟逃克空兄克陳。遞克都是不歸人,欲知逃處貴太陰。

且如陰乘卯,在東方之類。

課中惟有病難推,月厭作虎加在支。死氣入傳凶太甚,定知三日死無疑。

常占主哭聲,占病必死。

虎加生氣病傳屍,幹絕用神竟定衰。未醜加卯目無輝,若占婦人病必危。

目無輝者,言目不明也。

玄胎心腹滿膨脹,嬰兒占之必夭亡。貴坐魁罡須氣逆,昏迷元武共消詳。

占病懸胎課,必心腹滿悶,小兒再受胎之象。乳食有傷吐瀉而死。

貴作魁罡,北方勾魂之卒已到。即北陰遣卒拿魂。

龍乘死氣夏秋棺,虎作喪門救療難。若見魁罡本命上,加幹為用必歸泉。

青龍夏難飛,季占得為棺槨。喪門加白虎上,凶。

甲乙之日病來占,天罡加卯作初傳。若逢白虎傳中現,必是腰疼不可言。

支刑落空小口亡,六害臨宅是憂惶。日德落空尊長亡,若無尊長自身防。

占小兒,忌支刑,更空亡六害加宅,主啾唧。日德空亡,凶。

甲日辰加寅用時,定知宅內不和夷。天罡加卯妻應病,寅卯辰年吐不醫。

血支血忌白虎並,家間膿血病纏嬰。鬼罡加支伏屍在,虎臨日本命歸陰。

白虎加支血忌災,虎加本命日難產。闕下二句無考。

天后臨日作日鬼,婦人脾血病連綿。若是神後加罡上,婦毆其姑不可言。

天后加日為鬼,血崩之症。子加辰,主婦犯悖逆。

蛇入雞巢虎入乘,女人積氣已成形。巳加亥作死氣上,自縊傷身在宅驚。

巳加酉作虎,女人血屙。巳加亥作死氣上宅,宅自縊鬼為祟。

子加天罡作白虎,辛日占病定難醫。午作螣蛇臨酉上,一體消詳不用疑。

六辛日午為貴人,雖不入傳亦凶,亦主長上人不吉。

辛酉占病未加寅,傳中蛇虎又同臨。未中鬼宿遭寅克,婦人邪氣喪其心。

未中有鬼宿,小吉為婦人,加寅鬼門上受克,主病在心。

猴入雞巢虎又乘,夏四五月麥收成。餘月來占別有情,定知占病甚分明。

傳中太乙克幹神,子將白虎氣沉沉。若占事定幹兒女,此法占之若有神。

太乙入傳為日支鬼,占事則幹兒女為擾。

青龍亥子若相逢,白虎偏嫌巳午宮。天君未上休占病,若因青龍若歸蹤。

婦人不利,占病即死。

白虎從來號惡神,占病傳中忌見君。克幹更臨年命上,墓神死氣定傷人。

喪吊三丘五墓臨,浴盆玄至作傳神。貴人克命人便到,魂歸岱嶺只逡巡。

丙辰日占,亥申巳愛克日,亥用庚,又乘生氣受日鬼是也。

勾陳血氣為頭疼,空用腹餒及師憎。武用脾腎手足病,河伯鬼神願未清。

勾陳為病,血氣壅腫,傷寒之疾。空鬼,師為祟主。

武主脾腎瀉痢之疾。鬼祟即河伯等心願,速宜酬禳。

辛金絕氣在寅方,女人占病命堪傷,虎化兒子于北地,爪牙無用不須防。

虎庚申金鄉到於亥子二位水鄉,是虎化子,不凶。以其相生之謂也,故不凶。

太陰辛酉,忌臨寅位,此金絕之地也。

犬入豬欄久必殃,羊投虎穴複為常。醫師絡繹不離房,須知覆體命難量。

戌日加亥,久病可待。未日寅加作太常,定主來占病。

此首金氏旁改雲“犬入豬欄長上當,羊投虎穴不尋常,醫師絡繹不離房,有救幹神解此殃。”

盜神之法兩邊求,六甲旬前一位搜。不然春卯夏午頭,秋雞冬鼠問根由。

六甲旬前一辰,如甲子旬在醜上之類。元武乘盜神,並皆主盜。又武之陰為盜神。

通天鬼翼賦卷之十

宜討神淵,窮究方員。

討,論也。神淵者,鬼神之機妙也。

測陰陽之隱奧,剖天地之幽玄。

亡蹤獲兔,妙在日辰之通變;

無中取有,先論支幹之當權。

幹為身,支為宅。

日者尊長官人,東南賢德,京府州軍,弓箭羅網,克辰上神,順也。

辰者卑幼,小人奸邪,百姓,西北鎮店,馬獸魚鱉,克日上神,逆也。宜細辨之。

破合刑沖,克處先推發用;局分向背,當臨孟季精研。

晝夜貴人逆順,六壬之主也。當觀其式內貴人,加孟責季上神;加季仲上神;加仲孟神。

若年主事神則於日格上定。又法准應,來無季孟神主事,便用貴人。

用順,前三傳主事;用逆,後三傳主事也。

是以相生而不擾,戰敵以成凶。

用死終生,若涸鮃之得水;用生終死,如被火以投風。

初死末生名出墓,獄不成凶;死者墓之地,生者旺之鄉也。

不義不仁,蓋為傳中反背。有來有去,皆因數母和同。

子加母,失禮,逆也。母加子,有理,順也。出《神樞經》。

假如初見子,末見申,金生水,子加母逆;初寅末午,木生火,母見子,順也。

惡將相刑,逢鬼賊而可畏;

生神同德,遇吉將而有權。

終末克始,夜行逢道;

始克終末,逸馬失韁。

初凶後吉,穿針於皓月之中;

始吉終凶,秉燭於狂風之內。

式中全吉,未必無凶。

三傳皆吉,若逢旺鬼賊日,吉變為凶。假令壬癸日未醜戌,將得龍後乙,全局。緣三土克水,日鬼太旺。此因財上起禍。子是女人,必訟於官,乃吉中有凶也。

若犯純凶;凶中有吉;傳中有鬼,須察休囚。

見相鬼爭財,旺鬼官事,休鬼疾病,死鬼喪孝,囚鬼官刑。

所立之方,何人得地。

詳所立之方,如鬼臨申酉,西方人生害,餘准此詳雲。

救神失備,未必無凶。

假如庚寅日正月寅時課,太乙臨庚為用,是日鬼。中傳功曹,末見登明。此末傳克初為救神。太乙臨始為近,登明加寅為遠。登明見太乙克庚,欲救地逆遠,勢力不逮,此為失備也。

若犯空亡,密雲不雨。吉凶皆不成也。

日辰戰鬥,詳勝負以驗虛真。

旺相氣真實也,囚死氣虛詐也。日神克支神,主勝;辰神克幹神,客勝也。

支幹偕和,會陰陽而能罪結。

日神相生,必解凶也。

剛柔上下內外,推男女憂疑。

剛日發用,上克下,事從外來,因男子起。下克上,事從內起因女人起。神遙克日,事從外起;日遙克神,事從內生。剛昴主外,柔昴主內。

用事傳神休旺,察往來否泰。

發用月建傳神,用太歲,一年之事;月建一月之事。日辰旬中一日之事。出《金匱經》。

生我日喜,克我日悲。

壬癸日庚辛,主喜事也。

罡臨前後,己性推期。

罡者,辰也,若臨日辰前,其災已過;在日辰後,其災未退。若罡在日辰,旦名。

相傷兮縈災內外。

日克辰戰,日遙克神,主內起。辰遙克日,主外起。以天官斷之。

陰陽進退,辨高低新故浮沉。

日上陰陽之神,主於自身;辰上陰陽之神,主於他人。

事用分途,詳內外虛防克己。

主事神屬陰,管其內事;發用神屬陽,管其外事。

分途者,子為升陽之途,午為適陰之途。用神臨子至巳為內,午至亥為外,外逆內順。

五行或臨交類,主鬥為奇。

金入木則官事口舌,水入火則主驚恐,土入水主遺財病,木入土主牢獄口舌。假如二月乙巳日午時占,從魁臨巳為用,將得六合木臨金;中見大吉土,天后水臨之,此為水入土;末傳太乙火將,得白虎,此為金入火。三傳戰鬥,此之為交車也。類者,五行同類相臨也。臨金,移途分異,相傷呻吟;木加木非災飛禍,爭財競祿;水加水口舌盜賊;火加火口舌飛禍,疾病相畏;土加土住居不常,遷徒之象。假如八月甲子日辰時,寅巳申三傳,乃臨同類也。

