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六壬秘本 清.金正音輯  《》《》《》《四》

論爭訟:

兩敵相逢是有爭,馬丁若動起官心。前者輸來更得勝,後者贏來便不贏。

干支相克為兩敵,帶馬丁,官心動搖更變,輸贏難定矣。

連年詞訟未經決,卻似相持蚌與鷸。當宜推之再過年,宜無視不近豈知識?金氏改下二句雲“尚且推之再過年,移遠就近宜知識。”意較醒。

太歲發用為年,如子年發用而醜寅卯連去,為鷸蚌相持,連年不決,不可以近日言之。如子年發用而傳入寅卯作月建,是以年之連茹者,則從月論,又不可論其過年也。

土入木鄉爭田宅,忌見朱勾並賊劫。詳後

土入木鄉,帶朱勾協助殺克幹,主爭田宅。

土加水上爭田宅,吏神直符臨其處。詳後

直符,正戌、二醜、三辰、四未、五子、六卯、七午、八酉、九亥、十寅、十一巳、十二申。

辰戌天吏守官符,帶憂爭訟入牢獄。

辰戌為羅網牢獄神,帶天吏、官符,主爭訟牢獄之災。

申臨寅卯有官符,口舌文狀主不寧。寅旺官符又見傷,老人爭認況財傷。

申臨寅卯,金克木也,若帶官符,主有口舌文狀之事。定為老人,旺則將衰,又見官符作鬼克幹,主老人爭財。

亥上官符不見金,田宅相爭外人分。

亥為用,見寅為破,帶官符,傳中不見金生,必有外人爭田產也。

囚脫訟釋因皇書,德奇儀解赦詔除。

占訟遇皇書、天詔、天赦、三奇、六儀、天解,主囚脫、訟釋、罪赦。

三奇,甲子戌旬醜,甲申午旬子,甲辰寅旬亥。六儀,甲午、乙巳、丙辰、丁卯、戊寅、己醜、庚未、辛申、壬酉、癸戌。解神,正二申、三四酉、五六戌、七八亥、九十子、十一十二醜。

土入木鄉爭田宅,朱雀官符來相厄。卯加居上又克幹,破碎相臨田宅幹。

土受木克,田宅不安。朱雀、官符、破碎相臨,田宅爭訟。

木土官符災入獄,關鎖二神常自逐。水上土下帶爭風,田宅不安訟相攻。

木加土上帶官符關鎖,牢獄災。水上土下帶朱雀官符,主田宅相爭訟也。

木金口舌看相臨,破耗錢財劫爭起。

金木相加主口舌,帶破碎、二耗主口舌破才。若帶劫煞、勾陳,因口舌爭訟。

醜未作勾爭田宅,官符刑害空相逐。血光卻入蒿矢金,被責公廷見訟神。

蒿矢見金帶二血,勾陳二獄主刑獄。

血支,正醜順十二,血忌正醜、二未、三寅、四申、五卯、六酉、七辰、八戌、九巳、十亥、十一午、十二子,天獄春子、夏卯、秋午、冬酉,地獄春辰、夏午、秋戌、冬子。

支鬼刑幹人不安,災生禍發惹驚官。

支上作鬼刑幹,是宅不容人;帶二獄、天吏,主災禍官非事。

貴立直符旺身合,多須為吏爭相涉。

寅發用乘旺,或合幹克支,必主多須之吏來爭。以用傳方之。

貴亥爭田官符出,病符陰小災生異。

貴人乘亥克幹,帶官符,主爭田宅;帶病符,陰小有災。

貴戌官符不可親,知生舊事再還來。

貴人臨戌為履獄,主貴人嗔怒,幹貴不見,問訟有忌。若有貴傳生,帶官符,主舊事再發。

貴人臨未貴人拗,只要奉承心不懊。慎口不爭言奉官,一定罪責都不判。

未主陰而拗性,貴臨未,貴性拗也。得此課奉承上官得其歡心,而可無罪也。

貴人官符來克幹,吏官一定訟遭官。

用乘貴人帶官符、天吏來克日幹,有爭訟之應。

貴人爭訟無明白,不如捨棄歸家去。

貴人履獄主爭訟不明,不如歸家不爭。

蛇辰官吏為田園,憂哭昏沉有不安。“哭”原本作“災”。

蛇乘辰上克幹,帶官符、獄吏,主爭田園;帶憂哭 、病符、死氣,主昏沉災病。憂是憂神,災是災煞。金氏雲,一本作“哭神。”

蛇卯賊驚見盜神,病煞女人災禍至。

蛇加卯上克幹帶盜神,主盜驚;帶病符、女禍,主女人災。

蛇戌兵仇爭死喪,官符刑害入官方。

戌惡人,蛇加之,又加劫煞,刑害必是挾仇而爭死喪人家之財物。若帶官符,主鬥打入官方。

朱寅官符有官訟,若入病符籌火災。

寅發用乘朱,帶官符,主官訟;帶病符、火鬼,主火災。火鬼,春午、夏酉、秋子、冬卯。

朱辰官訟見官符,或者吏神至上呼。

用神乘朱帶官符、天吏,主官訟。

朱巳病符須見病官符口舌相爭論。

巳發用乘朱雀,帶病符,主病;帶官符,主官訟。

朱寅官符官訟顯,皇詔文書喜信臨。

寅為吏,為衙門,旺乘朱帶官符克幹,主有吏人訟。又為文官。如克幹帶旺相,時帶皇恩、天詔,有朝廷喜信。

朱子官符爭必生,病符心痛事無成。

用子乘朱,若帶官符,主爭訟;帶病符,主心痛。

勾陳乘卯加在辰,上有關神主訟爭。德喜加之應有解,終久不和訟不成。

辰加卯,是惡人臨門,更有關、吏、二獄,有訟爭;見德、喜、解神,終久不成訟也。

勾為羅網訟相侵,若入空亡有半驚。

勾帶羅網,主爭訟;若入空亡,則有形無實,故半驚。

勾丁作鬼,入於網羅。之子不慎,沉淪獄窩。

用勾克幹帶丁神、二獄、羅網,尤為利害,否則淪獄不出。

勾陳天牢獄並見,一定牢死家不見。又加羅網在其中,死氣相知人有難。

勾陳用克幹,又帶天牢、羅網煞、羊刃、死氣,主牢死。一有不全,不可言死。

天牢,正醜順十二;地網,正酉二辰三午四未五子六醜七寅八亥九卯十戌十一巳十二申。

勾陳又見二獄神,更加直符走紛紛。須更有卒來提捉,驚怕之時莫出門。

上勾下水主辰方,刑害田宅相爭惶。

用勾帶獄神、直符,有卒來提捉;又水乘辰,用見勾,加刑害,主爭田宅。

寅卯辰乘上有勾,官災鬥打事無休。勾連訟獄胥符會,當有非災牢獄愁。

勾陳加吏、獄,主爭鬥官災。

爭訟中間爭剝貴,雖欲求饒沒奈何。

爭訟中見二貴,則訟必經二貴人問。

劫煞刑傷制貴人,貴人反把我來嗔。不如歸避他方去,免得今朝自有刑。

用帶劫煞刑傷克貴,取貴之怒,由是嗔我,宜避逃免禍。

詔乘劫煞祿堪憂,克我難留頭上頭。人可預逃方上穩,免得公差下捉收。

用天詔乘劫煞、羊刃克幹,是朝廷賜死之詔,乘太歲尤的。月省、日府、時縣定之,無救則逃不得免。若有救並末傳有生意,並旺相,遠遁可免。

堂堂天詔出天門,雀使云云祿馬奔。上見君皇加寵贈,官上加官榮上榮。

用亥為天門,加天詔、祿、馬、朱雀,傳見太歲、月、日昌生幹,主封贈加官。

皇恩天詔天龍戰,必有兩官相剝彈。奏對君王分可否,受克之人對理難。

卯日佔用卯,酉日佔用酉,又人年立卯酉,用起卯酉上神,為龍戰。若用上帶皇恩、天詔,必有兩官剝彈之事,其辨勝負以何者克他,何者旺相,而克人勝他,理直。

火金德合得平和,其人如玉堪愛多。酉金卯木哭憂會,官符陰私口舌多。

囚忌加於日與辰,網羅二獄又同臨。囹圄不久相纏繞,悔之不及淚徒零。

旺鬼加之主訟爭,官與直符用上行。務宜謹慎免人侵,不見其輪不見贏。

時當訟神,家有訟刑,更有官符,仇悔不定。刑亥登明,勾帶朱官,直符二獄,更臨囚死,必有官司,鬼帶飛符,身犯二獄,之子不慎,如何不哭?

