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六壬秘本 清.金正音輯  《》《》《三》《

五行旺相胎孕休囚論卷之十三

木,立春木旺春分相,立夏木休夏至廢,立秋木囚秋分死,立冬木歿冬至胎,此木孕于冬水之中。

火,立夏火相夏至旺,立秋火休秋分廢,立冬火囚冬至死,立春火歿春分胎,此火孕於木之中也。

金,立秋金相秋分旺,立冬金休冬至廢,立春金囚春分死,立夏金殃夏至胎,此金孕於火土中也。

水,立冬水相冬至旺,立春水休春分廢,立夏水囚夏至死,立秋水殃秋分胎,此水孕于金之中也。

土,惟土旺於四季中,三六九月十二月,各月寄旺十八日,金相水死木中囚火休。

五行生克制化有喜害訣:

金旺得火成器皿,火旺得水成相濟,水旺得土成池沼,土旺得木能疏通,

木旺得金成梁棟,土生金土多埋金。火生土火盛土焦,木生火木多火烈。

水生木水多漂木,金生水金多水濁。水生木木盛水宿,金生水水多金沉。

木生火火盛焚木,火生土土多火熄。土生金金多土變,金克木木堅金缺。

木克土土重木斷,土克水水湧土流。水克火火猛水乾,火克金金多火滅。

金衰遇火必銷熔,火弱水強火傾熄。水懦土強必於塞。土衰見木遭傾陷,

木弱逢空被砍削。強金得水挫其鋒,強水得木泄其勢。強木得火化其頑,

強火望土止其焰。強土得金制其害。

此五行生中有克,克中有生,實造化之機也,學者詳之。

壬機秘要法語:

始入者,初起而犯上者也。凡四課中惟一下賊上者,名始入。若有一上克,複有下賊,舍克取賊發用,乃謂之重審。

凡上克下名比鄰,以其順理,若鄰里之和睦也。下賊上名知一,以其逆理犯分,於兩逆之中知擇其一,與我力均者制之也。

虎視轉蓬者,虎見轉蓬,疑為飛矢,怒目仰視;冬蛇掩目者,蛇至冬而俯伏掩目。

自任任其剛,自信信其柔。杜傳者,剛柔自刑,中傳互取上神,中複自刑,取中沖杜塞也。傳,郵也。伏吟無聊,自任自信,以希見用,而乃自刑,莫能前進,是求通而複塞也。

井欄射,《三元經》取馬發用,更捷。

別責,如長家者即沒,凡百無主,別立一人長家。原相合者,責其肩任也。又曰無淫者,戒之無奢淫也,非淫合之謂。

式例日用之法,當避太歲月建忌。正五九月卯時,二六十月子時,三七十一月酉時,四八十二月午時。

日忌者,甲乙日酉時,丙丁日子時,戊己日卯時,庚辛日午時,壬癸日辰戌醜未時。

以上忌時日,並不用占事。若誤用,當捐占之人也。

凡有所占,先視日幹吉凶甘苦。以日為主,日最畏克,卻喜合德,日喜用生,卻畏沖刑。凡日上見辰旺,辰上見日旺,如甲申日幹上酉,支上卯之類;或日辰上自見旺,如甲申日幹上卯,支上酉之例,不利謀動,動見羅網,只宜坐家謀為,百事通泰。

凡日上見鬼墓,主諸事暗昧不明,或借姓假名,倚附詭托,占病尤忌鬼墓者,三合墓神克日也。如甲乙日見醜,醜為金之墓神也。餘仿此。若年命傳課中見子孫,為破墓之神,凶不成凶也。

日辰上逢敗氣,主身命衰敗,宅舍崩頹,不宜追捕及訟人奸私,主遭牽連同罪。敗氣,木午,火酉,金子,水土卯。

日辰上逢絕氣,惟宜結絕舊事。余皆不吉。

幹上見旬尾,支上見旬首,名周遍格,主百事成就。占赴試宜代工,占訟宜換司,占交易用事去而複來,惟不宜占解釋。如有憂疑,未能決斷。首尾者,甲癸所加之支也。

凡幹受上神克,支能制者不畏。如丁未日幹上子之例。

凡幹逢旬鬼,見於傳歷年命者,主有凶動,以六親乘神決之。乘勾主官司勾攝,乘死氣主親屬死亡,乘貴人主奉上差遣,元武主逃亡失脫,乘蛇雀主血光災。如有爵者,占之赴任極速。假如庚子、辛醜二日以酉為旬鬼,酉與幹比,主兄弟動。庚寅辛卯二日見亥為旬鬼,亥受幹生,主子息凶動,餘日仿此。

凡父母同文書、印綬,妻妾同財物,尊貴同官長,子息同卑幼斷,庚辛二日同旬,丙亦為鬼,但支不同,不便同說。

三傳之中一陽二陰,以陽主事;一陰二陽,以陰主事。三傳皆陽,以日上神主事;皆陰,以辰上神主事。視神將旺相休囚死決之。旺克日神主官司事,相克日辰主財帛事,死克日辰主喪事,囚克日神主刑獄事,休克日辰主疾病事。凡克日貴人君子當,克辰女子小人當。

三傳俱宜為日財、日印、日之生旺,不宜為日子、日鬼、日之墓空。

凡三傳之有克日者,即以此傳為為吉凶之主。若日與餘傳及月將貴人能克泄者,仍作吉斷。

凡占凶事,取初傳沖處所臨之神為散期。占吉事,取初傳合處所臨之神為成期。妙在占者變通。

中末為制鬼墓諸凶,故宜克不腚順,克順則吉不吉,凶益凶;逆則吉愈昌,凶自息。

凡發用猶為呈象,妙在用之陰神。如捕盜,則觀元武之陰神,乃知盜賊勝負。如訪人則觀日德之陰,乃見彼之長短。如占婚則觀天后之陰,乃識女之情性。如求財觀青龍之陰,乃驗財之得失。是知日辰有陰陽,乃成傳課;事物有陰陽,乃見機微。如酉日求財,青龍在午,又觀地盤午上醜為貴人,主得官貴財物之例。

凡三傳與日辰互換三合,遞相牽連,占事覆來翻去,須為全脫、全鬼、全生以定吉凶。此例見全財、全比、全脫,主互相賺脫,占謀事主無了結,求財費力中得,占病綿延。如庚辰日幹上子,三傳辰申子之例。金鬼占事,主挾我制我,又不結局。如己亥日幹上亥,三傳未亥卯之例。全生占事,主彼此和合謀幹,但事屬牽綿,終無完日。如癸酉日幹上酉,三傳巳酉醜之例。凡得此課,要視天將吉凶。又要視年命日神辰四處決之。如全鬼本凶,若四處有子孫則能制鬼,有父母則能脫鬼,與夫日幹旺相,鬼氣休囚。

凡三傳逆生克日,而日複生其傳相制者,有苦盡甜來之意。如戊寅日幹上寅,三傳寅亥申之例。凡初傳為日之長生而三傳又逆生克日,凡佔有樂處生悲之應。如庚申日幹上巳,三傳巳寅亥之例。

凡初克中,中克末,末克日而初又生日,名兩面刀格。凡佔有起滅之應。如六戊日伏吟,三傳巳申寅之例。

凡三傳生日而天將複來傷日,或干支上俱得長生而彼此又相脫者,皆主甘中有苦,喜娷羹~。如庚寅日幹上巳,支上亥,俱得長生,而巳盜寅氣,亥盜庚氣,反為互脫之例。如癸酉日支加幹,三傳巳酉醜金局生日,若貴逆用事,則貴勾常入傳克日之例。

行年群書起例互異,《集要》以男一歲起丙寅,二歲起丁卯順行;女一歲起壬申,二歲起辛未逆行。《心鏡》以人命審屬何旬,即以男一歲起旬前丙上順行,女一歲起旬後壬上逆行。《照膽經》以六甲旬中起男丙女壬,如甲申男起丙戌,女起壬辰之例。《壬課指掌》男以甲子起於寅上順行至本生年止,即從止處起一歲順數;女以甲午起于申上逆行,至本生年止,即從止處起一歲逆數。《鬼靈經》注男陽命一歲起午宮丙上順行,陰命寅宮逆行;女陽命一歲起亥宮壬上逆行,陰命申宮順行。餘謂皆非也,夫男命起寅,女命起申者,從先天震巽之位起於陰陽始生之地也,其占孕加丙壬二幹者,從丙火生於寅,壬水生於申也。從震巽者所以別男女也,從水火者所以證陰陽也。若紛紛無定論,則非陰陽之理矣。

凡月建加天后神後,主婦人懷孕。

凡日之祿又作日之上神,若不逢空,即以旺祿臨身斷之。主君子進祿,常人得喜,不必照管傳課。若一一照管,反恐雜亂,無所適從。惟逢空,始宜別審,如乙卯日午將未時,幹上卯為日祿,又為日之旺神,就作旺祿臨身立斷。即三傳醜子亥為印為財,亦不及臨身旺祿。

凡辰上見祿,主受屈於人。若在仕途,主權攝不正,或遙授職銜,自食其祿。此課每日一見,如甲子日寅加子,乙丑日卯加醜之例。其中非止一端,有祿神投墓者,如辛醜日酉加醜也;有祿神脫氣者,如乙巳日卯加巳是也。祿投墓占官占病兩凶,祿受克主因宅舍事貧窮,祿脫氣主幹祿被辱、求謀多費。

凡祿馬互臨干支之上,名真富貴格。貴者占,加官進祿;應舉占之,得名膺爵;若常人占之,反主病訟,宅移身動。如丙寅日幹上申,支上巳是也。

空亡天盤為遊神空,占主七分不應;地盤為坐地空,占主十分不應。

凡歲建年命四者不論空亡,即入傳亦不論。凡傳逢空落空,又值天空,名空空格,凡事無成。

凡日生上神,上神又生天將,名脫脫格,與空空同。

凡三傳皆空,名三空格。如癸卯日支上辰發用,初中逢空,末落空之例。四課皆空,名四盡格。如壬戌日幹上醜,支幹陽神逢空,陰神落空之例,主事事虛耗無成。

凡占以正時為主,或為日之德合鬼墓,或為辰之破害刑沖,傳課未成,吉凶先露,故曰先鋒門。

月將加正時分四課之陰陽,別三傳之生克,非神不能決事之禍福,非將不能知神之吉凶,故曰直事門。

凡占以日幹為人,動作謀為皆主乎日,生克制化皆應乎幹,故曰外事門。

以支辰為宅之盛衰,審辰休旺事之禍福察支吉凶,故曰內事門。

以初傳為事之始應,吉則吉,凶則凶,禍福皆從此發,故曰發端門。

中傳為事之中應,中凶,吉變,中吉凶變,謂之移易門。

末傳為事之終應,末吉終有成,末凶終有悔,曰歸計門。

凡占以年命為事之變易,傳有一定之吉凶,人有各殊之年命,傳財本吉,年命見官鬼成凶,傳鬼本凶,年命見子孫成吉,故曰變體門。

凡德加幹發用為鬼,仍作德斷,不可作鬼斷。蓋德為化鬼為吉也。惟寅巳申、乙巳辛亥丁四課。

德用下賊,得貴人生扶,仍作全吉。若無生扶,又見克泄,主喜慶生憂。如乙未日申加午發用,申為乙德受制於午,但陰陽貴人屬土脫午生申,仍作全吉之例。

凡德神歸日,又會合帶鬼,主有意外之喜,惟忌占病。如丁酉日陽貴,幹上亥之例。

德發用又用下神克日,名德鬼格,主邪正同途。如乙酉日遙克申加酉發用,申為酉挾,化德為鬼。

凡德作官星又臨朱雀,名文德格,主應舉得官,在官得薦。如己巳日寅加巳發用作官星,順貴,朱臨寅之例。

凡合與德入傳,百事皆吉,即會凶神,亦主凶中和合。

凡寅亥合為破合,申巳合為刑合,主謀事合而不合,成而不成。若得貴龍德祿乘之,仍主順利。

合克日乘蛇虎朱雀,主合中有害,不可托人謀幹,恐以直信人反招不足。

三等合神,以幹合為主,支合次之,行合又次之,要與德神祿喜並臨,方為合吉,可制諸凶,若乘凶神無吉助,則又與凶合,反為凶矣。宜詳之。

幹與支上神相合,支與幹上神相合,名交車格,主交關、交易、交加、交換成合之事。凡值此課,惟利合謀,不利解散。此例有十種,亦分長生、財、脫、害、空、刑、沖、克、三交、交會十者以斷吉凶。