八方涉有淺深,風飄水漲。

此又論遠行阻隔閉塞之厄。八方者,八卦也。如乾金老陽,坤土老陰之類。

假令三月乙卯酉時占,天罡加卯為用,將得勾陳;中傳太乙,將得青龍;末傳勝光,將得天空。卦名龍戰、亂首、斬關、無淫,此課主家宅不甯,卑淩尊老,因此遁離道路,天地閉塞,門戶不通。又主雷雨閃電,何也?法曰:天罡為關,下加卯為門戶;卯屬震,震為雷雨。臨六害,式中見青龍主雨,中見太乙,巽為風。又見勾陳,卦名龍戰,必有風雨關津之隔。
涉有淺深者,涉害也。若用神涉害,將得火臨水,為江河泛漲之隔。若用土神,下臨寅卯,因山林有阻。若用金神,下臨丙丁,主消折財帛之隔。若水神下臨庚辛,因兵賊隔。用神下涉害寅卯,主風。若亥子,江河水漲之隔。餘詳之。

天乙順逆,推陰女之與陽男。

天乙順,利陽男,不利女人。天一逆,利女子,不利男人。

支幹盤旋,分速前之同緩後。

發用、日辰在天乙前順主事速。發用、日辰在天乙後逆,主事慢。

神藏煞沒,罡鬥移宮。內外潛機,用推孟季。

神藏則吉,煞沒無凶。若天罡加孟,神在內,煞在外。加仲,神在門,殺將入;加季,神在外,煞在內。

頻頻災蹇,年神與日將相仇。

年者,男一歲起丙寅順行;女一歲起壬申逆行。右年上神克日上神,名不及;日上神克年上神,名失節。若見此神,凶不可解。

簇簇官災,天乙受用神所制。

用神遙克貴神,名四閉卦,凶神同克發用者,大凶。

畏鄉有鬼,面皺眉頭。

克日之鄉見鬼宅,是名鬼得地,必主愁嗟。假如庚辰日申將未時,勝光發用,將得螣蛇,下臨巳而克庚,為畏鄉之鬼。無救神主愁也。假令十月辛亥日未時,午臨亥,下賊發上,與日為鬼。

族內逢親,宅生喜悅。

若式中見官鬼可愁,若遇親戚,無損害之意。可喜。常以陽幹生今日為父,陰乾生今日為母。陽支生今日為叔,陰支生今日為外母。今日比陽幹為兄,今日比陰乾為弟妹。今日生陽支為侄,陰支為侄女。今日克陰乾為妻,克支為妾。假令庚年正月甲寅日酉時占,日上神為用,甲日以辰為財,時遁是其子孫。何也?為日上事神,遁得丙辰為子孫。將六合木與今日比和。若乘太陰白虎,克日木為鬼,卻財化為鬼也。

傳中副將,鬼賊惡並于宮中。

式中副將與將同宮賊日,其災可發。若無副將,其災不可發也。白虎正月申順支,主道路喪亡。朱雀正月巳順支,主官災口舌。勾陳正月醜順支,主鬥訟。玄武正月亥順支,主盜賊陰私伏匿。螣蛇正月辰順支,主驚恐。天空旬內納音,不主事。如甲子日甲子旬見水是也,此神主虛詐。假令正月庚午日寅時占,日上見太乙賊日,將朱雀,正月起巳,此為同宮賊日,其災禍必須發也。

宅日呻吟,蛇虎忌臨于支上。

常以日為人,辰為宅,蛇虎臨於辰上,並克日辰,主呻吟也。

角星來臨四仲,關隔難通。

角木狡,天罡中星也。罡加子午卯酉為關隔閉塞。卯酉為隔。子午為關。加子為天關,加午為地關。加卯為天隔。加酉地隔。凡課遇天地關隔,所為之事或因地利,或衢路關津隔。或因天時風雨所阻。卯酉為門戶,關隔者,亦有多門。三交、天羅地網、斬關、從革主隔,遇旺相氣與吉將並,主改革,變富貴之福也。若天獄歲月二破與蛇虎並,主喪死兵革之凶隔。若用干犯亡而有行之兆。從革謂其革故,有旺氣則革而增進,死氣則革而主退。若巳酉醜,革變而不順,主隔也。三傳內戰,主內外不相和而隔。三傳內,若中傳克始末,主首尾不見而隔。剛昴,道路關梁而隔。柔昴與伏吟,主潛伏不欲見人而隔。若涉害,主道路有隔也。

武盜若匿孤虛,追收不捕。

元武逆度四辰,為武盜。假令正月甲子日卯時來占,天鬼為用,將得六合,中得天罡,上見元武,此為元武之陽神,追亡女,在陽神下也。其女必往西南去,以玄武臨申故也。從武逆數四辰,見大吉臨巳,此元武之陰神也。若追亡男,主盜賊必東南去也。若旬日之內,以玄武本位上所得之神為陰神,即武盜也。假令四月乙酉日子將占,太乙臨酉,將得元武,為亡女在西方。太乙本位得大吉,以為武盜。緣大吉帶相氣,不敢為盜,乃責大吉本位上,見從魁,此為盜神,上見螣蛇,下臨丘塚,盜人從西往東,丘墓之仙。必見驚恐而敗匿藏隱也。元武若匿孤虛之地,捕者不獲。

旬 中 孤 虛

甲子 戌亥 辰巳

甲戌 申酉 寅卯

甲申 午未 子醜

甲午 辰巳 戌亥

甲辰 寅卯 申酉

甲寅 子醜 午未

天門地戶,乘神符而涉杜門。玉女扶身,作禹步而乘黃黑。

論亡匿之人,若遇此,即可通於鬼神也。天門地戶,經雲:“六合為天門,太陰為地戶。逃亡當令六合臨日,太陰臨辰而出,為天門地戶,不可克逃人年上神也。”六合太陰者,天道也,亡人乘之,乃萬全。若有九天九地,必萬里安。

又一注:“九天九地各有上下,春寅為九天上,申為九天下;夏午為九天上,子為九天下。秋申為九天上,寅為九天下。冬子為九天上,午為九天下。太陰臨九地下,六合臨九天上,臨杜門而出,逃亡人必免其禍也。杜乃八門中之一門也。此門可以逃遁。八門者,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出休門,遇貴人得財。出生門,遇官吉。出傷門,見血光逢盜。出杜門,利隱遁逃匿。出景門,破財,八十埵N。出死門,主死喪哭泣之事。出驚門,遇鬥訟驚恐。出開門,逢酒食提挈。

假令十月寅將,壬辰日戌時,占得小吉臨卯為用,此為門戶動搖,為因訴訟文字交加,雀乘小吉與日為鬼,事有不寧,逃亡也。中見登明,將得天空,必因欺詐而起。甲申旬,以午未為孤,下臨孤而必逃匿,終不能獲。末見太沖,將得太陰,下臨日上辰上見傳送,將得六合,此為天門。壬辰日,秋冬日在七宮,太陰臨生門,逃必善終也。

神符者,《六甲經》雲:“每出天門入地戶,或出地戶入天門,執神符而去。神符者,必以月蝕夜,取牡荊木,或梧桐木,必陰上之木,長九寸,廣二寸,厚三分,辰砂書神名字於上。”