飛符,甲乙申,丙丁亥,戊己未,庚辛戌,壬癸辰。

午作官符加吉神,詔儀又入祿馬臨。朱動輕浮為歲貴,壬子曾將此舍名。

用午作官符,上加吉神,詔儀祿馬又臨朱雀歲貴,訟不成。

勾陳臨卯加在辰,墓門墳塚煞相臨,不是爭墳人不足,就是爭田價不明。

辰為墓,帶墓門、墳塚煞,帶生氣是墳,生氣是田。勾臨卯加辰,是六害克幹,主爭田或墳事。

墓門,正亥逆四孟。三墳,即三丘。五墓,即哭神。

勾陳牢煞若並見,一定牢死家不見。

騎虎而行,進必思卻。

寅為幹,加寅作馬是也。又被刑帶煞,主有凶,不可進也。

騎馬而進,退而心安。

午為馬,幹上加午,必欲求進,卻又與支宅作三六合,是忘家也。強行不安,必中途而回,不去為妙。

一牛二鬼,東走西起。課中金鬼,雖他為財。若非吉將,病哭訟來。

課中無財,不能化為鬼,鬼多不止哭泣,病訟立見。

後合出門女見悲,必有陰私人自欺。

天后六合臨亥加卯酉上來克幹,或刑害干支,帶哭神、憂神,主出門見女悲也。傳入太陰,是其悲也,必見陰私之人相欺,豈徒悲哉?憂神,春醜夏子秋戌冬亥。

有馬如龍,有事如風,速來速往,不落沉蒙。

用日馬帶飛廉,是有馬如龍,帶劫煞是有事如風;事既來速,馬又催行,必有速事而速成也。

有馬不行,諸事宜停。子無前往,諸事不成。

馬主動,落空則馬不行。入蛇被纏有阻,所事不成,宜止。

行不可行,住不可住,忽然而往,忽然而至。

此返吟課帶馬破沖,是不可行。即沖則止,又動不安,是不能住,忽往忽來,疏與事俱無定主。

午子相掩看加煞,有影無形事還發。

返吟相沖掩,若再入空,凡事有影無形。若更生氣旺相,其事初不成而後發。

三頭兩面,一鬼出現,上不為嗟,下不為歎。

如火日幹,亥加卯為三頭鬼,巳加酉為四面鬼;一鬼克幹出現,餘鬼乃傳中鬼,自相克。如上克下損才不損人,不足為憂;下克上則傷長人,可慮。

天空凡事皆為虛,意指其事都不實。

天空乃虛詐之神,主虛不實。

得賊被逃,得物被脫,作事不成,有害不實。難可隱匿,物則可藏。

難捉又走,官星伏吟。求名不成,天空入空,枉用其心。

用傳官星,上乘天空,虛名不成,若乘吉神,不空則有可望。

官克年神被人騙,必有破耗兩相見。休囚方有旺相無,口媯L言心媗吽C

年上神是我一年所專之事,空破耗殺作克克之,主破才事。若行年休囚奇應;旺相則無,雖騙不能言。

空克年神帶丁馬,奴婢小人怨情寡。必須逃走隨別人,一例應防情意假。

奴婢怨主而逃。

天空負喜來生合,其年奴婢必添丁。天空發用並旬空,無形無影事沉蒙。

丙丁己日作本空,吏符相見訟災他。不見公門人有訟,公門口舌已成空。

白虎行年上乘劫,大禍滅門羊刃發。必有殺傷鄙賴人,預防豫備免遭法。

白坐年辰欲出行,忽入空亡行不成。不帶丁馬遊煞准,若帶遊神要過旬。

白虎旺鬼,吏關官符,必有爭訟,與人作仇,吏神刑之,作我官符。

白虎乘旺鬼並諸煞,必有官符爭訟。

白牙乘金最不堪,必知論語事相干。二獄網羅官訟發,名罪應知在禁間。

太常貴人兩合生,德祿馬喜又相並。邇來定作朝廷用,不是區區凡庶人。

用乘常貴與年上生合,又帶生氣等吉,或季命上神帶祿馬、德神,必非凡人。常作官星合比日,功名是也。若蒿矢見申作用,常與祿加午,午為紅心,巳弓申箭,中武舉。

常克行年帶破神,必有爭奪財親事。預防不測免其傷,當與則與免悔失。

玄克行年入五盜,又乘諸煞來相照。內必有賊來害我,夜急防之免賊耗。

玄克行年帶相負,迷神更兼謾語傅。欲過東兮欲過西,無依必有陰害謗。

幹年神受元武所生,又入德神,並喜合旺,則進人口,衰則進田產,其年不可言禍矣。

元加刑害與官吏,仍為爭訟事逃利。若見井煞無水憂,須防溺死無奔投。

井煞,正未順十二。

陰克行年帶咸池,劫人相累事無疑。或東或北人還西,必定陰謀要慎之。

天後生年起劫神,或為喜合轉相親。此時必有婚和配,姻婢其間一路尋。

後克行年帶奸門,傳中又見害和刑。必有姦情兩爭鬥,累死人家又至貧。

陰後臨酉加于丁,莫說有財被婦爭。

皇皇天使傳命敕,意本下來加赴試。小人不用不須求,君子逢之方有益。

用乘貴為天使,帶皇書、天詔生支旺相,是朝廷敕命加官,君子有遇才吉,小人凶。

官貴龍常,年命最良,意在求舉,皇書降祥。

官星帶貴、龍、常在年命上,與用干支生比,無刑沖克破害空,帶皇書與年命合吉,求名大利。

貴人醜未下乘馬,吉神德祿相扶持。皇恩天詔在其中,赫赫功名人仰視。

醜未得貴人之位;用傳帶吉神良將,功名必顯。

 午德詔召征書,官有升擢庶有資。

午為文書,作用上,乘貴,帶恩、詔、皇書,干支年比合,官遷升,民為財。

貴旺皇恩德喜扶,定有恩榮官吏吉。

用貴得旺相並皇書德喜,主貴長遷。若帶吉神失時,為吏,異路功名。

貴帶天詔,刑害自幹,於此宜謹,免於命殘。

用貴帶天詔,有下頒之恩。又帶二死刑害克幹,若旺相生氣,或有譴責,而可防。如幹臨囚死,不免命殘。

官貪可囑,貪賄不足。被民所傷,告而歸俗。

用官加休囚死絕之位,傳入太陰、六合、元武,臨財生官,是官貪財受賄。如下克上,帶謾語、天禍,又來入支,必被民告回家。

有使相催莫便行,詔書雖到未為榮。只宜謹守山林隱,可伴漁樵過此生。

用乘天詔、皇書,有使催我為官,中變二死、刑害克幹,則吉中有禍,宜隱,不可去。用官見祿馬貴朱,無刑克衝破,為吉。

貴人簾幕,晝夜兼見。意在功名,遐邇瞻仰。

官貴三奇發用,皇書、天詔,顯赫當時,帶諸吉星用貴德祿,不是常人,必為科甲,高見王侯。帶印祿、皇恩、天詔,求官。

奇儀德喜,官貴可擬。尤帶吉星,主當要路。貴乘醜未,有鬼為魁。

課得元首作貴德馬,鑄印、龍德、太陰,功名唾手可得。

螣蛇加酉,大小月煞。口舌相臨,無時可罷。

朱雀門前,早晚嚼嚼。爾有佳音,官人升爵。

朱雀臨卯酉為門前也。幹若旺相,用官帶喜化德祿馬、天詔,主高遷。帶信馬主有信。帶官符,主口舌。

官朱用貴亥與刑,此身爭訟入公庭。直符乘朱來克支,更兼關獄兩相構。

家門不幸遭人侮,文狀交爭見上司。用主作見因囚禁,無救淹纏好脫身。

朱雀旺官,吏關官符。來克日辰,必有訟事。

朱會官符並歲刑,羅網卻主訟須凶。六合合申官符獄,羅網捕賊盜逃亡。

勾陳臨寅作內戰,必因鬥打爭相辨。

勾陳空亡,官無訟凶。在外莫見,在後莫客。

勾陳生年神,進田宅。

關訟不宜作鬼刑,又加朱白勾陳生。來克身心有縲絏,見了如何得太平。門火寅辰關閉入,亦知獄中並二血。勾戌刑害是爭墳,或有死屍作祟驚。勾陳有土墓登墳,墓煞相侵攬去魂。不久劫家病災起,合人自在喪其身。

門神在醜,雙乘破碎。必因墓破,須興修置。

龍官年陳兩相全,儀合德祿又加年。又是尋常人作孽,此身應是榜中人。

用乘龍官與年命合,主貴常同龍。旺生幹,皇書、天詔、丁馬主升官職。

龍克行年用喜破,不過破財並大禍。爭親爭產及相磨,只宜謹慎無差錯。

惟木作鬼,二血帶死。嗚呼龍虎,扶杖而死。

龍並蛇玄在傳支,以惡為善凶化吉。貴加龍常衣食全,若問功名卻有緣。

龍不得地,有鬼磨鱗。不見薦引,何以求名?

龍入于淵尚自閑,要垂鉤釣不勝竿。三五水天來點化,平空飛上九重天。

龍入水者,申酉為鉤;寅卯為竿。守釣作三合不能去。蒿矢加申酉巳為弓箭,貴朱為文書,常為武,加皇書二馬三奇主高官也。

射箭卻有二枝半,對客卻有十分卷。武試場中堪作魁,三才相用平胡亂。

論富貴:

時為干支祿馬帶吉神,貴旺生干支,貴賤不同而求名異于各路。

一看幹為己身,要旺相,不受刑克衝破空為吉,其中末傳,有刑沖克破,初傳則不為忌。

二看用末有旺相,與幹年命相生比合,不犯所忌。

三看帶祿馬、天詔、皇書等吉。

四看太歲月建日時作用,帶祿馬官貴等吉。

初居幹前,末居幹後;末居幹前,初居幹後;前引後從,或夾祿馬貴等吉星。癸醜日卯巳未,未有鬼入丁,又兼二貴入傳,主貴人提攜成名。

辰青入水是雙龍入海,一乘旺不空,主中;一加空亡,主不中。貴龍常三貴人帶四孟作馬,中高魁。貴入寅無空克作官星,必顯貴。入墓止有皇恩詔,則虛名不顯。若貴人不入傳,所乘神生龍常入傳,主合幹。又帶吉神,為官長久。醜常入武作官星,帶德詔,中魁解,常戌如之。

丙丁己日作天空,皇詔相逢喜氣濃。更有旺相加在內,不日功名達九重。

貴馬在幹前為用,合幹,貴人引我,早早任。馬官星是功名有。入空亡、伏吟一時不利。

丁馬迢迢被索纏,空中徒自重加鞭。不去不來還自閑,何日相逢到九天。

詔書入空,一時不發,午丁生幹即發。

論課名:

入不入,事最急。

課例先以克為傳,其事有應,亦來之意。如元首上克始入,重審下克始入,比用、涉害、返吟、伏吟皆自克而生,故謂之入。占得此者,十有九應,故為最急。如遙克、昴星、別責、八專、返吟、伏吟,不自克而入,皆謂之不入,其吉凶之事,應驗稍遲,亦不全應,故云云。

課得元首,事可永久。

凡事順利,庶可長久。順其分而定守之,順其執而推行之,人心自服,可以長守富貴。故雖遇凶,亦畏名利而不敢犯。故元首課,占人品,為貴。為尊。為君。為父。為長。占人事,為尊貴。占物,為頭上物、並貴重物。占功名為魁首。行兵,主尊制卑、貴役賤。占訟先者勝、事起男子,臣忠子孝,凡事皆順也。

課得重審,凡事宜謹。

凡事以下犯上,則自取不正,人得議之,故凶多吉少。占者須自量其力,自審其勢,不可肆志。得天時之旺,天助也;得地利之和,地助也;得眾傳生助,人助也,自得吉。天時不旺相,地利不和平,傳課不生助,則力孤勢寡,所行不正,自取其敗。占人品則為臣、子、妻、孥,為民,為賤;子逆臣乖;事起女人;奴害主。占人事下犯上,賤淩貴;占禽獸,足趾頭上,其下反生;占物件,以下制上,足上頭下;先順後反;占功名,次榜而改上,副官而權正。

時用克幹,天網自張;墓網加幹,自取其禍;出克入剋,貴有難當;

前空後鬼,進退不得;知得比用,免得人難。

陽日陽比,陰日陰比發用。凡人一人一事,我可以相制,須謹相防,縱事難成,其凶不大。上下有二三四克,是其人參差不一,必審何者可依,何者可憎,惡者去之,義者依之,能依則同心共事,能去則不致施其奸。占者須審何人、何姓、何方、何地,因所喜而從之居之,寧有禍哉?若占人品,為朋友兄弟,為同事同學,藝官為同僚。占人事為兩事,為同謀。占物為鉗、剪、交椅等件。占飛禽為鴛鴦,走為狼狽,植為連理,潛為比目。

知得涉害,所事不敗;不知涉害,為害必大。

剛日用日上神,柔日用辰上神;涉害深淺,論地盤孟仲季定之。在孟事多反復,在仲進退不定。凡事交害而有可比,是我有賴,故彼此交加,必審害我者孰輕孰重,輕者來遲可支,重者來速為殃,輕者緩之,重者防之,其禍弭矣。占人品為仇、為敵、為賊;占事為爭、為害、為劈、為侵淩、為賊虐;占草木為荊棘;飲食為毒藥;在禽獸為鷹、蠍、虎、狼、蛇、鴆;在物件為刃、槍、枷、杻類詳之。

縱有千金謝,不教作彈射。

日遙克神名彈射,天乙逆治,則父子不親;順治君臣猜嫌,客不可留,口舌起西南,事主搖動,人情倒置。用帶土,為有丸,亦能傷人,無土災輕,憂事立散。見太陰元武天空,當有欺謾虛誕事,禍起於內。第四課發用無力,行兵不利主,利先動。

死與不死,要明蒿矢。

神遙克日,上下克,並涉害返吟克入最急,有害心置死之道焉。蒿矢不入,為緩,有時發禍其重者,每亦置人於死,占者須辨何輕得生,何重罹禍。此課主外人侵害,占人為仇為賊人,事為亂物件,為枷杻鎖索,禽為啄木鴟梟。

成不成,看昴星。

四課無克無遙,陽日取仰視酉上神為初傳,支上神為中傳,日上神為末傳;陰日取俯視酉下神為初傳,幹上神為中傳,支上神為末傳;昴星雖不入而事之成敗比所入者尤急,不可不慎。如柔日昴雖有吉者而憂懼常兼。剛日昴出行常急。占人品主外人,或來人;占人事或外事牽惹;占物如鐵爐箱類。

剛日名虎視轉蓬,宜防暗昧驚憂,見空亡災輕,忌子午卯酉日,值此舉動稽留,在外難於進止,遠行遭禁,恐死他鄉。女多淫。酉為私門,不宜用事。主病患多警。

柔日名冬蛇掩目,不動之象。伏匿遲留,隱匿於內,進退猶豫,四正亦忌,宜空災輕。

行如不如,要潛伏吟。

陽日取日上神,刑為三傳;陰日取辰上神,刑為三傳。如無刑乃自刑,以沖為末傳。

伏吟者,靜也。其體不動,其事不行。凡事宜守,不可妄為。占人品為隱士,為無能;占事為陰滯;占草木為枝葉;占物為婦人戲具。

自己無策,專看別責。

無克無遙,只三課,剛日幹合處為初傳,如戊日戊合癸,癸課在醜,以醜上臨神為初傳,中末俱日上。柔日以支前三合位上神為初傳,如辛酉日戌時,酉將取支前三合醜加寅上為初傳,中末皆重於日上,三傳醜酉酉。

別責,言借人以善事,占者當仗人以行,庶幾無禍。占人事為人私幹,占物為牽連。

課目返吟,先破後成。

有丁己辛,三傳不同,為井欄射。醜日斜沖巳,巳上見亥,以亥為初傳,中取辰,末取日。未日斜沖亥,亥上見巳,以巳為初傳,中取辰,末取日,此課易欹易斜,不能長久之象。南北相違,占事動則宜,靜則擾,難成易破,遇吉祥是將亦遂一半,反復不定。返吟課帶刑衝破害,事有兩端,遠近系心。更相仇怨,反覆呻吟,瞪而複合,疑而不決。事從下起,臣慢君,子逆親,妻背夫,朋失友,禍生於外人,久動思靜。柔日非一事虛,事有兩端,事成亦破。占人品,子反父,臣反君,奴反主,卑反尊。占人事我欲如此,彼欲如彼,吉而反凶。占器物則有反交之勢,頭居下,足居上。

內外宣淫,課得八專。

陽日從第一課順數三辰為用,中末皆日上;柔日從第三課逆數三辰,之地盤上何神為用,中末皆日上。四課不全,不修帷簿,男女混雜;見後合勾武,主叔嫂通姦,兄妹淫亂,上下混則亂,人事混則壅,家不治人不治,事不成,得此者宜正身齊家,備己制物,庶可吉,否則凶。占事混而不專,難成,占行財乘舟則得利。占官不能獨斷。占物為竹夫人、花木、夜合花。占人鴟子。

官自為官,民自為民;官占與民,民受其迍。

官尊民卑,數依於理,故有官數,有民數。官得官數吉,民得民數安,反是則官被貶削罷職,未任者見廢死敗;民則鬼乘夜位為病,鬼乘日位為訟,鬼加罪責,乘蛇生禍作怪,乘朱是非百出,乘合財喜致傷,乘勾殺傷鬥打,乘龍爭婚奪財,乘空暗損,乘虎死亡,乘常孝服為亂鬼,乘元武失脫為賊鬼,乘陰有陰謀之害,作後有婦人之離。三災迭出,八難頻生,民何可當也。

斫輪,卯加申發用,君子得之,有乘車之顯,庶人得之,則為囚車。

高蓋乘軒,子卯乘天馬青常,君子為章服,庶人為喪服。

鑄印,戌加巳發用,君子懸金印,庶民則為假印。

吉凶因貴賤而生,可否以尊卑而定,君民不可雜論。若值空亡,乘軒落馬,吉課入空,已仕者有阻,未仕者不可攀;吉課失時,已仕者將停,未仕者不可進。加凶喪而帶丁馬,立遠竄。加喪吊而帶病符,主丁憂。克太歲為天子不容,害月建為上司彈劾。

重審下克上凶,將為下民之反告;財神作脫,為賊贓之敗亡;細玩自見。豈可以官得民之數,遂以為吉而概不之論耶?

不論官庶,時逢富貴,將得時臨,平民得志。

天乙乘旺相臨日辰,天以富貴貧賤與人,數固已定,貧賤有時,而富貴亦天意也。數故有官民可同用者,如富貴、時泰等卦是也。官得而吉,民得而說吉,主平民受封,有吉無凶,官民同用此。

三光三陽,三奇六儀,凶者化吉,吉者愈新。

用神旺相為三光;天乙順治,龍合立幹前為三陽;三奇好前甲子旬醜是,六儀如甲子旬旬首子為用是。此四課,百事逢之吉,君子得之官職晉加,庶人得之,無計不遂,財利豐盈,病者得之生,訟者得之入獄有救無凶,可推惟吉是定,大吉之課也。

《六壬心鏡經》卷之十六

占天晴否日辰發用,見火土將晴,天空曉晴,傳中三木多風,三火大日。

久雨何神辨即晴,巳午螣蛇朱雀並。三傳皆土雲凝聚,天空霽色映山明。

龍若乘金當陰霧,火臨之處是晴明。從今日至火神為大晴處也,即蛇下是。

陽即為晴陰即雨,積陰欲霽觀陽主。丙丁生旺發用時,壬癸休囚晴可許。

火神不越東南路,蛇雀又來頭上住,須更皎日見晴空,縱有餘陰無著處。

占天雨否亥子主雨,勾陳主陰。

占風候雨征龍虎雲從龍,風從虎,用起兼看日與辰。有氣帶刑來必速,休廢空亡略酒塵。

子卯相加救枯穗子為雲,卯為雷,玄合入傳滋涸鱗。

白虎若臨加亥子,雨落連綿未有晴凡龍虎所乘神有氣則負雨,龍虎主雷電風雨。

巳作六丁上蛇雀,太沖位下來安著。忽然狂電見飛揚,迅速之時光閃爍。

戌亥子醜午巳停,火龍下降水上升

亥子水居巳午未申,謂之水升於上;巳午火居亥子醜寅,謂之火伏於下,主雨。

主用何須看雲霧,忽然雨澤勢如傾。亥子為傳雖主雨,一怕空亡二嫌土。

辰戌醜未四維間,密雲不雨終何補。亥子退入江湖居,甘澤難逢莫浪圖。

如還臨上雨滂沱,頃刻之間澤旱枯蓋水升火降方雨。

虎在東方謂出林,動嘯生風孰可禁?更乘小吉為行止,拔木摧林勢益森。

龍旺升天雨驟作,虎旺出林風力惡。如乘囚墓死皆休,風定雨收成寂寞。

占水漲退否:

水漲傷木欲害民,進退加時看日辰,支傷幹吉漲猶速,幹傷支吉退因循。

日辰共損須臾滅,並不相傷水穩下。日辰無相克,水無進退。

占人宅:

辰為宅兮日為人,上宅凶神便有屯。

帶殺兼刑來相克,以將言之得事因。辰上神為宅,惡將克日與朱雀並,主官事。與白虎病,主疾病。

四課四生吉神立,六合青龍福慶生。更視三傳知善惡,遍看年上所臨神。支傍有人何所主,欲識名之是近鄰。推宅之法看日神,若見魁罡必損人。幹傷支吉老者病,幹吉支傷少者迍。

附入宅占:

此定新移來入住,看將幾時無憂慮。卻將月將疊行年,宅上之神問其緣。寅申子午相加及,若是安居水不遷。魁罡是老憂逢禍,卯酉分立忌病纏。巳亥六畜多傷損,醜未遭官必喟然。

附分宅占:

將宅許人來共住,還向日辰推所遇。上克下兮將利己,下賊上兮須吉彼。

忽然上下共相生,此中所動亦分明。子之加母無宜受,母之加子會須聽。

宅中有無鬼神:

宅內何知有鬼神,蛇白臨年天目因。春辰夏未秋立戌,冬在醜兮殃害人。

四時衝破將刑合,斷其鬼祟定紛紛四時春酉夏子秋卯冬午,更與刑煞合,有鬼神。

占修造歲內所忌:

凡欲修造及遷移,家長行年加歲支,旺墓上頭見三煞,此是凶災不可為孟年酉,仲年巳,季年醜,名三煞。

行年加歲加其旺,歲煞今年莫犯之。月煞若臨其日惡,災劫兩般須要知。

若還修造開門戶,勿使諸神有嗔怒。行年太歲上頭看,避忌魁罡及蛇虎。

月殺,正月起醜,逆行四季。

推月龍:

又須推他為月龍,大吉須知月建中。即看寅上何神在,亥子當頭名黑龍。

若使修家逢此卦,用之修主應其凶。雖用前占無惡將,更以行年加宅神。

本命上頭看所得,第一須知寅及申,勝光神後為中吉,但值魁罡不利人。

推黃道吉凶:

金匱宜財物,青龍壽命長。玉堂招僕畜,天德闔家昌。

司命人多吉,明堂子更良。若能常擇喜,生也獲嘉祥。

黃道所臨為吉神,任其修造不殃人。太歲之方猶不畏,況其諸煞及將軍?

推之常合天罡訣,正七加虛二八寅。兩月順行陽位上,還加三九便臨辰。黃道吉。

天罡黃道建青龍,太乙明堂除可從。傳送臨之定金匱。從魁天德勢消凶。

登明危下玉堂吉,功曹司命是開通。

推黑道吉凶方:

勝光下滿天地刑,小吉平為朱雀方。上見天魁破白虎,神後臨成天獄場。

大吉俱收元武位,勾陳閉在太沖藏。以上六神名黑道,欲擬修方必受殃。

犯黑道所生災:

天刑害畜病顛倒,朱雀官司口舌傷。白虎到臨家長獄主損家長,更刑獄事。天空賊害及財亡。

元武損胎奴婢走,勾陳長婦鬥刑傷。若令禳之災自滅,莫召師巫出禍殃。

禳犯黑道:

誤犯凶神黑煞方,但能修報即消殃。若觸天刑理天德,勾陳金匱虎明堂。

朱雀青龍應逢上,元武即求司命禳。天牢須向玉堂內,依此法行保命長。黑道凶

天刑害家宅,朱雀鬥刑傷。白虎多凶禍,元武貨物妨。

勾陳田宅散,天空人口傷。若能回避得,必不見凶殃。

占求婚成否後有細斷在赴舉章之左:

支傷幹兮陰淩陰,幹勝支兮女有傷。勿爾男家強欲娶,必是幼年焚土香。

人見否:

欲出前途訪覓人,看其居處對何神。

神上值方他用合其人居方上神與用神合,三合相呼見且忻。

假使他人立戌地,用起加之卯午寅卯戌六合,寅午戌三合,兼宜與用神加之,天頭地足來加日戌為天頭,巳為地足,鬥罡加孟定相親鬥罡加孟神是在內,訪人在。

勝光神後宜須待,從魁路上敘殷勤。小吉合進家飲酒甲乙日用末傳,小吉主醉,柔昴伏吟即隱身柔日昴星、伏吟,是人身藏不見。

附約斯人果來否:

與人同約來遊此,為當已過未曾來。鬥系支幹及加仲,待之相見不須猜。

鬥在日前兼加季,期人離此去難回。此皆在道占之。

更值昴星伏吟卦,在家不出莫相猜。

占主人善惡:

征途日暮前途遠,欲寄安宵恐異謀。

辰是主人日是客,辰上相生吉可投辰上與日相生,若值旺相,主人是長者。

登明天空將誘我,蛇虎魁罡欲害仇元武是賊。

從魁勝光宜急去,神後臨傳進退由。

見貴求望:

欲謁尊官何處期,青龍小吉可投依。

鬥罡加孟所求攻,臨季空回仲許之見六合、太常並吉。

如日辰刑害,神將不吉,無也。

人情虛實:

彼有使來知偽真,加時先看日兼辰。

辰上之神傷日上,來者言詞不妄陳。

日為來使辰為我,幹若傷支是妄因。

陰空蛇虎魁罡立立在日上,五者相逢必誑人如報凶事,視白虎與今日比合,即是實;若報吉事,視青龍與今日比合,即是實也。

占遷官附求官遂否:

文視青龍武視常與日神相生吉,相克凶;神將外戰,在官憂罪累;內戰,主官憂疾病測之。文官視龍,三月甲戌日未時占,辰卯寅,用午加辰乘龍,與今日相生,為吉遷。甲至辰青龍得三位,即為三歲期。從戌至辰青龍得七位,為七月期。此日青龍乘午火,火生土,是戊己為日期。青龍加在辰,則為辰時。旺相去三年七月戊己日辰時遷。武官視太常,亦如之。文官春占寅乘青龍,寅屬木,木生於亥,至十月始遷。武官春占子乘太常,子屬水,生於申,至七月始遷。餘仿此。馬折足,龍化蛇,最不利。

附求官遂否:

欲卜求官成不成,須逢印綬馬相並。魁常為印綬,馬即天馬。

龍常天后成傳內,城吏太陰居顯榮。傳送為天城,功曹為天吏。

定文武附擇日上官赴任:

文武位殊占各別,文要青龍武太常。日辰若內生其將,此選居官得久長。

上克下為憂罪累,下賊上時遭疾殃龍常所臨處,上下相克賊也。

日去就常遷歲限,辰至龍常月可量。

二將相生為上日,時即克龍為共詳。注誤前遷官下。

附擇日上官赴任:

擇日上官何所從,年上神遭官克凶。兵法二曹金是主,任曹為木水司工,禮屬火官倉任土,水來傷火害期冬。水官主事,行年上神,或被官克,主冬有災,及天將言之。

將是朱禽憂口舌,神為白虎病龍鍾。年上又遙能制日,值此之時禍必重。年上神克上官日,亦凶。年上陰神所合為月,假如甲乙日上官,年上見傳送,傳送本位登明,登明合寅,為月建,建正月有凶。陰神在亥,亥屬水,當戊己日有禍。餘仿此定日以測。

門上傷年歸未得任官之方為門,門上神克年上神,是未歸本鄉,年上傷門徭役蹤被差遣也。

求替支傷幹吉允,鬥罡加季也相容擇上官日勿令人年上克拜署之日。又所出之門不可克人年上神,恐不得歸鄉也。所出之門者,所往之方也。假令人年見從魁,所往之方是西北戌地,上得勝光,此謂門上克行年也。年上神亦不要克所往之門上神,主徭役不安之象。

催官使者赴官期。凡占上官赴任,見日鬼乘白虎加日幹,或年命上,名催官使者。縱是遠缺,必催速赴任也。如使值空亡,又是虛信,或被遣差。

又如官星臨日幹年命之上,其三傳上神生其官星者,亦名催官符。

如六處見父母爻者,便為恩主舉主,亦為食祿之地。如值長生貴人,亦妙。

假如六乙日見旦貴,六己日用夜貴,忌乙卯日貴空。

外有四時返本煞,占赴任極遲也。查返本煞,春得金局,夏得水局,秋得火局,冬得土局。

赴任占得返吟,多不滿任。

占赴舉附殿試:

凡占科舉,以夜貴為簾幕貴人;以朱雀為文字。

雀乘神旺相與日相生,文字合格;雀乘休囚與日相克,傳空,為不合格。

簾幕官者,晝占以夜貴是,夜占以晝貴是。此神臨人年命之上,或臨日幹者,試必中高甲。或用六甲旬首臨年命日幹之上,作簾幕官者,尤的。惟六辛日、己日、乙日有之。

又如甲辰甲戌二旬中,占得辰或戌臨年命日幹者,必作魁元。或醜加未,或未加醜作年命,日幹者,亦作魁元。緣醜中有鬥,未中有鬼,鬥鬼二字合而為魁故也。或天盤酉臨年命日幹者,占試必作亞魁,緣酉為從魁故也。已上諸說皆忌空亡。