陽克陽,陰克陰為鬼,晝鬼主公訟是非,夜鬼主神祗妖祟。凡鬼入傳,若日旺相及傳中命上見子孫,亦不為凶。凡占病訟,忌鬼入傳臨日,見子孫為救神,減凶;占盜,鬼入傳自相沖,或與盜神相沖,其盜自敗。若落空帶合,反難捕捉。

凡幹上鬼發用,事多不美。若用見德合,猶可望事求官。

凡傳鬼帶合,又克日之上神,主求事反覆,進退而後成。

鬼宜衰敗,不宜生旺,若鬼當時,亦不為凶。若甲為戊鬼,在仲春木貪生髮,反不制土之例。防過時為凶。

凡支上神發用為日鬼,占事有兩重不美,即遇救神,惟解其一。如庚辰日午加巳發用例。

凡鬼多有制,反不為凶。占事未免先值驚危,終乃無畏。若聞人謀害,但是商量,不能為禍。惟白虎發用,大有畏忌,要年命上有制虎之神。如壬辰日遙克,戌加未發用,三傳戌醜辰,上下六鬼,幹上寅木制之。

凡鬼發用是支上神,又引中末入鬼鄉,謂之家鬼弄家人,有救無禍,無救有禍。如己醜日支上寅發用,三傳寅卯辰皆歸木鄉,引課幹上申制鬼有救。

凡鬼臨日幹,得支上神救者,主一切事自外來,要家內人救解。如癸亥日辰加幹發用,支上寅制之例。

凡鬼發用生末傳作幹長生,名鬼脫生格。主一切先凶後吉。如丙子日幹上子發用之例。

凡三傳入局為鬼,反生起幹上神生幹者,主一切事反凶為吉。如庚午日幹上辰例。

凡貴德臨身制鬼者,反吉。如乙丑乙巳,酉加巳發用,蛇制鬼例。

凡傳鬼被貴人盜氣,亦能免禍。如辛巳日,午加辛發用之例。

凡傳雖脫幹,能制暗鬼,名借益格。猶有人來賺我,恰值我禍患,欲借其力,姑遂其意,用之反有益也。暗鬼者,貴克幹也。其凶甚於明鬼。如壬子日未加卯發用,貴人受制。

五行墓於四季,有陰陽生死之分。陽幹死地,即陰乾生地,故未為甲癸墓,醜為庚丁己墓,辰為辛壬墓,戌為丙戊乙墓,壬課重日,惟從日幹墓,不從五行墓。五行墓者,未木戌火醜金辰水土。

凡未辰為日墓,醜戌為夜墓。日剛速夜柔遲。凡墓入傳臨日,蒙昧昏暗。若夜墓臨日,自暗投明,諸凶有救。日墓臨夜,自明投暗,愈見模糊。

凡寅加戌,巳加醜,申加辰,亥加未,自生入墓,如人墮井中呼天,占病必死,賊難獲,行人不來。

凡辰加申,戌加寅,醜加巳,未加亥,以墓覆生,如人羈暗室,占訟斷而複訊,病安而複危,事成而又敗,仇和而怒。

凡寅加未,申加醜,巳加戌,亥加辰,以生投墓,主顛倒錯亂,凡事見凶。惟四孟月無妨。

凡辰加亥,戌加巳,醜加申,未加寅,以墓求生,占事絕而複舉。

凡中傳見墓,百事不順,進退有悔。

凡破臨日入傳,惟宜散凶,不宜成吉,主不完全。

凡午破卯,主門戶破敗。辰破醜,牆墓傾頹。酉破子,陰小災晦。戌破未,人物刑傷。亥破申,又寅破巳,破中有合,敗而複成。

凡害事多阻滯。

凡刑入傳臨日,必主刑傷。刑幹憂男,刑支憂女,刑時憂事。時刑日憂小人,日刑時憂君子。

凡旺刑衰則福過,死刑旺則禍起。

凡用刑月建不可對訟,刑日陰不可遠行。

凡沖主動移反覆不寧。

凡歲月日支幹皆不宜沖。如甲子歲幹上申,支上午例。月日皆仿此。

沖歲歲中不足,沖月月中不足。

凡見生不生者,占父母病難救,文書遲滯,官無印,赴考又思旋。如甲日亥加甲,亥自落空亡之利。

凡見鬼不鬼者無凶。如丙日子加辰,鬼自受克之例。見財不財者,費財。如壬日午加辰,財為鬼脫是也。

見救不救者,若子加辰寅,自盜克之例。

凡占動眾有四等,辰戌為部領之眾,返吟、連茹為牽連之眾,三合為兄弟朋友之眾,同類為三黨親族之眾。

凡占事吉凶應期,以發用決之。太歲發用,應在一年;月建發用,應在一月;旬首發用,應在一旬;節氣發用,應在一氣;日幹發用,應在當日。其所應之事,以乘神決之。如勾用主田宅事。又乘貴人,主貴人扶助之例。

凡死氣發用克幹,主有凶喪;囚氣主有官訟;休氣主病患。如木月土死金囚水休例。

凡寅卯發用,以辰上神為應期;申酉發用,以戌上神為應期;亥子發用,以醜上神為應期,巳午發用,以未上神為應期。辰發用,以未上神為應期;戌發用,以醜上神為應期。醜發用,以辰上神為應期。未發用,以戌上神為應期。如發用值歲月旬節之支,仍如前例斷雲。

凡干支之陽神發用,以絕日為應期。陰神發用,以墓日為應期。

凡辰加子午為關,戌加子午為隔。辰加卯酉為羅,戌加卯酉為網。發用見關隔阻塞,見羅網暗昧。

幹合:甲日未,乙日申,丙日戌,丁日亥,戊日醜,己日寅庚日辰,辛日巳,壬日未,癸日巳。

癸酉年辛酉月己酉日戊辰時,隨之革卦。

勾 財 丁未

雀 官 丁酉

龍 父 丁亥

元 才 Χ 庚辰

虎 兄 庚寅

蛇 父 庚子

外互:巽之乾 內互:艮之巽

綜:蠱 錯:蠱

占時發動,庚辰金旺,得歲月日傳相合一。三爻下伏錯卦酉金鬼相合,旺極之象,所射之物必活。本卦外悔為兌,兌為口,得年月日俱金相比,則不作為兌之廢缺論。上互巽變乾,巽為股,乾為頭;下互艮變巽有艮止巽入,風土相化之象。內貞震變離,有震足離目之象。但體下伏陰,金太旺,此物主水濕而生,多動少靜。此物屬土,時長時典,色紫帶綠,形體備足。蜈蚣一條也。

五要權衡篇卷之十四

中式,理人事也。要分彼此、體用、內外、出入、主客、尊卑,明天時、地利、內外、喜忌、虛實、聚散,知進退、動靜、始終、遲速、存亡、勝負,識幽明、人物、器物、食物、情狀、男女、貴賤、親疏、老幼、新舊、多寡,定方向、遠近、前後、左右、高下,總三十類,而天地人三才之衢備矣。

彼此:

日為己身,為我,為占人;三傳為他,為人,為事情。地下曰體,天上曰用,皆是我也。餘皆為彼。

內外:

日為外,日陰亦為外;辰為內,辰陰亦為內。外自外傳,內自內傳,外則出,內則入,斯明白矣。

客主:

我去見人,以幹為我,以支為他,他為主,我為客也。

幹謁,他來見我,以幹為他,以支為我,他為客,我為主也。

尊卑:

日尊辰卑,幹加支尊就卑也。幹受支克曰亂首,自取之也。克支曰殘下,有就財之義。同類曰培本,下生上曰偃蹇,泄耗虛甚。幹受支生曰俯就,初曆艱難,終受逸樂。支加幹,卑見尊也。支克幹曰上門亂首,下犯上也。支來生幹曰自在,坐享也。幹生支曰求受,反竭我力。同類曰壯基。幹克支曰就財物,猶贅婿也。

天時:

四時之氣也,得時者旺,將來者相,過去者休,氣克者死,克氣者囚。

五行惟土旺於四季各十八日,吉凶方來過去之期,在天時也。

地利:

天干之神,所臨地方,不臨空,不受克而得照得黨,是地利也。

內外戰,將克神,神克將,將克方為外戰;方克神,神克將為內戰。

喜忌:

喜者印、財、祿、德、官、救也,忌者鬼、劫、竊、梟也。

又有馬、墓、刑、沖、克、害、合,又有空、陷、旺、相、死、休、囚,共二十四家緊要字眼。

印能化鬼,能助我。財能生官,助鬼傷印。

祿旺我,能奪財,仕人喜。

德剛日用祿,柔日用官。

官能合食生印,助梟,常人畏之。

救,即子,能禦鬼,無鬼為竊。

鬼,病訟皆畏見。

劫比,皆奪財克妻。

合,畏合煞來傷。

竊,宜散,慮成脫。

梟,式中只作印看,子平忌之。

馬,主動,生我恩動,我克財物,克我官動鬼動,同類爭財。

墓,主靜,主暗,主遲鈍沉抑,主昏蒙。

刑,主不成,衰也,傷也,三刑互爭,自刑多傷。

沖,擾爭也,仇讎也,動也。

破,廢也。

害,阻也,艱難也;若用六害而傳財,必自艱辛而得也。

合,和也,合中有鬼,和而複起,所謂和帶怨,必有餘怨,終是和允。

刃,作鬼,金刃兵,火刃災,木刃疫,土刃壓,水刃溺、吐血;

又雲,克必出,合必聚,沖必,刑戰鬥,害必阻破必廢。

喜忌上,金氏又錄一條雲“神煞奧理”,今附於此。

神煞之類,幹有德合鬼墓,支有破空刑沖。看其生旺休囚,審其親疏關隔。德為吉慶,合主成期。鬼主傷殘。墓多蒙昧。破須傾損。害必侵爭。刑分強弱。沖則動搖。此理簡明,為式中關鍵,是乃略節,猶有諸門,次分喜忌,以稽奧理。

虛實:

虛者,旬中空亡也。在天曰寡宿,在地曰孤辰,吉凶相反。克我、刑我、劫我、沖我,皆取空;生我、旺我、救我,不許空。天上神臨地下空,曰落空,曰陷空,即同空論。此天地妙理。課傳既定,首觀虛實,以分吉凶焉。實者,不空不陷,受生同類比和是也。

按:漠州司馬葆光論曰:“世人但泥旬中之空,不思旬中之實。”所謂實者,乃本旬中支幹也。丁為玉女,得之者生,失之者死;能變化飛騰,通靈不老,故逃亡得之,萬里遠遁;盜賊得之,隱匿難獲;婚姻得之,聚散成奸;病訟得之,幽暗難伸。大抵利暗不利明。