丁神 名 字

丁卯 九林 陰荄

丁酉 費 子楊

丁未 屈 玉

丁巳 許威 地道

丁醜 梁立 叔

丁亥 陸成 陵音

凡書六神,錦囊盛之,逃時手指前方,玉女者,乃六丁也。經雲“玉女左右,遠行不及,登天梁者,亦不可極。入地戶者,隱無形三城,乘青龍者,一十九堙A三翼乙神所福也。禹步者,太乙之正面也。左足在前,右足在後,乃趨三步,或九步是也。初出禹步入也。空之辰難所見也。”又經雲:“亡匿者,向其上呼其神名,去則追我,來則藏我,以左手中指畫地,取土置地上,又塗鼻、人中,咒曰‘天翻地覆,九道皆塞。有追我者,至此而極。’咒訖,因越而行六十步,解衣服,草置地,以為門梁,越而去,取其半草半障龍回捉,太陰中無人見也。”又經雲:“四天者,功曹傳送及用勝光,各不欲克今日,是謂陰之陽沖強,親者必變妖殃,以知天門不獲,天門不敵亡人年上神,以知地戶不獲孤虛之神,不欲見亡人,始日以知,豈不獲其神金氏旁注改‘辰’,必定其神,六癸之神不欲克亡人,始雲日辰乃建除滿平定執破危成收開閉之地,亡人不獲,餘者皆敗。假令二月建卯,辰為除,未為定,所為傳相得微審下道至秘要而神參也。”

發用咸臨健旺,舉事亨通。支幹上帶休囚,心懷畏懼。青龍氣逢衰鬼,產致虛花。

吉將主吉,帶休囚之鬼克日者,變喜成凶也。假令正月甲子日申時,青龍主錢財之喜,傳送乃日鬼,有爭訟事也。

白虎神值生合,憂成吉利。

白虎主病死,下乘生旺相氣,與今日相生、三合、六合,必患人臨喪而能複生,乃為吉也。

命遇不合,由旬內之低昂。

若式中雖遇三合六合,吉不遇吉者,何由?六甲旬中之空亡,天空不見人也。

財不進財,奈鬼途之阻隔。

假令八月丙子日巳時占,以河魁發用,將得天后,中傳從鬼,將得太陰,末傳傳送,將元武,此課主女人二子,隱匿道路財帛,卻後賊人當路阻隔,終不得入手,見賊為發用也。

乙庚懷暗,喜怖巳午。之為雙金,木作財星。畏丙丁之見害,奇儀若犯,枯木重榮。

三奇,子戌旬醜發用,申午旬子用,辰寅旬亥用。六儀六甲旬首發用也,主病者有康吉之兆。

刑害相臨,昏燈盡燎。三刑六害傳中見者,災難解也。

又值傳中光怪,須憂煙灶生災。光怪神,正月起戌逆行四季,主有火災。

索煞傷身,恐有稠林自縊。

索煞,正月起卯逆行四仲,與蛇虎臨並及乘死神者,主自縊。

死神同立白虎,哭泣臨門。

死神正月起巳,順行十二支。與白虎並,主有死傷之厄。式中見兒女,即言兒女。若見父母,即言父母也。

井煞相乘死氣,凶殃防水。

井煞,正月起未,順行十二支。死氣,正月起午,順行。二煞若乘白虎六害而克日者,主落井之災。若不克者,不死于井中,臨危有救。

奸門天后,婦女荒淫。

奸門者,正月起申順行四孟。與天后並,主婦女淫泆。又得昴星、無淫、六合尤應也。陽不備,二女爭男。陰不備,二男爭女。下克上,三傳皆陽,男佞女也。三傳皆陰,女佞男也。三傳二陽一陰,男爭女。三傳二陰一陽,女爭男。陽神得地,男吉;陰神得地,女吉。

獄吏天牢,官刑禁系。

獄神,正月起未,順行四季。又雲,獄神正月從辰,二月戌,十二月周而復始,辰戌起止。吏神,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天牢,正月起醜,逆行十二支。惡煞克日,主牢獄官司不利。

天道見反覆,量動靜而遊清波。

天地翻覆,即返吟,凡百事不寧也。

課象臨歧路,見遊行而複白玉。

臨歧者,在道路也。詳何卦主于遠行。涉害、彈射、遊子,不可不知也。涉害,主沉滯遲留,蒿矢主日月歲久,不然地理遠也,必有交加之意。若用神與日三合六合,三傳終始相得,吉辰良將不內戰,主外來遠信至也。若用神與日比,或臨卯酉,遊神並不落空亡,遊神戲神易至。游神春醜、夏子、秋亥、冬戌,戲神春巳、夏子、秋酉、冬辰。又天驛二馬並行人至。又末傳為足,若犯卯酉二門,行人即至。天馬,正午順行六陽,驛馬,如正月在申是也。

途中進發,用神臨日後盤桓。

若式中見進神,足動臨門,為進發也。路上不見者,盤桓也。進神,末傳是。

發用為期,至日亦同於禍福。

期,謂行人到日之期也。以發用之神定之。如前入禍福之期也。假如正月占,用起太沖,二月行人至;用起天罡,三月至。

兩途惑意,日辰左右以規模。

若路途兩歧,幹吉左道通,支吉右道通。幹吉大道通,支吉小道通。

三路迷心,罡鬥用觀于孟季。罡臨孟,左道。臨仲,中道。臨季,右道通也。

昏迷失路,參角堪前。

若行人逢昏暗,不辨面前路,於傳送下入十步,得左道也。參水猿者,申中宿也。鬥罡下五十步,得正路也。角木蛟者,辰中之宿也。

秦吳獲膳,房井求泉。

若遇途中饑餒,大吉小吉下求之得。秦者,小吉之分。吳者,大吉之分也。小吉太沖下逢泉水。井木犴者,未中宿也。房日兔者,卯中宿也。此又論求飲覓水,但消息言之。

盜若侵財,用神怕傷於日鬼。

盜者,或式中見鬼克日,返被用事之神克之,其神不能與日為害以為盜也。假令甲日占,用神見勝光,或式中傳送為日鬼,受勝光所克,其鬼不能為禍。兩暗中為盜,若事克,必偷內財,神克必偷外內。

賊如同德,遊者臨畏於更闌。

賊神者,六甲前二辰是也。假如甲子旬,大吉是也。又經雲:“春卯夏午秋酉冬子。”若賊神同元武,主盜賊,不同宮非也。若元武與德神並者,主真武神君。若元武神乘日分之財,為空亡,主遺失也。若日下之財,主破財也。遊者,甲己日醜,乙庚日子,丙辛日寅,丁壬日巳,戊癸日申。若遊者加日辰,今日至,可畏於更闌。若臨後一日,來日到。若後三辰,三日必至。臨日前四辰,賊不來也。

惡煞相刑,見白虎而防刃器。

若賊神與元武帶殺相刑於日,又式中見勾陳白虎,必鬥殺傷人傷財也。

賊神克處,棄天馬而謹飛垣。元武盜神同克宅處,入來之方,若盜神同天日馬,其賊經所克之方飛垣而跳牆也。若不乘馬,必穿壁穴牆而來。若玄武乘天門,必虛空自台閣入來。若入鼠穴,水坑中來。若乘游索煞,主跳簾子窗中,用索懸下,入來為盜也。