日德加亥為用 ,主人高中。緣德入天門,德者得也。

占赴殿試,如六己日於在辰戌醜未年占,用夜貴人逆布,乃真雀臨午,名真朱雀,其文得上意,必得高中。緣朱雀生太歲又生日幹也。如真朱克太歲,占訟達朝廷,罪必致凶,惟申酉歲然。占試如逢朱雀所乘之神克簾幕官者,文不帖主司意;榜將出,忌朱雀乘丁馬。假如申年巳將己巳日子將占,三傳巳戌卯,課名鑄印乘軒,又曰龍德卦,又系甲子旬首,子加未上,卻以旦貴為簾幕官臨身,且占人本命乙巳,其行年本命上又乘神魁,占試必中魁甲無疑。此例如無官人占試,則得簾幕周全,如有官人見之,則無不仕之官。

雖值簾幕官者,猶分喜忌細具於後。

甲日不喜未,庚日不喜醜,墓也。又甲寅日亦不喜空醜為之,庚寅日之未同六丙日,並丁卯日不喜克亥為之,己卯、乙亥日不喜空申為之,六壬六壬日不喜脫卯為之,壬寅癸卯日不喜空巳為之,六辛日不喜克午為之,辛亥日不喜空寅為之,空亡尤甚。試官不視其文卷,徒勞一次。

如占武舉試弓箭,以巳為弓,申不矢,申加午,必箭中紅心。如申加寅、申、巳、亥為四腳花,以第四課言其箭數,其中四墓必脫垛。

占求婚成否:

凡卜求婚成不成,須逢天后莫相刑。日辰上得凶神將,克下如何合聘名。

天后畏幹女不宜,支克天后男悔情。鬥罡加季催花燭,加孟禮函徒自營。

加仲許之為配偶,媒看六合辨其情。日辰上下無相克,天后相生便合親。

不然支被上神克,幹上又克制此神。傳中六合青龍在,陰陽有氣好婚姻。

夫之本命加女命,兩家年上看邪正。若是魁罡有損傷,大小吉兮尤多病。

雖遇惡神成不怡,兩家年上吉相催。忽然相喜還中吉,若也相嗔不用為。

擇婦以立方。

欲取三方為女兒,辰申與午各相摧一女在辰,一女則在申,一女午地。

方上有神知善惡,天后相生即可為。

八月卯時甲子日,子乘天后與誰宜天后屬水,看與何方相生。

午上土兮辰上火午上是土克天后,辰上是火畏天后,兩處相克莫娶之。

申上從魁金水會,此女為妻是合儀。

占女邪正:

從魁太沖與亥未,為用之時並太陰。玄合悉為皆不正,若非無色即邪淫。

天上甲來臨子上,功曹加戌兩夫心。神後處伊年命上,采乘逢客必售金。

占女美醜:

二後課時如旺相,此女輕盈貌並仙。居在凶神又囚死,媒人說好是虛言。

鬥罡加孟當居長,仲即為中季少年。年上見金應白色,火來臨照必紅顏。木青,水黑,土黃。

婦人入門吉凶:

婦入門來何否臧?止于天后以居詳。傷殘日本公姑疾假如壬癸日炎為天后,傷申金,金是水之父母。若克青龍婿必尫,六合畏之男女少。醜午遭刑牛馬殃。刑克醜損牛,刑克午損馬。

占何時來:

男以龍之陰為來年,女以後之陰為來年。大吉臨下辰為嫁月,後合占婚豈用媒?

占產育:

罡為天后加年上,合主傷胎善獲持。或值時傷憂更重,支是母兮幹是兒。凡時傷天后,大凶。假令六月辛未日申時,午將加申,此為傷時與幹也。幹為子,支為母,被螣蛇臨,至癸酉日子死母腹,傷申故也。

支傷害母幹傷子,蛇虎刑並命必危。旺相吉神居此上,子母俱歡不要疑。

又看三傳神將決,六合青龍喜慶隨。行年子上無刑害,便是平安信可知。

占懷孕生時:

婦人懷孕無多時,未辨所懷雄與雌。正時仰看母之命,更看行年支上推。

陰神本定生女子,陽神必定是男兒。再用勝光推產月,以臨之處莫無移。

又將月將以加時,時與日兮比不比。比即是男應不妄,不比是女亦無疑。

假令甲子日占孕,時在午兮必是男。未時直欲當生女,未與甲兮為不比。

鬥罡加孟胎猶未,縱值生時亦主難。臨仲而今生已近,加季便生如等閒。

奇偶天罡以系辰,與日比陽男子自。比陰是女言非謬,不比難產恐驚人。

時上日上同為決,俱陰是女不虛陳俱陽是男。用陽克下生男子,此訣前人嘗告君。四月辛巳日子時課,上勝光克下,範蠡斷越王生男,果然。

假如甲子日罡臨寅卯,乃是比陽,若臨子亥為比陰。凡罡與日同類曰陽,與支同類曰陰。如罡加申酉,乃是不比,主難產。蓋幹為兒,幹受傷故也。若臨四季,亦是不比,主難產,恐損母,蓋支為母,支受傷故也。若罡臨巳午,亦是不比,卻主生男。蓋巳午皆火,乃甲之子孫故也。雖難產而子母俱安。緣天罡所系,與支幹俱無相克故也。餘皆仿此。

如甲寅日,干支同類何辨?以天罡臨寅生男,臨卯生女;以寅為奇,卯為偶也。不比依前法取之。

又法,傳陽生男,傳陰生女。如臨產日,占得剛日兒星,生女;柔日虎視,生田。取俯仰之義。凡日幹之胎神是作日之妻財,又逢月內之生氣者,占妻必懷孕。支之胎神作月內生氣尤的。不必幹財也。惟此胎神臨妻年命更好。或臨支上亦同。

妻財作生氣,不必胎神亦可用。內有六辛六癸六己日乘胎神生氣,乃妻之妹有孕,尤驗。

又辛癸日乘玄,有私。外有甲乙日,胎神在酉,如十月占,必是婢妾有孕。丙丁日胎神在子,如正月占亦然。又甲乙丙丁四幹,胎神作空,乘死氣,必是鬼胎。胎神作空受克,占產當日便生。生氣作月厭,占產必速。如六月占,巳加母年命是也。

死氣作月厭,占產必凶。如三月占,申加母年命是也。

六合三月占加申,四月占加酉,乃月之死氣克六合,至產期憂子,凶。

天后十一月占加辰,五月占加戌,八月占加醜,二月占加未,乃月內死氣克天后,至產期憂母凶。

凡支加幹,幹加支,互相生者,名子戀母腹,利占孕,不利占產。如至產期占之,主遲生則吉。六丙、六丁、六戊、六己日,胎神在子,養神在醜,如在正月占,緣血支血忌皆在醜,並養神而克胎神,占產必生速,或占孕有損。

如十二月占,緣血支血忌皆在子作胎神,占產亦生速。如占孕亦防損。胎神臨本日及臨絕受克,六壬日午加亥,六庚日卯加申,乃胎臨本日,如占產可言本日便是生期。六癸日行加亥,六辛日卯加申,乃胎神臨絕受克,占孕占產俱畏。六戊、六甲日子加巳時,占產稍不畏也。如母之年命上神沖克腫神者,縱作生氣,必是小產,此法極驗。丙丁戊己日子加申,庚申日卯加亥,壬癸日午加寅,甲乙日酉加巳,大宜占孕,因胎坐長生之上耳,惟占產反凶。

腹加胎神,醜為腹也。甲乙丑加酉,丙丁戊己日醜加子,庚辛日醜加卯,戊己壬癸日醜加午,如值此,來意占妻必有孕,因胎在腹內故也。

如天盤之醜作旬空,占產必生速 ,因複空,必已誕其子。占孕必損。

支幹全傷,子母俱凶。獨支受傷害母,獨幹受傷害子。如蔔產取破胎之日必生,或刑胎之日生,或月內生氣之日生,或以子息爻之長生日生,或以子臨養處而生。假令甲乙日以戌為養神,或以逐季之天喜神所臨之日生。天喜者,乃逐季之養神也。以上占孕反損。又妻本命納音之胎神衝破之日生,尤驗。支幹夾三傳,首尾六合,如占產,子母俱不可保,因氣塞於中故也。若母之年命透出支幹之外,可免母凶。

占種田:

今歲營農問農稔,五穀之神各數推。木主禾苗金二麥,黍兼紅豆火為之。

醜未為麻皆屬土,稻將黑豆水言宜。四課三傳有其數,歲上之神和合宜。

土並朱雀爭疆界,亥子勾陳競水池。更將室宿加寅上,宅長行年看所臨。

傳送功曹為大熟,辰未必遭蟲所侵。巳亥收時對官訟,卯戌不收或還人。

勝光熟與他人共,不然還債折資金。

產婦所向方:

孟月功曹仲神後,季以天罡加建看。丙壬臨處月虛地,產婦居之得保安。

又得傳送加年上,魁罡之下見傷殘。

占養蠶:

午為養蠶未為桑,寅為繭子巳為筐。卯是絲兮辰是箔,申為綿絮酉為僵。

子神鼠盜亥當死,醜當眠伏戌為黃。傳用凶神知不保,吉將並之養好強。

木為朱雀憂爭葉,白虎臨年人必尫。四課之中逢見馬,以馬三傳看否臧。

歲上局神允和洽,欲得青龍及太常。

占奴婢:

天空奴婢共為名,酉戌分占庶得精。河魁是奴從魁婢,六合加之欲隱形。

白虎並時憂疾病,吉神相拱保安身。不審行年求月朔,朔上之神辨事情。

凡占婢,若從魁作六合,並陰陽三傳中見元武,其婢必走。若作蛇虎,其婢必病。若酉戌二神乘龍常吉將者,其奴必有心腹,能事主,可留也。

占六畜:

六畜占須逐類詳,勝光為馬未為羊。元武並財憂走失,白虎同為疾病殃。

地上屬神為本命,惡神臨並不為強。午並朱雀加金上,馬欲咬人宜謹防。

占六畜病:

假如牛病先看醜,醜見何神來覆臨。魁罡作虎應難活,寅卯加之亦是侵。

神後為屠太乙灶,酉為刀釜卯為砧。刀來砧上屠臨灶,四課三傳總不任。

求失畜:

牛馬放時忌臨在,勝光大吉立何方。東西南北看何處,神將相生不損傷。

下之淩上遭拘禁馬午加水,牛醜加木。不見何憂人絆韁。

元武天空盜賊劫,六合太陰人匿藏。貴人朱雀官中隱,加在支幹歸本鄉其所屬加支幹,自歸。遠近至陰為媦ぉY失牛,大吉加申,牛在西南,陰在醜,醜去申隔六堙B六十堙A或三十六晨,或十六、二址六堙A臨時消息,獲在所臨辰日詳臨申,申日務之。

貴人順去螣蛇值天乙順行,螣蛇為盜,若也逆行玄武當天乙逆行,元武為盜。

日辰克盜尋還易,不克誰人知去場?