此數條旁金氏注雲:若辛未日之戌幹,壬申日亥幹,不論空,天上又見戌亥為空也。如伏吟、虎視、彈射,空不凶。而太歲、月將、日幹、本命、行年則不論空也。然亦終不滿意。若用神空者,憂喜皆無,小事遇之,過旬可幹。久事則終不為利。中傳空名折腰,末傳空無結果。三傳皆空,占事皆無。若有一不空,即此為斷。

又雲:丁主動,蛇馬逃,虎常作憂,陰後女人走,天空奴婢走,玄賊遠去,雀遠音至,勾陳兵遠音動,龍飛萬里,六合子孫遠行,乙為陽精,丙為月精,陰陽以生,乙丙所至,妖邪伏匿,兇惡藏消,斯不行之神矣。故婚姻成合,家宅安寧,逃亡脫,盜賊傾,大抵利明不利暗,利正不利邪。壬者,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水為五行之始,位乎乾坤,為八卦之始,故易以乾為首,式以壬為名也。壬者,萬物之祖,動之根也。故求壬以觀其動,乃來情之源,人心之萌矣。甲者,數之始,冠萬物以為尊,故占之者,必革故鼎新,重謀別用也。癸者,數之終,效天地以為靜,故可以隱遁,人亦伏藏,萬物之基也。戊者陰伏隱遁之漸,故利逃亡遠行。己者,為一陰之首,宜靜。庚辛,肅殺之氣,不宜動,動見死傷,惟占盜賊可獲。

聚散:

《中黃經》雲:莫執東方木旺春,夏火秋金冬季水,專以初建複建,幹多者為聚,少者為散。初建者,日幹五子元遁之也。複建者,時幹五子元遁之也。且以建幹多寡,逐情而變,不執本支五行也。如巳午本火,上下癸壬,或臨水鄉,便從水論之。如丁亥春夏從火,秋冬從水。若臨火鄉,便從火論。若臨水方,還從水論。以多為勝耳。此中黃變化之妙也。須看上下,分先後、聚散、主客。又分建破鬼救,試驗實妙,錄告來茲。

一占丁酉日亥將己酉時,三傳酉亥醜,天將貴陰常,來意盜賊殺人,後獲賊,是一婦人引奸,與一行者殺死一僧一僕於舟中,沉水內,其婦與僧通,猶妻也。經酉為少女,是因妻起事。亥為鬼為賊,為孤獨之人,未敢定論是賊傷人。由初建觀之,先尋今日建鬼,是癸卯,乘天空,是行人,亦是舟人。辛亥,辛為今日妻,亥卯相合,是妻與行人謀殺。又以複建觀之,酉得癸臨丁,酉為妻,癸為鬼,是妻來害己也。此婦是癸酉生,亦可怪。雖系獄,遭世變而漏網。

一占丁巳年庚寅日,戌將加甲申時,三傳辰午申,天將合青虎,來意失盜鈔三百張。先鋒門是內鈔,又是馬;值事門是白虎,為驚變。中傳鬼作龍,財物寅。然午為旬空,未敢以盜賊言。雖元武乘戌,是庚之印,亦未言賊也。以初建言之,為丙戌,丙為庚之鬼,以複建言之,得甲戌,是複建生初建,鬼太旺矣,況乘元武,是盜失。若以戌為僕,太陽在戌,又是貴者。日為白日賊也。戌與寅三合,是同類之人,否則屋主之親。自西南而來,藏於南方,而居於西北,相去甚遠。戌至戌,相隔一辰,再玄戌申,純陰為男,臨孟為少,申至戌二位,主二人。後獲一半以下,終是位來生幹,中末空,盜者利纏。經以辰上見者為所失之物,今寅上見辰,辰乃月建,月建為貴物,此鈔乃世之所貴者。發用助日,我為有氣矣。由是觀之,生中有鬼,財中有克,皆在建幹變化也。

此凝神子郭璞所以妙出人表也。若取來情,當以聚散鬼救論。若斷休咎,只用幹為主,三傳生克正時論,不必用變求奇也。古人雲“求奇反不奇。”

進退:

傳進為進,傳退為退。進空宜退,退空宜進,觀其傳,吉則進,凶則退。

動靜:

日辰主靜,三傳主動。日辰有生意,而三傳有凶神,宜靜。日辰有凶煞,而三傳有扶助,宜動。泛言日神有動靜,以少別白;不然,則剛專日上,柔專辰上,天上日行道路也。相生宜動,克陷宜靜。道者,地方也。斬關、丁神、二馬、遊子則動,稼穡、墓、合則靜也。

始終:

初傳事之初,中傳事之中,末傳事之末。專與日幹分生克。然而有正有變。將神生克為正論,初建複建為變法。又經雲:吉凶隨神而變,將之吉凶隨類而遷。此正論中玄關也。假如初鬼、中印、末財,便是先阻、中助、末得,大略如此,更宜在六親變化之中細觀之。將五要參透,則天時、地利、人、物、貴賤、虛實、遲速可見矣。此端最妙,每事要分三段。始中末如何,大體既定,變化在人。

發用:

發用者,事之始,用太歲歲中事,用月建月中事,用日辰日內事,用旬旬內應,用候候內應,分五段也。假如初一日冬至,初五日為初候,初十為中候,十五為末候,皆應在候內也。用墓事緩、病死、物在、人歸。用馬,支用、官擾。用劫,害阻。用印,求旺。用妻,問利。用泄,子孫事。用同類,兄弟朋友事。凡占謀為動作,視見馬,以臨處為方,無馬以用神加處為方,吉凶以神將言之也。

發端門,初傳也。如正月占事,用起功曹,為當月。大吉為過去;太沖為將來也。

移易門:

中傳也。初凶中吉,則移凶易吉矣。

歸計門:

末傳也。如四月申日占事,而用申酉,末傳見午,即主五月內無事。

遲速:

柔日伏吟、涉害、天乙逆治、用在日辰之後,主事遲也。斬關、占時發用、天乙順治、用在日辰之前,主事速也。冬占申酉入傳,天罡在日辰後,是過去事。寅卯入傳,天罡在日辰前,是未來事。第三四課為用,向去事。用二八門,主事速。陰日伏吟、關格、鬥罡加卯酉、傳歲月,久遠事。日上發用,應在旬內。辰上發用,應在一月。得歲不出歲,得月不出月。得日不出日,得時不出時,得候不出候。

又歲在初,為當年事;在末,為久遠事;在中兮,方來過去。傳順年淺,傳逆年深。又如六月以前,是去年事;六月以後,是來年事。得者非特歲、月、日、辰、時上,作用而已。

凡用在歲月日辰時上,皆是也。占歲內,如用傳送加巳,主四月內應;下克上多應在七月;上克下從地下巳神斷。

旺衰新舊,決機定謀。假令子水九月甲子日戌時卯將,取比為用,天乙暮冶小吉,為貴加寅,以卯為前,發用神後,六旬之首。又得龍吉將,末見河魁加巳為鑄印,乘六合,三傳始終吉卦,故主遷官加印之喜,至當年十一月內應恩澤之應。此下克上,應得歲不出歲也。

假令十一月丁卯日卯時,登明為天乙加醜,順理涉害,大吉加卯為用,得朱雀凶將,君子為理文字,小人為財而訟,婦人占者為文書口舌之事。主事艱難延遲,所作稽留。十二月內應,此亦下克上,應得歲不出歲也。

假令辰年三月甲子日巳時,從魁加巳,名元首。天罡為用,將玄武,乃天乙立酉逆治,占盜賊者,近水打捕漁獵之人。當敗。其人伏在水澤處,不出月敗矣。一上克下為始入,主事急,故月內敗。天罡屬土,克玄武水也。水至三月墓矣。此得月不出月也。

兵革疾病,假令辰年三月丙寅日未時酉將重審,天罡為用,得白虎凶將,天慚立酉上,主憂事在月內驚惶也。主關梁隔絕,兵革盜賊,謂虎漸入陰氣,主格鬥傷。

又雲,卯辰巳等須防賊,兵家只此是三刑。

又雲:天罡是煞神,立於日辰上,用神囚死,鬥系日本為天獄,在家憂恐,及病厄死喪等事。是國家憂兵革。今天乙立二八門,主驚怖動搖。天罡太歲入宅,又是囚死為用,始入門,主事急,合應月內。又天罡為月建故也。病禍憂驚月內見。

假令巳年正月己醜日午時亥將,知一卦。太乙發用,將白虎,乘死神為用主之。經雲:“虎乘死神,上下逼日辰,名魄化。”虎在陽為男,在陰為女,下克上為內戰,故家有陰人病喪事,文字勾連,驚恐,口舌光怪,不成破碎。論吉凶方來已去之期、發用所主也。

凡占事據下所占,是何神將為用,以其神將所屬年月日及以神為之情。五行飛化所主之事理決之。

若發用得吉神將,在三傳旺相,就其始末,則占人求望必遂矣。

若發用神將是官鬼,吉而有氣,又與日辰三六合,必有和合,遷官轉職,加祿權位之意。若發用得凶神惡將,在旺相氣克日幹,又是月破之辰,主有官追驚恐,災禍牽連,及遠行責罰之事。方來已去之期,應在月日之中。

假令正月占事,得功曹為用,吉凶應在月內。若得卯辰為方來,應二三月。若得傳送為用,吉凶應五月內。若涉害占事,主勾連艱難,不能見終,占病難解,占人來遲,孕難產,事不成。經雲“見其機,察其微”,日辰中,有兩比不比,始入、涉害者以此,占事遲留難解以此,故雲深者主遲留患難。經曰:“四課交克名曰單疑,為事難遂,遂亦遲,若入用將,得月建之辰,與吉將並,又在旺相之氣,事雖遲延猶為小喜。發用是凶神將,更曆涉害等門,必主身憂,囚系獄訟之事。”

凡課得發用之神是遙克為用,主虛聲。如蒿矢射人,人終不傷,見吉凶本自他意,自無所害。雖有其聲,所事難難。若神遙克日,事在外來;日遙克神,事從內起。經雲“官居不入,常初獨立。”其憂執,其用日不用辰,望人不見。

若得昴星俯仰視,事多指引,真非本意,春夏多是遠行不利,恐遇身災。若用神更得凶將,身憂獄系,官追整理,文字不明,暗昧之事。若伏視又是秋冬氣,內事,主暗昧屈厄,無以伸雪。柔日伏匿在家,憂怖驚恐,被人勾連,對理交加,度關梁災厄事。

凡仰伏視為用,剛日動行,稽留關梁,男子遠行,恐路死。柔日伏藏,不欲見人,更以神將所主,消息決之。

存亡:

生旺為存,鬼墓為亡,占久出之人,若行年臨四季為亡,四孟為存。四季句金氏複注雲“陷空為亡。”

勝負:

上克下利先舉,下克上利後時。日被上克尊勝,辰被上克卑負。日辰皆被克,尊卑皆負,或日辰分彼此論亦然。日辰上下互克者負,互生者勝。克日者負,有解者勝。式中反克其救者負。八專在分陰陽喜忌斷之。假如己未日己為我,未為他,己所喜者卯與六合,己所畏者寅與木神青龍,喜卯與六合者,同氣也。

幽明:

幽為鬼神,明為人物。夜為幽,晝為明。死鬼死氣為幽,克我疾病臨身,為鬼神侮弄。星辰運限,陰相扼塞矣。此類生我則造物亨達,陰相資助,命分當也。旦晝為明,生氣為明,月將為明,生我則人來扶助,貴賤得情也。克我則盜賊官訟相侵也。

此下金氏又注一條雲:在地盤酉戌亥子醜寅皆為夜為暗地,自卯至申皆為旦為明地,旦加夜地亦不明矣,夜加明地,亦不暗矣。重明為德,重暗為失,看事宜明宜暗詳之。

鬼神:

旺為神,衰為鬼,天乙為神,加刑沖害是猛神惡鬼。

金刑水溺,土疫木縊,火焚死者,合為親,不合為疏。鬼之地上之神為方所。如申鬼,申上見酉,為西方之類。

假如申為鬼,七月占,旺為金神,為嶽神西鎮,五月占衰為嗽鬼。加刑害為斬死鬼。老少形狀,以意決之。

假令甲申日午乘龍加辰,以午加申為支鬼,是新裝神佛之類。來自東南,午乘龍旺,佛為新裝,加辰乃火之冠帶,神為東南來。

假令己亥日未時寅加未,乘太陰,主西方神為祟,廟前有小樹,兼門破,廟後形勢高阜。

假如戊子日伏吟,取寅為鬼,東北有廟神,兩重心願,其廟在山上,廟前後有樹木,上見青龍也。是龍寅三木森然,寅中有土為山,況戊日占是土鬼之上。

上中下兮看,克下腰腳病死合面,克上頭面病坐死,中受克腹病死,克陽面左死,左陰面右死,克上克下,其屍不能僵。返吟,舊病死,老病中責鬼神類。墓為祟,旺是墓神,衰是墓鬼。方所亦看地上墓所加神。

人物:

幹為人,支為物,靜為財,帶刃為血物,空亡為動物,人有情狀、男女、貴賤、親疏、老幼、色目,具後。

人物:

子螟子息梢屠染,醜賢長者舊僧尼。寅儒道士曹祝吏,卯術沙門長子宜。

魁僧牙保凶頑眾,將軍兵馬共辰推。幹匠賓朋工作巳,婦人宮妣午廄兒。

故舊眷屬姑姨妹,酒匠籠鷹未是之。醫道獵師作面者,市曹鋪遞並申持。

金珠匠婢少陰酉,軍戌僕從戌夫兒。裝塑造樓欄廁直,更為幼子亥無疑。

器用:

物有新舊多寡器,子為水桶缽缸瓶。巾帽冠帶升鬥醜,椅桌薦席並祭器。

碗碟匙箸並寅留,屏枕帳籠箱門戶。船舫車輿竹器舟,笛簫琴瑟笙鼓樂。

枷鈕並向卯中求,磚瓦石欄並械廳。牆壁庭院向辰搜。臼杵鍋釜筐鼎巳。

櫃廚灶床皆午料,奩具盞盤酒器未。金銀銅錢向申遊,珠玉刀錢鏡問酉。

鍬鋤錐劍戌宮謀,圈欄槽榨東司亥。十二支中用意收。

食物:

辰為鹽鯗魚龍物,子是葷辛鼠燕腥。醜上蟹牛龜鱉類,虎豹貓狸果木寅。

卯兔驢騾狐共取,蚓蛇蟬蟮巳為真。蠶馬鹿獐雀尋午,未雁鳩鴿酒羊群。

猿猴猱鵬鵝面申,雞鴨鳥雉蚱酉陳。豺犬狼獒須看戌,豬豕熊狳筵亥雲。腥本作星。

情狀:

幹為外飾,將為頭首,神為體形狀,以肖類。

假令戌為玄武,賊人犬形頭尖。醜牛形頭大,眼目粗糙之類。

又雲,寅矮美髭,卯瘦,辰長面方,巳瘦長,午斜視方長,未短小,申酉白須黃,亥肥醜輕小眼,亥子黑色,寅卯青,申酉白,巳午赤,未黃赤,辰黃青,醜黃白,戌黃黑。天乙細小,蛇眼小額尖,龍好髭須,虎頭項短,天后清疏,太陰骨細,勾陳豐肥,太常額寬,玄武醜,天空老大。

性情:

天乙莊重蛇陰冷,雀輕俊青龍文足,六合慢善,太常典雅,白虎威嚴猛鷙之類。

裝飾看遁幹,甲乙青衣之類。

欲知帶破不完全,鬼賊相沖內去看。凡鬼上下所乘之處,若見沖克,或上下重疊交戰,必主其人不完全。幹戰主傷頭面,支戰主傷手足。若得申鬼,當建丙,即須頭面不堪見。

男女:

純陽男,純陰女,一陰二陽男,一陽二陰女。若陽神臨陽位是男,陰神臨陰位是女。更上下不比,看貴蛇朱勾青克白是陽將,後陰空合常是陰將,不消建幹。純陽二句前金氏注雲:小六壬反此推,一陰二句同。

貴賤:

旺氣為貴,衰氣為賤。天乙為貴,螣蛇為賤。太歲為至尊,月建為台省之類。皆旺氣也。然而得地為貴,敗絕空亡之地為賤。經雲:“貴人坐印為有祿是貴,敗絕空亡是賤。貴人坐印,甲以乙丑為貴,醜加申,是壬申為坐印,是有祿之人。”又如甲子日以辛未為貴,未加辰,見戊辰為坐印,戊助辛鬼克日,是有祿之人來害貧賤者。如庚寅日遁丙在戌,戌臨亥,是火絕亥,鬼居亥為貧,是貧賤之人來害貴者。

親疏:

合親,不合疏,日與辰自然相須,不可分為二歧,蓋日是人,辰是宅,豈有有身而無歸棲之所耶?故知三傳中,但與支合者便是我親。

老少:

孟為少,仲為壯,季為老。看所臨地上,又看有氣為少,無氣為老。

新舊:

旺為新,衰為舊,詳見六親新故中。

多寡:

甲己子午九之類。上下得者為並,旺相為倍,休囚為減。假如乙亥日以醜為財,乘蛇,醜八蛇四,八四相並,為三百二十也。只用神將,不用地盤。方華穀雲:“參之天將所因之事,可以考求。以神多寡之數有定故也。子午九,醜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巳亥四,上下參合,其數可知。至如上寅而下子,七九乘之為六十三,旺相多倍,囚死減半,休當十六之本數,歲月值建而多加之。十六之數,於寅子言。後九、貴八、龍七、合六、勾五、蛇四、雀九、常八、虎七、陰六、空五、元四。”

附:

水 火 木 金 土

一 二 三 四 五

羽 徵 角 商 宮

方所:

亥子為江湖,寅卯為山林,醜田,未井,午市,巳窯,申為囤場,戌為營寨,辰為衙庭,酉為城郭。

宅舍:

子為房,醜壁,寅過路,卯酉門,辰積壤,巳廚,午堂,未園圃井,申過路長道,戌浴堂,亥廁水溝。又上下相加取之,假如醜加亥為橋,未加亥為井,亥加定為樓臺之類。

占盜逃蹤由:

以用神為方,中傳為去處,末為所止之處。又逃者初出門外,剛責中,柔責末,為止處。假如壬剛午日,中傳卯,主賊人門前有大路,兩邊垂柳成陰。醜加子金氏旁注雲:未加中,住前有大坑,有橋真入門前路。如戊剛申日卯酉上,主門前有大驛路金氏“卯”旁注“末”,“酉”旁注“中”,巳日平頭殺,是僧家。

乙柔日看天罡加處,主賊家住有竹木藤蔓,草木纏繞之處。用貴人並三傳俱在日辰前,主占人住前岩。金日納音遙寅日艮為山,若三傳日辰亥子水,前有池塘,如壬癸申酉日主溪澗眾源,隨水勢直下。戌亥相加,在蹊岸灘磧之隱所。寅卯木居日辰前,地名前山前塢,亦名東村。加南南村,加西西村,加北北村之所。用日辰三傳俱貴人後,其賊家地名後塢,對見醜為田,後郭後山;見寅卯為後塢,見申午為後路,亥子為後塘,申酉為後坑,後塘後源。若庚子辛醜納音土,贓物藏於土窖;若甲子乙丑納音金,甲午乙未金,皆滋磧砂石土。若潤下水,必折東。三日後,自西轉東。凡辰戌醜未四墓,主墳窖穴寶。又子為溪,亥為陂,戌為灘,只如戌酉申三傳占外婦,走西北角,近谷邊。戊己日為陂頭,壬癸日為古溪,癸日醜為流竇;若舊太歲為古塘古溪,新太歲為新塘新溪之所。卯為竹木,寅為大林,卯為木為井,加土為車,加未為園林,加辰為山崗林木,加醜為墳林,加戌為溪塘,加醜為田野,加亥為草澤,卯加戌,舊屋接新,加申欲動,加子加酉崩廢屋下。子加卯,望東北方有人修屋及門戶,卯加午,婦人家藏,卯乘元武加申上,逃者必在西南方城市中藏。

地名:

破者,損也。亥破寅,納音水日,為破塘破溪。納音土日,為破山崩石之名。午破卯,火日破屋,水日溪,辰破醜,主破田荒墳之所。諺雲“破者,廢也。”酉破子,崩摧山石之所,水日灘磧古潭,醜破田,辰古塚,戌廢窯,未夏天井。納音即甲子乙丑金,丙寅丁卯火是也。

刑者,險崩屈曲荒廢也。如寅刑巳,若元臨寅,主賊在破山中藏,此論甲乙日也。若金日巳申,為山石。戊日主疊土處,藏崩陷之所。申刑寅日山險壞,林木之下,藏樵夫小徑,屈曲之中。醜刑戌,古墳丘塚之中,戌刑未,舊荒廢園圃,或有古井藏匿。

沖者,橫也。亥子為橫塘橫溪,醜寅為橫山,醜未為橫田橫丘之名。辰戌為橫崗橫隴;寅申為橫石橫崗;返吟為遠,水日寅申沖為西溪西園,醜長田未南田,加亥加巳新田拗地,彎曲之所。未加醜古田,或加辰古槨。

害者,直也,為長也。申亥為直源長塘。酉戌為直崗直隴。子未為直溪直塘,長溪長畔。醜午為長橋直坑。

六合者,雙也。卯戌為雙峰,子醜為雙溪雙塘雙橋,寅亥為雙林雙塘雙墳,辰酉以新合舊,新塚溪澗之所。巳申為雙路,雙破損屋宅,新墳之所;午未為雙池,園亭,台閣所藏。

三合者,三也,參差不齊也。寅午戌地名三峰,岩石穴竇中;亥卯未園林野基,居東;納音水日為三湖九江之所。申子辰為三溪三塘,始自西南,三日後定東也。巳酉醜為三坑三峰三隴之下。

遠近:

知一伏吟近,返吟遠。又遠近用關梁,春寅卯辰以後醜為關,前巳為梁,即如元武加巳上,為五堣漱尬々未上。夏巳午未以辰為關,申為梁;秋申酉戌以未為關,亥為梁;冬亥子醜以戌為關,寅為梁。關內為近數,關外為遠數。關內十堨H下,梁上五堨H下,過關外又增,數有遠近推之。三合主三日百堨~;六合,主五堙B五十堙C木三堙B三十堙C梁上近數,土主五堙A木三堙A金四堙A火二堙A水一堙C關外遠,潤下三百里,炎上、曲直、稼穡、從革二百五十堙A遊子遠去千里。天罡為陽關,三傳過辰上,主去遠。河魁為陰關,三傳過戌上,主遠去。遠道可上下相加,如戌加申,戌五申七五七三十五堙A三百五十婸楚C若旺相倍而增之。用神囚死,因而減數。三傳日辰見六丁及馬、太陰、太乙、神後主逃者遠,不可追也。

前後:

支前為前,支後為後。陰為前初傳也,再傳為後。假如天罡為墳,地盤上辰,上見酉,為前,酉為門戶,上見朱雀,前門有符篆。再傳酉,上見寅為後,上乘白虎,後有石虎或廟宇之類。