用察始終,可量勝敗。武臨生處,蹤得逍遙。武臨生旺處,賊不敗。

察東西而推窮審辨。如元武臨醜,則東北之方,認其顏色。

分遠近而追捕根因。

又視盜所臨處與賊人所入之方。如神後數九,河魁數五,自得四十五。不加也。囚死者,以減方之。

陰推歲建,陰發魁罡。君臣謀陷,夫婦情傷。

四課連珠,執吉凶而齊動;三傳紹旺,迭勝負以頻詳。

陰合陽扶諸禁戶,私門有喜;貴人用事臨房昴,遷轉無殃。

凡所求占須憑事類,有則盈盈,無則蕩蕩,乃玉匣之貴寶,獲天地之靈祥。

大六壬玉成歌注解卷之十一

六壬玄妙有靈機,支幹神將辨安危。

日為君,辰為臣;日為男,辰為女。幹是日,支是辰。辨安危,又看神將加臨吉凶善惡言之。

克沖刑破衰休害,七者言凶必定期。

上下相刑,傳中相破,發用相害,又是死囚休廢氣,加干支上及用神者,為凶兆之事。細審一刑、二破、三克、四害、五休、六死、七囚,凡神將有此七者即凶。

德合相生並旺氣,吉屯相從福自隨。

甲己德在寅,乙庚在申,丙辛在巳,丁壬在亥,戊癸在巳。所謂支德,前五辰是也。

假令子日在巳,醜日在午,又三合六合,上下相生,旺相有氣,以上皆為吉慶。如課中見此,又有吉神加臨,百事亨通。

將是神兮神是將,若遇青龍便是寅。

天元十二將,貴蛇之類;地元十二將,功曹太沖之類。假令乙丑日見白虎是德神也,餘仿此。假令甲子日得青龍入辰兩課,為外人入內。青龍在申酉上受克,亥子喜水生木也。

日主尊外並人類,辰為卑幼宅兼身。

日為尊、為外、為己身也,辰為卑、為內、為宅、為物類也。兩課有凶戰者,主宅中有人作禍。旺相為陽人,休囚為陰人。切忌天目、勾陳、白虎臨宅。慮游魯二都煞者,乃主賊人盜神臨宅。又慮魁罡臨宅克宅,主亡失事。

占時考校日和辰,是財是鬼是何神。

假令甲乙日得辰戌醜未四辰,為財;申酉為日鬼,主勾連官事。

假令是庚辛金,見土神為休氣,是父母;見金神為旺神,是兄弟;見木神為死氣,是妻財。在日兩課克者為外財,在辰兩課克者為內財。

見機兩用艱辛險,疑惑先難後易成。

凡課俱比俱不比,先取四孟為用神。名見機卦,主有兩事。又有艱難之意。占事主有疑惑不決,先難後易也。

知一每事須知近,遙克當傳主遠尋。

此卦占失,不離兩鄰。故知一主諸近事也。不宜占訟,和則吉。神遙克日名蒿矢,日遙克神是彈射,主曖昧口舌遠望事。看神將吉凶言之。

玄胎生下人占病,當用生下定有嬰。

三傳俱孟,上生下,主占病。下生上,主胎。用神如在長生上,乃生玄胎也。婦人占懷孕,男子占主有親事動。更看將神吉凶。蓋申巳寅亥合體,主親。亥申巳寅害體,主官事曖昧。

反吟占者休言定,往復雙雙兩事因。

反吟占事不一,須占兩事,主事往復未定之象。

常占須主身離動,不動人情有怨嗔。

反吟主身動,若不動有口舌、人情不足指事。

伏吟舉動心無遂,剛主行人到戶庭。

伏吟主求謀未遂,剛日占行人至,柔日不至。

卦隨三交吉凶定,昴星蛇虎火殃迍。

三交是三傳皆仲。若非酉加午即是酉加子。卯上有凶將,主釜鳴。上見天空,主失五音之物。青龍太常朱雀主遷官;見勾陳陰後玄武主走失;上見蛇虎生旺,三傳內見天喜驛馬者,主交集之象。昴星卦發用見蛇虎,占病必死。占官事主枷鎖,太常主曖昧事。