占商賈:

擬欲求財市日中,三傳有類便興工。物與日辰無克害,買賣營求運即通。

物取太常為絹帛,勾陳田土雀書同。金鋪刀劍珠傳送,木器舟車竹太沖。

有類旺相宜商賈,若是休囚枉費工。

宜往何方求財覓利:

求財須向龍行處,欲得龍居有氣神。以臨之位無相克,複要龍生今日辰。

歲上有神年以畏太歲上神克行年,年克青龍悉主貧行年上神克青龍。

行年先看青龍旺,所主求財必定成。

賣物售占:

有物市中見鬻時,支幹俱吉大相宜。幹吉支傷憂少利,支吉幹傷不厭遲。

時下無傷猶獲寶,支幹俱損不如歸凡求財,傳中見財易求,無才難取;龍居日本財堪覓。

占財緊切視三財,日辰命上細推排。三位俱乘旺相來,定知凡事有和諧。假如春占,庚子日返吟,亥生人是也。寅申相加為日財,午加子為辰財,巳加亥為命財,三位旺相,占財如意。凡求財,初克日而中末為日克,先難後易。若日克初傳,而中末克日,宜速求,緩則無矣。求財見元武、白虎、天空,空手無益。

詞訟占:

家人爭看尊卑,外人爭看先後。

論訟四般看勝負,尊卑先後各區分。幹克支神尊有理,支克幹神卑得贏。

用神傷下宜先舉,下之淩上後無迍。上下相生和解准,傳終有氣肆眚因。

末傳囚墓皆曹罪,死氣終傳必害身。若見太陰乘入卦,與日相生可首陳。

課內凶神何者是,魁與罡兮亥與巳。日辰年上若相逢,定知囚系遭笞捶。

囚系出獄占:

訟訟未休憂被系,四氣須征關鎖神。關立後季鑰前孟,如夏關辰鑰在申。

關即為囚鑰為放,傳用臨年加日辰。傳逢入墓還遭獄,初墓傳生不禁身。

鬥罡臨日須更釋,時值伏吟猶滯人。

罪輕重:

非系須知罪重輕,初系之日見分明。

勾陳克日難分雪,日克勾陳訟必聽或不犯,初訟起,即看今日上神。

勾陳系日為同類,羑埵h回見久停。

勾陳作虎同傷日,獲罪當須主戮刑勾陳陰作折虎與勾同克日者是也。

勾陳若也為天乙,生其系日放疏真。勾虎二神俱不旺,日辰有氣獻書情。

朱雀帶殺傷年命,或克支幹罪亦成。事關明敕神同歲,理涉州司月建並。

日刑遭罰月刑伏,歲刑囚病莫惺惺。三刑棄市二徒是,一刑止是有鞭刑。

龍並歲月建為用,恩赦乘宣放汝生。一雲天後與今日幹相生,有恩赦。又雲,歲月同用,即有赦。

官鬼之墓絕上為散日,朱雀對沖為斷日,雀下位為解散日,朱雀加下辰為了日,鑰日加處為出獄日。

附,占更案果否:

馬龍入傳必更案,生日吉,克日凶,日生不定,罡加孟季可,仲不可。

占追證公事吉否 罡加孟拱案仲無罪季無事。

占相知犯罪吉否 罡加孟不妨,仲有罪,季罪輕。

占雪訟冤枉 罡加孟休訴,仲好訴,季吉利。

占被申奏吉否 罡加孟無事,仲憂煎,季無事。

占漏稅事 罡加孟無事,仲有罪,季吉放。

占詞訟散後如何 凡末見墓,事止不復發。凡傳中克幹,支貴加仲,後必再發。

增附釋三才應事卷之十七

天課占天人課人,地課卜宅地墳塋。罡天魁地人求貴,此訣教君最有靈。孟仲季中分順逆,地般落處見真情。仲於本位天盤取,孟季須知隔五尊。此是三才期應訣,鬼神無處可潛形。

凡占天,求天罡落處;占地,求河魁落處;占人,求貴人落處。若加孟神,順責五辰取應;加仲,以本地位取應;加季,逆責五辰取應。今舉三課以例其餘:

假如五月戊午日未將巳時占天,即以月將加時,求天罡落處,辰加寅是罡落孟處,取前五辰為應,前一辰是未,加巳,見天空,主西南風起,至東南方止。何也?蓋未為風伯,巳為風門。未位西南,巳痊東西,神見天空,故主風耳。

又如九月庚申日卯時亥將占地,即以月將加時,求河魁落處。戌加午,是魁落仲處。取本位午為應,午加寅,見天後,主寅地有胎衣沾血之物。蓋午為心火,主血。寅為胞胎,天后應婦人也。

又如十一月甲子日醜將辰時占人,即以月將加時,求貴人落處。醜加辰,是貴落季,取後五辰為應。後五辰是亥,亥加寅,見太陰,主陰人從西北主來求醫。蓋太陰地盤上是申,白虎銜牒,主患腰痛疾也。

釋五行應日:

五行有旺相死休囚,五應應於四時者,本于支。如寅卯月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之例。凡歲月發用,應期遠,則以此例決之。

應於兩日者,本於幹。如丙丁日火旺土相金死水囚木休之例。凡日發用、應期則以此例斷之。

大抵以四時決五行之衰旺,此歲中之定理;以兩幹決五行之衰旺,此逐日之圓機。壬課尚變,宜用圓機,未可拘之定理也。

占病生死:

須看喪門、白虎煞、吊客煞,並喪車煞斷之。

占病如何辨死生?先推白虎與誰並。假令今日幹居水,土神為虎病難生。

次看六煞來入墓,細尋枝季看分明。火日用神傳見戌一,身入墓,惡見天魁覆丙丁二,雲鬼入墓。

戊己木神成未上三,鬼入墓。戊己日未為鬼,未上入墓。壬癸水神辰上停四,日入墓,水庫居辰,

申酉二支逢醜位五岐入墓。

行年三合夢魂驚木六,行年入墓,假如男行年立寅,功曹加戌,是寅午屬火,火墓立戌位。

帶殺虎並來入卦,值此之時不成迍。白虎所乘兼旺相,逢克行年必命傾。

凶期鬼日將為准,甲乙占憂辛及庚虎與死神並克行年上神,並凶,凶以鬼日定之。

支幹作鬼憂今日,別立他辰數計程。醜是墓田寅卯槨,浴盆加季四時終

浴盆煞春辰夏未秋戌冬醜。

魁罡又生鍬鋤煞,軫宿喪車不要逢。

軫宿,太乙巳也。喪車,正未二辰三醜四戌逆四季。又雲,春酉夏子秋卯冬午,四種加人年命凶。

毛頭本命加年上,與虎作臨是大凶。

虎與陰神傷病日:

虎之陰神與白虎同克起病日,或克今日支幹者,必死矣。

死鬼來追更不容又雲,天上死神臨墓,並行年及日辰上,大凶。死神,子日在卯,順行十二辰。玄武臨浴盆,大凶。為浴盆見於白虎陰神,自克白虎所居神,病者必不死。

病形狀:

用金終木傳流血,用木終土疤腫疽。用水終火寒熱瘡,火金尫瘦或瘡痍。

土水淋漓並腹急,五行相克逐情推此皆用起及傳終。

本命上神依類辨,如逢子亥腎衰羸水腎木肚土脾金肺各分主之。

支有氣憂頻嘔吐,幹同虎類從淹遲幹與白虎比也。元武體虛為水疾,天空下痢更何疑。

金神乘白虎,必是肝經受病,可治肺而不可治肝。木神乘白虎,必是脾經受病,可治肝而不可治脾;水乘虎,心經痛病,可治腎不可治心;火神乘虎,肺經受病,治心不可治肺;土神乘虎,腎經受病,治脾不可治腎。已上五法,常為的確有驗。惟虎受克及空亡,不必治之。

占病太乙螣蛇主頭,二神俱是火,炎上,旺則喘嗽,衰則赤目,口舌生瘡,頭痛。又主咽喉之疾。元武登明,俱是水,潤下,旺主腹腎之疾,衰則水逆上,主頭目眼疾,重則心疼也。天空臨戌,俱土罡亦然,旺則肺肝腰疼,衰則骨腿痛。勾陳在天秤,旺則克水,多主噎塞之疔。白虎臨傳送,旺則血流之災,衰則皮膚瘡腫,筋骨傷折。青龍臨功曹,主肝明,旺則風疾,衰則損胃減食。太沖六合,胸膈疼。太陰從魁,主腸疼肺疾。天后在子,主男腎病。太常在未,酒食蟲疾,嘔逆氣滯。