高下:

日上發用為高,辰上發用為下。假如占訟,在高為吊,在低為縛。占失物,用在日上,物在高處;用在辰上,物在低處。“高下”之前,原本失抄一節:左右子作宅,醜為左鄰,亥為右鄰,午為對鄰。看其上所見之神,與日幹上神,比和為順,刑戰為不睦。假如左右上下之神,自克其下,彼家凶衰。若白虎死氣則死喪,朱雀則口舌,元武則盜失之類也。

名殊義同:

式中名義多異名同實,故表出之。

兄弟、比肩、劫財、奪財、羊刃,又曰比劫、奪刃。

父母:印綬、印梟、本、日本、長生。

妻、財。

官鬼、克賊。

子孫、救神、盜氣、又曰子、竊、耗、脫、散。

日幹、我、身、人。

辰、支、他、彼、宅、地方、道行、下。

將、天乙、天將、天官、貴人、上、外。

神、月將、神後等也。

天盤、天上、內、中。

臨、加、覆、留、落、踏、陷、入。

戰、傷。

乘、為、作、得、建、被、持、帶、扶、助。

伏、住。

葉、賊、制、入、受、爭。

氣、天時。

來、遠近皆可。

俱同。

傳、傳歸、傳入、傳終、傳內、傳外、傳進、傳出回、傳旺、傳墓、傳生、傳絕。

中末,兼地盤者。

彼此、彼各、彼己、彼我、互遞、互相、遞相、支幹上下,凡對言者,人宅雙為法等。

停、均。

右中式心法一通,皆琣陰o於心者,與人談壬,未嘗出此。蓋自黃帝作式,曰太一壬遁,以人謀參之天,中式。蓋專理人事者也。夫心者,身之主,神明之舍也。法者,則也,效也。神而明之,可則可效。雖天一君,式中之尊,法天則地,開造化門,不有發斷,孰知其神?達觀天一發微,維一為道,萬化之基,甲拆癸歸,亥子滋,莫不有數,觀數有原,巡入式門,端推五行,妙在生生,曰親曰疏,有喜有畏。述六親變化,惟權在中,量彼輕重,分明知識,定為五要權衡,名殊義同,總由中式法,以告來昆。

洪武十年五月十日朱睌唭荂C

大六壬畢法略說

前後引從升遷吉,用在幹前引,末在幹後從。

首尾相見始終宜。簾幕貴人高甲第,催官使者赴官期。六陽數足須公用子寅辰午申戌,六陰相逐盡昏迷未酉亥醜卯巳。旺祿臨身徒妄作,權攝不正祿臨支。避難逃生須棄舊,朽木難雕別作為。眾鬼雖彰全不畏,雖憂狐假虎威儀。鬼賊當時無畏忌,傳財太旺反財虧。脫上逢脫防虛詐,空上乘空事莫追。進茹空亡宜退步,踏腳空亡進用宜。胎財生氣妻懷孕,胎財死氣損胎推。交車相合交關利,上下皆合兩心齊。彼求我事支傳幹,我求彼事幹傳支。金日逢丁凶禍動,水日逢丁財動之。傳財化鬼財休覓,傳鬼化財錢險危。眷屬豐盈居狹宅,屋宅寬廣致人衰。三傳遞生人舉薦,三傳互克眾人欺。有始無終難變易,苦去甘來樂奡d。人宅受脫俱招盜,干支皆敗事傾頹。末助初兮三等訟,閉口卦體兩般推。太陽照武宜擒賊,後合占婚豈用媒。富貴干支逢祿馬,

第四十二法:

尊崇傳內遇三奇。

害貴訟直作曲斷,課傳俱貴轉無依。晝夜貴加求兩貴,貴人差迭事參差。

貴雖在獄宜臨幹,鬼乘天乙乃神祗。兩貴受克難幹貴,二貴皆空虛喜期。

魁度天門關隔定,罡塞鬼戶任謀為。兩蛇夾墓凶難免,虎視逢虎力難施。

所謀多拙逢網羅,天網自裹己招非。費有餘而得不足,用破身心無所歸。

華蓋覆日人昏晦,太陽射宅屋光輝。幹乘墓虎無占病,支乘墓虎有伏屍。

彼此全傷防兩損,夫婦蕪淫各有私。幹墓並關人宅廢,支墳財並旅程稽。

受虎克神為病症,制鬼之位乃良醫。虎乘遁鬼殃非淺,鬼臨三四訟災隨。

病符克宅全家患,喪吊全逢掛縞衣。前後逼迫難進退,空空如也事休追。

賓主不投刑在上,彼此猜忌害相隨。互生俱生凡事益,互旺皆旺坐謀宜。

干支值絕凡謀決,人宅皆死各衰羸。傳墓入墓分憎愛,不行傳者考初時。

萬事喜忻三六合,合中犯殺蜜中砒。初遭夾克不由己,將逢內戰所謀危。

人宅坐墓甘招晦,干支乘墓各昏迷。任信丁馬須言動,來去俱空豈動宜。

虎臨幹鬼凶速速,龍加生氣吉遲遲。妄用三傳災福異,喜懼空亡乃妙機。

六爻現卦防其克,旬內空亡逐類推。所筮不入仍憑類,非占現類勿言之。

常問不應逢吉象,已災凶逃返無疑。

學壬決斷,先看七處:日、辰、三傳、年、命,次看類神,只在七處尋看。來問何事,各以類神決斷事情。然類神賅載事廣,姑舉一事略陳,它可類推。

如占走失奴婢,要分三等,奴僕是男,婢妾是女。各有類神。戌、河魁、天空,奴之類神也;酉、太陰、從魁,婢之類神也。視七處上,此等類神落何宮,遇何神將神,有無刑衝破害及旺相休囚死,當令不當令,有氣無氣,落空亡否,然後就類神吉凶斷之,必無失矣。然壬書不一,斷路不同,如《心鐿經》、《中黃經》與《畢法》等書,皆並年命為一,泛言六處而直講。《通神集》及《斷經大要》以八法論也。八法者,又加入正時天上時,而去行年也。又《斷經》了了謂之六處,又各不同。蓋以日辰、歲支、月建、來人方位、初傳用神而言,並去年命與中末三傳也。大抵以七處加正時金氏旁注“先鋒門”及時上貴人注“值事門”九處為主,更無別法矣。

司天苗達過將法:

雨水前日卯初刻,太陽入衛用登明亥。春分後二巳一刻,入魯河魁作將明戌。

穀雨後四亥初刻,入趙從魁用可稱酉。小滿後五酉三刻,入晉還須傳送興申。

夏至後四未一刻,入秦小吉用其名未。大暑後三巳一亥,入周先用勝光靈午。

處暑後三巳二刻,入楚還當太乙迎巳。秋分後七寅三刻,入鄭天罡用去亨辰。

霜降後九醜三刻,太沖運動宋州城卯。小雪後七戌一刻,功曹將領入燕京寅。

冬至後四刻一刻,入吳大吉便休停醜。大寒當日酉三刻,入齊神後歲功成子。

《管輅神書》卷之十五

論終身:

干支傳課作提綱,先審安身無所傷。事業一生經歷處,存亡隱見莫胡詳。

六壬課以幹為主。幹者,我也。其干支課傳上神皆我之用,有以首課入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支起入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幹之陰神起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支之陰神起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初傳末傳作鬼歸干支為終身經歷者,皆以生幹比干為上吉;若干克幹上神,支課用上神為次吉,是安身無所傷也。此為上吉之數。若干支上神、用傳上神或克害刑衝破幹,是我身無所安著,以至絕嗣敗家,災訟喪命,終身無成,下等之數也。務宜詳之。若占功名,則以克我者為官,又從貴論,不在此限也。

幹祿得地可榮身,略有些傷支用尋。尋到好地方住腳,有些疑惑不堪停。

承上言,既審上無所傷,尤宜看幹上之祿神,得地則求名有祿,有祿可享,庶人有祿可用,九流百工技藝生意可資,要不空陷,並年命干支傳用又不來刑沖克破,此祿斯謂祿無所傷,終身可守富貴,乃美數也。若祿被刑衝破陷,是祿有傷,既無所靠,則尋支上神之祿,或無祿則尋用傳上之祿神,無空陷刑衝破克害為吉。蓋幹祿乃自身營為之祿,支祿家中現成之祿,用傳之祿,往來營求之祿也。三者得一為美數。如三者俱無或有祿不吉,則無所立腳,不可停守矣。

或財或比或生身,無傷無克細推尋。得個穩中堪下腳,莫令衰敗又無存。

如課傳無祿可依,當尋我之財,或比,或生,俱要無刑沖克破害,方為平穩,可立腳矣。若有所傷而又入衰敗之鄉,則無靠也。

先審幹上作元因,次把用傳配合尋。初不成傳方看二,方知此事得何因原本作“若不成傳方看救,要知救我有何神。

課無全吉,宜先尋幹上以究共原因,次看用傳以審其運用。如初傳空克有傷,則看中傳末傳有何救我之神,何方可靠,何人可依,何事可為,雖不能成大富貴,亦為終身之依。數中無依,斯為下也。然壬課有吉有凶,不可執一而論。如占功名,明無官星,或有官星而變空克,則又以暗遁得官星,父母得地無傷,所臨吉神吉煞,亦可取貴。如遁再凶,是功名不成矣。如常人占,明無財星,或有財星空克,又以暗遁得財星,父母得地無傷,所臨有吉神吉煞,亦可取財;若遁幹又無所取,則財不聚矣。又有明吉而遁凶,亦為有害,務宜詳之。又察年命上神,與日幹並用神,或生或比,或刑克衝破害,方為得體也。

論空亡:

卻有空亡臨吉神,吉神無倚不和平。惟有凶神臨日辰,就言其事主災迍。

日辰空亡為真空亡,作事無力。在地曰孤,無妻可依;在天曰寡,無夫可依。凡凶神刑衝破害,宜空;若生我救我者,不宜空。如初傳空,末傳實,先雖無著,後卻有成。如中傳空,事將成而中止。如末傳空,事終無結果。如占暴病、憂賊、爭訟,空則吉;久病占如空必主死;余不吉,主人財走失。惟金水不嫌空,有生不為空,月將、太歲、月建、日、時、年、命填實為不空,不可全以空論。如占墳宅,取支左空則空左,右空則空右,先吉而後空不嫌。如占六畜,逢空,看其地分,若採加不得位,必有損傷;採加得地臨生氣,雖空不妨。如占子孫帶空,縱有子是空中來,或奸生,或過繼。不然主有傷。如占才名,先實後空,主後有阻隔,不遂意,破財。如占買賣,帶空,不成。

旬中空亡,當以類推。

甲子旬中空戌亥,甲子乙丑空才、父,既入空,雖吉不可用;丙寅卯空官、子;戊辰己巳空兄、才;庚午辛未空父、子;壬申癸酉空官、兄。

凡佔有十惡大敗日,名無祿日。甲戌,乙巳,壬申,丙申,丁亥,庚辰,戊戌,癸亥,辛巳,己醜。此十日內無祿才空亡,故曰大敗,占身無才祿,決然不安,占壽無才祿,亦是不美。但看傳中有生,亦不死。直符克年方死。占官求才,俱為不利。

用空入生,廢事再來。遇陰而昧,還是沈埋天空入空,旺相所合,中雖見阻,婚姻必吉。

如用空居長生之地,是事不成而再發;傳入太陰在上,事雖露機而又入暗昧之地,將成又廢,畢竟是空,不可以值長生而謂事得再成也。

用空入末,舊事再發。凶則宜避,凶則莫合。

用作空亡而末傳歸於日上,主舊事再發,若帶吉神良將,則當為之而不可舍。若帶凶神惡將,則宜逃之而不可為。

空于其妻,其妻複歸。初雖有傷,後當再為。天空入空,又休又刑,婚姻虛喜,終見無成。

支為宅為妻,入空是空于其妻也。若財亦然。先見其空而後有妻才入實,未娶者先難後成也。既娶者先奸後娶。若先空而末得子孫生之,亦主再娶。

用見其妻,後入於空,半路斷弦,何日續終?