歲月相傷尊長禍,虎臨弔喪哭聲頻。

太歲月建相克為用,得凶將者尊長災。若俱陽是男,俱陰是女。

歲前二辰是喪門,歲後二辰是吊客。白虎加臨為用,主哭聲動。

三刑為鬼人家破,馬吉加年職轉升。

三刑入傳交戰者,大凶。煞傷日辰,主家破人亡,不知之事。日鬼為用,加行年本命,更見驛馬,天官朱雀太常,主遷官。

墓神加日身災滯,支煞幹臨為所迍。

墓神加日主災滯,支為卑幹為尊,支煞臨幹主事迍邅。

歲同死虎加年命,相刑之月氣歸陰。

太歲同白虎乘死氣加行年本命,占病必死。假令申年四月庚寅日申時占伏吟卦,申加行年上占病主凶。太歲白虎來傷行年,四月內主死。餘仿此推。

日鬼加臨辰兩課,門中官事乃相榮。

日鬼加辰之兩課,主門中官事勾連。假如三月壬戌日反吟課是也。更以神將言之。

吉將遭傷求事阻,凶神受制事還成。

吉將逢休敗死氣亦當有阻難。

時傷年命入傳來,忽然卒報有驚駭。

占時如克行年本命者有卒報驚恐之事。

德神動處吉相遂,反遭刑克見凶災。

德神發用,又乘吉將,主有相扶喜事。假令己日傳見寅,寅又加申,為寅巳申三刑如申酉上或見白虎或申酉加寅卯是遭刑克,亦主有災。

支上有鬼家移動,幹若逢之人必衰。

假令申酉日上見巳午,主遷移。日上兩課見發用有鬼加,主官事。

日破對隔人離別,鬼值夜時宅破乘。

日之兩課有對神隔,主有人離隔。假如乙日辰上見六合乘酉,木被金隔主有離別。辰上兩課遇鬼,主宅破。假令午日占,朱雀乘亥子臨午是也。

陰神卻受陽神克,陰小傷刑人墮胎。

日之陰神見天輪上陽神年幹克者主退陰小事。上有凶將,主失脫。婦人損孕。

四課相間於內外,傳內沖支宅禍危。

假令丙辰日醜將亥時,四課皆間,主外人官事,內人奴婢。發用傳中沖支,主宅中不安。凡用神刑克支神,主宅不安。用神上見玄武,便言有賊。

子孫陰劫日來臨,逆亂欺淩尊上人。

子孫遇太陰劫殺也。假如甲乙日見火神為子孫,即客欺主也。三傳支俱陰,帶凶將,主陰人口舌之事。

支將同類家中事,六合三合眷屬親。

如巳午日傳見蛇雀主家中事。假令甲子日申辰發用為親戚事。

又如占盜,見支辰三合上見六合,亦是骨肉為盜。

天空臨未井為怪,兼主人遭病患磨。

天空加未主井怪或未帶殺主患病。

從魁白虎日辰上,宅中須有孝服人。

如辛酉日伏吟夜貴,酉是白虎,主宅中有著孝人至。

白虎死氣日辰墓,來臨內外亦如然。

白虎與死氣臨日辰,墓如臨日之陽神主內宅,日之陰神主外親。臨辰之陽神陰神主人災。

傳帶凶將沖支幹,疾病人災官事生。

三傳內有一傳乘凶將沖日辰,主訟病。如甲寅日卯將子時,用起是申,又乘凶將螣蛇。餘准此例。

本音墓與虎蛇並,棺槨墓喪欲動興。

虎蛇與本日墓神並臨干支上,主喪服。如辛巳日,白虎乘醜加日辰發用,或在三傳。

占身用與納音詳,相生有喜克時殃。

發用神克納音,主身災。若貴人相生吉慶,相扶則吉,相克則凶。

父母臨幹憂子息,妻財尊位豈能康。

用見父母帶凶煞惡將加日上,主子息不甯。如甲子酉將亥時,白虎乘子在日上是也。用神見妻財主家長不安。如丙寅日反吟課,是父母受克也。

子孫見時官事解,雀傷於日鬧喧喧。

三傳中有子孫為救神,官事解散。如四月丙辰日子時占得子申辰,為事解。朱雀乘神克日辰,主有鬥爭口舌之事。

水乘火將多驚恐,勾雀同傳爭訟傷。

蛇雀乘亥子,主有驚恐。勾雀同入三傳,主爭訟。假如三月丁卯日亥時醜加卯,初勾中雀末貴,主爭訟官事。

卯為前二招唇舌,罡作朱禽獄訟殃。

前二是朱雀,乘卯上主口舌。

如七月戊辰日午時課是也。罡雀主獄訟。如辛卯日醜將子時占,初罡雀末午勾是也。

熒惑加寅音信至,太陰發用有陰詳。

熒惑朱雀也。加寅主遠信至。如乙丑日,申將未時寅為朱雀也。若初傳太陰,兼與日辰無戰、乘旺者,主陰人暗助。若休囚必陰謀戕害。

天罡立用須幹眾,寅卯加臨訟獄防。

罡神為用主有帶眾動求貴人事。罡加寅卯上,更看將神吉凶,便言有官司獄訟事。

晝夜貴人傳俱見,或用日德動尊頏。

晝夜貴俱在三傳中,主求勸貴人有德者大吉。假令二月癸巳日卯時,卯戌巳三傳,主動貴人求身事。

天空發用無憑准,前四帶合主勾引。

凡發用見天空與休囚並,主事虛誕。勾陳合日辰上,主勾連引誘事。

後陰玄發主陰謀,傳出天乙前複明。

凡傳中見陰後元武,主有暗昧陰謀之事。若用此三將,傳出天乙前主先晦後明也。

惡將從來口舌凶,或逢生合卻歡榮。

凶將乘旺相亦主有口舌。凶將若逢德合相生,凶中有吉。

貴臨巳亥多反復,罡加癸水蔔賊人。

天乙加巳亥主事多反復。天罡加亥是龍得水,變化飛螣,捕捉難獲。

如巳將癸酉日寅時,是辰加癸水,占賊不見。

支幹發用歲神臨,所求遠望幹朝廷。

占見太歲加臨干支上,主望朝廷之事。

太歲連傳三二年,卜時為用見當先。

假如巳年午將巳時占事,主三二年不決,遲滯。只如貴人日辰月將亦同是也。占日時為用,主當日時定應。餘皆准此。

支幹發用還應速,歲建兼煞亦同然。

傳中加日辰主事速也,太歲月建亦同。

旺相氣發同此斷,休衰陰逆定遲延。

春用木神夏用火神為旺,發用休囚衰,傳中陰逆,主事遲延。

日陰辰陰為合用,更乘吉將事求成。

凡日之陰神辰之陰神相合為用,主成合事。吉將則吉,凶將則凶。如辛亥日午將申時午為用,主外親喜求事大吉。餘仿此推。

日辰相合無凶將,亦有主他相合因。

日辰與三傳帶合無凶將,大吉。又如日辰相見,並吉將臨,主它人來合求吉事。

用與時傷干支凶,反生日辰卻豐隆。

發用與占時同克日,主災滯自外來。克辰者主災從內生。

占時為用,生日辰,更得吉將,主大吉之事。

支用傳幹他從己,幹傳辰上我隨人。

支上發用,傳在幹上,主他人從我。日上發用,傳在支上,主我托他人。

地足天頭加卯酉,將乘蛇虎遠行臻。

天頭戌,地足亥,加臨卯酉上,更乘蛇虎,占行人動也。

斬關遊子身俱動,幹上支加事亦新。

斬關遊子主動。凡支加幹,事主新。

天驛馬來傳內見,參星白虎動行人。

二馬發用主身動遠行。參星是申中之宿,與白虎同加行年本命上,主身動也。

玄空值財財不實,武陷空亡須損失。

玄空乘日,主財不實。若又空亡,損失無疑也。

財傷年命鬥爭因,劫亡下克盜為真。

財克本命行年者,因財爭訟。若劫煞亡神值財,下克上,主有劫盜或走失也。

外財入內當財喜,忽然逢旺貨物起。

日之財神入辰兩課者,主有外財入內,主財喜動。內俱喜財,更逢旺氣,如貨物買賣,立有厚利。又主物價高。

財入傳來天將傷,分遭破失不堪當。

日之財在三傳中而有將相克,主分財破失也。假令壬癸日,見巳午為財,而上有水將,言玄後也。

官鬼下臨財位上,陰私用事畏人彰。

如己酉日申將巳時,卯是日之鬼,臨子水財鄉,主陰私用事也。

日往加辰親戚來,又遭刑克受凶災。

日來臨辰兩課,有吉神相生者,主外內親人來。假令癸亥日午將辰時,是太常乘醜加亥上是也。雖日加辰上主親戚,人有災並口舌,緣太常亦為日鬼。

火星明兮水主暗,火道__滅失其明。

發用克身,蛇雀臨巳午,主有明信動。若見玄武在亥子上,主暗信動。若是火神臨亥子受克,主見虛驚憂疑之事。

水多火少詳衰旺,旺多衰少細推尋。

但見生旺者主物多並大,若衰敗者物少而小也。學者詳之。

月厭丁符與將空,傷幹怪夢好沉吟。

月厭正月起戌逆行,丁符者六甲旬中遇丁鬼,蛇亦是丁鬼。持天將空,如青龍在戌亥為將空也。如將空入傳,更加克日,則主怪夢。要知怪狀,取符類看。

死生二氣常須用,飛魂喪魄鬼來臨。

生氣正月起子,死氣正月起午,皆順行。飛魂正月起亥,順行十二辰。喪魄正月起未,逆行四季。占病主凶。

天鬼或與蛇雀並,宅舍須憂火燭焚。

天鬼正月起酉,逆行四仲。又正月起戌逆支,加日辰年命相沖也。

關神動處見災迍,飛禍之神忌臨辰。

關神春醜夏辰秋未冬戌,若加傳中日辰上,主訟獄。

飛禍春申夏寅秋巳冬亥,此殺忌日辰年命上。宜動用更改。

遊都天盜並天賊,六辛便是五亡神。

遊都日甲己在醜,乙庚在子,丙辛在寅,丁壬在巳,戊癸在申。

天盜春巳夏午秋酉冬子。

天賊正醜逆季。與元武並臨日辰主盜賊發動,並主小人相損,不明破財事。

五亡神,六甲旬六辛日是也。如克日辰年命,主盜賊相侵,忌外出。

魯都不可漏私商,天車出外必遭殃。

魯都甲己在辰,乙庚申,丙辛巳,丁壬亥,戊癸寅。如加日辰上,主通行而漏私商也。天車春醜夏辰秋未冬戌,出行忌此殺,遇之主凶。

天喜加臨喜慶多,解神憂事見消磨。

天喜春戌夏醜秋辰冬未,解神正二申,三四酉,五六戌,七八亥,九十午,十一十二未。逢之者凶事難成也。

成神發用總皆成,天目宅中有鬼驚。

成神正巳順輪四孟,與吉將並者,所求事成合。

天目春辰順季行,若占家宅,加日辰者,主宅中有鬼神之類。

迷惑始為終不犯,亡刑並煞事遭凶。

迷惑煞正醜逆季,加年命上主疑惑昏迷。又正月戌逆十二。

亡刑煞,正辰二亥三子四醜,五申六酉七戌八巳,九午十未十一寅十二卯。此殺與蛇虎並勾陳同臨行年本命日辰交克,主市曹赴法死亡也。

金神四煞古來凶,神將相並禍重重。吉將吉神不相合,論事喜時未必成。

金神孟日在酉,仲日巳,季日醜。四煞申子辰在未,亥卯未在戌,寅午戌在醜,巳酉醜在辰。並吉將主吉事遲疑。凶將凶神若吉將吉神有戰克,雖吉事亦難成也。若無神害年命,上下相生日辰,雖有憂疑,不能成凶事也。

軌深不離衰休旺,靈驗應須學有成。

六壬之法,至大小經六百餘家,皆不盡其奧旨,後學難明。

凡消息,盡不出旺相相生,刑沖相克,死囚法合之吉凶禍福。學者宜究矣。

今來考證古人文,翻成彩句示同人。永記靈台即默秘,玉成歌堬荓懂M。

鬼撮腳總括.玉田歌卷之十二

李批:亦可作注解入各類下

婚姻:

幹為天上支為地,幹即夫宮支即妻。欲卜婚姻何所宜,支幹逆互求深意。

支若傷幹女相卻,幹克支時男背約。和合旺相聘當諧,囚死害刑須阻隔。

支若生幹此婚善,婦道無虧蓋親眷。如將反此必驕奢,坐享安然猶有怨。

後克幹時夫不利,婦傷日本翁姑忌。婚姻得此即非宜,當勿遵承媒妁意。

龍戰支上神難處,病疾須生罹困苦。救助死閑後所乘,早離人世歸泉土。

三傳生日婚亦吉,媒妁之言皆可聽。奩資豐盛行清廉,此女娶之終有益。

日如生傳事必乖,費力虛勞不克諧。縱然勉強相依允,聘結之時也有災。

喜乘空亡為用起,上頭六合來居止。媒妁言之虛且狂,切勿信他皆是詭。

幹與支辰來作合,青龍天喜中間集。末傳如也有空亡,他日斷弦誰會續?