占病專視日幹之食神,尤妙。行年乘之,乃名運糧神,忌空也。

又觀幹之祿何神,不可落空亡及作閉口,或受克,如占久病,必絕食而餓死。外有冬蛇掩目卦亦然。假如辛未日酉加寅,乃祿坐絕鄉,又作閉口。又名無祿卦,問病必凶。

天盤日之祿神,食作空亡,又坐克方,占病必絕食而亡。假如甲辰日寅加酉,夜又乘白虎,又返吟。乙巳日卯加申夜,又返吟;丁亥日午加亥夜;庚申日申加午晝;辛卯日酉加午夜;癸亥日子加未;又子加戌晝;亦謂之食神在禁方。

又有祿神作閉口乘白虎者,假如乙未日卯加申,又返吟夜;其反吟卦乃剛幹之祿受絕;丙戌戊子,巳為閉口;辛未日酉加戌夜;壬戌日亥為閉口祿。

外宜觀生氣死氣,尤驗。假如正月生氣在子,死氣在午,乃生氣克死氣也。如在甲寅旬占之,乃生氣空亡,死氣實,占病可畏。如行年上神是亥水,尚可醫治。緣亥水能克午之死氣也。行年上神反生其死氣者,死如生氣與死氣不相克者,占病雖無嫌,然難痊。如白虎乘日鬼作空亡,病必未瘥。

外有日幹之墓乘白虎在六處者,如占病,必是積塊病,宜以破積藥治之。假如六乙日晝將順行,乃未乘白虎,內乙酉日未空亡無畏,或易療,非年深積爾。六辛日晝將順行,醜乘白虎,內辛酉日醜空亡,亦易治。

外有六庚六辛日有白虎乘旬丁者,占病必重。以連疼痛之處,且如辛卯日亥加醜作中傳,晝占,乃亥乘白虎作旬丁神,必為頭疼,以致不救。

余有丁虎乘類而言之。醜為脾疼,或腹疼;卯手疼,或目疼;戌足疼;巳齒疼,或咽喉疼;未胃疼,或積瘕;酉小腹疼;亥臨戌亥子丑寅卯為足,亥臨辰巳午未申為腎;餘逐類言之。

如日鬼臨在六處,不乘白虎,但擬其鬼,亦為病症。假如火為鬼,便言肺病。水為鬼,便言心病。金為鬼,便言肝疾。土為鬼,便言腎病。木為鬼,是脾病。如鬼受克及空亡,不必療,亦愈。

如蒿矢卦,亦宜言有疼痛處。金加火上,主筋骨痛,惟庚日申酉加巳午尤的。速茹卦作日之財,占病必因傷食而得。如命年上神能制其財神,尚有醫療。卯加申,戌加卯,占病必手足不舉,或有傷。

占病見太陰、六合、青龍,為殮日。

外有六合加申臨卯,謂之屍入棺。緣申本身也,於三月之內,乃是死氣,身即屍也。且上有六合,下有卯木,是棺也。屍入棺,占病必死,尤宜詳其類神言之。或申加卯木乘六合,於九月占之,占病在床而未愈。緣申是生氣,卯為木、床。癸卯日占父母長上病,死尤急。緣父母爻入棺故也。已上皆三占,尤驗。

六合名六片板,外有申加巳,名白虎入喪車,發用為的。占病可畏。如庚日或申日為本命,返吟課占病必死,緣人入鬼門。又忌收魂神,乃戊日辰為元武是也。夜順旦逆有之,於十一月占之,緣辰為死氣,尤的。

亦忌浴盆有水,浴盆殺,春辰順季位,其上忌乘亥子水。如天盤是浴盆,忌乘天后玄武,如占小兒病,死尤忌。緣亥為孩,子為子息。元武天后即亥子。巳午加亥子,寒熱患目,或克日,主癆病。干支反吟,必主癜

餘有癸酉、癸醜、癸亥日,並支上未,作太常為用,夜將有之;壬戌、壬寅、知子日,並支上未,亦作太常為用,夜貴有之。以上六日例,因未為太常克幹居於宅上,或為發用,如占病必因喜事,及飲宴,或往親戚家帶病而歸;或是大官占之,必因赴宴得病,餘占皆因前事而致不豫。內有壬子、癸醜二日,帶旬丁在,必往妻家得病,極驗,惟宜占人年命上有卯木為救。如乘寅木,必有神擬,尤宜命法官治之,倘稍緩,寅木反被未墓,難救矣。

外有白虎乘病符克幹,尤可畏。或年命上乘血支、血忌者,必是血症,或女命占病,又帶月厭,作血支血發明獎,必病血崩,或墮胎,甚驗。

覓醫藥:

日辰月建同前之,此是天醫對地醫。今日支神同克虎,當知減退必無疑。

醫神木土宜丸藥,水即須湯火灸之。金為針砭看其類,勿用魁罡下喚師。

制鬼之位是良醫。巳午作虎鬼,不宜灸;申酉作虎鬼,不宜針。假令乙丑日酉加幹,乃日之鬼,卻賴支上有午火克其酉金。此午火便是良醫,或是本家親人能醫,或得家堂神位保護。其餘可逐類而言之。又假令甲戌日幹上酉,雖日鬼,標是空亡,不足畏。兼支上巳火坐於墓上,亦不能為救,似此一例求醫,其醫言病甚明,其如庸醫,不能治療。其餘救神,不在支上,而臨三傳及年命,亦可為救。且如制鬼之神加亥子,宜服湯藥;加寅卯,並四土,上宜服丸藥;加巳午上,宜灸;加申酉上宜針砭。

醫神所生為瘥期,所克為凶期,乃天地醫也。天醫作虎鬼,不宜醫。

攻治庸良審二醫,男以辰加行年,于天上功曹下尋醫;女以日加行年,於天上傳送下尋醫。須於所值之處視其神將,吉者方可用之。

天醫日,正月卯二亥三醜四未五巳,經此五神挨月臨之。訣曰:天醫正卯二豬臨,三月隨牛四未尋,五巳六卯七成亥,八牛九羊十巳真,十一卯再來尋卯,十二亥上作醫人。

看何鬼為殃:

傳中有虎傷本日,看是何神作禍殃。木主絞刑修造祟,金為傷鬼佛神堂。

火拼五道城隍灶,水則河神測北方。土犯宅神須祭祀,螣蛇朱雀道中亡。

虎為兵役勾陳吏,天后女姑為怪詳。貴人神廟並先祖,親化只緣因太常。

傳中逢見鬼長生己巳用木,傳是金是,婆神五道祟分明。

沐浴河官水神禍,凶帶宜修功德神。臨官論訟因留願,帝旺家先土地並。

衰為木下山林鬼,病即須酬小墓靈。死墓先亡公伯禍,絕為流浪客傷冤。

胎因產死養神廟,此法推詳課複精。

辨瘥期:

醫療如何是瘥期,行年之上有何神。天乙所居乘旺相,傷幹鬼虎不成迍。

假令白虎傷其日,天乙宜臨日與辰。虎落空亡或有德,與日相生不損人。

幹日作期為退限,還如戊己瘥庚辛。

占盜賊:

占盜先尋玄武臨,所臨之地賊潛身。克日之鬼乘玄武,此賊強梁盜劫真。

如臨旺相強人眾,若遇休囚少許人,陽星照武宜擒盜,勾陳當道賊寒心。

更得福神臨發用,賊縱飛騰難駕雲,倘乘生合防窩頓,若值刑沖必露形。

或作空亡逢救解,知是偷兒未必真。吉曜並臨多庇護,陰神沖克定遭擒。

天馬加臨賊逃遁,武乘死氣喪殘生。要知何日能擒獲,須待狼星即盜星疾入墓辰乃玄武墓絕之日也。

更占所盜財和物,須看財神不落空。若坐三傳或發用,定教原物返囊中。

物取類神無克害,旺相生扶捕獻功。金銀財寶憑傳送,衣資綢緞太常同。

經書文具推朱雀,玩器舟車視太沖。要知贓物追還數,賊人夥伴分後先贓物占盜秋仍分先後,

地盤但有元武立,上下相乘總若干子午九,醜未八之類。上下相乘,即知媦ヾC

複視亡神天目星,賊立其下莫教驚。亡神旬內居其乙,還如甲戌在登明甲子旬在乙丑下,甲戌旬在乙亥下,餘仿此。

天目春氐夏居柳,秋奎冬女下藏形天目所為盜賊之處。幹若來傷支上將,莫問偷人何處停。

支上陰神傷日下第四課克日上之神。尋完追搜保實成。

太陰龍合來加日此三傳加日辰,難捉,捕捉應言登遠程。

三九元武見螣蛇,即是囚徒喪禍家。十二支神皆有例,以例推之無有差見朱雀在吏家,見六合在貴人婦女親戚家,見勾陳在將家,見元武吏家,見太常長者家及鄰家,見青龍在長者或寺觀,見天後主婦女貴人家,見貴人太常在出入宮禁、權將家,見白虎在喪家、寡婦家,見天空在奴婢人家。

旺相相生永不得,休囚欲走被人拿。

占何人行盜:

此人在處好非求,而我亡財疑爾偷。且將太乙加季上,其次便看生月頭。

虛星立子為真盜,參宿加臨莫陷尤。用神到此亦雲是,無此何須結怨仇?