發用見其妻才,或中末入空,主斷弦難續。

妻雖入空,旺氣所鐘,一則有喜,一則病沖。

初傳入空而中末歸旺,是空中有病,旺中有喜,是病中而得子也。“是病中”句金氏旁注“一喜一憂”四字。

空於其子,複見其子。子雖初乖,後還有濟。

子發用入空,是初年難為子也。中末二傳而子星入實,是為後終有子。如末得父母生之,亦為有子。

用見其子,複入於空。子雖相連,不見其終。

用見子本有子,傳入空亡死絕鄉,中年必喪成家子,不然殘疾破家門。離鄉又背井,不送父母終。

貴人于空,幹貴反凶。當謁莫謁,當逢莫逢。

貴人能解禍生福,若入空則不得力也。

貴入於空,求名虛聲,傳入二死,不善其事。

中末入二死,是慕功名終身無成也。中末逢生助,後猶有望也。

地入於空,可免諸凶。任爾出入,自迪其功。凶將入空,諸凶可免,而出入有功。

朱入於空,望文不就,執不如舍,進則難售。

雀為文書,入空雖旺不就,不如別謀,是非則免。

六合入空,求財難通。不宜賣買,互見相攻。

六合為才,婚姻和合之神,空則彼此不合而相攻。

勾入於空,官無訟凶。在外莫見,在後莫容。

勾乃爭鬥之神,入空訟無。外見有勾引,末傳見有後禍。又金氏注曰:一雲日前屬外,日後為內。

龍入於空,仍作我妻。我妻見傷,難再言歸。

青龍乃賢德之神,入空則傷妻。妻者,干支上神合也。

龍入於空,仍作我財,一半可得,一半可諧。

龍乃財喜之神,空則財可半得,不能全獲矣。

龍入於空,仍作我官。志雖慕貴,不得成歡。龍乃官貴之神,空則云云。

天空入空,諸事無蹤。吉不作吉,凶不作凶。

凡劫煞凶神加天空入空,俱有影無凶,凶吉不成。

白虎入空,見凶不凶,宜於出往,反得其功。

白虎凶空,更末傳吉將,反得其功,可任意出外。

常入於空,喪吊又逢,為親為服,何事匆匆?

太常孝服神,帶喪吊,主親服,百事不遂,安得匆匆?

胎喜入空,有鬼在上,即日離身,子母無恙。此條想是金氏所增。

常入於空,作官不蒙。雖有天馬,亦莫騰通。

常又為印綬,空則不沐朝賜,安能飛騰?

常入於空,求財不成。當安不安,當行不行。“安”字旁注“守”字,“行”字旁注“窮”字。

常又為財神,空則財不能就。若傳課無依,當守窮而不可妄動妄為也。

胎喜無空,無鬼不旺。雲子雲亡,焉雲得當。此條亦必金氏所增。

玄入於空,謀害不凶。疑其盜失,無入吾宮。玄武為謀害神。

陰後入空,女詐不逢。反得陰利,而有後通。太陰天後,女詐之象。

論空亡作鬼:

空亡作鬼帶負謾,陰空相乘事欺慢。

空鬼帶負謾,乘天空太陰,主有欺瞞騙害之事。謾語,正午順十二。

空亡作鬼帶五盜,大耗相乘有失耗。

空鬼乘玄武五盜二耗,其賊必自空中而來。財是空中而去。失耗之事不免。五盜,正醜逆十二。大耗,正戌逆十二。小耗正卯逆十二。凡神煞下見於《六壬經緯》者,朱標出之,此條晴崖朱批。

空亡作鬼帶馬丁,有人逃出事忙忙。

空鬼帶丁馬,必有人逃出,不然則主離鄉過繼之事。

支是天空,行人信通。帶喜尤妙,不宜入空。

天空乃文書走報神,加支上,有外信入家,入空,不以信論。

空亡克日卻無依,孤單冷淡過生時。發用空鬼,主人無依,單冷過一生。

貴雀作鬼,入於空亡,文字貴物,乃是其贓。

用乘貴雀空鬼,文書貴物,乃當自嗔,餘以神煞詳之。

螣蛇作鬼,入於空亡,驚惶走失,又作火類。用雖入空,不免驚惶,走失火光之事。

朱雀作鬼,入於空亡,不無虛誕,信息為狂。

六合作鬼,入於空亡,文詞為美,亦宜自防。文詞喜美中,亦宜慎之。

勾陳作鬼,入於空亡。內勾外連,尤防其殃。

青龍作鬼,入於空亡,喜中見賊,亦宜自防。

天空作鬼,入於空亡,尤防暗損,諸事微茫。

白虎作鬼,入於空亡,殺傷鬥訟,又作驚惶。

太常作鬼,入於空亡,錢谷酒印,並失衣裳。

玄琥作鬼,入於空亡,走失盜賊,亦當預防。

太陰作鬼,入於空亡,陰謀相妒,婢妾死亡。

天后作鬼,入於空亡,衣裳首飾,走失須防。

論破神:

破神最是不相宜,入幹卻有內人欺。若是臨支被外侮,一切交遊總不如。

破神,陽日後三辰,如子日見酉,寅日見亥;陰日前三辰,如醜日見辰,卯日見午。二破若在日幹上,主家內鄰人欺。支上主外人朋友侮。干支互破,則外破內,內破外,交相破害。大抵逢破,凡事不成,才見破財,失物見破物,凶見破不成凶。貴人見破,則功名薦引,幹貴不成。螣蛇見破,則牽連提帶,作事不久。朱雀見破,則文書口舌暗捺不行。六合見破,則賣買、交關、婚姻、納子不就。勾陳則爭鬥、田莊、墳墓、交關不就。青龍見破,則求財、婚姻、公文、案卷不舉。天空見破,則文書、進納、奴婢不就,文學、舉業不成。元武破,則陰謀、賊黨不就,投師、立學不成。太陰破,則陰謀、金錢、關節不通。天后則恩澤、詔赦不來,婚姻不就。太常破則薦本、推官、婚姻、酒食中止。白虎破則道路防劫,武舉不成。金氏旁注曰:即月破是也,又隔四位相加。

契者如便論神煞,必有損破不能饒。破即四破,驗神煞以審所破之由。

歲破加於月破中,吉將相逢也不容。更有凶神與凶將,破財壞事主貧窮。

歲月破入課為用,一破難為,又兼二破為用,則吉事不成,凶所不免。更有凶神凶將,財破事壞,貧窮到底無成立也。

沖者如何論神煞,必有橫禍審所招。

沖即破碎煞。子午卯酉在巳,寅申巳亥在酉,辰戌醜未在醜。再詳神煞以審所招。

或破或廢傳上居,事皆破廢不須疑。

破者,年月日時四破;廢者,四廢。若用帶破廢煞,凡事不遂。

碎在三傳事不成,中則狐疑末無後。

破碎煞,才遇破才,事遇破事,物遇破物。初傳得之即不成,中傳得之狐疑不決,末傳得之,終無歸著。

巳亥相沖有貴空,迷神關隔又相逢,要行不行語不通,凡事蕭條竟沒蹤。

巳亥相加上乘貴人天空,巳亥自相沖,再加迷神關隔,要行不行,要語不語,主事趑趄也。

人情斷絕見刑破,又臨衰敗主無親。

或破或廢俱入傳,不是破殘帶疾籲。

用傳帶破廢,凡事不成,謀不遂,若帶病符天鬼,主殘疾之人。

破侮須知忍在心,謾將狂語出傷人。但宜速閉毋令緩,好計方成勝且贏。

用見四破,又見刑害、閉口、朱雀、謾語等神,破為神,人侮勿即以言傷人,宜當閉口含思,以計勝之,則破者豈能壞我哉?

月破加于辰戌宮,其年必有跌傷凶。若加死氣患蒙朧,生氣加之喜氣濃。

辰戌乃跌倒殺,發用月破加其上,主跌撲災。加死氣,主蒙朧之難。加生氣,雖危無事。

歲破月上加玄空,必有逃走人不容。

日上乘玄武天空,又加歲破,必有逃走出外之人。

論刑沖害:

刑者,殺之象,即三刑也,主上下不相合,剛柔不相濟,燥暴自害夾刃。凡入課者為吉為凶,吉多則輔吉為吉,凶多則輔凶為凶。旺相如乘車得馬,休囚如被禁加笞,主口舌兇惡憂擾失時。不空占病幹謁賓主,在常人則取罪戾,惟宜捕捉,君子得之,則為威權,其名有四:

一曰自刑:

辰午酉亥自相刑害,落敗則別改更,自高自大,自作自受,自逞其能,自受其禍,死於非命。

二曰無禮刑:

子刑卯,卯刑子,是陽精生日,陽氣在子;而卯為日門,子為卯之卑位,而無卑恭。子為貪狼,卯為陰賊,死敗相刑,門戶不利,大小淫亂。如卯加子,明入暗出,水陸不通,子息不律。

三曰無恩之刑:

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寅中有雜火,巳中有雜金,申中有雜水,故寅刑巳,刑中有害,舉動艱難,彼刑我鬥,官事災殃。巳刑申,刑中有合,長幼不順,先犯後合,彼刑我解,冤讎相報。申刑寅,刑中衝破,人鬼侵淩,男女相系,彼刑我動,殘賊相施。

四曰恃勢刑:

上位在戌,寄旺四季,正旺在未,未恃旺而刑醜之冠帶。醜恃冠帶而刑戌,戌恃天刑而刑未之正旺。

又曰:醜刑戌,戌遷其怒,自恃旬首而刑未;醜刑戌,刑中有暗鬼,乃貴刑賤,大刑小,刑禁官事。戌刑未,刑中有破,卑少淩長,妻財不豐,舉動不利。未刑日醜,刑中不破,大小不和,兄弟不順,或有喪服。發用逢之,多生災害。刑幹傷男,刑辰傷女。旺刑衰則福生,死刑旺則禍起。時刑幹則憂小人,用刑時則行不利。善刑惡則無憂。惡刑善則凶至。刑月建不可訟人。刑日辰不可遠行,刑支幹則人宅不安,幹刑者速,支刑者緩。若上下相刑,又見日鬼,是氣象乖戾,反覆公訟無憂,不少緩矣。

制禦之刑,十幹聚克,逆亂乃生,故加刑以制禦。凡干支所加,戰鬥不出其下,甲刑申,乙刑酉,丙刑子,丁刑亥,戌刑寅,己刑卯,庚刑午,辛刑巳,壬刑戌,癸刑未。

沖者,擊動之煞。初雖有得,後必傾覆,主搖動,反復不寧,在日身有遷,在辰宅有動。乘凶將損動,乘元武逃動,乘後陰暗動,乘元合盜失淫佚,出入更改,乘勾私邪、爭競、改易。子午沖,道路馳驅,男女交爭。謀動變遷;卯酉相加,門戶分異,失脫更改。寅申沖,人鬼刑傷,男女異心。巳亥沖,事多反覆,重求輕得。醜未沖,兄弟異心,謀事不遂。辰戌沖,悲喜雜異,貴賤不明,奴僕逃走,關節不行。大抵吉不宜沖,凶則散。