女有邪正須早辨,支上吉神斯淑善。卯酉亥未太陰並,是為不正生淫亂。

六合元武傳上臨,六丁天馬又相並,便莫將為淑女論,當知在室也淫奔。

天后神臨如旺相,得時生氣仍依傍。此女輕盈貌亦佳,絕勝西施真的豔。

囚死之神為天后,替神破碎仍相湊。媒妁如方美貌多,定知誑惑斯為謬。

後如加孟年居長,仲即為次季幼想。知其顏兒看行年,年上之神見形像。

年上水神多智謀,金為躁急土肥魁。火主紅顏木主秀,此乃先天數婺荂C

疾病:

天之運動以元氣,何獨人為不如是?氣若通候應流和,一息才差百屙至。

氣若無氣及病由,未知此理君須否。但於變處細精詳,殘疾之因便可求。

孫子今朝課內多,不然傳媗|逢他。子孫皆受我生育,子孫繁時氣若何。

人之本原苟堅固,傳課奚當逢土墓?必然危困氣將殂,此神故把形蹤露。

上俱克下煩凶神,下如賊上多傷毀。他來克我我殘他,奚為死喪同一理。

彼此遙傷患病薄,傳無耗損隨勿藥。如還自被鬼相挾,鬼為大海一揲杓。

仰伏昴星為凶曜,此類從來多卒暴。如雲安極不生危,斯豈陰陽真奧妙?

不備之卦最堪憂,一體之間百事周。殆猶居室蕃蘺撤,此時莫怖穿窬投。

察微見機統緒散,知一重審不一貫。莫將輕重妄區分,厥應為屯斯汗漫。

稼穡奚止孕腫論,曲直豈但風癱雲?土盛中兮水凝溝,水旺冬兮土摧崩。

鬼徒雖可觀病熱,生死長於墓神系。以墓傳生症尚痊,以生傳墓凶難治。

曲直脾臟尋先藥,稼穡臨宮添草灼。從革炎上方地水,福祿笑談皆可約。

盛則純金衰毀損,人物同來尤一本。鍬鋤豈問生旺墳?囚死之時定齏粉。

作用之神乖與遂,切勿將為平昔視。使令一切在天官,能教禍福生倒置。

更看諸般吉凶煞,利害所關為甚切。否如欲泰吉神臨,否如終否凶管轄。

血支血忌真堪惡,刑克傳年多變故。將逢蛇虎作疽瘍,天空血光刑瀉吐。

玄武乘來事若合,妄行狂走作殘疾。澡滌亡軀方僕僕,羊刃逢來害地居。

日辰月厭飛廉住,六丁又系三傳數。上並蛇雀賊命年,裸袒倡狂殊弗顧。

鬼乃不逞之徒流,小人之性豈難求?貧則肆行富矯揉,時病生狂不必憂。

有如魁罡為鬼屬,安心遍體奔而木。不然傳入病支辰,此處焉能為禍福?

木神木將申酉區,金神寅卯理庚辛。巳午朱雀居壬癸,四土勾空超甲乙。

丙丁亥子後女立,此等占來禍皆急。此言同類並摧殘,所以病人危岌岌。

竊氣之禍有深淺,丙辰寅卯醜禍鮮。此言病向寅卯生,同克天罡盜氣免。

癸卯之日幹加支,竊氣之中此又危。中傳遞互相生養,本絕源湮疾豈宜?

兩頭土神中寅卯,土或上中木下擾。此占同類受克傷,病者衰老命難保。

極否未聞成大吉,必須以漸芬芳集。久病驟逢生支神,強作康強終有失。

傳課之中關隔在,看是何神蒙患害。太乙逢之為嘔逆,大吉並來腹症塊。

酉肺不利辰腰痛,午目羞明未耳重。戌足拘攣弗易行,卯手拳攣烏可用?

蛇作天官午丙方,河魁一墓向中藏。外邪沉痛膏肓堙A病藥難投日瘁傷。

日財散在三傳住,物重烏能將帶去?不堪負荷必衰頹,伏枕臥床誠可慮。

晝夜之神各有六,方隅不同亦異屬。三傳俱晝症為陽,俱夜言陰非謗誹。

有如辰午申三傳,此課名為登三天。常人豈可登天去?故為身亡作鬼仙。

進茹空亡患出離,退茹空亡禍反至。鬼凶陷害昧中乘,譬猶機阱難面避。

三傳俱孟玄胎神,嬰孩父老病皆迍。少則別尋胎孕去,老則病亡再投生。

支幹家處官鬼遊,病者占來百不周。家無擔石既堪慮,體纏沉屙又何求?

鬼在幹前始病猜,如居幹後尚淺災。孟遠姑作幹前論,季若為初幹後排。

傳課之中欲純粹,苟為駁雜要紛紜。六丁蛇雀還參會,妄語譫言遠忌聞。

夾定三傳最要緊,厥應分明如明敏。吉神夾定吉無疑,凶神夾定凶亦准。

出行:

出行惟忌逢阻滯,阻滯之神關墓是。關墓加臨向日幹,若欲求他徒用意。

年命上頭破關墓,否則克殘他恐怖。如斯卻用促行裝,不日應須戒征路。

年命無破關墓神,對沖中處問行因。假令小吉為關墓,醜月醜日動蹄輪。

天官廟住課傳堙A幹上空亡為用起。不然傳退遞相逢,身在外鄉心故里。

傳退遊行計勿施,退趨生旺卻當窺。訪尋故舊無睽阻,若見生新有阻睽。

占時偶爾作空亡,加臨日上用相當。時下空亡心漫切,欲用仍從覓食糧。

四絕之中意至幽,須分行客意新謀。用既意深情卻已,貪心在道顧難周。

幹頭上見死神立,火日酉金臨子及。天元徂喪百皆休,所以新時惟遠去。

辰陽傳尾空亡見,千里相看不見渠。欲往遠途行不利,去還無際裹糧虛。

申戌子兮涉三淵,辰午申兮登三天,涉淵將往多屯滯,登天之課諸事遂。

生旺之神住幹頭,傳送天驛馬順周。遠事堪謀謀必通,東西南北任行遊。

傳送轉煞行當息,若見空亡亦無益。勾陳傷鬥虎推凶,武空盜賊難安跡。

占時之向日幹居,行計須知綽有餘。如逢脫氣未成就,欲往還留似有拘。

六辛之下徒經涉,經涉應須防盜劫。六乙之下任行遊,更不防閒情慶愜。

出行常切視遊都,外遁須當避直符。魯都如也當頭立,商賈之人大可虞。

魯都徵稅難藏遁,直符逃遁敗蹤跡。遊都所值又當知,盜賊之憂誰免得?