欲知失物何人取,陽是男人陰是女。克之與少看日辰,旺相休囚相類舉元武有氣,少;無氣,老。

其物貴賤若何知,此則專心尋武時。吉神並者豪家子,凶神臨者是貧兒。

占同居人竊否:

一家之內十人居,一人失物九人籲。未知失者豈無准,欲佔先以將加時。

若有人年元武下,此人行盜定無疑。

太陽照武宜擒賊。玄武坐於太陽月將之上,占賊必敗。緣賊人喜夜,可以隱形,豈宜被太陽之光照耀?以致賊形現露。惟畏占時在夜,賊反隱也。尤宜逐季推尋日出日入之時,尤誰。假如壬申日寅將申時,乃返吟卦,且支上乘寅木,乃是日之盜氣。上乘元武,必是家中人作盜,後必敗露,因月將照破元武也。又假令辛亥日亥將戌時,幹上亥是日之賊神,又乘玄武,初傳又是日之墓神,中末寅卯為日財,又是勾蛇,雖是太陽照武,戌時太陽己歸地下,其賊難獲,此例極多,餘仿此。

又有元武雖不臨太陽之上,如加於卯辰巳午未申天盤上者,尚可捕捉;或元武臨天馬六丁,更臨酉戌亥子醜寅之上,其賊終不敗露。或陽年日辰上有日鬼在,尤賊人之類。如鬼之本家上乘太陽者,占盜立獲。

如占失財,其財坐長生之上者,財終不致失。或所失物類,其物坐長生之上,亦不失。

又如戊寅日辰將申時,上乘元武,乃名太陽照武。又乙未日酉將申時在初傳,乙巳在末傳,六己日並酉將申時;又六己日卯將申時,六癸日寅將申時,六乙日酉將申時,乃臨年者也。

外有天網四張卦,占賊必獲,用起並時,用克日幹是也。臨破網卦,占賊難獲,有神克其初用者是也。

外有用神作賊者例,因元武所臨之神,有神作六合者是也。假令元武加子臨醜,子與醜合,為兩人也。

外有捉賊不如趕賊者例。假如甲日占,以申為賊,不可便以丙火去克,雖去其鬼賊,亦竊其甲幹,猶有所費。不如以壬水竊其申金,反生其甲幹之木矣。又遊都之下,捉賊必獲。甲己日用醜,乙庚日子,丙辛日寅,丁壬日巳,戊癸日加申。

元武加丁主失脫。

占行人:

思望行人久不歸,須憑類神以推之。

類神,如占奴視天空、河魁;占婢視太陰、從魁;占僧視傳送、太沖;占道視功曹、青龍;占婦女視二後;占六親視我生、生我、克我、我克之類。

日月二門為發限,陰陽二至算來期。類神臨二至上立到,子午為二至也。

東並南起酉為速,西將北轉卯非遲。假令行者身居戌,天魁臨亥綻裝衣。

何名鬥道應相念,轉在東方寅卯維。午上功曹申相見,大吉當午巳合歸。

假令占奴僕視天魁,若魁加亥,其人必動,有歸意。如加寅卯,其人已在路臨限,午上為至期。戌若加寅午上,是功曹,其人甲乙寅卯日到。戌若加卯午上,是大吉,其人戊己日歸。戌若加午,其人當今日回,乃日臨限至。

又取用神三合至,子午幹上相配之。應來必至日前立,前四上神看是誰。

若所占類神並不臨限至,難定歸期。卻取用神三合,子午二至上,看有無決之。假令占文書,看朱雀乘寅加戌卦,乃寅午戌之臨午上,用神朱雀,寅與戌合,為三合臨至,當戊己日到也。若類神不臨限至,又不臨三合,歸期亦難定。卻看支前四位。假令正月甲子日占得卯時課,登明臨卯,乃支前四課神,其人在路。功曹加午在至,當甲乙寅卯日歸也,餘仿此。

或不知方千堨~,即視行年限度推。

占人遠在千里,即看其人行年臨處。若臨卯酉限度,其人在路。若臨子午二至之上,其人即到門也。

又辨其人詳物色,神將為名皆可知。太常衣服糧兼父,六合媒人孫與兒。

青龍朋友銀夫婿,天后神後是妻姬天後妻,神後姬。太乙太陰兄弟位,勾陳兵吏申毛皮。

天空酉戌雞奴婢,白虎病人喪柩悲。元武陰私奸盜者,朱禽官吏辨征追。

功曹狸豹兼羽士,傳送刀兵僧與醫。太沖驢兔船車木,勝光獐鹿馬兼麋。

小吉雁鷹羊酒等,登明書易豕熊羆。此類悉皆求限至,課中逢類到無疑。

占存亡遠近:

前述雖推限與期,存亡遠近未曾知。有人一去無消息,乃課行年定吉凶。

年前寅申意不返,巳亥本鄉心還念。處季已為他方鬼,逢孟身安即便回。

乘仲定然多阻滯,或纏疾病尚棲遲。天乙太常臨生旺,必逢高貴挈同隨。

龍旺加臨多財帛,天后陰人酒色圍“圍”字原文作“迷”。勾雀乘之必構訟,蛇虎臨年惹禍危。

總觀神將知凶吉,生辰合日是歸期。三千理外卜將軍,千里須教看歲支。

五百里應求月建,百里幹臨五十時。其下悉來為到限,日月還須意決疑。

附推將軍法:

孟以勝光仲以未,季加傳送加太歲,常來罡下訪將軍,動土備營多不利。凡占行人,將軍法別雲,日如度限乃方用,若不度限不用此。三千里將軍下者是,此煞加臨到處為到期。將軍三年一移辰,如寅卯辰年在子,巳午未年在卯,申酉戌年在午,亥子醜年在柘。如未年在卯,加臨子者,即正到也。千里而看歲支加未,看臨甚處。五百看月建臨甚處。一百里而看幹臨甚處,五十堿搕銡型くB,即為到期也。

更課遊神春在醜,秋亥冬辰夏子位。加孟未來加仲發,季上相逢不久歸。

複有親情不相見,欲得他來意甚思。乃為戲神看立處,冬夏與午同取之。

春當在巳秋居酉,臨處依前辨速遲。更看遊神臨用發論,須看天罡加日辰為到,加孟未,加仲發,加季至。如不見天罡,即看遊神發用,主歸也。途處差慢,不見遊神,可以度限。

占漁獵:

漁獵太沖為害神,若來加午虎狼嗔。臨醜中刀還走失,伏昴空回不利人“伏昴”傍金氏注“吟星”二字。支為魚鳥幹為網,支傷鬥季獲毛鱗。占時受克為多得,營室宜加日與辰。

占怪異驚人:

有怪驚人須決憂,三傳神將辨其由看朱及元武等神。

又看怪是何神物,三空禽物依次求。元作天空水禽物,酉乘六合釜鳴鳩。

魁併合時神驚犬,罡附螣蛇井沸流。太乙武兼蛇入廁。傳送光明大吉牛。

占博戲:

博戲三傳吉將宜欲知勝負,但看吉將,

兩人俱課就年推兩人合視,行年上吉將克彼人者吉,年上得凶將克此則彼勝。

年上吉神雖立勝,遭彼凶神克也輸。三人以上皆詳此只看行年上立,

同年主客以乘除如二人同年,即看主客。

先起為客應為主,客是幹兮主是支。支幹上下言凶吉,克處之時使可為。

對敵從何推勝負,支幹年上定贏輸。相克擇其強者勝,龍常旺相並難爭。

占近出何時歸:

有人暫出何時返,從出門時加日支。後星之下辰應到後星,天罡也。

或見貴人臨貴歸天罡與貴人加日,並立到。天罡加季門前待,占值伏吟相見遲出行正反水陸安危。

擬出行時當去否,須看行年與日辰。太沖傳送魁罡立,或在時前定涉塵。

日神年神逢旺相,鬥罡中孟往無因。幹吉去時宜陸路。支安水道往無迍。

太沖若也為蛇虎,車覆船翻必損人。

占在事被差使:

在事同差作使行,去留猶未決衷情。日辰上下無刑克,傳往天罡必有征。

支幹上下相殘害,用神天乙複還停。

貴人背卻支幹位為干支在天乙後勾入臨,天馬行陽並計程乘天馬主行人得出天乙前為出陽主行。

行年立用為關鑰,記過猶能據本廳。若值天車來入卦,前途恐遭車馬驚。

春巳夏辰秋在未,冬酉行人畏此並。

占逃亡:

運式占逃須辨人,男女良賤位中分。閉口德刑前兩卦,仔細推尋聖若神。

假使天魁作元武,元下便是逃者身欲尋逃者,皆責元武。

天魁去戌知遐邇凡占逃亡,天魁戌地,一辰一進而,餘仿此,三婸溘髐T個辰亦主三伴。

上下並都因合數,三十五緣魁在寅寅七魁五並方之十二進而。若乘之即五七三十五進而。

貴人順治初玄檢元武所成為初,天乙逆治武終巡三傳元武終是。

返吟逃遠玄沖地返沖即元武對沖。伏即非遙責元鄰伏吟即元武所居前辰也。

武在南方近窯灶,若在北方藏水濱。

西為礱磨東林木,未是平田醜墓墳未近坤,為平田;醜近艮,為墓墳。

武能生日自歸舍,武若生辰問友親。三傳元武並今日傳中元武與今日之辰並,逃者當回莫告陳。

三傳元武賊居處,剛日在幹柔在辰。

占逃時:

欲覓人逃物走時,還將月宿以加之月宿即月將也。

男藏室宿勝光捉,婦隱前星神後推此法加當時之法也。

又去今辰三合墓,以墓加時此法奇。魁罡臨處藏其下,便遑擒之更莫疑亥卯未以未加時,餘仿此。

占假借:

若欲就人求借物,月將加時看日辰,上見功曹並大吉,吉將並之宜請陳。

太乙勝光遲緩得,酉戌如臨便速之。婦女阻之因亥子,男作嬉難為卯辰。

申未若臨虛措意,類在三傳不阻人。亦看三傳決之。

亦看三傳不相克,當言如意順情因。

大清乾隆四十年歲次乙未仲春七日錄竟

上一頁