害者,侵損、淩害之象。陰陽不順,如水壅滯,如血未行,事多阻抑。子加未,事無終始,官災口舌。未加子,營謀阻滯,出入有災。醜加午,病訟多凶,夫婦不睦。午加醜,為卑小淩犯長上,事多不明,難得成就。寅加巳,為爭進相害,出入改動,退利進阻。巳加寅,作事艱難。卯加辰,為事下淩上之害,有虛聲,爭才阻隔。辰加卯,心緒不寧。申加亥,為疾詭之害,先阻後得,必無終始。亥加申,圖謀未遂,事無本末。酉加戌,暗昧凶。凡占口舌官非,守舊少恩。達者,妨也,在刑煞之間。

論丁神:

丁神者,乃變動之神也。凡占惟庚辛日為凶動,壬癸日為財動。庚午辛未日見卯,因妻而凶動,因財而禍起。庚辰辛巳日見醜,因墓田而凶動,旺相為田,死囚為墓。庚寅辛卯日見亥,因子婿而凶動。庚子辛醜日見酉,因兄弟而凶動,並及己身庚為兄,辛為弟及己。庚戌辛亥日見未,因父母長上災而凶動。庚申辛酉見巳,因官鬼而凶動。

旬壬者,乃歸藏之所,與六丁相加,豈無所為?壬申癸酉見卯,因數息之才而凶動;壬午癸未日見醜,因官鬼之才而凶動;壬辰癸巳日見亥,因己身及兄弟之才而凶動;壬寅癸卯日見酉,因父母長上之才而凶動;壬子癸醜見未,因官司之才而凶動;壬戌癸亥日見巳,因妻妾之才而凶動。如癸醜日,幹上未作初傳,不取其才,緣三傳火鬼,如蜜中砒也。

凡丁神,逃亡得之,萬里遠遁;盜賊得之,隱匿難獲;婚姻得之,聚散成奸;病訟得之,幽冥難伸;為官得之,巡行查核。如帶蛇馬,主逃亡;帶虎主憂思;帶陰後主女人走;帶天空,奴婢逃亡;帶玄武,賊盜走失;帶朱雀,主音信;帶勾陳,兵遠來;帶青龍,主飛螣;帶六合,主遠行。帶三陽、三光、六儀、三奇等課,主官升財遂;帶三陰、魄化、喪門、伏殃、吊客,主病不可生;帶天網、天獄、官符、變動,有抑可伸,合中有變,新故有更。帶孤神、絕嗣、無祿,內中有複續之圖;亂首、贅婿、龍戰,有非常之變。閉口不可開,斬關可斷。三交欲移,遊子不返。八專、泆女,久而生病;元首則吉凶在長上,犯者必動;重審則吉凶在下,犯者必成。比用有反戾之心,涉害有生禍之勢。反吟動於遠思,伏吟動其歸輿。又附蛇朱,卻來生怪。

靜者欲動,動者不停。閒事欲起,舊事再生,遊子不返,帶吉則吉動,帶凶則凶動。

剛日伏吟有丁馬,行人即日見歸程;柔日馬丁雖出現,行人未必轉回程。

伏吟課,凡事遲滯,行人不來,剛日帶馬丁、遊煞,則可以望其來。柔日暫出可以至家,遠行未到也。遊煞,正卯順十二。

剛日伏吟名自任,可以委託於他人;柔日伏吟我自信,可以取信於自己。

幹之神固已主動,若傳于支上,有旬中之丁,或乘天驛二馬,亦靜而求動。如壬辰、戊午、丙辰、甲寅、庚申,此五日伏吟,乃有旬丁在傳內者;又癸未、己酉、辛亥、癸醜,通前共九日,訪人必出,先允後改,故名無任無信也。天馬逐月而論,課內無二馬旬丁者,謀事伏而不起。若無丁馬而人年命乘魁罡者,尤主速動。如庚子二八月占,天馬隨白虎入廟,反主不動,若訪人亦在外相遇。天馬,正月起午,順行六陽位。

丁神靈靈,入於宅神,門移戶改,欲甯不寧。

丁神旺相加宅,主家宅不寧,門哀改移之象。若年命傳課中有生支之神,此宅主修改,尤可居也。若無生支之神,又帶刑克破耗空亡,則宅已變故而不可居也。

丁神靈靈,必主死人。

帶月厭為鬼,損財畜;帶三合喜神,有喜;帶劫煞、飛廉、飛禍、羊刃,有謀害。在卯辰巳午未申,禍生於日,日宜防之;在酉戌亥子醜寅,禍生於夜,夜宜防之。有救神可免其禍,無救神利於藏匿。滿日月之數方可出。丁神臨午合幹,有貴人提帶,或招飯,出外立事。其吉神有皇書等吉,主功名事。飛廉正申順十二。飛禍春申夏寅秋巳冬亥。月厭正戌逆十二。

丁神靈靈,而為我財,帶煞衝破,妻死離哀。

丁神為妻財,帶劫煞、女煞、陰煞來沖其妻財,或帶巳酉醜從革隔角煞,主妻生離。帶二死,妻居墓絕,主死別。帶二耗、月破、二碎之煞,則為沖財,則難守業。

丁神靈靈,作鬼克身,災禍不已,禳祭堪生。

丁神旺相作鬼,乘亥子醜寅位,與月鬼、火神、生氣克幹者,災禍不已。若見天巫、咒詛、儀神,必須祭禳神佛,方曰安泰。火神,春醜、夏子、秋戌、冬亥;生氣正子順十二;天巫正辰順十二;天咒正子順四仲。

丁神靈靈,賊侵戶域,幹乘生旺,未免流血。

丁神乘元武盜神劫煞侵我之域,若干被傷帶刑沖二血,是我被傷流血。若支帶刑沖二血,是家幼小被傷流血也。盜神,春巳、夏卯、秋酉、冬子,劫殺寅午戌在亥,亥卯未在申,申子辰在巳,巳酉醜在寅。

丁神靈靈,主敕兼行。一差未了,二差又行。

丁神旺相而帶皇書、天詔在歲上作丁者,乃天子之差也。帶皇詔在日辰月建作丁者,乃台部之差使,主迭任差使。皇書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天詔正亥順二十。

丁神靈靈,皇詔臨辰,使者皇恩,赴我家庭。皇恩,金氏改作早晚。

丁神旺相作貴人,加支而帶皇恩、天詔,必有封贈超升之喜而入我家庭矣。皇恩正戌、二醜、三辰、四未、五酉、六卯、七子、八午、九亥、十寅、十一巳、十二申。金氏注曰:此為皇恩大赦也。

丁神靈靈,凶煞刑辰,家門頹敗,過房繼人。

丁神旺相乘凶煞以刑支神,又帶破耗,主家敗。若三交、遊煞、孤寡,或加子星上,必主過繼。孤神春巳夏申秋亥冬寅,寡宿春醜夏辰秋未冬戌。

丁神靈靈,德合加申,早晚有慶,福湊壽人。

丁神帶天德、月合、德祿來生日幹者,主福壽安寧。

天德正丁、二坤、三壬、四辛、五乾、六甲、七癸、八艮、九丙、十乙、十一巽、十二庚。

月合正辛、二巳、三丁、四乙、五辛、六己、七丁、八乙、九辛、十己、十一丁、十二乙。

丁神靈靈,帶鬼不寧,之子生禍,如何得停?

丁神旺相乘子位克支,帶劫煞破耗,是子敗家生禍。

丁神靈靈,大禍刑幹,當躲莫躲,當安莫安。

旺丁帶大禍、劫煞、飛廉、亡神、二死刑克其幹,是大難數也。又丁神主動,必有出入路途之事。如傳見青龍劫煞、風雨雷煞,必有風雨之難所當躲也。傳見元武,帶三盜二都,途中遇劫賊之事當避。傳見白虎,又帶虎煞;乘蛇,帶蛇煞;有虎蛇難當躲。傳見陰後帶奸門、咸池、女禍,主女人姦淫事,不能安也。傳虎蛇帶病符、月厭,主瘟疫不安。傳勾朱帶官符、吏神、關隔、天地盤結,有牢獄不安。隨其變化而因事詳審之可也。

關隔,鬼罡加四仲。亡神,即旬中辛也。風煞,正申逆十二。雨煞,正子順四仲。雷煞,正巳順十二。天盜,正寅逆四孟。五盜,正醜逆四季。盜神,春巳夏卯秋酉冬子重出。游者魯者,甲己醜未,慚庚子午,丙辛寅申,丁壬巳亥,戊癸申寅。奸門,正寅二申三巳四亥五寅,周而復始。咸池,寅午戌在卯,申子辰在酉,巳酉醜在午,亥卯未在子。天鬼正酉逆四仲。官符正午順十二。吏神正七亥,二八醜,三九卯,四十巳,五十一未,六十二酉。大禍,正戌逆十二。病符,子年亥,醜年子逆輪。

丁神靈靈,不宜煞刑,當殺莫殺,當侵莫侵。

丁神臨羊刃,主殺伐。帶三刑、大煞、金神,或日幹得時生旺,可以殺人,可以侵戰。傳入空墓,並關隔,休囚則殺人侵人,自取其禍。大煞,正戌逆行四季。

哭神不宜入命年,死氣家中死亡纏。休病本身須有病,犯之未得太平天。

年命上帶哭神、死氣主死亡;休囚帶病符,主病。哭神,春未夏戌秋醜冬辰,死氣正午順十二。

浴盆丘墓加日辰,死亡刑害加命年。須知我自不安然,不久應知入九泉。

日辰年命乃都門也,日辰上神是帶浴盆、丘墓,年命上神帶刑害、二死,干支年命入死墓之地,定主死亡也。浴盆,春辰夏未秋戌冬醜。三丘春亥夏子秋寅冬酉。五墓與哭神同。

喪吊全逢入課年,素衣日日掛身穿。不喪椿萱並骨肉,哭泣之聲動徹天。

喪門,歲前二辰,如子年寅,醜年卯。吊客,歲後二辰,如子年戌,醜年亥,年命上見二殺,主孝服。

乙亥日來未加未,有個女人訟有孽。

支上太陰乘寅為官符,末傳天后,三傳相刑,主女人訟。

太陽一照物皆暖,偕此其人赫赫名。庶術得之凡事遂,君子得之官職成。

月將為用帶貴人,主權要;帶皇書、天詔,主敕封;青龍文,太常武。

太陽怨恨落山后,縱有陽光不久留。過了陽光還有忌,美來名利竟休休。

自寅到酉,陽光不照,人不蒙福,小人得志,能生禍咎。凡月將乘父,父貴;乘子,子顯;各以六親類推。在物為得時富顯之物。乘照元武,盜逃可獲;乘照馬,行則知凶化吉,平安。乘照官符,官訟光明,私仇官雪。乘照人病,則鬼祟不侵害,喜人忌空克入墓。酉至寅為入陰,反暗而不明,是不照也。太陽在支前,為進吉;太陽在支後,為退凶。

太歲今朝作貴用,有官升轉赴官期。最忌刑沖空破害,看三六合以期之。

若日干支克年命太歲,主悖逆取禍。歲克日幹損家長,克支損卑小,或門戶破,盜移事。貴乘死墓,官長死。太歲臨支作喪吊,或空,或不克干支,不可斷喪事。太歲作天羅刑害,主牢獄災厄。天羅正寅二亥三巳四申,周而復始。

干支總論:

夫課以幹為主,尤當審幹上所加之神,或生或比,克刑衝破害空脫何如。以支為宅,亦當審支上所加之神,或克或生,比刑衝破害空脫何如。吉神居生旺之地,吉而愈吉;凶神居所制之地,則吉凶不加於人。吉神者,喜合龍常陰後也;凶神者,蛇朱勾空白玄也。