行囊顛覆輪蹄損,多見憂驚人不穩。此般災害為何因,天坑喪車宜度忖。

課傳陽多不必憂,風和日暖快行遊。多陰風雨常飄驟,渡口關津日日愁。

行人:

幹為行客支為宅,內外區分象明白。彼此和合歸興生,克刑破害猶為客。

幹若克支回裝促,反此歸斯猶未蔔。行人年命宅庭間,跋涉山川束裝行。

年命若與支幹遠,地角天涯歸未得。日辰若也互相臨,骨肉團圓繾綣論。

若見日辰相會象,傳末仍逢幹所住。名會為三切須知,歲久別離今複遇。

戊申癸巳兩辰日,支向幹居同一律。胡為厥應飛分張,一則相生一殘賊。

戊申金土無相畏,所以行人疾速到。癸巳水火有戰爭,切恐他鄉還未遂。

占時如傍日辰居,剛日伏吟順傳趨。伏陰用逆連茹退,程途此日賊歸歟。

占時式畔切須窺,天上地下一般推。如為用始人來速,驛馬須更門外嘶。

伏陽轉逆伏陰順,連茹蹤由仍向進。天官更值日辰間官,金氏改罡,雁杳沈淹外信無。

三合中間六合逢,行人忻喜見歸蹤。天驛馬臨傳更逆,切為消息莫嫌重。

行人以下三句,金氏旁改雲:行人年命宅庭中,日邊還得本時位,任隔雲山歸興濃。

關神向進無區別,皆主行人多阻節。絕神為用不須疑,程途有客歸心切。

初末行人合命年,用終還迫日幹邊。天涯音信先須至,相逢不久有回緣。

馬若進時有未回,先虛後實卻將來。後實先虛先宿留,返吟還速便須猜。

支發傳趨幹上去,行客應須問歸路。日邊用出必迢遙,尚在他鄉作居住。

支幹如見墓神加,行人此日即回家。如還傳在生旺處,縱有歸期也會差。

傳中天乙馬加臨,行客途中有異心。必有他知相眷戀,倚門空切望歸音。

庚辰甲辰兩返吟,傳用同為見絕神,庚辰來絕甲辰去,來作歸論去住論。

金氏旁改雲:返吟來絕返征軒,去絕羈人尚滯牽。庚辰來絕甲辰去,不會來去便難言。

太陽至卯光照耀,人皆營作難潛伏。如當正酉日須晡,動則還家尋止宿。

日在東南酉臨位,象如日墓行人止,幹臨西北太沖歸,象如日出行人離。

此段金氏旁改四句雲:日幹東南喜乘酉,如居西北卯為首。象如日暮思故林,遇曉登程憶家婦。

用越關移日辰杳,便言兩地音書悄。用初天將廟中居,尚在它鄉有未了。

謁人察善惡:

人情莫不有善惡,欲見他時先密察。天官支上急須求,吉將歡忻凶怒作。

蛇虎勾朱客怒忿,六合虛正非謙遜。天后遲疑意有猜,太陰不明多懶困。

其餘諸將皆和美,獨有天空多詐詭,更將日辰細參稽,吉凶離合方知委。

日若克辰他不出,辰還克日徒疑密。主賓際會致殷勤,暮惡朝歡惠無實。

他乘吉將來生我,凡有所求皆曰可。我乘吉將複生他,行役徒勞費糧果。

支上害刑他多故,空亡臨著亦休去。君還不信漫然趨,千里相投人不遇。

辰陽若也克幹傳,所求為有不周全。用傳若把辰陽賊,苟欲相干莫啟齒。

論訟:

乾則為天坎為水,乾坎相加成訟體。天道上行水下流,情睽義乖鬥爭起。

訟之序卦既涉川,訟須理險有當然。欲知課之所由險,大小吉與魁罡邊。

囚墓傳生禁者出,生傳囚墓獄須入。不然墓貴立幹頭,害刑殘賊危岌岌。

卦中官鬼要探求,官為官長鬼對仇。其間惟有壬癸日,官鬼長貳別蹤由。

壬則醜正未偏官,長鬼居辰戌次班。癸官正副辰戌別,鬼之大小吉須看。

貴人此日課中居,天后忽來傳上趨,後君無故奚臨對,長官受囑決非虛。

戌醜酉兮足纏繞,卯子辰兮手纏吊,二血癸卯杖責災,功曹逢之徒配兆。

盡說空亡官事散,要須分作兩邊看,我欲治他忌逢空,他將釋然宜遭見。

官作貴人居日位,直者泰來屈者否。如還寓在魁罡上,易盡吏胥亦乘理。

天后天門關節徹,天空立用徒眾說。太陰居夜事難明,勾陳見合多留截。

用初官鬼求財鄉,如還克命喜相當。若非取索能如意,當定論人得艮庚。

關日夜用傳趨出,切莫便言囚無出。救助不逢刑害逢,乃訴前來如許責。

官鬼天乙合夜合,胥吏應須同鼠竊。鬼元命陰如為初,鬼既蕃多福斯發。

財作空亡命上初,官鬼雖藏不容居。多應素有穿窬態,暴露今朝見罪誅。

官初財末隨空亡,債被人逋處不遑。疾造訟遲將理索,誰知官吏又乖張?

空亡傳外官鬼居,潛克行年患未除。用神空亡雖暫系,有司不久又將趨。

柔日用罡干支堙A或一或二為財起。蒿矢知一重審同,訟豈已之所由起?

田六種:

水土既平先播種,農業民生知甚重。欲卜田疇何所宜,品類區分言始中。

辰為田畝日農人,支為六種幹耕耘。灌溉刈獲皆由主,禾苗黍稷應從賓。

支若生幹六並宜,幹益支時一世虧。日克支時田耗失,支克幹時主殘衰。

兩頭生旺田無損,不然歡合亦平穩。日幹更若克初傳,黍稷豐季當報本。

兩頭或害或沖刑,蹙額何須作頌聲。禍生旺相神猶可,囚死為之室若傾。

貴常六合青龍將,憑生得喜合神上。住在支幹更得時,知為五穀豐登象。

克刑害在支辰表,蛇虎勾空同作撓。蟊蜚螟螽金作侵,淺薄稀疏木作淫,

苗心爛腐水冤深,禾叢槁旱火仇臨。良田亦厄土為災,丁馬飛廉總非良。

若非疆畔水池興,也是牛羊踐踏來。空亡破碎支所值,不然死氣替神至,

縱然六合相加臨,所獲它出應也細。支幹轉煞來臨掌,秀而不實空勞攘。

關閉神巡在上頭,徒亦揠苗而助長。傳支生幹大段宜,縱乘糞壤亦異為。

日去生傳徒費力,不然休耜負來歸。支幹神將皆為吉,命支破碎空亡泣。

秋成所獲漫豐盈,酬償逋欠無餘粒。禾品分三早中遲,傳初是早二中窺。

三即晚稻不須疑,三傳命上悉參推。孰是比和孰乖異,乖異不宜和合利。

假令亥上首傳寅,亥寅作好初豐備。六種稿歉孰為豐,占法遲中早亦同。

命合火宜紅豆黍,金神二麥有成功。醜未准好二麻熟,亥子黑豆稻周足。

禾苗寅卯木神知,農業先能知禍福。禾生水土欲蕃茂,支幹唯怕墓相就。

傳用逢來總一般,定知萎損勞苦救。從墓傳生後有實,從生傳墓先芬蔚。三傳純粹始終好,何處不周須見疾。

晴雨:

此段亦不出《精蘊》。

雲從龍兮風從虎,龍虎信可推風雨。有無輕重欲周知,二將所主宜默睹。

金為水母巽電赫,風雹為殃同考索。震卻為雷兌澤看,醜乃雨師未風伯。

六合便能為雷震,武亦雨師真可信。傳課課中有類神,便向其間詳體認。

龍旺升天雨驟施,虎旺出林風勢惡。如陷囚墓死皆休,風定雨收成寂寞。

青龍若也入江湖,不然廟堣謢w立。龍既潛藏而勿用,任當塵凡自舞雩。

虎在東方號出林,嘯動生風愁可禁。更逢小吉為行止,折木摧枝禍益深。

龍若臨于申酉方,休死墓絕細消詳。焉知萬波藏申酉,得此常年雨大滂。

巳作丁神上蛇雀,太沖位上來安著,忽然狂電驟如傾。雷迅時時光閃耀。

朱雀螣蛇與六丁,傳用逢他卯附刑,加臨太乙火乖異,閃電長空霹靂聲。

陽即為晴陰即雨,積陰顧視陽為主。火神有氣不為傷,水神囚死晴堪許。

火神不越東南路,蛇雀又來頭上住。須更皎日見晴暉,縱有餘陰無著處。

人言巳午多晴明。或逢蛇雀說責晴。豈知傳用歸西北,火既潛藏水上升。

龍入江湖皆遊逸,蛇入江湖變化疾。蛇化龍飛雨澤降,龍蛇蟮熱晴堪必。此句龍蛇二字,金氏旁改下升。

龍飛天上雨准度,蛇飛天上日照耀。雲龍際會雨常施,蛇尫焉能作雲霧?