既審幹支之吉凶,尤當審用傳之禍福。發用為心之所主,事之所向,故名用神,不可損傷,必須與神將上下相生比和為吉。若上下相克,入休敗之地,則凶。用在日之陰陽,則為外事,亦主遠出搖動。用在辰之陰陽,則為內事,目前立見之。

凡事出於驀然興發,驀然成就,事在意外,謂之驀越課也。如發用地盤克天將,貴人又克天將,名逼迫煞,主身不自由,被人抑伏。若天將為財,上下夾克,主財不自由。金氏旁注此雲:由己費。或日之同類,受克乃身不由己。惟日鬼受克,則為吉也。蓋天官,神也;天頭,將也。天官如入本位,則無暇治事,幹托不得其力矣。夫天將立中布上下相生,則事皆和美。天將居中而上下相克,則彼此相違,謂之隔將,事遭阻滯。

用臨長生,百事稱心;用臨死敗,事多囚謝。用臨絕地,事休重興,信息至,行人來。用官鬼,舉動不利。用墓,事主沉晦。用墓加生,事宜再發。用克見相害事,主艱難。用刑恩中成怨,歡埵角部C用破,暗堨籵a,隱中阻隔。用空吉凶不成,事多虛詐。用沖事多反覆,聚散不定。用克歲,歲中有災;克月,月中有禍;用克日,鬼賊病訟,尊長有災。用克辰,宅中不寧。金氏旁注雲:主動憂驚,小口奴婢災病。用克時,主心動憂驚,小口奴婢災病。用克末,主有頭無尾,先易後難。用克命,命運顛倒。用克行年,主年中休咎。用財宜去求財,用印宜承舊庇,用官宜求官幹貴,用二馬生幹有出行進財之喜,用二馬克幹及年命主損手足之災,乘馬行程登舟之事。用見月厭,作事不成。用見弔喪,事幹孝服。

用臨寅申巳亥,事有發生之逃,春得寅為用,夏巳秋申冬亥,謂之機發當時。春巳夏申秋亥冬寅為用,謂之將來者進。春亥夏寅秋巳冬申為用,謂之功成者退,樂享無涯。春申夏亥秋寅冬巳為用,謂之反弓相射,四廢無依。夫機發當時者,無往不利;將來者,進亦獲榮昌;成功而退者,則培養以知其枝;反弓相射者,當晦名以斂其跡。

子午卯酉乃四正之神,若臨四仲神而歸傳四正者,有正大之規模。

辰戌醜未四墓之神,若用臨四墓而傳出墓庫者,有脫俗之志。

事之先兆,發用預知。學者當潛心焉。

幹人支宅,幹為君、父、夫、尊長、己身,支為臣、子、弟、妻、卑小、奴婢、他人。

此章之上,金氏又錄一條雲:

占式法,暗遁扶鬼方作黨,無子不須尋暗遁。

注曰:用作鬼,是明鬼也。旬遁作幹鬼,是暗鬼也。若用作鬼,傳中必得子孫救之,或子孫寡而臨於敗絕之地。旬遁幹神扶鬼作黨,勝於子孫,則明鬼愈熾。若傳中絕無子孫救之,則明鬼之克尚不能當,亦不須尋遁幹之暗鬼也。

或巳或亥或干支,干支生合兩事論。

注曰:巳為雙女,亥為雙魚,乃兩事之象。或干支同出,即在傳中,亦有兩事之象。或生幹合支,或生支合幹,亦為兩事之象。占者遇此,俱兩事言之。

午克年神入關吏,此年必定見爭官。更帶關迷並戲咒,縲絏相干欲脫難,德不勝刑君子滯,更看助刑黨惡是。文章劾謗不如歸,君子道消何所濟。

關即關隔,吏即吏神,遊神春醜夏子秋戌冬亥,戲神春巳夏子秋酉冬辰。德者,君子之象;刑者,小人之象。君子懷德,而得時旺相則小人仰君子也,而刑反為用。若休囚不旺,而小人之用刑者反成其黨,則德不勝刑而君子道消。若不知機而文章謗劾,自不容己,而君子可不明哲以保其身乎?

用被眾害來相親,不宜再見助害人。助害人多根已深,欲逃無可取前程。

用被黨惡來害,害是傳中之鬼相合而成也。又遁暗建之鬼,助黨為惡,是暗建之黨愈助其災者,其禍根深固結而不可解,欲免其禍,尚不可得,安望取前程乎?

客邀我入見以去,路必防之免其禍。

初傳與幹相合,是客來邀我也。末傳作鬼克幹,加劫煞丁馬刑害,是客來邀我,見一去而後有害我心,宜防之以免禍。

幹辰上神克日上神,害刑負克作殺兩相侵。更有迷神並謾語,卻有冤家未遇人。

支者,他人;幹為我。支上神克幹上神,是人來害我,更凶神助,刑害、迷神、謾語,有仇人害我之事,預防之可也。

未上巳午,謾負相害,克有口舌,相爭不停。

巳午加未上,帶謾語刑害,尤有口舌相爭之事。

一鬼一鬼複一鬼,鬼害相臨災病起。破訟累年常生鬥,涉我憂愁何日已?

一牛二換,東走西行,所事不得,嗟籲不已經。黃本作“東走西起。”

醜為牛,加天牛之煞,是一牛二鬼。又加天鬼、天馬克幹,是牛之東西起,主人事不得意。再加官符、病符,則災害嗟籲。

有人前行,不可不顧。後雖有追,借其回護。

馬臨初傳是有人前行,與我作合,末見劫煞,是有人追我也。或為我之害,當借前人之合我以回避之,方可免禍。

兩鬼相鬥不相容,一個歌樽一個哭。歌者喜之哭者悲,若是幽人利空穀。

用傳中鬼相刑害,是兩鬼相鬥不相容也。一個帶喜神而歌,一個帶哭神而哭。哭神遺我以悲,喜神遺我以樂,憂喜得半而無事也。天喜,春戌夏醜秋辰冬未。

一個鬼時傳上立,口不言時心堻]。切毋謾語作相交,免致其中成怨結。

初傳鬼克幹,是不言而設心害我;加謾語相負煞,宜慎之。

隔地莫說投機話,被他直性前行罵。有時半路一些言,隨入他鄉有牽掛。

課中帶隔角煞,為隔地不可說投機話。用傳入帶合神,是因其暫合之相投而即說同心之話。若傳入刑害或劫煞,則一言不合之間,終變為隔角之態,而我之心事反為他知,寧不入其圈套而牽掛乎?隔角煞,辰巳未申戌亥醜寅。

初見其良兩相協,中間有詐不相入。誰知墮在詐陷中,欲結不結徒自說。

用馬幹合是見良與協,因不虞其詐而以腹心相待;次入空亡日害,是中見其詐,不相入乃知為其所欺,反以計術害我,始之不慎,悔之何用?

程途月是行將去,卻有良朋相遇見,同有憂心不可醒,他人藉是成婚眷。

道路神加於望日,是程途月是行將去;中傳巳為良朋,帶德作合,是良朋相遇也。同道之中為見同心之憂,即效陳雷之歡,終成秦晉之好,豈偶然哉?

幹上騎馬兮下騎羊,意在躊躇兼刃方,欲乘不成徒自傷,縱然相合也開張。

午未相加偶合,是有刃爭也,主意在兩事之間而躊躇不定,傳入刑衝破害,雖合有變,雖成不成,凡事終久開張也。

有鬼相迷入禍方,要個人來救我良。救而不救恐自慌,不如先走跳高牆。

初傳作鬼克幹帶迷神,是鬼來迷我入禍方也。得救神可免禍,若子孫或生或禍,是救而不救,而我自慌矣。若傳見丁神,或見辰戌,不如跳牆避之可也。

課中有鬼與我禍,不得進兮不得退。旁得人來捉住他,也得平安可無事。

用鬼克幹是與我為仇,前後遇空,是不得進退,計亦窮矣。年命上神有救,可以制鬼,則我無事。

有鬼附鬼不為凶,任他丁馬興迷蒙。三三五五自相窮,總是人強鬼不凶。

日幹旺相得時,帶德祿神天喜,支傳上見鬼雖多,不敢動。任其丁馬、迷神三三五五,反為財,身強鬼不侵也。

陷入其功不可前,馬居鳴後自蕭然。子宜速轉毋輕進,庶使吾功得保全。

幹被上神克,用乘太陰、天空為自陷奇功也,而不前矣。二馬居幹之後,在傳中謂之背馬,而馬必不可進,只宜速轉毋往保功,庶不終敗。

當縛莫縛,縛則有凶,當打莫打,打則有禍。

用傳帶繩索殺,是縛人之象,作鬼克幹,當縛莫縛可也。用傳帶羊刃、勾陳為打人之象,作鬼克幹,當打莫打可也。必欲縛人打人,必致凶禍。繩煞,正酉逆四仲。索煞,正卯逆四仲。

合浦明珠何日逢,一木三金三火熔。推事不久複沉蒙,畢竟三回兩次中。

明珠雖逢,課傳中一木三金二火,金固為日之財,二火又為日之比。木既生我而亦生他,兄弟爭財而金不得專矣。再加劫煞凶神,至爭訟不寧而事情多滯。不三回兩次,安得順乎?

適遇子木又入水,劫有陰私劫人起。得才又得劫人錢,一路迢迢主有喜。

木加子,又木得子水相生,亦為木之沐浴地,乘太陰、天后為日之才,又為生氣喜氣,是與劫人有陰私之情,即得其劫奸而得才,又得其利,一路迢迢也。

家有禍起,惟父不喜。支子無良,令人生死。

幹父支子,以幹克支,是父怒子;幹為人,支為宅,支帶咸池、劫煞、盜神,是家有禍起,乃子之不良而父欲克之,則子之禍可迨。若支上見生則其罪猶可,支上見死氣罪不容誅。

人有私事,不可以言。子露其風,死遭子殘。

幹父支子,幹神帶劫煞,乘太陰閉口,是父有陰私事,謀人之行,不可與人言。支神反克幹神,或與傳用以克幹神帶朱雀、丁神、謾語,是子露風於人而致父之死於非命,豈為孝子?

先庚三日後庚三,此日雲為進退間。務宜准此自盤桓,馬住馬行不脫鞍。

先庚三日,丁也,丁主變動;後庚三日,辛也,辛主外隱之神。丁主動,辛主退,是不進退而盤桓矣。天馬者,月之馬也;驛馬者,日之馬也。一馬出行,有前往之勞;一馬落空,有欲止之機,是一行一住而不脫鞍,遇此欲行又止,欲成又敗,安得遂意?

有馬不行,諸事宜停,子無前往,諸事不成。

馬主動,或落空則為不能行,諸事不成,豈能往乎?

上有鬼兮不可上,下有鬼命不可下。中倚一個水木地,上下鬼來終是罷。

木神作用,上見太陰,是上有鬼不可上也。下乘申酉,是下有鬼不可下也。上下逼迫將何以望?或見木比,或見水生,是有救神,上下之鬼罷矣,餘仿此。

一鬼有情,一鬼無情。相逢何日,解我疑謀。

課見二鬼,一鬼落空,一鬼克幹,一鬼欲害我,一鬼不害我,凶吉不成而我之疑謀說不得解矣。

一鬼二鬼並立鬼,只要有個好兒子。不分前後事如何,他日家財還興起。

課傳官鬼雖多,有子旺相,為吉可救。事敗復興,豈鬼多而忌哉?

陰空辰戌,用鬼達刑,被人賺脫,謾語無因。

辰戌乘空陰為用,作鬼克幹,若帶謾語,主無中生有之事而空脫我之財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