戌亥子醜巳午停,火既下降水上升,立用便須看雲霧,忽然雨澤勢如傾。

科舉:

幹上廣文支場屋,日為舉子辰題目。卷軸詞章以傳論,命詞之意同推認。

幹克支兮舉子畏,巨題特地來相治。支若傷幹當上憂,動遭淩辱難回避。

支幹若是兩相和,上下歡愉協氣多。或刑或害天官惡,定知藉藉見喧嘩。金氏旁改雲:紛紛藉枉奔波。

吉神吉將兩無嫌,日上加臨旺相全。廣文炯炯又眸碧,特進浮華拔滯淹,

天喜加臨年命上,生氣有時相助向。龍雀乘陽順作傳雀字金氏旁改乙字。

文氣雄豪高萬丈。三傳若也同生日,立用當時天將吉。官星與馬不罹空,

獨步文場誰可敵?支上生幹不作迍,日間舉子用陽神日上神屬陽,

文思滔滔如有助,一舉成名達紫宸。年命天驛馬交馳,順作三傳歲上歸。

刑害不聞象純粹,淡墨書名四海知。始用螣蛇末見龍,龍頭化氣更潛通。

歲君若更來生命,定躡雲梓步月宮。文章關切視朱雀,惟嫌西北為安著,

住在東南匪替神,語意新奇人作格。天空支位文疏失,武克辰陰途注密。

白虎傷幹語犯時,後陰立用詞幽鬱。死氣死符並墓鬼,或臨傳首或傳尾,

饒君才學若歐蘇,廣文意不相忻喜。下賊上兮上克將,日後為傳乘旺相,

陰陽不備德罹空,三刑六害俱休望。日堿偉ЗL礙格,更還此類尤光赫。

命年喜將又相扶,受作蟾宮攀桂客。無祿絕嗣天網張,飛魂魄化與伏殃。

四絕蕪淫反吟卦,占如有此定乖張。

無祿四上克下,絕嗣四下克上,天網用起占時同克日,四絕午加亥之類,蕪淫即不備,飛魂煞正月亥順支幹本日上,伏殃天鬼加年月並用,魄化白虎與死神並日辰年上,天鬼正月起酉逆行四仲,反吟月將與時對沖也。

幹祿:

仕官先論官與祿,官旺祿旺鬚髮福。失時囚死便堪憂,任汝營求皆不足。

官祿當分日與命,兩處參詳言決應。用起還逢旺相神,有求遂意官榮福。

幹乃占人支官品。官品生人福祥准。不勞著意苦求謀,爵祿升遷如騎騏。

幹若生支多偃蹇,調遷居選瓜期遠。如言此日已關升,降削難求徒宛轉。降削,金氏旁改舉刺。

天驛馬臨年命上,用起神還乘旺相。順傳歲上作歸蹤,日邊從覲非虛誑。

支幹遞互相克刑,又兼武虎官長嗔。又兼武虎,朱氏旁改“得此須憂。”

傳逆更逢丁與馬,官當逆地弗如情“官當逆”三字,朱氏改“當知易”,“弗”旁改“不”字。

傳用有神日本忌,父母如存多不利。兇神惡煞又居中,殃咎之來誰得避?

幹若蒙今月將生,官長信任日加亨。支益幹時胥吏美,任從驅役弗乖情。

歲支月支乘命上,上頭和洽無乖累。政聲藉藉四方間,不久應須作朝貴。

日墓如來傳上住,不然用向其間去。陰神惡煞又居中,政清庸庸生嫉妒。

趨部先須視日支,生來幹上始相宜。吉將日前為用起,任嘉定易及瓜期。

貴常雀合與青龍,陽神棄此作傳蹤。空亡破碎無相值,順動何憂選不通。

丹詔今朝促覲忙。封章或欲近君王,天空立用三傳粹。頃刻應須見上方,

占時之上逢日祿。吉神立用歡欣足,瓜期縱有數年遙。倏忽騶吏來相促。

日命二祿值空亡,用神兼死逆行藏。玄空陰後來相會,失職己官見禍殃。

官神若也加臨替,否則飛廉並破碎。用起來刑年命間,聲譽無聞多咎晦。

日辰人宅:

支上生幹福駢集,夏清冬溫常自給。百端佳況動中生,一切不虞潛媟a。

幹若生支諸況惡,多應蔔築生乖錯。韭鹽朝夕苦孜孜,走北奔南多不樂。

幹上支上求邊神,彼此交攻必作嗔。幹克支須費生畜,支殘幹必損居人。

辰神刑害日之表,必主居人室廬悄。門牆焉得有佳賓,更有惡客來相擾。

墓覆日本真可畏,端猶雲霧有遮蔽。百子千孫漫眾多,其間寧有可人意?

鬼為六合日支中,閨閣潛通外客從。若作螣蛇來損克,恐驚時作內人凶。

天后將來支上止,所乘遙作日之鬼。從來牝牡不同乘,女掌權衡故非美。

忽然元武又來並,家內淫風當大播。天后六合同乘課,夫妻鴛侶須分破。

天驛馬來辰上止,螣蛇還又相依倚,久長活計豈曾為?居人不日將遷徙。

凶神作丁支上歇,瘟疫頻頻為禍孽。門庭時複作驚惶,若要求安尋別業。

奴婢:

人道從來有定分,使令惟可用卑論。第三課堿O他家,凶吉便向其間問。

使令若不忘忠敬,長上斯能享安靜。日若生辰事必乖,孰肯欣然從命令。

動用出入察陰空,天空為僕陰為婢,奴婢因由四處提,禍福自然知仔細。

陰空所乘日辰畏,悍然衝動忘拘忌。日辰所乘陰空愁,判手欲行相拋棄。

課上之神與陰空,互被受凶總是凶。今朝若不論爭並,他日應須疾病業。

四課陰陽如不備,奴婢當知有二意。或進或退兩無常,焉有一心為活計?

今朝酉戌住幹所,克賊方將作寇仇。此等奴婢多悖逆,使令縱恣豈堪留?

支上從魁來克賊,此婢從來容不得。肆以不顧豈堪禁,早為驅逐免乖惑。

白虎空亡豈吉神,如臨酉戌奴婢迍。白虎驚憂見家宅,空亡盜竊是鄉鄰。

傳如生日無凶厄,奴婢悉皆聽驅策。日若生傳有禍迍,奴婢動來生捍格。

六丁月厭既乖淫,必定應須憂凶深。奴婢往來如犯著,動遭逃遁豈能禁?

奴婢如臨驛馬蹤,不然天馬上相逢。若非遠向他方去,必定應須憂主人。

死氣死神替歲月,辰陽之上來安歇。奴婢雖然過失無,豈期纏患常為孽。

辰陽之上自刑成,上作天空日畏渠。喝咄之嚴才作異,橫非之擾便為虛。

進傳生旺奴勤敏,退傳囚死賴惰蠢。無祿動靜有憂虞,絕嗣僭越無憑准,

破碎住上純陰重,上乘凶將潛惡鬼。此等占來豈吉祥?不拘寶器皆殘毀,

輒擬師言成歌句,鬼撮腳堬荓戲唌C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